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主发疯后

男主发疯后

莞尔wr

古代言情/已完结

185万字

完结于2023-09-0111:32:52
姚守宁觉得自己可能中了邪。 她近来恶梦频频,先是梦到姨母过世,接着又梦表姐化名为说书人口中的精怪敲门。 可她娘说:这个世界上没有妖怪,只是世人愚昧,受传说蒙蔽。 只是下一刻,恶梦成真。 她看到表姐披麻戴孝,带着姨母的死讯而来,长相还与她梦境之中一致; 她听到表姐的身体之中,还隐藏着另一道对她恶意极大的声音。 貌美如花的少年救了她娘后,被古怪的黑气钻入身体。 一切都与她娘说的完全不一致。 就在这些事情发生后不久,姚守宁就听到了长公主家的那位陆世子,突然发了疯的传闻。

第一章说书人

不过才辰时末而已,神都北城一间名为‘望角’的茶楼之中,大堂之内已经坐满了焦急等待的客人们。

茶楼傍湖而建,木梁看得出来已经有了些年头,上面的涂漆都有些褪去,显出几分古朴、深厚的样子。

已经十月末的天气,外头飘着零星的小雨,四周半卷的草帘压根儿挡不住‘呼呼’的寒风,但这一切并没有影响茶楼内等待的客人们的热情。

“堂倌,落叶先生几时才出来啊?”

有人坐得久了,茶水已经连喝两壶,终于忍耐不住,出声询问:

“我们已经来了小半个时辰,专从西城赶来,就为了听这落叶先生说书的!”

“就是就是!”

其他客人一见有人率先催促,也跟着大声的喊:

“几时来呢?等了许久了。”

“就来,就要来了!”

提着一个大长嘴茶壶的店小二听到客人催促,不由撩起搭在肩膀上的汗巾擦了擦脸,赔着笑意哄了一句。

“这话都说三五回了,没一回真的来,你们茶楼是不是骗人的?”

有人一听这话,顿时不高兴。

其他人待要再闹之时,眼见堂倌即将压制不住之时——

一道洪亮的声音突然压过嘈杂的抱怨,在众人耳畔响起:

“……话说当年骊县之中,有一姓王的后生,父母早亡,与兄长相依为命……”

“待及成年,嫂子看他不惯,将其赶入柴屋居住,每日干不完的活,仅换来一餐饭食,因手中无钱,所以而立之年仍没有娶妻。”

“就这样,这王生很快便到了三十之龄,每日都暗自神伤不已。”

“忽有一夜,正辗转难安之时,有一妙龄女子敲门,自称姓胡,说是隔壁县逃难的孤女,赶至此地,天色已晚,想在王家的柴房借宿一晚。”

“那后生听她说得可怜,当即善心大发,便将门打开。”

“月光之下,只见那女子美貌非凡,衣着打扮像是出自大户人呢,便又感惶恐又感荣幸,将那女子迎入柴屋里面。”

这一大段开篇,顿时将众人焦躁的情绪安抚了下去,解了那店中堂倌燃眉之急。

松了口气的堂倌飞快的在人群之间穿梭,替众人满上茶水。

正在这时,一个将折扇别在后背的枯瘦老头儿跑得满头大汗,从后堂之中大步出场,一开口便先讲了个故事的开口,引来了众人的喝彩声:

“好!”

“好!”

众人接连鼓掌,老者终于松了口气,双手握拳,向周围的人笑着躬身行礼。

“对不住了,老朽来迟,让各位久等,在这里给各位赔罪!”

“见谅!见谅!”

二楼的一间雅间内,两个年纪相差不大的少女站在垂落的草帘前,隔着帘子的空隙,望着楼下的场景。

其中一个梳了双丫髻,年约十八九岁的女孩轻声的道:

“这落叶先生在北城之中很有名气,说的故事很是新奇有趣,不少人特意赶来此地,就为了听他说上几句。”

另一个少女也只梳了简单的发式,穿了一身暗橘上衣,下身配深褐色的及地襦裙。

她比讲话的女孩高了半个头,伸了只雪白如玉的手,压制着编好的草帘一角,看着那说书人满脸堆笑的躬身。

“唉,等了半天……”少女叹了口气,声音娇软甜腻。

“没想到名满北城的落叶先生,竟然是个老头子。”

说话的同时,她转过了身,露出一张明艳无比的脸。

那少女约十五六岁,梳了时下大庆流行的少女发式,将额头头发拢起,挽了简单的髻,仅在耳后各分两缕青丝,垂在胸前两侧。

这发式将她一张鹅蛋似的脸庞完整的露了出来,那肌肤白皙细腻,好似上好的美玉,不见半分瑕疵。

最引人瞩目的,是她那一双顾盼生辉的眼睛。

那眼睛大而长,似是脸蛋上两汪黑白分明的湖泊似的。

眼尾上挑,在长睫映衬之下,眸中好似盈满了光辉,说话间眼波流转,看人时似是含笑带媚,又似是有少女谙不知事的天真。

她是北城兵马司指挥使姚翝的小女儿,名叫姚守宁,今日是好不容易出门,带了贴身的丫环冬葵前来北城知名的望角茶楼听说书人讲故事的。

其实姚守宁来的时候已经不早了,原本以为自己已经错过了故事的开头。

哪知她来得迟,那说书人竟然更迟,让她等了两三刻钟,那说书人还是没见现身,直到众人都等得有些不大耐烦时,才姗姗来迟。

“长的也不怎么样……”

姚守宁有些失望的叹了口气。

她早就已经听说了望角茶楼之中名唤‘落叶先生’的说书人,一直对他都十分好奇,谁知等了许久,结果见了却是这么一个年过半百,身材瘦矮的老头而已。

“不过听着口齿还算清晰,就是不知道这后面的故事有没有意思。”

本来也是冲着故事而来,初时的失望之后,姚守宁很快就将思绪放回到了落叶先生讲的故事之上。

她提着裙摆,走回了桌边坐了下来,想起故事的开头,不由笑了一声:

“这王家后生可能要倒大霉。”

“什么善心大发,我看他是色欲熏心,不知死活才是。”

“您可要慎言!”

站在窗侧的冬葵一听这话,嘴角像是抽了数下,默不作声的掀起了雅间的草帘,眼珠转往外头看了一眼。

姚守宁一见她举动,当即醒悟过来,把脸上的笑容一收,细腰一挺,装出端庄淑丽的样子。

今日她是与母亲一道出门,不过母亲有事,好说歹说,求了母亲暂时留自己在这茶楼等候而已。

算算时间,她的母亲已经去了好一阵子,随时都有可能回来的。

她的母亲出身南昭县柳家,其父是当年大名鼎鼎的子观书院学子,如今是名满南昭的大儒,与大庆不少学识出众的读书人都有往来。

柳氏出身书香门第,嫁的虽说是性格粗放的武夫,但为人却最重规矩、体面。

若她听到女儿刚刚那一番话,恐怕回去少不了要罚她抄写《慎言》。

主仆二人正说话的功夫间,站在窗侧的冬葵像是看到了什么,身体一震,将撩起的草帘一松,转头向她挤了下眼。

同时脚步一迈,便已经弹站到了姚守宁的身侧。

就在这时,楼下听到马车轮滚动的声音,茶楼里的堂倌殷勤的声音响了起来:

“太太来了!楼上早就留了雅座,您这边请!”

喜欢这作品的人还喜欢

退下,让朕来

沈棠在发配路上醒来,发现这个世界很不科学。 天降神石,百国相争。 文凝文心,出口成真。 武聚武胆,劈山断海。 她以为的小白脸,一句“横枪跃马”,下一秒甲胄附身,长枪在手,一人成军,千军万马能杀个七进七出! 她眼里的痨病鬼,口念“星罗棋布”,苍天如圆盖,陆地似棋局,排兵布阵,信手拈来! 这TM都不能算不科学了! 分明是科学的棺材板被神学钉死了! 而她—— “主公,北郡大旱,您要不哭一哭?” 沈棠:“……” “主公,南州洪涝,您要不多笑笑?” 沈棠:“……” ———————— 看着被她干掉的十大碗米饭,比脸干净的口袋,以及一群嗷嗷待哺、不怀好意、整天惹是生非的村民,疑似饭桶转世、真·灵魂画手的村长沈棠,不得不放弃心爱的画笔,被迫走上应聘诸侯之路。 PS:已完结种田争霸文《女帝直播攻略》,休闲慢穿大佬文《大佬退休之后》。

油爆香菇·连载中·382万字

魏晋干饭人

魏晋多风流,五胡即将乱中原,这是赵含章穿来的时代,庶民寒族多凄苦,簪缨世族只空谈。 为了衣冠不南渡,天下少饿殍,黎民百姓人人能吃饱饭,赵含章只能撸起袖子上了。 魏晋无清谈,我辈天下干饭人! 这是一篇和相亲对象在乱世里为了生存而努力干事业的基建文,又叫《我在乱世搞基建》 赵含章在相亲回校的路上遭受意外,一睁开眼睛就到了正混乱的南北朝,在这个秩序崩坏,礼仪道德全都喂狗的时代,却又有人不甘屈服于命运,向往着自由,乐观向上的努力着。

郁雨竹·完结·307万字

楚后

故事从北曹镇驿站几个驿兵遇到一个求助的女孩儿开始

希行·完结·107万字

美人羸弱不可欺

第一次见面,杜清檀被退婚,暴跳如雷,恶狠狠挥出一记左勾拳,然后弱鸡身体配不上,晕了……独孤不求帮忙叫了个医,报酬是《五种左勾拳的使用方法》。 第二次见面,杜清檀去退婚,楚楚可怜,一言不合就吐血,顺顺利利挣了百两金,独孤不求见者有份抽走五两金。 第三次见面,杜清檀被逼债,悲愤欲绝,哭兮兮拿出一份“祖传食疗秘方”偿债务,独孤不求急公好义带头捐款做保镖,顺便带走了《散打鞭腿之要领》。 第四次见面,杜清檀被逼婚,凶悍绝情,硬生生把男方逼得无地自容、只求速死以谢天下,独孤不求两眼放光毛遂自荐想做入幕之宾。 第五次见面,杜清檀做了官,端庄温婉,以食医人,名动天下,只是得了失忆症,忘了故人,独孤不求弱小无助地爆了杜女官的假面具。

意千重·完结·93.8万字

白麓记事

[目前主更现代种田文《宋檀记事》,调剂心情之作哈利波特同人《了不起的魔法》,求支持] 简介:白麓在灵气复苏古代的吃吃喝喝日常。 甚至一点也不辛苦的“逃荒”…… 有男主,但感情戏不多。 男德男德,美貌最合!

荆棘之歌·完结·68.5万字

掌河山

新书《谜案追凶》已发布~ 在坟头住了十一载的少女段怡,突然成了王孙公子争相求娶的香饽饽…… 公子:愿意江山为聘! 段怡:江山很好,我要了。你?赠品不要。 * 崔子更冷眼旁观,决定张开虎嘴,等着某个想要扮猪吃虎的姑娘,送上门来。

饭团桃子控·完结·94.6万字

掌术

失踪一夜的贺七娘子,从荒林中的小土坑里爬出来,却突然见不得日光了。 安居乡野的百年世族,如同平静的水面上寒风乍起,瞬时掀起了层层涟漪。 慈母、病父、叔婶、手足,接连登场。 精怪、咒术、权势、人心,诡谲惊奇。 然而,掀起风浪的贺七娘子,却正忙着穿针引线,素手翻飞间,歪头缝补自己那已然断了喉管的新皮。 道家说,大道五十,天衍四九,人循其一。 对于如今的贺令姜而言,她眼下要做的,就是拼尽全力,在大道之中,争那一线生机。 —————————— 日出汤谷,落于虞渊,生属郢都,魂归太山。 贺令姜睁开眼,摸摸自己顶着的这幅生机全无的陌生躯壳,仰天长叹: 她想做回自己,还要先做个人才行……

卫拂衣·连载中·130万字

宫阙有时晴

沈时晴,先大学士之女,宁安伯府谢家二少夫人。 人人皆知她寡言淡泊,柔软可欺。 婚后第七年,她被幽禁城外佛堂,谢家上下逼她自请下堂。 赵肃睿,当朝皇帝,年号昭德,十六岁登基。 每年皆兴起战事,北伐西征,逢战必胜,对下严酷,是天下皆知的暴君。 一日,昭德帝正在朝堂上大发雷霆,命人把直言上书的文官捉拿下狱。 一晃神,却发现自己面前立着一尊佛像,而“他”正跪在佛像前,被人逼着背“三从四德”。 被幽禁的沈时晴却发现,自己突然穿着龙袍站在大殿之上,而面前却跪着自己的公公。 自此,宁安伯府二少夫人成了拳打燕京的混世魔王。 好杀善战的当朝陛下,却变得比从前更让人难以琢磨了。 无人知晓的私语之时,沈时晴笑容温软: “陛下替我跪佛堂,我替陛下定八方。” 正文完结,番外在专栏《山河自垂照》免费看

六喑·完结·71.6万字

登堂入室

元执第一次遇见宋积云的时候,宋积云在和她的乳兄谋夺家业; 元执第二次遇见宋积云的时候,宋积云在和她的乳兄栽赃陷害别人; 元执第三次遇见宋积云的时候,宋积云那个乳兄终于不在她身边了,可她却在朝他的好兄弟抛媚眼…… 士可忍,他不能忍。元执决定……以身饲虎,收了宋积云这妖女! 《九重紫》典藏纪念版2022年9月11日上市啦!欢迎大家关注!

吱吱·完结·82.7万字

客户端电脑版

版权所有:上海玄霆娱乐信息科技有限公司

沪公网安备 3101150200865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