野性攻陷

野性攻陷

匪弋

现代言情/已完结

92.2万字

完结于2022-08-2117:59:49
「京圈太子暴徒小疯狗vs温柔腹黑大魔王」艺术界新秀画家沈周懿,突然线上表白了。 她@了一个没有任何个人简介的微博用户,高调示爱:「可以跟我接吻吗?」 身为近期获得美术界世界级金奖的黑马画家。 惊才艳艳之余,过人的美貌更是圈粉无数。 可她却以惊人的言论登顶热搜第一。 无数粉丝梦碎深夜。 * 而身为话题主人公裴谨行,在沈周懿眼里,不老实、不好泡、不服软、让人着迷又抓狂。 别人的弟弟要么小奶狗,要么小狼狗。 而他——小疯狗。 总是用最懒淡颓痞的语气说着最欠最让人心火焚烧的话。 ——姐姐,你好会占便宜。 ——姐姐,你这么馋我? ——姐姐,接吻可以给我算时薪么? 沈周懿耐心耗尽,这个磨人的小疯狗爱嚯嚯谁嚯嚯谁去。 她不泡了。 再后来。 她身陷囹圄时,曾经那懒淡颓狂的男人,却在法庭上大杀四方,为她清理一切障碍。 傲慢的来到被告席,隔着桌子宛若情人的捏捏她的后颈,笑的颓唐又放肆:“姐姐,你怎么落魄的样子都……好正啊。” 一众庭审傻眼:? 沈周懿:……说他疯,真不亏他。 这是该调情的时候? 事实证明他就是这么个目无法纪的暴徒,无人能及左右,唯独她,他甘愿撕裂世间规则,成为她的信徒。 「双大佬、非善男信女、前期男主伪装系」

第一章沈周懿,你不会死,等我

——我在刺目的天光下越过盏盏鬼火,暮色处才是我的归途。

——你且往前走,我会做你的信徒。

“死之前,还没睡过男人……”

“真不甘心啊。”

沈周懿背靠岩石,望着眼前壮阔的自然景象,喉咙痛到嘶哑,泛红的眼圈眯着,发自肺腑的感慨一句。

这里是雪区墨脱。

深秋漫漫,耳边是细雨呢喃,眼前是千岩万壑。

层峦叠翠顺着山脉延绵,恍若泼了一层质感细腻的油墨,冰雨裹挟森利冷风,好似绵绵针戳入骨缝。

如果。

——她此时此刻没有在这雨林落难的话。

是很有兴趣和心情观赏,来增添作画灵感。

回国三月有余。

灵感和思想接近匮乏,三个月来她几乎每日宿在画廊,却没办法给予画纸一笔一墨的馈赠。

她画不出来东西了。

沉溺了近百日。

她决定来‘人间圣地’走走看看。

第一站,就是墨脱边界被称之为最危险却最巧夺天工的热带雨林线路,海拔处于两千左右,这条路线有很多探险者远赴千里来尝试征服的险峻山脉。

如果不按照正常开发线路走,很容易偏离轨道进入危险地带,自然而然的——

事故率增高。

死亡率也是频频上榜。

现在看来。

她要成位下一位遇难者?

现在是她被困的第二十五小时。

沈周懿两手撑着冰冷麻木的身体,往后方巨大岩石挪动。

右脚踝在她从斜坡上方摔下来时扭伤了,肿的没办法行走半步。

她凭借着一股韧劲,从险峻的滑坡用了三个小时爬行到相对安全的位置。

现在下着雨。

天色渐渐黯淡。

沈周懿感觉手指都冻的僵硬。

放缓的呼吸频率,仍旧连带着心脏在一寸寸抽痛、麻痹。

身体已经快要失温。

最多再过三小时,严重失温情况下,她小命就会交代在这儿了。

“上社会新闻的天才画家,是比画画打响名气来的快。”沈周懿忍着抽痛的肺部,轻轻一叹。

又捏了捏已经没有知觉的腿部,眼睫毛被雨水润湿,线条柔和的鹅蛋脸苍白无血色,神色却没有惊慌和绝望。

她还有心情自我开个玩笑。

从兜里摸出手机,信号格神奇的出现了微弱的一格。

她试了很多地方,这里终于有了一丝信号。

打开拨号界面。

输入紧急应急电话。

还未尝试拨通。

手机就在山林里流淌出刺耳却灌入希望的铃声。

是陌生号码。

沈周懿毫不犹豫接通。

因为信号差,电流声滋滋入耳。

她张了张嘴:“这里是墨脱热带雨林,我需要帮助,我被困了,请帮我联系墨脱警方,我的名字是……”

“沈周懿——”

手机听筒里。

信号不良下,滋滋的响了几秒后,年轻男人的声音逐渐清晰起来,被雨声润了些许令人安定又清醒的凉意。

沈周懿心里的弦,忽然被这么一声,瞬间绷紧,缓慢跳动的心脏似乎在那一刻,被一只无形的手,肆意揉捏。

喘息都轻了许多。

他又沉着的呼唤她的名字:“——沈周懿,是吗?”

沈周懿被这一道声音晃神。

她无端地抬手摸了下耳垂:“是我,我是沈周懿,我现在——”

“我是冲锋救援队队员。”

年轻男人语速很快,咬字却清晰干脆:“你周围情况请向我叙述,方便确定你当下位置,现在你应该在信号区,暂时不要挪动,以免信号中断再次失联。”

沈周懿环顾周围,失温状态下,她声音有些抖,天生的柔软音色,因为冷,而仿佛裹带哭腔,实际上,她表情很淡:“我这个位置,可以看到对面游客区域索道,背靠、背靠一处岩石,下方是……”

“西北方向,榕树林——”他尾音裹挟着令人安定的沉着,“我确定你的位置了。”

迅速地给她一剂安定剂。

两秒后。

滋滋杂音下,有他快步行走而微微的喘息,音色冷玉清霜的,隔着手机莫名燥的人那边耳朵发热。

“等我。”

“你不会死。”

沈周懿身体失去控制,她疲惫的靠在岩石上。

耳边是男人奔向她的脚步声。

他没挂。

……嗯,还挺贴心?

沈周懿手抬不起来,干脆歪着头用肩膀夹着手机。

有些昏昏欲睡了。

“沈周懿。”

思维溃散时。

听筒里又是男人温沉的呼唤,让她清醒片刻,他嗓音有点儿懒淡,应该是京城人,有股很淡但是又特别好听的京味儿,很……劲儿。

太——正了。

沈周懿微微清醒些许。

她眯着眼望着远方。

“你叫什么?”她突然有了兴致闲聊。

那边叮叮当当的,含着雨水击落的声调:“——冲锋队22号。”

沈周懿细微的‘啧’了下:“22号。”

那边没应。

依旧在快步飞奔着。

沈周懿也不知出于什么心理,气声微弱含笑:“22号。”

“22号。”

“22……”

“这位小姐,你有些吵。”年轻男人仍旧波澜不惊的腔调,因为音色太优越,说出的话似乎隐匿了情绪,只让人注意到他因为懒淡情绪而尾音偏轻的声线。

特别好听。

沈周懿无声的笑。

不过据说,声音好听的人,长得都不好看?

她可惜的眯眼。

“啊,我怕我等不到你来就死这儿,临终多说两句。”

那边安静了。

只能听到骤急的雨击落树叶枝干的声响,那是富有生命力的乐章。

与她此时此刻一脚踏入死门关的落魄,仿佛像回光返照的施舍。

沈周懿感觉视线模糊。

她有些困倦。

舌尖轻扫冰冷唇瓣。

真要——死了吗?

她太累了。

身体机能已经濒临崩裂边缘。

胸腔肺腑都被冻结,感受不到温度。

可惜了。

她展览会下个月举行,人却死——

“沈周懿。”

轰隆——

远处山体滑坡,倾泻而下,伴随着水流声。

但是呼唤她名字的声音却清晰的盖过了所有杂乱纷扰。

沈周懿眼皮子很沉,她努力侧头,那边跑来一个人,是一道很高的身影,黑色冲锋衣,手长腿长,后背背着救援装备,头上戴着防水鸭舌帽,面部被深色面罩遮的严严实实,只露出一双漂亮却没烟火气的眼睛。

她眯起眼,细细凝视。

喜欢这作品的人还喜欢

于他心上撒个野

【乖张凛冽病娇系少年×三分甜七分野酷妹】 和沈嘉喻的初见,大概是温淼人生中最大的社死现场了。 彼时,温淼还在跟朋友嘀咕:“虽然这位沈老板是挺帅的,但看起来不像是直的啊?” 朋友:“这都能看出来?” 温淼:“猜的嘛,腰细腿长屁股翘,男主标配,而且你看他朋友身边都有妹子,就他没有,格格不入地放个玩偶。” 朋友:“有道理。” 温淼:“所以我才说他应该就是小说里写的那种表面上生人勿近,但实际上热情似火的小妖精。不过话说回来,不知道他有没有八块腹肌啊?” “……” 这一番有理有据的分析落下,那位迟迟没有反应的沈老板终于抬起了头来,一双幽凉深邃的眸子盯了她片刻,而后用标准到不能再标准的方言回道:“有,你要看么?” 温淼:“?” 温淼一呆:“啊、啊,你……你听得懂方言啊?” 沈嘉面无表情:“不好意思了,我江州本地人。” 温淼:“……” 大型社会性死亡现场。 1V1|小甜文|海大附中

是uu呀·完结·58.7万字

诱他上瘾

新文《失控旖旎》已发~ 【先婚后爱】 傲娇爱装乖大小姐VS性感桀骜退役赛车手 宋旎一眼看中了家里安排的相亲对象。 她不喜欢烟味,可她喜欢谈峥抽完烟后身上的味道。 她并不是手控,可她喜欢谈峥手背性感凸出的青筋。 她爱惨了谈峥抽烟喝酒时那一副慵懒随意却性感到爆炸的样子。 谈峥对她来说,总是有着一种莫名的吸引力。 宋旎对闺蜜说: “他抽烟的样子真他妈的帅。” “有机会我一定要好好摸摸他的手。” 谈峥手背凸起的青筋里流的是对她下了蛊的血。 于是她用着那一双勾人的桃花眼,时而在谈峥面前扮着乖巧,时而高傲得像带刺的野玫瑰。 她擅长用那双稍微润点水就楚楚可怜的眼睛,直勾勾地看着男人,表明自己的兴趣,却不明说。 步步为营,请君入瓮。 谈峥觉得这小姑娘是吃不得半点亏的高傲性子,可不娇弱,疼了也不吭声。 他总是能识别出她在装乖,他也总是表现出直男性子,装作看不懂。 可宋旎那一双眼着实勾人,偶尔便如她愿走进她步的圈套。 到最后真真被她套牢,无法抽身。 后来,谈峥说:“你只要看着我,我就想把你摁在怀里。” 宋旎想,能够把谈峥这样的男人给引诱到手,也不妄她装乖撒娇了。

肆媚·完结·73.2万字

与狼共眠

[本书已签出版,广播剧在喜马拉雅上线] “看够了么?”他慵懒散漫的问。 第一次见面,她从审讯室出来进错了厕所,看见不该看的。 可谁料,从此他却缠上了她。 后面一场意外,身为犯罪心理学家的她临时坐了轮椅,无奈之下招聘小跟班。 看着来应聘的求职者,素来冷静的她微微咬牙。 …… 后来,工作上她处处吹毛求疵,他跟在后面笑着道歉。 她冷冷问:“你错哪里了?” 沈聿笑得慵懒:“这话说的,没错还不能被你骂几句了?” 顾言:“你五行缺德!” 沈聿:“我命里缺你。” ** 哪里有正义,哪里就是圣地!——培根 [有超忆症的犯罪心理学家和她有钞能力的、隐藏大佬小跟班的故事,一个很御,一个很欲,刺激绝宠]

傅九·完结·40.4万字

徐医生的私藏黑月亮

《温柔诱捕》新书连载中,欢迎收藏 听说摄影界的美人摄影师找了个医生男朋友,据说还是美人千方百计倒追的,对于美人虎视眈眈的几位大佬坐不住了。 影视集团总裁:“一个医生而已,我们蔷蔷肯定只是玩玩罢了。” 某多年追求未能抱得美人归者:“横刀夺爱者,杀无赦!” 好友邻家弟弟:“怎么回事姐姐,不是说好了等我长大的吗?” …… 秦蔷懒洋洋的靠在自己的医生男朋友怀里,笑眯眯的握着男友修长的指尖,“挖墙脚的有点多,有没有危机感?” 男友淡淡的看了眼那些想要挖墙脚的男人们,“这几个人里有长的比我好看的吗?” 秦蔷摇头,“没有。” “你当初为什么看上我?” “当然因为你长得好看。“ “所以我为什么要有危机感。” …… 后来,男朋友的小马甲一个一个被扒下,秦蔷咋舌,都说烈女怕缠郎,她这是缠了个什么郎回来啊! 秦蔷和徐屏安的感情史,可以用一句话来形容,始于五官,忠于三观,她看上的男人,那是世间独一无二的。

炑狇·完结·96万字

蓄意惹火

【温婉娇气绝世小嗲精vs温润清冷渣苏斯文败类】 傅家大院里她与他初相识,他温润清冷,气质儒雅。 他被家长勒令照顾好这位来他家看病的妹妹。 于是,他是这么照顾的—— 1:早上五点晨跑,美名曰为她身体好 2:被子豆腐块,培养她耐心和专心 3:禁止追星,防止被坏男人拐跑之类的等等……一系列反人类的照顾。 后来,小姑娘成年了,总暗戳戳的蓄意惹火。 傅叙家收到的快递,收件人为:【傅叙的老婆】 温吟笑眯眯的收件:“哥哥,我帮你杜绝烂桃花!” 傅叙:“……” 再后来。 “哥哥,小时候我都听你的,现在我想被你这个坏男人拐,可以吗……” 男人皱眉:“不可以。” 并给她一通思想教育。 直到某天,她带了一个假男友回来。 男人忍无可忍,把惹火的小家伙抵在墙角:“养你这么大,我是让你去便宜外人的么?” 再后来,温吟才清楚,温润清冷什么的,都是伪装,就是一个妥妥的斯文败类!

朝思暮欢·完结·95.7万字

他以温柔越界

「广播剧在喜马拉雅已上线」 (男二上位文,双洁,男主黑切黑,男二白切黑) 北城皆知唐如锦恣情傲物,却在家中养了个娇气的病美人,一养就是八年。 病美人辛甜五步一咳,十步一喘,十八岁进演艺圈,次年就成了当红花旦。 后来同年颁奖典礼,他将美艳影后揽入怀中,辛甜当场掌掴后者,至此身败名裂。 所有人都说辛甜恃宠而骄,无人知当天夜里她将一张卡扔在唐如锦面前,姿态疏离:“这是我这八年的抚养费。” 后者捻着烟,隔着轻烟薄雾,眯眸冷笑:“很好。” * 北城秦家家主秦时遇,曾是国内首屈一指的心胸外科教授。 只是他常年与世隔绝,神秘至极。 有传闻说:他冷淡寡言,性情暴戾,曾刺人上百刀血流不止,最终却判定轻伤。 有传闻说:他温柔如明月,样貌倾倒众生,是世间难得的君子。 辛甜身败名裂的19岁严冬,踏着冬日冷清月色,敲开了他的房门。 春日如约到来之前,他要让他的蝴蝶,飞回他的身边… * 很久以后,唐如锦在访谈现场拉住对自己熟视无睹的辛甜,眼眶猩红:“别闹了,你要玩死我吗?” 后者笑容烂漫,是唐如锦从未听过的冷淡语气:“放手,我丈夫还在家等我。” 而秦时遇走到她身侧,将外套披在她身上,笑意温隽:“甜甜,回家。”

傅五瑶·完结·71.6万字

致命热恋

安桐遭逢家庭剧变,罹患情感障碍,且时常出现严重的情感剥离现象。 容慎,名满香江且富可敌国的神秘家族继承人。 一场乌龙,安桐错把容慎当成心理治疗师,自此开启了为期数月的疏导治疗。 不久后,两人一拍即合,协议结婚了。 * 婚后某天,属下汇报:“容爷,夫人又在直播写代码了。” 男人缓缓抬眸,语调慵懒:“别忘了给她刷礼物。” 属下默默递出一张纸,“容爷,夫人写的这几行代码,和我们高价聘请的幕后工程师写的一模一样……” 容慎看着代码陷入了良久的沉默:“……” * 某天午后,夫妻俩吃完街边串串香偶然路过某顶尖科技大楼。 几名职员捧着文件鱼贯而出,对着容慎毕恭毕敬地颔首:“执行长,可算是遇到您了。这几份文件需要您尽快签署,不能再耽误了。” 安桐面无表情地看向了身边的男人:“?” #我贪图免费治疗嫁了个心理医生结果他是个商界执行长?# #我以为我娶了个缺钱的情感患者结果她是个高级工程师?# 【伪·心理治疗师VS真·心理疾病患者】

漫西·完结·55.5万字

蓄意热吻

【已签出版】 男二上位,国民初恋·斯文败类 程微月初见赵寒沉是在父亲的退休宴上。 父亲酒意正酣,拍着男人的肩膀,喊自己小名:“宁宁,这是爸爸最得意的学生。” 赵寒沉闻言轻笑,狭长的眉眼不羁散漫,十八岁的少女心动低头。 后来闹市,天之骄子的男人于昏暗角落掐着美艳的女人,往后者口中渡了一口烟。他余光看见她,咬字轻慢带笑:“宁宁?” 心动避无可避。 可浪子没有回头,分手闹得并不好看。 分手那天,京大校花程微月在众目睽睽下扇了赵公子两个耳光,后者偏过脸半晌没动。 却无人知低调的商务车里,众人口中最端方守礼的周家家主,律政界的传奇周京惟捏着少女小巧的下巴发狠亲吻。 许久,他指腹擦过她眼角的泪水,斯文矜贵的面容,语气温和:“玩够了吗?” … 程微月见过周京惟最温柔的样子。 正月初一的大雪天,泾城灵安寺,鹅雪轻絮的天地间,人头攒动,香火缭绕,她去求和赵寒沉的一纸姻缘。 直到周京惟逆着人流朝自己走来,将姻缘符塞在自己手中,“所愿不一定有所偿。” 他顿了顿,又说:“宁宁,玩够了就回来。” 佛说回头是岸,那一天程微月频频回头,都能看见周京惟站在自己身后,于万千人潮里,目光坚定的看向自己。 佛真的从不诳语。

傅五瑶·完结·100万字

蓄意沉迷

【横刀夺爱、he】 【乖戾白切黑小狼狗×温柔猫系女神】 江厉第一次遇见梁舟月,她穿着不舒服的礼服,躲到他的休息室调整衣服。 见他出现,她紧张得拉不上拉链,尴尬窘迫。 那天,江厉罕见动心思,帮她拉了两次拉链。 再次遇见,他是校园贵公子,她是万人迷。 他在操场打球,她长裙摇曳,坐上男友的副驾。 这时的江厉就明白,他要一条路走到黑。 要横刀夺爱,趁虚而入。 姐姐那么漂亮,当然是他的。 * 梁舟月从没想过,会被小五岁的男人喜欢。 他乖戾冷漠,高傲疏离,却唯独对她有求必应。 盛夏日,梁舟月被暴雨拦在教学楼门口,台阶下滚滚污水,污泥横生。 她正愁如何回宿舍,眼前就弯下一道男人硬挺的脊梁。 江厉的语调永远那么慵懒,漫不经心的乱人心弦:“姐姐,怕你害怕,今天特意背你回家。” 那一刻,未曾接近过女生的江厉,于众人面前臣服于她。

十七藤月·完结·45.9万字

客户端电脑版

版权所有:上海玄霆娱乐信息科技有限公司

沪公网安备 3101150200865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