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吻野玫瑰

热吻野玫瑰

S酸糖

现代言情/已完结

29.8万字

完结于2022-03-0917:02:50
《碎冰月季》新书已发,欢迎收藏 【嗲人精×痞子】 林晚看上江易辰的时候,朋友和她说:“他不适合你。” 她不信,卯足了劲儿非要追。 奈何江易辰这人天生放荡不羁,游戏人间,众星捧月惯了。 说白了就是不服管,告白后她果然被拒绝了。 他漫不经心的模样绝情又凉薄:“你管不住我,算了吧。” . 后来 千帆过尽,历尘跌宕,星光璀璨不过尔尔一时。 再次重逢,沉沦这场情意的不再只是她一人。 林晚挑眉:“你当初说我管不住你。” 他笑,眼底一片悔意:“我现在求着你管,行不行?” . 粉丝的眼里,林晚是个高冷女神,江易辰眼里,“林晚就是个嗲人精”。 --- 他重新站上舞台,那是她记忆中的少年,像是杂草丛生,野蛮生长,肆意又勃发。 “人潮汹涌,有虔诚的信徒,也有尔尔一时的追捧,我曾见过他最落寞的惨相,也见过他众星捧月的模样”。———林晚 PS: 男主有前女友 姐弟恋,一岁差 女追男

第一章:妹妹,太小了,不适合我

热吻野玫瑰

/S酸糖

北城的秋天夜黑得及早,夹着落叶飘落的风声卷着微微的寒气,北方入了秋之后,就有了寒气。

夜色微浓,街道两旁有些荒芜,好在对街的不远处有个网吧,多了些许人烟气。

林晚收拾好了货架的物品,又重新清点了库存,不免有些累。

饱满的额头上泛着汗水,她脱了外套,里面只穿了件灰色小众的短袖,极其修身,领口处的第一颗扣子被解开,透着清纯与性感。

她拿了包纸,还特意在监控面前刷了码付了款才撕开口子。

这家美宜佳的店主是她见过最歪酸的人,她不想引起不必要的麻烦。

这儿的位置有些偏僻,林晚打算干满最后半个月就辞职,要不是为了大四的实践活动得满分,她想她是绝对不会来的。

对街

网吧设施并不是很好,但好在位置偏,没太多人,网够好,打游戏不卡。

饶子阳正戴着他新购的耳机试试音响效果,没注意江易辰出去了。

“艹,上啊!死了吗站那儿!”饶子阳正兴奋地敲击着键盘。

里头空气有些闷,江易辰出来抽根烟,摸了摸夹克口袋,只剩了包空壳子。

连跪了三把,江易辰有些怒气,随脚就踢开了面前的小石头,视线一挪,正好看见对面的美宜佳超市。

不知道哪个脑子有病的,在这犄角旮旯开个超市,也不知道卖给谁。

———

林晚正在接电话,没注意到江易辰走了进来。

“林晚,我都和你说了多少次了,不要拿店里的东西。”一个尖酸刻薄的女声从电话里传来。

“我给了钱的。”林晚的语气有些不耐烦,但她声音甜,怎么也听不出来不好的语气。

不就一包纸,用的着专门打个电话来说教?

“虽然是一包纸,可你知道月底我清算的时候多麻烦吗?”

林晚不屑于和这种人吵,又不好挂人电话,总归她还要在这儿挂满半个月的实践课的,撕破脸皮对谁也不好。

她把手机放在一旁,没有开扩音,也能听到电话里叽叽喳喳吵个不停的声音。

江易辰从冰柜里拿了两瓶易拉罐可乐,走到柜台前面。

林晚有些心不在焉,低着头在细看账单,自动选择性忽略电话里的声音。

她是冷白皮,在灯光的照射下更显得皮肤细白,似能掐出水来一般。

白得要死。

这是江易辰对她的第一感觉。

“两包大重九。”

林晚头也没回,只是转手拿了两盒,她自以为对大重九的位置很熟悉,因为这款烟在烟的牌子里比较贵,平时是要上锁的。

她拿过来就放在柜台上,先刷了两瓶可乐的钱,正准备扫码就被江易辰给拦住了。

他一把扣住她的手腕,太细了,他还没用力,冷白皮的皮肤就见了红。

“喂,近视?”他嘴角向上,翘起一个似有似无的角度。

林晚这才抬头仔细看他,她有些被吓到了,眼神里全是惊恐,却慢慢转为惊讶。

他一双瑞凤眼,微微上挑,左眉眉峰处缺了一角,高挺的鼻梁,尤其是山根,流畅的下颚线,棱角分明。

他套了件黑色夹克,很高,一股子痞劲儿。

电话那头的声音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停止了,或许是店长说累了,也就挂了电话。

“嗯?”林晚被盯得有些不知所措。

她承认,她好像有些犯花痴了。

“喂,拿错了。”

“我要的大重九,不是DLS。”他有心逗弄,挑得小姑娘面色发红。

林晚有些手足无措,太尴尬了,尴尬得她能原地抠出一栋大别墅了。

怎么会拿错呢,大重九的位置她记得很清楚的。

而且一般烟会和这些口香糖之类的盒装东西区别分开来放,因为烟草产品会比较贵,所以不会和其他盒装产品放在一起。

林晚立即转头,低身给他找大重九。

“只剩下一包了。”

“那再拿包万宝路。”他半侧身倚靠在柜台处,看着微信。

饶子阳正问他去哪儿了,他垂眸回着信息。

林晚动作有些迟缓僵硬,翻了好久才找到,这人怎么要些不怎么寻常的烟。

她拿过来一一刷了码,等对方付款。

她想等他走了后,她再把那盒彩色放回原位。

江易辰打开付款码让她扫,这才注意到小姑娘脖子都红了。

这么不经逗?

他拿了烟抄兜里,看着林晚红透了的脖颈,一时心血来潮。

“妹妹,这个号太小了,不适合我。”他一脸坏笑,眉眼处净是轻佻。

林晚只觉得有些腿软,心脏砰砰乱跳。

她两手用力撑在柜台上,轻嘘了一口气。

手机银幕亮了,是周淼给她发的微信。

“晚晚,你需要我来接你吗?你那儿太偏了。”

她瞥了一眼,心思却全然不在,再抬眸之时,刚才逗她的人只留了个背影给她了。

她回消息,“不用了,我自己打车回去,你早点睡。”

*

江易辰回去的时候,饶子阳正打完一把,江易辰把可乐和万宝路扔给他。

“艹你大爷,江易辰你他妈抽大重九,老子抽万宝路,是兄弟嘛?”饶子阳声音大,旁桌的也朝他们这儿望来。

这万宝路的价格还够不着他大重九的一个零头。

“老子没给你买双叶就够好的了,少bb,上线。”江易辰坐下。

“江易辰,还是你爷爷狠。”

“钟子约了烧烤,一会儿别跑啊,老子今天不把你灌趴下,老子不是你爷爷。”饶子阳看了眼手机说。

江易辰操作着键盘231一套技能直接把对面秒了,再来一套平A带走两人,嘴里叼着烟,嘴角轻佻:“少她妈吹。”

晚十点,网吧里的人越来越少,最后只剩下江易辰和饶子阳两个人,像是包场了一样。

江易辰先去付了钱,饶子阳先出来打的车。

饶子阳就穿了件短袖,出来的时候冷得打了个哆嗦。

“妖风,江易辰,看来今晚有狐狸精啊。”

江易辰没理他,拧灭了脚下的烟,随手拦了辆出租车就上了。

只是没想到车后面还坐了位,不是对面超市那个店员吗?

真够巧的。

“华大春熙路,顺吗?”饶子阳勾着脑袋问。

“顺路!美女也是到华大,你们同学。”司机扯着嗓子说。

“的勒,上车。”

喜欢这作品的人还喜欢

都怪我入戏太深

安初虞的颜值被称为娱乐圈天花板,每次走红毯必艳压各方,跟她同框的女星压力很大。 颜值top就算了,演技也被各大导演拎出来夸,电影资源好得不行,让无数圈内人士眼红,是行走的热搜话题。曾有人戏言,营销号随便报道一个关于安初虞的料都能顶上半年业绩。 安初虞畅想自己会在演艺事业上更上一层楼,捧到更多的奖杯,谁知世事难料,她一个转身就踏入婚姻殿堂。 家族联姻,没有任何感情基础,甚至不了解对方,只见过一面就领了证。仅有的一次见面还是在双方律师的陪同下,进行财产公证以及签订婚前协议,以防将来离婚出现纠纷,可谓做好了随时一拍两散的准备。 安初虞有一个要求:隐婚。 席筝:真行,刚结婚就被打入冷宫:) * 本以为这场婚姻有名无实,各玩各的,没成想二人在浪漫之都巴黎偶遇,天雷勾动地火,一发不可收拾。 回国后,安初虞川剧变脸似的,翻脸不认人,继续征战娱乐圈。席筝却念念不忘,隔三差五撩她。 …… 后来,安初虞被拍到在化妆间与一男子姿态亲昵。经证实,此人正是悦庭的掌权人席筝。 #安初虞金主曝光#火速窜上热搜第一。 粉丝惊了,黑粉活跃了,死对头纷纷发通稿碾压。 席筝没忍住,偷偷登上公司官博亲自辟谣:我与安初虞已婚,且育有一子,感谢关心。

三月棠墨·完结·21万字

在他心尖上

[双重生,病态,双向救赎] 一一 那时候,月光落在她肩上,发丝闪着光晕,她很美。 后来她死了,他也跟着死了。 糟贱生命的人是要下地狱的。书上说。 重活一次,这次他向着光肆意生长。 要问贺礼的爱是什么,他会说,是低到尘埃里,烂在骨子里,像是天崩地裂,像是世界末日,没了明天。 他总认为这一生死也为她,活也为她。 他总认为自己性格缺陷,沮丧,抑郁病态跟他待在一起是没有明天的。 直到后来那张全家福.....飘摇不定的魂有了避风港....

孟枝·完结·39.2万字

摘下那朵高岭之花

话剧女神秦卿卿,骄矜傲慢,却能凭借盛世美颜和舞台展现力圈粉无数。 她往日得罪了太多人,所以一朝丑闻缠身,许多人都等着看她跌落神坛。 索性有赞助商白悬,投入巨资打造新戏,指名秦卿卿担纲女主角。 秦卿卿见到白悬的第一面就沦陷了——那个冷硬刻板,扣子永远紧扣在喉结下,又过分英俊的男人,完全就是她的理想型! 直到夜幕下,她窥见他单手将纽扣挑开,仪态慵懒,风流到了极点。 她心口绞痛,自己心头的高岭之花,原来却是风月老手! * 白悬是时尚集团的继承人,传言他冷静自制,不近女色。 他就像是清心寡欲的圣僧,无数名媛佳丽明争暗撩,都不能求他一顾,唯一的热情只贡献给工作。 没人知道,白悬有一个不能与人言的灵感来源——那抹舞台上的姝色,令他夜不能寐,肖想无数。 * 卖家秀:高傲作精×高冷赞助商 买家秀:娇气哭包×重欲系总裁 人设反转,双向明恋 【签约出版】

北流··完结·28.6万字

蓄意攻陷

大美人竟然也会被男人劈腿。 棠意礼有钱有颜,怎能咽下这口气。 棠意礼决定追求前任的好兄弟。 …… 荀朗,世界短池游泳锦标赛,蝶泳冠军,典型的力量型选手,以及,典型的坚毅高冷人格。 棠意礼频频出招,始终没有得手。 直到一次偶然,她发现,高冷男神生活拮据。 棠意礼窃喜,计划用金钱俘虏荀朗。 众人哀嚎:别拿你的臭钱,侮辱我们的男神,男神不会看上你! 棠意礼一意孤行,直到她老爸破产—— 棠意礼红着眼眶,来找荀朗:以后我不能继续追你了,因为……我要嫁给渣男才能挽救公司。 沉默片刻。 荀朗缓缓开口:你嫁给我,也可以救公司。 #和前男友的兄弟好上了是种什么体验 #我的寒门男友什么时候这么有钱的 …… 小剧场: 入了水,荀朗就像变了个人,无论是爆发力,还是耐力,都拉满人类极限。 可,棠意礼是旱鸭子。 她撑着男人肩膀,瑟瑟发抖:不游了吧,我害怕。 荀朗捏住女人水珠滴答的下巴,眸色幽深:这就怕了?拿我当工具人报仇时的胆量呢。 …… 大小姐.棠意礼×运动员.荀朗 表面傲娇实际逗比白富美×冷酷坚毅的泳池王者

拉肚肚·完结·93.5万字

他比火光撩人

【沉默寡言消防员×妖艳霸气女明星】 二十三岁那年,苏遇遇到了陆子年。 路灯下那张摘掉消防帽后朝气蓬勃的脸,一下烙印在她心里,怎么也抹不去了。 如果用什么话来形容当时的场景,苏遇暂时只能想到一个词—— 经年难遇。 * 苏遇暂退娱乐圈了。 那个美的人神共愤; 成团出道仅两年就成为圈内顶流; 解体后影视歌三栖迅速崛起的娱乐圈紫微星苏遇—— 竟然宣布暂退娱乐圈了! … 网友A:苏大美女一定是压力太大,出去散心了。 网友B:苏大佬近年确实太忙,好好休息,静等回归! 网友C:该不是这两年没怎么接电视剧,演技倒退混不下去了吧? 网友D:楼上就是嫉妒,人家再混不下去也比你强… … 就在网友们众说纷纭,哭诉苏遇保重身体时,当事人正兴致勃勃地跟在某名消防员身后搭讪。 “哥哥,载你一程?” “我知道你叫陆子年了。我叫苏遇,加个微信吧?” “哥哥,真没有微信?要不,你把手机号码给我,我帮你申请一个?” 陆子年:“……” ** 几个月后,苏遇凭借一档消防员综艺重回娱乐圈。 综艺里有位消防员长相甚好,引发女网友热议。 然而综艺一结束,苏遇就在微博上公开了两人亲密合照。 苏遇:带男朋友献丑了@年 女网友们:???

落跑糖心·完结·44.1万字

双陷

【双洁互撩,偏执,大甜小虐,结局he】 从小被宠大的唐氏二小姐,能医善武,善骑烈马,可盐可甜,骄傲又自信。 偏偏,一个傅先生让她折了腰。 她问:“你电话多少?” 傅先生靠着车门,默默点了根烟,他说:“离我远一点。” 后来,寒风肆虐的冬,唐氏二小姐的订婚宴,他把门踹了,直接把人抱回家。 “你要结婚,只能嫁给我!” 哦,说好的不适合呢…… 【半架空,勿考究】

吴壹一·完结·35万字

野性攻陷

「京圈太子暴徒小疯狗vs温柔腹黑大魔王」艺术界新秀画家沈周懿,突然线上表白了。 她@了一个没有任何个人简介的微博用户,高调示爱:「可以跟我接吻吗?」 身为近期获得美术界世界级金奖的黑马画家。 惊才艳艳之余,过人的美貌更是圈粉无数。 可她却以惊人的言论登顶热搜第一。 无数粉丝梦碎深夜。 * 而身为话题主人公裴谨行,在沈周懿眼里,不老实、不好泡、不服软、让人着迷又抓狂。 别人的弟弟要么小奶狗,要么小狼狗。 而他——小疯狗。 总是用最懒淡颓痞的语气说着最欠最让人心火焚烧的话。 ——姐姐,你好会占便宜。 ——姐姐,你这么馋我? ——姐姐,接吻可以给我算时薪么? 沈周懿耐心耗尽,这个磨人的小疯狗爱嚯嚯谁嚯嚯谁去。 她不泡了。 再后来。 她身陷囹圄时,曾经那懒淡颓狂的男人,却在法庭上大杀四方,为她清理一切障碍。 傲慢的来到被告席,隔着桌子宛若情人的捏捏她的后颈,笑的颓唐又放肆:“姐姐,你怎么落魄的样子都……好正啊。” 一众庭审傻眼:? 沈周懿:……说他疯,真不亏他。 这是该调情的时候? 事实证明他就是这么个目无法纪的暴徒,无人能及左右,唯独她,他甘愿撕裂世间规则,成为她的信徒。 「双大佬、非善男信女、前期男主伪装系」

匪弋·完结·92.2万字

独占偏宠

叶奚不拍吻戏,在圈内已不是秘密。 一次颁奖典礼上,刚提名最佳女主角的叶奚突然被主持人cue到。 “叶女神快三年没拍过吻戏了,今天必须得给我们个交代。” 面对现场追问,叶奚眼神温凉:“以前被疯狗咬过,怕传染给男演员。” 众人听后不禁莞尔。 镜头一转来到前排,主持人故作委屈地问:“秦导,你信吗?” 向来高冷寡言的男人,笑的漫不经心:“女神说什么,那就是什么吧。” *人美歌甜顶流女神VS才华横溢深情导演。 *本文又名《返场热恋》,破镜重圆梗,男女主互为初恋。 *年龄差五岁。 *男主导演界颜值天花板,不接受反驳。

匪匪有意·完结·60.5万字

蓄意热吻

【已签出版】 男二上位,国民初恋·斯文败类 程微月初见赵寒沉是在父亲的退休宴上。 父亲酒意正酣,拍着男人的肩膀,喊自己小名:“宁宁,这是爸爸最得意的学生。” 赵寒沉闻言轻笑,狭长的眉眼不羁散漫,十八岁的少女心动低头。 后来闹市,天之骄子的男人于昏暗角落掐着美艳的女人,往后者口中渡了一口烟。他余光看见她,咬字轻慢带笑:“宁宁?” 心动避无可避。 可浪子没有回头,分手闹得并不好看。 分手那天,京大校花程微月在众目睽睽下扇了赵公子两个耳光,后者偏过脸半晌没动。 却无人知低调的商务车里,众人口中最端方守礼的周家家主,律政界的传奇周京惟捏着少女小巧的下巴发狠亲吻。 许久,他指腹擦过她眼角的泪水,斯文矜贵的面容,语气温和:“玩够了吗?” … 程微月见过周京惟最温柔的样子。 正月初一的大雪天,泾城灵安寺,鹅雪轻絮的天地间,人头攒动,香火缭绕,她去求和赵寒沉的一纸姻缘。 直到周京惟逆着人流朝自己走来,将姻缘符塞在自己手中,“所愿不一定有所偿。” 他顿了顿,又说:“宁宁,玩够了就回来。” 佛说回头是岸,那一天程微月频频回头,都能看见周京惟站在自己身后,于万千人潮里,目光坚定的看向自己。 佛真的从不诳语。

傅五瑶·完结·100万字

客户端电脑版

版权所有:上海玄霆娱乐信息科技有限公司

沪公网安备 3101150200865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