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陷

双陷

吴壹一

现代言情/已完结

35万字

完结于2022-03-0920:59:41
【双洁互撩,偏执,大甜小虐,结局he】 从小被宠大的唐氏二小姐,能医善武,善骑烈马,可盐可甜,骄傲又自信。 偏偏,一个傅先生让她折了腰。 她问:“你电话多少?” 傅先生靠着车门,默默点了根烟,他说:“离我远一点。” 后来,寒风肆虐的冬,唐氏二小姐的订婚宴,他把门踹了,直接把人抱回家。 “你要结婚,只能嫁给我!” 哦,说好的不适合呢…… 【半架空,勿考究】

第一章墓园相见

四月,漫山梨樱。

江城檗古山,地势坐西向东,自古就是一处风水宝地,山势连绵不绝成环状,山下河水清澈。

檗古山有三座陵园,早年分别为三大巨头买下,修建成家族墓地。

这日清明,天阴小雨,微冷。

一行人打着黑伞从一处墓园走出来,黑色的伞布上,印着“唐”字。

走在最前面两鬓白发的老爷子,是唐家第五代当家人—唐季尊。

唐老爷子尽管已过花甲之年,步履仍豪迈矫键。

在他身边的,是十三岁的唐若柒,一个出生就拥有唐氏一半股份的长孙女。

少女今日穿了一条素雅的法式裙子,长发用丝带编了个麻花辫,松松地放在一边,清新又随性。

唐若柒挽着爷爷的手,途经傅家陵园入口,耳畔里蓦然传来了突兀的吵骂声,紧接着是一记响亮的巴掌声。

“啪”的一下,伴随着什么东西被打碎了的响声,唐若柒循声望去。

“没用的东西,你是故意的是吗?”墓园内,一中年男子昂着下巴,手拽着一名少年的胳膊,满脸愤然。

男人是傅家老三傅弘枫,傅家现在的掌权人,被他扇巴掌的是傅家老大的遗孤,傅司寒。

“三爷,算了,跟一个傻子有什么好生气的。”

旁边有女人凉凉开腔,女人姓程名玥,情妇上位的傅三夫人,约莫三十岁,模样甚是美艳。

“道歉!”傅弘枫昂首,目光凌厉的瞪着少年。

唐若柒顺着他的视线望向女人口中的傻子。

十七、八岁的少年生了一双好看的桃花眼,内眼角尖,眼尾略微上挑。

微风携着雨划过他额前的碎发,一身黑衣衬得他整个人越发淡漠。

少年傅司寒站在原地,不还手,也不说话,没什么温度的目光望着莫名的角落,也不知道在看什么。

兴是这副模样再次激怒了傅弘枫,只见他怒目圆睁,陡然间抬起脚踹了过去,力道太大,傅司寒直接踉跄跌倒,掌心被地下的尖石划了一道深深的口子。

鲜血在雨中晕开,空气里蔓延着浓郁的血腥味。

唐若柒垂在身侧的指尖不自觉微颤,她默默的从裙袋里摸出一条洁白的手绢,上边绣着她的小名—“七七”

“旁人家事,不宜关注,走吧!”唐老爷子提醒她该上车了。

“嗯。”唐若柒应了一声,脚步却走得缓慢,不时回头张望。

雨越下越大,傅弘枫领着家族的人走了。

待在傅司寒身边的,只剩一位管家阿姨。

“伞给我。”猝不及防间,唐若柒拿走了保镖手里的雨伞,一干人来不及阻止,就见她已经跑入了傅家陵园。

“小七!!”唐老爷子焦急的叫她。

“小七!”紧接着父亲唐毅,兄长唐子墨的声音也同时传来。

回应他们的只有那道急促的背影。

“愣着干嘛?还不把二小姐带回来。

“是”

傅氏陵园内,傅司寒站在树下,雨糊了他一脸,一双干净的眸却不染半点光。

“你用这个包扎,还有这把伞,也给你。”

唐若柒把手绢和伞推过去,他没接,抬眼看她,眼神寡淡清冷。

“谢谢啊,姑娘。”管家双手接过,颌首道谢。

凉风袭来,杏花树上的花瓣随风雨洒落,掉了几片在唐若柒的肩头。

她掸去身上的花瓣,抬头,目光跌入傅司寒眼眸。

眼前少年明明面如冠玉,有着端正到无可挑剔的五官,绝美的轮廓,眼里却布满了霜。

“二小姐,该回去了。”几名保镖追了上来。

“好。”她乖巧的应声,睁着大眼睛看傅司寒。

他没有道谢,也没有再多看她一眼,垂眸凝着自己的手。

整个人冷得像冰柱。

唐若柒离开了。

山脚下停着一排排豪车,唐若柒随唐老爷子上了其中一辆车。

雨滴敲着车窗发出清脆的声响。

“小七,你应该知道,傅家少爷精神不是很好,以后见着这个小哥哥,最好避着点。”宽敞的车厢里,老爷子的语气有点严肃。

她当然知道,傅司寒,外面的人都是怎么叫他的?傻子寒。

唐若柒并不是第一次见他。

他们师承同一个马术启蒙教练,那时他还是翩翩傅小公子,明眸如炬,自在如风。

唐若柒望着窗外沉默了许久,最后回了句:“爷爷,他没病!“

江城人都知道,地产界巨鳄傅弘毅夫妇自从车祸离世后,他们的儿子便患上了失心疯。

据说白天穿着校服常在街上遛达,学校也不去,晚上又钻狗窝里睡觉,成绩一落千丈…

傅老三嫌丟人,直接把他赶出傅宅,扔到了国外,逢清明时节,才差人接他回来拜祭。

车厢内,唐老爷子凝神片刻,揉了揉她的头顶,“你还小,某些心里疾病单从外表是看不出来的。”

唐若柒抿紧了唇,没再说什么。

****

八年后。

暮色渐沉的黄昏,夕阳余晖染黄了城市的街道。

今天是唐若柒在医院里实习的最后一天。

永康医院,江城唯一一家集医疗、康复、科研、教学于一体的三级甲等心理病专科医院。

唐若柒刚走出大门,手机调回响铃模式,电话就响了起来。

“唐小七,出院了?晚上澜墨坊见?”

说话的人是秦夏沫,她的发小闺蜜,秦氏千金。

“好。”唐若柒应得干脆。

在心理科待了两个星期,也该是时候出来放松一下了。

挂了电话,她查了下微信。

共有二十多条未读留言,全是唐家那三个男人发来的。

唐老爷子,唐毅,唐子墨。

她首先打开爷爷的头像,回复了一条简短的信息:【明天回唐苑,想你。】

再一字不漏复制粘贴发给了唐毅。

最后发给大哥唐子墨时删去了后面两个字,变成【明天回唐苑,我的车到了没?】

唐子墨秒回:【到了,包你满意。】

附加了一个熊猫头騒气表情包。

唐若柒回了一个最淡的微笑,手机塞入裤袋里,径直走到停车场。

喜欢这作品的人还喜欢

薄先生突然黏她上瘾

改编漫画《白月光他对我下手了》求支持! 【本文1V1甜宠,极限拉扯,双向奔赴,暴躁大小姐VS心机狗男人】 江摇窈突然被男友劈腿,小三还是她多年的死对头! 给狗男女一人一巴掌后,江家大小姐当众放出狠话:“她搞我,我就搞她哥!” 半小时后,酒吧走廊昏暗的光线下,俊美淡漠的男人半眯狭眸,轻吐薄烟,嗓音低磁又撩人:“听说你要搞我?” 江摇窈紧张到结巴:“我我我开玩笑的!” 薄锦阑:“……” #等你分手很久了,没想到你这么怂# 【男主篇】 薄锦阑是帝都第一财阀薄家的长子,外人只道他清冷高贵,端方谦和,不食人间烟火,身边从未有女伴出现,是上流社会最后一个优雅绅士。 直到某日,某八卦微博爆出照片:深夜路边,西装革履的薄锦阑把一个穿红裙的小姑娘按在车门上亲。 整个上流社会都炸了,所有人都没想到向来儒雅斯文的薄锦阑私底下会那么野! 江摇窈:薄先生私下不但很野,他还很sao呢! 【女主篇】 江摇窈暗恋薄锦阑多年,小心翼翼,谨慎藏匿,直到某日在酒店醒来,看到他躺在身边…… 等她摇身一变成了薄锦阑的未婚妻后,江家没人敢再欺她,京圈大佬对她无比尊敬,走哪儿都有一帮晚辈喊她大嫂,薄先生更是突然黏她上瘾!

苏子欢·完结·175万字

诱他上瘾

新文《失控旖旎》已发~ 【先婚后爱】 傲娇爱装乖大小姐VS性感桀骜退役赛车手 宋旎一眼看中了家里安排的相亲对象。 她不喜欢烟味,可她喜欢谈峥抽完烟后身上的味道。 她并不是手控,可她喜欢谈峥手背性感凸出的青筋。 她爱惨了谈峥抽烟喝酒时那一副慵懒随意却性感到爆炸的样子。 谈峥对她来说,总是有着一种莫名的吸引力。 宋旎对闺蜜说: “他抽烟的样子真他妈的帅。” “有机会我一定要好好摸摸他的手。” 谈峥手背凸起的青筋里流的是对她下了蛊的血。 于是她用着那一双勾人的桃花眼,时而在谈峥面前扮着乖巧,时而高傲得像带刺的野玫瑰。 她擅长用那双稍微润点水就楚楚可怜的眼睛,直勾勾地看着男人,表明自己的兴趣,却不明说。 步步为营,请君入瓮。 谈峥觉得这小姑娘是吃不得半点亏的高傲性子,可不娇弱,疼了也不吭声。 他总是能识别出她在装乖,他也总是表现出直男性子,装作看不懂。 可宋旎那一双眼着实勾人,偶尔便如她愿走进她步的圈套。 到最后真真被她套牢,无法抽身。 后来,谈峥说:“你只要看着我,我就想把你摁在怀里。” 宋旎想,能够把谈峥这样的男人给引诱到手,也不妄她装乖撒娇了。

肆媚·完结·73.2万字

总裁,太太又回娘家了

清冷禁欲总裁X温柔清绝美人 温婳要联姻了。 对方据说是欧洲金融巨头一个华人家族的掌门人。 见面时,他西装革履,举手投足矜贵自恃,一身的风度。 温婳沉默着注视他,半晌,才轻笑一声,“有意思。” 婚后,两人在外是模范夫妻,人后却相敬如宾互不打扰。 好友问她为什么嫁给席漠。 她言笑晏晏,“他有钱有势啊,要是有比他更有钱的我也嫁了。” 蓦地一抬眼,男人深暗的俊脸隐在酒吧迷幻灯光下。 朋友看热闹不嫌事大:“婳婳你惨了,回家跪搓衣板吧。” 回家是不可能回家的,她转道回了娘家。 惹了事回娘家,生气了回娘家,说错话也要回娘家 对此,席总已经见怪不怪,十次有九次都是好言好语地把人哄回来。 他追到温家时,某人正坐在客厅吃橘子,看见他,不慌不忙地吃掉最后一瓣,面带挑衅,“你在这里不要动,我去给你买几个橘子。” “……” 他不生气,反而温柔耐心地把她哄回家。 温婳一口气刚松下来,臀部一阵火辣辣 ,“你打我?!” 男人黑眸宁静,慢条斯理地:“横竖最后你是要落到我手里的。” ……她中计了! 隔日,他帮她揉着腰,“下次别去打扰岳父了,嗯?” 温婳红着耳朵,不要脸!

苏斜里·完结·45.5万字

娇妻盛宠,九爷很强势

厉绅从别人那里听到的苏绵,书香门第,钟灵毓秀。 苏绵从别人那里听到的厉绅,军阀名门,暴厉恣睢。 --------- 厉绅第一次见苏绵,温驯灵动,打扮得很是勾人。 苏绵第一次见厉绅,过分俊美,嘴唇比她还要红。 --------- 厉绅一直认为苏绵是只温软乖巧的小绵羊。 直到有一天, 小姑娘双眼猩红,举着一根折叠棍,狠狠地抡在人身上,嘴里还念叨着: “小姐姐,他敢对你图谋不轨,你就弄他,这小区内监控多着呢,有警察叔叔给你撑腰,你怕什么!” 苏绵一直认为厉绅是一头披着羊皮绅士禁欲的小狼,可哪想,这披着羊皮的狼,也是狼啊。 “你一点也不绅士。”苏绵裹着被子红着小脸抗议。 厉绅搂紧她在她耳蜗低语,“绵绵,外界说我们家人肆意霸道,都是真的。”

一盅清九·完结·83.7万字

玫瑰在他心尖

刑烛是许多人茶余饭后的谈资笑料。 因她漂亮到了极致,潋滟瑰丽,犹如高贵而又浪漫的红玫瑰。但性格却寡淡乏味如冷水,生涩冰冷。 美人无趣,连刚恋爱的男友都怒甩了她,“刑烛,和你在一起,简直浪费了我十五天的生命!” 事情传出,在众人看好戏时,当事人刑烛淡淡勾唇,意味莫名的反问了一句,“是吗?” 是的,所有人都这样觉得。 直到褚家那位年轻俊朗,手腕决断的年轻掌权人回国。江城大半名媛的目光都粘在了上面,生怕他被人捷足先登。 一场宴会,刑烛黑眸如水,平静的审视不远处众星拱月的男人。四目相对,刑烛错开了视线。 后来的后来,众人口中寡淡无味的女人在后花园里,把那些人眼中可触而不可及的神抵在了墙上,神色勾人缱绻。 “他们都说我无趣。” “你觉得呢…阿尽?” 无趣? 褚尽想,还好,这全世界的人都瞎的差不多了。 - 没人知道那一场雨夜,刑烛在昏暗的灯光下见到褚尽时的感受。 刑烛觉得,褚尽也不知道。 正如她不知道,褚尽早就认识她了一样。 【1v1,类型小众,又名清冷美人儿她勾引反被撩】

乌姜呢·完结·53.2万字

不止沦陷

林姣和顾权恋爱两年,为了他的喜好扮演起乖巧顺从的小白花,甘愿卑微如尘。 她以为,顾权同她一样爱着彼此。 却在一次聚会上,听见他与旁人说:“林姣很好,但始终不是她。” 那时,林姣才知道她的角色有多可笑。 她撇下所有的怨意及执念,在他与心上人缠绵时,黯然退场。 * 后来,心生悔意的顾权找到林姣。 他紧紧抓住她的手,沙哑的嗓音下藏满祈求:“姣姣,原谅我好不好?” 他妄想她跟以前一样,轻易原谅他。 却在某道身影闯入眼帘时,彻底惊慌。 “老婆。”他揽着林姣步步后退,似玩味似挑衅地瞥了顾权一眼。 又俯身浅触她的侧颜:“我们继续?” 【顾权火葬场】 【男二上位】 【双C、小甜饼】

难赴星河·完结·42.7万字

他以温柔越界

「广播剧在喜马拉雅已上线」 (男二上位文,双洁,男主黑切黑,男二白切黑) 北城皆知唐如锦恣情傲物,却在家中养了个娇气的病美人,一养就是八年。 病美人辛甜五步一咳,十步一喘,十八岁进演艺圈,次年就成了当红花旦。 后来同年颁奖典礼,他将美艳影后揽入怀中,辛甜当场掌掴后者,至此身败名裂。 所有人都说辛甜恃宠而骄,无人知当天夜里她将一张卡扔在唐如锦面前,姿态疏离:“这是我这八年的抚养费。” 后者捻着烟,隔着轻烟薄雾,眯眸冷笑:“很好。” * 北城秦家家主秦时遇,曾是国内首屈一指的心胸外科教授。 只是他常年与世隔绝,神秘至极。 有传闻说:他冷淡寡言,性情暴戾,曾刺人上百刀血流不止,最终却判定轻伤。 有传闻说:他温柔如明月,样貌倾倒众生,是世间难得的君子。 辛甜身败名裂的19岁严冬,踏着冬日冷清月色,敲开了他的房门。 春日如约到来之前,他要让他的蝴蝶,飞回他的身边… * 很久以后,唐如锦在访谈现场拉住对自己熟视无睹的辛甜,眼眶猩红:“别闹了,你要玩死我吗?” 后者笑容烂漫,是唐如锦从未听过的冷淡语气:“放手,我丈夫还在家等我。” 而秦时遇走到她身侧,将外套披在她身上,笑意温隽:“甜甜,回家。”

傅五瑶·完结·71.6万字

独占偏宠

叶奚不拍吻戏,在圈内已不是秘密。 一次颁奖典礼上,刚提名最佳女主角的叶奚突然被主持人cue到。 “叶女神快三年没拍过吻戏了,今天必须得给我们个交代。” 面对现场追问,叶奚眼神温凉:“以前被疯狗咬过,怕传染给男演员。” 众人听后不禁莞尔。 镜头一转来到前排,主持人故作委屈地问:“秦导,你信吗?” 向来高冷寡言的男人,笑的漫不经心:“女神说什么,那就是什么吧。” *人美歌甜顶流女神VS才华横溢深情导演。 *本文又名《返场热恋》,破镜重圆梗,男女主互为初恋。 *年龄差五岁。 *男主导演界颜值天花板,不接受反驳。

匪匪有意·完结·60.5万字

蓄意热吻

【已签出版】 男二上位,国民初恋·斯文败类 程微月初见赵寒沉是在父亲的退休宴上。 父亲酒意正酣,拍着男人的肩膀,喊自己小名:“宁宁,这是爸爸最得意的学生。” 赵寒沉闻言轻笑,狭长的眉眼不羁散漫,十八岁的少女心动低头。 后来闹市,天之骄子的男人于昏暗角落掐着美艳的女人,往后者口中渡了一口烟。他余光看见她,咬字轻慢带笑:“宁宁?” 心动避无可避。 可浪子没有回头,分手闹得并不好看。 分手那天,京大校花程微月在众目睽睽下扇了赵公子两个耳光,后者偏过脸半晌没动。 却无人知低调的商务车里,众人口中最端方守礼的周家家主,律政界的传奇周京惟捏着少女小巧的下巴发狠亲吻。 许久,他指腹擦过她眼角的泪水,斯文矜贵的面容,语气温和:“玩够了吗?” … 程微月见过周京惟最温柔的样子。 正月初一的大雪天,泾城灵安寺,鹅雪轻絮的天地间,人头攒动,香火缭绕,她去求和赵寒沉的一纸姻缘。 直到周京惟逆着人流朝自己走来,将姻缘符塞在自己手中,“所愿不一定有所偿。” 他顿了顿,又说:“宁宁,玩够了就回来。” 佛说回头是岸,那一天程微月频频回头,都能看见周京惟站在自己身后,于万千人潮里,目光坚定的看向自己。 佛真的从不诳语。

傅五瑶·完结·100万字

客户端电脑版

版权所有:上海玄霆娱乐信息科技有限公司

沪公网安备 3101150200865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