状元娘子飒又甜

状元娘子飒又甜

秋味

古代言情/已完结

141万字

完结于2022-07-05 09:31:53
新书《基建:我在乱世求生存》已经上传 【双洁、1v1、先婚后爱、甜宠】 齐瑶一朝穿越,未婚变已婚!所幸相公是状元郎新官上任的县太爷,至少吃穿应该不愁的吧? 然而想象很美好,现实很残酷,这日子过的苦哈哈,还不如乡下土财主…… 解决温饱从自己开始…… 然而与老古董一起生活,思想差别太大,产生了剧烈的碰撞。 温饱间隙还得跟他斗智斗勇,日子过的火花四溅! 在一次次磨合中,夫妻同心,其利断金,一起升级打怪!

第1章 吓死

小燕子衔着泥巴,和着枝草辛勤地在屋檐下搭建自己的安乐小窝。

偶尔的小燕子看着一点点搭建起来的舒适的小窝吱吱……啾啾……欢快的叫着。

好一副春燕衔泥的画面,微醺的略带暖意的风轻轻地吹拂着窗棂。

小丫头石榴提着裙摆跨过门槛,踩着轻快的步伐轻叩了几下门框,无人回应,撩开帘子走进了房间。

转瞬间“啊……”凄厉的又尖又细的喊声冲破了房顶,打破了这片宁静。

惊恐地哆哆嗦嗦的声音从石榴唇边溢出,“死人了,少夫人死了。夫……夫……夫人救命啊!”

石榴满脸惊慌朝屋外跑去,砰……的一声被高高的门槛给绊倒,一骨碌爬起来,顾不得疼痛,扶着膝盖,一瘸一拐地朝院子外走去,“夫……夫人。”

慌乱的脚步声由近及远,渐渐的无声。

明媚的阳光透过半开的窗户洒在床上年轻的小妇人的脸上。

小妇人脸孔不正常的扭曲着,狰狞吓人,嘴张的能塞颗鸡蛋。

暴突的眼睛瞪得大大的,乌黑的瞳仁几乎占满了整个眼眶,被阳光直射着毫无反应。

胸口没有任何的起伏,人直挺挺的倒在床上,双腿耷拉在床下。

倏地,床上的人儿乌黑的眼珠子动了动,阳光刺眼,想合上双眼,却发现眼睛闭不严实,留着缝隙。

齐瑶想伸出手盖住双眸,遮住阳光,却发现手臂麻木不听使唤,使不上劲儿。

阳光照在人身上暖暖的,很舒服,可刺眼的阳光,直射着眼睛生疼。

齐瑶垂着眼睑,侧耳倾听,入耳的是叽叽喳喳的鸟鸣声,风吹树叶的沙沙声,鼻翼间是淡淡的花香,泥土的芬芳……

不对劲,大大的不对!

齐瑶最后的记忆是子弹穿过脖颈,落入海中,湿咸的海水包围着自己,人向海底沉了下去。

耳边依稀听见舰上战友们的嘶喊:舰长、舰长……

紧接着是扑通、扑通落水的声音。

人在海上护航,接到上级任务,海盗袭击商船,齐瑶奉命救援,怎么可能有花香、泥土的腥味儿?

齐瑶急切地想要看清楚现在的境况,却感觉浑身僵硬,如被人捆住一般,动弹不得,难道被海盗给绑架了。

不可能,虽然与海盗展开激烈的交火,但是在他们强大的火力面前,海盗被他们给打的被俘的俘,逃得逃。

齐瑶企图动一动避开阳光,这么被阳光照着什么也看不清,眼睛也受不了。

困难的微微转过头,睁开眼睛,却找不到焦距,什么也看不清,模模糊糊的,这到底怎么回事?

冷静下来,冷静……这心跳的好快,感觉心脏要蹦出胸腔似的。

闭上眼睛集中注意力,齐瑶沉下心来,集中力量缓缓地握了握手,感觉有了力量,手撑着硬邦邦的硬物动了动。

呼……有了力量让她松了口气,再来,艰难的又移动两下,头被顶住,走不动了。

这下子避开阳光的齐瑶再睁开了眼睛,这一次有了焦距,终于能够看清了。

这是什么?头顶洗的发白的泛黄的布料,骨碌碌的转动眼珠子,好像是床,手撑着床,靠着墙终于坐了起来。

就这么简单的动作,耗尽了全力,浑身冷汗渗渗的。

是床没错,还是架子床,只不过有些破旧,不说床帐上打着补丁,这床栏杆漆都脱落了,斑斑驳驳。

等一下,海盗窝都这么中式吗?我被枪击落水是在印度洋吧?

这事怎么都透着诡异,这眼睛怎么回事?生疼,伸出手,这苍白跟鸡爪子似的的手是谁的?摊开手,这我那虎口经常拿枪磨出的茧子怎么没了。

啊……张着嘴却发不出声,这又咋了,伸手摸了摸下巴,这还脱臼了。

懵圈的她都没有感觉到痛,现在才感觉到疼了,这要怎么接上去,卸人家下巴自己倒是经常做,会卸当然也能接上,只是现在双手无力,使不上劲儿啊!

而且这心跳如鼓越来越快,跳的心慌慌的,齐瑶垂眸看着无力落在腿上的双手,先把把脉检查一下这具身体吧!

左手心肝肾,费力的右手搭在左手的手腕上。

这手一搭,她这眼底划过一抹幽光,血压升高,血液循环如洪水一般冲击着心脏,难怪心速这么快,急火攻心……这是极度惊恐被吓死的?

好好的人怎么会被吓死,就在齐瑶疑惑之际。

耳听着外面传来惊恐的哆哆嗦嗦地年轻女子的声音,“夫人是真的,人真的死了,脸扭曲着,面目全非,眼睛凸的脱了眼眶,嘴张的大大的,舌头伸的长长的。”

屋内的齐瑶黑眸轻轻晃了晃,这是在说自己,怎么听着像是描述上吊死后样子。

夫人是什么称呼?

得赶紧把这下巴接回去,可是现在手根本没有力气,这要怎么办?

时间上也来不及了,只能这样了,控制好力道,她顺着墙壁倒下去,下巴碰着床板,只听着一声‘咔哒……’

呼!接上去了,她张了张嘴,试试,非常幸运,没出现偏差。

她手撑着床板又费力的坐了起来,靠着墙气喘吁吁,额头上又起了密密麻麻的汗。

“胡说什么?”夫人陈氏的声音又急又怒,“人好好的怎么会死,虽然她胆小了点儿,不说话,也不爱出屋子,可也不会想不开的。京城刚有人给她送东西来了。”

陈氏惊慌颤抖接着又说道,“人绝对不能死,死了咱们都得陪上命,休要胡说!”

声音中带着哭腔,来人哗啦一下挑开帘子,疾步走过来,抽泣道,“齐氏你可不能死啊!你死了咱们都得给你陪……”

葬字没喊出来,却发现齐氏人坐在床上靠着墙,人好好的。

陈氏一拍大腿,激动地喊道,“俺勒个亲娘。”拽着袄袖子擦擦眼角道,“人没死,俺这还哭啥哩!”立马阴转晴,这变脸够快的。

“石榴,石榴,你过来,这人好好的,你为啥说人死了。”陈氏冲着屋外喊道,这嗓门高亢明亮。

床上的齐瑶一脸惊恐的看着所谓夫人的穿着,一袭古装,上袄下裙,乌黑的眼珠子转转,再次确认一遍,没错是上袄下群。

衣衫朴素,且已经洗的泛白,袖口、领口处起了毛边。

头发梳的一丝不苟的挽成圆髻,插着一根光滑的银簪,耳朵上小巧的银耳环。

来人大约四十来岁,人很瘦,脸小而窄,脸颊都凹进去了。

眉细而吊,黑漆漆的瞳仁上下打量着自己,此时紧抿着薄唇,下垂的嘴角,法令纹深深的一看就是不好相与之人。

皮肤有些粗糙,长年的辛劳,给她眼角留下浅浅的鱼尾印迹。

被叫石榴的小丫头缩头缩脑的走了进来,站在陈氏的身后哆哆嗦嗦地说道,“少……少夫人,活……活着。”

“石榴你自己看,这不是活的好好的。”陈氏一侧身指着床上的人道,拍着胸脯咚咚作响,“真是要被你给吓死了。”

“可奴婢来叫少夫人去厨房的时候,人直挺挺的躺在床上,无声无息的。”石榴满脸困惑地目光飞快的扫过床上的少夫人,不敢与她对视。

“奴婢叫了好几声,没回应,奴婢才上前。”石榴的声调因为害怕都变了,“面容变形了,奴婢大着胆子将手探到鼻翼下,没……没……气了。”

话落石榴飞快地躲到了陈氏的身后,“奴婢没有撒谎。”

喜欢这作品的人还喜欢

娘子且留步

新书《花千变》开坑了! 颜雪怀睁开眼睛的时候,她看到有人在为她拼命,她很欣慰,这一世终于能安安静静做一朵含苞待放的小白花了,可是手里的这一把烂牌是怎么回事? 颜雪怀:娘啊,我来了,打架带上我! 某少年:我也...... 李绮娘:离婚了就别来烦我,闺女归我! 某大叔:我也……

姚颖怡·完结·156万字

娇妻傻婿

顾义,顾财主家的“傻”儿子,一不小心失足落水,呛昏了。 宋宛月正好路过,给他做了人工呼吸,救活了。 本以为会得到丰厚的报酬,却不想人家上门提亲了。 宋宛月傻了,宋家人怒了。 宋老大:“我就这一个心尖上的女儿,这辈子不准备让她嫁人,出门左拐,慢走不送。” 宋老二:“癞蛤蟆想吃天鹅肉,让他多照照镜子!” 霸气的宋奶奶:“这么多废话干什么,把他们赶出去!” 躲在门外偷听的男主“哇”一声哭了,“她亲了我,若是不嫁给我,我就一辈子娶不上媳妇了。” 众人:……

晗路·完结·204万字

小王爷他必不可能动心

【双洁,凭借医术搞事业女主X疯批美人抢江山男主】 顾珞穿越成了安平伯府养在庄子上长了15年的二小姐。 二小姐人美心好就是眼睛瞎,从庄子上来了京都,就被郁王府的小王爷迷得七荤八素。 就在顾珞穿越当天,二小姐打算把小王爷生米煮成熟饭...... 一年前。 不算宽敞的马车里,顾珞指了郁宴旁边的位置,“我坐这里?” 郁宴靠着车壁,难以置信的道看着顾珞:“不然呢?你还想坐我腿上?” 顾珞:! 可去你大爷的吧! 一年后。 宽敞的马车里,顾珞指了郁宴旁边的位置,“我坐这里!” 郁宴:...... 呜呜呜呜,是我的腿没有马车舒服吗!

苹果小姐·完结·100万字

科举相公家的地主婆

【科举发家文】 穿越女主经营田庄,成了地主婆,携手土著小夫君,读书科举的荣升路。 * 某日,众夫人谈笑间,论家中夫君喜好。 户部侍郎夫人,我家夫君面冷心热,舍不得我掉眼泪,最喜我做的衣衫,饰物。 吏部侍郎夫人浅笑,我家夫君温和内敛,最最体贴不过,但有所求,一碗甜汤足以。 礼部侍郎夫人唇角轻扬,妾身浅笑间,夫君没有不应的。 常喜望天,我家夫君喜好弹球,一盒不够,那就两盒,实在不好说话,那就斗一局,万事好商量,这能说吗? 略愁!

程嘉喜·连载中·130万字

家养锦鲤小医妻

某人:“我家媳妇心里眼里只有我,事事都以我为尊,风大了唯恐我受寒,雨大了唯恐我淋湿,就连吃个饭也唯恐我烫嘴,她得先尝尝,你们信不信,我吼一嗓子,她立马得下跪。” 狐朋狗友甲:“昨儿刮风下雨时,是谁跪在门外?” “……呃,我示范给她看的。” 狐朋狗友乙:“那前儿刮风下雨时,又是谁跪在门外?” “……呃,我家媳妇脑子不大灵光,示范一次不行,需得两次。” 狐朋狗友丙:“那大前儿刮风下雨时,你为什么还是跪在门外?” “……呃” 三人俱义愤填膺:“此等悍妻不休,天理难容!” “悍妻贼旺夫,我媳妇天生旺夫相,休了才天理难容!” 若干年后,当初不学无术,无恶不作的朽木成了学富五车,位高权重的内阁大首辅,门生向他讨教成功逆势之路。 某首辅略作沉思:“听媳妇话,有饭吃,有钱花,有官做。”

墨雪千城·完结·67.9万字

被迫嫁给山野糙汉后,她被团宠了

逃命的安定侯嫡长女,被人一板砖拍的脑震荡,等醒来,成了农家小媳妇。 外面危机重重,怕小命不保,席杳觉得,马甲不能掉,死也不能掉…… 为了不被赶走,努力的席杳一不小心就成了周家的团宠,个个都护着她。 从小定亲却没看过新娘子的周戎被老丈人勒索,连赶考的银子都被剥削了,娶了个病怏怏的媳妇,想着一定要人家知道,他不想娶的,所以,好是不能好的,绝对不可能好。 为了表示自己的立场,周戎冷言冷语,冷酷无情,然后发现,自家小媳妇,对家里奶娃娃都比对他好…… 觉得小媳妇挺好的他,想着自己还可以努力努力……

懒玫瑰·完结·129万字

病娇皇子赖上门

【新书已开,《重生后我弃了天运之子》,求收藏,求推荐,求好评】 传闻侯府叶四姑娘八字命硬,克六亲,克邪祟! 三皇子刘珩病弱,渣渣皇帝手一挥,让三皇子刘珩出京,到叶四姑娘身边享受一下克邪祟的待遇。说不定哪天病就好了。 叶慈:皇子亲临,啊,我好紧张! 然后顺手就给了个下马威,皇子待遇转眼就从大平层360°无死角无敌风景落到老破小。 三皇子刘珩:客随主便。 叶慈:皇子殿下,你赶紧回京吧!我这庙小,容不下你。 三皇子刘珩:本殿下住着舒服,不打算走了。 叶慈:亏大了! 三皇子刘珩:是啊,亏大了。贴钱又贴人,叶姑娘要对本殿下负责啊!

我吃元宝·完结·132万字

穿越后,我被竹马拖累成了皇后

顾静瑶很倒霉,遇到车祸穿越,成了武安侯府的四小姐上官静。穿越也就算了,穿成个傻子算怎么回事啊?!更加倒霉的是,还没等她反应过来呢,她已经被自己无良的父母“嫁”进了淮阳王府,夫君是淮阳王有名的呆儿子。 傻子配呆子,天设地造的一对儿。新婚第一天,萧景珩发现,媳妇儿不傻啊!而上官静则发现,这个小相公,分明机灵得很啊……

旺财是只喵·完结·163万字

锦衣色

一个屠户的女儿,坐没有坐态,站没有站姿,又痞又赖,怎么做官家的大小姐? 武馨安听了大眼儿一瞪,反手从腰间抽出那么明晃晃的杀猪刀,一甩手,嗖的一声,锋利的刀尖没入了黄花梨的桌面中,刀柄犹自不停的颤动着, “怎么不能做了,我这不是做得挺好么?这上上下下人人都说挑着大拇指的称好,你们说……是不是?” 武家众人目光都盯在那颤动的刀柄上连连点头, “大姑娘说的是!” “大姐姐说的极是!” “大小姐说的千真万确,对得不对再对了!” …… 媒人:这个……裴大人一表人才,要貌有貌,要权有权, 这满京城里的大家闺秀都能嫁得,便是驸马爷必也是能做一做的,不如挑一个别家的姑娘? 裴赫缓缓摇头, “不,就娶武家的姑娘!” “那……那武家的姑娘,二小姐貌美如花,三小姐知书达礼,不如选她们如何?” 裴赫闻言低头看了看自己放在膝头的一双手,五指修长,肌肤洁白,又下意识的曲了曲五指,继而定坚定的摇了摇头, “不,我就娶武家大姑娘……” 这就是一个男女为彼此所迷,凑成一对的故事!

江心一羽·完结·139万字

客户端电脑版

版权所有:上海玄霆娱乐信息科技有限公司

沪公网安备 3101150200865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