玫瑰在他心尖

玫瑰在他心尖

乌姜呢

现代言情/已完结

53.2万字

完结于2022-05-12 17:23:53
刑烛是许多人茶余饭后的谈资笑料。 因她漂亮到了极致,潋滟瑰丽,犹如高贵而又浪漫的红玫瑰。但性格却寡淡乏味如冷水,生涩冰冷。 美人无趣,连刚恋爱的男友都怒甩了她,“刑烛,和你在一起,简直浪费了我十五天的生命!” 事情传出,在众人看好戏时,当事人刑烛淡淡勾唇,意味莫名的反问了一句, “是吗?” 是的,所有人都这样觉得。 直到褚家那位年轻俊朗,手腕决断的年轻掌权人回国。江城大半名媛的目光都粘在了上面,生怕他被人捷足先登。 一场宴会,刑烛黑眸如水,平静的审视不远处众星拱月的男人。四目相对,刑烛错开了视线。 后来的后来,众人口中寡淡无味的女人在后花园里,把那些人眼中可触而不可及的神抵在了墙上,神色勾人缱绻。 “他们都说我无趣。” “你觉得呢…阿尽?” 无趣? 褚尽想,还好,这全世界的人都瞎的差不多了。 - 没人知道那一场雨夜,刑烛在昏暗的灯光下见到褚尽时的感受。 刑烛觉得,褚尽也不知道。 正如她不知道,褚尽早就认识她了一样。 【1v1,类型小众,又名清冷美人儿她勾引反被撩】

第1章 遇

九月末的江城,烈夏的余温逐渐褪去,傍晚的一场暴雨将整座城市洗涤一新。那些粘腻的、燥热的,也随着这一场雨,没入了深邃夜色之中。

刑烛睡醒时,窗外的雨声已经停了,睡前那一缕黄昏的光意也无声的从卧室里溜走,一切都很安静。

安静到,让她心里只剩下空荡荡的一片。

扫了一眼床头的数字时钟,20:29。

回国一周了,她的作息还是极度混乱。每天凌晨三点后才能睡着,堪堪睡到早上七点,下午五六点时还要再睡一觉才能补回来。

虽说省了吃晚饭的麻烦,但每当夜深人静时醒来,就会有一种浓稠的情绪扑面而来。

像是一张看不到摸不着的大网,无声裹住她,再紧缩。

床边充电的手机震了一下,刑烛扫了一眼。

是来自于微信的一条消息。

【男朋友:小烛,睡了么?】

不等刑烛回复,来自于同一个人很多条消息,迫不及待的弹了出来。

【男朋友:刑烛,我们分手吧。】

【男朋友:我在你家对面的咖啡厅等你,我把话和你说清楚。】

【男朋友:别让我等太久。】

空旷的房间里,灯还没有打开。

刑烛凝视着唯一的光源。

几秒后,手机屏熄灭了。

-

暴雨后,夜间的温度直线下降。

刑烛在黑色缎面长裙外披了一件深咖色的大衣,及腰的长发极有层次感的散落在腰际,脸颊素白,却无法掩住五官中的浓艳瑰丽。

推开咖啡店的门,她视线扫了一圈店内,最终在靠窗的位置迎上了一道男人的视线。

眼神交汇的瞬间,刑烛隐匿的蹙了蹙眉。

当初不该把他的备注简单设置成‘男朋友’三个字的。

不然,现在就不会连他的名字都要想上几秒。

张凯,她在国外留学时交往的男朋友,也是学长和同乡。

算上今天,他们两个一共在一起了十五天。

恋爱前期,因为她课程宽松的缘故,和他也出去吃过几顿饭。后期因疫情回国,这次是他们回国后第一次见面。

刑烛走了过去,在张凯对面坐下。

张凯是一个很标准的金融人,手腕上的劳力士象征了他的人脉与身份。

他也是一个情绪丝毫不内敛的人,比如他眼底毫不掩饰的,对着她的烦躁和乏味。

“我等了你十五分钟了。”

刑烛嗯了一声,“雨天堵车,抱歉。”

张凯眉头下意识皱起,“咖啡店就在你家对面,几分钟的路程,你也要开车?”

刑烛反问了一句,“不然呢?”

不然呢?

简单的三个字,令张凯瞬间沉默。

也就是在这瞬间,他的脑子里掠过无数的过往画面,几乎每一幕都让他和现在一样烦躁。

因为,刑烛真的太让人乏味了。

一开始,他以为自己找了一个浓颜系白富美,实际上,刑烛就像是一杯白开水口味的烈酒——浓烈浮于表面,实际上无味、无趣、无波澜。

一年到头除了上课全都宅在宿舍里,不旅游不交际,除了微信,连别的社交软件都没有第二个。重要的是恋爱不娇嗔不调情,吃顿饭都犹如在探讨论文开题。

这是留学生,还是老古董?

“我在微信上说的事,你怎么看?”

张凯下定了决心,一定要和刑烛分手。

但是,如果她愿意挽留他的话,他还是可以再考虑考…

他的思绪还没有延伸下去,对岸的女人就忽然平静的开了口。

“分手可以,我们在国外一起养的那只牡丹鹦鹉,归谁?”

虽然提出分手的人是他,但是张凯还是因为刑烛这平静的语气而面色剧变。

什么意思,他还不如一只鸟重要?!

张凯猛地拍案而起,“刑烛,你这人真的一点意思没有,和你在一起,简直浪费了我十五天的生命!我相信无论是哪个男人,都不会爱上你这样的木偶!”

话音落下,不管外面又下起了大雨,张凯直接甩脸走人。

店里本身就没什么人,这边的动静让所有人都看了过来。

刑烛神色未变,沉默的凝视着张凯离开咖啡店的背影,直到他消失在视野之中。

或许明白他发怒的原因,但既然决定分手,那就不必浪费精力思考。

她崇尚低耗人生。

唤醒一侧呆滞的服务员,让他上了一杯咖啡。

在等待的过程中,刑烛的视线转而看向街道上影影绰绰的行人。

雨这么大,他们冒着雨,要去上班、上学,还是约会?

刑烛想起她在和张凯约会的时候,始终觉得自己好像是在旁观的第三者一般,根本不可能冒着大雨去赴约。

上班和上学,也没有。

搅拌着杯子里的咖啡,刑烛漫无目的的想着。

直到街道对岸一处坏了的街灯忽然亮起,她下意识看了过去。

夜色浓稠,昏黄灯光旁的挡雨亭里站着一个人。

一个男人。

大概185+的身高,在这座南方城市里,遥遥领先于众人。黑发凌乱散落在眉下眼上,有种慵懒的随性。

或许是因为雨天的缘故,他穿着一件黑色的防水冲锋衣,拉链拉到了最高处,衣领被迫竖起。黑色的口罩立体的包裹着他高挺鼻骨以下的唇和分明的下颚——虽然看不到,但是刑烛却下意识脑补了出来。

昏黄的灯光此刻如同氛围灯一般,令他和每一个步履匆匆地灰色行人都不同。

他好像会发光。

前面那一桌是两个小女生,她们也同样注意到了街边的人。

更注意到了,他此刻没有打伞。

左边的女生怂恿右边的去送伞,这过程没有持续很久,右边那个女生拿起伞就冲了出去。

刑烛眨了眨眼,漆黑的黑眸凝视着这一切。

他们两个好像在交谈,刑烛也趁势看到了他抬起的眼睛。

黑眸深邃,漆黑一片,像是能融入夜色里一般。

他漠然的拒绝了女生的雨伞,后者一脸不高兴的回来了。

“这人一点礼貌没有,和他说话都不搭理!”

“哈哈哈哈可能是因为你今天没化妆?安啦,别生气,说不定他口罩下的脸奇丑无比!”

女生好像被同伴安慰到了,笑了起来。

刑烛在其中捕捉到了什么令自己发笑的片段,扯了扯唇角,视线再次看向窗外。

就在这一瞬,街道对岸的男人,好像是察觉到了什么,抬眸看向了她的方向。

这不长不短的距离,足够她看清那双眼睛。

该怎么形容她的所见……

就像她曾见过的教堂里的那只黑猫,有着一种被世人赋予的,无法窥探的神秘与隔绝。被他注视时,像是人已经彻底被洞悉。更因为他并不是那只猫的原因,这种感觉更强烈。

她从来没有见过这样的人,也从未有过如此刻这般脑海内好似轰然炸响,却又迅速归于安静的感觉。

这隔着匆匆人烟的对视转瞬即逝,一辆公交车从眼前驶过,刑烛再次看向路灯下时,那已经没有人了。

雨下的更大了,天气预报不会说谎。

-

刑烛已经忘记了江城又名雨城。

她十三岁赴外留学,截止目前长达八年。她二十一岁了,这八年中回来的天数,屈指可数。

以至于她忘记了像行人一样,只要是雨天,无论是小雨还是大雨,都穿上一双防水的雨靴。

因为江城北边地势低,只要下雨就会形成积水。

坐上车,小腿以下都湿了。

回家后,刑烛先泡了个热水澡。虚浮于肌肤表面的雨水带来的粘腻和潮湿感被洗净,现在这一刻,是她这一周来最舒畅的。

裹着浴袍从浴室里走了出来,在化妆台前坐下。

四方形镜面倒映着这空旷的卧室,还有镜子前坐着的人。

肌肤雪白,浴袍微敞,锁骨处有着一道灰色的长疤。许是为了让这疤痕美观一些,上面纹了一枝玫瑰。那灰色的长疤,成了玫瑰的根茎。

是一种别致而又奇怪的美感。

像纯白里糅杂了一抹深红,它们互相交融,最后终究在动态中获得了暂时的稳定。

刑烛擦着面霜,想着什么。

过了会儿,她从出神的状态中抽离了出来,站起身走到了床边。

拿起手机,看到张凯给她又发了几条微信。

她还没来得及改备注,聊天框里显示的依旧是‘男朋友’三个字。

【男朋友:我想好了,鹦鹉归你,等回校后,你自己去接它。】

【男朋友:还有,我知道你在江城没有朋友,所以我们虽然分手了,我还是愿意做你的朋友,帮助你修补你残缺无趣的性格的。不用谢,好友也不用删了,有事找我。】

刑烛看着这两行充满自信的字眼,扯了扯唇。

准备删了张凯时,张凯似是感知到了什么,又发了一条消息过来。

刑烛落在屏幕上的手,也停了一下。

【男朋友:对了,看在我们曾在一起过十五天的份上,我的最后一个问题:十天前的一次聚餐,虞清喝多了,说你应激性失忆过,是真的假的?】

喜欢这作品的人还喜欢

于他心上撒个野

【乖张凛冽病娇系少年×三分甜七分野酷妹】 和沈嘉喻的初见,大概是温淼人生中最大的社死现场了。 彼时,温淼还在跟朋友嘀咕:“虽然这位沈老板是挺帅的,但看起来不像是直的啊?” 朋友:“这都能看出来?” 温淼:“猜的嘛,腰细腿长屁股翘,男主标配,而且你看他朋友身边都有妹子,就他没有,格格不入地放个玩偶。” 朋友:“有道理。” 温淼:“所以我才说他应该就是小说里写的那种表面上生人勿近,但实际上热情似火的小妖精。不过话说回来,不知道他有没有八块腹肌啊?” “……” 这一番有理有据的分析落下,那位迟迟没有反应的沈老板终于抬起了头来,一双幽凉深邃的眸子盯了她片刻,而后用标准到不能再标准的方言回道:“有,你要看么?” 温淼:“?” 温淼一呆:“啊、啊,你……你听得懂方言啊?” 沈嘉面无表情:“不好意思了,我江州本地人。” 温淼:“……” 大型社会性死亡现场。 1V1|小甜文|海大附中

是uu呀·完结·58.7万字

薄先生突然黏她上瘾

【1V1宠文,天生反骨的暴躁大小姐VS表面道德经的白切黑男主】 江摇窈突然被男友劈腿,小三还是她多年的死对头! 给狗男女一人一巴掌后,江家大小姐当众放出狠话:“她搞我,我就搞她哥!” 半小时后,酒吧走廊昏暗的灯光下,俊美淡漠的男人半眯狭眸,轻吐薄烟,嗓音低磁又撩人:“听说你想要搞我?” 江摇窈紧张到结巴:“我我我……我开玩笑的!” 薄锦阑:“……” #等你分手很久了,没想到你这么怂# 【男主篇】 薄锦阑是帝都第一财阀薄家的长子,外人只道他清冷高贵,端方谦和,不食人间烟火,身边从未有女伴出现,是上流社会最后一个优雅绅士。 直到某日,某八卦微博爆出照片:深夜路边,西装革履的薄锦阑把一个穿红裙的小姑娘按在车门上亲。 整个上流社会都炸了,所有人都没想到向来儒雅斯文的薄锦阑私底下会那么野! 江摇窈:薄先生私下不但很野,他还很sao呢! 【女主篇】 江摇窈暗恋薄锦阑多年,小心翼翼,谨慎藏匿,直到某日在酒店醒来,看到他就躺在自己身边…… 后来她摇身一变成了薄锦阑的未婚妻。 江家没人敢再欺负她,京圈大佬对她都无比尊敬,走到哪儿都有一帮晚辈喊她大嫂,薄先生更是突然黏她上瘾!

苏子欢·完结·175万字

诱他上瘾

新文《她以温柔作饵》已发~ 【先婚后爱】 傲娇爱装乖大小姐VS性感桀骜退役赛车手 宋旎一眼看中了家里安排的相亲对象。 她不喜欢烟味,可她喜欢谈峥抽完烟后身上的味道。 她并不是手控,可她喜欢谈峥手背性感凸出的青筋。 她爱惨了谈峥抽烟喝酒时那一副慵懒随意却性感到爆炸的样子。 谈峥对她来说,总是有着一种莫名的吸引力。 宋旎对闺蜜说: “他抽烟的样子真他妈的帅。” “有机会我一定要好好摸摸他的手。” 谈峥手背凸起的青筋里流的是对她下了蛊的血。 于是她用着那一双勾人的桃花眼,时而在谈峥面前扮着乖巧,时而高傲得像带刺的野玫瑰。 她擅长用那双稍微润点水就楚楚可怜的眼睛,直勾勾地看着男人,表明自己的兴趣,却不明说。 步步为营,请君入瓮。 谈峥觉得这小姑娘是吃不得半点亏的高傲性子,可不娇弱,疼了也不吭声。 他总是能识别出她在装乖,他也总是表现出直男性子,装作看不懂。 可宋旎那一双眼着实勾人,偶尔便如她愿走进她步的圈套。 到最后真真被她套牢,无法抽身。 后来,谈峥说:“你只要看着我,我就想把你摁在怀里。” 宋旎想,能够把谈峥这样的男人给引诱到手,也不妄她装乖撒娇了。

肆媚·完结·73万字

总裁,太太又回娘家了

清冷禁欲总裁X温柔清绝美人 温婳要联姻了。 对方据说是欧洲金融巨头一个华人家族的掌门人。 见面时,他西装革履,举手投足矜贵自恃,一身的风度。 温婳沉默着注视他,半晌,才轻笑一声,“有意思。” 婚后,两人在外是模范夫妻,人后却相敬如宾互不打扰。 好友问她为什么嫁给席漠。 她言笑晏晏,“他有钱有势啊,要是有比他更有钱的我也嫁了。” 蓦地一抬眼,男人深暗的俊脸隐在酒吧迷幻灯光下。 朋友看热闹不嫌事大:“婳婳你惨了,回家跪搓衣板吧。” 回家是不可能回家的,她转道回了娘家。 惹了事回娘家,生气了回娘家,说错话也要回娘家 对此,席总已经见怪不怪,十次有九次都是好言好语地把人哄回来。 他追到温家时,某人正坐在客厅吃橘子,看见他,不慌不忙地吃掉最后一瓣,面带挑衅,“你在这里不要动,我去给你买几个橘子。” “……” 他不生气,反而温柔耐心地把她哄回家。 温婳一口气刚松下来,臀部一阵火辣辣 ,“你打我?!” 男人黑眸宁静,慢条斯理地:“横竖最后你是要落到我手里的。” ……她中计了! 隔日,他帮她揉着腰,“下次别去打扰岳父了,嗯?” 温婳红着耳朵,不要脸!

苏斜里·完结·45.5万字

不止沦陷

林姣和顾权恋爱两年,为了他的喜好扮演起乖巧顺从的小白花,甘愿卑微如尘。 她以为,顾权同她一样爱着彼此。 却在一次聚会上,听见他与旁人说:“林姣很好,但始终不是她。” 那时,林姣才知道她的角色有多可笑。 她撇下所有的怨意及执念,在他与心上人缠绵时,黯然退场。 * 后来,心生悔意的顾权找到林姣。 他紧紧抓住她的手,沙哑的嗓音下藏满祈求:“姣姣,原谅我好不好?” 他妄想她跟以前一样,轻易原谅他。 却在某道身影闯入眼帘时,彻底惊慌。 “老婆。”他揽着林姣步步后退,似玩味似挑衅地瞥了顾权一眼。 又俯身浅触她的侧颜:“我们继续?” 【顾权火葬场】 【男二上位】 【双C、小甜饼】 推荐新书:《蛊系美人被大佬碰瓷后》

难赴星河·完结·42.7万字

致命热恋

安桐遭逢家庭剧变,罹患情感障碍,且时常出现严重的情感剥离现象。 容慎,名满香江且富可敌国的神秘家族继承人。 一场乌龙,安桐错把容慎当成心理治疗师,自此开启了为期数月的疏导治疗。 不久后,两人一拍即合,协议结婚了。 * 婚后某天,属下汇报:“容爷,夫人又在直播写代码了。” 男人缓缓抬眸,语调慵懒:“别忘了给她刷礼物。” 属下默默递出一张纸,“容爷,夫人写的这几行代码,和我们高价聘请的幕后工程师写的一模一样……” 容慎看着代码陷入了良久的沉默:“……” * 某天午后,夫妻俩吃完街边串串香偶然路过某顶尖科技大楼。 几名职员捧着文件鱼贯而出,对着容慎毕恭毕敬地颔首:“执行长,可算是遇到您了。这几份文件需要您尽快签署,不能再耽误了。” 安桐面无表情地看向了身边的男人:“?” #我贪图免费治疗嫁了个心理医生结果他是个商界执行长?# #我以为我娶了个缺钱的情感患者结果她是个高级工程师?# 【伪·心理治疗师VS真·心理疾病患者】

漫西·完结·55.5万字

心动热吻

苏云岫在大一的时候喜欢上一个人,对方主动追求,俩人大二确定关系在一起,从大学毕业默默在一起四年,渐渐磨平了她的温柔和耐性。 面对流言蜚语,苏云岫心甘情愿的承受。 生日聚会上,苏云岫站在半掩的房门口,听着里面的嬉笑,才知道他们在一起从一开始便是他的计划,她不过是他们之间的赌注而已。 真相来临的那一刻,她删光了男人的联系方式,主动收拾东西腾出位置离开。 —— 分手后的苏云岫开始专心搞事业,一心只想搞钱,望着女孩儿越来越出众,许慕心痒痒的想追回,满心欢喜堵在她下班路上,苏云岫冷笑:“这位先生,好狗不挡道,你挡住路了”。 许慕:“......” 身后有位气质出众,风度翩翩的男人戴着口罩,缓缓来到她身边,亲密且带着占有欲的搂住女孩儿,嗓音低沉悦耳:“岫岫,我们该回家了”。 少女从他身边擦肩而过,连个眼神都没给他。 留在原地的许少爷眼圈微红成了笑话。 认识余温辞之前她的世界灰暗无光,认识他之后,这男人倾尽一世温柔彻底清除她心底的不安,任由她在他的世界里肆意欢笑。 他曾说:“小姑娘,怎么每次见面你都这么狼狈?” “好了,别装了,想哭就哭,又不会嘲笑你,端着做什么?” 双洁!!!!每天晚上七点左右双更

沐沐硒·完结·76.1万字

独占偏宠

叶奚不拍吻戏,在圈内已不是秘密。 一次颁奖典礼上,刚提名最佳女主角的叶奚突然被主持人cue到。 “叶女神快三年没拍过吻戏了,今天必须得给我们个交代。” 面对现场追问,叶奚眼神温凉:“以前被疯狗咬过,怕传染给男演员。” 众人听后不禁莞尔。 镜头一转来到前排,主持人故作委屈地问:“秦导,你信吗?” 向来高冷寡言的男人,笑的漫不经心:“女神说什么,那就是什么吧。” *人美歌甜顶流女神VS才华横溢深情导演。 *本文又名《返场热恋》,破镜重圆梗,男女主互为初恋。 *年龄差五岁。 *男主导演界颜值天花板,不接受反驳。

匪匪有意·完结·60.5万字

蓄意热吻

【已签出版】 男二上位,国民初恋·斯文败类 程微月初见赵寒沉是在父亲的退休宴上。 父亲酒意正酣,拍着男人的肩膀,喊自己小名:“宁宁,这是爸爸最得意的学生。” 赵寒沉闻言轻笑,狭长的眉眼不羁散漫,十八岁的少女心动低头。 后来闹市,天之骄子的男人于昏暗角落掐着美艳的女人,往后者口中渡了一口烟。他余光看见她,咬字轻慢带笑:“宁宁?” 心动避无可避。 可浪子没有回头,分手闹得并不好看。 分手那天,京大校花程微月在众目睽睽下扇了赵公子两个耳光,后者偏过脸半晌没动。 却无人知低调的商务车里,众人口中最端方守礼的周家家主,律政界的传奇周京惟捏着少女小巧的下巴发狠亲吻。 许久,他指腹擦过她眼角的泪水,斯文矜贵的面容,语气温和:“玩够了吗?” … 程微月见过周京惟最温柔的样子。 正月初一的大雪天,泾城灵安寺,鹅雪轻絮的天地间,人头攒动,香火缭绕,她去求和赵寒沉的一纸姻缘。 直到周京惟逆着人流朝自己走来,将姻缘符塞在自己手中,“所愿不一定有所偿。” 他顿了顿,又说:“宁宁,玩够了就回来。” 佛说回头是岸,那一天程微月频频回头,都能看见周京惟站在自己身后,于万千人潮里,目光坚定的看向自己。 佛真的从不诳语。

傅五瑶·完结·100万字

客户端电脑版

版权所有:上海玄霆娱乐信息科技有限公司

沪公网安备 3101150200865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