尝桃

尝桃

火几

浪漫青春/已完结

23.3万字

完结于2023-04-2219:16:21
陈氏家族聚会上,有人起哄问陈京裴:“裴哥,你的初吻,是什么味道的?” 陈京裴略微沉吟,想起那个阳光温暖的慵懒午后,小姑娘怯生生的喂他一瓣桃。 他笑容邪性桀骜,目光挑衅般的投向那个坐在他堂哥身边吃桃的女孩,一字一顿道:“桃子味。” 宣枳:“……” 现在戒桃还来得及吗? … 无人知晓,他们曾经疯狂相爱过。 陈京裴VS宣枳 CP名:奉枳陈婚 【有钱有颜的游戏公司大老板X娇软漂亮的一线记者】

第1章前女友

认识陈京裴的人都知道,陈京裴对桃子过敏。

却无人知晓,他在背地里,嗜桃成瘾。

房间的香薰要桃子味的,浴室的牙膏也要桃子味的,连家里养的宠物猪,都叫桃子。

而这一切的一切,都要归咎于,他有一个很喜欢吃桃子的前女友。

可这个该死的前女友,在五年前骗了他的初吻和第一夜之后,就把他给甩了。

他曾狠狠的发过誓,要是再遇到她……

一定要让她以后的孩子都姓陈!

然而,时隔五年,当她再次出现在自己的视野里时,陈京裴真恨不得狠狠扇自己两大嘴巴子。

因为,他这个该死的前女友,竟然和他堂哥陈韫泽在一起了??

看着家族群里,某位堂弟偷偷抓拍发出来的照片,陈京裴在办公室里真是气得咬牙切齿。

某位堂弟却还在不知死活的吹捧着。

〔太漂亮了,泽哥的女朋友,跟小天仙似的,连奶奶看了都笑得合不拢嘴。我敢打包票,奶奶一定认准了她当孙媳妇儿。〕

〔还有,另外通知兄弟姐妹们,今晚七点都回老宅聚餐,庆祝泽哥回国。〕

……

八月,霏城的桃子正成熟。

长街小巷,到处是其乐融融的欢声笑语。

宣枳忍不住举起挂在脖子的单反相机,摄下回国的第一张照片。

这里没有恐怖暴乱,没有战争硝烟,也没有无家可归和流离失所。

这里的一切一切,都是那么的岁月静好和安全。

“以后,把陈家府当作自己的家。随时都能来。”

正低头查看拍摄的照片效果,头顶忽然划落一道温润且令人安心的嗓音。

宣枳微顿,抬眸,目光迎上陈韫泽那双饱经风霜却永远澄澈明净的眼睛,她轻轻点了点头,“好,谢谢。”

她语气过于淡漠疏离,陈韫泽弯唇一笑,有意逗她:“谢谁?”

宣枳可能还对那个称呼不太习惯,静默了两秒,才艰难的开口:“谢谢……韫泽舅舅。”

陈韫泽知道她性格很要强,见好即收,说:“走吧,带你见见家人。”

家人?

宣枳望着前方的高门大户,从不敢奢望自己能有“家人”。

亲舅舅在维和时牺牲,妈妈下落不明,她早已经没有家人了。

……

夜晚,织女星格外明亮。

陈家府熙熙攘攘,非常热闹。

家佣把宴桌搬到庭院的桂花树下。

宣枳是陈韫泽带来的,自然是和陈韫泽坐在一起。

俩人郎才女貌,不明其中状况的,都会自动默认为他俩是男女朋友。

“泽哥,你不跟我们介绍介绍吗?我们以后是要直接叫嫂子,还是……”

某位堂弟的话还没问完,突然旁边的座椅被人猛地嚣张踹开。

某位堂弟微微咂舌,看向来人,莫名其妙道:“裴哥,你今晚是吃炸药包了?怎么火气这么冲?我告诉你,你踹的这张可不是普通椅子,这可是咱们家太祖奶奶的嫁妆,可老古董稀罕了,要是踢坏……”

“闭嘴。”陈京裴冷扫了他一眼,将纨绔子弟的劣根性,展现得淋漓尽致,“就张破椅,都不值几个游戏币钱。”

反正,他在陈家,是第一个敢不守家规的人。

陈家长辈早把他当作逆子处理了。

听到久违的熟悉嗓音,宣枳心头狠狠一震,视线从餐桌面前那盘惹人垂涎的盐渍蜜桃抬起来。

瞬时。

措不及防的对上一双多情到要泛滥成灾的桃花眼!

喜欢这作品的人还喜欢

缠腰

十岁那年,他腼腆地喊着一声“姜姐”,瘦瘦小小,是听话的小奶狗,她学着大人的样子,亲他的额头安抚。 再见面,他一身笔挺西装搭配金丝眼镜,举手投足间如皑皑霜雪矜贵清绝,高不可攀。 撕下那副斯文败类的伪装,他终于在黑暗中露出了獠牙。 “这不是你教我的吗?”他从后面环绕住她的细腰索吻,声音带着蛊惑,近乎玩味地喊出那两个字,“姜姐。” 姜玖这才明白过来,对方早就在她不知道的地方,变成了一头偏执且腹黑的狂犬。

鹿闻笛·完结·123万字

诱他陷入

坊间传闻,岑二少因为给已分手的初恋女友做手术失败,从此对手术间有了阴影,再也没办法拿起手术刀,成了医坛一大憾事。 出生医学世家,16岁便以一篇论文震惊医学界,年纪轻轻就蜚声医坛的岑二少就这样从家族中的神坛跌落谷底。 但没有人知道,牵动他的心的,从始至终都不是他的那位“初恋女友”。 霍家大小姐从小娇生惯养,想要的东西没有得不到的——除了岑二少。 她从六岁起就跟在他屁股后,上他上过的学校,学他学过的专业,看着他恋爱、分手、为情所困,只等着有一天能够堂堂正正的站在他身边。 但是一场车祸,把他从她的记忆里剥离,她记得全世界,缺独独忘了他。 原来没有他的世界是这样的。 【假失忆,真甜宠,1V1】

御尘寰·完结·37.9万字

予她宠溺

多年后被亲生父母寻回后,李绵绵多了一个楼上的帅哥哥。 顾辞晏把他宽大的校服系在李绵绵的腰上。 回家的路上,顾辞晏举着一把不符合自己气质的粉红小伞,跟在她身后,语气轻柔:“不怕,哥哥在后面没人能看见。” 几年后,李绵绵穿着短裙上楼梯。 顾辞晏还是和以前一样,拿着衣服在后面帮她挡着。 李绵棉疑惑的问:“我看网上的情侣男生都不让女朋友穿短裙,你为什么不说?” 顾辞晏摸了摸她头,说道:“只要你喜欢想穿什么穿什么,我在呢。” 乖巧懂事小可爱x温柔腹黑大哥哥

喃若若·完结·53.6万字

肆意轻哄

推新文《今夜热恋》(景川×邵灵) 景大队长有个从校服到婚纱的女朋友,在他口中是碰不得凶不得的哭包,得捧在心尖上哄。 等见到了大家才发现,虽然有点掉人设,但貌似景大队长才是得被捧在心尖上哄的那个人。 月夜朦胧,她轻攀着他的肩膀,笑得让他恍神。 “就这么喜欢我?”她声音里满是戏谑。 一如那年穿着校服的盛夏,蝉鸣声里的对白,他低头看着她,“就这么喜欢我?” 他对上她眼底的笑意,揽着纤纤细腰自嘲轻笑。 对,就是这么喜欢她,喜欢得……不得了了。 对于邵灵来说,景川就像是一池泉水,而她是一尾濒死的鱼,能让她重新鲜活。 她不知道的是,邵灵对于景川来说,是一味药,产生了依懒性就很难戒掉的药。 而此间年少,惟余月光与你,皆是绝色。

果茶爱清酒·完结·41.9万字

野性撩惹

【禁欲清冷教授VS娇软尤物女主】 【双洁+久别重逢+甜宠无极限HE】 林染深夜跟朋友酒吧狂欢,醉酒间她靠在墙面,看到不远处有个穿着全套灰色运动服,面容清冷的男人。 而他的脸像极了记忆里的那人。 所有人都知道金融系高岭之花陆启跟林染不合。 两人堪称死敌。 眼看战争越来越强大,吃瓜群众的队伍也越来越大。 本以为是生死之战。 却没想,某天论坛竟被人爆料一张照片! 还是陆启把林染压着亲! 吃瓜群众:??? 卧槽,我磕的仇敌成CP了? “教授啊,这照片是真的假的啊?” 林染:“假的!” 陆启:“p的!” 两人异口同声。 群众的心这才放回肚子,假的就好,假的就好。 直到某某某天论坛又晒出两人的结婚证。 男的是陆启,女的是林染。 群众们:“???” 卧槽,教授不是说是假的吗? 惊#我磕的仇敌竟成了真CP! 惊#陆启跟林染结婚了!

温若甜·完结·60.3万字

诱梨

宣家有个身子骨孱弱的三小姐,因体弱多病十八岁前一直养在江南。 在十八岁时,宣梨被接回了宣家老宅。她气质温婉,说话时总是柔柔的,像江南的春风一样绵软。 人们都说她柔弱可欺,说话大点声就能把她吓到眼眶通红,泫然欲泣。 可有人见过她气势凌人地逼问江澄的下落,也见过她掌掴诬陷自己的人。 江澄在遇见宣梨之前,一直是个我行我素的主。遇见她之后,会因为一句“烟味不好闻”而戒烟。也会在她生气的时候软了嗓音哀求:“小祖宗,理理我行不?” * 江澄:“她从来不是小白花,是开在我心上永不凋零的红玫瑰。” 宣梨:“你是我平淡岁月里最惊艳的风景,我的终点是你。”

未闻茗香·完结·27.5万字

情诫

苏酥是个“欺横霸市”的“小渣女”,她看上了君子端方的谢珩。 原以为是要费尽心思才能如愿,结果他深邃的眉眼一抬,从容就上了她的钩。 这时,苏小姐娇气的说:“虽然我家境好,但以后会好好对你。” 谢珩只笑不语。 后来,她才知,他是上京百年家族的继承人,他那时沉默是看不上她家的家底。 那天,家主继承大典上,谢珩一袭深沉黑衣肃穆威严,金丝边眼镜,手执三柱香烟焚香参拜。 手腕之上戴着的却是格格不入的兔子发绳。 那是此生例外。 可他伤了小姑娘的心,小姑娘就跑了,不要他了。 经年之后,世人皆知,谢家家主谢珩被一个小姑娘拿捏死死的。 旁人来问:“听闻谢太太驭夫之术很厉害?” 苏酥眉眼轻眨:“大概因为我漂亮吧,他一开始就是觊觎我的美色。”

原野听风·完结·67.2万字

延时热恋

【清冷骄矜京圈大小姐x矜贵深情京圈投行大佬】 林曦十七岁那年,伤了耳朵暂时失语。父母车祸离世,她和哥哥相依为命。后来哥哥工作调动离开,她被接到临市外婆家生活。期间,哥哥嘱托朋友来看她,来得最频繁的,就是那个比她大了五岁的“三哥”——秦屿。 京市距离临市一百多公里,他坚持陪她看医生,耐心教她讲话,甚至每晚都会准时出现在她的校门口。他将仅有的温柔全都留给了她,但一切又在她鼓起勇气表白前戛然而止。暗恋未果,家里又突生变故,她远走他乡和他彻底断了联系。 再见面,是她七年后回国相亲,被他堵在餐厅走廊,“楼下那个就是你的相亲对象?怎么在国外待了几年眼光越来越差了。身边有更好的选择,你还能看上他?” “谁是更好的选择?” 她下意识追问。 秦屿:“我。” 【青梅竹马,破镜重圆,双向暗恋小甜饼】

陆方之·完结·50.3万字

肆意沦陷

【社恐小怂包×爹系心理医生】 楚清甜暗恋秦野,他们已做三年邻居,本该近水楼台先得月,但她一直有意避免与秦野碰面。 她患有严重的社交恐惧症,出门一趟如同作贼需要全副武装。 某次她戴着摩托车头盔被电梯里的小孩叫怪阿姨,后来她知道那小孩是秦野的侄子。 隔天,她走失的猫被秦野送回。 男人高大英俊,桃花眼潋滟无双,笑起来的样子撩人心弦。 他太好看了。 楚清甜瞬间开始焦虑、出汗,脸红心跳…… 男人风度翩翩,掏出一块手帕小心翼翼擦拭她额上的汗,“我观察你很久了。” 她心跳节奏乱了。 直到男人将一张名片连同她的猫一起塞给她,笑容张扬有魅力,“我是心理医生,如果你想找人聊聊,联系我。” 楚清甜:“……” 不久,她怀着忐忑不安的心去到他的心理诊所。 然后,她的第一次牵手是他。 第一次拥抱是他。 第一次接吻是他。 往后的每个第一次都是他……

子书简·完结·29.1万字

客户端电脑版

版权所有:上海玄霆娱乐信息科技有限公司

沪公网安备 3101150200865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