权臣重生后只想搞事业

权臣重生后只想搞事业

席妖妖

古代言情/已完结

104万字

完结于2022-06-19 21:38:48
赫赫有名的野心家秦鹿穿越成寡妇,膝下还多了个儿子。 公婆不慈,妯娌刁钻,母子俩活的猪狗不如。 面对如此惨状,桀骜如她懒得与这群无赖纠缠,带着儿子麻利分家。 天下格局晦暗,强权欺压不断,对于生活在现代社会的秦鹿来说是一种煎熬。 既然不喜,那就推翻这座腐朽江山,还天下百姓一片朗朗晴空。 ** 镇压朝堂三十年的权臣韩镜一朝重生,还不等他伸展拳脚,就被母亲带着脱离苦海。 自此,想要重临朝堂的韩相,一脚跨进了母亲为他挖的深渊巨坑里。 毕生梦想是封侯拜相的韩镜,在母亲魔鬼般的低语中,朝着至尊之位,连滚带爬停不下来。 ** 君临天下后,娘俩的饭桌上突然多了一个人。 男人长的风流恣意,颠倒众生。 帝王憋着好奇:给我找的后爹? 【穿越娘亲,重生儿子。女主和原主是前世今生。】 【男主不知道有没有,出现的可能会很晚。】 【女主野心家,能造作,不算良善却有底线。】 【金手指粗大,理论上是爽文。】

第1章:挖坟

大盛朝,东桑村。

此时正值春寒料峭时节,入夜时分寒风刺骨,空气中都带着浓稠到化不开的阴冷潮湿。

村外通往后山的羊肠小路,两个男人一前一后扛着席卷,喘着重重的粗气,深一脚浅一脚的往林子深处而去。

“这天儿冷的要命,今年恐怕遇上倒春寒了。”后边的男人啐了一口,脚下一个踉跄,险些跪倒在地,好在用镐头撑住,才避免了滚下山的危险。

前边的男人冷的抖了两下,“那地里的春苗可就遭殃了。不过大哥,家里那小的怎么办?谁养?”

被唤作大哥的男人叫韩大牛,闻言毫不在意,“谁爱养谁养,之前娘私下里说了,孙跛子没儿没女孤寡一个,送去给他养着,以后还有个人摔盆儿。”

韩二牛也没觉得不合适,对这个决定反倒是格外赞同。

“那小杂种也是命硬,怎么不死在前边。”

韩大牛猥琐的嘿嘿笑了起来,“你那点花花肠子,当我不知道?现在就抗在咱们肩膀上,来下?”

“可算了吧。”韩二牛忍不住打了个激灵,“对死人,我可干不出来,别变成厉鬼来找我。”

“想这老三媳妇刚过门的时候,那模样才叫水灵,这几年不行了,就一骷髅架子,瞧着都渗人。”韩大牛啧啧两声,语气里无不惋惜。

兄弟俩边说边聊,来到西边山腰的位置,这里是东桑村的乱坟岗。

东边山腰葬的都是村子里的人,全部都有墓碑,用不起好点的,起码也有木制的。

至于西边埋着的人,那就不光彩了,还多是女人。

兄弟俩毫无怜悯之心,到了地方,将肩膀上包裹着草席的人直接扔下来,往掌心吐了口唾沫,搓了两下,抡起镐头开始挖坑。

这里相比较起其他地方,更显的阴森冷寂,并不适合闲谈。

这俩人此时心里没底,如果不说点什么,总觉得心慌。

“埋这里没问题吗?要不和老三埋一块儿?”

韩二牛边挖坑边眼观六路,夜风中树枝晃动的厉害,暗影重重,好似下一刻就有什么东西从黑夜里跳出来似的。

不知不觉,额头都渗出了冷汗。

以往,白天都很少有人敢来这里,更别说是浓雾弥漫的晚上了。

站在这边向山下看去,几乎瞧不见什么光亮。

“也不看看什么时候,挖老三的坟,哪有挖坑方便。”韩老大抡一下镐头,换一口气,“让娘知道,还不得骂死咱?”

韩二牛想了想,无奈点头,“也是,娘可是一点都不待见他。”

“知道就快点挖,冻死我了。”

这边,哥俩挖的起劲。

旁边残破的草席中,原本死掉的人,突兀的睁开眼。

秦鹿不知道身在何处,只听到旁边传来规律的“哧哧”声。

尝试着活动下身体,似乎被绑的很紧,手掌翻转,触及到的是粗糙的编织物。

汹涌的寒气,透过缝隙,疯狂窜入体内,她甚至能感受到血液冻结的声音。

“……”

正在挖坑的韩大牛停下动作,循着声音看过去,表情还带着不确定。

“老二,你有没有听到什么动静?”

韩二牛被问的一个冷颤,忙搓了搓肩膀,“别一惊一乍的。”

他已经够害怕的了,再来这么一出,腿肚子都打转。

韩大牛本以为是自己多想了,刚准备继续挖坑,那种窸窸窣窣的声音再次响起。

和风吹过林木叶子时的声音,有很明显的区别。

秦鹿这边,下了力气,将绳子撑到极限,捆绑空间稍稍宽松些,尝试着向上挪动。

旁边两个男人的举动,她并未放在眼里。

当韩大牛发现她,眼珠子瞪得滚圆,张嘴想说什么,却好似被攥住脖子一般,发不出半点声响。

一直到秦鹿钻出了半个身子,他才放开嗓子,凄厉的嚎叫起来。

“啊——”

韩二牛被吓得直接跳起来,看到大哥的样子,跟着看过来,也跟着“嗷”的一声。

随后,举着镐头冲着秦鹿的脑袋砸过来。

她微微偏头躲开,镐头的一端深深的抓进地里,因为胆寒发抖,韩二牛没有举起来,全身脱离松手。

秦鹿抓着镐头站起身,一脚踩下去,借力将镐头拔出来。

看着双股战战的壮汉,此时吓得魂不附体,她握着镐头木柄,呈握高尔夫杆状。

一“杆”冲着韩二牛打出去,壮汉当场扑街。

眼睁睁的瞧着老二被打晕,韩大牛这边想跑,哪怕大脑在疯狂的下命令,身体却无动于衷。

哗啦啦的声音伴随着骚味散开,他被吓尿了。

“弟弟弟弟,弟妹……我我我,我我……别杀我,我我……”

他现在有点羡慕老二,晕过去就什么也不知道了,反倒是留下他面对这只厉鬼。

心里对老娘不免也产生了埋怨,之前就说人死了,最差也得准备一副薄棺,韩家条件也不算差,一口棺材还是买得起的。

现在好了,此地距离村子有一段路程,就算是大半夜,周边寂静,隔着这么远叫破嗓子也是听不到的。

秦鹿蹲下身,凑近韩大牛。

天寒,再加上的确死了,此时一张脸惨白凄厉,瞧着宛若厉鬼。

韩大牛被吓得发出“嗬嗬”的声音,就怕被这只厉鬼生吞活剥了。

“我还没死了,你们就想把我给活埋了?”

倒是有心想吓唬一下这两个畜生,可惜原身还有个儿子在韩家,古代人普遍迷信,死而复生本身就是一件惊悚的事情,说不得还得连累那个孩子。

听她这么一说,韩大牛心底的恐惧倒是稍减三分。

不过刚才她一下子就把老二打晕,心里还是胆怯惧怕的。

扔掉镐头,秦鹿站起身,感受着夜风拂过,寒气逼人。

“回去了。”

秦鹿抬脚往山下走,根本不在意身后的两个男人。

韩大牛剧烈的喘息了好久,缓过神来,发现秦鹿已经走出很远,在夜色中早已看不到影子。

这时他才上前去推搡兄弟,奈何韩二牛昏迷太深,无奈之下,韩大牛只能深一脚浅一脚的把人背下山。

当然两把镐头也没落下。

庄户人家,农具可是极其重要的谋生工具。

恐惧散去,先前的狼狈自然浮现在脑海里,这也让他对秦鹿恨的咬牙切齿。

“贱人,回去看我怎么收拾你。”

**

秦鹿倒是想给那俩兄弟一个终生难忘的教训,没动手并非因为她心软,而是想着家里还有个比苦瓜还要命苦的便宜儿子。

韩家人都知道,兄弟俩进山是为了埋秦鹿。

她还想回到韩家,就不能把人得罪狠了。

她是韩家的媳妇,东桑村有超过三分之二的人家都是韩姓,里正是韩老头隔了两房的兄弟。

一旦那老夫妻俩想要追究,哪怕没有证据,秦鹿也避不过去。

更何况还是死而复生的,本身就“不吉利”,非要将她烧死,这些人也做得出来。

披星戴月回到韩家,除了孩子,家里的大人还没睡下。

哪怕秦氏这个儿媳妇和妯娌,在这个大家庭丝毫不受待见,到底是丢了性命,心里还是有些惴惴不安的。

当秦鹿出现在韩家正堂,三个妯娌当场吓得险些晕厥,倒是坐在上首的两个老人,不想在儿媳妇面前丢了脸面,强自撑着。

“你,你是人是鬼?”老太太王氏抖动着嘴唇,颤巍巍的开口,吓得破了声。

韩大牛的妻子小王氏已经凑到她身边,全身抖如筛糠。

秦鹿整理着被夜风吹乱的发丝,淡定欣赏众人的姿态,委实好笑。

“怕什么,你们纵容几个小孩子对我拳打脚踢的时候,也没见你们制止,我还当你们心狠胆大呢。”

是了,秦氏是被大房二房家里三个儿子给活活打死的。

只因为这三个小畜生想把秦氏的儿子推到水坑里溺死,向来软弱的秦氏最终爆发,去找两家说理。

可惜娘俩的地位在韩家比猪狗都不如,三个小畜生有样学样,也从没把秦氏这个三婶以及那个堂弟放在眼里。

“弟妹,你没死?”小王氏小心翼翼的问道。

秦鹿挑眉含笑,“你的眼睛留着喘气的?没看到地上的影子?”

众人这才反应过来,赶忙看着秦鹿脚下,随后集体松了口气。

明晃晃的影子就在她的脚下,不是鬼。

得知她是个大活人,韩王氏之前还怯惧的表情,顿时变了。

“没死你吓唬谁?你个小贱人,想把老婆子我吓死?我们家倒了八辈子的霉,娶了你这个丧门星,你怎么不去死……”

她年纪大了,脸上皱纹密布,一双吊角眼,让本就不宽厚的五官更显刻薄。

开口就是老泼妇了,骂人的话儿不断向外喷,都不带喘息的。

韩老头就在旁边坐着,别说是制止,连个眼神都没给她。

这个儿媳妇是死是活,他压根就不在意。

或许在这个老家伙心里,秦氏死了反而清净,至少老伴不用每天在家里插着腰骂人。

三个妯娌更不会管了,在这个孝道会吃人的年代,韩王氏对其他三个儿媳妇都不错。

秦鹿掏了掏耳朵,斜靠在门板上,抱臂看着韩王氏表演。

“喘口气,憋死了我可不给你抵命。”

喜欢这作品的人还喜欢

太子入戏之后

重生前商君衍看苏辛夷:卑鄙无耻,阴险狡诈,心狠手辣,做梦都想休妻。 重生后商君衍看苏辛夷:人美心善,光明磊落,心怀大义,做梦都想娶她。 重生前苏辛夷看商君衍:宽仁敦厚,稳重可靠,端方君子,可嫁。 重生后苏辛夷看商君衍:小心眼,装逼犯,真小人,死也不嫁。 上辈子的苏辛夷活得不容易,从乡下小村姑一跃成为京都齐国公府四房唯一的女儿,她战战兢兢,小心翼翼。齐国公府其他三房觊觎四房产业,将认祖归宗的她视为眼中钉肉中刺,恨不能除之而后快。 出嫁后丈夫厌弃,婆婆不喜,为了让丈夫娶高门贵女逼着她去死。苏辛夷一把火烧了平靖郡王府,那大家一起死好了。 重生后苏辛夷什么都不怕了,首先把自己的婚事给毁了,然后好好孝顺嫡母,让她长命百岁,最后报答前世太子对她的援手之恩,见人就夸殿下良善仁厚,扶困济危,是个大大的好人。   大好人太子殿下:听说有人四处宣扬我是好人。 被人夸着夸着入戏之后的太子,却发现满口夸他的小女子正在与别人相亲,满口谎言的小骗子! 他这样黑透的一颗心,渐渐因为一个人有了这人世间的温度。 后来的后来,小骗子嫁给了自己夸出来入戏十分成功的太子殿下,渣前夫成了殿下的马前卒。

暗香·完结·182万字

病弱世子的小福妻又甜又飒

(正文以完结,放心食用)辅国公府倒了,在世子新婚之日,家中成年男丁皆锒铛入狱。 不到三天时间,老太爷和国公爷双双毙命,红喜变白丧。 沈易佳就穿成了那个倒霉的新娘子,她那便宜相公被送回来时身受重伤不说,双腿还被废了。 众人皆道曾经名贯京城的世子这回好不了了。 沈易佳身怀灵液,暗戳戳将他从鬼门关拉了回来。 宋璟辰醒后劝其离开另行婚嫁,沈易佳看一眼他那张俊脸,摇头:“放心,我会养你的。” 回乡途中,不仅有土匪拦路,还有死士刺杀。 沈易佳拍着小胸脯对美相公保证:“别怕,我会保护好你的。” 可是总有自以为是的人在耳边念叨,为人妻子就要知书达理,贤良淑德?是不是还要主动为相公纳妾啊? 沈易佳表示不服,她一个精神病院出来的为什么要会这些。 为了养家,上山打猎,斗场虐渣,再收几个小弟,沈易佳将日子过得风生水起。 ...... 多年之后,重回京城。 世人皆以为宋璟辰看不上如此暴力的女子,定会休妻另娶。 众贵女摩拳擦掌只等沈易佳离开好取而代之。 她们等啊等啊,却看见那嫡仙般的公子捧起沈易佳刚打完人的手一脸关心的问:“疼吗?” (1v1甜宠,宠夫狂魔暴力女主vs柠檬精腹黑男主)

小小小瓶子·完结·153万字

穷书生家的彪悍娘子

书生扣出了五文钱买了一个婆娘,婆娘是死是活全凭天意。 书生穿着补丁长衫,闲庭漫步的走在小路上,回家能不能吃上饭,全凭运气! 一文当十文花的抠书生无意拥有了不食人间烟火的婆娘,日子过得分外妖娆。 讲述古代穷书生与现代魂穿而来的顶尖女特工的故事。

倾本贤淑·完结·228万字

启禀王爷,王妃她又穷疯了

试问这天底下谁敢要一个皇子来给自己的闺女冲喜? 东天枢大将军文书勉是也! 众人惋惜:堂堂皇子被迫冲喜,这究竟是道德的沦丧还是皇权的没落?! ---------------------------------------- 文绵绵,悲催社畜一枚,一睁眼却成了大将军的闺女,还捞到个俊美又多金的安南王殿下作未婚夫,本以为从此过上了金山银山、福海无边的小日子。 岂料...... 府中上下不善理财,已经到变卖家财度日的地步...... 人美心善的王爷一脸疼惜,“本王府中的金银满库房,王妃随便花。” 文绵绵双目放光,“来人啊,装银票!” 从此... “王爷,王妃花钱如流水,今日又是十万两。” “无妨,本王底子厚,王妃尽管花。” “王爷,王妃花钱无节制,您的金库快见了底了!” “无妨,本王还能赚!” “王爷,王妃连夜清空了您的金库!” “什么!” 富可敌国的安南王殿下即将裂开。 文绵绵款步走来,“王爷别着急,我来送你一条会下金蛋的街!” ---------------------------------------- 【社畜王妃VS冲喜王爷】 文绵绵:一时花钱一时爽,一直花钱一直爽!

冬月暖·连载中·188万字

娘子可能不是人

一场神魔大战,让无数低阶小仙陨落四方。 冬暖身陨之后再睁眼,发现自己穿到一本看过的话本里。 隔壁书生是未来的权臣,而她则是供着权臣读书,活活累死的无名原配! 本体竹子精,天生没有心的冬暖表示:这原配谁爱干谁干,反正她不干! 相比文弱没有心的书生,冬暖更喜欢住在村尾,不爱说话的高壮汉子。 那汉子身高体壮颜好,身上的气息,还可以温养冬暖的魂魄,实属人界佳品。 冬暖:就你了! 壮汉本汉:你别过来啊!!! —————————————— 一对一甜爽风,女主金手指粗。

二谦·完结·139万字

皇城第一娇

又名:《帝都渣男图鉴》《安澜书院彪悍女子手册》《我在古代拆cp》。 蓝萌穿越成大盛朝定国大将军之女骆君摇,前世为国鞠躬尽瘁,今生决定当个快乐的咸鱼。 虽然原身眼神不好看上了一个渣渣,但只要抛开渣男,骆家二姑娘依然是上雍皇城靠山最硬最炫酷的崽! 然而…… 柳尚书家被抱错的真千金回来了,真假千金大战一触即发。 骆君摇震惊:原来这是个真假千金文? 悦阳侯从边关带回一朵小白花和一双儿女,悦阳侯夫人惨遭婚变。 骆君摇:这是某月格格升级版? 太傅家苏小姐逃婚的未婚夫回来求原谅了。 骆君摇:这是想要追妻火葬场? 长公主驸马婚内出轨,对象竟是糟糠妻? 骆君摇:这是在垃圾堆里捡相公。 出嫁的大姐姐孕期丈夫偷藏外室,还长得肖似大姐姐。 骆君摇震怒:替身梗最恶心了!艹(一种植物),姐妹们,跟我冲! 骆君摇——我们的目标是:渣男必死! 太后娘娘有旨:女子当三从四德,恪守规训 骆君摇:啥? 摄政王:简单,太后薨了即可。 骆君摇:大佬!求抱大腿! 摄政王:抱吧,话说…你觉得我们之间是个什么故事? 骆君摇:大概是……我给前任当母妃? 观看指南:1、男女主年龄差14,岁,介意勿看。2、男主与渣男非亲生父子。

凤轻·连载中·204万字

满级大佬穿成农家女

舒予穿书了,成了一个被作死女配连累,只出场两次最终流放千里的可怜炮灰。 在发现自己无法改变结果后,舒予决定吃吃喝喝躺平了等。 谁知道流放还没来,却突然被告知她不是舒家的女儿。 她的亲生父母是生活困苦入不敷出连房子都漏着风的农户。 而舒家为了隐藏她这个污点决定抹杀了她。 舒予:来啊,我打不死你们。 重回亲生父母身边,舒予眼看着端上桌放在自己面前的一盘咸菜一碗稀饭,以及父母紧张又手足无措的表情,终于叹了一口气。 不能躺平了,不然要饿死了。

三枣·完结·250万字

满级作精穿成对照组

满级作精苏悦灵穿成古代养崽种田文对照组,原主虐待小姑子,陷害小叔子,给丈夫戴绿帽,作得人神共愤。和人美心善辛苦养崽的堂姐苏悦薇形成对比,最后众叛亲离,下场凄惨。 穿过来后,系统表示:“你得比苏悦薇更贤惠,比她更善良,将她比下去后才能改变你恶毒女配的命运。” 苏悦灵将系统屏蔽,作为作精,不作是不可能的。她非绫罗绸缎不穿,非山珍海味不吃,走路都要人抱着。 全村人都等着苏悦灵这作精被休,结果苏悦灵小姑子为她开连锁布庄,因为她嫂子皮肤娇嫩,受不得粗布摩挲。 苏悦灵小叔子成为开疆辟土少将军,因为嫂子嫌弃国家地图形状太丑,伤眼睛。 而苏悦灵的病弱丈夫最后为她权掌天下,他的妻子又娇又作,受不了磕头跪拜。 作着作着,一不小心把自己作成了人生赢家。 苏悦灵扭头问丈夫元随君:“亲爱的,我是不是最贤妻良母的人?” 万人之上的元随君将状告他妻子把甄王妃大冬天丢水池的折子压下,斩钉截铁说道:“是。” 苏悦灵:看!任务完成了! 系统:这也行!!??

月亮喵·连载中·181万字

农家大佬有商城

本是将军府小姐,却被歹人所害沦落为农家女。 去镇上做生意却捡到皇帝一家五口,外加一个老太监。 顾南烟:“这下可有人干活啦。” 于是她建温室大棚,冬日种出的蔬果一路销往邻国。 什么,邻国使者要抢人? 皇帝呵呵:你们怕是没挨过女壮士的毒打。 小剧场 皇帝:“朕今日想吃炖肘子,爱卿快去做。“ 顾南烟:“竹板炖肉你吃不吃?” 皇帝:“好吃不。” 一刻钟后。 皇帝顶着猪头委屈巴巴。 “朕有一同胞兄弟俊美无双,能文能武会暖被窝,给你抵债可好?” 顾南烟:“恩...朕准了。” 晟王:“娘子手疼不疼,为夫给你揉揉。”

榴莲味矿泉水·连载中·176万字

客户端电脑版

版权所有:上海玄霆娱乐信息科技有限公司

沪公网安备 3101150200865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