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未曾坠落星海

她未曾坠落星海

一日三粥

现代言情/已完结

89.5万字

完结于2022-11-02 15:54:48
周也是个姑娘,但打小就挺浑 浑到什么程度,大概就是,别的小姑娘是被男人堵在巷子里,她是把男人堵在巷子里 周也第一次跟唐易琛在巷子里狭路相逢,本以为他会拒绝 没想到唐易琛顶着一张清心寡欲的脸咬牙说,“去你家。”

第1章 你叫周也?

周也生日当天,被一通举报电话送进了警局。

理由是引诱未成年。

审讯室里,四面是密不透风的墙,左斜上角有一块方方正正的小窗户,周也刚在酒吧喝过酒,带着几分醉意,一身红裙、肤白胜雪坐在其中。

“姓名。”

“周也。”

“性别。”

“女”

“年龄。”

“二十六岁。”

“财经大学的唐霖你认识吗?跟他什么关系?”

周也听到这个名字顿了顿,忽而就笑了,“他举报的我?”

审讯周也的警察用做记录的笔在审讯桌上敲了敲,“是我在问你,不是你在问我。”

周也调整了下坐姿,涂着酒红色指甲油的白皙手指交叉在审讯桌上,“认识,我资助的一名大学生。”

警察,“资助?”

周也,“我有资助捐赠记录。”

周也整个人看起来太过妩媚,实在是让人没办法把她跟一个资助者联系在一起,两个警察对视一眼,其中一个警察开口,“证据在哪儿?”

周也从兜里掏出手机,纤细的手指在上面滑动了两下,打开微信小程序上的一个捐赠软件,伸手递到两个警察面前。

科技发达就这点好,任何东西手机上一查就能查到。

两个警察不仅看到了周也的捐赠记录,还看到了周也跟唐霖的聊天记录。

聊天内容十分正常,也十分正能量。

看着两个警察缓和下来的神情,周也红唇弯了弯,“这些足以证明我的清白吗?”

方才跟她对话的警察轻咳,“这应该是个误会。”

周也微笑,“我能知道这个误会的由来吗?”

两个警察面露难色,半晌,接话道,“是唐霖的哥哥向我们实名举报,说你引诱他弟弟。”

周也,“……”

从警局出来,周也打了个酒嗝沿着马路溜达。

走了几步,细柔的腰肢靠在一棵柳树上,从包里掏出烟盒咬了一根在红唇间,用手拢着风点燃。

刚浅吸了一口,揣在兜里的手机震动了两下。

周也伸手从兜里掏出手机,扫了眼手机屏上的信息,发件人是个陌生号,内容:你在哪儿?

周也看着手机上的陌生号码,忽然间想起今晚同事帮她庆生时曾说的玩笑话,说今晚会给她安排一场艳遇,来抚慰她空虚的心灵。

周也笑笑,她没这种嗜好,葱白似的手指在屏幕上点了两下,回复:我准备回家,谁安排的你,你找谁去。

发完信息,周也从路边打了辆出租车回家。

抵达小区门口,周也扫码付钱下车,高跟鞋刚着地,还没站稳,就被一道强有力的手劲扣住手腕拉进了一旁的巷子里。

周也住的小区地理位置相当瑰宝,闹市中心,四下高楼耸立,但却偏偏有这么一处荒废了的巷子。

巷子里漆黑一片,周也抬眸,带着酒劲上头的迷离,“劫财还是劫色?”

站在她跟前的男人个子很高,身穿白衬衣西服裤,戴着一副银质的边框眼镜,禁欲清冷,“你叫周也?”

周也从十六岁就出来闯荡打工了,孤家寡人,唯一的姐姐还在蹲监狱。

到如今二十六岁,整整十年,销售这行,什么样的人没见过,只要不是要她的命,她都不怕。

周也懂得利用自己的优势,知道这种时候不能来硬的,不足盈盈一握的腰肢往男人身前靠了靠,“有事?”

男人,“唐霖欠你多少钱?”

周也闻言一愣,审视起面前的男人,穿着考究矜贵,倒不像是劫财劫色的。

唐霖?

提到这个名字,周也忽然想到了今天自己被送进警局的缘由。

红唇弯起,大致盘算了,三年,一月一千块的生活费,再加上去年还从她这拿过一笔十万块的救命钱,“十三万六。”

男人眉峰微蹙,沉默了片刻开口,“我现在没那么多钱还你,但是唐霖还小,你别糟蹋他,有什么冲我来。”

周也柔软的身子被粗粝的墙壁磕的生疼,看着面前的男人知道他是误会了什么,起了逗弄的心思,红唇翕动,吐气如兰,“那我能糟蹋你吗?”

喜欢这作品的人还喜欢

在他心上疯狂撒野

婚礼前一天,顾北欢捉奸不成反被捉。 本以为婚礼会成为一个笑话的她,摇身一变成了陆家二少的心头宠。 最解气的是,仗着陆家二少奶奶的身份,她不仅可以随时随地使唤前男友,还能看着他在陆家爱而不得!

洛轻若·完结·82.5万字

离婚后,妈咪A爆全球

俞安晚反手给了离婚协议,消失的无影无踪。 六年后,俞安晚带萌宝华丽归来。 温津眼巴巴的看着:“我是爹地。” 俞大宝,俞小宝:“妈咪说,爹地死了!” 温津:“……”

徐晏晏·完结·141万字

前夫他总想独占我

结婚三年,顾明遇为了救另一个女人,和安想容成了真正的夫妻,并且带着白月光登堂入室。 这一刻,安想容所有的等待,都成了一个笑话,她眼睁睁地看着自己踏入了那个无尽地狱。 有人说,爱一个人,伤心。 安想容说,爱一个人,伤命。 她把青春喂了狗,往后余生,只想一个人带着宝宝好好过。 从此天高海阔,你疼你的白月光,我找我的小鲜肉。 顾明遇气得心肝都疼了:“安想容,你怎么这么狠?” 安想容还以一笑:“不及顾总曾经对我的十分之一呢。”

红烧狮子子头·完结·109万字

南方揽星辰

骆南辰的白月光回来了! 还顶着和方岚这个正牌妻子一样的脸! 转眼,方岚养了三年的孩子,爱了三年的老公,都成了别人的。

青丝叁千·完结·88.2万字

傅先生的玫瑰砂

池玥从来没有想过,酒后招惹的男人竟然会给自己带来灾难,如果可以,她宁可从来都没有认识过他。 — “刑满释放那天,我娶你。” 池玥一身红裙,笑得风情万种,“行啊,只要你能狠得下心把我送进去,只要你能在那天娶我。” 他亲手把她送了进去,出狱那天,他只等来她的骨灰盒。

唐烫·完结·112万字

完美情深

新文《越界臣服》已开,欢迎入坑 姜棠为查明父亲死亡真相,夺回公司,在22岁这年嫁了谢祁韫。 婚后,工作上他对她慷慨相助,生活中对其温馨照顾。为帮她,更是不遗余力。在一场场算计与博弈之中,逼迫的他人身败名裂,身陷囹圄。 有人说,姜家之人,不值他真心。 他说:“姜家之人,我只晓姜棠。” 无人知,为站回她身边,他走过怎样的刀山火海?他手握名利与财富,却被她淡忘于时间长河。他步步为营,计计夺心,势要让她臣服于自己。 他握着一根线,收放自如她的去留,终究掌控不了她的心。 后来他才知,这世间最难于他莫过于要她的心。 * 谢祁韫有两大爱好,糖与烟。 姜棠说:“你这爱好,一坏牙,二烂肺,没一样学好。” 他说:“我还爱吃姜。尤其晚上吃。” 姜棠回:“晚上吃姜,犹如吃砒霜。” 他浅浅一笑,勾出万千柔情:“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风流。” 姜棠:“…” * 婚书: 谢门祁韫,执姜氏之女棠,缔结两姓婚约 观汝灼灼春华,宜室宜家 卜他年曲绵琴瑟,和鸣情长 以此书笺为诺,共盟鸳蝶 好以吾之曲,为卿谱一世之繁华 此证 甲午年拾月贰拾日

不如烟巷·完结·47.3万字

他似人间妄想

打第一眼起,傅砚临就在谋划一件事:如何将闻笙占为己有? 那些藏在时光里的秘密,终将被揭开。

林又青·连载中·28.6万字

天后她多才多亿

【事业感情两手抓,主角双强】 出生即巅峰的南曦,从小被团宠长大,谁知在她20岁突然家道中落。 一时间,骄纵张扬的南曦沦为上流权贵们的笑柄。 当人们都在等着,想看落难千金在娱乐圈里如何垂死挣扎,却发现不知不觉之间,成为南曦的垫脚石。 ————— 你可曾想过?如果有天你爱上讨厌之人,那才是最致命难舍的感情。 南曦坚定回答:“我不会,打死不会。” 张亦辰满目包容,只是嘴角勾起一抹哂笑:“呵,夫人向来嘴硬爱面子。” 【舍我满身荣光,为你披荆斩棘,护你星光璀璨。】

彤灵尘·完结·139万字

他是星火燎原

为救未婚夫,程潼恩求了那个只手遮天的大人物,此后陌路。 谁料,一年后再次重逢,她竟成了他的隐婚妻子。 婚后,他以丈夫之名关怀备至,她情难自禁入了戏,却落得遍体鳞伤,提前结束了这场由始至终仅是各取所需的婚姻。 可离婚证还没捂热他就追来了,“复婚!” 她悄悄藏紧孕肚,“商先生,请自重!” 他幽幽低诉:“休想偷走我的心,还想偷走孩子。”

鲁四小姐·完结·91.9万字

客户端电脑版

版权所有:上海玄霆娱乐信息科技有限公司

沪公网安备 3101150200865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