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阙凤华

九阙凤华

意千重

古代言情/已完结

191万字

完结于2019-11-0123:51:55
她本是权臣之女,太后亲侄,万千宠爱在一身;却错爱了令她万劫不复的人,只好挟他同归于尽。 而今她傅明珠有幸重生,且看她如何一雪前耻,斗仇敌,勇退婚;她誓要做那人上人,覆手化雨翻手云! 新书《凤门嫡女》已发布,欢迎入坑。

第1章毒

“傅明珠,你可真是不要脸,丝毫不知廉耻为何物……”

宇文佑带着酒味的气息吹到脸上,让明珠全身的寒毛都倒竖起来。

她逃不开也喊不出来,只能紧闭着眼,颤抖着苦苦哀求:“今日是我父兄的七七,你能不能别……”

哀求的话尚未说完,宇文佑已经疯了似地吻她,把她压到了床上,撕开了她的衣服……

明珠觉得全身都在燃烧,却又如同掉进冰窖里似的寒凉透骨。

她从未想到自己会落到这个地步。

昔年的傅明珠,是丞相、太傅的老来独女,太皇太后的亲侄女,小皇帝的亲表姑,明珠一样璀璨的人物,真是说不出的受宠得意,过得肆意娇纵,称心如意。

但在宇文佑的眼里她是不知廉耻的,只因她爱上他并且非要嫁给他。

傅氏风光之时,她不知他如此恨她,只以为他不过是性子太过骄傲固执而已,只要她真心相待,他总会被她捂热的。

如今傅氏覆灭,父兄亡故,她再无依仗才明白,他恨她恨到就连死了都觉得便宜了她,必须留下来日夜折辱才能解恨。

明白了又怎样呢?

一切都晚了。

明珠转头看向已经熟睡过去的宇文佑,眼里心头浮起无数的恨意。

不爱她也就罢了,借着她的喜欢逃过了性命,转过头来就勾结外人害死了她的父兄,日夜折辱她,真当她是泥捏的么?

窗外传来守夜侍女的低语声:“你说王爷究竟是打的什么主意?走到这个地步,还不如给王妃一杯毒酒,一条白绫,各生欢喜呢,这样日夜折磨又为的什么?”

“当然是觉得不解气了,谁不知道当初贵妃娘娘是死在傅氏手里的?今日是傅氏贼子的七七之日,王爷挑着这个时候来,当然不会是因为喜欢和尊重王妃。”

“可怜呢,王妃那么矜贵的一个人儿……”

“矜贵什么啊,狂妄无知的权奸之女罢了,傅氏虽然奸佞,到底有骨气,当初是宁死不降的,却没想到生了这么个女儿,居然还有脸面活下去。

我要是她啊,早就一根绳子吊死了自己,还能得个烈性孝顺的名头,这样不死不活的苟延残喘着,算什么东西?”

不死不活地苟延残喘着……

明珠看向昏暗的宫灯,她从来不是贪生怕死的人,之所以苟活着不过是想为父兄嫂侄收尸入殓,想要为风烛残年的老母和稚嫩的侄儿寻个安稳去处罢了。

如今母亲和侄儿已经有了妥当的去处,还留恋个什么?

从她手里开始的,就从她手里结束吧。

明珠发着狠,从褥子底下摸出一把早就备下的匕首,对着宇文佑的左胸狠狠刺下去。

位置是她早就摸透了的,左胸第四与第五肋骨之间,一刀下去,一击致命。

刀将刺入,原本沉沉熟睡的宇文佑突然死死攥住她的手腕,将她打翻下去,赤红了眼睛要吃人似地瞪着她,怒喝道:“傅明珠,你找死!”

居然是装的,真是可惜,错过这次机会,日后只怕再难有机会了。

刺杀败露,明珠却一点都不害怕,抬起身子恶狠狠地瞪着宇文佑道:“从你伙同别人算计我父兄,日夜折辱我的时候起,就该想到会有这一天。”

宇文佑狠劲地拧着她的手,冷笑:“我不乐意娶你,你偏要撞上门来强逼着我娶你。我不算计你父兄,难道我的母妃就白白死了不成?

你应当谢我,没有一条白绫一杯毒酒送你上路,还留你在这世上苟活着,做你的临安王妃享你的福,你却想要我的命?”

一点刺疼自明珠心间生起,再蔓延到全身,就连呼吸都痛不欲生。

他和她从一开始就是死局,她的姑姑和父兄是他的死敌,她却一心想着要嫁给他,舍不得他娶别人,舍不得他死。

是她最先做错了,她痴心妄想,太过高看自己,所以一步错,步步错。

这世上还有比她更蠢的人么?

宇文佑见她瑟缩,越发张狂得意,凑过去咬着牙低声道:“别以为我不知道你把你娘和侄儿藏哪里去了,你真以为送走了他们,就可以了无牵挂地替你父兄报仇了么?

我告诉你,他们在哪里我知道得清清楚楚!傅氏祸乱朝纲,奸佞满门,整个宇文家的人早就恨不得把你一门铲除干净!

你怎么偏就只恨我一个人呢?有本事你去把他们都杀光了啊?若不是我护着你,你还能活着?你的良心被狗吃了!”

“是我错了。请您高抬贵手,不要为难我母亲和侄儿,他们从未作恶,唯一做错的,就是因为有我这个不识时务的废物女儿和姑姑。”

明珠惨白了脸深深拜下去,低声恳求:“我知道您恨我,让我死吧,死了就都解脱了。”

她这辈子从未对谁如此低声下气过,就连刀刃逼在了颈上,她也没有开口求饶,此刻却不得不低头,她不能让亲人再受罪了。

宇文佑看着她沉默了半晌方淡淡地道:“能得你如此五体投地可真是难得,可我为什么要便宜了你,轻易就让你解脱?你解脱了,我又如何解脱?”

明珠抬头看着他,不明白他什么意思。

宇文佑冷嗤一声,转身要往外走。

明珠岂肯让他就这样走了,扑过去抓住他问道:“你是不是要去找我娘的麻烦?”

宇文佑不耐烦,阴狠地道:“对,我就是要去杀了他们,你要怎么样?”

那就同归于尽吧!

明珠反手拔下头上磨尖了的簪子,全力朝着宇文佑的颈间刺去,簪子上淬了剧毒,见血封喉,只要刺破一点皮肉,就不至于让她这连番准备落了空……

但她哪里又会是宇文佑的对手?

宇文佑反手一巴掌便将她搧倒在地,她猝不及防,簪子倒刺入胸,又冰又冷,全身的血液都好像是被冻住了,她冷得全身打颤,躺在地上缩成一团。

宇文佑抱着手臂立在一旁鄙夷地道:“装什么死?傅明珠,你可真是越活越回去了。”

她大笑出声,真是天要亡她。

本来是要刺杀别人的,反倒弄死了自己,这样窝囊的死法只怕到了地下都要被人给再笑死一回。

笑着笑着,血从口中浸出来,染红了雪白的丝毯。

宇文佑蹲下来皱起眉头看她,神色渐渐地变了,眼里浮起一层恐慌,声音干涩而紧绷:“傅明珠,你又捣什么鬼?”

明珠斜睨他一眼,笑道:“我要解脱了。”

她知道她很快就要死了,神仙也救不了她。

她瑟缩着把簪子拔出来,鲜血欢快地从胸腔里喷射出来,雪白的丝毯瞬间便又红艳了几分。

“快来人!”

宇文佑的脸上终于露出些恐惧害怕来,他小心地抓住她的肩头,想把她翻过来。

明珠哀恳地看向他:“好冷……你最后再抱一抱我?”

不用伪装,她也冷得上牙磕下牙,说不出的可怜。

八年夫妻,他们也有过好的时候,若不能赌得他心软,她就真是一点办法都没有了。

宇文佑毫不犹豫地把她抱进怀里,嘶吼道:“快传大夫!”

明珠等的就是此刻,一旦有了机会便毫不犹豫地攥紧手里的簪子狠劲朝他刺去。

他敞着胸怀,肚子当然是最薄弱的地方,哪怕就是不能杀死他,也要让他尝尝皮肉之苦,不然她死都不能瞑目。

“杀人啦!”

不知是谁大叫了一声,声音高亢而惊恐,宇文佑低下头去看看深刺入腹的簪子,再看看她,眼神复杂难明。

许久,他替她擦去唇角的血痕,低声道:“如此也好,互不相欠。”

——*——*——

狂风吹开窗户,发出一声巨响。

明珠从噩梦里惊醒过来,捂住疼得发颤的心口,急切地把屋里的陈设和自己的衣着面貌仔细检查了一遍,确认自己还活在十六岁那一年,并未回到噩梦般的前世才放松下来,盯着屋角的小灯发怔。

无意中又梦见了前世的糟心事,心口更是疼得厉害,她再躺不下去,索性翻身坐起,赤足穿了镶着明珠的软缎鞋,起身就往外走。

“姑娘这是要去哪里呢?天还没亮那。”

大丫头素兰拦不住她,只得匆忙抱起披风,打起灯笼追了出去。

喜欢这作品的人还喜欢

容华似瑾

容颜尽毁,重病缠身。 三十岁的许瑾瑜躺在阴暗低矮的屋子里等死。 睁开眼,竟在十四稚龄醒来。 身在通往京城威宁侯府的船上,驶向前世的噩梦。 呵...... 这一生,她的出现,将是他们的噩梦! ------------------- 新书《凤回巢》已经通过审核~\(≧▽≦)/~欢迎老读者们跳坑,收藏推荐留言~

寻找失落的爱情·完结·100万字

善终

新书《燕辞归》已开。 ———— 杜家有女,成亲三月,丈夫领皇命披挂出征,从此聚少离多。 成婚五年,丈夫战死沙场,马革裹尸。 她流尽眼泪,过继族子,青灯古佛,换来一座贞洁牌坊。这是她一生荣耀,亦是一世桎梏。 年老之时,她才知丈夫之死是一场阴谋,却已无仇可报。 她看到满院子的花,就如他掀开盖头的那一日,她听见爽朗笑声,一如他在她身边的那些年。 她知道自己活不长了,她站在牌坊下,手扶冰冷石柱,她不要这贞洁之名,她只要他能陪她到老。她不要养别人的孩子,她要他们的亲儿。 若能回到从前,她决不让丈夫妄死,绝不会让仇人善终!

玖拾陆·完结·156万字

凤回巢

新书《又逢君》开坑啦,欢迎书友们移步O(∩_∩)O~ 顾莞宁这一生跌宕起伏,尝遍艰辛,也享尽荣华。 闭上眼的那一刻,身心俱疲的她终于得以平静。 没想到,一睁眼…… -------- 小情建了书友群,群号六九三九二六八四九,欢迎大家加群~(#^.^#)~

寻找失落的爱情·完结·272万字

嫡谋

(嫡谋实体书已经出版,有简体和繁体两个版本)  *** 前一世,所谓的血脉至亲告诉她,能为家族利益献身是她身为任家女子一生最大的荣耀。 结果她与姐姐反目成仇,让母亲垂泪早逝,累父亲血溅箭下…… 重生于幼学之年,她再不是那任人摆布的棋子! 且看她如何谋算人心,一一揭去他们的画皮,灭之于无形! 所谓荣耀,是守护所爱至亲一生平安顺遂。 所谓荣耀,是但得一人心,白首不相离。

面北眉南·完结·175万字

良陈美锦

未到四十她便百病缠身, 死的时候儿子正在娶亲。 锦朝觉得这一生再无眷恋, 谁知醒来正当年少, 风华正茂。 当年我痴心不改; 如今我冷硬如刀。 —————————— 本书已简体出版,当当网、京东、亚马逊均可订购,欢迎订购!

沉香灰烬·完结·110万字

冠盖六宫

一别十年整,杨云溪如凤凰浴血,踏火再归京城。 宫阙深深又怎样,阻拦重重又如何?她的前程她做主! 且看她步步为谋,走向睥睨天下的巅峰幸福!

顾婉音·完结·255万字

重生之将门毒后

将门嫡女,贞静柔婉,痴恋定王,自奔为眷。 六年辅佐,终成母仪天下。 陪他打江山,兴国土,涉险成为他国人质,五年归来,后宫已无容身之所。 他怀中的美人笑容明艳:“姐姐,江山定了,你也该退了。” 女儿惨死,太子被废。沈家满门忠烈,无一幸免。一朝倾覆,子丧族亡! 沈妙怎么也没想到,患难夫妻,相互扶持,不过是一场逢场作戏的笑话! 他道:“看在你跟了朕二十年,赐你全尸,谢恩吧。” 三尺白绫下,沈妙立下毒誓:是日何时丧,予与汝皆亡! 重生回十四岁那年,悲剧未生,亲人还在,她还是那个温柔雅静的将门嫡女。 极品亲戚包藏祸心,堂姐堂妹恶毒无情,新进姨娘虎视眈眈,还有渣男意欲故技重来? 家族要护,大仇要报,江山帝位,也要分一杯羹。这辈子,且看谁斗得过谁! 但是那谢家小侯爷,提枪打马过的桀骜少年,偏立在她墙头傲然:“颠个皇权罢了,记住,天下归你,你——归我!” ---------------------------------------------------------- ——幽州十三京。 ——归你。 ——漠北定元城。 ——归你。 ——江南豫州,定西东海,临安青湖,洛阳古城。 ——都归你。 ——全都归我,谢景行你要什么? ——嗯,你。 ------------------------------------------------------------- 最初他漠然道:“沈谢两家泾渭分明,沈家丫头突然示好,不怀好意!” 后来他冷静道:“都是一条绳上的蚂蚱,沈妙你安分点,有本候担着,谁敢逼你嫁人?” 再后来他傲娇道:“颠个乾坤不过如此。沈娇娇,万里江山,你我二人瓜分如何?” 最后,他霸气的把手一挥:“媳妇,分来分去甚麻烦,不分了!全归你,你归我!” 沈妙:“给本宫滚出去!”霸气重生的皇后凉凉和不良少年谢小候爷,男女主身心干净,强强联手,宠文一对一。请各位小天使多多支持哦~

千山茶客·完结·141万字

粉妆夺谋

纵马轻歌,年少风流,她看到他的第一眼,就知道,这一辈子,这个少年走不出她的心了。 她是将军府小姐,敌国入侵,父亲临危受命,奔赴战场,她暗中随父出战,父兄皆受伤后,她设下连环计,于凤凰山大败敌军。 敌军退去,江山得保,皇帝龙颜大悦,重赏将军府。 她回京途中,便听说皇上和太后要从京城各府公子中择一男子,给将军府小姐赐婚。 她上有三个兄长,奈何姊妹只她一人。 传言京中有两个第一的公子,在她赐婚的人选上名号叫的最高。 一个是宗室勋贵游手好闲只懂吃喝玩乐雪月风花荒唐无稽没人管教被养歪了的纨绔公子; 一个是国丈府才华冠盖京城,声望名动天下,是所有女子趋之若笃的不二人选的小国舅。 京中因为她的婚事儿闹得沸沸扬扬。 皇上和太后争执不下,满朝文武各有其词。 到底选谁? 皇权天威、朝野贵戚,她老子也算上,无论是谁,说了都不算。 她虽生于金玉,长于富贵,却不卧闺阁,善兵伐谋,胸藏锦绣,她的一生自然要自己说了算。 谁做夫婿,看的是她那颗为之跳动的心。 棋局博弈,江山为赌,美人心计,粉妆夺谋。 ——————————————————————————————— 江湖多年,初心不改。写文、写好文,一直是我想做的事儿。无论什么时候,我都是那个一心写文的人。我携新文如约而至,也感谢亲爱的们如约归来。我的热茶,你们的热情,让我们一起,品一盏新茶,共风景如画。 ——致最亲爱的读者们————by西子情 喜欢的亲们【收藏】+【留言】,你们的热情,是我最大的动力,么么哒! ☆☆☆推荐子情的完结文☆☆☆ http://www.xxsy.net/info/638264.html《京门风月》 http://www.xxsy.net/info/450384.html《纨绔世子妃》 http://www.xxsy.net/info/339787.html《妾本惊华》

西子情·完结·228万字

名门闺战

新书《冠上珠华》已开,欢迎入坑~~~ 不要脸面不顾廉耻贴了英国公一辈子的宋楚宜死了。 她死的那一日英国公正好请了戏班子来给她的亲妹妹贺寿。 伶仃一人的宋楚宜觉得再无眷恋。 谁知睁眼却重新回到未婚前。 问她还要不要不顾一切的追逐所谓的真爱? 她心平气和:不是我的我不要。上一世的事大家都有错就算了。这一世好好过吧。 谁知某个也重活一世的人偏偏如同臭皮膏药搅得她不得安生。 粉丝群号:592275461欢迎来玩

秦兮·完结·256万字

客户端电脑版

版权所有:上海玄霆娱乐信息科技有限公司

沪公网安备 3101150200865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