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裁,太太又回娘家了

总裁,太太又回娘家了

苏斜里

现代言情/已完结

45.5万字

完结于2022-05-0222:56:16
清冷禁欲总裁X温柔清绝美人 温婳要联姻了。 对方据说是欧洲金融巨头一个华人家族的掌门人。 见面时,他西装革履,举手投足矜贵自恃,一身的风度。 温婳沉默着注视他,半晌,才轻笑一声,“有意思。” 婚后,两人在外是模范夫妻,人后却相敬如宾互不打扰。 好友问她为什么嫁给席漠。 她言笑晏晏,“他有钱有势啊,要是有比他更有钱的我也嫁了。” 蓦地一抬眼,男人深暗的俊脸隐在酒吧迷幻灯光下。 朋友看热闹不嫌事大:“婳婳你惨了,回家跪搓衣板吧。” 回家是不可能回家的,她转道回了娘家。 惹了事回娘家,生气了回娘家,说错话也要回娘家 对此,席总已经见怪不怪,十次有九次都是好言好语地把人哄回来。 他追到温家时,某人正坐在客厅吃橘子,看见他,不慌不忙地吃掉最后一瓣,面带挑衅,“你在这里不要动,我去给你买几个橘子。” “……” 他不生气,反而温柔耐心地把她哄回家。 温婳一口气刚松下来,臀部一阵火辣辣 ,“你打我?!” 男人黑眸宁静,慢条斯理地:“横竖最后你是要落到我手里的。” ……她中计了! 隔日,他帮她揉着腰,“下次别去打扰岳父了,嗯?” 温婳红着耳朵,不要脸!

第1章你什么时候屈尊出现呢?

夏末夜风微凉,黑夜里稀稀落落地缀着几颗星,一辆深黑色宾利行驶在漆黑公路上,照亮路两旁的植被。

后座的人似乎在闭目养神,薄唇微抿着,脸色寡淡。

脸部轮廓在昏暗的车厢里冷峻深邃,更显硬朗英挺。

有电话进来,他缓缓睁眼垂眸瞥了下手机,修长的指节按下接听。

“老席,你今天到芦城吧?”

“嗯,在回家的路上。”

“别啊,都几年没见了,今晚一起聚聚。”

橘黄色灯光打在蓝底白字的路标上,‘芦城第一中学’几个字清晰入眼。

席漠微微侧了眸子,往前20米,经过一中校门。

门口那棵杨树粗状了不少,保卫室大叔的影子映在玻璃上,教学楼亮着灯光。

一切都是老样子,又似乎有什么不一样。

直到耳机那端的人又叫了他几声,他才撤回视线。

“今天不去了,改天。”

“你家里反正也没人,一个人回去多无聊,我专门带了女朋友看你呢。”

“女朋友?”

傅铭略带得意的声音传来,“是啊,我交女朋友了,是个温婉的姑娘,我奶奶给介绍的。”

“谈恋爱就是好啊,做什么都有人管着,有人关心,老谢你俩搞快点,不要到时候我结婚了你们都还单着啊。”

席漠磁性的声音开口,“认真的?”

“现在是挺认真的。”

别人的私事他也不想多问,只随便祝福一句就要挂电话。

“别挂啊,跟兄弟就这么点话要说啊?老席你真是一点没变,寡淡薄情。”傅铭半开玩笑的口吻说:“建校50年的校友会好多同学都从天南地北赶来了呢,就连你这种大忙人都从瑞士飞回来,你说,温婳会不会也来啊?”

猝不及防听到那个名字,他心里蓦地一紧。

久久等不到回答,傅铭端正了神色,认真道:“这么多年了还记着呢?”

过了半晌,席漠低哑的声音传来,“你有听到过她的消息吗?”

“没有,当年她家人把她的消息藏得太好,就连学籍文件都被清了,她这是下决心不跟这边往来了。别说你,就连我有时候想想都觉得玄幻,你说她是真实存在的吗?就好像做梦一样,说消失就消失了。当初我可是真的喜欢她啊,”傅铭叹了口气,“不知道她回忆起一中来会不会想到我。”

“你说她这么多年杳无音信的,也没跟谁有联系,是不是不喜欢一中,不喜欢这里的人啊?她会不会连想都不想想起来这边?”

“你怎么不说话?”

席漠清淡的嗓音道:“说什么?”

换傅铭那边沉默了,他顿了会儿开口,“我觉得不会,她不是那种人。况且你都等她这么多年了,老天开眼也该让你们见面了,我觉着吧,你们俩的缘分还没尽,没准后天的校友会上她突然就出现了呢。”

拿了钥匙进别墅开灯,头顶白光倾泻,瞬间将大厅照亮。

房子定期有人来打扫,屋里一切都井然有序,跟他上一次回来时一模一样。

一样的寂静冷清。

上一次,是什么时候来着。

似乎是两年前大学毕业的时候。

“借你吉言。”他站在大厅,冷冽磁性的声音很快消失在空气里。

从瑞士飞到芦城,十几个小时的连轴转,男人冷峻的脸上染了层倦意。

“席总,需要找人过来打点一下吗?”于特助一身黑西装,训练有素的样子站在他身后。

“明天再说。晚了,你也去休息吧。”

“是。”

于津南就要离开,席漠掀了掀眼皮,“二楼有客房。”

于特助怔了瞬,开口,“我去酒店······”

“二楼最里那间不能动,别的自己挑一间。”

扔下一句话,他已经上了楼。

洗完澡,他推开二楼最里那间客房的门。

房内一切布置跟很多年前一样,丝毫未动过。

他倚在门边,一如很多年前那晚,视线轻轻投向床头。

那时也是这样寂静的晚上,床上沉睡着眉目温顺的姑娘,黑发遮了半边脸,呼吸清浅的样子,被小猫叫醒懵然的样子,看见他站在门边而拘谨的样子。

一切都历历在目,仿佛就在昨天。

可细细一想,又觉得光阴荏苒,似乎是上辈子的事情。

七年。

太久远了,久远到他有时午夜梦醒会怔住半晌,问自己,真的有那么一个人存在吗?

她带着轻柔的吻霍然闯入他的世界,离开时也如那个吻一般缥缈,什么也没能留下。

记忆里最后一面,是她虚弱地躺在医务室床上,春风拂起洁白窗纱,吹乱她额间几缕乌发。

他没忍住替她撩开,然后不可收拾地轻抚她清绝的脸庞。

他以为,那只是个开始,他们会有长久的未来和以后。

呼吸艰涩,席漠沉沉吐了口气,进屋。

点开那个卡通小女孩的头像,在输入框打字。

【我回芦城了,晚上开车经过一中,又想起了你。】

【现在正坐在你曾经住过的房间,想到你被饿了一下午那天,很可爱。】

【后天的校庆能有幸见到你吗?】

【傅铭说我们缘分还没尽,你什么时候屈尊出现呢?】

【我该拿你怎么办,温婳。】

——

芦城一中的校庆热闹非常。

下午,学校大礼堂后厅聚齐了各届优秀学子,校友交流会上锦衣华服的同窗们彼此寒暄酬酢,兴致高昂。

众人正聊到兴头上,人群里的交谈声乍然弱了一瞬,像是读书时吵闹的班级不约而同地静谧一刻。

大家目光有意无意追随着刚进门那个男人,一身面料华贵的黑色西装熨帖地穿在身上,气质冷清矜贵,目不斜视地越过人群。

有人和旁边人说悄悄话,“那个是席漠学长吧?”

“对,就是他,这么多年过去了还长那样呢。我以为他和大多数男同学一样工作后发福了。”

一旁穿明黄色绸缎礼服的女士听见两人的讲话,眸子带着兴趣地追随着那抹修长身影,“席漠?哪一届的啊?”

“11届,小你三届呢,你不认识正常。”

女士勾唇笑,“小我?我看他那气质还以为是大我几届的。”

席漠到眼前时,陆家姐妹正和容秋说笑,突然见到西装革履的男人,几人顿了一下。

“席漠?”

说起来,她们都6年没见过这个人了,高中毕业后听说他出国了。

席漠微微朝她们颔首,极有风度地问:“就你们三个吗?”

容秋点点头,“你是来问婳婳的?”

陆渔看着男人脸上晦暗的神色,斟酌了几秒道:“还是老样子,她没有跟我们联系,这次的校友会她大概也不知道。”

温婳走后,她的号码、微信、QQ全都没用了,头像永远是灰色,任何人也联系不上。

但每隔半年,席漠都要问她们仨一次,以免错过温婳的任何消息。

可惜,她真的跟谁都没了联系。

就连曾经朝夕相处的室友们都不例外。

“这么多年过去了,她可能更不会想起我们来,也许是真的打算一辈子不往来了吧。”陆琳微微摇了摇头。

席漠眼底情绪波动,默然片刻刚要开口,兜里的手机振动。

“以后如果有她的消息还劳请你们告知一声,无论什么时候。”

三人稍稍一顿,还是有礼貌地点头,“会的。”

“多谢。”他点头致意,“那就不打扰你们了,再会。”

“啊好的,再见。”

目视他高大清贵的背影离去,三人半晌才微不可察地叹了口气。

“他变了好多。”

“嗯”陆渔点头,“褪去了高中时的桀骜,更沉稳内敛了呢,人也比以前礼貌。”

“但是,”容秋抿唇道:“也比以前更清冷了。”

“他这么些年都在等婳婳的消息,也算是对她用情至深了,谁能想到,当初那么眼高于顶脾性骄矜的人也有这么深情的一面。以前年级里喜欢婳婳的人现在又有几个还记得她呢。”

听陆琳这么一说,容秋这个曾经最大的CP粉心里很不是滋味。

“我总觉得他们不该是这样的,多般配的两个人啊,这种结果太令人难过了,哎哟不行,我鼻子好酸······”她扇了扇眼眶,防止泪水滑落,这可是花一小时精心化的妆。

“唉,但愿他们能早日见面吧,希望婳婳还没结婚。”

第一天办完校友交流会,后面一周时间在学校大礼堂都有讲座,校友们去开讲座的时候都为全校师生准备了各种精巧的零食水果,又都是些财大气粗的精英人士,一中的学生们这一星期过得别提有多滋润了。

席漠去开讲座那天是个晚霞漫天的傍晚,整个讲座上学生们安静老实,全神贯注的样子不似其他讲座那般热闹。

校长原本还纳闷来着,直到讲座到尾声进入提问环节,学生们突然热情高涨,他这才知道这群小兔崽子是一直在憋着。

前排一个长相乖巧娴静的女学生站起来,忍着激动和紧张看着台上矜贵清隽的男人,怯生生地问:“席······学长,你们班的那个美人学姐也会来学校跟我们见面吗?我们好想见她啊,从入校起就一直期待能见到你们,今天见到你真的太激动了!什么时候能见到她?”

男人放在桌上的手腕皮肤冷白,衬得腕间的表低奢冷贵,闻言他稍稍一顿,“你说的是······”

喜欢这作品的人还喜欢

薄先生突然黏她上瘾

改编漫画《白月光他对我下手了》求支持! 【本文1V1甜宠,极限拉扯,双向奔赴,暴躁大小姐VS心机狗男人】 江摇窈突然被男友劈腿,小三还是她多年的死对头! 给狗男女一人一巴掌后,江家大小姐当众放出狠话:“她搞我,我就搞她哥!” 半小时后,酒吧走廊昏暗的光线下,俊美淡漠的男人半眯狭眸,轻吐薄烟,嗓音低磁又撩人:“听说你要搞我?” 江摇窈紧张到结巴:“我我我开玩笑的!” 薄锦阑:“……” #等你分手很久了,没想到你这么怂# 【男主篇】 薄锦阑是帝都第一财阀薄家的长子,外人只道他清冷高贵,端方谦和,不食人间烟火,身边从未有女伴出现,是上流社会最后一个优雅绅士。 直到某日,某八卦微博爆出照片:深夜路边,西装革履的薄锦阑把一个穿红裙的小姑娘按在车门上亲。 整个上流社会都炸了,所有人都没想到向来儒雅斯文的薄锦阑私底下会那么野! 江摇窈:薄先生私下不但很野,他还很sao呢! 【女主篇】 江摇窈暗恋薄锦阑多年,小心翼翼,谨慎藏匿,直到某日在酒店醒来,看到他躺在身边…… 等她摇身一变成了薄锦阑的未婚妻后,江家没人敢再欺她,京圈大佬对她无比尊敬,走哪儿都有一帮晚辈喊她大嫂,薄先生更是突然黏她上瘾!

苏子欢·完结·175万字

甜爆!和沈先生相亲结婚后

庆功宴上,宋绯意趁着醉意强吻了一向霁月风清的沈霁影。 那晚明月清辉,月光晃呀晃,惹得沈霁影整宿整宿的睡不着觉。他想,他和宋绯意将来的孩子应该叫什么名字,会是男孩还是女孩呢? 可接吻不到一个星期,宋绯意就不怕死的跟他说分手。他清冷着眉目问她是真的吗? 宋绯意点头:“是,你吻技太差了,我们分手吧!” 沈霁影的脸一阵青白,这辈子都没有受过这样的屈辱。 - 可十年后,二十八岁没有嫁出去的宋绯意被迫走上相亲之路,看到坐在她对面风姿卓卓、英俊帅气的沈霁影,她惊掉了下巴。 宋绯意:“这些年,你怎么混的这么差?” 以他这条件,应该用不着在村里相亲吧? 沈霁影坐在她对面,薄凉冷澈的目光要把她看穿一个洞来:“怎么,还要试试我的吻技?” - 一周前,宋绯意听说某某人相亲到订婚只花了十天,她一脸愤慨,痛惜一生的幸福怎么能如此儿戏! 但,她和沈霁影从相亲到结婚,只花了七天?! 结婚后的某天,有记者采访到宋绯意。 记者:“听说你和沈导儿是通过相亲认识闪婚的,沈导儿身上哪一点让您觉得可靠、能够作为一生的选择呢?” 宋绯意憋红了脸,想了半天说出一句:“因为他吻技好”就躲到了男人的怀里。

多财财·完结·41.1万字

娇妻盛宠,九爷很强势

厉绅从别人那里听到的苏绵,书香门第,钟灵毓秀。 苏绵从别人那里听到的厉绅,军阀名门,暴厉恣睢。 --------- 厉绅第一次见苏绵,温驯灵动,打扮得很是勾人。 苏绵第一次见厉绅,过分俊美,嘴唇比她还要红。 --------- 厉绅一直认为苏绵是只温软乖巧的小绵羊。 直到有一天, 小姑娘双眼猩红,举着一根折叠棍,狠狠地抡在人身上,嘴里还念叨着: “小姐姐,他敢对你图谋不轨,你就弄他,这小区内监控多着呢,有警察叔叔给你撑腰,你怕什么!” 苏绵一直认为厉绅是一头披着羊皮绅士禁欲的小狼,可哪想,这披着羊皮的狼,也是狼啊。 “你一点也不绅士。”苏绵裹着被子红着小脸抗议。 厉绅搂紧她在她耳蜗低语,“绵绵,外界说我们家人肆意霸道,都是真的。”

一盅清九·完结·83.7万字

心动难消

新书《戒断诱宠》已发布~ 乔汐和沈荡商业联姻,婚后两人分道扬镳。 两年后,朋友婚宴上再度重逢,对视一眼,默契的装作不认识。 她又美又仙,却也没到令他心动的地步。 后来,却是他先动的心。 他主动找上门,“乔汐,能不能给我一个追求你的机会?” 爱是一刹那的心动,也是那一秒的鬼迷心窍。 - 【当红女演员vs慵懒贵公子】 他是为爱冲锋的勇士,于万人归途之中牵住她的手。

岁莳·完结·121万字

高冷傅先生宠妻成瘾

新书《四姑娘又把全家说哭了》已发布连载,架空古言,轻松搞笑,欢迎入坑! 【高冷总裁V金融小才女@橙时夫妇在线撒糖】江橙的生活里除了赚钱就是怎样赚钱,除了她自己似乎没有人能让她心里起一丝涟漪,冷漠和无视是她的外表,同样也是她的保护伞。 直到有一天,她发现自己产生了另一种情绪。 林城首富,傅氏家族掌舵人傅郁时,人称貌比潘安,心思缜密、深不可测,手段狠辣、雷厉风行。是商界不可多得的 奇才,商界人人闻风丧胆。 傅郁时感情生活成谜,外界有传其不近女色,又有传其风流成性。却从未见异性近身,直到有一天一抹倩影随行。 傅太太曾说:傅先生是我生命里的一束光。 傅先生点头,与傅太太深情对视:你也是!

纯纯十一·完结·72.5万字

独占偏宠

叶奚不拍吻戏,在圈内已不是秘密。 一次颁奖典礼上,刚提名最佳女主角的叶奚突然被主持人cue到。 “叶女神快三年没拍过吻戏了,今天必须得给我们个交代。” 面对现场追问,叶奚眼神温凉:“以前被疯狗咬过,怕传染给男演员。” 众人听后不禁莞尔。 镜头一转来到前排,主持人故作委屈地问:“秦导,你信吗?” 向来高冷寡言的男人,笑的漫不经心:“女神说什么,那就是什么吧。” *人美歌甜顶流女神VS才华横溢深情导演。 *本文又名《返场热恋》,破镜重圆梗,男女主互为初恋。 *年龄差五岁。 *男主导演界颜值天花板,不接受反驳。

匪匪有意·完结·60.5万字

闪婚后,首富老公抱着我不撒手

【占有欲爆棚暴躁霸总VS清冷美飒电视台女主持,1v1,玄学】 苏家大小姐出嫁了,极尽奢华的婚礼上却没有新郎的身影。 * 传闻容家太子爷,性格冷戾,手段狠毒,脾气暴躁,薄情高傲,又因身患隐疾,会三不五时昏迷,很可能活不过三十岁。 重生后的苏漾却头也不回的嫁进了容家。 新婚当夜,昏迷半月有余的容家太子爷竟真的醒了过来。 看着男人周身稀薄到几乎看不见的紫色气运,苏漾不禁感叹:自己真是任重而道远啊...... 婚后,有记者问:“请问容总在未来公司或者生活上有什么大致规划吗?” 男人眉头轻挑,若有所思:“先定个小目标,生个孩子吧。” 粉丝A:“又是吃狗粮吃到撑的一天。” 粉丝B:“举报,这里有人屠狗,屠我这只单身狗。” 粉丝C:“@苏漾,你管管你男人,让他做个人吧!” 此后,帝都再次有传言传出,惹谁都不能惹苏家那个私生女,她是容家太子爷放在心尖上,不容任何人染指的朱砂痣和白月光。

槿郗·完结·43万字

分手后,前任总是想方设法堵我

【新书《薄总,再倔,太太就要嫁人啦!》开书啦,求支持吖,不好看你打我!(保证不坑!!!)】 全世界都知道江家太子爷喜欢的人是陆小姐,可陆小姐不这么认为。 陆京觉得,江也这人哪哪儿都是臭毛病,不想惯着他。 某天。 太子爷跑到陆家。 “陆京,你到底什么时候才给我名分?” “陆京,不准收他们的东西,你想要什么我都给你!” “陆京,你是我的,这辈子都只能是我的!” 陆京:“滚~别打扰我睡觉!” (1v1,别后重逢,追妻火葬场。)

是朕啊·完结·90.9万字

恃婚生骄

【新书《炙婚久骄》已经开始更新啦】 【甜文+娱乐圈+隐婚+1V1】 【持美行凶精致孔雀型女明星X薄情寡言克制闷骚型总裁】 一向冷傲矜贵的商氏当家人商衍,这辈子最大的危机是什么? 众人答:“差点没老婆,商氏集团和时光影视差点没有总裁夫人。” * 作为娱乐圈顶流的许梨,明艳恬淡,从出道以来,高开高走,各种奖项拿到手软,也从不和男艺人炒CP,传绯闻。 直到上了一个恋综访谈节目,主持人问她的择偶标准。 她不假思索回:“有颜,有钱,有腹肌,最好是个不爱说话的木头。” 这带有指标性的回答瞬间掀起一片热议,网友们纷纷猜测这人是谁,将娱乐圈和她有过合作的男艺人全部罗列出来,任何蛛丝马迹都不放过。 最后使得许梨的CP来了个大锅烩,各家男艺人的粉丝们为其争夺嫂子。 某闷骚总裁看了眼角直抽,当即登上微博,宣示主权:“小孔雀,我家的@许梨。”

槿郗·完结·97.1万字

客户端电脑版

版权所有:上海玄霆娱乐信息科技有限公司

沪公网安备 3101150200865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