娇妻盛宠,九爷很强势

娇妻盛宠,九爷很强势

一盅清九

现代言情/已完结

83.7万字

完结于2022-10-0723:38:46
厉绅从别人那里听到的苏绵,书香门第,钟灵毓秀。 苏绵从别人那里听到的厉绅,军阀名门,暴厉恣睢。 --------- 厉绅第一次见苏绵,温驯灵动,打扮得很是勾人。 苏绵第一次见厉绅,过分俊美,嘴唇比她还要红。 --------- 厉绅一直认为苏绵是只温软乖巧的小绵羊。 直到有一天, 小姑娘双眼猩红,举着一根折叠棍,狠狠地抡在人身上,嘴里还念叨着: “小姐姐,他敢对你图谋不轨,你就弄他,这小区内监控多着呢,有警察叔叔给你撑腰,你怕什么!” 苏绵一直认为厉绅是一头披着羊皮绅士禁欲的小狼,可哪想,这披着羊皮的狼,也是狼啊。 “你一点也不绅士。”苏绵裹着被子红着小脸抗议。 厉绅搂紧她在她耳蜗低语,“绵绵,外界说我们家人肆意霸道,都是真的。”

001现在的小姑娘,穿这么短的裤子?

—川宁晋北—

漆黑的夜缓缓吞噬着黄昏的云层。

倒春寒的时节,无尽苍凉……

苏绵站在玄关处,透过屏风,看到沙发上坐着一个陌生的面孔。

从她所站的位置,只能看到那人一半侧脸。

穿着黑色西装,唇形偏薄,嘴巴一张一合,正与父亲说着话。

声音低沉暗哑,平稳略带磁性。

几人正聚精会神地交谈着,隔着一道屏风,并没有注意到她。

苏绵有些好奇,家里来客人了?

“爸,妈。”她走上前喊了一声。

不知那陌生男人是何身份,礼貌地冲他点头,说了句您好。

那人本低眉垂目,听到她问好,抬起头来。

苏绵刚好与他视线相撞,她呼吸一滞。

男人有点过分俊美。

刚才站在玄关处看得并不清晰,此刻这人就在她对面坐着。

穿着传统的西装三件套,欧版的,双排扣,宽肩窄腰,身形极好。

目测二十四五的样子,嘴角噙着一抹疏离但不失礼的微笑,沉稳内敛。

苏绵被那抹笑晃了一下,赶紧与他错开目光,只觉耳尖发烫。

他的唇瓣竟然比她的还要红润一些,唇角微微翘着,有种惑人的性感。

“这是小女,叫苏绵,今年上高三。”

“绵绵,这是你厉叔叔的儿子厉绅,你得叫哥哥。”

苏绵坐在母亲安小冉身旁,双腿并在一起,双手搭在腿上,听着父亲向他介绍自己,然后又向她介绍他。

她暗暗呼出两口气,喊了声哥哥。

“上高三的话,今年要高考了吧?”

他语气温和,漫不经心地开口接话,眼神若有似无地瞟着她白皙的小脸。

看似无形的目光,却很有穿透力。

“是的。”苏绵点头,细品着他讲话时的口音。

字正腔圆,抑扬顿挫。

他是京城人?

苏绵小心翼翼眯眼看他。

他正与父亲谈话……

谈笑自若的神情,不像这个年龄段的人,朝气蓬勃,反而浑身上下透露着一种她无法言说的气场。

或许可以说是:文能提笔安天下,武能上马定乾坤。

等一下……

京城,厉家。

苏绵呼吸一滞,不敢再抬眼看他。

她兴趣爱好广泛,平日更是喜欢翻阅历史书籍,对这京城厉家颇有了解。

那可是民国战乱时期,名声显赫的军阀名门……

战乱时期,那是什么生存状态。

兵荒马乱、饿殍遍地、生灵涂炭、民不聊生……

厉家一路走来,被人人敬畏,手段定是犀利狠辣。

人们口口相传,最终得出结论:

莫要招惹得罪他们,否则下一个横尸遍野的就是你。

苏绵越想越不安,有些坐不住了。

她家不会是哪里得罪了他吧?

否则他怎么突然大老远从京城跑到晋北。

“绵绵,时间不早了,回房休息吧。”苏远之看看腕表,时针已经指向十点了。

苏绵点头,又打了声招呼,立即站起来往楼上走。

厉绅在苏绵起身的时候,微微敛起的眸睁开了些,从桌面上端起茶杯,放在唇边,抿了一口。

茶杯冒着蒸腾的热气,徐徐升起,透过热气,他的视线落在苏绵身上。

纤细修长的腿,再往上,白色的针织衫下摆收紧在裤腰里,扭着盈盈一握的小腰快速离开。

直到人影消失在视线内,他又抿了一口茶水,虚掩着移开目光。

穿着很大胆,模样很漂亮。

喜欢这作品的人还喜欢

宠婚入骨

许家多年前送去乡下养病的女儿许呦呦回来了,回来履行与林家的婚约。 婚礼当天,新郎却逃婚去找白月光。 众人吃瓜看戏,许呦呦不慌不忙拉住身边经过的男人,“娶我一年,我救你妹妹,如何?” …… 墨深白商业巨擘清心寡欲,神秘低调,在波云诡谲的商场叱咤十年,无一家报刊杂志敢刊登他的一张照片,也没有一个异性能让他多看一眼。 直到参加一场婚礼,遇见那个穿着婚纱让自己娶她的小姑娘。 * 墨深白以为的许呦呦:墨大美术系学生,软萌可爱,厨艺很好,笑容很甜,需要被保护。 实际上的许呦呦:三代御厨的关门弟子,墨大教授得意门生,偶尔做个梦预知未来,救下自己白捡的老公…… 许呦呦以为的墨深白:哥哥的好朋友,洁癖,厌女,长得好看,会死于一场车祸。为了不守寡,得救! 实际上的墨深白曾在磅礴大雨中递给过她一把伞,将她从深渊里拽了出来,以他的方式护着她长大,站在行业的顶尖发光发热。 原本一年为期的塑料夫妻,却在一年内被墨深白把夫妻之名给坐实了。面对情敌的真情告白,他淡淡一笑,摸着许呦呦平坦的小腹问,“宝贝,你没告诉他这里已经有了我们爱的结晶?” 情敌:…… 许呦呦:? *你救我于绝境,我救你以余生。 【先婚后爱|1v1双洁|甜美画家VS高冷霸总】

妖妖逃之·完结·163万字

薄先生突然黏她上瘾

改编漫画《白月光他对我下手了》求支持! 【本文1V1甜宠,极限拉扯,双向奔赴,暴躁大小姐VS心机狗男人】 江摇窈突然被男友劈腿,小三还是她多年的死对头! 给狗男女一人一巴掌后,江家大小姐当众放出狠话:“她搞我,我就搞她哥!” 半小时后,酒吧走廊昏暗的光线下,俊美淡漠的男人半眯狭眸,轻吐薄烟,嗓音低磁又撩人:“听说你要搞我?” 江摇窈紧张到结巴:“我我我开玩笑的!” 薄锦阑:“……” #等你分手很久了,没想到你这么怂# 【男主篇】 薄锦阑是帝都第一财阀薄家的长子,外人只道他清冷高贵,端方谦和,不食人间烟火,身边从未有女伴出现,是上流社会最后一个优雅绅士。 直到某日,某八卦微博爆出照片:深夜路边,西装革履的薄锦阑把一个穿红裙的小姑娘按在车门上亲。 整个上流社会都炸了,所有人都没想到向来儒雅斯文的薄锦阑私底下会那么野! 江摇窈:薄先生私下不但很野,他还很sao呢! 【女主篇】 江摇窈暗恋薄锦阑多年,小心翼翼,谨慎藏匿,直到某日在酒店醒来,看到他躺在身边…… 等她摇身一变成了薄锦阑的未婚妻后,江家没人敢再欺她,京圈大佬对她无比尊敬,走哪儿都有一帮晚辈喊她大嫂,薄先生更是突然黏她上瘾!

苏子欢·完结·175万字

悔婚后,她成了帝国大佬的心尖宠

叶凝婠被家人陷害,嫁给瞎眼老男人。新婚夜,被男人逼进浴室…… 众人皆知,战寒爵是江城的活阎王,没有哪个女人敢跟他扯上关系。叶凝婠被竖着带进去,都等着看她被横着抬出来。 谁知道三天后,叶凝婠带着昂贵的礼物回门。 叶家人望着回门礼,两眼放光。 叶凝婠微微一笑:“过过眼瘾就行了,我还要带回去,毕竟叶家什么也没有给我陪嫁,怎么好意思收战家的回门礼?” “叶凝婠,你放肆。”叶家长辈呵斥。 “她放肆了,又怎样?” 战寒爵站出来,英俊的脸庞冷若冰霜,吓退众人。 有战寒爵撑腰,被叶家嫌弃的叶三小姐终于扬眉吐气。 不过…… “你不瞎?” 叶凝婠想起无数次在他面前换衣服,一张脸涨得通红! 下一秒,她就被装瞎的男人搂入怀中。 “乖,听话,命都给你。”

瑶光春色·完结·152万字

总裁,太太又回娘家了

清冷禁欲总裁X温柔清绝美人 温婳要联姻了。 对方据说是欧洲金融巨头一个华人家族的掌门人。 见面时,他西装革履,举手投足矜贵自恃,一身的风度。 温婳沉默着注视他,半晌,才轻笑一声,“有意思。” 婚后,两人在外是模范夫妻,人后却相敬如宾互不打扰。 好友问她为什么嫁给席漠。 她言笑晏晏,“他有钱有势啊,要是有比他更有钱的我也嫁了。” 蓦地一抬眼,男人深暗的俊脸隐在酒吧迷幻灯光下。 朋友看热闹不嫌事大:“婳婳你惨了,回家跪搓衣板吧。” 回家是不可能回家的,她转道回了娘家。 惹了事回娘家,生气了回娘家,说错话也要回娘家 对此,席总已经见怪不怪,十次有九次都是好言好语地把人哄回来。 他追到温家时,某人正坐在客厅吃橘子,看见他,不慌不忙地吃掉最后一瓣,面带挑衅,“你在这里不要动,我去给你买几个橘子。” “……” 他不生气,反而温柔耐心地把她哄回家。 温婳一口气刚松下来,臀部一阵火辣辣 ,“你打我?!” 男人黑眸宁静,慢条斯理地:“横竖最后你是要落到我手里的。” ……她中计了! 隔日,他帮她揉着腰,“下次别去打扰岳父了,嗯?” 温婳红着耳朵,不要脸!

苏斜里·完结·45.5万字

高冷傅先生宠妻成瘾

新书《四姑娘又把全家说哭了》已发布连载,架空古言,轻松搞笑,欢迎入坑! 【高冷总裁V金融小才女@橙时夫妇在线撒糖】江橙的生活里除了赚钱就是怎样赚钱,除了她自己似乎没有人能让她心里起一丝涟漪,冷漠和无视是她的外表,同样也是她的保护伞。 直到有一天,她发现自己产生了另一种情绪。 林城首富,傅氏家族掌舵人傅郁时,人称貌比潘安,心思缜密、深不可测,手段狠辣、雷厉风行。是商界不可多得的 奇才,商界人人闻风丧胆。 傅郁时感情生活成谜,外界有传其不近女色,又有传其风流成性。却从未见异性近身,直到有一天一抹倩影随行。 傅太太曾说:傅先生是我生命里的一束光。 傅先生点头,与傅太太深情对视:你也是!

纯纯十一·完结·72.5万字

闪婚后,首富老公抱着我不撒手

【占有欲爆棚暴躁霸总VS清冷美飒电视台女主持,1v1,玄学】 苏家大小姐出嫁了,极尽奢华的婚礼上却没有新郎的身影。 * 传闻容家太子爷,性格冷戾,手段狠毒,脾气暴躁,薄情高傲,又因身患隐疾,会三不五时昏迷,很可能活不过三十岁。 重生后的苏漾却头也不回的嫁进了容家。 新婚当夜,昏迷半月有余的容家太子爷竟真的醒了过来。 看着男人周身稀薄到几乎看不见的紫色气运,苏漾不禁感叹:自己真是任重而道远啊...... 婚后,有记者问:“请问容总在未来公司或者生活上有什么大致规划吗?” 男人眉头轻挑,若有所思:“先定个小目标,生个孩子吧。” 粉丝A:“又是吃狗粮吃到撑的一天。” 粉丝B:“举报,这里有人屠狗,屠我这只单身狗。” 粉丝C:“@苏漾,你管管你男人,让他做个人吧!” 此后,帝都再次有传言传出,惹谁都不能惹苏家那个私生女,她是容家太子爷放在心尖上,不容任何人染指的朱砂痣和白月光。

槿郗·完结·43万字

小祖宗腰软心野,薄爷沦陷了!

“薄太太,你老公身心健康,暂时没有分居的打算。” 渣男和亲妹联手背叛,南娇娇扭头就嫁给别人。 从此被宠得无法无天。 “先生,太太把您白月光给揍进医院了,您是去医院还是去警局捞人?” 薄晏清眼皮一抬:“又捞?” “先生,太太把前夫哥的公司给整跨了,想求您帮帮忙。” 薄晏清眉头一皱:“前夫什么哥?你重新说。” “先生……” 薄晏清嚯的站起来,直接往家赶。 他的小妻子欠教育,实在欠教育! 当晚却是他被虐得起不来,抱着她哄:“你乖一点,捅天大篓子我给你兜着,只要你别跑。” “你爱的又不是我,我干嘛不跑。” “谁说我不爱的,我他妈爱死你了!” 燕迟曾评价南娇娇揍人,“腿挺长,腰细。” 难怪薄爷宠得快上天了。 娇娇会撒娇,薄爷魂会飘。

糖棠君·连载中·199万字

姜先生的团宠小嗲精太娇了

【被三个大佬哥哥捧在手心的豪门团宠千金VS俊美痴情专治绿茶的商界腹黑大佬】 姜遇去朋友的酒馆捧场,没想到给自己捧出了个女朋友,小姑娘声音软软的,撒娇起来要命。 贺航老总老来得女,取名贺桑桑,小公主上面还有三个大佬哥哥,从小对她宠无上限。 贺桑桑生日那天,她大哥带室友姜遇来给她庆生。少年痞帅桀骜,眼里有星河,笑起来还有好看的梨窝,让贺桑桑一记就是好些年。 经年以后,贺桑桑再遇姜遇,对方却不记得她了。她赶紧捂紧自己的马甲,卖萌撒娇。 他们本无缘,全靠三位大佬哥哥来支援。 姜遇:我堂堂姜氏总裁,却总被三个大舅子怀疑只喜欢小姑娘的美貌。 …… 贺桑桑第一次实习去的姜氏,合作大领导送来庆贺礼物,同事们纷纷震惊! 贺桑桑:那是我大嫂的公司。 五星级酒店聚餐,全部免单,酒店负责人亲自送贺软软出门,同事们再次震惊! 贺桑桑:这是我二嫂的酒店。 当她赶不上飞机最后坐专机,同事们都震惊累了,这次总不会是你三嫂吧? 贺桑桑摇头:……是我爸。 同事们:!!! 三位哥哥:说好的宠妹人设呢? 三位嫂嫂:放着,让我们来。 姜遇:???

殊歌·完结·120万字

分手后,前任总是想方设法堵我

【新书《薄总,再倔,太太就要嫁人啦!》开书啦,求支持吖,不好看你打我!(保证不坑!!!)】 全世界都知道江家太子爷喜欢的人是陆小姐,可陆小姐不这么认为。 陆京觉得,江也这人哪哪儿都是臭毛病,不想惯着他。 某天。 太子爷跑到陆家。 “陆京,你到底什么时候才给我名分?” “陆京,不准收他们的东西,你想要什么我都给你!” “陆京,你是我的,这辈子都只能是我的!” 陆京:“滚~别打扰我睡觉!” (1v1,别后重逢,追妻火葬场。)

是朕啊·完结·90.9万字

客户端电脑版

版权所有:上海玄霆娱乐信息科技有限公司

沪公网安备 3101150200865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