团宠崽崽的神医娘亲又野又飒

团宠崽崽的神医娘亲又野又飒

池非墨

古代言情/已完结

78.8万字

完结于2022-05-0722:50:00
据传,大燕朝战功赫赫的战神萧承绍被个长相妖艳的废物断袖勾了魂! 形影不离,同塌而眠! 笔直的弯上歧路,一去不回头! 皇帝愁得胡子都白了,强行下旨为燕王选妃 典礼上,萧承绍当众砸烂酒杯,以示决心 “本王此生只会娶阿月一人为妃。” “可他是个男人!” “本王就喜欢男人!” 某断袖默默扯了扯他衣角:“那个,王爷,如果我说,我其实是个女的,你会不会打死我?” 萧承绍:…… …… 全大燕朝都以为赢家七少爷废物无能,是坨糊也糊不上墙的烂泥 直到有一天,他们发现—— 神医门门主喊她老祖宗 天下第一的药师是她徒弟 让各国皇帝都畏惧的杀手势力全是她徒子徒孙 就连他们的君王见到她也得恭敬叫一声祖奶奶 …… 当夜,萧承绍在她耳边咬牙切齿:“你还有什么是我不知道的?” 赢无月想了想:“其实,你儿子是我生的,另外,我不止生了一个,他还有个双胞胎弟弟。” “……” 【双萌宝,双强,女扮男装,1V1双洁】

第一章:01激斗雨夜

“这下发财了!等到了燕城,把这废物卖去小倌馆,我们就能干赚三万金!”

“老二,你小声点,小心隔墙有耳!”

“老大你就放心吧,我都调查清楚了,赢无月就是个废物,不学无术还好男色,丢尽了他们赢家人的脸。

听说,他当街公然向太子示爱,惹恼了太子,犯了众怒,逼得他爹辞官避走云城,早就被赢家除名了。不会有人追上来的。”

“还是快点走吧,早到早收钱,免得夜长梦多!驾!”

……

一队蒙面黑衣人,护送一辆马车,在官道上打马急行。

颠簸马车内躺着一个男人。

一个极其美艳的男人。

红衣,长发,一身的血污也遮盖不住他那张雌雄莫辨的绝艳容颜。

只是,这张细腻如锦缎的白皙面孔,如今像是刷上了一层灰白的釉,泛着死气。

忽然,不远处漆黑天幕“咔嚓嚓”劈下一连串紫色雷电。

无人察觉,一缕闪着淡金色的暗红色烟雾丝丝缕缕顺着马车缝隙钻了进去。

男人僵硬手指忽而轻颤。

头疼欲裂的赢无月,下一秒徒然睁开了眼睛。血红色瞳仁如烈火一般烧起熊熊火焰。

四周昏暗无光,耳边雷鸣声滚滚。

这是哪儿?

她活了?

“老大,下雨了,咱们找地方避避雨吧?”

“不行,这雨来得蹊跷,继续赶路,天明之前,必须要将肉票送到!”

肉票?

赢无月眸中闪过一道精光,下一刻,一股尖锐刺痛瞬间袭击她大脑。

光怪陆离的记忆蜂涌而入,填鸭一般塞进她的脑子。

赢无月下意识动了动身体,发现她双腿被断,腰部以下锥心噬骨的疼。

想不到,曾经叱咤六道,令一众名门正派闻风丧胆的女魔头,也有如此狼狈之时,真是造化弄人!

千年前,她死后,魂魄四散。

无魂不得入轮回,这是规矩。

于是,她拖着破败的残魂,在空无一鬼的虚空中飘荡了几百年,好不容易把魂补齐,地府阎王又来传话。

说她魂力太强,人界母胎无法承受,强行轮回,必会落得个非死即残的下场。

无奈,为了顺利转世,她只好舍弃一魂,送入异世。

若不是因为她失去一魂,致使脑子愚钝,也不会成了这么个不学无术,连字也不识的废物,受家人嫌弃、世人唾骂!

罢了。

如今那一魂已在异世暴毙,她三魂七魄归位,便是当下,最令她开心的事。

她的腿还在流血,可赢无月仿佛没有痛觉一般,伸手覆在断腿处用力一拧。

“咔咔”几声骨头归位的脆响,她面无表情撕开外袍,随便将腿上伤口包好。

就在这时,马车忽然剧烈震颤。

“避!”

打头黑衣人第一时间弃马腾空而起,惊马高悬前蹄,引颈嘶鸣。

“咔嚓!”一声巨响。

又一道耀眼紫色电光霎时穿透云层,将灰暗的天空与大地照得通亮,直直劈向了马车!

瞬间,那马车连带着马匹被雷电劈得四分五裂!

“快!快去看肉票!”

众人纷纷下马寻找。

然,除了已经死去的马匹外,却连半个人影也没找到。

刚才那雷电是照着车厢的位置劈上去的,难不成,人被雷电给劈碎了?

一时间,周遭气氛说不出的凝重。

这次任务,雇主开价极高。要求他们掳劫燕城赫赫有名的傻子断衤由——赢家小七爷,毁他容,打断双腿,卖去燕城小倌馆,终身不得出!

如今他们好不容易抓到人,现下却死了。

任务失败,他们这些做死士的只有当众自裁,才能保全门派在江湖上的地位。

“你们是在找我吗?”

忽然一阵北风吹来,一只乌鸦落在不远处的枝头,“嘎嘎”叫了两声,在这静谧夜色的映衬下显得越发渗人。

全场寂静。

足足过了几息,众人才反应过来,顿时觉得头皮都炸了起来。

“铿铿铿!”抽出腰间佩刀。

“你、你、你,你是人是鬼,我们也是拿银子办事,没想害你性命!”

“咔嚓!”

又一声紫电兜头劈下,雨势一瞬变大。

暴雨滂沱,赢无月就那么立在雨中,一身红衣浸湿黏在身上,瘦弱身躯宛如一柄利剑,身姿挺拔,直直戳在地上!

血色瞳仁掩盖在鸦羽般的睫毛下,嘴角噙着一抹邪佞的笑,浑身上下散发着毁天灭地的戾气。

“呵!”

她笑容放大,脸颊边一缕碎发浸了水,正好勾住她右眼角下一颗红色泪痣。那娇艳欲滴的红在她苍白面容的映衬下,压不住的邪魅狂傲。

“是你祖宗!”

说罢,只见她脚尖一勾,满地的枯枝残叶“嗖”的一声飞了起来,直直朝着一众黑衣人刺去。

一时间,狂风大作,鸟兽惊散。

“不不不,别杀我,别杀我,不是我要针对你的,是、是有人找我们苍龙派下单。这一切都跟我无关,求你!求你饶了我吧!”

最后一位幸存的黑衣人,已然吓疯了,对着赢无月“咣咣咣”疯狂磕头求饶。

赢无月掐住那人下巴,迫使他抬起头来:“想我留你一命,就找出下单之人。把他对我做的事,全部对他做一遍!”

“好,好……”

“如果这回又失手了……”赢无月淡笑无害的绝艳面容下,语调阴沉得让人不寒而栗:“我便屠你苍龙派满门!”

那人吓得狂抖不止:“不不不,不会的,我们保证完成任务,保证……”

“口说无凭。”

话毕,她手起刀落。

“啊!”

惨绝人寰的叫声过后,那人脸上被刻下一道深可见骨的刀痕。

给赢无月磕了三个响头后,屁滚尿流的跑走了。

直到再也听不到脚步声,赢无月这才松下一口气,全身上下的骨头仿佛碎了一般,一头栽倒在地上。

她早已是强弩之末,之前,不过是在硬扛着罢了。

刚经过一场恶战,这具身子孱弱的厉害,这里荒山野岭不像有人家的样子,得想办法尽快出去才是。

赢无月将中指与拇指相搭,放在嘴边,吹出一道音色低沉,有些像马匹嘶鸣的古怪口哨声。

刚才打斗时,马匹受惊,四散一空。

现在只能祈祷,马儿还没跑出这片山林,听得到她的口哨召唤。

约莫半柱香的时间,不远处果然传来了马蹄踢踏声。

来了!

赢无月心中一喜,艰难起身,就看到,正前方漆黑树林中,缓缓走出一辆——马车?

她跌跌撞撞走过去。

此刻,雨势渐微,银白色月光从乌云后钻出来,投射在地面,将面前通体乌黑的马车照得明亮清晰。

赢无月上前,敲了敲车门。

“兄台,可否行个方便,带我出林子,必重谢。”

微风阵阵,吹起整片树林沙沙作响。

月光将她纤细身影越拉越长,她等了半刻,车中之人没有半点反应,仿佛死了一般。

赢无月眉眼微眯,淡然面容下,眸底升起了全然戒备。

就在这时,四周忽然响起不属于树叶随风摆动的怪异声响,犹如野兽苏醒后的低吼咆哮。

赢无月冷艳眉眼蓦的一蹙!

下一秒,车厢门“咚”的一声大开,一股极强大的力量震慑开来,植被震得左右狂颤,鸟兽惊散。

旋即,一只手背上布满银色麟片的劲瘦大手,飓风一般直取她手腕!

陡然间,赢无月眼中杀意毕现!

她反手摸向腰间匕首,刀刃在月光的映照下折射出慑人的锐利寒芒。

赢无月眉峰一沉,直直刺向那劲瘦手腕上的命门!

死死钳住她的大手果然松了两分,鲜血喷洒在那银灰色鳞片上,泛起诡异光泽。

赢无月提在心口的气刚准备松,下一刻!

车厢里的“东西”仿佛被她激怒,手腕一拧,直接卸了赢无月的腕关节。

赢无月眼皮猛烈一跳,喉咙里溢出闷哼,匕首“当啷”一声掉在地上。紧跟着,她整个人腾空而起,被拖入了车中!

车厢里,一片漆黑!

剧烈的打斗声像是要将整辆车移为平地。

两人交手足足半个时辰,车顶断裂,破了一个老大的窟窿,车窗被两人打得不知去向,车内物件,无一幸免,一地狼藉。

赢无月渐渐不敌,本就没了力气,能强撑着一口气,打到现在,命都去了一半。

她忽然就想起了千年前,还是六道闻之色变的女魔头,叱咤江湖的日子。

那个时候,她是真风光啊。

任六界多少名门正派想将她除之而后快,可到最后,不知道被她干死了多少波。

而她,依旧好好的活着,活得风生水起、得意洋洋、臭名昭著!

哪像现在!

重生第一天,先是差点被雷劈死,后又被这个不知道什么的玩意儿,按在地上打,还还不了手。

真是落地的凤凰不如鸡!

说出去,让她还怎么在江湖上混!

太丢人了!!!

最终,她没打过对方,让人掐着后脖颈摁在车厢的地上!

身后人弓虽势压了过来,巨大黑影将她禁锢,混合着泉水清甜的木香味霸道逼入她的呼吸!

赢无月被捆猪一样捆住了手脚。

“……你、敢——”

屈辱感排山倒海般涌上心头。

她只恨手中无刀,否则,就算是拼掉这条命不要,她也要将此人不弄死,以泄她心头之恨!

然而——

她敢字还未出口,那人忽然掰过她的脑袋,霸道抢走了她口中空气。

“唔……”

赢无月被对方禁锢,疯了一样的挣扎。

狭小车厢内,一黑一红两道身影暴戾的纟丩缠在一起。

那人忽然间戾气大盛。

猛的掐住她脖子,覆在她耳边,低沉磁性的声线裹挟着一丝不异察觉的异香,热烈而蛊惑地喷洒在她耳廓。

“乖,听话。”

下一秒,赢无月猝然瞪大眼睛,指尖狠狠绞紧了捆住她的绳子……

喜欢这作品的人还喜欢

糙汉的神医小娇妻是朵黑莲花

刚睁眼,就做了一场惊心动魄的剖腹产手术。 看着怀里嗷嗷待哺的小弟小妹,骨瘦如柴的二妹三妹,柔柔弱弱的娇娘亲。 花酒酒决定远离极品亲戚,再发家致富。 断亲出去后,村里人都说: 家里没粮食,会被饿死的。 哦,空间有好几亩地的粮食,等着她去割。 家里没银子,会活不下去。 哦,一手医术,活死人肉白骨,为了一个医治名额,王公贵族都抢破了脑袋。 家里没男人,会被欺负的。 哦,额,这...... 花酒酒蹬蹬蹬的跑去后山破草屋,将某男逼到墙角。 “男人,入赘给我!” 原本以为可以和和美美的过着乡间生活。 却不想,某一天,这个男人摇身一变,成了威震天下的战神王爷。 花酒酒瑟瑟发抖的躲在角落。 男人一把将她捞进怀中,满眼的宠溺。 “娘子,晚上想要为夫如何服侍你?”

雨天意境·完结·102万字

皇上他总想以身相许

假儿子又如何,女子照样可以翻云覆雨。 (1v1甜宠爽,疯批病娇狠起来自己都怕女主vs敏感谨慎脑补过头一心护短男主) 萧钰一朝穿越,成了乾国摄政王的“嫡子”,为了活命,她走上她爹的奸臣老路,成了恶名昭著的小摄政王。 天天早起晚睡,担惊受怕,白天震慑朝臣,晚上还要开导自闭小皇帝,日子过得那叫一个惨,只盼着小皇帝快快长大,她可以功成身退。 * 可是不知道哪里出了岔子,小皇帝长着长着就歪了。 小时候还总抱着她哭唧唧,长大了就反过来了…… * 小皇帝君容二十岁的时候反手把他爱重的太傅关进了寝殿。 萧钰:“陛下你想做什么?” 君容一本正经的看着她:“太傅为了朕多年未娶,朕良心不安……” 萧钰:“说人话!” 君容微微一笑:“太傅总想着江山安定,功成身退,可朕只想大权在握,太傅在侧,怕你跑了,朕只好出此下策。” 萧钰:…… 不得了,白菜长大了,想反拱!

非扶·完结·121万字

师兄皆大佬唯我小废柴

外人看来,她就是整个师门的耻辱,因为整个师门除了她都是大佬。七个师兄一个比一个强。更让外人羡慕嫉妒恨的是,大佬师兄们待她如珠似宝,不让她受一点委屈。御敌之时,师兄们永远争相拔剑挡在她前面。她咬牙掀桌,师兄们,你们挡着我了,一边去,我真的可以自己来!要怎么解释别人才相信,她不是废柴,她是大佬中的大佬啊!

白天·完结·257万字

陛下,娘娘她又娇又媚

【双洁+男强女强】温凰生得好。 眼波似水,肌肤如雪,眉目含情,又娇又媚。 只可惜……被她爹送进了宫当替死鬼。 她爹是当朝丞相,野心勃勃想篡位。 太后不是吃素的,让相府送嫡女入宫,明面是嫔妃,实则为人质。 温丞相也不是吃素的,转头就把丢在老家那位糟糠之妻所出的女儿温凰给送了去。还声称,这是相府唯一的嫡女。 所有人都等着看温凰是怎么死的。 尤其是那些嫉妒她美貌的妃嫔。 —— 面对龙潭虎穴,强敌环伺,满级大佬.温凰慢悠悠笑眯眯地摆摆手:木事木事!本尊活了六千年,啥没见过?这才哪到哪? —— 太后?后来搂着她叫:母后的小心肝! 妃嫔?通通跪在她面前:皇后娘娘,求带! 她爹?在她娘面前像条狗:夫人,看我一眼吧,就一眼...... 至于皇帝玄珀嘛……温凰不太想提他。 不是因为他长得美,太招人;也不是因为他城府深,手段狠。 而是因为……这小子总馋她,她特么头疼!

夏虫语·完结·72.5万字

大佬亲闺女成了豪门团宠

【萌宝+团宠+打脸】 有着天煞孤星命格的真千金薄芽,被接回了家。 薄家人厌恶至极: “扫把星回来了,过不了几日,我们都得死。” “让她到外面住,我绝不允许她踏进家门半步。” “她算什么东西!我们家千金只有小雪一个!” 薄芽入住薄家后—— 病重垂危,却生怕薄芽被欺负的薄老爷子奇迹康复,脸色红润多活二十年都不成问题! 投资失败,面临破产,却处处维护薄芽的薄二爷意外拉到巨额投资,赚了个盆满钵满! 培植兰花失败,恨不得以死谢罪的薄小姑,当天夜里,兰花诡异死而复生,还另外多出了两盆! 嘲讽过薄芽,日子过的愈发悲惨的薄家人:“……” …… 顶级宴会,各领域大佬聚集—— 大佬们扑通跪下:小殿下,您怎么也来人间了? 魔界小公主薄芽:爸爸不见了,我来找爸爸的。 大佬们满脸恐惧:……魔君陛下他老人家也来了? …… 薄雪儿虽是薄家假千金,但年纪轻轻,就已多智近妖。 她是天医门最小的弟子,是黑客联盟的白雪,是知名钢琴教授得意门生…… 薄芽:好惨,我只是一个没用的乌鸦精。 实际上: 天医门门主她徒弟,黑客联盟她创的,钢琴教授她学生,她吸一口死气,就能救活一个人。 薄芽:“……”

曲小兮·完结·88.5万字

夫人是满级神棍

宋家大小姐从山沟沟里被接回来了,肤白貌美大长腿,性子乖戾又嚣张。 - 不受待见的小可怜,不好意思,京城霸主的夫人。 依附男人活着的花瓶废物,抱歉,神算大师。 - 所有人都知道,赫赫有名的京城霸主‘克妻’,自从宋卿嫁给了霍御,豪门圈每日一问, ‘今天宋卿出事了吗?’ - 霍御:“卿卿,我们生个孩子,嗯?” 宋卿:“……” 我想靠你续命,你竟然想和我生孩子?! 狗男人不讲武德,离婚吧,我要回家算命了! (美艳惹火妖精/禁欲京城霸主)

我想当富婆·完结·111万字

佛爷,夫人又搞事儿了

从小眼盲体弱,被家人当成工具的符家三小姐符麓在失去利用价值,卖给别人后性情大变,人不乖了,也不病了,更不盲了,武力值突然爆表,每天日天日地日空气,还色胆包天的看上了名门望族最尊贵的男人。 众所周知,廉政乃廉家财团的掌权人,矜贵显赫,高不可攀,因一心向佛,被众人尊称一声佛爷,看似满怀慈悲,实则冷心冷情,不近女色。 符麓敢看上他简直是吃了雄心豹子胆,活得不耐烦了。 就在所有人都等着看符麓被啪啪打脸的时候,佛爷他老人家正咬着符三小姐的耳朵耍赖逼婚:“麓麓宝贝,我们是不是该领个证儿了?” “本小姐跟你还没有熟到那一步。”啪的一巴掌拍开他,符麓表示不约。 “……” 到底是哪个混蛋说这小丫头看上他的?站出来,本佛爷保证不打死他!

蜡蜜·完结·121万字

玄门老祖宗赖在大佬房间不走了

【摆摊算卦玄门老祖宗vs傲娇宠妻商界大佬】 玄门始祖童漓,从末法时代穿越而来。 某个雷雨夜,意外闯入一栋郊外别墅,在咒印支使下,压住一个男人。 这男人生的一幅好皮相,五官立体炫目,一双瑞凤眼勾魂入魄。 修道之人讲究清心寡欲,她从未有过这种难以言喻的感觉...... 男人额角的青筋暴起,怒火翻涌:“快点给我滚下去,你要是敢动我一分,我一定会将你碎尸万段。” 童漓看着喋喋不休的嘴巴,顺从内心,低头亲了下去....... * 裴九胤一位隐形天选之子,亦是商界大佬,做事眼光毒辣,雷厉风行。 某天他指着照片里的女人,咬牙切齿道:“立马把这个女人给我找出来,我要将她挫骨扬灰。” N天后...... “听说你找我?想将我挫骨扬灰?” 裴少高昂头颅不言语,维持自己最后的倔强。 “呵,我看你面色发昏,今晚有皮肉之苦。” 第二天,裴大少眼角眉梢都挂着幸福笑意,在公司手机不离手: “媳妇,你到哪了?” “媳妇,我想你了。” “媳妇,你什么时候回来。” “媳妇....” “对不起,您拨打的电话已关机。”

陌上书钰·完结·107万字

逃婚五年后,带崽撞王爷怀里了

【病痨子摄政王vs冲喜王妃,五年后携萌宝回归】 手握重兵,权倾朝野,不近女色的天夏国摄政王又又又中毒,这次还快死了。 众人正苦恼王府后继无人的时候,一个和摄政王长得一模一样的小团子被送到了王府门口。 他们这才想起,五年前摄政王第一次中毒的时候,于家庶女被家人绑来给他冲喜。 因为同病相怜,她用心帮他解毒,结果他苏醒那日,她却被皇家人迫害,离奇失踪。 此时某王爷见到小团子,他眸色一沉,“可是你娘对本王旧情难忘,让你认祖归宗来了?” 小团子咬牙道:“不!过几日西楚小侯爷便要迎娶长公主,也就是我娘。我娘让我来看看你死了没有,可别死在她出嫁那日,晦气。” 话音落下,某位病痨子王爷掀被而起,一把把小团子捞起来,大步走出去。 “放心,你娘成亲那日本王可死不了,毕竟……本王还要去抢亲。”

宋一沁·完结·103万字

客户端电脑版

版权所有:上海玄霆娱乐信息科技有限公司

沪公网安备 3101150200865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