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离后,疯批摄政王只想娇宠我

和离后,疯批摄政王只想娇宠我

时京京

古代言情/已完结

63.9万字

完结于2022-04-2702:30:58
赵斯斯与摄政王成亲以来都是各过各的,仿佛谁也不爱谁。 在偶然撞见摄政王与相府小姐出入私宅过夜后,摄政王那是两天两夜不回府,赵斯斯执意要与摄政王和离。 和离前夜,摄政王意外负伤失忆。 自那以后,每当赵斯斯一提和离,摄政王就昏迷倒地。 ** 摄政王那张好看的皮囊有多矜贵内敛,骨子里就有多偏执疯狂。 偏偏,他养得好好的女人执意要和离,后来那些藏在心底的占有欲彻底暴露。 也后来,一碗落子汤,摄政王仅有的理智彻底崩塌。 “比狠吗,来啊。” #那是他用皇权富贵养的小金枝儿# 【偏执流氓手段脏的摄政王VS不走心的美人】

001摄政王失忆了

雪发了疯似的铺天盖地落下来,那是一座高大且金碧辉煌的琼楼。

宫女悉数路过,都不忍一望那处。

铜雀台终日重兵把守,据说囚禁的是位美人,她曾血洗宫门,偏偏那史官都不敢记撰她半个字儿。

也据说这美人啊风致楚楚,小腰玉骨,可曾是备受万千宠爱的摄政王妃。

“那她为何还被囚禁?”

“一碗落子汤,囚禁铜雀台。”

“宫中有秘闻,帝王夜夜宿在铜雀台,每每出来都凌乱不羁,嘴角还沾了零星红胭脂…”

-

二年前。

摄政王府。

金銮殿跪着一众太医,侍卫进进出出,浓烈的药味扑鼻而来。

“回王妃,摄政王是得了这失忆之怔,若要痊愈尚需时日休养。”

耳畔,还是这句说辞,赵斯斯靠在金柱边,玉指拨弄眼前的香灯,心下颇为烦躁。

就在前些日,她已经同摄政王顾敬尧决定和离,正等着盖好官媒便可各生欢喜。

和离书尚未到手,顾敬尧坠崖失忆了。

思绪间,赵斯斯偏头,瞧了眼失忆的那人。

顾敬尧正坐在玉桌前,安安静静地瞧着手里的药碗,似不太想喝。

转间一丢,褐色的汤汁不由分说四溅,那双修长矜贵的手换成执茶杯。

惊得他身旁的黑衣暗卫闭眼一颤,还得继续同顾敬尧解释:“您…您是西楚尊贵的摄政王殿下,同当今圣上一母同胞…”

事到具细,连摄政王的名讳,连皇室天家先祖都详细解释,那暗卫陈安真是连说带写一字不落。

总而言之离不开那几个字:皇权之颠,富贵滔天

顾敬尧似乎正在接受自己失忆的事实,半听半就。

陈安哈腰伏低:“殿下还有不知道的吗。”

顾敬尧贴在唇边的茶久久未动,慢慢地,执茶杯的手指向赵斯斯:“她。”

陈安道:“是殿下娶的王妃,已经成亲一载,王妃对殿下可好了,在殿下昏迷的这三日,都是王妃亲力亲为的照顾殿下。”

顾敬尧就这么瞧着他的王妃:“还挺漂亮。”

赵斯斯别开脸,耐着性子温柔道:“顾敬尧,虽说你失忆,但有件事必须告知于你,我们之间是圣上赐婚并非两情相悦,前些日,我们已经商议好要和离,和离书你也写了,只是现下你失忆了。”

顾敬尧偏头睨向陈安,矜贵的眉眼轻挑:“她怎敢直呼本王的名讳?”

似乎她说这么多,顾敬尧只记得她喊他的名讳,骨子里的高高在上不丢半分。

陈安摸了摸鼻尖:“王妃总是时不时喊殿下的名讳,殿下以往是默许的,殿下的名讳向来是西楚上下都不敢提及的尊贵,就连当今圣上都不会直喊。”

顾敬尧搁下茶杯:“这么说来,本王同她如此恩爱,那为何要和离?”

陈安连忙点头:“是非常恩爱,属下也未曾听闻殿下要同王妃和离一说。”

恩爱?

简直胡说八道,赵斯斯看向陈安:“陈安!”

陈安‘哎’了一声,拱礼退下:“属下去看看还有没有药要喝。”

朱门开了又合,‘咯吱’两声响。

紫鼎香炉熏着檀香,他与她视线交汇,隔着半明半昧的檀烟,便将这份沉默拉开距离。

片刻,赵斯斯低声开口:“殿下真的答应和离了。”

“嗯?”

顾敬尧伸出手,他用一种毫不掩饰的、审视的目光瞧着她:“和离书拿出来看看。”

赵斯斯细细帮摄政王唤起回忆:“在殿下手中,殿下自己找,数日前真写了,殿下还说等官媒印了章就给我。”

顾敬尧极其虚假的看着手里,理了理衣袖:“在哪。”

赵斯斯轻叹气,四处巡视一番,走去架子前取来笔墨纸砚放在桌子上。

“殿下忘了也罢,我们可以再写一份。”

其间,顾敬尧已经站在她身后,低哑的嗓音从头顶落下来:“写什么。”

赵斯斯回头迎上他的长眸,耐着性子:“和离书。”

“嗯?”

顾敬尧转间就夺走她手中的笔,随意一丢。

“他们都说本王同你伉俪情深,不曾有过和离一说。”

伉俪情深四字就这么从他口中说出…

赵斯斯有那么一瞬说不清道不明的情绪涌上,过往,顾敬尧对她寡言淡漠,他看她的眼神,不曾有过温柔缱绻,兜兜转转一年过来了。

怎么失了忆连性子都不似从前。

再一抬眼,赵斯斯手指碰了碰他的脑袋,纠正道:“你我过往无情无爱,勿信谣言。”

顾敬尧慢慢敛了嘴边的笑,垂下目光:“你该不是嫌弃本王脑袋坏了,要始乱终弃?”

赵斯斯并不想跟他计较这类,索性开口:“对,我就是要同你和离。”

只那一瞬,顾敬尧望着她静默不动。

这怕不是他们成亲以来距离最近的一次。

这种感觉并不适应,赵斯斯伸手撑开顾敬尧的胸膛,像是触及结实的巨石,正常力气根本撼不了丝毫。

顾敬尧忽贴于她耳边轻吹一口气,他突然就很蛮横的语气:“不识抬举。”

一狠,赵斯斯抬脚踹向他的膝盖:“够不识抬举吗。”

顾敬尧眉头拧起,似是没料想到娇弱可欺的她竟敢,目光徐徐扫视着她。

“以下犯上、咳、”

长玉指抓来锦帕掩嘴,白色的缎料瞬间红了一块。

摄政王他咳血了,瞧着好可怜的样子。

赵斯斯连忙收回手,掠过他身侧离开:“我去叫太医。”

喜欢这作品的人还喜欢

太子的掌中娇她另谋良配了

【双重生,疯批病娇太子爷vs咸鱼作精小娇娇】 李宝嘉被一纸诏书赐婚给太子五年了。 世人称道太子独宠于她,可只有李宝嘉知道,太子赵懿这个骗子! 什么光风霁月,温润如玉,他实则性格恶劣,是个十成十的病娇疯批。 所谓的宠爱,也不过是他为了掩护心头白月光的手段,自己不过是他的挡箭牌。 好在她没有老死后宫,一个脚滑就重生了…… 李宝嘉竟直接回到了未被赐婚给太子以前。 喜大普奔!成为东宫金丝雀,人之蜜糖,却是她的噩梦。 这一世,她只想摆烂避开赐婚,好好给自己挑得良人! * 太子赵懿一觉醒来,发现前世手到擒来的小娇娇竟然对自己避之不及。 这还不够,她还专心琢磨起那些鸡零狗碎的烂桃花? 赵懿不淡定了…… * 男主后期会黑化,前世都是误会,双洁宠文。 女主后期搞事业,也就是开开女学,当当首富这样子~~

小菜丸·完结·45.7万字

皇上他总想以身相许

假儿子又如何,女子照样可以翻云覆雨。 (1v1甜宠爽,疯批病娇狠起来自己都怕女主vs敏感谨慎脑补过头一心护短男主) 萧钰一朝穿越,成了乾国摄政王的“嫡子”,为了活命,她走上她爹的奸臣老路,成了恶名昭著的小摄政王。 天天早起晚睡,担惊受怕,白天震慑朝臣,晚上还要开导自闭小皇帝,日子过得那叫一个惨,只盼着小皇帝快快长大,她可以功成身退。 * 可是不知道哪里出了岔子,小皇帝长着长着就歪了。 小时候还总抱着她哭唧唧,长大了就反过来了…… * 小皇帝君容二十岁的时候反手把他爱重的太傅关进了寝殿。 萧钰:“陛下你想做什么?” 君容一本正经的看着她:“太傅为了朕多年未娶,朕良心不安……” 萧钰:“说人话!” 君容微微一笑:“太傅总想着江山安定,功成身退,可朕只想大权在握,太傅在侧,怕你跑了,朕只好出此下策。” 萧钰:…… 不得了,白菜长大了,想反拱!

非扶·完结·121万字

太子妃被新帝娇宠了

【专情帝王VS矫情宠妃】双洁 嫁入东宫三年,姜容鹤做了三年的笑话。 太子梁笙与小妾爱的死去活来。 却让她受尽冷落虐待。 直到那一日,首阳城破。 太子拉着她的手说:“容鹤,你愿意为我殉节吗?” 姜容鹤一个耳刮子就扇上去了:“殉你爹,渣渣。” 顶着前朝太子妃的身份,姜容鹤直奔敌营办了年纪轻轻的叛军头头。 倚在叛军头头怀里,她得意张扬,以为自己手段了得,发誓以后做个祸国殃民的妖妃,好好享受一把恃宠生娇。 熟不知,人家对她蓄谋已久,就等着她自投罗网。 人前她矫情做作楚楚可怜,人后张牙舞爪毒舌八卦。 高座帝位的那个男人,只会不分青红皂白的偏心她,把她纵容的无法无天。 前朝后宫都知道,自荐枕席的前朝太子妃是个妖孽,将英明神武的新帝迷的神魂颠倒。 新帝则表示:姜容鹤你尽管演,拆穿你算我输! 【非爽文!非爽文!非爽文!】 新文《祸水美人她登基了》已开更!

拾筝·完结·60.7万字

都督今天追到夫人了吗

(新文《夫人离家十年后回来了》已发,欢迎关注哦~) 大兴朝女帝时颜死了,再醒来,发现自己成了大兴朝大都督恒景不受宠的夫人。 想起自己冷落恒景,甚至冷暴力恒景的过往,时颜:天作孽犹可活,自作孽不可活…… 后来,她发现恒景心里有个白月光。 再后来,她发现,那个白月光……似乎就是她自己……

细雨鱼儿出·完结·91.3万字

陛下,娘娘她又娇又媚

【双洁+男强女强】温凰生得好。 眼波似水,肌肤如雪,眉目含情,又娇又媚。 只可惜……被她爹送进了宫当替死鬼。 她爹是当朝丞相,野心勃勃想篡位。 太后不是吃素的,让相府送嫡女入宫,明面是嫔妃,实则为人质。 温丞相也不是吃素的,转头就把丢在老家那位糟糠之妻所出的女儿温凰给送了去。还声称,这是相府唯一的嫡女。 所有人都等着看温凰是怎么死的。 尤其是那些嫉妒她美貌的妃嫔。 —— 面对龙潭虎穴,强敌环伺,满级大佬.温凰慢悠悠笑眯眯地摆摆手:木事木事!本尊活了六千年,啥没见过?这才哪到哪? —— 太后?后来搂着她叫:母后的小心肝! 妃嫔?通通跪在她面前:皇后娘娘,求带! 她爹?在她娘面前像条狗:夫人,看我一眼吧,就一眼...... 至于皇帝玄珀嘛……温凰不太想提他。 不是因为他长得美,太招人;也不是因为他城府深,手段狠。 而是因为……这小子总馋她,她特么头疼!

夏虫语·完结·72.5万字

逃婚夜!战神王爷说我是他白月光

新书《宠妾灭妻侯门主母杀疯了》已发布 楚颜玉重生一睁眼,战神被她灌醉,丢上床! 疯了!这不白重生了? 要不趁醉将人丢出去? 前世,楚颜玉贵为嫡公主,名声却烂得一批,骄纵草包黑心肝,还对战神死缠烂打。众人骂:不要脸! 最终,她失去所有,惨死在战神白月光的冷箭下。 今世,她痛定思痛,远离战神,做个娇宠嫡公主,养十来个美貌面首宠着自己不香吗? 谁知,冰块战神天天杵在她面前,各种暗示暧昧。 战神曰:刷存在感。 楚颜玉:我信你个大头鬼! 她使出浑身解数,甩掉草包纨绔臭名声顺带搞事业,誓做富甲天下的白富美。 谁想,正义战神为她白切黑,曰:本王脚踩白骨方往生,只为护她宠她! 美女让她不痛快?剥皮可好? 才女用才华踩她?剁手可行? 皇亲贵戚、国之重臣压她? 他薄唇浮起喋血笑意,横刀跨马,率领千军万马堵人门口。 曰:聊聊你全家未来‘灿烂’人生。 任楚颜玉如何努力,她最终被赐婚战神王爷! 那还了得,趁大婚当天夜黑风高,赶紧逃! 逃婚夜,她被战神堵在床角,人家委屈巴巴的哑声道,“阿玉,我心悦你已久。乖,听话,让为夫好好疼你。” 楚颜玉似被雷劈,你怕不是病入膏肓了吧?

翎凡凡·完结·58万字

退婚后这太子妃我不当了

《高嫁皇子后,病弱嫡小姐掉马了》新书已发,欢迎收藏 沈月华喜欢了太子萧玉宸十年,为了衬上他的身份,她收敛了自己张扬明媚的性子,就差把贤良端方刻在了骨子里。 然而,却换得矜贵雍容的萧玉宸冷漠指责:“你胡闹又难缠,哪一点儿有准太子妃的气度?” 沈家有难,换不来他一瞬的心软。 沈月华看开了,也彻底放下了。 然后,萧玉宸看着这个从小追逐在他身后的小姑娘好像变了一个人。 抛弃了之前的喜好,他全然不认识了。 最初,萧玉宸:我心里只有无尽权势无边江山,我对女人毫无兴趣。 后来,那个世人口中运筹帷幄心里只装着天下苍生的太子殿下,卸去了一身傲骨红着眼睛求她:“卿卿再看我一眼。” 再后来,萧玉宸:我的天下给你作天作地肆意妄为,只要你别不要我。 【退婚一时爽,追妻火葬场,1V1、双洁、爆宠】

花小昔·完结·125万字

娇软美人重生后被四个哥哥团宠了

【正文完结】 【双重生】 白羡鱼是大夔出了名的美人,娇软貌美,国色天香。 谢行蕴则是候府嫡子,年少扬名,誉满京华。 上辈子白羡鱼做过最后悔的事,就是死缠烂打嫁给了谢行蕴,可经年冷淡,谢行蕴始终不爱她。 - 直到,两人双双重生到了议亲之时。 少将军长兄手持长枪:“要想娶走你,就让他从我身上踏过去!” 首富二哥风流桀骜:“这小子除了穷,哪里比得过你二哥?” 权臣三哥阴鸷冷笑:“我五妹妹性子娇软,定是被你这厮骗了!” 新科状元郎四哥丰神俊朗:“嫁人有什么好,哥哥读书养你……” 白羡鱼怔怔回神:“好……不嫁了。” 众人大喜。 谢行蕴沉默地立在门外,居高临下地凝望着她的笑颜。 - 白羡鱼放弃镇北侯嫡子的消息在京中飞速传开,登门求娶的世家公子把将军府的门槛都踏破了。 眼看着她对自己视而不见。 眼看着她笑意盈盈地与旁人谈婚论嫁。 素来冷情矜贵的谢行蕴喝了酒,半夜去翻了将军府的墙,“……你说过,除了我你谁都不嫁。” 白羡鱼咬唇,“侯爷请自重,这是我的闺房。” “我是你夫君。” 【将门小白兔x清冷小侯爷】

听风讲故事的猫·完结·105万字

新婚夜!冷冰冰的世子说要把命给我

陆灼,定国公世子,三元及第,文武兼修,惊艳天下。 身边伺候的年轻丫鬟,个个摩拳擦掌、明争暗斗想上位。 只有夏安安,老实巴交,兢兢业业,努力工作。 但是,不知哪里出了问题……陆灼看上了她。 为她推拒皇亲国戚、名门贵女,向全世界宣告非她不娶! 这可捅了马蜂窝了…… 有人嘲她痴心妄想,有人骂她身为下贱,有人给她扣上红颜祸水的帽子,甚至还有人想弄死她! 夏安安被整哭了。 苟着混口饭吃,怎么就这么难? 那就不苟了吧。 于是,当朝首辅失踪多年的嫡长女回来了。 肤白貌美大长腿,聪明难缠又毒嘴。 而且……她正是陆灼指腹为婚的未婚妻。 面对一众哑火炮,夏安安羞涩一笑:“你们只是得不到他一人之心,我可是得不到你们这么多人的心啊!” 众女:啊啊啊啊啊!

夏虫语·完结·69.5万字

客户端电脑版

版权所有:上海玄霆娱乐信息科技有限公司

沪公网安备 3101150200865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