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福包在年代文里被宠翻了

小福包在年代文里被宠翻了

深巷喵喵

现代言情/已完结

173万字

完结于2023-01-07 19:17:10
老苏家五代终于出了一个大胖闺女。 从那以后,“哎哟!苏师傅家这是在吃鱼啊?这年头就是有鱼票也买不到鱼,您这鱼是哪弄的?” “湖里头钓的。” 众人钓了半天:鱼个锤锤,连鱼苗苗都见不到一条。 又过了几天,“苏师傅家这是在吃鸡蛋?我可有两年没见过蛋了,这蛋哪来的?” “窗户外飞来两只野鸡,生了一窝鸡蛋。” 众人把家里窗子全打开:…… 再之后,苏家门槛被踩断了,一堆人想攀亲家。 苏爸爸抱着自己小闺女,“滚滚滚,我女儿出生在新社会,才不定什么娃娃亲,她要自由恋爱!” 等他闺女长大了,苏爸爸把追他闺女的男孩子打得满街跑,“自由恋爱个屁,都给老子滚!” 哪成想…… 他千防万防,他宝贝闺女早就被打小在他眼皮子底下长大的臭小子勾搭走了。

第1章老苏家终于生闺女了

1961年,京海重型机械厂职工宿舍,筒子楼。

楼道两侧堆积着纸箱、水桶、扫把等各类杂物,一家一个灶台垒在门口,过道阴暗逼仄。

几个妇女围着两个年纪不到十岁的小男孩,“你妈妈真给你们生了个妹妹?”

“当然!那还能有假的?”

苏小四仰着头,一脸得意洋洋。

他大名叫苏浩杰,今年七岁,一脸机灵相,因为在几兄弟中排行第四,从小就被叫苏小四。

“我妹妹白白胖胖,可漂亮了!”他说得眉飞色舞,“长大肯定是咱们楼里最漂亮的女孩子!”

“真稀罕!你爸不是说你们老苏家几代人都只生得出儿子吗?怎么你妈这回能生个闺女?”

妇女们七嘴八舌,说苏家接连生了五个儿子,不相信这第六个会是女儿。

苏小四听着她们的质疑声,气得红透了脸,梗着脖子说:“就是妹妹!爸爸抱妹妹给我看了,妹妹可水灵了……”

他邻居家刘大姨哈哈笑道:“我家二狗子刚生出来也水灵着呢,看是弟弟还是妹妹,得看下面带不带把,别是你爸爸骗你的。”

“带……不带的,我妹妹才不带把呢!”

一旁十岁的男孩儿拉了拉四弟弟,“爸让咱们回来拿脸盆毛巾去卫生院的,你别说了。”

苏小四一听,这才想起正事儿,朝一堆姨婶们又强调了一句“我妹妹不带把”,然后赶忙和他三哥跑回家,拿了几件生活用品。

市卫生院,病房。

刚生完孩子的白露面容憔悴。

她后背靠在枕头上,怀抱着一个粉雕玉琢的小婴儿,脸上笑容慈爱,“女孩儿就是乖巧。”

她怀里的小奶娃闭着眼睛睡得香甜,时不时努努嘴,长长的睫毛卷卷翘翘,像两把小刷子一样。

“真是啊,也不哭闹,不像那几个臭小子,成天鬼哭狼嚎的,吵得人耳朵疼。”

苏爸爸弯腰盯着闺女,嘴边挂着傻笑,仿佛怎么看也看不够。

“建民,闺女该起个啥名字好呢?”

八个月前,得知老婆怀孕后,苏建民笃定她肚子里头这个肯定又又又又又是儿子,想到家里又要添一张嘴,烦都烦死了,根本没心思想名字。

如今听她这么一问,他用力一拍脑门,“对对,得赶紧给咱们宝贝闺女取一个好名字!”

苏建民是他村子里出来的唯一一个大学生,有文凭有学历,但是对取名不在行,前四个儿子都是他老婆取的名字。

后来生老五的时候,苏建民一心以为会生个女儿。

得知又是儿子,他实在太失望了,冲动之下决定给老五取名叫“苏招妹”。

白露怕儿子受到社会无情的嘲笑,抱着小儿子哭了好几天,苏建民才放弃用“苏招妹”这名字给老五上户口,随便取了一个“苏小武”。

前两年饥荒,一家人吃了上顿没下顿,一个小小的窝头要掰成七份吃。

眼看孩子们都快饿死了,苏建民出于无奈,将最小的苏小武送到了农村奶奶家里。

想到老五的事,白露不由得一阵心酸。

“建民你可千万别再把女儿送乡下去了。”她抱紧女儿。

“不可能!我就算把那四个小子全送回老家,也不可能让我闺女离开我身边!”

苏建民从老婆怀里抱过熟睡的女儿,刚毅的国字脸变得无限柔软。

“男孩子养糙一点没事,我女儿可得富着养,将来一辈子锦衣玉食才行啊。”

这么说着,苏建民脑海中突然灵光一闪,“咱们闺女叫苏锦怎么样?小名就叫锦宝!”

“苏锦……锦宝,”白露细细回味了一下,笑着点点头,“好,这个名字好听。”

“那就这么定了!”

苏建民大咧咧地笑开了花儿,抱着小锦宝,一直唤她名字。

“锦宝,小苏锦,我是你爸爸……”

谁在叫我名字?小家伙睁开圆溜溜的大眼睛。

入目是一个朝自己呵呵傻笑的男人……

“老婆,女儿醒了,她看我了!”苏爸爸激动道,“锦宝眼睛好漂亮啊!滴溜溜的,像水晶玻璃珠子,哎呀,太好看了我闺女!”

苏锦想开口说话,却发现出声竟是一阵阵不成语调的奶糯孺语。

她吓得立马闭嘴,抬眼看向朝自己一个劲儿笑的两张大脸,又看了看自己粉团子般的小手。

难不成……她重生成小婴儿了?

太过震惊,她骨碌碌转了转剔透的鹿眸,见周围陈设老旧复古,挂历上印着一个大大的“1961”,不由皱了皱小眉头。

苏建民注意到女儿脸上的表情,惊奇道:“老婆,咱们闺女皱眉了!”

“说什么呢?刚出生的孩子就会吃和睡,皱什么眉啊?”

“真……真皱眉了。”

这时门被人从外头推开,苏小四怀里抱着一个颜色泛黄的热水瓶,风风火火跑了进来,“爸爸,爸爸……”

“吵什么吵?”

苏建民回头看见儿子,脸上柔和的表情消失无踪,立刻变回一贯的严肃冷硬。

苏小四一脸委屈,“刘大姨怀疑妹妹是带把的弟弟,说妈妈这回生的又是弟弟,可欺负人了!”

他把热水瓶放在地上,又继续控诉着,“还有王大婶,徐大娘,好多人都在说!”

“真的?”苏建民问的不是小四,而是后一步进来的三儿子苏文年,“老三,你说。”

苏文年是苏家几个孩子中长得最秀气的一个,唇红齿白,有一点儿像女孩子,文质彬彬的。

没生下锦宝前,苏建民看到这些个上蹿下跳的猴小子们就烦,唯独看老三比较顺眼。

苏锦这会儿目光也移到了苏文年的身上,见他衣服破旧,打了好几个补丁,但却干干净净。

相比之下,另一个身上脏兮兮的,脸上也脏,头发不知道多久没洗了,全都是头油……

咦,这个四哥哥好邋遢!

趁着爸爸和三哥说话的时候,苏小四凑到小锦宝身边,垫着脚尖,小声问:“你到底是小妹妹还是小弟弟啊?”

小锦宝撇撇嘴。

这个四哥哥好像一个傻子!

“如果是弟弟,我就不带你玩了,我只带妹妹去玩,”苏小四说,“弟弟带出去丢人……”

喂喂!苏锦在心里说:这位小同志,你也是男孩子呀,你怎么能这么重女轻男呢?这是不对哒!

“去去去,”苏建民推开苏小四,“多少天没洗澡了?臭死了,离妹妹远一点,别熏着她!”

苏小四“哼”了一声,高高撅着嘴说:“爸爸你更臭,妹妹都快被你熏死了。”

“你个臭小子……”

“我是臭小子,你就是臭小子的爹,是臭中之臭,最会放屁的臭屁王苏建民。”

苏建民听得火冒三丈,恨不得把苏浩杰这个兔崽子给丢出去。

他正要发怒,怀里的小奶娃突然“咯咯咯”笑了起来,笑得像风铃一样好听。

喜欢这作品的人还喜欢

重生九零甜心崽

小乞儿七七重生了。 回到四岁半这年,被打成傻子前夕,包袱一卷,带着她的嚣张系统“蛋蛋”,开始了苟富贵之旅。 自从七七来了后,方圆十里最穷的桃溪村,贫瘠的土地变肥了,庄稼大丰收了,村民们病痛都少了。 眼见着桃溪村盖起一栋栋小洋房,昔日爸妈找上门来,要把七七接回去。 赖在七七家蹭吃蹭喝不走的女企业家,横眉冷笑:“当初偷了我女儿的账还没找你们清算,现在又敢跑上门来,找死!” 在七七家死缠烂打的豪门掌权人,寒眸如刃:“想跟我女儿攀关系?你们也配!” * 京圈太子爷萧吏桀骜乖戾,凶名赫赫无人敢惹,一场车祸让他频频噩梦,梦里他变成了个劳什子鬼系统! 萧吏在线暴躁了。 后来,京城顶级豪门燕家晚宴,无数人亲眼看到患有厌女症的太子爷,将燕家那个娇娇软软的小公主一把揽进怀里,眼眸猩红,“原来你在这里。” 小公主结结巴巴,“你、你是、蛋蛋?” 男子僵了下,咬牙阴森森笑开,“我、是、你、男人!” (又名《绝世美惨弱小可怜X绝世反派备胎太子爷的翻身之路》)

橙子澄澄·完结·119万字

重生年代福妻又野又撩

我的新书《大院疯批美人又纯又撩》 更新中,求关注! 【爆苏互撩高甜】农科大院里有个姑娘叫唐阮阮,大长腿,细腰,声音甜。 为了不下乡,她放弃矜持去撩隔壁科研大院里的科研大佬。 眼瞅着领证了,才知道自己撩错了人。 骆肇尧因为伤了腿在科研大佬堂哥家休养,结果天天有个小姑娘悄悄给他送好吃的,还帮他治疗腿伤,最后窝在他怀里求亲亲。 每次他都极力克制,就怕小姑娘发现自己不是堂哥。 掉马后的骆肇尧释放本性把人扣在怀里:“不是喜欢我亲你吗?现在亲个够如何?” 【正能量,甜宠,】

桔味喵·完结·233万字

团宠年代:锦鲤崽崽三岁半

【甜宠+锦鲤+萌宝】 魔王揣在怀里捂了三千年的小魔蛋,破壳之际却突然消失! 一睁眼,粑粑不见了,而崽崽居然来到了八零年代的清水村,香香的躺在麻麻的怀里? 虽然没有粑粑,但是崽崽有疼她的麻麻和一大家子人呢,她还突然从以前被喊打喊杀的灾星变成了小锦鲤? 崽崽也并不太懂姥姥她们说什么祖坟冒青烟、自己是锦鲤的话到底是什么,明明她是一只小脑斧嘛,但是家里好像越变越好了哇~ 妈妈升职、姥姥开店、舅舅发财、就连粑粑都能时不时的托梦来看看蛋蛋呢,真幸福~ 做锦鲤真好呀,比以前做小魔蛋幸福多了,她一定要努力做锦鲤多捡点东西,争取早日把粑粑捡回家叭!

骑着狗蛋游世界·完结·210万字

带着系统在八零年代当小祖宗

八十年代的农村,男娃当成宝,女娃是根草,耗子都是公的好…… 偏偏乔家不一样。 别家女娃:洗衣、做饭、干农活。 乔思思:读书、认字、上学堂。 为此,村里人没少说闲话。 “一个女娃你养这么好有什么用?以后还不是别人家的。” “瞧瞧他家那孩子,养得个娇里娇气的模样,以后哪家敢娶她?” “我闺女要这样,生下来我不要她了……” 乔思思每天都在村里人的质疑声中长大,可是她压根儿不在意。 手握系统,在缺吃少穿的年代,要白面有白面,要大米有大米,还赶上时代风口带着全家发家致富,每天在线打村民的脸。 小时候差点儿埋了她的爷爷开始飘了。 “我家思思,生下来的就是大小姐的命,根本不用做你们那些脏活累活。 你们想娶,也得看我老头子舍不舍得孙女。”

脆皮小饼干·完结·62.6万字

团宠福宝有空间

穿越女为抢机缘,将四岁的阿玉丢进暴雪后的深山。 幸而好心人收留。 王家穷得叮当响,病的病、残的残,还欠着巨债,偏偏从上至下,都把她宠得如珠如宝。 大家都说,王家人捡了个赔钱货,迟早一起玩完! 可没想到,这个团宠娃娃真是个小福宝。 小阿玉掏着小兜兜,笑得很甜:随身空间、极品灵泉、测灵宝鼠,你们想要什么阿玉都有喔! 有仇报仇,有恩报恩。 这个福宝不得了,既是种田小达人,又是生意小能手,还能开书院、通海贸、创立贵族幼儿园,凭本事挣来全员盛宠! 看团宠福宝逆转翻盘,带一家人走上人生巅峰! 穿越女和一众反派傻眼了:原来他们才是错过金手指的人!

笋不损·连载中·131万字

团宠农女小福娃

柳山村的福家,几代下来都男孩,穷得只剩下男娃,终于盼来一个闺女。小女娃一出生把差点死翘翘的阿奶给高兴得病好起来;一出门捡东西捡到手软,天上飞的水里游的山里跑的飞禽走兽悉数往她前面掉,跟掉馅饼似的。 原以为捡到金子就够厉害的,没想到半路还能捡到一个夫君,对方还是个挺厉害的人物。 自打她出生福家顺风顺水,做生意盖房子全不落下。家里人对她宝贝得紧,把她往死里宠。

随心飞舞·完结·111万字

农家团宠小囡囡抢了女主剧本

元宝胎穿古代,三代唯一女娃儿,小名娇娇,大名宝,这妥妥的团宠女主剧本。 然而,隔壁庄子忽然来了城里大官家的小姐。 这位小姐乃是嫡出,奈何亲娘早逝,亲爹续弦,小姐不受待见,遂被发配城外。 “有种不祥的预感!” 元宝如是想。 “小妹,你看人家小妹妹多可怜,你就不能有点同情心么?” 某哥望着隔壁小姐,一脸怜惜。 元宝抬手就是一个锅盖飞过去:“人家可怜?人家衣食无忧,用得着你可怜?” “打得好!” 祖父、祖母、爹、娘,众多兄长,齐拍手。 某小姐知书达理,道:“惯子如杀子,你家妹妹要好好教育!” “滚!” 某哥直接瞪眼,“我家小妹人美心善,哪个惯她了?”

缺无暇·完结·79.5万字

年代福宝:在炮灰家当团宠

软萌小龙女下凡历劫,穿到书中小世界。 刚出生就被偷换,意外被炮灰一家收养,父母双亡,屋破人穷。 姐姐力大如牛,是村里嫁不出去的鬼见愁,大哥瘸了腿被退了亲,二哥体弱三哥顽皮,人人都说他们是拖油瓶,现在又养了个赔钱货,只等着一家人去讨饭。 小龙女挥挥衣袖,表示万丈高楼平地起,辉煌只能靠日子。 村里人惊讶地发现这家人的日子竟然越过越好,不但顿顿有鱼有肉,家里几个孩子也有了大出息。 走南闯北的著名企业家大姐:“敢动我妹妹试试,把你打扁再搓圆。” 为了让妹妹吃饱成为农业专家的大哥:“只要有妹妹一口饭吃,就有我一只碗刷。” 天才科学家二哥:“国家养我,我养妹妹。” 在大荧幕被万众瞩目的三哥:“看到这么可爱的小团子了吗?我哒!” 亲生父母终于找来时,本以为会见到在乡下唯唯诺诺的小村姑,却发现闺女掉进了福窝窝,一家全成了大佬。 小龙女:说起来我不是历劫的吗?劫呢? 看似小狼狗,实则小奶狗的某人探出脑袋,“打劫!只劫人!”

数几只蘑菇·完结·180万字

娇软闺女两岁半:全皇朝都团宠我

永宁帝喜欢女儿,但一连生了十八个儿子,为此他特意找大师占卜,他命中到底有没有女儿? 大师告诉他,“陛下你命中有女,且女儿早就出生了。” 永宁帝摆手道:,“朕只有十八个儿子,没女儿。” 大师:“不,你只有十七个儿子。”另一个是女儿。 永宁帝:“绝对不可能的。” 直到某天,永宁帝看到自己的第十八子君柠,扎着双环髻,穿着粉粉的小裙子,佯然一副小闺女模样,还兴冲冲的对他说:“父皇,我不是皇子,我就是你心心念念的小公主啊!” 永宁帝:“…胡说八道什么,你是朕儿子。” 君柠:“不,我是你女儿。” “来人,给朕验身!” 验完身后果然是女儿。 永宁帝:他,他有宝贝女儿了。

金麟孖·完结·102万字

客户端电脑版

版权所有:上海玄霆娱乐信息科技有限公司

沪公网安备 3101150200865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