兰言之约

兰言之约

寒武记

现代言情/已完结

83.8万字

完结于2022-07-0708:44:40
身为金融分析师的兰亭暄一直是同事眼中的模范社畜、加班狂人,直到有一天,卫东言亲眼看见,她单手就把对她动粗的初恋男友反掼倒地。 卫东言在兰亭暄眼里一直是高不可攀的金融新贵、投资大佬,直到有一天,兰亭暄亲眼看见他扒在一辆半旧的皮卡车底,在泥泞中拖了半条街。 这是逆向掉马了嘛? 两人各自转头,当无事发生。 谁都没想到,有一天,命运会让两人并肩行走在黑暗与白昼,成为能够彼此托付的同伴。 浮华岁月,唯有祖国和你不可辜负。

第1章不踩她踩谁

周日清晨,刚刚六点,兰亭暄准时睁开眼睛。

从十六岁那年开始,她就习惯在这个点醒来,无论春夏秋冬,上学工作,有假没假。

已经形成了可怕的生物钟。

昨天周六,她在公司加了一天班,终于核对清楚内部关联公司的应付账户和应收账户。

她大学毕业后就来到梅里特风投公司做金融分析师,从初级做起,足足做了接近三年的普通公司估值核算之后,终于可以接手更复杂一些的核算。

兰亭暄回想着昨天核对的关联公司账目情况,觉得还是有很多不明白的地方。

她任职的梅里特公司,是一家有外资背景的风险投资公司,业内人称“VC”,也就是VentureCapital,翻译过来就是风险投资,简称风投,而且专门做的是互联网和高新技术产业方面的风险投资。

这一次有三家进入A轮融资的种子公司,进入他们的目标池,他们打算找出最有潜力的一家公司跟投。

而上周五,兰亭暄已经完成了其中两家公司的财务账目核算和估值,按时交给了自己的主管李可笑。

结果在她交任务的时候,李可笑突然说:“亭暄,你这个项目做得不错。我这里还有一个目标公司,需要做财务核算和估值,你把它也做了吧。”

兰亭暄当时大致浏览了一下那个目标公司的账目,发现正好是那三个目标公司中架构最复杂的,比她做的前两个要复杂得多。

这本来应该是李可笑的职权范围,兰亭暄只是初级金融分析师,还从来没有做过这种架构的目标公司核算和估值。

但是李可笑对她没有任何说明和指导,只是似笑非笑给她戴高帽:“亭暄,你是名牌大学毕业的高材生,这点东西难不倒你。我相信你能做好它,别给你的母校抹黑哦……加油!”

兰亭暄也只好笑了笑,说:“谢谢李主管信任,我会努力的。”

“哦,对了,这份目标公司的核算和估值,我周一就要,记得别拖。不然上面追问下来,我可保不了你。”李可笑握着自己的保温杯,坐在转椅上,笑容可掬。

周五早上才给她,周一就要,而且是这么复杂的目标公司核算和估值,好像不知道她是个没有这方面经验的菜鸟。

就算李可笑自己来做,正常情况下也得做两个星期左右。

并且摆明了如果做不好,她就得顶包。

这是赤裸裸的下绊子。

好在兰亭暄志不在此,对这种挑衅和时不时地穿小鞋已经习以为常。

木秀于林,风必摧之。

她没有任何后台和背景,又表现的那么优秀和任劳任怨,不踩她踩谁?

兰亭暄都懂,也没有什么不良情绪,更没有发出“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莫欺少年穷”的怒吼。

她平静地领了任务,转身去部门总监阮兴贵的办公室,对他的秘书把情况讲了一下,要求找阮兴贵开系统权限。

他们公司有外资背景,外资公司的特点之一是非常讲究程序正义,因此内部系统管理还是很严格的,每一级工作人员都有对应的权限。

不到那个级别,开不了系统权限,看不了更多的东西,当然也做不了更高级别的项目。

兰亭暄恰好对这些东西非常感兴趣,因此她丝毫不介意被有意针对和刁难,当然更不介意加班加点。

阮兴贵当时没在办公室,他的秘书无法做主,打电话请示他之后,得到许可,然后让IT部门给兰亭暄增加了一点系统权限。

……

花了周五和周六两天时间,兰亭暄终于完成这个最复杂目标公司的核算和估值,但里面还是有些问题不是很清楚,她觉得还可以再努力一下。

不过不用着急,她有的是时间和耐心。

在床上静静躺了一会儿,顺手拿起床头柜上的手机,打开自己的邮箱。

一封来自大洋彼岸的邮件已经静静躺在她的未读邮件里。

看时间,是昨天周六早上就收到了。

她昨天一大早就出门加班,根本没有时间查自己的私人邮箱。

兰亭暄看着邮件标题:Congratulations!(祝贺),倏然从床上坐起来。

点开邮件,果不出她所料。

是美国沃顿商学院金融专业的硕士全奖录取通知。

沃顿商学院是美国排名第一的商学院。

给了她一年十万美金的奖学金,包括七万多美金的学费,和三万美金生活费,无论从哪个方面说,都是顶尖那一级的奖学金。

她把这封简短的邮件从头到尾看了很多遍,连每个标点符号都不放过,然后手指微动,输入一个邮箱账号sacstx0717@xxx.com。

“爸,看,我的录取通知书。我终于收到国外大学的全奖。您高兴吗?”

发完邮件,她握着手机坐在那里怔忡。

不知过了多久,她才长吁一口气,仰头看着天花板,仿佛完成一件大事,有种难以言说的仪式感。

起床后,兰亭暄给自己做了一杯咖啡,端到飘窗那边坐下,一个人看着窗外的景致,慢慢啜饮。

十二月的海市,气温急剧下降,仔细看去,窗户上还有细细的霜花。

不过天气还是很晴朗。

清晨的阳光洒落大地,衬得天幕如同一块毫无瑕疵的蓝晶石。

让她不由回想起曾经在南美玻利维亚旅游时见过的天空之镜,一样的蓝入心扉。

一杯咖啡没有喝完,她的手机响了。

兰亭暄瞥了一眼手机屏幕,本来是不想接的。

周日早上刚刚六点半,谁吃饱撑的这个时候打电话?

结果看见是“赵嘉翼”要求视频通话。

视频是不可能视频的,她才刚起床,牙都没刷呢。

兰亭暄拒绝了视频通话。

赵嘉翼很快又拨了电话过来。

兰亭暄叹口气,心想早知道就不拒绝视频通话,让它自己挂断,自己还能装在睡觉。

现在没法装了,只好划开手机,接通电话。

这是她交往了三年的初恋男友,已经拒了视频通话,还能不接电话?

“……亭暄,你收到国外的录取邮件了吗?!”手机一接通,那边就传来赵嘉翼有些急躁的嗓音,还带着一点委屈:“我昨天给你打电话,还发消息,你一直没接,也没回复。”

兰亭暄的嗓音轻柔又镇定,她没有直接回答,而是轻描淡写地说:“……我昨天在加班,有事吗?”

“你昨天还加班?!昨天是周六!我们的昨天早上六点半,是美国周五下午五点半。他们一般五点下班,昨天比较特殊,因为要发录取邮件,还要确定奖学金,所以会晚一点下班。我两夜没睡了,接连问了好几个申请那个学校的同学,他们都被沃顿商学院拒了!”

赵嘉翼握着手机,在自己的出租房里焦急地走来走去。

兰亭暄戴上蓝牙耳机,把自己的手解放出来,一边从飘窗上起身,一边波澜不惊地问:“那你呢?你被录取了吗?”

“我拿到录取通知了!”赵嘉翼的声音更振奋了,然后很快萎靡下来:“……可是我没拿到奖学金,得完全自费。”

兰亭暄笑了笑,“那恭喜了。”

“你呢?你拿到没有?”赵嘉翼的声音一瞬间变得小心翼翼,既有期翼,也有紧张,还有一丝说不清道不明的情绪在里面。

兰亭暄垂眸,把已经喝完的咖啡杯放到厨房的大理石料理台上,淡声说:“……没有。”

“啊?!不会吧?你也被拒了?!”赵嘉翼听见这个消息,像是当头一棒,心里有着说不出的失望,不过也有一丝轻松,他自己都没有觉察出来。

兰亭暄的思绪刹那飘到邮箱里那份全奖通知。

她不想说出来,反正她又不会去。

就当她被拒了吧。

“嗯,被拒了。”兰亭暄不紧不慢从冰箱里拿出一个鸡蛋,打算给自己做早餐。

赵嘉翼握着手机,紧抿着唇,在自己的出租屋里转了几圈,深吸一口气,接着问:“那你怎么办?不如这样,我们结婚,你跟着我陪读出去。等到了那边,你再申请,肯定更容易。”

兰亭暄有些意外地挑了挑眉,“……结婚?跟你陪读出去?你确定?”

“确定啊。”赵嘉翼像是下了决心,握着手机背靠在窗台边上。

阳光从透明的玻璃窗照进来,把他的高大身影镶嵌在里面,像是一幅油画。

赵嘉翼从小到大都是校草,外形是毋庸置疑的帅气。

他只可惜兰亭暄这会儿看不到。

兰亭暄啧一声,“可是签证不容易。你又没有奖学金……”

奖学金是签证最有力的资金证明,如果没有奖学金,就得自己出资金证明,证明自己有钱支付国外的学费和生活费。

赵嘉翼明白兰亭暄的意思,他刚才在转圈的时候已经考虑好了,马上说:“一年的学费要七万多美金,生活费我们省着点用,两到三万美金足够。读硕士,快的话一年,慢一点两年也就读完了,最多就二十万美金。等我找到工作,一两年就挣回来了。”

“二十万美金,按汇率6计算,也就是一百二十万人民币。如果我也去读,自费的话,一年就要七万美元的学费,加起来两年得过两百万人民币。赵嘉翼,你确定你有这么多钱让我一起去陪读吗?”兰亭暄笑容微敛,冷静发问。

她手边不停,嗤啦一声,打好的蛋液倒入平底锅里,很快煎出一个黄澄澄的鸡蛋饼。

赵嘉翼在电话那边点点头,笑着说:“我们的积蓄加一起就差不多了。”

“我们的积蓄加一起?”兰亭暄笑容淡了下来,平静问道:“赵嘉翼,如果我没记错,你还欠我五万块钱,你既然有积蓄,为什么不还钱?”

赵嘉翼一脸诧异:“亭暄,你是我女朋友,你不是真的要我还钱吧?”

喜欢这作品的人还喜欢

丙夺丁光

丙火猛烈,欺霜侮雪。 丙火为太阳,丁火在地为烛光,在天为星光。 赵敏敏最大的希望就是可以嫁个金龟婿。 金龟婿想:黄裤子红T恤的女生,不敢招惹不敢招惹(配不上我。) 一生好强的赵敏敏,在第一眼看到徐周元手腕上劳力士的那瞬间,使劲眨了眨眼睛,将眼睛眨成了花儿。 徐周元择偶标准28岁以上情绪稳定的独立女性。

简思·完结·26.1万字

守一人

段影帝手腕上有一颗红绳系着的核雕一戴就是十年 他一直以为这是陈青梧单独送给他的礼物 直到某日同学聚会, 有个男生指着他手上的核雕说:“这玩意儿你还戴着呢?我的早就不见了。” 段影帝:“你的?” 男生:“对啊,毕业的时候陈青梧送的,她爷爷是核雕大师,高考前老爷子给咱班上的所有人都雕了一颗。” 段影帝:“……” 某天,陈青梧想对段影帝坦白核雕的秘密。 段影帝:“我知道,全班都有,都是你爷爷刻的。” 陈青梧:“对,全班都是我爷爷刻的,只有你那颗是我刻的。”

Hera轻轻·完结·31.4万字

春云暖

新书《折月》已经发布…… 徐春君开局手握一把烂牌:家道中落、父亲流放,嫡母专横…… 偏偏主事的二哥被人陷害,家族又遭灭顶之灾。 为求得生机,她只身进京寻求门路。 诚毅侯夫人正为侄子的婚事发愁,这个万里挑一的败家子早已名列京城士族“不婚榜”之首,没有人家愿意与之结亲。 看到送上门来的徐春君,侯爷夫人眼前一亮,如意算盘敲得劈啪作响…… 殊不知徐春君的眼睛更亮,小账本笔笔精细…… 京城士族纷纷叫好,大赞这门亲事旗鼓相当。两个家族都气数将尽,正好手牵着手在破落的路上齐头并进。 只是……怎么好像哪里不对? 说好了请大伙儿吃瓜看热闹的,怎么一转眼刁奴就被扫地出门?还开起了偌大的商铺? 怎么出入郡王府如家常便饭?连驾前红人项内史都要奉她为座上宾? 更要命的是,花花公子郑大少居然洗心革面读起了书! 这小庶女究竟有多大本事?能让徐、郑两家起死回生,鲜花着锦。 徐春君微微一笑,这才哪儿到哪儿啊!

只今·完结·133万字

玫瑰在他心尖

刑烛是许多人茶余饭后的谈资笑料。 因她漂亮到了极致,潋滟瑰丽,犹如高贵而又浪漫的红玫瑰。但性格却寡淡乏味如冷水,生涩冰冷。 美人无趣,连刚恋爱的男友都怒甩了她,“刑烛,和你在一起,简直浪费了我十五天的生命!” 事情传出,在众人看好戏时,当事人刑烛淡淡勾唇,意味莫名的反问了一句,“是吗?” 是的,所有人都这样觉得。 直到褚家那位年轻俊朗,手腕决断的年轻掌权人回国。江城大半名媛的目光都粘在了上面,生怕他被人捷足先登。 一场宴会,刑烛黑眸如水,平静的审视不远处众星拱月的男人。四目相对,刑烛错开了视线。 后来的后来,众人口中寡淡无味的女人在后花园里,把那些人眼中可触而不可及的神抵在了墙上,神色勾人缱绻。 “他们都说我无趣。” “你觉得呢…阿尽?” 无趣? 褚尽想,还好,这全世界的人都瞎的差不多了。 - 没人知道那一场雨夜,刑烛在昏暗的灯光下见到褚尽时的感受。 刑烛觉得,褚尽也不知道。 正如她不知道,褚尽早就认识她了一样。 【1v1,类型小众,又名清冷美人儿她勾引反被撩】

乌姜呢·完结·53.2万字

致命热恋

安桐遭逢家庭剧变,罹患情感障碍,且时常出现严重的情感剥离现象。 容慎,名满香江且富可敌国的神秘家族继承人。 一场乌龙,安桐错把容慎当成心理治疗师,自此开启了为期数月的疏导治疗。 不久后,两人一拍即合,协议结婚了。 * 婚后某天,属下汇报:“容爷,夫人又在直播写代码了。” 男人缓缓抬眸,语调慵懒:“别忘了给她刷礼物。” 属下默默递出一张纸,“容爷,夫人写的这几行代码,和我们高价聘请的幕后工程师写的一模一样……” 容慎看着代码陷入了良久的沉默:“……” * 某天午后,夫妻俩吃完街边串串香偶然路过某顶尖科技大楼。 几名职员捧着文件鱼贯而出,对着容慎毕恭毕敬地颔首:“执行长,可算是遇到您了。这几份文件需要您尽快签署,不能再耽误了。” 安桐面无表情地看向了身边的男人:“?” #我贪图免费治疗嫁了个心理医生结果他是个商界执行长?# #我以为我娶了个缺钱的情感患者结果她是个高级工程师?# 【伪·心理治疗师VS真·心理疾病患者】

漫西·完结·55.5万字

她从火光中来

【前高智商冷面拆弹专家×双面斯文禁欲系老板】 人前他是老板她是特助,人后他是野狼她是白兔。 沈献头一次知道当老板助理比拆炸弹还让人心累,看着24小时恨不得和自己黏在一起的矜贵顾少,她终于忍无可忍想要武力解决问题。 顾琛:“你别忘了这份工作谁给你的。” 沈献:“这是我凭自己本事拆炸弹换来的!” 顾琛:“你忘恩负义!” 沈献:“你斯文败类!” 顾琛:“……” 打也打不过,骂也骂不过,怎么办?宠着呗。 顾琛没想到的是,这小特助比自己想象的还能干!拆炸弹,查真相,斗情敌,办真凶,简直就是上天赐予他的左膀右臂。 若是得妻如此,夫复何求,赶紧娶了吧!

容十安·完结·137万字

踏枝

新书《燕辞归》已开 --------- 【双强、甜宠、玄学大佬女主VS腹黑太子遗孤】 秦鸾梦见了师父。 师父说,让她下山回京去,救一个人,退一桩亲。 * 我的道姑女主是有些玄学在身上的。 #玄学大佬下山,退婚、救人、夺江山#

玖拾陆·完结·92.8万字

夏日陷情

白芒突然被分手,学霸前男友说:“你也不想我只因为你的脸,跟你在一起吧。” 言下之意,她只有一张脸好看。 白芒来到宁市,亲爸对外护短:我家芒芒,读书不好,是云城地方小教育不好。 亲爸家有一对社会姐弟,两人都对她爱护有加,认为她社恐,性子乖,老实人,容易在宁市被人欺负。 突然,一封澜大录取通知书寄了过来。 众人:??? 要不稍微给他们解释一下? 白芒微微一笑,礼貌且谦让:“我妈说,小地方出来,做人要谦虚一点。” 谦让白芒芒,人美钱又多,谦虚挂嘴巴,还是一个干架小能手。 “白芒!你到底还有什么我们是不知道的!” 白芒仍微笑表示:“我妈说,小地方出来,做人要谦虚一点。” - 走过炽热浪漫的夏日,人间枝头,她是他最想摘下的红果。 是他努力伸手去触及的光芒。 ——江川尧

随侯珠·连载中·49.8万字

汴京小医娘

【男主版】: 广陵郡王是长公主的独子、天之骄子,京中少女的春闺梦里人。谁料,他的专房独宠竟是一个拖儿带女的“丑医娘”。 其实,傅九衢有苦难言。兄弟死前,将小嫂子托付给他照顾。 只是后来,一不小心照顾到了自己怀里而已。 至于丑么?傅九衢眯起眼,想起她低头捣药时那一截细腰…… * 【女主版】:辛夷身负中医药传承,踏着VR时空而来,竟是一个四面楚歌的开局——婆母不喜,妯娌相欺,丑死丈夫,衣不遮体。 还有一桩怪谈奇案,说她是个杀人的妖姬。 辛夷咬牙,侦查、破案,撸起袖管搞事业,将日子过得风生水起…… * 【CP版】: 一桩水鬼案,她莫名其妙从新寡之妇变成了广陵郡王的专属医官——白天医人,晚上医德 两件无价宝,她无可奈何从恶毒后娘变成了有实无名的郡王外室——白天查案,晚上查寝 【轻松日常、吊诡案件。热血悬疑、甜宠爱情,色香味俱全——制最好的药,嫁最烈的人,做最牛的cp】 * 【注】:作者非专业医生,书中药方和涉及的医学知识,请当成文学创作看待,勿对症入座。 (书友群:36138976)

姒锦·完结·193万字

客户端电脑版

版权所有:上海玄霆娱乐信息科技有限公司

沪公网安备 3101150200865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