危!侯门嫡女她重生后心狠手辣

危!侯门嫡女她重生后心狠手辣

雾玥北

玄幻言情/已完结

37万字

完结于2023-11-3002:51:19
前世遭遇了义妹精心算计,使得她家破人亡,最终惨死。 一朝重生归来,沈妤安只想报仇雪恨,力挽狂澜,执掌权势! 七皇子要退婚?退!她才不屑于做皇子妃! 被帝王下令驱逐?她转头拿着圣旨喊冤,反手就让皇后折翼,贤妃受罚,连带那暗中算计她的蛇蝎义妹,侍女被乱棍打死。 义妹一心坑她害她欺她辱她,总盯着她后宅这一亩三分地。 而她女扮男装,做太监,创商业,办医所,兴学堂,设东厂,揽政权…… 一步步做大做强,最终打造一座人间地狱,亲手将前世谋害她的义妹送进去! 她一心谋权,不想,却被那手握重兵的北翼王盯上了。 北翼王强势霸道,“嫁给本王!” 她笑,“王爷,咱家是太监。” 他抱出个奶娃,不慌不忙,“你就说,嫁不嫁?” 她怒,一着不慎,竟是被偷家了,以为偷了她的娃就能威胁她? “不嫁!” 他说,“江山为聘!” 她讥笑,“王爷这是要为了我,颠覆皇权?” 他狂妄,“有何不可?”

第1章她重生了

昏暗的地牢里。

沈妤安被绑在柱子上,满身伤痕,头无力地垂下,气若游丝。她被砍去双臂,折断了双腿。

只见姜秉月一边笑着一边拿着通红的烙铁,狠狠压在了她身前。

“啊——!”沈妤安痛得撕心裂肺,浑身颤抖。

“叫!死劲叫!本宫喜欢听!”

烙铁又一次重重压下,还用力拧了下。

沈妤安的意识越来越模糊。

她真的好恨!好悔!是自己引狼入室,被人利用,导致哥哥惨死,沈家灭族。

她要报仇,她还不能死,不能……

*

“不,不要!”

沈妤安刷地一下睁开了眼,双眸直愣愣地盯着床顶。

眼眸四顾,忽然想到了什么,小心翼翼地转动自己的手腕,两指用力在大腿上拧了一下,真实的疼痛。

她这是……重生了?

“七皇子和前来下聘的礼官都到了府上,夫人让小姐过去,看一眼礼单,收下礼单,这大礼可就过了。”

“奴婢帮小姐好生装扮,今儿个定能迷死那眼高于顶的七皇子。”

“小姐可莫要皱眉了,再怎么不愿意,这婚事也是板上钉钉。虽说那七皇子冷漠了些,孤僻了些,无趣了些,可就凭那顶好的长相,咱就不吃亏!”

思绪还没来得及理清,沈妤安重重地喘息了几下,才勉强平复了呼吸,扭头看了眼吧嗒吧嗒说个不停的妙书。

“你刚说今儿是什么日子?”

“只是睡了一觉,小姐就忘了?今儿个,是七皇子前来下聘的日子。”

“什么!”

沈妤安一下惊得坐起,面色惨白,心中忐忑不安,焦急地下床,套上鞋子就往外跑。走得急,外裳都没穿。

“小姐!”妙书回过神,忙拿了外裳去追,“衣裳!衣裳!”

等她追出去,沈妤安早就没影了。

沈妤安出了自己的小院,着急地往外跑,一路上遇到的家丁,下人,全都被她无视。

前院里,宾客云集。

众人全都一脸不可置信地看着突然跑来,披头散发,只着里衣,没穿外裳的沈妤安。

沈妤安顾不得理会他们,焦急地往大门外跑去。

今儿,是七皇子前来下聘的日子,也是她哥哥死亡的日子!

沈老太君看着跑远的沈妤安,气的不轻,拐杖狠狠的往地上跺了跺,“简直不像话!快来人!快将衣裳给二小姐送去!”

沈妤安的父亲平西侯沈丰年,母亲侯夫人裴氏,皆沉下了脸。

毕竟是见过大风大浪的,只一瞬间,夫妻二人就面色如常了。

沈丰年笑着,“让诸位见笑了。”忙看向七皇子冥曜翎,一脸歉意,“小女无状!估摸着是梦行症犯了!”

在场众人哗然。

“沈二小姐有梦行症?早前可不曾听过呢!”

“这梦行症,可不是小症,这若是睡梦中,忽然持刀刺向身旁的人。”

众人议论着,目光都看向了始终冷着脸的冥曜翎。

见冥曜翎没有任何反应,议论声渐渐小了下去。

“小女这病症,幼时有过几次,打从十岁起就不曾犯过了,哪成想今日竟然……”

沈丰年歉意又愧疚地看着冥曜翎,“若七皇子因此觉得这桩婚事不妥,臣会亲自禀明陛下,望陛下收回恩典。”

“无妨。”冥曜翎淡漠道。

“多谢七皇子体谅。”沈丰年笑了笑,忙招呼着众宾客,“小女估摸得一会儿才能回来,诸位请随我家夫人移步花厅,先行用餐!”

“诸位请随我来!”沈夫人笑着招呼。

宾客陆陆续续离开,只留下了角落里显眼的一主一仆。

沈丰年眉头微蹙,沉声道,“秉月,你也跟着你干娘去花厅吧。”

姜秉月面色有些苍白,看起来不太舒服的样子,她柔柔的眼神看着沈丰年,“干爹,我有些不太舒服,能不能就坐这儿休息一会儿?”

沈丰年见姜秉月脸色确实不好,又蹙了蹙眉,“用不用给你请个大夫?”

“不用!”姜秉月一脸虚弱,冲着沈丰年勉强笑了笑,“干爹,只是有一点点不舒服,没大事。”

“真没事?”

“嗯。”姜秉月虚弱地笑着,“真没事,坐着休息一会儿就行了。”

沈丰年抿唇,神色略微复杂,嗯了一声,没再多说什么。

叫来了管事,让管事多安排几个人去寻沈妤安。

“丰年,我这心里七上八下的,总觉得不安。”

沈老太君忧心地说着,打从一个时辰前,她眼皮就一直跳个不停。

沈丰年蹙眉,怪了,他心里也烦躁得紧,就前一会儿,心还揪痛了一下,差点呼吸不过来。

焦灼的目光望着大门的方向,忧心道,“妤安这丫头虽说调皮了些,可也不至像今天这样不知礼数。”

角落里的姜秉月,不经意地看了沈老太君和沈丰年一眼,默默低下了头去,她眉头微微蹙着,似在沉思着什么。

“侯爷!侯爷!!”

护卫焦急的呼唤声由远及近。

沈丰年看去,就见护卫小跑着前来,身后跟了宫里的御林军袁副统领。

沈丰年和沈老太君同一时间站起,心突突地跳了几下,这一刻,内心莫名恐慌。

“侯爷!御林军袁副统领前来,说是宫里出了大事,攸关世子爷!”

具体出了什么事,护卫也不知,传了话,转头看向随后而至的袁副统领,而后恭敬地退至一旁。

袁副统领恭敬地拱了拱手,一脸同情地看着沈丰年,“沈侯爷,皇上宴请西元国四皇子,不料宴会之上,舞姬竟是刺客假扮,令郎为了救驾……当场身亡。”

沈丰年腿一软,跌坐在椅子上,面白如纸,双目圆睁。

“这不可能!”沈老太君苍白着脸,拄着拐杖的手发抖,忽然,身子瘫软,两眼一翻,晕倒在了地上。

“母亲!”沈丰年忙去搀扶,“来人!快来人!请大夫!”

“沈侯爷,令尊沈老将军当时也在场,具体经过,还等沈老将军回府后细说。

陛下已经命人将令郎的遗体送回平西侯府,沈老将军随行。

陛下忧心沈侯爷和家中女眷突然看到令郎的遗体,一时无法接受,特命下官前来提早知会一声!

望沈侯爷,节哀!”

袁副统领说着,一脸惋惜。

沈世子乃人中龙凤,今年的探花郎,本该有大好的前程,不曾想……

真是天妒英才!

喜欢这作品的人还喜欢

侯门主母重生后,侯府全家遭殃

前世,江扶月被自己的父亲当做交易的筹码送入侯府。 她任劳任怨地将侯府打理得井井有条,上孝顺婆母,下教养庶子,还为整个江家女子挣下了善于持家的好名声,让几个妹妹得以嫁入高门,为人正室。 可夫君对她心生怨恨,婆母把她当成管理侯府的工具,几个庶子女背地里叫她母老虎,就连家里的妹妹们也都嫌弃她窝囊…… 她操劳一生,却到死都没有得到过半点尊重。 她的一生,简直就像是一场天大的笑话! 一朝重生,江扶月彻底醒悟。 想踩着她安心享乐,做梦! —— 和离后,安远侯府一落千丈,恶婆婆和渣夫走投无路,跪地求她回去。 某清冷权臣轻拥江扶月入怀。 “何不以溺自照?”

肆月桃·完结·66.7万字

重生之侯门弃妇黑化了

前世江阮兮作为侯府夫人,竭尽心力的做一个好儿媳,对婆婆唯命是从,对小姑子有求必应,可她这个正妻过的像是外室都不如。 给渣夫养和别的女人的儿子,养子还不懂感恩,撞到他们一家和乐融融的画面后,活活的气死。 重活一生,既然侯府对她不公,她便颠覆这一切,要渣男贱女和负了她的人付出代价。 顺便发展自己的商业版图,只是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惹到了一个对她心怀不轨的男人。 后来江阮兮被堵在墙上,猩红着眼质问,“兮儿一直不答应我,是因为还想着你的那个前夫嘛?本王哪里比不上他了。”

南边有乔木·连载中·47.1万字

嫡女谋权

重活一世,陆微雨誓要早作筹谋,藏起锋芒装病娇,扮猪照样能吃虎。父亲失踪、族人争权,她锋芒毕露,强势夺下家主之权,一肩扛起陆氏一族的未来! 完结文:《农门凰女》、《农门猎女》

白羽凤麟·完结·115万字

孕期王爷要休妻,重生王妃笑喷了

前世苏南依轮为李玉珠的踏脚石,儿子被换,最后惨死,重来一世,她掌先机,夺机缘,得一手无双医术,更是得一对双胞胎,将李玉珠踩进泥,看着她在泥潭里挣扎。 凌霄;苏氏,本王要休了你。 苏南依;哈哈哈,求之不得……

兰兰系余·连载中·34.3万字

踹了渣夫后,王爷抱我大腿求下嫁

叶轻悠为出征的丈夫守了四年活寡,尽心尽力经营小家。 可他凯旋归来娶新妇,还逼她自降为妾? 她誓不做妾,坚决和离。 “我堂堂三品将军配不得你个小庶女?让你做妾是抬举了!” “你们叶家欠我的,让你死,你也得受着!”男人道。 叶轻悠人单力薄,娘家不肯为其撑腰,她只能狐假虎威,借大梁最霸道的阎罗名头求自保。 本以为那只猛虎不屑理睬她的小心机。 谁知和离契书盖了印,他就把她接走了。 “利用完本王就想跑?你总得付点报酬。”洛宁王道。 “我有药铺三家、茶铺三家、盐米油粮都有路子,殿下您想要多少?”她说。 他判若两人,提出要求,“本王要你做媳妇儿,二婚的王妃当不当?” …… 她也是后来才知道,十年前,暗巷里,偷她药吃的人是他。

琴律·连载中·79.1万字

另谋高嫁!侯门主母重生被撩疯了

【古言宅斗+重生虐渣打脸+皇叔追妻】 上一世,崔令宜临死才知道继子是给别人养的。 正妻的位置,是替夫君的心上人挡刀的。 曾经跪在她面前痛哭有隐疾的丈夫,原是心有所属。 生怕她知晓了闹腾,才扯的这弥天大谎。 可笑她为了替丈夫隐瞒,将无所出的罪名往身上揽。 她本想就这么相敬如宾一辈子的。 不曾想,熬到继子中了科举,她得到的竟是一纸休书。 重活一世,她不干了。 以万贯嫁妆换一道和离的圣旨。 京城众人哗然。 最受宠的小皇叔迫不及待的带着聘礼自请入赘,就怕晚了,媳妇儿跑了。 没想到,侯府离了她,一落千丈。 前夫、渣儿跪求她回去。 小皇叔急哄哄的撵人出门:“下跪可以,抢我媳妇,没门!”

璟绣·连载中·19.5万字

侯门弃妇她是黑心莲

被丈夫冷落了一辈子的顾德音,临死前方才知道丈夫居然与长嫂私通,还生了个奸生子。 为了给奸生子让路,她的亲生儿子被这对狗男女给害死,此事婆母知情,妯娌知情,小姑子知情,惟有她这个亲生母亲不知情, 遂,她带着滔天恨意死不瞑目! 一朝重生归来,她要有怨报怨,有仇报仇! 为此,她搅得侯府翻天覆地,鸡飞狗跳,人人自危。 侯府人人都恨她,但又干不掉她,还要看她水涨船高,直上青云,成为他们高攀不起的人物。 顾德音踹掉渣夫和离后,只想活得肆意随心。 哪知她却无意中招惹了当朝摄政王,最后这男人居然挡住她的路。 “撩完了就想跑,谁教你的?”

筑梦者·连载中·52万字

退婚后,侯府嫡女把京城大佬逼疯

林见月出身候府,家世显赫,才色双绝,自小与太子指腹为婚。 自此以后,她循规蹈矩,洗手做羹,谨言慎行,诚心相待众人,乃是皇城女子典范。 却不想,太子、皇家、甚至是家族,得了自己手中滔天富贵,转身卸磨杀驴。 林见月错信、错爱、错付,落得个被削双腿双臂,毁容失声的悲惨结局。 死后,怨气冲天,上天怜悯,给了她重新来过的机会。 这一次,她如同魔煞,杀尽所有负她之人! 沈未寻,长公主与英亲王独子,矜贵清雅,桀骜不驯,洁身自好。 却不想,原本只是对那退了婚的候府嫡女有着几分好奇,最后在她面前低了一辈子的头。 陆敬驰,战功赫赫少年将军,稳重端瑞,早就练就一身铁石心肠。 可,自从与太子的前未婚妻一夜荒唐,本以为只是露水情缘,却不想早就生了情愫。 你身边若是狂风暴雨,我愿做你身前的一堵墙——沈未寻 从前,我的命在战场,如今我的命交给你——陆敬驰 女主不圣母,心肠冷硬却也不是毫无人情。

成珍珍·完结·86.4万字

将军夫人重生后,满门跪求她饶命

成亲当日,夫君随军出征,宁如烟则望眼欲穿,半年后却盼来了夫君战死的消息。 随同而来的还有夫君通敌的消息。 看着被围困的将军府,看着被下狱的丈夫和庶子,婆母拉着她的手说:宁氏啊,以后咱们就指着你了。 弟媳姨娘们也都跪下纷纷哭诉:大夫人啊,以后你就是当家人。 宁如烟于是爬上了那个人的床。 可是,自此之后,将军府的人一边嫌弃她是破鞋,一边指着她赚钱维持奢靡生活。 为了那死去的丈夫,宁如烟一一忍下。 直到那天,她看见死了十年的丈夫拥着娇妻爱子,她才知道这十年来她一直活在骗局中。 被溺死在水中后,再次睁眼,她回到了丈夫战死消息传来的那一天。 将军府被围?她的梧桐院里有吃有喝。 公爹小叔子被抓?她身体不好起不了床。 …… 指挥使大人要吃饭?行啊,只要不让她爬床,想吃啥做啥。 江衍郁闷了,怎么他的脸没吸引力了吗?还是他的权力不好使了? 宁如烟:不,都好使,只是,对我不好使而已。 江衍最后只能修改人设走无赖路线:烟烟,我又受伤了!

紫雪凝烟·连载中·38.8万字

客户端电脑版

版权所有:上海玄霆娱乐信息科技有限公司

沪公网安备 3101150200865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