寂静江上

寂静江上

丁墨

现代言情/已完结

14.1万字

完结于2021-11-3011:57:00
我有个喜欢的人,我只⻅过他一面。 我有个心爱的人,但她一直不知道。 我知道在这个年头,死心眼的人不会有什么好结局。 可是我一旦开始等了,就想一直等下去。 ——爱情、悬疑—— 一段天真的爱情妄想,一曲疯狂的犯罪理想。

第1章青青(1)

阮青青坐在桌前化妆,几个小脑袋就在门边挤着,仿佛生怕她察觉不了。

阮青青合上化妆包,抬头望去,孩子们就跟被人踩住尾巴似的,笑着跑了。

他们连疯跑,都是无声的。

阮青青化了个淡妆,因为要去见男朋友。她生得一头乌黑柔顺的长发,皮肤白,细眉黑眸。穿得却很朴素,休闲外套,半旧牛仔裤,整个人看起来简简单单、干干净净。

这是幢回字型二层小楼,共有三十多个房间,她独居一个比较大的房间,毕竟这家开了二十多年的民间聋哑人托养中心,有一半的产权属于她。

她小时候常来这里,跟孩子们也熟。随着年岁渐长,他们陆续离开,只剩下两三个留在中心工作。而阮青青高中忙得昏天暗地,又去外地念了四年大学,虽然每年寒暑假也会回来,但现在的孩子已不认得她,跟看大熊猫似的围观。

阮青青的小皮鞋,踩在楼道里,咯哒作响。一天中的大多数时候,这座楼,这个家,都安静得像日光下的荒野。

孩子们只敢远远尾随这个大城市回来的摩登女郎、名牌大学生。在他们看来,阮青青的相貌和妆容,还有眉梢眼角的冷淡,都显得神秘、充满诱惑力。

阮青青伸手摸口袋里的糖果,昨天她从行李里抓了一把,专程从湘城买的,心想要不要分给他们,又觉得略尴尬,索性作罢。

经过一个房间时,阮青青停下脚步。

小尾巴们也跟发现了敌情似的,全都停下,伸头张望。

这是一个小小的温馨房间,素色窗帘,整洁的单人床。小桌上,放着个朴素的泥陶小花瓶,看着像是从市集上淘来的,里头插着几束娇妍的花。墙上挂满了各种草编的小玩意儿:草帽、花环、自行车、皇冠、熊猫、小狗、小猫……精巧可爱、惟妙惟肖,显示出屋主人是多么的心灵手巧。

一个穿着白裙子的长发少女,站在屋子正中的椅子上,正伸手去够灯泡,动作显得笨拙。夕阳从窗口照进来,将她的脸镀上一层薄薄的金光,更显得皮肤白如凝脂,墨瞳红唇,美得生动鲜妍。

阮青青走进去,拍拍她的腿。

少女低头,冲她甜甜地笑。

阮青青打手语:你在干什么?

少女回以手语:灯泡坏了,我想换。

她露出手里的一个灯泡。

阮青青:下来。

少女听话地跳下椅子,把灯泡递给她。

门口,孩子们大着胆子,挤在那里围观。毕竟在他们眼里,换灯泡就是很厉害的事。

阮青青先检查开关,灯确实不亮了。她又到楼道里,关掉电闸,再站上椅子。灯泡到了她手里,就跟个玩具似的,三两下就换上新的。她跳下椅子,重新打开电闸,示意少女开灯。

灯光瞬间洒满屋子,孩子们齐齐瞪大眼,露出赞叹表情。少女更是一脸崇拜,手语:青青,你好厉害!

阮青青都不想解释了,对于一个理工科女来说,换灯泡实在不值一提。她告诉少女:这栋楼的电路整体都老化了,回头我找人来看看。

少女猛点头,看着阮青青脸上的淡妆,眼睛一亮:你是不是要去和陈慕昀哥哥约会?

少女名叫曾曦,今年十七岁,阮青青算是看着她在这里长大。曾曦现在留在中心做杂工。阮青青伸出手指一戳她的脑门,笑而不答。

旁边有小孩子问:西瓜姐姐,约会是什么?

曾曦比划:约会,就是和一个很帅很温柔的男孩子,去吃饭、逛街、看电影。

小孩:西瓜姐姐,怎么没有人和你约会?

曾曦一愣,露出羞怒神色:我才不要约会呢!

几个小孩全笑了,纷纷跑开。

阮青青对曾曦说:回来给你带好吃的。

曾曦用力点头:谢谢!玩开心点!

其他小孩一知道有好吃的,都巴巴望着阮青青,阮青青想笑,故意没啥表示,转身走了。

陈慕昀上班的地方在市中心,离这里有七八站地。他不像阮青青,回来一个月了还没上班。他在家里的帮助下,自己表现也争气,以研究生学历,考进市政府,成为一位重要领导的秘书。这在怀城任何人看来,都是端起了金饭碗,前途不可限量。

他忙,下班也没个准点,阮青青坐公交过去找他。

阮青青每年都回怀城,在她看来,这些年怀城没太大变化。无外乎高楼多了,车多了。江还是那条缓缓流淌的大江,山还是那片暗绿的山脉。公交在城市里喧嚣穿梭,楼宇寂静,过客匆匆。

她坐在靠窗位置,给陈慕昀发短信:我还有四站地到。

过了一会儿,他才回复:我也快搞完了。

他又发一条:想吃什么?快提要求。

阮青青:你定吧。

陈慕昀:旁边新开了家饭店,据说不错,我们去试试。

阮青青放下手机,把头搁在手臂上,望着窗外,天正在一点点黑下来,暗光笼罩,路上每个人的脸都显得模糊。这样的暮色,一如她这些天的心情。朦胧、晦涩的一片微光中,有些东西的棱角依然清晰坚硬。

营收并不可观,也不可能可观的托养中心;母亲的遗愿,沉重而长久的累赘;那些孩子纯净懵懂得不可思议的眼睛。

以及她自己,缥缈不定但充满挑战的未来。

回家,原来会让人束缚更多,心底燥乱。

阮青青正出神望着窗外,相距十几米的人行道上,一个身影闪过。阮青青一愣,就像被人用冰块激了一下眼睛,瞬间回神。随着公交车行驶,那身影已在二十米外。

阮青青立刻把头探出窗外。

高高的个子,穿着迷彩外套,黑色长裤,挺拔劲瘦。与阮青青遥远记忆里的那道影子,十分相似。

公交转了个弯,看不到了。阮青青突然意识到,不一定像。不过都是高个穿迷彩的男子,她没看到正脸。

而且,这里是怀城。那个人,怎么可能那么巧,也是怀城人。

阮青青的心情再无起伏。

喜欢这作品的人还喜欢

扮乖

商领领在成年礼上送了自己一件生日礼物——一个金笼子。 然后她把心爱的男孩子放进了笼子里。 朋友说:我们女孩子要温柔。 于是她把笼子刷成了粉粉的颜色,又镶上了闪闪的钻石。 他问:“为什么?” “因为我爱你。” 因为爱他,所以要折断他每一根不听话的硬骨。 她商领领是个怎样的人?所有人都会答:她是爱笑的小太阳,把温暖普照大地。 景召说:她是鬼节的月亮,会索命。 本书又名:看白切黑的小魔女如何扮乖 (ps:男主不弱,甜文,治愈系)

顾南西·完结·106万字

叫我如何不心动

宁家和井家是世交,宁苏意只比井迟大两个月。两人从小一起长大,其实称不上姐弟。 但宁苏意日常逗井迟的时候,总是仗着自己比他早出生那么几十天,常常以姐姐自居,弟弟弟弟叫个不停。 “弟弟,要吃蛋黄吗?我不吃。” “弟弟,还不找女朋友啊?” “弟弟,我发现你身上没有药味了……”(井迟小时候经常生病,身上有股很好闻的中草药味) 井迟每每听到宁苏意的称呼都要气个半死,心道谁要当你弟弟啊,我想当的是你男朋友! …… 后来,两人在一起,井迟揽着宁苏意的小腰,在她耳畔低喃:“姐姐,你生气的样子好可爱。” 宁苏意羞窘得不行,伸出手去死死捂住他的嘴,力气之大,仿佛要将他活活捂死:“闭嘴闭嘴闭嘴!不许再叫我姐姐!!听到没有?!” 这人一叫她姐姐,她就该死的有种负罪感。 井迟用无辜的眼神讨饶,却在她松开手之后,故态复萌:“不要。姐姐。” …… 井迟:我最幸福的事,就是能守护心上人慢慢长大。 何其幸运,我见过她小时候哭鼻子的模样,也见过她长大后笑靥如花的样子。

三月棠墨·完结·96.7万字

月亮在怀里

退出国家队后,祁月投身农学专业。 某次聚会上,有人起哄,谁射击游戏输了就要被祁月亲一下。 看着试验田里扛着锄头不修边幅一脸泥巴正在种土豆的祁月,大家伙的脸都绿了。 所有人争先恐后瞄准靶心生怕被罚。 最后的结果是,A大男神顾淮抬起手,脱靶射了一个0环。 第二次见面的时候,顾淮在击剑馆被恶意挑衅步步碾压。 祁月看不下去被迫出手。 第三次见面的时候,顾淮在路边无家可归。 祁月为了帮他,花光了三个月的生活费。 多年之后。 祁月看着从家里翻出来的写着顾淮名字的世界射击记录证书、击剑冠军奖杯以及十几套房产证,陷入了沉思:“……”

囧囧有妖·完结·34万字

明天也喜欢

陆惊宴第一次遇见盛羡,脑海里冒出一个念头:想让这个男人哭。 后来,陆惊宴哭了。 ... 陆惊宴第一次遇见盛羡是在酒吧里,她手机没信号,找他借网,问他手机热点WiFi是什么? 他说:你生日。 陆惊宴还没来得及输入密码就被朋友喊走了。 她觉得盛羡用自己的生日做密码,一定是喜欢她的,就是闷骚了点,她明里暗里勾搭了盛羡大半年,她才发现盛羡的WiFi密码是:nishengri ... 明艳千金大小姐X法学院最年轻教授 甜文。 1V1.

叶非夜·完结·36.7万字

美人羸弱不可欺

第一次见面,杜清檀被退婚,暴跳如雷,恶狠狠挥出一记左勾拳,然后弱鸡身体配不上,晕了……独孤不求帮忙叫了个医,报酬是《五种左勾拳的使用方法》。 第二次见面,杜清檀去退婚,楚楚可怜,一言不合就吐血,顺顺利利挣了百两金,独孤不求见者有份抽走五两金。 第三次见面,杜清檀被逼债,悲愤欲绝,哭兮兮拿出一份“祖传食疗秘方”偿债务,独孤不求急公好义带头捐款做保镖,顺便带走了《散打鞭腿之要领》。 第四次见面,杜清檀被逼婚,凶悍绝情,硬生生把男方逼得无地自容、只求速死以谢天下,独孤不求两眼放光毛遂自荐想做入幕之宾。 第五次见面,杜清檀做了官,端庄温婉,以食医人,名动天下,只是得了失忆症,忘了故人,独孤不求弱小无助地爆了杜女官的假面具。

意千重·完结·93.8万字

半星

宇宙浩瀚,弹指光年。唯有一人,星河难阻,至今不忘。 又美又丧大魔王vs硬汉忠犬捉妖师。这是一个都市幻想爱情童话文。尽量日更,如不能更新会请假。

丁墨·完结·50.3万字

与狼共眠

[本书已出版上线,各大平台皆有售,广播剧在喜马拉雅上线] “看够了么?”他慵懒散漫的问。 第一次见面,她从审讯室出来进错了厕所,看见不该看的。 可谁料,从此他却缠上了她。 后面一场意外,身为犯罪心理学家的她临时坐了轮椅,无奈之下招聘小跟班。 看着来应聘的求职者,素来冷静的她微微咬牙。 …… 后来,工作上她处处吹毛求疵,他跟在后面笑着道歉。 她冷冷问:“你错哪里了?” 沈聿笑得慵懒:“这话说的,没错还不能被你骂几句了?” 顾言:“你五行缺德!” 沈聿:“我命里缺你。” ** 哪里有正义,哪里就是圣地!——培根 [有超忆症的犯罪心理学家和她有钞能力的、隐藏大佬小跟班的故事,一个很御,一个很欲,刺激绝宠]

傅九·完结·40.4万字

阿禅

张静禅家道中落,年轻有为,英俊单身,是本市商界强势崛起的新贵。其父多年前破产欠债10亿,他执意替父背债,蛟龙困于泥潭。 有一天,失恋又失业的社畜李微意一觉醒来,成为8年前还是豪门阔少的张静禅。 张静禅:“如果你能替我挽回这10个亿,我愿意……” 李微意望着他的脸蛋身材,咽了咽口水。 张静禅:“分你1个亿。” 李微意:“!!!!” ———— 起初我以为那次穿越和往常一样,只是一瞬间的事。后来才知道,他等了整整8年。 时间循环+男女互穿。疫情期间存稿的练手中篇,20万字左右,主要目的是提高作者的细节设定和推进能力,小甜文。 每周六更,周日不更。

丁墨·完结·31.9万字

重生可以撤回吗

钟少虞是修仙界难得一遇的奇才,也是修仙界鲜有的好人缘。 大师兄,万千少女心目中的白月光,对钟少虞一见钟情:“等天下无恶妖,我就娶你。” 小师弟,顽劣的很,怼天怼地怼空气,唯独对钟少虞言听计从:“我得回家问我师姐。” 就连隔壁山上的小师妹,都把钟少虞当成偶像一样供着:“钟少虞用的是这个颜色的剑穗,所以我也要用。” 后来……这些哄着围着她转的人联手把她挫骨扬灰了。 再后来,钟少虞没想到自己会再活过来,但是她睁眼遇见的不是那些把她挫骨扬灰的旧人,而是她曾经活着誓死要除去却没能除掉的大敌姜予。 那个时候的姜予,她都不是对手,这个时候的姜予,已经强到整个修仙界绕而远之。 钟少虞看着随随便便一巴掌就能拍死自己的姜予,险些哭出声来:嗷呜~重生可以撤回吗?

叶非夜·连载中·14.7万字

客户端电脑版

版权所有:上海玄霆娱乐信息科技有限公司

沪公网安备 3101150200865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