世子爷他不可能惧内

世子爷他不可能惧内

温轻

古代言情/已完结

105万字

完结于2022-06-2503:25:01
新书《表姑娘今日立遗嘱了吗》已开,可去隔壁看看。 顾淮之救驾遇刺,死里脱险后染上恶疾。梦中有女子的嗓音怯怯唤着淮郎。 此等魔怔之事愈发频繁。 顾淮之的脸也一天比一天黑。 直到花朝节上,阮家姑娘不慎将墨汁洒在他的外袍上,闯祸后小脸煞白,战战兢兢:“请世子安。” 轻软甜腻的嗓音,与梦境如出一辙。 他神色一怔,夜夜声音带来的烦躁在此刻终于找到突破口,他捏起女子白如玉的下巴,冷淡一笑:“阮姑娘?” ……

第一章纳你做良妾可好?

【系统绑定中】

【痛感轻微,福利发放请查收】

一股巨大的吸力将阮蓁推入梦境。

梦里的表哥范坤,一步步逼近。

“我想要你很久了。”

“我名下有一处宅子,表妹去那伺候我怎么样?

范坤贪婪的脸定格。他想将自己藏起来,当外室。

阮蓁猛然惊醒。烫伤的手腕这会儿还火辣辣的疼,她额间冒着细细的汗,急促的平复呼吸。

*****

明徽十一年,腊月寒冬。

昨儿下了一宿的雪,漫天卷地,晨起将歇。

侯府内院,红绸高高挂起,处处皆是喜意。

阮蓁总算换下守孝的素衣,头上别了根雕工细致的梅花簪,却依旧面若芙蓉,气度高雅。

丝竹奏乐余音绕梁,阮蓁出了新嫁娘的丝箱阁。

“哪有如此作践人的?姑娘一针一线绣的荷包,里头放了自制的安神香。却是她们嘴里一文不值的便宜货。”

“早知道送什么那边都不满意,还不如不费心思。”

身后伺候的檀云忿忿。

阮蓁压下心底的复杂。半垂着眼帘,踩着积雪深一步浅一步往回走。绕过曲折的长廊。

“我不过一个表姑娘,难不成还能堵上她们的嘴?”

明明怀里抱着暖炉,她却冷的指尖发颤。

侯爷原配生的大姑娘出阁,的确是件大喜事。

可谁还记得一年前姑母的难产亡故?

偌大的侯府,数一数二的体面人家,却说胎死腹中乃大凶,草草办了丧事。

姑母即便是没有娘家撑腰的继室,可她是为诞下侯府的子嗣才遭此不幸,一尸两命,却到死也没个体面。

檀云垂下眼帘:“姑娘这一年极少出院子,为了什么侯府哪个不是心知肚明?偏生范老夫人昨日派人来了一趟,说大姑娘出嫁,让您莫缺席。”

“害的您遭那群人的白眼。”

阮蓁看向红肿未消的手腕。

姑母丧期未满一年,侯府却一次次大办婚嫁。到底留下诟病。

范老夫人是让她出来撑场面,莫让旁人以为侯府亏待了她。

她冷的拢紧披风:“你以为,我不去就无法落人口舌了?”

主仆二人沿着小道回去,途经八角凉亭。

“蓁妹妹。”

范坤等候多时,听见动静后,他倏然起身,疾步朝阮蓁走来。语气熟稔:“你这是打算回去?”

“我未过孝期,不好久留。”

范坤倒是听后很不高兴:“你信这些做什么?不过都是无稽之谈。”

范坤看着阮蓁,没想到她出落的愈发动人。

继母还在时,他就惦记上了。

可他是侯府嫡子,身份尊贵,怎可娶双亲皆故,随着继母一同入府,完全给不了他助力的阮蓁。

可……

不说阮蓁这张脸,但看腰是腰,臀是臀的身姿,也足够让他在新婚夜压着许氏,想的却是另外一张脸。

至此后,日日念着,愈发心痒。

他看着阮蓁,端是温文尔雅:“你如今十七了。嫣儿这个年纪早就许配了人家。”

他突然提着这个,阮蓁不由心生警惕。

“我得为姑母守孝三年。”

看着她红唇上下嗡动,范坤一阵眼热。许是喝了酒,眼底也没了以往的清明,更没了以往的顾忌。

他上前一步,逼近阮蓁。说的极为亲昵。

“阿嫣成亲你出院子,几月前我娶许氏,却不见你,表妹,你是不是心底介怀?”

“我娶许氏,不过为了侯府兴衰,心里眼里可只有你。”

“蓁蓁,待你孝期一过,我便纳你做良妾如何?”

喜欢这作品的人还喜欢

姜女贵不可言

众所周知,萧元度是棘原城中一霸。 整日价打围追兔斗鸡走狗、眠花宿柳游船吃酒,更兼烧杀抢掠,总之是无恶不有。 十足十的强梁莽霸王,偏偏有个好老子,没人能奈他何。 听说这莽霸王就要成亲了。 城中百姓日日烧香夜夜拜佛,都盼着能给娶个母夜叉好降降他。 可惜天不从人愿—— 新妇是打南边儿过来的,袅袅娜娜,孱孱弱弱,说话高声一些都恐惊着她。 观者无不扼腕:这样一朵娇花,怕是要折在那霸王手里喽! - 姜佛桑: “当我的手上空空如也,我告诉自己百忍成金,忍一世风平浪静。” “当我的手上握有刀剑,我要的是雪恨雪耻,犯我者必诛之。” “而当生杀予夺尽在掌中时,知道我又是怎么想的吗?” ~~~~~~~~~~~~~~~~~ 【食用须知】 1、朝代背景有参照,但总体架空,私设很多,考据党慎入。 2、女主重生后不以相夫教子为目标、不是传统意义上好女人,介意慎入。 3、对女主要求奇高、喜欢各种角度挑剔的,别入。 4、分不清虚幻现实素质欠缺爱上升攻击的,别入。 5、另有完结文《福运娘子山里汉》。

枝上槑·完结·150万字

独占金枝

安国公府二公子季崇欢与杨家大小姐杨唯娴可谓天造地设的一对才子佳人,长安第一胖的姜四小姐却无自知之明,偏想要横插一脚。 在颜值巅峰呆了一辈子的姜韶颜一睁眼便变成了这位身形能够以一敌三的姜四小姐。 …… 上辈子为族人百般筹谋,到头来却落得个“祸国妖女”的下场为世人所唾弃,重生一世,姜韶颜只想当条咸鱼,从此桃花美酒、金齑玉鲙、华服罗裳,肆意一生。 安国公府世子季崇言简在帝心、城府极深,素有长安第一公子的美誉,走了一趟宝陵城,一向自视身高的他目光却落在了那个斜风细雨撑伞的女子身上。 季崇言看的目不转睛,感慨不已:“真是冰肌玉骨、步步生莲。” 随从大惊:此女身形壮如小山,世子是不是眼睛出毛病了?

漫漫步归·完结·193万字

太子入戏之后

重生前商君衍看苏辛夷:卑鄙无耻,阴险狡诈,心狠手辣,做梦都想休妻。 重生后商君衍看苏辛夷:人美心善,光明磊落,心怀大义,做梦都想娶她。 重生前苏辛夷看商君衍:宽仁敦厚,稳重可靠,端方君子,可嫁。 重生后苏辛夷看商君衍:小心眼,装逼犯,真小人,死也不嫁。 上辈子的苏辛夷活得不容易,从乡下小村姑一跃成为京都齐国公府四房唯一的女儿,她战战兢兢,小心翼翼。齐国公府其他三房觊觎四房产业,将认祖归宗的她视为眼中钉肉中刺,恨不能除之而后快。 出嫁后丈夫厌弃,婆婆不喜,为了让丈夫娶高门贵女逼着她去死。苏辛夷一把火烧了平靖郡王府,那大家一起死好了。 重生后苏辛夷什么都不怕了,首先把自己的婚事给毁了,然后好好孝顺嫡母,让她长命百岁,最后报答前世太子对她的援手之恩,见人就夸殿下良善仁厚,扶困济危,是个大大的好人。   大好人太子殿下:听说有人四处宣扬我是好人。 被人夸着夸着入戏之后的太子,却发现满口夸他的小女子正在与别人相亲,满口谎言的小骗子! 他这样黑透的一颗心,渐渐因为一个人有了这人世间的温度。 后来的后来,小骗子嫁给了自己夸出来入戏十分成功的太子殿下,渣前夫成了殿下的马前卒。

暗香·完结·182万字

和离后,我被太子娇养了

东宫来了一位身娇体弱的下堂妇,刚开始东宫储美没把这位弃妇放在眼里。 谁知她今日偶感风寒,明日抱恙在身,引得太子殿下日夜照顾。 这照顾着照顾着,还把人照顾到榻上去了,气得众美大骂她是臭不要脸的白莲花。 ** 太子萧策清心寡欲半辈子,直到遇上秦昭。 他以为秦昭可怜,离了他活不下去,于是让她暂住东宫,日日夜夜娇养着,这娇着养着,后来就把人占为己有,食髓知味。 后来他登基,每次上朝看到秦昭前夫那张脸,都要对秦昭来次灵魂拷问:“朕可还让昭昭满意?” 【穿书,双洁,甜宠】

一千万·完结·309万字

玉无香

(已出版简体、繁体)温二姑娘美貌无双,人们提起却要道一声叹息,只因她生来是个哑子。谁知有一日,从墙头掉下砸在靖王世子身上的温二姑娘突然开口说话了。

冬天的柳叶·完结·69.9万字

表姑娘今日立遗嘱了吗

【本书已签出版】 丰州沈氏绣坊之女沈婳,自幼娇纵,生的朱唇粉面,冰肌玉骨,可惜身子虚弱,走三步喘四声,命不久矣。 沈家逐渐没落,她的亲事也跟着一再耽搁。 侯府世子崔韫矜贵冷峻,受人所托照拂沈婳,他想,不若就娶了她吧。 重生后的沈婳一心扑在绣坊上,盼着起死回生,再回往日辉煌。 得知此事,吓得当场晕厥。 醒来后,她眸中含泪,委婉拒绝:“我这个短命鬼何必耽误你。” 崔韫自诩体贴:“区区小事,无需感动落泪,你既投靠崔家,不如彻底留在崔家,病猝后我还能大办丧事让你风风光光的走。” 沈婳绝望:……可我都是装的啊!!! ———— 别的侯府表姑娘夜里送甜汤献殷勤时,他冷冷清清,一概不收:“望你自重。” 沈婳从未见过如此不解风情的男子。 直到后来,她晚归。 男人立在风口处,冷清无波的眸子染上醉态薄红,潋滟无端。 沈婳听到他懒懒散散的一声轻笑。 有点勾人。磨的耳根发软。 “外头凉,姑娘可要进屋坐坐?

温轻·完结·117万字

小王爷他必不可能动心

【双洁,凭借医术搞事业女主X疯批美人抢江山男主】 顾珞穿越成了安平伯府养在庄子上长了15年的二小姐。 二小姐人美心好就是眼睛瞎,从庄子上来了京都,就被郁王府的小王爷迷得七荤八素。 就在顾珞穿越当天,二小姐打算把小王爷生米煮成熟饭...... 一年前。 不算宽敞的马车里,顾珞指了郁宴旁边的位置,“我坐这里?” 郁宴靠着车壁,难以置信的道看着顾珞:“不然呢?你还想坐我腿上?” 顾珞:! 可去你大爷的吧! 一年后。 宽敞的马车里,顾珞指了郁宴旁边的位置,“我坐这里!” 郁宴:...... 呜呜呜呜,是我的腿没有马车舒服吗!

苹果小姐·完结·100万字

退亲后,未婚夫被我攻略了

(状元郎新文已开)【敢爱敢恨·真美艳无双vs骄矜清高·假不动如山】 尚不入流的新晋士族扶家小女郎,与那世家大族的谢公子有了婚约。 外传扶家女郎粗俗昧金,娇气放荡;而谢家公子风光霁月,风华无双。都说,二人结合,是芝兰落尘泥。 - 起初: 清风吹柳,漫天飞花,骄矜高贵的世家公子褒袖轻扬,高高在上。 他敲着手中折扇,漫不经心地道:“不若,这婚事便作废了罢?” 她:“好。” 然,经过无数次你来我往后: 见她娇俏俏地立在英俊少年身侧,目若悬珠,巧笑嫣然。 凄怆摧心来的触不及防,他咬牙:“这婚事,还没作废罢?” 她:“?” 再后: 他求娶不成,眼中如鬼魅厉火燃烧:“若不嫁我,便看看,这建康城还敢有谁,来同我争上一争。” 她:“??” 郎君,你怎还有几副面孔呢? —— 小剧场一: “我还要很多钱。” “你拿何物置换?” 月光与灯光辉映之间,她眸如秋水潋滟,眉目若花开绚丽,肤如捧雪冰玉,赤着的婀娜身影艳丽至极。 “我啊。” 在谢湛审视般的眼神中,她看着他火光跃跃的眼底,“谢长珩,我只给你三息机会。”

榎榎·完结·99.5万字

又逢君

新书《度韶华》发布啦,欢迎新老书友~ #锦衣卫指挥使是我的裙下不二臣# 亲娘病故,亲爹冤死,留下千万家资。 十四岁的冯少君,成了冯府众人眼中的肥肉。一个个摩拳擦掌,想咬下一口。顺便将她许给病怏怏的秦王幼子冲喜,借此攀附权贵。 日后权势滔天的锦衣卫指挥使沈祐,此时还是个寄人篱下的落魄少年。怎么也没料到,刚回京城的冯三姑娘相中了自己……

寻找失落的爱情·完结·128万字

客户端电脑版

版权所有:上海玄霆娱乐信息科技有限公司

沪公网安备 3101150200865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