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公子谋妻

重生之公子谋妻

暖笑无殇

古代言情/已完结

159万字

完结于2022-10-0722:30:42
时家有女,玉骨冰肌,端庄淑雅,是帝都第一名媛。 时家有女,自出生便是太子妃,只待及笄礼成,择太子以完婚。 于是坊间有言,得时家女,得天下。 这天下间,唯有公子顾辞,三分妖气,七分雅致,担得起一句,公子如玉,世人皆以“公子”尊之。 他说,本公子无意这天下,但她……受了我四年心头血,就凭他们,娶得起?

001时家有女

时家有女名欢,玉骨冰肌,端庄淑雅,是帝都第一名媛。

时家势盛,百年书香门第,时家长女皆入宫为后,时家愈发荣耀无双。

……

这一代,时家长女,名曰时欢,自襁褓中便被定为皇家儿媳太子妃,而太子人选悬而未定。

时欢自幼在时家老爷子身边长大,琴棋书画、礼仪规矩,都是帝王之师时老爷子亲自所授,时老传道受业六十余载,上至九五至尊、下至黎民百姓,桃李遍天下,老来倾尽心力手把手教出一个时欢,自是一等一的好。

谁见了不道一句,簪缨世家,名门贵女。

数年前,时家老爷子身子骨突然有些不好,遵了医嘱回别院修养,顺道带上了彼时年仅十一岁的时欢。皇家年年厚礼相赠,以示爱重。

如今已是第四个年头。

这一年,皇室催得紧,几乎是月月一封书信催老太傅回朝,一来,这两年边境颇有动乱,朝中武将不多,人心渐起动摇,皇帝需要这位威望极高的老臣回去镇民心,二来,时欢即将及笄,及笄……就该择了太子完婚。

以时家女,择太子。

秋季的雨,总是缠绵悱恻得很,淅淅沥沥的,从油纸伞下飘进来,打湿了眉睫,伞下的姑娘,眉眼是恰到好处的温柔,看起来没有半分攻击力,满足了关于“温婉淑雅”的所有想象。唯独似乎因为这秋雨冰凉,形状姣好的唇泛着几分不大健康的淡色。

像是……琉璃罩中,不堪风雨的娇花。

名贵,又脆弱。

时欢提着裙摆缓缓跨过垂花门,身后小丫鬟将手中油纸伞稍稍递了递,含笑说道,“往年雨季老爷子腿脚犯病得厉害,今年倒是好多了。看来,傅家送来的药,确实起效了。”

“那你去库房,寻一柄上好的玉如意送去,以示感恩。”油纸伞下的姑娘,眉眼精致,气质却温缓中带着几分清冷,“傅家老太是宫中出来的,见惯了好东西,挑选的时候用心些。”

“是,小姐。”丫鬟又将手中油纸伞递了递,再没说话。

两人一路到了老爷子的院子,老爷子正在细雨里修剪新到的秋菊,绿色的菊花,并不常见。见到时欢抬脚进来,笑呵呵地招招手,慈眉善目的,“欢欢,快来。给你瞧瞧昨儿个刚到的绿菊。”

时老爱菊,天下皆知。

她几步上前,步子优雅,速度却快了不少,笑意淡淡,散了一身清冷,“祖父,这绿菊虽好,可您这身子骨一入秋就不利索,这雨一淋,又该有您受的。”

她从他手中接过剪子,搁在一旁老管家手中的托盘上,从对方手中接过油纸伞撑到了老爷子头顶,“林叔您也不管管他。”

林叔笑呵呵的捧着托盘去了廊下避雨,“我的大小姐哟,您又不是不知道,我们这些个老家伙哪说得动老爷子啊。这固执劲儿一起来,除了您,还有谁说得动他哟!”

老爷子一生弟子无数,最是信奉严师出高徒,年轻时候是出了名地固执严苛,偏生,所有的纵容都给了这个孙女儿,偏宠地要天上的星星不给月亮。

不过,自家大小姐也的确是优秀,要林叔说,别说是太子妃了,便是皇后之位也是配不上自家大小姐的,要说这天下男子……

也就昔年的顾公子……只是,世事难料啊。

“你这丫头……愈发地比我还像个老学究,规矩足地很。”剪子被拿走,老爷子便也由着她去,挽着自家姑娘往廊下走,进了廊下,转身替她拍打头发上沾到的水珠,“这几盆绿菊啊,是傅家那顾小子送的,千里迢迢运过来,那些个侍卫哪里懂怎么照料,状态差了些,我才心急。”

对自己这个姑娘,他也只能耐着性子解释。

“傅家?”时欢替老爷子整理好坐垫,才慢条斯理开始斟茶,温软着眉眼笑着说道,“傅家那公子不是身子骨不好多年卧病在床么?”

“嗯,听说前阵子好多了,正碰上老太太想地紧,便来了太和郡,这两日刚到。”似是想到了什么似的,交代道,“这两日趁着雨停,你去傅家走一遭,替我去道声谢。”

“是。听说今年祖父腿脚利索了许多,孙女儿本就意欲感谢傅家赐药之恩,只是孙女身份不便与傅家过多往来,便想着让含烟去傅家走一遭。既然祖父如此吩咐,这两日孙女儿就亲自去一趟吧。”

时老颔首,“你这丫头,思虑总是缜密……顾小子合着也该唤我一声老师,傅家的嫌,也不必太避。左右……纵然避了,想来陛下也是不信的,倒不如大大方方的做给这天下人看了。”

“是,孙女受教,今日就让人递了拜帖过去。”她斟好茶,递给老爷子,规规矩矩的坐姿,脊背笔直,即便面对最亲近的人,规矩也足,“祖父,请用茶。”

时家长女,爱茶,斟了一手好茶。

老爷子伸手接过,触及有些冰凉的指尖,目光落在她略显单薄的素衫上,蹙眉,“你这丫头,是病好了便忘记了疼了?如今已是入秋,还穿得这般地少。”

说着,回头呵斥含烟,“你家小姐待你们太慈和,由得你们这般疏忽懈怠!若是下次再让我瞧见,一个个乱棍打死算完!”

含烟噗通一声跪了,老爷子平日里和和气气地很少动怒,但小姐是他的命根子,小姐身上无小事。

“祖父……”时欢拢了拢衣襟,“孙女儿今儿起得晚,急着来祖父这请安,才疏忽了。”

老爷子拉过她的手,搁在掌心捂着,又是生气又是心疼地,从林叔手中接过刚拿出来的皮子给这时欢披上,“迟了便迟了,左右这里也没这么多规矩,你这丫头……倒是愈发地呆傻了,早不该教你这许多规矩。”

时家有女,玉骨冰肌,端庄淑雅,自小指腹做了皇家儿媳,贵不可言。

偏生,四年前……突染心疾,昏睡不醒,药石无医。

时家暗中遍寻名医无果,无奈之下借时老名义暂避帝都回太和郡调养。

喜欢这作品的人还喜欢

姑娘今生不行善

盛京人人都说沛国公府的姜莞被三殿下退婚之后变了个人,从前冠绝京华的闺秀典范突然成了人人谈之变色的小恶女,偏在二殿下面前扭捏作态,娇羞紧张。 盛京百姓:懂了,故意气三殿下的。

春梦关情·完结·108万字

世子爷的心头宠是个疯批美人

卿虞,安定侯府嫡出的大小姐,十岁克死亲生爹娘,十五岁克死养父母,回府不过半月,亲叔叔一家也都意外身亡,人称天煞孤星,盛京唯恐避之不及。 宁执,紫衣墨发,光风霁月,名声正茂的宁王府世子,虽身娇体弱,见不得光,吹不得风,鲜少现身人前,可偏生生了一张惊世颜,弱冠之年,盛京众女争相求嫁。 一个是人人嫌恶的丧门星。 一个是高不可攀的天上月。 月圆夜宫宴。 蛊毒发作痛意难忍的卿虞欲寻个借口溜之大吉,却不想一个不小心跌到了白月光世子宁执的怀里,心口疼痛竟奇迹般倏然缓解! 而后,神志不清的卿虞死死赖在了宁执怀里。 看着卿虞眉心若隐若现的蝶形印记,宁执眸子微动,顺势把卿虞不安分的小脑袋往自己胸口按了按,语气轻柔又带着点点蛊惑,“乖,别动。” 丧门星卿虞与天上月宁执当众深情相拥,全场哗然! 众女一阵痛心,简直是糟蹋了! 眸子里妒火燃烧,这丧门星究竟是何时勾得宁世子倾心? 呸,狐狸精! 却不想更糟心的还在后头,白月光宁执竟然当众求皇帝赐婚! 翌日,宁执与卿虞私定终身的消息传出,整个盛京一片沸腾! 一定是谣言,假的,不可信! 直到亲眼看到从不出现在人前的宁执,牵着卿虞的手,旁若无人的亲密,眉眼间尽是纵容宠溺,众女心碎了一地,绞尽脑汁想着怎么才能把白月光世子拉回正途。 后来,众人亲眼看见良善可欺的卿虞当街掌掴丞相府嫡女耳光…… 白月光世子宁执却是紧张的抓着卿虞的手吹了又吹,声音里满是心疼,“卿卿,疼不疼?” 再后来,众人又亲眼看到纤细柔弱的卿虞眼都不眨的砍了兵部尚书家小公子的双手…… 白月光世子宁执脸色顿变,赶忙把卿虞搂进怀里,声音里满是紧张,“卿卿,怎的动了这么大火气?” 再再后来,…… 再再再后来……众人怂了,这卿安郡主不仅是个灾星,更是个疯子,惹不起! 至于曾经的白月光世子宁执,已经彻底没救了,不提也罢!

瑾夏醉卿颜·完结·77.2万字

病娇相爷以权谋妻

摄政长公主权势滔天,野心,手段毒辣,所以活该被至亲谋杀,尸骨无存? 重生到闲散王爷府上,凤执表示很满意,白捡了几年青岁,郡主身份悠闲自在,还有个未婚夫婿俊美出尘。 本想悠闲过一生,然而山河动荡、皇权争斗,终究是躲不过权力倾轧。 鲜衣铠甲,华裳锦绣,她千方百计谋夺权势,终于大权在握,登临帝位。 凤执磨牙,她可算是知道某人的用心险恶了。 --------- 江山为棋,翻手云雨,覆手乾坤,落子无悔! 邪魅冷酷权欲女主VS腹黑闷骚病娇男主。 男强女强,势均力敌,一对一,强势爽文宠文。

妖殊·完结·78.5万字

皇贵妃她持美行凶

她出身名门望族,娇生娇养,十三岁以美貌冠绝上京,国色天香,十五岁嫁新帝为贵妃,无上荣华、贵不可言。 可惜,不过是皇权的棋子罢了。 一碗绝子汤,断了红尘梦,半幅残躯,受尽屈辱,心如死灰,最后还被那无良渣帝推出去挡箭横死,至亲之人却说她死得其所? 滚! 重生一次,她依旧没能改变之前的命运,不过既然活着,总不能继续憋屈,左右一死,何必委屈自己? 从此,祸乱后宫,兴风作浪,结交天下美男,把酒言欢、潇洒恣意。 然而还没等她玩够,身边的人却一个个对她避如蛇蝎。 那个随手捡来的小太监不知何时手握大权、翻手云雨,不但把控朝局,还爬上她的凤榻,步步紧逼…….现在后悔还来得及吗? 总之就是…….很后悔! 娘娘,奴才是你的人! 贵妃娘娘:“……”这跟她理解的意思不一样啊,一时大意,竟然把自己搭进去了!摔! 1V1,爽文,女主狠、飒、毒舌,蛇蝎美人。男主腹黑、心机、痴情,奶狗与狼狗无缝切换,(^-^)V 作者随心之作,不要太考究,希望各位小仙女们喜欢。

妖殊·完结·100万字

重生后被九王爷娇养了

不忠不孝、寡廉鲜耻、心黑手毒——侯门恶女顾夕背负一身骂名,重生了。 重生在三年后,成了江南淮城一小门户顾家娇女顾西棠。 父母娇宠,兄姐疼爱,还有一对祖父母特别护短。 日常撵撵鸡逗逗狗,无聊时气气叔婶遛遛小弟。 这种小日子,顾西棠觉得挺有意思,打算放下屠刀,做个好人。 奈何前世仇敌非要往她跟前蹦跶,一个个上赶着找死。 踩她底线,触她逆鳞。 顾西棠抽出袖中金线,睥睨冷笑,“放你们生路不走,偏要闯我这地狱门,姑奶奶成全你们!” 清隽男子从后走出,将她的手轻轻按下,“棠儿,金线割手,放下。” 顾西棠秒切告状模式,“他们先欺负我!” 男子噙着浅笑,薄唇轻启,“这些碍你眼的东西,夫君来收拾。” 后来世人才知,君不染尘的贤王,扯下白衣,就是阎王。 而阎王现世,只为顾西棠。

橙子澄澄·完结·52.8万字

太子爷的鬼迷心窍

她是侯府嫡出千金,才貌双全,端庄淑雅,明媚娇艳灿若盛世牡丹。 然,她生性凉薄,睚眦必报,人不犯我,我去犯人,反正闲着也是闲着。 他是身体病弱的当朝太子,慈悲为怀,贤名远播,悲悯众生堪比佛子下凡。 然,他手段狠毒,残忍冷血,坏事做尽,偏偏所有人都觉得他最无辜。 两人本该毫不相干,她却不小心撞破他的真面目,于是她从侯府暗掌风云的幕后黑手变成了随时被他拎去观摩现场的小可怜。 他幸灾乐祸顺毛:“乖乖听话,孤赐你一个夫君。” 然后,她成了太子妃。 摔,这什么仇什么怨? -------- 矜贵禁欲的高岭之花太子爷得了一种病,名为矫情,看上了一姑娘,明着嫌弃无比,私下里暗戳戳的想谋到手里。 沈小姐嚣张跋扈、声名狼藉、哪怕长得美,却也让人避如蛇蝎。 偏偏太子爷鬼迷心窍,千方百计将人娶了回去,还纵得无法无天,宠得丧心病狂。 一轮明月光栽进臭沟渠,无数人捶足顿胸。 沈姑娘:……意思是她还赚了? 美貌邪性姑娘VS高冷华贵白切黑 沈姑娘慵懒散漫搞事情,太子爷一本正经黑到底,真闷骚。 一对一,宠文,爽文。 旧文《摄政王的小闲妻》

妖殊·完结·102万字

神弓战妃

远赴花城惊鸿宴,一睹人间盛世颜,说的就是纳兰荣锦,容貌倾城绝世无人能及,美人一个。 花落皇城锦家院,富贵窝里出色胆,说的也是纳兰荣锦,三岁就色个绝世夫君回来,绝世奇葩。 十年富贵如云烟,人魂修为终如一,说的还是纳兰荣锦,觉醒人魂实力十年没变,废材本尊。 天人之姿、绝世之容、倾世之才、妖孽天赋说的就是皇太孙独孤云倾,众人感慨,云端高阳的人硬生生的被纳兰荣锦给拉下神坛。 只有他们彼此知道,金风玉露一相逢,便胜却人间无数。 小精彩: “你不是想要回凤佩?”少女嘟嘴问道。 “是他们想要。”少年淡定甩锅。 “你不是不喜欢?”少女咄咄逼人。 少年弯腰附耳说了一句,话落灿然一笑,世间再无真颜色。 少女闻言满面桃红。

午日阳光·完结·194万字

夫君位极摄政王

【病娇黑莲花女主VS颜值祸国疯批皇叔,双强+团宠+爽文+搞笑】 吕氏出美人唤吕序…… 十二岁至凉州,凉州府再也没办过嫁娶喜事,所有年轻公子都在等她长大。 十五岁回京都,京都的姑娘们如临大敌,半月前就聚在一起商讨应对策略。 后为人妇,南离国当年无士子参加科举…… 吕序:其实家中我最丑…… 梵行:娘子太优秀,只有优秀如我才敢娶……

灵琲·连载中·126万字

重生后公主殿下是朵黑莲花

沈千昭贵为公主,自幼锦衣玉食,娇养长大,没想到最后落了个国破家亡,自己被迫下嫁仇人的凄惨下场。 她带着执念,灵魂飘荡了数千年,终于重生回到了上一世。 这一次,她不仅要护住父兄姐妹,护住百姓,更要护住那个她爱而不得,执念成痴,英年早逝的心头白月光,宋怀。

三一零白月光·完结·113万字

客户端电脑版

版权所有:上海玄霆娱乐信息科技有限公司

沪公网安备 3101150200865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