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千岁

小千岁

月下无美人

古代言情/已完结

107万字

完结于2022-08-26 21:37:59
沈却做了一个梦,梦里江山倾覆,皇室被囚,锦衣华服的青年高坐玄堂之上,眼尾轻挑时,皙白指尖杵着脸侧朝着下方说道: “都杀了吧。” 京城血流成河,民不聊生,二十六岁的他被迫自尽于沈家祠堂。 醒来后,沈却只想找到梦里那人,早早杀了这狼子野心之人以绝后患,可谁也没告诉过他,那个视人命如儿戏的小千岁。 她居然是个女人!

第1章 两个馒头

江南。

烟雨绵绵连下了几日,整个祁镇都看着雾蒙蒙的。

石安跟着自家公子到了祁镇东边的育孤堂,指着眼前的一批局促不安的孩子,低声道:“公子,这是最后一批了。”

沈却看着身前站着的这些孩子,他们穿着旧衣,脸上洗的干净,怯生生的看着他时,眼里全是惶恐。

眼前的人对他们来说太过遥远。

无论是一看就精贵的衣料,还是如同仙人的容貌,就连腰间挂着的金丝香囊,都无不昭示着他身份高贵。

沈却没在这些孩子里找到想找的人,眉心轻皱:“没有其他了?”

“回公子,这育孤堂里十二三岁以上的孩子都在这里了。”石安低声道。

沈却失望,抿抿唇朝着石安说道:“让他们回去吧。”

石安闻言就知道,这些人没有自家公子想找的人。

他挥挥手让人将这些孩子带走。

沈却对着他道:“着人送些银子和吃食过来,修葺一下这里的房子。”

石安这一路上已经办了不止一次这差事,熟练的将五十两银票递给了旁边那笑得脸上都起了褶子的老人,又与他交代,稍后会有人来修葺房屋,送些米粮。

得了千恩万谢,等从育孤堂出来,就见马车里自家公子皱眉沉思的模样。

“公子。”

“先回吧。”

石安赶车,到底忍不住扭头:“公子,您离京都已经两个多月了,入了江南之后就找了一路,您要找的到底是什么人啊?”

沈却靠在车壁上沉默。

石安忍不住道:“我不知道您要找的到底是谁,可是您这么到处找也不是个办法。”

“如果真那么要紧,不如将要找的人的模样画下来告诉这边官府,让他们帮忙去找?”

他实在是费解,自家公子是沈家嫡子,年纪轻轻就已入朝堂,深得陛下信重,与太子关系也是极好。

他向来冷静自持,为人清正,可谓是君子端方的表率,可就在两个多月前,公子却突然说要来江南。

寻了个南下巡查的差事,可石安却知道,公子是来找人的。

“老夫人寿辰在即,老爷也已经来信催过两次了,说就连太子殿下都已经在询问您何时回京。”

沈却听着帘子外面的声音,揉着眉心时,也觉得自己大概是疯了。

为着一个梦,他居然眼巴巴的跑到了江南找人。

三个月前,他跟太子出门狩猎,为救太子摔下了马,后来昏迷了两天做了一场梦。

梦里太子在两年后身亡,皇室倾轧,朝堂乱成一团,沈家也因太子之故受了牵连。

一个名叫薛诺的人横空出世,他性情阴戾,手段狠辣,明明是男人却长着一张妩媚至极的脸,被人从江南选中与一批扬州瘦马一起送入四皇子府。

本是以色侍人,后却凭空崛起,突然成了四皇子亲信,挑拨四皇子夺权,暗中投靠三皇子与其相斗,又拉拢朝中大臣投奔康王。

那梦断断续续不甚完整。

沈却就看着那人隐在暗处搅弄风云,暗害忠臣,挑唆朝中各个势力彼此争斗,又认了掌印太监冯源当了义父。

那人与冯源沆瀣一气,内外勾结,最后在朝中诸人斗的大败之下,坑了康王谋害陛下,推了年幼的六皇子上位,成了权倾朝野的千岁爷。

他扶植着傀儡,囚禁了皇室,将整个朝堂当成了猎场。

京中血流成河,百姓民不聊生。

沈却看着沈家众人与人联手想要推翻薛诺不成,被他赶尽杀绝,看着自己被他满是戏谑的堵在了沈家祠堂,似笑非笑的说着“沈家玉郎不过如此”。

一梦惊醒,沈却只觉得浑身刺骨的冷。

他原也只当成一场梦,可后来那梦境反复出现。

那邪魅青年高坐庙堂之上,桃花眼尾微翘地瞧着下方诸人,仿佛玩乐一样说着“杀了吧”的样子,几乎成了他的心魔。

日日夜夜扰得他不得安宁。

断断续续的梦境,跟现实开始重合,梦里出现的事情,在现实也有了迹象。

沈却做了个常人难以理解的决定。

亲自下了江南,想要找到梦里那人。

沈家玉郎光风霁月,刚正不阿,却头一次对一个素未谋面的陌生人生了杀意。

他只隐约记得,那薛诺是个孤儿,最早是被人在育孤堂找到,因为容色出众被带回去与瘦马一起训练,后才送往京中四皇子府,算年纪差不多十四、五岁。

可找了这么久,几乎翻遍了江南附近的育孤堂,却始终没找到梦里那人,连沈却自己都开始怀疑,自己那场梦到底是真是假。

“公子。”

石安见里面没有声音,不由低声劝道,

“那人要是真的重要,不如我留下来替您继续找,您先回京城替老太太贺寿,免得二房的人回头说嘴……”

“不必了。”沈却轻叹了声,“回去收拾行礼,准备回京。”

石安顿时欣喜:“公子不找了?”

“不找了。”

他眸色微黯,既然找不到这人,就只能盯着四皇子。

要是那场梦是真的,那薛诺早晚会出现在京城,也会如梦中一样,在四皇子府掀起风云。

……

江南润泽,雨水颇多。

马车回到暂住的柳园时,外头细雨绵绵已经淋湿了青石地面。

柳园在祁镇最为富贵之地,标准的江南宅子,临水而建。

门前淡雅不失巍峨,青墙高耸,门栏雕画,绵绵细雨落于房顶积少成多,顺着外翘的房檐落下时,在地上砸出一个个小小的水坑。

沈却坐在马车上还未下车,就隐约听到不远处传来吵闹声音,撩着帘子看去,见那边一群人围在一处宅邸之前。

“那边在干什么?”

石安看了眼回道:“那是扈家,跟礼部的扈侍郎有些关系,看样子像是在招工。”

沈却疑惑:“招工怎么不去牙行?”

石安说道:“公子不知,前两个月延陵那边遭了水患,不少灾民都涌到了祁镇这边,这些灾民为了讨口吃的,什么脏活累活都愿意干,而且比牙行那边的价钱还要便宜。”

“听说扈家过几天要嫁女,因是高嫁,对方又是勋爵人家,为人颇为高调讲究排场,想必扈家这边也是临时想要多招几个下人,到时候好能充充场面。”

沈却闻言不甚感兴趣的扫了一眼,收回目光想要先回宅中。

谁想就在这时,那边人群推攘起来,像是为了争夺招工的名额起了争执,一群人先是吵吵嚷嚷,后面到了动手的地步。

“贵人招我吧,我要的不多,一天二十文钱就行!”

“我十八文,管饭就好!”

“十五文,我只要十五文就够了,什么活儿我都能干……”

场面瞬时混乱,人群嘈杂时,后面的人推着前面的不断向前,争先恐后的朝着扈家管事的跟前凑,最后一个黑瘦身影愣是挤退了其他人冲到了扈家门前。

“我比他们聪明。”

“我比他们能打。”

“一天两个馒头,让我做什么都愿意。”

沈却听着这声音有些耳熟,撩着帘子下意识地朝着那边望去,就见瘦小身影微仰着下巴露出的侧脸。

他如遭雷击。

第一件事情想的不是他千辛万苦终于找到了梦中那人,而是梦里那个趾高气昂,锦衣华服的千岁爷,一天只值两个馒头?

喜欢这作品的人还喜欢

姜女贵不可言

众所周知,萧元度是棘原城中一霸。 整日价打围追兔斗鸡走狗、眠花宿柳游船吃酒,更兼烧杀抢掠,总之是无恶不有。 十足十的强梁莽霸王,偏偏有个好老子,没人能奈他何。 听说这莽霸王就要成亲了。 城中百姓日日烧香夜夜拜佛,都盼着能给娶个母夜叉好降降他。 可惜天不从人愿—— 新妇是打南边儿过来的,袅袅娜娜,孱孱弱弱,说话高声一些都恐惊着她。 观者无不扼腕:这样一朵娇花,怕是要折在那霸王手里喽! - 姜佛桑: “当我的手上空空如也,我告诉自己百忍成金,忍一世风平浪静。” “当我的手上握有刀剑,我要的是雪恨雪耻,犯我者必诛之。” “而当生杀予夺尽在掌中时,知道我又是怎么想的吗?” ~~~~~~~~~~~~~~~~~ 【食用须知】 1、朝代背景有参照,但总体架空,私设很多,考据党慎入。 2、女主重生后不以相夫教子为目标、不是传统意义上好女人,介意慎入。 3、对女主要求奇高、喜欢各种角度挑剔的,别入。 4、分不清虚幻现实素质欠缺爱上升攻击的,别入。 5、另有完结文《福运娘子山里汉》。

枝上槑·完结·150万字

杀师证道后迎来火葬场

夕遥宗的林羡长老一日梦见自己收了个资质极高的徒弟,她把徒弟当白菜一样养,松土浇水施肥除虫,把白菜养得白白嫩嫩,殊不知哪一步出了差错,她被自己亲手养大的白菜杀了。 林羡:“?” 一觉睡醒,掌门牵了个面黄肌瘦的少年到她跟前,“小八你看,师兄替你收了个徒弟。” 林羡看着与梦中小白菜相似的脸,陷入了沉思,最后得出结论:吾命休矣! 林羡不会养小白菜,更不会养小白眼狼,但是这个小白眼狼,好像就这样挂她名下了。 林羡起初还想挣扎一下,把徒弟往谦谦君子的方向领,效果甚微,小白眼狼依旧每日带着要欺师灭祖的眼神喊她师尊。 林羡心想,既然这样,大号养废了就开小号,于是她收了第二、三、……、九个徒弟。 —— 曦和仙君裴漓之飞升后,死于他剑下的九司尊主林羡成了三界人皆唾之的对象。 林羡曾是夕遥宗德高望重的长老,也是裴漓之的师尊。 裴漓之,乃杀师证道第一人。 他成了人世间的一大神话,林羡却成了人面兽心、恶贯满盈之辈。 裴漓之一睁眼,发现自己站在逍遥宗的山脚下,旁边一人压抑不住兴奋的声音:“听说九司尊主今年也要收徒……” 裴漓之:“……” 他本以为这一世也一样,林羡那口蜜腹剑的小人,会像从前一般待他好,博取他的信任与敬重,而后又陷他于万劫不复之地。 然而,他眼睁睁地看着林羡收了一个又一个的徒弟,待那些徒弟如同待从前的裴漓之一般细致无二。

本喵最萌·完结·138万字

皇上他总想以身相许

假儿子又如何,女子照样可以翻云覆雨。 (1v1甜宠爽,疯批病娇狠起来自己都怕女主vs敏感谨慎脑补过头一心护短男主) 萧钰一朝穿越,成了乾国摄政王的“嫡子”,为了活命,她走上她爹的奸臣老路,成了恶名昭著的小摄政王。 天天早起晚睡,担惊受怕,白天震慑朝臣,晚上还要开导自闭小皇帝,日子过得那叫一个惨,只盼着小皇帝快快长大,她可以功成身退。 * 可是不知道哪里出了岔子,小皇帝长着长着就歪了。 小时候还总抱着她哭唧唧,长大了就反过来了…… * 小皇帝君容二十岁的时候反手把他爱重的太傅关进了寝殿。 萧钰:“陛下你想做什么?” 君容一本正经的看着她:“太傅为了朕多年未娶,朕良心不安……” 萧钰:“说人话!” 君容微微一笑:“太傅总想着江山安定,功成身退,可朕只想大权在握,太傅在侧,怕你跑了,朕只好出此下策。” 萧钰:…… 不得了,白菜长大了,想反拱!

非扶·完结·121万字

玉无香

温二姑娘美貌无双,人们提起却要道一声叹息,只因她生来是个哑子。谁知有一日,从墙头掉下砸在靖王世子身上的温二姑娘突然开口说话了。

冬天的柳叶·完结·69.9万字

都督今天追到夫人了吗

(新文《夫人离家十年后回来了》已发,欢迎关注哦~) 大兴朝女帝时颜死了,再醒来,发现自己成了大兴朝大都督恒景不受宠的夫人。 想起自己冷落恒景,甚至冷暴力恒景的过往,时颜:天作孽犹可活,自作孽不可活…… 后来,她发现恒景心里有个白月光。 再后来,她发现,那个白月光……似乎就是她自己……

细雨鱼儿出·完结·91.3万字

吉时已到

——新书《长安好》正在连载中—— 于北地建功无数,威名赫赫,一把年纪不愿娶妻的定北侯萧牧,面对奉旨前来替自己说亲的官媒画师,心道:这厮必是朝廷派来的奸细无疑—— 于是,千般防备,万般疏远,浑身上下写满了拒绝二字。 不料时运不济,行差踏错,鬼迷心窍,乃至人设逐渐翻车……最后竟还是踩进了这奸细的陷阱里!

非10·完结·86.8万字

玄门小国师又在卜卦了

慕惜辞一代国师,一生算无遗策,唯独算错了狗皇帝的狠。 好在她有幸重生—— 重生后的慕大国师想开了,她决定不留机会,从一开始便斩断那狗皇帝的通天路。 于是她把目光转向了前生那最有可能登基却早夭的七皇子墨君漓,预备一路求神问卜,策谋开疆,将他推上至尊之位。 可谁知,这位看着温和正直、人畜无害七皇子,居然是只千年的老狐狸! 多年之后,锣鼓喧天,红妆十里。 慕惜辞看着侍女捧上的大红嫁衣恨恨磨牙:可怜她慕大国师重生一世,竟又错算了这只狗狐狸! 可那罪魁祸首却笑得满面春风:“阿辞不如算一算,待你出嫁那日,几时是风,几时是雨?” 【1v1双洁】【双重生】

长夜惊梦·连载中·195万字

辞天骄

又名:孤被一群男人退婚以后 皇太女铁慈急于大婚,下诏选秀。 公侯子弟画像挂满一屋。风流病娇,高山白雪,春风十里,又野又甜 群美竞妍,皇太女绝不纠结 一夫一妻不觉少,三宫六院不嫌多。最起码排够一周,撑不住还有西地那非 奈何群美看不上大傀儡生的小傀儡。旨意未下,辞婚书已经雪片般飞来东宫 皇太女荣膺史上被退婚次数最高纪录保持者。 频频被退婚,老公还得有。 皇太女反手开盲盒,一镖扎中最丑的画像。 男人嘛,灯一关都一样。 就他了! 辽东王十八子,小十八美如花 自幼被奇货可居的母亲男扮女装,女装大佬技能点满。却遭了父王厌弃,兄弟排挤 大佬柔弱小可怜,大佬杀人不眨眼 好容易经营得地下事业,向至高王位霍霍磨刀关键时刻一纸圣旨,喜提太女夫。成为小傀儡的小傀儡。 辽东基业,未来王位,眼看都成泡影。 费尽心思摆脱婚约,却被一心攀龙附凤的母妃打包急送太女东宫。 缘,妙不可言。 公子,你那丑画像,万一皇太女瞎了眼依旧看中,怎么办? 万一我和皇太女真有如此佳缘...... 您就顺水推舟咩? ......我就杀了她呗。 双向真香 绣剑击穿万重门,颠倒乾坤作半生,谁逐江山谁举鼎,日月听我教浮沉。 我本世间桀骜人,袖拂殿前怨与恩,山河为卷刀作笔,半阙狂辞问仙神。

天下归元·完结·243万字

踏枝

【双强、甜宠、玄学大佬女主VS腹黑太子遗孤】 秦鸾梦见了师父。 师父说,让她下山回京去,救一个人,退一桩亲。 * 我的道姑女主是有些玄学在身上的。 #玄学大佬下山,退婚、救人、夺江山#

玖拾陆·完结·92.8万字

客户端电脑版

版权所有:上海玄霆娱乐信息科技有限公司

沪公网安备 3101150200865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