佛爷,夫人又搞事儿了

佛爷,夫人又搞事儿了

蜡蜜

现代言情/已完结

121万字

完结于2022-08-2922:56:46
从小眼盲体弱,被家人当成工具的符家三小姐符麓在失去利用价值,卖给别人后性情大变,人不乖了,也不病了,更不盲了,武力值突然爆表,每天日天日地日空气,还色胆包天的看上了名门望族最尊贵的男人。 众所周知,廉政乃廉家财团的掌权人,矜贵显赫,高不可攀,因一心向佛,被众人尊称一声佛爷,看似满怀慈悲,实则冷心冷情,不近女色。 符麓敢看上他简直是吃了雄心豹子胆,活得不耐烦了。 就在所有人都等着看符麓被啪啪打脸的时候,佛爷他老人家正咬着符三小姐的耳朵耍赖逼婚:“麓麓宝贝,我们是不是该领个证儿了?” “本小姐跟你还没有熟到那一步。”啪的一巴掌拍开他,符麓表示不约。 “……” 到底是哪个混蛋说这小丫头看上他的?站出来,本佛爷保证不打死他!

第001章:被逼

深夜十一点半,引路村后山的深山老林中的一块空地上亮起一片火光,照明着新挖出来的坟坑。

坑里安置着一口能容纳两个人的大棺材,其中左边躺着一具身穿精美绣花喜服长衫的男尸,由于棺材火光离得比较远,男尸的脸处于黑暗之中,而棺材的右边却空无一人。

片刻后,一个穿着新娘喜服却被绑着四肢的年轻女孩被两个男人抬放到棺材的右边,再取走塞在女孩口中的白布。

意外的是女孩竟然是个活生生的人,她害怕他们会伤害自己,急忙开口说道:“我是符氏集团的三小姐符麓,你们想要钱,我可以打电话给我爸,让他给你们钱,可你们要是想要伤害我,我爸他们是不放过你们的。”

这话听起来就像一句笑话,两男人不仅不怕,还放声哈哈大笑。其中长得比较猥琐的瘦男人蹲了下来轻拍着她的左脸说:“你知不知道就是你家人出钱让我们把你绑来这里的?你觉得他们会来救你吗?”

符麓不相信他说的话:“不可能,我家人不可能这么对我,也没有理由这么做。”

另一个男人笑着点燃叼在嘴里的烟,吸了一口再吐出白雾:“黄全,趁现在还有一点时间,你就跟她说清楚,好让她死个明白,以后要是变成厉鬼也好知道找谁的麻烦。”

他们干的都是有关于死人的工作,多少会有些迷信,要不是这一行的收入多,他们也不会常跟死人打交道。

“好啊,我最喜欢跟别人讲故事了。”黄全捏住符麓的下巴说:“这事要从十八年前说起,当时符家运气特别差,差到做什么事情都不顺利,就连喝水都能塞牙缝,然后有一天,有位高人给符家支了一招,让符家生个八字好的孩子替符家挡煞转运。之后符家还真是转运了,在短短十八年的时间里,从一个普普通通的小家族成为唐城首富,开着唐城最大的集团公司,一路顺风顺水,从来没有失败过,可是,替符家挡煞转运的孩子就惨了,在出生时因为替家人挡煞瞎了双眼,之后更是病痛不断,三天两头吐血,十天半个月住一次院,她身上的煞气越来越重,福运却越来越少,她对符家来说已起不到任何作用,甚至会给符家带来祸端,所以符家的人害怕了,害怕孩子身上的煞气回到他们身上,他们开始打起除掉孩子的算盘,巧的是有个大家族的人正好需要八字好的女孩给他们家中死去的孩子结冥婚,然后他们找上了符家,符家二话不说就以一千万的价钱把孩子卖掉。”

他看着脸色越来越苍的符麓,邪气地勾了勾唇:“符三小姐听完这些事情,应该知道我说这个孩子是谁了吧?”

在理智上,符麓认为不该听信一个陌生人的话,可是她只要想到平时家人对她不冷不热的态度,以及家人从来不找医生医治她眼睛的做法就让她不得不多想。

她慌忙摇了摇头:“不、不会的,我的家人不会这么对我的,一定是你们编故事骗我,要不就是你们跟我家人联合一起吓我玩的。”

黄全转头看老郑:“老郑,她不相信我说的话,怎么办?”

“不信就不信吧。”反正黄全之前说的事情是他们私底下打听到的,也不知道是真是假的,但他觉得八九不离十了。老郑将烟头扔到地上用脚碾灭:“三小姐就当是家里的兄弟姐妹担心你跟他们抢公司的股份才要除掉你。”

“你们要杀我?”符麓止不住全身发抖:“杀人是犯法的,你们会坐牢的。”

“只要符家不说,不会有人知道你死了。”黄全将她按倒在棺材里:“除非符家的人也想坐牢。”

“不,我不要死,你们放了我吧,求求你们了。”符麓知道他们是要动真格的,心里十分害怕,大声哭着苦苦哀求:“只要你们放了我,你们让我做什么都可以。”

只要放她回去与她的男友团聚,她愿意做牛做马。

符麓只要想到对自己关怀备至的男友,想要活着的念头更大了。

“做什么都可以?”黄全色眯眯地打量符麓的身体:“老郑,这个小丫头长得这么漂亮,不如我们……”

老郑沉声道:“男方要的是完好的身子,你要是敢胡来,不单是破坏了这一桩生意,还得罪了不该得罪的人。”

黄全讪笑:“我说笑的。”

这时,老郑的手机响起,他看眼来电显示说:“是符二小姐的电话。”

“来得正好。”黄全把白布塞回符麓嘴里:“让符三小姐也听听她的好姐姐会对我们说些什么话。”

老郑点头,按下免提笑问:“符二小姐,这么晚打电话给我有何贵干?”

符二小姐淡声问道:“快到吉时,你们准备得怎么样?有没有把贱丫头送到指定的地方?”

这确实是她二姐符幸的声音。

符麓停下哭泣,难以置信地看着老郑的方向,难道真的像黄全说的一样,她的家人真的要杀她?

老郑说:“我已经把她放到棺材里,等冥婚仪式结束就盖棺埋土里。”

“我给你们加十万块,你们把冥婚的过程录下来给我。”

“录下来?您这话的意思不会是不放心我们的办事能力吧?”

“我只是想亲眼看着贱丫头死去。”符幸的语气里带着浓浓的厌恶和恨意。

老郑轻笑,故意问道:“再怎么说符三小姐也是符二小姐的妹妹,你能忍心亲眼看着她死掉?”

“不关你的事。”

拍视频并不费事,老郑应了下来:“好吧,我拍好就转发给你。”

接着,符幸那边传来一道男人的温和声音:“幸幸,我们该睡觉了。”

符麓听到男人的声音,神色再次一怔。

这是她男友杨嵛杰的声音,可为什么会这么亲密叫着她二姐幸幸?还叫二姐睡觉?

该不会他们背着她在一起了吧?

符麓越想越有这可能,顿时浑身冰冷。

曾经自认与她最亲密的男友竟然也背叛了她,为什么?为什么这么对她?

既然不喜欢她,为什么还要提出跟她交往?

对了,她今天是因为杨嵛杰约她才出门的,等到了地方就被人迷晕,再醒来人被老郑他们带到这里。

这一件事情是不是也与杨嵛杰有关?

符幸温柔应道:“好的,我马上就来。”

她匆匆交待两句挂了电话。

黄全冷笑:“女人真是狠起来没有我们男人的事。”

老郑收起手机:“十二点了,干活。”

符麓不想死,而且她听说过用活人结冥婚的事情,那可是要生生活埋活人的,她急忙奋力挣扎,奈何绳子绑得太结实无法挣脱。

黄全和老郑拿出冥婚用的红色网绳盖在棺材上方钉好,然后手从网绳缝隙穿过割开符麓身上的绳子。

符麓获得自由,立马扯开嘴里的布起身就跑,可刚起身就被网绳给弹了回去,然后碰到一个冰冷的物体。

她下意识的摸了摸,发现是一只人手,她很快反应过来,这是要跟她冥婚的尸体,顿时吓得尖叫大哭:“啊——啊啊——死人,是死人。”

黄全嗤笑:“叫什么叫,你身边躺着的是你男人,有什么好怕的?”

从小被养在后院的符麓从来没有遇到过这么可怕的场面,在知道身边躺着尸体那一刻已被吓得魂不守舍,她像疯子似的扯着头顶上的网绳,可是绳子非常坚固,扯不断,也不能从缝隙里钻出去。

“我不要待在这里,我要出去,你们快放我出去,我要是死在这里,我做鬼也不放过你们的,我还要你们家人陪葬。”

她双眼发红,眼里爆发着深深恨意,而发狂的叫声在深山老林里隔外的渗人。

黄全和老郑却充耳不闻,退到一旁说:“老郑,我们接下来要干什么?”

老郑掏出手机拍摄:“男方的家人要求我们钉好网绳后站在一旁守着,等到凌晨一点再盖棺。”

“那只能等咯。”

就在他们看不见的地方,网绳闪过了红光。

正在大哭大叫的符麓忽然听到有人在她耳里念咒,她愣愣地停下叫喊,虽然听不懂对方念的是什么咒语,但却令人安心,身体变得轻飘飘的,人也变得恍恍惚惚,等她清醒过来已经是一个小时后的事情。

黄全走到棺材旁边问:“都一个小时没有声音了,小丫头是不是死了?”

网绳挡住了视线,他们看不见里面的情况。

老郑摇摇头:“不知道。”

“我们要不要盖棺?”

老郑犹豫一下,点点头:“男方预定的时间是凌晨一点,可以盖棺了。”

两人转身去搬棺盖。

棺材里,符麓渐渐清醒,察觉到网绳有了松动,立马扯开网绳从棺材里钻了出来,慌慌张张地往林子的更深处跑去。

黄全听到脚步声响,赶紧转头看到符麓从棺材里跑了出来,怒道:“我操,小丫头跑了。”

“快追。”老郑急忙扔掉棺盖追了上去。

“救命啊,有人要杀人了——”符麓听到他们追了上来,哭着边跑边求救,可她眼睛看不见,跑几步就摔一跤,要不就是撞上大树,不出一分钟时间就把自己搞得一身狼狈,眼看就要被追上,忽然,脚下一滑,人猛地往下坠去。

“啊——”

黄全和老郑听到惨叫,赶紧停下脚步,拿出手机照了照符麓摔下的地方,却看不到底部,但能听到身体落地的砰响。

黄全说:“这里好像是一个深坑。”

老郑捡起一个小石子往下扔,过了好几秒才听到声音:“嗯,很深。”

“那我们要下去抓人吗?”

老郑皱了皱眉头:“现在天这么黑,又没有攀爬工具,我们要怎么下去?”

“那怎么办?等白天再下去抓人吗?”

“从这么高掉下去,不死也残了,就算没死,在没有人救她的情况下,也活不了多长时间,不用管她。”

黄全担心道:“不抓她上来怎么向男方交待?”

“这里就只有我们两人,我们只要把棺材一盖,把土一埋,谁知道里面少一个新娘。”

黄全一笑:“有道理,走,回去了。”

两人回到坟地,快速将棺材盖上埋好,再到坟前烧香烧纸线。

就在这时,天空掠过几道闪电,轰隆一声,天雷炸响,两个胆子大的男人都被吓了一大跳。

黄全抬头看向满天繁星的天空:“妈的,我出门时看了天气预报说今天是好天气,怎么好端端打雷了。”

随着话落,四周刮起了大风,大树小草发出沙沙的响声,林中野兽虫蚁变得十分不安,又嚎又叫的,气氛非常诡异。

以老郑的多年经验,这个地方不宜久留:“我总觉得有不好的事情发生,我们快撤。”

黄全一向听他,连忙收起工具离开。

此时,在他们看不到深坑底下,符麓一动不动地趴在一块古老的石碑上,鲜血从她身上流出进入石碑中:“爸…妈…大哥…二姐…阿杰…为什么……为什么……”

她想活着回去质问她的家人事情是不是真的,为什么要这么对她?

可是,她的意识越来越薄弱,她知道自己从高处摔下来是活不成了,可是她不甘心就这么死了。

就在符麓闭上眼睛的瞬间,石碑里钻出一股红雾笼罩在她的身体上。

外头天空雷声炸响不断,引路村的村民被惊醒,响雷让他们心慌慌地睡不着,直到天明雷声才停下来。

喜欢这作品的人还喜欢

佛系真千金擅长打脸

明镜下山了,成了江城豪门祝家的真千金。 祝家所有人都看不上这个深山里来的小尼姑,对假千金关怀备至,警告真千金妄想取代假千金的地位。 明镜不争不抢,每天吃斋念佛,无欲无求 祝弟惹了大官司,祝夫人大费周章请第一夫人说情,换来无情嘲讽——我看在明镜师傅的面子上,给你一个机会 祝夫人:? 祝爸爸公司陷入危机,急需抱首富大腿,首富鄙视道——错把珍珠当鱼目,我看你投资的眼光有点毒 祝爸爸:? 假千金在宴会上想要搞臭真千金,然而从此人人皆知,祝家的真千金貌若天仙,慈悲心肠。 假千金:? 豪门太子曲飞台兼职顶流,在娱乐圈呼风唤雨,众星捧月。 参加生活综艺,来了个弱不禁风的女嘉宾,左手劈柴,右手拉面,蒸炸烹煮手到擒来,他个生活白痴看的目瞪口呆。 国际少围大赛决赛直播,有围棋天才之称的表弟焦灼吃力,而对面眼熟的美貌少女气定神闲,一招绝杀。 学霸死党哭着对他说,你女神转来之后,我就再没考过第二名了。 曲飞台:你到底还有多少惊喜是我不知道的? 直到有一天,他竟在世界佛学交流会上看到她跟一群老和尚谈经论道,弘扬佛法,曲飞台慌了…… 你六根清净,看破红尘,我却非要拽你来这红尘走一遭,大不了,你登极乐,我下地狱。

苏幕遮玥·完结·261万字

魏爷的未婚妻飒爆了

推荐新书全家被流放?皇子妃心声藏不住了 封家嫡女,居然沦落到住凶宅。 原本众人以为她会一哭二闹三上吊,然她每天安安静静,不吵不闹,摆摊算命赚生活费。 几个月后,封家众人请她回去。 她笑眯眯地摇了摇头。回去封家没女鬼做家务。 背后,叱咤尊城的魏爷霸气地将未婚妻揽在怀中,“我家夫人胆小,别吓她。” 被抓的众鬼,“你莫说的是鬼话?” 就在众人都等着魏爷取消与挂名未婚妻的婚事时,竟等来两人订婚的消息。 号外号外,魏爷与封家小姐成婚。 不可能,魏爷清心寡欲,神秘低调,从不让女人靠近他一米的范围内。 魏爷笑意满满“念念,今晚想去哪抓鬼?”

颜宛言·完结·70万字

秦爷的小祖宗是真大佬

【新书《被赶出豪门,四个哥哥将她宠上天》已开,欢迎小伙伴们移步~】 【已完结现言爽宠文《顾爷,夫人的聘礼已抬到门外了!》】 初次见面,她闯进他的房间,撞上刚出浴的他,淡定的顶着他危险的目光,放肆的调戏:“帅哥,身材不错啊~” 第二次见面,在盛大的宴会上,她明艳张扬,前脚虐完人,后脚就凑到他身边,又乖又软的问:“听说我是你挡箭牌女友,那哥哥能帮我这个工具人一个忙呗~” 从此,秦爷家里多了一个作天作地的小妖精,每天在他心尖上撩火。 众人都说,安家的真千金处处比不上假千金,是从乡下长大的土老帽,连假千金的头发丝都比不上。 结果,连同假千金,全被强势打脸,被虐的心肝脾肺,哪哪都疼。 众人又说,真千金就算比假千金强,那也是一个没权没势,爹不疼娘不爱的弃女,根本配不上秦爷。 殊不知幡然醒悟的爹妈,还有四个哥哥每天都在低声下气的求真千金回家。 直到某一天,真千金宣布,她要退隐江湖,回家相夫教子了。 顿时,无数站在世界顶端的大佬哭嚎着,求她留下来…… 【又野又狂美又飒小妖精VS禁欲护短超能撩大总裁】

君安安·完结·126万字

玄学小祖宗的马甲捂不住了

《团宠娇气包有六个大佬爹爹》新书已发,欢迎收藏 谢家失踪的小公主终于被找回来了,各位长辈兄姐礼物送了一大堆,还在费尽心思的想着怎样才能讨小公主喜欢。 可她却背着个包,走街串巷卖她的符。 趋福避祸,免病除灾,幸运加倍,买多打折。 —— 偶遇前男友,谢清然:震惊,以前怎么没发现他竟然还是个人形灵力源! 两个人以假情侣的关系重新走到了一起,谢清然总喜欢让纪沉待在自己身边,纪沉得意:她果然爱极了我! 后来谢清然被师父教训,打算结束关系放弃这个人形灵力源。 纪沉委屈:是我这个工具人当的不够好吗? ······ 谢家小公主回归,四个哥哥摇身一变成妹控,被揍服的纨绔子弟叫她老大,受尽迫害的真千金只对她温柔,还有各位大佬手握重金寻来,只为求取她的一张符咒…… 当谢清然凭着出色的符咒异术让整个玄学界动荡的时候,马甲还一个一个的掉,她努力捂住自己剩下的马甲,还不忘说上一句:小事,别慌! 谢清然长于山间,与山川湖水为伴,自然万物都是她的朋友,恣意张扬,无所畏惧。 后来招惹了一人,再也无法脱身! [认认真真搞事业又美又强团宠小公主&自我脑补谈恋爱又乖又茶工具人大佬] [团宠+架空+强强] [男女主身心只有彼此]

栗小宁·完结·98.2万字

夫人是满级神棍

宋家大小姐从山沟沟里被接回来了,肤白貌美大长腿,性子乖戾又嚣张。 - 不受待见的小可怜,不好意思,京城霸主的夫人。 依附男人活着的花瓶废物,抱歉,神算大师。 - 所有人都知道,赫赫有名的京城霸主‘克妻’,自从宋卿嫁给了霍御,豪门圈每日一问, ‘今天宋卿出事了吗?’ - 霍御:“卿卿,我们生个孩子,嗯?” 宋卿:“……” 我想靠你续命,你竟然想和我生孩子?! 狗男人不讲武德,离婚吧,我要回家算命了! (美艳惹火妖精/禁欲京城霸主)

我想当富婆·完结·111万字

盛爷,夫人她靠算命火爆了全球

【团宠+玄学+神医+娱乐圈,超燃超爽!!】 前世大佬谢羲和重生了。 重生成了一个黑粉无数,气倒了亲爹,马上就要被赶出家族的废物大小姐。 谢羲和不由啧了一声:真惨啊。 然后大家就发现,不学无术的谢家小姑画风突然就不对劲起来了。 医术绝顶,随手炼出的万能神药风靡全球! 知人识命,卦算祸福,一手逆天的算命玄术搅起无数风云! 连所有人梦寐以求的学习圣地晨曦之光学院都不计代价的抢人! 还有前世小弟们接连找上门来,开启了无脑护崽模式。 医学大佬:“敢骂我老大,先问过我手里的刀!” 黑客高手:“骂一句黑全家。” 财阀大亨:“包养?潜规则?呵呵,怕是不知道我名下的产业都是我老大的。” 神秘组织负责人:“什么玩意儿,都滚!” 随着羲大佬的身份接连的曝光,蹦跶的欢快的渣渣们彻底傻眼了,哭着喊着就放过。 却被突然出现的男人一脚一个踹飞了出去:“求饶?晚了。” 正摩拳擦掌准备在自家老大面前刷存在感的小弟们:!!! 男人反手就将自家姑娘揽进了怀里,眉目冷峻:你们有什么意见? 小弟们瑟瑟发抖:……不敢。 【超A超飒女王风女主VS人前暴君人后奶狗强无敌男主】 ** 一句话简介:昔日大佬强势归来,逆风翻盘,带领一众小弟重攀巅峰!! 推荐完结旧文《全能千金成了团宠小娇娇》

言墨潇箫·完结·154万字

玄门老祖宗赖在大佬房间不走了

【摆摊算卦玄门老祖宗vs傲娇宠妻商界大佬】 玄门始祖童漓,从末法时代穿越而来。 某个雷雨夜,意外闯入一栋郊外别墅,在咒印支使下,压住一个男人。 这男人生的一幅好皮相,五官立体炫目,一双瑞凤眼勾魂入魄。 修道之人讲究清心寡欲,她从未有过这种难以言喻的感觉...... 男人额角的青筋暴起,怒火翻涌:“快点给我滚下去,你要是敢动我一分,我一定会将你碎尸万段。” 童漓看着喋喋不休的嘴巴,顺从内心,低头亲了下去....... * 裴九胤一位隐形天选之子,亦是商界大佬,做事眼光毒辣,雷厉风行。 某天他指着照片里的女人,咬牙切齿道:“立马把这个女人给我找出来,我要将她挫骨扬灰。” N天后...... “听说你找我?想将我挫骨扬灰?” 裴少高昂头颅不言语,维持自己最后的倔强。 “呵,我看你面色发昏,今晚有皮肉之苦。” 第二天,裴大少眼角眉梢都挂着幸福笑意,在公司手机不离手: “媳妇,你到哪了?” “媳妇,我想你了。” “媳妇,你什么时候回来。” “媳妇....” “对不起,您拨打的电话已关机。”

陌上书钰·完结·107万字

楚医生的作精娇妻是玄门大佬

修真大佬秦昭不堪孽徒囚宠,决绝赴死,却穿成了现代娱乐圈的作精小花。 小花成天不务正业,拉踩炒作,各大顶流避之不及。 被迫四处树敌、声名狼藉的秦昭:我只会算命,你们继续黑。 然后她就靠着算命看风水,驱邪消灾,成了各路大佬的座上宾,各种黑转粉。 就是她那个老公权势滔天,冷漠难搞,喜怒不定,而且越看越像她的那个徒弟?? 秦昭直接甩了一张离婚协议书,给爷爬! 清冷斯文的楚医生彻底暴露本性,不惜一切地想要留下她。 他能握着她的手,把手术刀抵在自己的心口,“昭昭,你要是想要这条命,随时可以拿去,但是不能不要我。”我会下地狱的。 毁了我的人是你,给予我新生的人也是你,所以我的余生只能是你。 ps:彪悍冷艳女仙师X白切黑,斯文败类的清冷医生(表面高冷,暗地里戏超多)

月亮咕咕了·完结·122万字

傅爷的王牌傲妻

新文《夫人纨绔,沈总他超爱》已开 宁洲城慕家丢失十五年的小女儿找回来了,小千金被接回来的时灰头土脸,听说长得还挺丑。 温黎刚被带回慕家,就接到了来自四面八方的警告。 慕夫人:记住你的身份,永远不要想和你姐姐争什么,你也争不过。 慕大少爷:我就只有暖希这么一个妹妹。 慕家小少爷:土包子,出去说你是我姐都觉得丢人极了。 城内所有的杂志报纸都在嘲讽,慕家孩子个个优秀,这找回来的女儿可是真是难以形容。 温黎搬出慕家之后,世界科技大赛在宁洲城举办,凌晨四点钟,她住的街道上满满当当皆是前来求见的豪车车主。 曾经讽刺的人一片哗然,谁TM的说这姑娘是在穷乡僻壤长大的,哪个穷乡僻壤能供出这么一座大佛来。 两个月之后新闻爆出南家养子同她有往来 众人讥讽,这找回来的野丫头想要飞上枝头变凤凰,却勾搭错了人。 谁不知道那南家养子可是个没什么本事的拖油瓶。 南家晚宴,不计其数的镁光灯下,南家家主亲自上前打开车门,车上下来的人侧脸精致,唇色潋滟,举手投足间迷了所有女人的眼。 身着华服的姑娘被他半拥下车,伸出的指尖细白。 “走吧拖油瓶……” 【女主身份复杂,男主隐藏极深,既然是棋逢对手的相遇,怎能不碰出山河破碎的动静】

悠哉依然·完结·199万字

客户端电脑版

版权所有:上海玄霆娱乐信息科技有限公司

沪公网安备 3101150200865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