姜爷心尖宠她从乡下来

姜爷心尖宠她从乡下来

荢璇

现代言情/已完结

141万字

完结于2022-09-2314:49:18
【本文1v1,宠文】 海城大世家姜家来了个19岁的小姑娘,听说早年在乡下救过姜家老太太,考上海城大学后,在开学前被姜老太太接到姜家暂住,说是提前熟悉海城环境。 都说小姑娘是个在乡下长大的孤儿,她一身气质看着却比真正的名门闺秀还要像个闺秀; 都说小姑娘没见过世面上不得台面,她站在各界大人物面前却依旧能维持淡然,始终保持得体微笑,令人侧目; 都说小姑娘被姜老太太接回家是打算给姜家大少当媳妇的; 都说小姑娘出身低微,不配入姜家大门; 都说小姑娘对姜家大少一见钟情,姜家大少却对她不屑一顾。 * 初见。 她坐在姜家大宅的荷花池旁看书。 不过白T恤配黑布裤的简单打扮,却让他看出了仕女的韵味来。 她的闺秀气质是由骨子里散发出来的。 初见。 她的书掉了,他叫住她。 闻声回头。 那一刻她突然懂了何为“公子如玉”。 他是皎皎君子,温润如玉;她是卓姿闺秀,内敛端方。 如果有人问她,此来海城最大的收获是什么,她会毫不犹豫的回答:遇到了他。 如果有人问他,待在海城最大的收获是什么,他会毫不犹豫的回答:遇到了她。 【留点悬念,所以简介比较隐晦,具体看文,入股不亏。】

第001章乡下来的闺秀

海城,某高档住宅区一家大宅门口,一辆出租车停下,后座车门打开,有个女孩从车上下来。

一米六八左右的个子,身材匀称,白T恤搭配九分黑色布裤和白板鞋的打扮,长长的墨发扎起高马尾都还长及腰间。

她下车时正值晌午,太阳很晒人,微抬起手遮住太阳光往前方的大宅看了一眼。烈烈阳光下,女孩的容貌看得不太清楚,但她一身气质却怎么也藏不住。

娴雅中透着文静,给人一种古时候大家闺秀的感觉。

她看一眼前方大宅就收回目光,绕到出租车后面打开后备箱取行李。很大一个行李箱,出租车师傅以为她一个小胳膊小腿的小姑娘拿不了,刚下车准备帮忙就见她轻轻松松把行李箱取了出来。

“小姑娘力气很大啊!”出租车师傅夸赞。

女孩浅浅一笑以示回应。

这才看清她的脸。

很美,但不是那种张扬的美,她美得很内敛很特别,端端正正的长相,仿若仕女图中走出来的端庄,看着就让人觉得很舒服。

道了谢付了车费,正准备拖着行李箱朝不远处的大宅走去,迎面走来一人。

“请问,是施烟小姐吗?”

来人五十多岁的模样,是个很慈祥的老者。

施烟微微一笑:“我是施烟,您好。”

老者看到施烟,明显愣了一下,不过他素养很好,很快回神:“我叫姜海,是海城姜家的管家,老太太临时有事出门了,这几天都不在海城,让我来接待施小姐。”

“有劳您,叨扰了。”

“不叨扰不叨扰,得知施小姐录取了海城大学,老太太可是念叨了你好久呢,一直盼着你来。如果不是故友突然生病老太太要去探望,怕是说什么都不会在你过来的时间离开。”

施烟浅浅笑着:“劳她老人家惦念了。”

“惦念你是应该的,老太太的命都是你救的呢。”

“不过是碰巧,当不得一个‘救’字。”

“施小姐太谦虚了,你救了老太太,于海城姜家来说就是天大的恩情。行李箱我帮你拿吧。”

不待施烟回答,行李箱就被他拿了去。

施烟也没有和他争,行李箱虽然有点重,但这一路平坦就这么拖着走也费不了多少劲。

她浅浅笑着道了声谢。

海城姜家不愧为海城大世家,宅院很大,入了大门是一条长长的石板道。石板道很宽,可容两辆车并行,两旁是一排一人张开双臂才能抱全的大树,一看就有不少年头。

石板道清扫得很干净,基本没有落叶。

“平时车都是直接开进来,施小姐你不让我们派车到机场去接,出租车就只能到门口,所以我们还得走一段路。”姜海耐心解释。

“有劳您了。”施烟微笑说。

“施小姐客气,我这把老骨头就应该多活动活动,走点路没什么,我是怕你觉得难走。”

“我没事,我在乡下生活多年,没少干活,走点路不在话下。”

姜海笑说:“自打三年前你救下老太太,老太太在你家得你照顾半个月,回来就没少念叨你有多优秀多懂事,现在见到你本人,我才知道老太太没有夸大。”

“您过奖。”浅淡一笑,不卑不亢。

姜海心下赞赏。

难怪老太太一直念着,这样懂事乖巧又举止得体还不卑不亢的孩子,谁不喜欢?

单就这么看着,实在很难相信她是个乡下孩子。

从言行到举止再到笑容,无一不得体,简直比真正的大家闺秀更有大家闺秀的气韵。

“我和施小姐介绍一下家里的成员情况吧。”

“好。”

带着一抹淡淡的笑容,安静聆听。

“海城姜家除了老太太,还有大爷和大夫人,不过自大少爷正式接手家里的生意,大爷渐渐退下来后,他和大夫人就不常住老宅了。住在老宅的只有大爷和大夫人的一对子女,也就是大少爷和大小姐。”

“二爷和二夫人不接触家里的生意,两人从事科研工作,经常不是加班就是出差,也不常住老宅。他们只有一个儿子,也就是家里排行第二的少爷,是跟他们住在一起,平常也很少回老宅。”

“三爷是演员,立志一生奉献给演艺事业,没有成婚。他工作很忙,经常满世界跑,也很少住在老宅。”

“只有五爷是住在老宅,他身体不好一直休养在家。”

“家里的成员构成差不多就是这样,施小姐不用刻意去记,心里有个数就好。”

大爷二爷三爷五爷都有了,那四爷呢?

这么想着,不过施烟并没有失礼的问出来。

“谢谢您告知。”

“施小姐不用客气,这些即便我不说,你在老宅住几天也能弄清楚,家里的成员并不复杂,我这会儿也是突然想起来就和你说一说,好让你心里有数,不至于刚来到这里觉得太陌生心生害怕。”

真是个细心又慈蔼的人。

“您费心了。”

姜海笑笑,继续说:“大小姐比你大一个月,和你一样刚结束高考拿到录取通知书,在家里待不住就陪老太太去探望老友了,说来大小姐也是录取了海城大学,以后你们还是同校呢。”

“这个我在电话里听姜奶奶提过。”

施烟微笑说:“不过论成绩,我不及姜小姐,我是刚好踩在我这个专业的录取线上,姜小姐的专业录取线比我的要高不少,她还高出她专业的录取线几十分,都过了京都大学的录取分数线,听姜奶奶说她是不想离家太远才选的海城大学。”

“人各有所长,我们大小姐只是刚好比较擅长学习,或许施小姐擅长的东西就有我们大小姐不擅长的。”碍于他只是管家,姜海没有过多评判主家的小姐,但他这样已经算是很会说话了。

“蒙您高看。”

“老太太和大小姐都不在家,大少爷在公司,不过晚上会回来,到时施小姐应该能见到。至于五爷,他平常都是待在自己的院子极少出门,施小姐应该没什么机会碰上,不过他不喜别人打扰,施小姐往后在老宅尽量避开五爷的院子走些就是。”

最后一句说得不动声色,实则是给施烟提醒。

不得不说,姜海确实是个很会说话的人。

“老宅还有什么需要注意的吗?”其实是想问还有没有什么忌讳。

只是姜海说得委婉,施烟也就问得委婉了些。

“没有了,只是大少爷一贯话少,人也比较冷清,如果他对你太冷淡,希望你别往心里去,全当他不存在就行。”

末了姜海笑着补充一句:“是老太太让我这么和你说的。”

“老太太说她好不容易才哄得你在开学前来家里住一段时间,不想你住得不愉快,更不想你住两天就住不下去,她说她在你家住的那半个月,你将她当亲奶奶照顾,她曾把那里当成自己的家,希望你也能把海城姜家当成自己的家。”

施烟听罢他的话,没有长篇大论的感激话语,只浅笑说:“姜奶奶是个很慈爱的老人,值得人敬重。”

不骄不躁。

姜海对她又高看了几分。

愈发觉得她不像个在乡下长大的孩子。

偏偏她就是。

据老太太所说,她在施小姐家住的那半个月,听邻居说施小姐以前是和奶奶住在一起,十三岁那年奶奶去世,她就一直是一个人生活。

十三岁到十九岁,从初一到高三毕业,独自一人生活了六年之久。

是个苦命孩子。

可她这一身气度实在是怎么看都不像穷苦人家能养出来的,更不像穷苦人家十三岁就成孤儿独自生活的人。

大抵有些人就是天生气质好?

从林荫石板道出来,入眼是一个很大的花园。花园里除了各式各样的花还有假山荷塘,这个季节正值荷花盛开,很是漂亮。

姜海指着那边一栋楼介绍:“那边是主楼,不住人,一楼是平时待客的正厅;二楼是餐厅,平时大家吃饭都是在那里;三楼布置得比较清雅,一般夫人们和大小姐如果需要待雅客,都是在那里,通常是举办一些茶话会之类。”

“家里的人满十岁都会分出一个院子单独居住,每个人在老宅都有自己的院子,即使他们不常住这里。老太太给施小姐安排的院子就在她的院子旁,数您和大小姐的院子离老太太的院子最近。”

“我现在先带施小姐去老太太给你准备的院子安置。”

“好的,辛苦您。”

姜海心下再次惊讶。

据老太太说,施小姐在乡下住的是土墙瓦房,吃的菜都是在院子里隔出一块地亲自动手种的,条件很是艰难。怎么初入这样的大宅,她没有半点反应?

她这副神态看着也不像怕被人看不起故意装出来的淡定。

她是真的很淡定。好似在她看来,这偌大的宅院和她家中的土墙瓦房没什么区别一样。

这个年纪就有这样的心性,委实难得。

倒也难怪老太太对她这么喜爱。

一路拖着行李箱又走了二十多分钟,终于来到老太太给施烟安排的院子。院子由围墙独立隔开,不算大,只有一栋两层的小洋楼和一个小花园。

将她送进院子,姜海没有再跟进屋。

“我不太方便进去,接下来就由小赵带着施小姐,有什么需要施小姐只管告诉小赵,她会安排,或者直接给我打电话也行,这是我的名片。”

小赵是姜海刚叫过来的一个女帮佣,三十来岁。

施烟双手接过他的名片,微笑:“谢谢您,辛苦您亲自去接我。”

“施小姐客气。”

姜海走后,小赵说:“施小姐,我帮您把行李拿到楼上吧。房间和书房在二楼,一楼是客厅,您在一楼坐着休息会儿,我收拾好了您再上楼。”

施烟微笑拒绝:“不用了,我自己收拾就好,你给我留个电话,有什么需要我再找你。我赶了很长时间的路,收拾好后想洗个澡休息一下。”

“那我帮您把行李拿到楼上。”

“不用,我自己来就好。”

小赵还想坚持,却见她轻松把行李箱提上石梯进了屋。

这位施烟小姐看着瘦弱,没想到力气还挺大。

“那施小姐有事给我打电话,我把电话号码留在客厅的茶几上。”

“好的。”

小赵突然被她的笑晃了一下眼。

这也太漂亮了吧!

气质也好绝啊,居然比大小姐都丝毫不逊色……

好吧,施小姐和大小姐好像不是一种风格,但不管怎么说,她居然觉得施小姐就像是正统世家出来的名媛闺秀。

这就是传说中救了老太太的乡下女孩?

一点儿都不像从乡下来的。

喜欢这作品的人还喜欢

宠婚入骨

许家多年前送去乡下养病的女儿许呦呦回来了,回来履行与林家的婚约。 婚礼当天,新郎却逃婚去找白月光。 众人吃瓜看戏,许呦呦不慌不忙拉住身边经过的男人,“娶我一年,我救你妹妹,如何?” …… 墨深白商业巨擘清心寡欲,神秘低调,在波云诡谲的商场叱咤十年,无一家报刊杂志敢刊登他的一张照片,也没有一个异性能让他多看一眼。 直到参加一场婚礼,遇见那个穿着婚纱让自己娶她的小姑娘。 * 墨深白以为的许呦呦:墨大美术系学生,软萌可爱,厨艺很好,笑容很甜,需要被保护。 实际上的许呦呦:三代御厨的关门弟子,墨大教授得意门生,偶尔做个梦预知未来,救下自己白捡的老公…… 许呦呦以为的墨深白:哥哥的好朋友,洁癖,厌女,长得好看,会死于一场车祸。为了不守寡,得救! 实际上的墨深白曾在磅礴大雨中递给过她一把伞,将她从深渊里拽了出来,以他的方式护着她长大,站在行业的顶尖发光发热。 原本一年为期的塑料夫妻,却在一年内被墨深白把夫妻之名给坐实了。面对情敌的真情告白,他淡淡一笑,摸着许呦呦平坦的小腹问,“宝贝,你没告诉他这里已经有了我们爱的结晶?” 情敌:…… 许呦呦:? *你救我于绝境,我救你以余生。 【先婚后爱|1v1双洁|甜美画家VS高冷霸总】

妖妖逃之·完结·163万字

他的小祖宗甜又野

【已签约出版】【双强苏爽,甜宠无虐!】 整个云州都知道,叶家多了个拖油瓶,宁璃。 出身低微,不学无术。 重生回来的宁璃看着镜子里十七岁的自己,微微一笑。 这一年,她的容貌还没有被继弟摧毁,她的荣光还没有被继妹窃取,属于她的一切还没有被夺走。 重来一次,有怨报怨,有仇报仇,想必是极有意思的。 ...... 宁璃被赶出叶家后。 娱乐圈顶流绝美solo:姐姐,这舞台和我,都属于你。 国际顶尖赛车手:谁欺负我们队长? 顶奢集团继承人:亲爱的,我又给你挑了些小礼物,你看要不要再买套别墅放着? 钱多到脑仁疼的老爷子:快回来继承家产! 陆二少捏了捏她的脸,低声诱哄:且慢,小祖宗还是先跟我回家。 ...... 传闻陆二少姿容清绝,高岭之花。 直到某日,有人看到陆二少书里掉下一张手绘,纸上少年短发遮眼,侧影清冷孤傲。 一夜之间,全城沸腾! 第二天,陆二少就被人堵了。 刚巧路过的宁璃念及前世那一点情分,二话不说,上去把人全揍了。 她拍拍他的肩: “不谢。” 陆淮与看着眼前的小姑娘,不动声色的藏起了手里刚拿到的情书,笑了: “救命之恩,当以身相报。” 很久以后,宁璃看着那张素描上的自己,沉默良久。 “......误会大了......”

战西野·完结·241万字

致命偏宠

【已签出版】 黎家团宠的小千金黎俏,被退婚了。 黎家人揭竿而起,全城讨伐,誓要对方好看。 * 后来,黎俏偶遇退婚男的大哥。 有人说:他是南洋最神秘的男人,姓商,名郁,字少衍; 也有人说:他傲睨万物,且偏执成性,是南洋地下霸主,不可招惹。 绵绵细雨中,黎俏望着杀伐野性的男人,浅浅一笑:“你好,我是黎俏。” 做不成夫妻,那就做你长嫂。 * 几个月后,街头相遇,退婚男对黎俏冷嘲热讽:“你跟踪我?对我还没死心?” 身后一道凌厉的口吻夹着冽风传来,“对你大嫂客气点!” 自此,南洋这座城,风风雨雨中只剩最后一则传言—— 偏执成性的南洋霸主,有一个心尖小祖宗,她姓黎,名俏,字祖宗!

漫西·完结·242万字

娇妻盛宠,九爷很强势

厉绅从别人那里听到的苏绵,书香门第,钟灵毓秀。 苏绵从别人那里听到的厉绅,军阀名门,暴厉恣睢。 --------- 厉绅第一次见苏绵,温驯灵动,打扮得很是勾人。 苏绵第一次见厉绅,过分俊美,嘴唇比她还要红。 --------- 厉绅一直认为苏绵是只温软乖巧的小绵羊。 直到有一天, 小姑娘双眼猩红,举着一根折叠棍,狠狠地抡在人身上,嘴里还念叨着: “小姐姐,他敢对你图谋不轨,你就弄他,这小区内监控多着呢,有警察叔叔给你撑腰,你怕什么!” 苏绵一直认为厉绅是一头披着羊皮绅士禁欲的小狼,可哪想,这披着羊皮的狼,也是狼啊。 “你一点也不绅士。”苏绵裹着被子红着小脸抗议。 厉绅搂紧她在她耳蜗低语,“绵绵,外界说我们家人肆意霸道,都是真的。”

一盅清九·完结·83.7万字

和沈大佬订婚以后

沈、明两大顶级豪门联姻了。 作为联姻对象的明教授沉迷于搞科研教育搞心理建设不能自拔,跟大魔王沈听澜实在是木得感情! 两人连逢场作戏都懒得演,明千夜更是无时无刻不想着被大魔王解除婚约! 然而,凭着双方过高的神仙颜值,才华能力,CP粉不请自来,天天盼他们互动,求狗粮求合体,努力地寻找他们相爱的证据…… 明教授终于有些受不了地发消息跟大魔王摊牌—— 【学长,我其实就是想跟你谈个假恋爱!】 大魔王:【叫老公,我就跟你谈个真恋爱。】 明教授瞪蹙眉:【我不想谈恋爱!】 大魔王直接一个电话打过来:“怎么?实验室、教学楼刚捐出去,昨晚还说我表现好,第二天就翻脸不认人了?学会骗财骗色了?” 明教授大惊:“我没有,我……正在参加节目……” 紧接着‘嘟嘟……’ 那头电话挂断了! 直播间的观众炸了: 【刚才那话是从清隽出尘的沈大佬口中说出来的吗?】 【沈大魔王昨晚怎么表现了?是我想的那种颜色吗?】 【能描述一下细节吗?我们不缺这点流量啊!!!】

北川云上锦·完结·165万字

全网都在等傅爷谈恋爱

惊天大料:顾家的废柴千金顾清宁不哑了,智商还上线了。 听说顾清宁跳级考试成绩满分,大家冷笑,“肯定是作弊了。” 宁姐不气,拒绝了其他顶尖大学抛来的橄榄枝,拿着A大的保送名额稳坐学神宝座。 听说顾清宁要建势力,大家又笑,“废柴能建势力,男人都能生孩子了。” 宁姐不恼,闷声搞事业,默默发大财,身披马甲虐渣渣。 听说顾清宁谈恋爱了,大家再笑,“哪个男人瞎了眼会喜欢上她那个女魔头。” 当天,京圈最神秘的太子爷发微博官宣了。 ——傅太太,晚上想吃什么?@顾清宁 全城沸腾,原来眼瞎心盲的是他们。 从此,傅爷和宁姐强强联合,在屠狗的道路上一去不回头。 …… “爷,夫人把罗尔斯家族的继承人给揍了。” 傅君承,“多派几个人帮着揍,别累着她。” “爷,夫人又和我们抢生意了。” 傅君承,“谁让你们和她抢了,把计划案给她送过去。” “爷,您母亲说夫人好像是怀孕了。” “砰——” 摔门声响起,男人高大挺拔的身影早已不见踪影。

薄荷凉夏·完结·154万字

协议结婚后热搜爆了

【西装暴徒,斯文败类vs财阀恶女,甜系拽姐,双向奔赴的冰糖暖宠文】 苏羡意喜欢上陆时渊那年,19岁。 她鼓足勇气,“陆医生,谢谢你救了我,能给我你的联系方式吗?有机会想好好感谢你。” 男人懒懒地弹了下烟灰,冲她一笑,大写的撩人:“喜欢我?” 苏羡意落荒而逃。 —— 再见时 长辈介绍:“你可以喊他舅舅。” 面对他,苏羡意心虚紧张,小心藏着自己的心思。 可后来…… 男人穿着黑西装、白衬衫,慢条斯理地扯着领带,金丝眼镜下的黑眸摄人心魄,嗓音温吞嘶哑,对她说:“想不想来我家?” ** 之后,苏羡意火了 因为,她恶名昭彰,夺人财产,欺女霸男,横行无忌。 偏又生了张干净无害的小脸,看着人畜无害,却掐得了架,撕得了白莲花,典型的财阀恶女。 家人澄清:我们家孩子天下第一乖巧懂事。 众人:……恕我们眼瞎! 有人建议,压下事件最好的办法就是制造一个更劲爆的新闻,然后…… 【苏羡意与陆时渊已婚】引爆热搜。 PS:月初出品,坑品保证,欢迎大家跳坑

月初姣姣·完结·208万字

傅爷的王牌傲妻

新文《夫人纨绔,沈总他超爱》已开 宁洲城慕家丢失十五年的小女儿找回来了,小千金被接回来的时灰头土脸,听说长得还挺丑。 温黎刚被带回慕家,就接到了来自四面八方的警告。 慕夫人:记住你的身份,永远不要想和你姐姐争什么,你也争不过。 慕大少爷:我就只有暖希这么一个妹妹。 慕家小少爷:土包子,出去说你是我姐都觉得丢人极了。 城内所有的杂志报纸都在嘲讽,慕家孩子个个优秀,这找回来的女儿可是真是难以形容。 温黎搬出慕家之后,世界科技大赛在宁洲城举办,凌晨四点钟,她住的街道上满满当当皆是前来求见的豪车车主。 曾经讽刺的人一片哗然,谁TM的说这姑娘是在穷乡僻壤长大的,哪个穷乡僻壤能供出这么一座大佛来。 两个月之后新闻爆出南家养子同她有往来 众人讥讽,这找回来的野丫头想要飞上枝头变凤凰,却勾搭错了人。 谁不知道那南家养子可是个没什么本事的拖油瓶。 南家晚宴,不计其数的镁光灯下,南家家主亲自上前打开车门,车上下来的人侧脸精致,唇色潋滟,举手投足间迷了所有女人的眼。 身着华服的姑娘被他半拥下车,伸出的指尖细白。 “走吧拖油瓶……” 【女主身份复杂,男主隐藏极深,既然是棋逢对手的相遇,怎能不碰出山河破碎的动静】

悠哉依然·完结·199万字

团宠女鹅是偏执大佬的白月光

锦城豪门姜家收养了一对姐妹花,妹妹姜凡月懂事大方,才貌双全,姐姐姜折不学无术,一事无成。 穷困潦倒的亲生家庭找上门来,姜家迫不及待的将姜折打包送走,留下姜凡月;家产、名声、千金大小姐的身份、未婚夫,从此以后尽数跟姜折毫无关系。 . 姜折踏入自己家大门,眼神狐疑,墙上挂的唐朝珍贵名画是真迹?装菜盛汤的碗是金丝珐琅材质的孤品? 说好的贫穷家庭呢? 什么,还有一个京城顶级豪门家的大佬未婚夫? 她可以退婚吗? . 大佬将她堵在墙壁上,圈入怀里:“你说呢,夫人?” “我成绩差到全部不及格,不配入豪门。” 大佬翻出她的满分高考试卷。 “我一无是处,什么都不会。” 大佬掀开她的神医、设计师、黑客、作曲家……等等各种小马甲。 他小意温柔:“我努力,争取配得上夫人。” 【我自幼无欲无求,但是看到你的第一眼,我曾那么瞬间,祈求神佛,我想求你——秦景琛。】

甜甜西米露·完结·111万字

客户端电脑版

版权所有:上海玄霆娱乐信息科技有限公司

沪公网安备 3101150200865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