催昭嫁

催昭嫁

酷美人

古代言情/已完结

112万字

完结于2022-10-0223:56:22
重回豆蔻年华的慕昭昭,一想到嫁人之后要对婆婆晨昏定省,还要管教好妾和不是自己生的儿女,奉承上司家的夫人,交好同僚家的太太,打理好家里琐事,她就想绞了头发去当姑子。 可惜计划没有变化快,她遇到了不一样的男人,从此满心欢喜的想嫁人。

第一章惊梦

黑夜如被泼墨,伸手不见五指。

北风呼啸,外面树木被风吹动摇摆,就像是群魔乱舞。

寒风吹得窗户纸簌簌作响,漏进来的夜风把油灯的火光也吹的摇曳多姿。

慕昭昭悠悠醒来,感觉自己整个人晕沉沉的,还很难受,借着油灯的亮光,她一看四周,很陌生的环境。

或许自己这又是在做梦了?

但是为什么能清晰的听到隔壁男女的调笑声。

谁敢在普济寺里这么放肆?就不怕被大师们赶出去吗?

不过她很快就没那份心思了,她发现自己被绑住了。

这下,她反而不敢开口,开始凝神听外面的人说话。

“…这鬼天气!死鬼,炭盆不暖和了你也不知道添点炭,想冻死我啊?”

女子语气却娇滴滴的,像是在撒娇。

“冷着了啊?嘿嘿,我来给你暖暖。”一个醉酒的男人说。

“哎呦,你别这样,我先去看看那死丫头怎么样了。”

“她不是还晕着吗?又被绑了双手,你还有什么好不放心的?”

慕昭昭听到那些动静也没脸红,仔细的打量了片刻后,总算是看清楚自己所在的环境了。

不对,自己明明在普济寺的客院里休息,怎么可能是在这?

她咬了下唇,刺痛提醒她不是在做梦。

她真的回到了十四岁的豆蔻年华,回到了令自己命运从此跌入深谷的那天。

被绑的双手努力的摸索了一下背后的绳结,好一会才解开了绳子。

不过就算是解开了绳子,双手也被擦破了皮,疼痛倒是让慕昭昭更清醒了几分。

这两年她虽然闹得名声不好听,但也算是快意恩仇过日子了,现在无论生还是死,对她而言都没那么在乎。

但现在真的有改变命运的机会递到眼前,她脑海里那些前尘往事一一浮现,又不禁生出一股不忿来。

为什么会落到这个田地呢?

对了,她还清晰的记得。

这一切,都是从她无意间听到大舅母肖秀娥和她娘家守寡的小妹肖秀珠在合谋,想借商议儿女亲事的借口,把自己的亲娘接回来,再找个男人去她的屋子里,给她扣个‘不安于室’的罪名,就能让爹休了她,这样大舅母娘家的小妹就有机会给自己的爹当填房。

慕昭昭没料到会听到这样的秘密,年轻气盛沉不住气,没想着悄悄离开去找娘,反而跳出来指责怒骂她们。

结果她就被打晕关在这,醒来后大吵大闹一番,不仅没人搭理,自己反倒是气病了。

等到了两天之后她被大舅和爹找回去的时候,亲娘已经没了。

她大舅舅在他们父女面前不顾形象的痛哭流涕,说大舅母是毒妇,害了他的亲妹妹,却顾忌着传出去损了于家的名声,先关起来,以后让大舅母在家中小院念经拜佛为于婉娘赎罪。

她爹慕佑德也伤心的不行,却也顾忌着两家的名声,不愿把此事闹大,双方商议之后,最终决定就把大舅母关在小院子里念经拜佛赎罪。

而她原本是和二表哥青梅竹马长大,两家已经都有了口头约定,准备择个好日子订婚。

现在闹成这样,婚事肯定是不能继续下去了。

出了这样的事,也把慕老太太气的不行,老人家病的急,没多久就去世了。

得了,这下父女俩一起守孝。

等到三年之后孝期一满,慕佑德就在隔壁屿头镇上给女儿说了门亲事,说陈家是读书人家,祖上还出过翰林,说起来也算是书香门第。

大庆朝宽广辽阔,虽说是隔壁镇上,却也有百多里路,就是马车也要两天,也能算的上是远嫁了。

不过慕昭昭这个时候也不想留下近嫁,她无法面对大舅一家,也不想面对娶了新妇的表哥,没多问就一口答应了。

再说慕佑德按说也该娶妻,好有管家理事的女主人。

但是他却一直惦念着她娘,不仅没有再娶,连带着家里的两个通房那也不愿再去。

两个通房各生了一儿一女,都记在于婉娘的名下,但是慕佑德不仅把于婉娘留下的嫁妆都给她当陪嫁,自己还凑了一千两银子给她压箱,让自己风光出嫁。

出嫁的女儿,就是别人家的人了,要争两家子气,哪怕之后在陈家的日子没想象中好过,她也没和爹抱怨诉苦。

再者之后不久慕佑德也离开伤心地,受先前的上司之邀,去千里之外的地方当主簿。

从此山高水远,之后五年,父女也没见上面。

而慕昭昭原本以为自己远嫁之后,也能过上相夫教子的平淡却温馨的小日子,哪知道陈家二公子却是有娘胎里带来的病,自小就是缠绵病榻,久病之身能活到现在,靠的是请名医用好药的调养着。

现在让慕昭昭进门,一是想冲冲喜,万一二公子没了,也不至于是孤家寡人。

而陈二公子也确实是个没福气的人,新婚当日被人搀扶着拜了堂,还骗她说是前段时间生了重病,要养一些日子才能恢复如此。

但是陈二公子见自己的新娘貌美如花,自然也不甘心就这么只能看着。

却也担心自己会在新妇面前丢脸,就想先和自己身边的丫鬟试试。

但是有些事情是不能试的。

好不容易成事了,自己就去黄泉报到了。

简直就是用自己的小命来买个教训。

这下喜事变成了丧事,偏偏又是因为这样不光彩的事情送命的,差点把慕昭昭给气吐血。

她本来就和新婚夫君没什得什么感情,当初一看他那瘦弱的小身板比自己还苗条,心里就很后悔了。

现在他去地府报到了,自己肯定想要回娘家,没料到陈家却是迂腐人家,已经连过继的孩子都已经找好了。

要知道,大庆朝对女子并不像前朝那么苛刻,虽然没有官方提倡寡妇再嫁,却也不作兴什么牌坊。

但是慕昭昭是远嫁,身边虽然有两个丫鬟一个妈妈,可惜在这庭院深深的陈家,那是连信也送不出去。

慕昭昭自然也不甘心就这么过下去,花了不少银子买通陈家的管事婆子,想让人帮着把信带给爹。

可惜,信没送出去,陈家对她的看管反而更严了。

带走了她身边的丫鬟婆子,接手‘保管’了她的嫁妆,还逼着她晨昏定省,陪着婆婆和太婆婆念经抄经书。

形势逼着慕昭昭学会了忍耐,她耐心等着过年过节,哪怕有节礼回去,但是自己没有书信回去,爹会起疑派人来看自己。

可惜她等来的确是该在佛堂里的大舅母。

大舅母得意的告诉她,她爹已经去万里之外的地方,她绝对等不到替她撑腰的人了。

还说慕佑德把她嫁到陈家是她出的主意,最后冲她笑的很得意,说他就是因为自己的妹妹才一直没成亲,就是为了把她打发出门了,好娶了肖秀珠。

也是不想再看见她,才远离这里,就是想远离这边的流言蜚语,出去好好的过日子。

这消息如同晴天霹雳。

哪怕她打心眼里不愿相信大舅母的话,但是心里却明白她说的不全是谎言。

要不然爹怎么会不来见自己一面就离乡背井?

这也逼得慕昭昭有了不顾一切想离开陈家的心。

而她等这个机会等了三年,才遇到想要谋夺陈家的庶出的陈五爷。

她在婆婆面前做小伏低,悄悄的打听到一些要紧事,送到五太太那边,里应外合之下,陈家还真的换了当家人。

慕昭昭也终于能离开陈家这‘牢笼’。

不过她现在无权无势,想要收拾大舅母也不容易。

就算是想要去见爹看个清楚,问个明白,大舅家也不会把自己爹的联系方式给自己,更何况现在车马慢,她也不知道亲爹到底在哪?无法知道真相。

再者想要报仇谈何容易?

最后她还是听了陈五太太的话,在二十一岁那年嫁给了有过一面之缘的莫修禹,也是陈五太太的族弟。

当时莫修禹已经三十二岁,原先的媳妇也已经给他生了三个儿子,是在生第四胎的时候一尸两命。

慕昭昭愿意给他当继室,是因为他接到要去大河镇当县丞,虽然官不大,但也是主管地方安危,仅在知县之下。

不过这对于要收拾大舅母的慕昭昭来说,却是很合适。

莫修禹虽然年纪大了点,对她却很不错,也可能是因为她像亡妻,才不顾别的求娶回家,对于她借着自己折腾于家的事情也都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慕昭昭最后不仅轻而易举的得到了爹落脚的地方,还逼得大舅亲自把大舅母送到姑子庙去落发为尼。

顺便让于家惶惶不安,深怕被她再打击报复,最终还是悄悄的远离故土,也不知道去哪儿生活了。

原本让她觉得十分难办的事情,没成想现在自己换了个身份,才一年时间就办成了。

慕昭昭这才松懈下来,却已经没有勇气去看爹了。

她不知道该怎么面对娶了肖秀珠的爹,干脆选了个好日子去寺庙请师父给亡母做水陆道场。

但是,慕昭昭也不明白,怎么一觉醒来就回到了现在?

喜欢这作品的人还喜欢

姑娘今生不行善

盛京人人都说沛国公府的姜莞被三殿下退婚之后变了个人,从前冠绝京华的闺秀典范突然成了人人谈之变色的小恶女,偏在二殿下面前扭捏作态,娇羞紧张。 盛京百姓:懂了,故意气三殿下的。

春梦关情·完结·108万字

独占金枝

安国公府二公子季崇欢与杨家大小姐杨唯娴可谓天造地设的一对才子佳人,长安第一胖的姜四小姐却无自知之明,偏想要横插一脚。 在颜值巅峰呆了一辈子的姜韶颜一睁眼便变成了这位身形能够以一敌三的姜四小姐。 …… 上辈子为族人百般筹谋,到头来却落得个“祸国妖女”的下场为世人所唾弃,重生一世,姜韶颜只想当条咸鱼,从此桃花美酒、金齑玉鲙、华服罗裳,肆意一生。 安国公府世子季崇言简在帝心、城府极深,素有长安第一公子的美誉,走了一趟宝陵城,一向自视身高的他目光却落在了那个斜风细雨撑伞的女子身上。 季崇言看的目不转睛,感慨不已:“真是冰肌玉骨、步步生莲。” 随从大惊:此女身形壮如小山,世子是不是眼睛出毛病了?

漫漫步归·完结·193万字

闺门荣婿

陆明薇重生回被退婚当天。 祸害了她一辈子的渣男正当着她的面侃侃而谈:“薇薇,我知道我一表人才,可你也不能吊死在一棵树上。” “我们虽然无缘,你也不会再遇上比我更好的人,但你总归要好好的过日子,不要自轻自贱才是。” 上一辈子虚伪惯了的陆明薇睁开眼的第一件事便是朝着这个臭男人呸了一口:“我夸你,是因为我这个人特别虚伪,不是因为你真的牛逼,请你照照镜子,对自己有个清醒的认知,谢谢!” ...... 崔明楼挑了挑眉,他从前只觉得陆明薇除了虚伪之外,还有眼瞎的毛病,这回两个毛病都一起治好了。 陆明薇上辈子孤老终生,是盛京圈子里出了名的老姑婆。 重生一世,她决定痛改前非,男人算什么?她只想独自美丽。 可是不知道怎么的,她的路越走越不对了。 多金纨绔小王爷,潇洒风流帅将军,年少有为酷首辅,都对她另眼相待。

秦兮·连载中·147万字

春云暖

新书《折月》已经发布…… 徐春君开局手握一把烂牌:家道中落、父亲流放,嫡母专横…… 偏偏主事的二哥被人陷害,家族又遭灭顶之灾。 为求得生机,她只身进京寻求门路。 诚毅侯夫人正为侄子的婚事发愁,这个万里挑一的败家子早已名列京城士族“不婚榜”之首,没有人家愿意与之结亲。 看到送上门来的徐春君,侯爷夫人眼前一亮,如意算盘敲得劈啪作响…… 殊不知徐春君的眼睛更亮,小账本笔笔精细…… 京城士族纷纷叫好,大赞这门亲事旗鼓相当。两个家族都气数将尽,正好手牵着手在破落的路上齐头并进。 只是……怎么好像哪里不对? 说好了请大伙儿吃瓜看热闹的,怎么一转眼刁奴就被扫地出门?还开起了偌大的商铺? 怎么出入郡王府如家常便饭?连驾前红人项内史都要奉她为座上宾? 更要命的是,花花公子郑大少居然洗心革面读起了书! 这小庶女究竟有多大本事?能让徐、郑两家起死回生,鲜花着锦。 徐春君微微一笑,这才哪儿到哪儿啊!

只今·完结·133万字

全福夫人要和离

江南第一才女,士族第一家毗陵陆氏女风禾,还未及笄求娶之人已是络绎不绝。 最终陆氏女嫁与本朝唯一异姓王之子,战功赫赫也恶名在外杀人如麻的沈南珣。 不少大家士族痛骂陆家失了士族风骨,丢了大家体面,居然与勋贵做亲,又说二人婚姻必不会美满。 上一世,陆风禾憋着一口气,没一天快活日子过,把自己熬成了名满京城的全福夫人。 这一世,生完女儿的陆风禾第一想做的就是和离,不管世人怎么说,自己快过才重要。 只是,明明要和离的两个人,怎么听说又喜得麟儿千金了。 书友群:169799330欢迎你来唠嗑呀 一六九七九九三三零

抹茶蘸醋·连载中·57.7万字

春满京华

上京城里流言四起,江二姑娘使手段高攀有潘安之貌的孟三公子。 重生后的江意惜暗骂,脑袋坏掉了才想去高攀。 那一世被人设计与大伯子“私通”,最后惨死在庵堂。 满庭芳菲,花开如锦。这辈子要好好享受人生,争取活到寿终正寝。 不过,该报的仇要报,该报的恩嘛……更要报啰。 终于大伯子……

寂寞的清泉·完结·87.6万字

如初似锦

《如初似锦》 (甜宠、小虐、诙谐、爽文。) 活在尘埃里的云府六小姐云初雪,意外的高嫁进了太傅府,嫁给了都城姑娘心中的那轮明月。 结果新婚当天就被合欢酒毒死了。 配角终究是配角? 本以为这一生就这么过去了,没想到她重生了。 重活一世,断不能悲剧重演,读书、经商、女红、厨艺等等,除去风花雪月她全都要。 一心想着悄无声息脱离云家自力更生顺便报仇雪恨。 却被人一点点揭开她的伪装,逼得她光芒万丈。 小剧场: “桃儿,快走。”看到梅时九,云初雪避恐不及。 “小姐,你为什么每次都躲着九公子?” 转角处,梅时九停下脚步顿足细听,他…也很好奇。 “桃儿,你知道红颜祸水吗?” “……” “梅时九于你家小姐而言就是祸水,避之可保平安!” 为了证明自己不是祸水,梅时九一生就这么陷进去了。

莫西凡·完结·197万字

重生之高门主母

镇国公府世子李陵,英隽异勇,是个铮铮好男儿。 他的娇妻沈氏却觉得跟他过得憋闷。成婚五年,她对他百般柔顺,他却对她没有丁点热乎劲。 若单是因他性子冷,她也认了。 可匈奴来犯,九公主就要被逼着去和亲。李陵居然“冲冠一怒”,为了公主表妹,请旨出征。 她终于明白了他冷待她的原因。 她气得不想跟他过了。 和离书都拟好了,就等着李陵归来署字。 谁知,一觉醒来后,她竟回到了跟李陵新婚时...... --- 李陵娶了个乖巧的小妻子,对他千依百顺。新婚月余,将他伺候得舒舒服服。 这几日,李陵却发现新妇有些不对劲。 清晨再不伺候他着衣了;吃饭也不给他布菜盛汤了;夜里他刚靠近她,她便转过身去了。 威严冷肃的李陵忍不住了。 他凑上前:“夫人,可是哪里不舒服?” 她只给了他个白眼。 李陵抓抓头:“初来府中,夫人可是不甚适应?” 她又低头不语。 某日,观马球赛时,他见她对着场上某男掩面一笑;某日,又见她手托香腮,读着某才子的诗发呆;还有次宫宴,他竟见太子爷朝她微微笑了一下...... 李陵的心一日比一日乱了。 新文《宠妾跑路后,清冷世子失控了》已发布,欢迎阅读!

鹊南枝·完结·162万字

又逢君

新书《度韶华》发布啦,欢迎新老书友~ #锦衣卫指挥使是我的裙下不二臣# 亲娘病故,亲爹冤死,留下千万家资。 十四岁的冯少君,成了冯府众人眼中的肥肉。一个个摩拳擦掌,想咬下一口。顺便将她许给病怏怏的秦王幼子冲喜,借此攀附权贵。 日后权势滔天的锦衣卫指挥使沈祐,此时还是个寄人篱下的落魄少年。怎么也没料到,刚回京城的冯三姑娘相中了自己……

寻找失落的爱情·完结·128万字

客户端电脑版

版权所有:上海玄霆娱乐信息科技有限公司

沪公网安备 3101150200865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