夫君位极摄政王

夫君位极摄政王

灵琲

古代言情/连载中

126万字

更新时间:2023-09-1023:18:19
【病娇黑莲花女主VS颜值祸国疯批皇叔,双强+团宠+爽文+搞笑】 吕氏出美人唤吕序…… 十二岁至凉州,凉州府再也没办过嫁娶喜事,所有年轻公子都在等她长大。 十五岁回京都,京都的姑娘们如临大敌,半月前就聚在一起商讨应对策略。 后为人妇,南离国当年无士子参加科举…… 吕序:其实家中我最丑…… 梵行:娘子太优秀,只有优秀如我才敢娶……

第001章、祸水红颜

桃花着雨,已是暮春四月。

春闱放榜后,一众士子们,以及皇城各家的年轻公子们守在太学院附近,都在等一个令人振奋的消息。

月前坊间就隐隐有传言,外放三年的吕颐吕大人已经回京,当然大家不是为他聚在一起,而是为他那位小小年纪就美名远播的千金吕序吕小姐。

当年大家都期待着吕序长大,可惜吕大人因得罪了人,被外放到凉州府做个闲职。

原以为没有机会再见,没想到新帝登基第一年史评结束,就下旨把吕大人调回京都,圣旨未下坊间已经沸腾。

三年了,吕姑娘也到了及笄之年。

提亲的人怕是要踏破吕府的门槛,不知道这朵人间绝色花最后会花落谁家。

吕家小姐到底多美,据凉州府传回来的消息:她一出门万人空巷,上酒楼必有踩踏事件,逢水必有人落水,逢树必有人攀爬摔伤,连吕府的下人看到还是会撞柱的撞柱、撞墙的撞墙。

初到凉州府,知府公子成亲那日。

婚礼上不经意瞥见她一眼,当场悔婚死活不肯洞房。

那年她才十二岁,后来凉州府再也没办过嫁娶喜事。

差不多年纪的公子都扬言要等吕姑娘长大,甚至有些人还迫不及待地遣媒人上门提亲。

诸如此类事情发生多了,凉州出阁的未出阁的女子皆视她为敌,聚在一起聊天时都不唤其名,直唤其为祸水红颜。

据说吕序离开凉州府时,凉州府的女子们放鞭炮欢送;年轻公子疯了一批,好些人跟在车队后面送了十里又十里,最后被家人强行带回去,被拉回去时哭得比死了爹娘还悲伤。

那场面好不壮观……

实在是不稀奇,当年她离京时亦如此。

祸水红颜如今要回京都,京都的姑娘们如临大敌,半月前就聚在一起商讨应对策略。

曾经那是他们的噩梦……

“张守备家公子成亲日子提前了,女方要求的。”

“太夸张了……”一名外地士子道。

“那是你没见过吕小姐。”他的话遭到京都公子们集体反驳。

“别说是见到她人,闻其声便能勾人魂,开口就能酥倒一片。”

“来了……”

随着一声通报响起四方,在太学院附近酒楼、茶庄守候多时的人纷纷拥到护栏前。

三天前坊间就有传言,吕序从今天开始每日来宣院听学,而宣院就在太学院对面。

而为了预防出现人太多,挤塌护栏摔伤人的事情,店家们早早对自家护栏做了加固,如今面对众人的热情,在一旁看着仍为护栏担忧,生怕它不堪负重。

终于……

由远而近一阵队伍,簇拥着一辆马车缓缓开入众人视线。

吕大人大概也预想到今日的场面,早早做好防卫工作,有不知情的冲过去想一睹芳容,还没靠近就被吕府护院一棍挑飞数丈远。

“吕大人有这样的女儿,应该不好受吧。”

“你想太多了,吕大人年轻时的境遇跟女儿差不多,据说几位公主为他斗得你死我活,各家小姐更是非君不嫁。”

闻言,未经历过此等事情的士子们默默竖起拇指……

果然是一脉传承……

队伍缓缓前前行,但是……不知何时后面多了一辆马车,马车上赫然挂着描“张”字样的灯笼。

“张守备家的公子还是来了。”

“燕家小姐要哭昏在闺房里。”

吕序的马车一直来到太学院对面的宣院大门前才停下……

从马车内走出一青色衣裙的女子,柳眉杏眼,樱唇桃腮,容色清丽,但绝到不了让人为之悔婚发疯。

果然传言多为虚,却见女子回身抬起一手扶着帘子,伸出另一只手唤了一声“小姐”,原来只是一个侍婢。

侍婢已出色如斯,正主又当何等绝色?

众人不由伸直脖子、踮高脚尖,免不了会相互碰撞,生出一丝摩擦。

“别挤呀。”

“你别往我身上靠!”

倾刻才见一玉手自车内伸出,众人顿时傻了眼,怎么有人的手能长这样。

肤色竟如珍珠一般颜色,就连指甲也泛着珍珠光泽,广袖上用金丝描绣着精致的流云纹,层层雪色纱罗堆裹着一道柔弱曼妙出现在众人眼前。

“吕小姐……”

有人按捺不住内心激动……

吕序闻声回眸盈盈一顾,旋即转身如踩着浮云般走下马车,走进宣院大门。

长发如乌绸般散落,慵懒散漫却不失旖旎的背影,转瞬便消失在众人激动、疯狂的视线里,但是那双氤氲着整个春天的水眸,瞬间慑走所有人的神魂。

怎么会这样的一双眼睛?

朦朦胧胧……明明看不清却是一眼万年,遗憾如烟如雾面纱挡住倾城倾国的颜。

原以为这样就结束,却忽然听到有人大声道:“你们快看,吕小姐怎么又出来了,是落了什么东西吗?”

“是燕家小姐……”

“天哪,燕家小姐用剑指着吕小姐。”

“她的神情看起来好像是不太友善。”

“岂止是不太友善,简直是要吃了吕小姐。”

“……燕家小姐不会杀了吕小姐吧?”

随着吕序一起走出来的,还有一名个头比寻常女子高大,目光里透着怒火,手握长剑的年轻姑娘。

跟如扶风弱柳的吕序相对而立,画面看起来像是纯真小白兔遇上一只狩猎的鹰隼,众人不由为吕序捏了一把冷汗,总觉得吕序柔弱得像碰碰就碎的瓷娃娃。

“吕序……你勾引我未婚夫婿,竟还有脸来宣院?”

燕家小姐把剑架在吕序脖子上,顿时众人一颗心提到喉咙上,生怕划破吕序如桃花瓣般娇嫩的雪肌。

面对咄咄逼人的燕家小姐,吕序不退反上前两步,眼里带着笑意冷静又认真地问道:“燕小姐,你当真是真心喜欢张公子?你当真是非君不嫁?你当真为了嫁给他可以不顾一切吗?”

空灵、悠远的声音缓缓响起,袅袅余音如絮羽在耳边轻拂,众人却听得后背心都在冒冷汗。

剑都架在脖子上,你有心思关心人家是否真心不移,保命要紧啊吕小姐,莫非她是在帮张公子测试燕家小姐的诚意。

“吕序,你到底要干什么?”

被吕序这样当众质问,燕家小姐恼羞成怒,女儿家的心事此可摆在明面上。

吕序却不管这些,再上前两步逼近燕家小姐,抬起头盯着她的眼睛道:“燕小姐,你只管说是与不是,别的事情不用管。”

“你……”

“是?不是?给我答案。”

燕小姐才开口就被吕序霸气打断,仿佛给的答案不正确梦想就会落空。

“是,我想嫁给他,不管怎样……”燕家小姐握紧剑道:“我燕于飞就是要嫁给他张纪霖,此情非生死不移,此志致死不渝。”

“很好。”

吕序满意地一拍手,漫不经心道:“把人带上来吧。”

就听到一声“驾”,张公子的马车缓缓驶到宣院大门前,停好车后车夫钻进马车里面。

从里面扛了一麻袋跳下马车,放到燕家姑娘脚边解开袋口的绳子,一个脑袋挣扎着从里面钻出来,待看清楚钻出来的人是谁后,众人差点下巴跌落地上。

抬头,难以置信地看着吕序,她竟把张公子给绑了,还毫不避讳地带到燕家小姐面前。

莫非传言是真的?

传言张公子跟吕小姐年幼时便相识,两人早已经私订终身。

所以……

“吕序,你是不是疯呀,你绑他干嘛?”

燕家小姐看着被捆得结结实实的心人,从震惊中回过神颤着声音问,她是不是疯了,竟公然绑架张纪霖。

张公子被堵着嘴也发出嗯嗯的声音,似乎也是在责问为什么绑架他,甚至还有一丝丝威胁的成分在里面。

“纪霖哥,你没事吧?”

看到张公子脸上有伤,手脚还被捆着,想到他不肯娶自己,燕家小姐一时间又是生气又是心疼。

吕序从侍婢手上接过牌子和钥匙,笑眯眯道:“你真心喜欢他,非君不嫁,为了嫁给他可以不顾一切,本小姐今天成全你。”

“吕序你……你究竟要干嘛?”

燕家小姐快要急疯了,震了震手中的长剑,吓得大家嗓都吊起,生怕她会误伤吕序。

“人,我给你带来了,房间也给你准备好了。”吕序不紧不慢道:“为免夜长梦多,你们先洞房后成亲。”

“……”时间仿佛静止了,好半晌众人才恍过神,甩甩头提醒自己:一定是听错,一定是听错,一定是听错了……吕小姐怎么可能做出如此狂悖的行为。

“吕序,你疯了……我怎么可以……”

“注意身后……”

燕家小姐的声音在颤抖,语无伦次地拿掉张公子口中的布团,蹲下身体要解开他身上的绳索。

张公子忽然大声提醒,但晚了,不等燕家小姐反应,吕序一棍子把她打晕:“青鸾,把燕小姐搬到张公子马车。”

侍婢过来把燕家小姐搬上张家马车,张公子回过神大为震怒道:“吕序,你以为把本公子跟燕于飞关在一起,就能逼迫本公子就犯,你做白日梦吧。”

“你提醒我了,亏得我早有准备。”

吕序从腰间荷包取出一粒红色药丸,趁着张公子惊愕的瞬间迅速扔到他嘴里。

张公子还没反应过,药丸咕噜一声滚下喉咙,不用问也知道不是什么好东西,想吐出来奈何双手被缚。

车夫小心翼翼问:“吕小姐,接下来怎么办?”

“把他扔上马车。”

车夫照办,扔完人又问:“然后呢?”

吕序冷声道:“订房间的钱都花了,当然是——送入洞房。”

“吕序,我做鬼都不会放过你……”从马车里传出张公子最后的挣扎,从此人生一片灰暗。

“你去盯着,完事了再回宣院。”吕序交待完青鸾,抬头扫视一圈道:“以后有谁不愿意接受家人给安排的亲事,再拿我吕序做挡箭牌,让我父亲在朝堂难堪,张公子的下场就是你们的下场。”

“原来如此!”

忽然一道极轻的声音传来。

吕序转身抬眸,对上一双满是戏谑的桃花目,转身走进宣院。

喜欢这作品的人还喜欢

重生之公子谋妻

时家有女,玉骨冰肌,端庄淑雅,是帝都第一名媛。 时家有女,自出生便是太子妃,只待及笄礼成,择太子以完婚。 于是坊间有言,得时家女,得天下。 这天下间,唯有公子顾辞,三分妖气,七分雅致,担得起一句,公子如玉,世人皆以“公子”尊之。 他说,本公子无意这天下,但她……受了我四年心头血,就凭他们,娶得起?

暖笑无殇·完结·159万字

姑娘今生不行善

盛京人人都说沛国公府的姜莞被三殿下退婚之后变了个人,从前冠绝京华的闺秀典范突然成了人人谈之变色的小恶女,偏在二殿下面前扭捏作态,娇羞紧张。 盛京百姓:懂了,故意气三殿下的。

春梦关情·完结·108万字

姜女贵不可言

众所周知,萧元度是棘原城中一霸。 整日价打围追兔斗鸡走狗、眠花宿柳游船吃酒,更兼烧杀抢掠,总之是无恶不有。 十足十的强梁莽霸王,偏偏有个好老子,没人能奈他何。 听说这莽霸王就要成亲了。 城中百姓日日烧香夜夜拜佛,都盼着能给娶个母夜叉好降降他。 可惜天不从人愿—— 新妇是打南边儿过来的,袅袅娜娜,孱孱弱弱,说话高声一些都恐惊着她。 观者无不扼腕:这样一朵娇花,怕是要折在那霸王手里喽! - 姜佛桑: “当我的手上空空如也,我告诉自己百忍成金,忍一世风平浪静。” “当我的手上握有刀剑,我要的是雪恨雪耻,犯我者必诛之。” “而当生杀予夺尽在掌中时,知道我又是怎么想的吗?” ~~~~~~~~~~~~~~~~~ 【食用须知】 1、朝代背景有参照,但总体架空,私设很多,考据党慎入。 2、女主重生后不以相夫教子为目标、不是传统意义上好女人,介意慎入。 3、对女主要求奇高、喜欢各种角度挑剔的,别入。 4、分不清虚幻现实素质欠缺爱上升攻击的,别入。 5、另有完结文《福运娘子山里汉》。

枝上槑·完结·150万字

人设崩了!将军的病弱美人是杀手

世人皆知,贤昌伯爵府嫡女,虽倾国倾城,却娇弱不能自理,风不能吹,雨不能淋,三天一灵芝,五日一人参,世间除了贤昌伯,没人养得起。 世人还知,宁远大将军虽是少年英雄,却穷得叮当响,为了自己那二十万兵马,府邸都抵押换钱了。 然而世事难料,富贵花居然嫁了,更难料的是,穷将军居然养得起。 ** 唐兮犹记得曾经—— 她说:我是贤昌伯爵府的嫡女,今日我若出事,我父亲是不会放过你的。 他勾勒着她的腰线,爱不释手:我看未必?” ** 简迟瑾也记得—— 他苦攻城池数日不下,数十万将士口粮无依,胜负在即,成败于此,她一袭红衣,策马扬鞭,身后,是十万石粮草。 ** 搞笑夫妻日常: “将军,夫人又被关到大理寺了。” “因为什么?” “她带着大理寺卿的女儿偷东西,被大理寺卿当场抓获。”

南天湖·完结·41.5万字

皇贵妃她持美行凶

她出身名门望族,娇生娇养,十三岁以美貌冠绝上京,国色天香,十五岁嫁新帝为贵妃,无上荣华、贵不可言。 可惜,不过是皇权的棋子罢了。 一碗绝子汤,断了红尘梦,半幅残躯,受尽屈辱,心如死灰,最后还被那无良渣帝推出去挡箭横死,至亲之人却说她死得其所? 滚! 重生一次,她依旧没能改变之前的命运,不过既然活着,总不能继续憋屈,左右一死,何必委屈自己? 从此,祸乱后宫,兴风作浪,结交天下美男,把酒言欢、潇洒恣意。 然而还没等她玩够,身边的人却一个个对她避如蛇蝎。 那个随手捡来的小太监不知何时手握大权、翻手云雨,不但把控朝局,还爬上她的凤榻,步步紧逼…….现在后悔还来得及吗? 总之就是…….很后悔! 娘娘,奴才是你的人! 贵妃娘娘:“……”这跟她理解的意思不一样啊,一时大意,竟然把自己搭进去了!摔! 1V1,爽文,女主狠、飒、毒舌,蛇蝎美人。男主腹黑、心机、痴情,奶狗与狼狗无缝切换,(^-^)V 作者随心之作,不要太考究,希望各位小仙女们喜欢。

妖殊·完结·100万字

国公夫人上位攻略

有一个做太子妃的姐姐,有一个做江南首富的哥哥,上官宁以为,她有一辈子的时间,去看最美的景、去品最烈的酒、只需纵情山水间,逍遥又快活。 偏……东宫一场大火,世间再无上官女。她覆起容貌,走进繁华帝都,走进鬼蜮人心。 眼见它楼又起,高台之上,琴音高绝,她盈盈一笑间,道一句,小女,姬无盐。 …… 教坊司王先生三次登门意欲收徒,姬无盐:小女有启蒙恩师,虽只是村中一个会点儿吹拉弹唱的老头,可一日为师终身为父,不敢背弃。 “村中会点儿吹拉弹唱的老头”:……?? 众人:!! 王先生:祖师爷。 …… 众人:听说姬无盐出自江南瀛州那个穷地方,没见过世面,如何能进宁国公府?这不是笑话吗?! 姬家老夫人拄着拐杖冷哼:我百年氏族姬家只是隐世,还没死绝!我姬家下一任家主嫁他宁国公府,那是下嫁! …… 宁国公府宁三爷,面慈而心狠,燕京城中横着走地主儿,从未有人能入其眼,偏总低声唤她,“宁宁。” 宁宁,宁宁。 此去经年,才知那称呼最后的深意——以吾之姓,冠尔之名。

暖笑无殇·连载中·197万字

玄门小国师又在卜卦了

【已完结,新书《绑定老祖宗,五旬老太在音综杀疯》】 慕惜辞一代国师,一生算无遗策,唯独算错了狗皇帝的狠。 好在她有幸重生—— 重生后的慕大国师想开了,她决定不留机会,从一开始便斩断那狗皇帝的通天路。 于是她把目光转向了前生那最有可能登基却早夭的七皇子墨君漓,预备一路求神问卜,策谋开疆,将他推上至尊之位。 可谁知,这位看着温和正直、人畜无害七皇子,居然是只千年的老狐狸! 多年之后,锣鼓喧天,红妆十里。 慕惜辞看着侍女捧上的大红嫁衣恨恨磨牙:可怜她慕大国师重生一世,竟又错算了这只狗狐狸! 可那罪魁祸首却笑得满面春风:“阿辞不如算一算,待你出嫁那日,几时是风,几时是雨?” 【1v1双洁】【双重生】 【权谋朝斗,慢热,要动点脑】 【不是纯爽白爽无脑爽】 【逻辑自洽,但伏笔暗线多,满地坑】 【再说一遍,不是无脑爽!!】 【不准再问是不是爽文!!】 【崩溃扭曲的爬行】

长夜惊梦·完结·210万字

神弓战妃

远赴花城惊鸿宴,一睹人间盛世颜,说的就是纳兰荣锦,容貌倾城绝世无人能及,美人一个。 花落皇城锦家院,富贵窝里出色胆,说的也是纳兰荣锦,三岁就色个绝世夫君回来,绝世奇葩。 十年富贵如云烟,人魂修为终如一,说的还是纳兰荣锦,觉醒人魂实力十年没变,废材本尊。 天人之姿、绝世之容、倾世之才、妖孽天赋说的就是皇太孙独孤云倾,众人感慨,云端高阳的人硬生生的被纳兰荣锦给拉下神坛。 只有他们彼此知道,金风玉露一相逢,便胜却人间无数。 小精彩: “你不是想要回凤佩?”少女嘟嘴问道。 “是他们想要。”少年淡定甩锅。 “你不是不喜欢?”少女咄咄逼人。 少年弯腰附耳说了一句,话落灿然一笑,世间再无真颜色。 少女闻言满面桃红。

午日阳光·完结·194万字

病娇皇子赖上门

【新书已开,《重生后我弃了天运之子》,求收藏,求推荐,求好评】 传闻侯府叶四姑娘八字命硬,克六亲,克邪祟! 三皇子刘珩病弱,渣渣皇帝手一挥,让三皇子刘珩出京,到叶四姑娘身边享受一下克邪祟的待遇。说不定哪天病就好了。 叶慈:皇子亲临,啊,我好紧张! 然后顺手就给了个下马威,皇子待遇转眼就从大平层360°无死角无敌风景落到老破小。 三皇子刘珩:客随主便。 叶慈:皇子殿下,你赶紧回京吧!我这庙小,容不下你。 三皇子刘珩:本殿下住着舒服,不打算走了。 叶慈:亏大了! 三皇子刘珩:是啊,亏大了。贴钱又贴人,叶姑娘要对本殿下负责啊!

我吃元宝·完结·132万字

客户端电脑版

版权所有:上海玄霆娱乐信息科技有限公司

沪公网安备 3101150200865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