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与月光为邻

他与月光为邻

丁墨

现代言情/已完结

38.1万字

完结于2015-06-0914:22:58
第一次见面,她非要赠送给他一枚糕点。尽管他最讨厌甜食,还是努力吃掉了; 第二次,她因为害怕伸手抱了他。他脸色微红:“这位小姐,请先松手。” 第三次,她不小心亲了他,他一副见了鬼的表情,她却说:“意外而已,你不必介怀。” 作为一名接受过良好教育、身心健康的优秀军官,应寒时无法不介怀自己的初吻。 经过慎重考虑,他决定……对她负责。 ——当他负手站在星空下,温柔凝视着我。 我看到星星化为流光,在他身后坠落。 Star-Drift,他们敬畏地称他为“星流”。 我的生命中,永远璀璨永不坠落的星流。 新浪微博名:丁墨。官方百度贴吧:丁墨吧。已出版《他来了,请闭眼》等,《美人为馅》3月上市,当当有售。

第1章他的来意

淡薄的日光,照亮了山脊。绿意葱茏的树林,折射出大片碎金般的光泽。一座寺庙静静矗立在山巅,俯瞰着不远处的城市。

寺门是暗黄色的,石板路老旧而干净,院子里还种了些花草。时间尚早,一眼望去,清净无人。

谢槿知穿着薄薄的春装外套,黑色长裤下是双运动鞋,一路走上来十分轻快。她掏十块钱买了张门票,跨进寺门。抬头就见层叠洁白的阶梯,以及上方的大雄宝殿。

她在心中轻轻叹了口气。

走了几步,手机响了,是同事兼好友冉妤打来的:“槿知,身体好点没?中午要不要我给你带饭?”

谢槿知顿了顿,笑答:“不用了,我没事。”

周围环境空旷,间或还有清脆的鸟鸣。冉妤听到了,奇怪地问:“你在哪儿?”

“唔……”槿知继续朝上走,“在宝安禅寺。”

冉妤一听急了:“你昨晚不是说不舒服吗?生病不在家休息,跑到山上做什么?难道求菩萨保佑啊?你不是无神论者嘛?”

槿知已经走到了正殿门口,她的语气比冉妤慢条斯理多了:“安心。我已经好了,出来走走更舒服。我的确是无神论者,不过对于未知的事物,始终心怀敬畏罢了。”

外头阳光温暖,大殿里却很清冷,处处是灰暗厚重的颜色。暗金色的佛像端坐于宝座之上,双眸好似悲悯地望着前方。

佛香却是清冽好闻的,丝丝缕缕,沁人心脾。

槿知默立片刻,在佛前跪了下来。

三跪九叩。

额头轻贴蒲团,她隐约听到身旁有脚步声。大概是别的游客进来了。

拜完之后,她又双手合十,闭眼许了一会儿愿,这才睁眼站起来。

身旁多了个人。是刚才进殿的那个人,他还没走。

槿知眼角余光扫了他一下,微微一怔。

他穿着简单的白色衬衣,黑色休闲长裤。个子非常高,双手负在身后。殿内光线偏暗,他的脸部轮廓却非常白皙明晰。

他站在离她几步远的空地上。站得很直,似乎没有注意到她,深潭般的双眼,始终盯着佛像。

谢槿知觉得这个人有点奇怪。

一般人进到寺庙里,也会看佛像。但大多是看两眼完事儿。可他却是目不转睛、若有所思。像是要……看出什么门道来。

察觉到她的视线,他转过脸来,也看着她。

槿知:“……你好。”点头笑了笑。

他静了几秒钟,负在身后的双手松开,插进裤兜里,也微微一笑:“你好。”

他的相貌这样出色,稍稍一点笑意,眉梢眼角却似乎都已沾染,更显五官清隽生动。可他眼中的笑意又是那样的淡,淡得几乎没有。仿佛这个人举手投足间,都透着几分说不出的沉静与淡漠。

两人都静了一会儿,槿知又问:“你刚才盯着佛像,在看什么?”她着实有些好奇。

他静静注视她一瞬,目光再次落在佛像上。槿知以为他不会回答了,转身刚要离开,却听到他的声音再次响起:

“我在看……佛的相貌,与人有什么不同。”

槿知一愣。

她走出门口几步,又回头看了一眼,那人还站在殿中。

天空碧蓝高远,阳光将所有佛舍都涂抹上均匀的浅金色。青草和泥土混合的新鲜气味,隐隐飘来。槿知又寻了间偏殿,走了进去。

等她把所有佛堂都逛遍了,也爬完了七层宝塔,再走回正殿门口,才发觉寺里已经来了不少游客。三三两两站在空地上,或是在各个殿宇里流连,寺里倒是热闹不少。

槿知有些奇怪,平时没这么多人。她拿出手机看了看日历,明白了。

今天恰好是农历二月十九,菩萨生日。小时候,母亲带她在这一天来过几次。她还记得寺里会提供很好吃的斋菜斋饭和糕点。

槿知逆着人流,往清净的地方走。前方的白墙之下,一个穿着长褂的算命先生,正在摆摊。

平时槿知是绝对不会靠近这种人的,此刻望着他铺在地上的繁复八卦图,却有些入神。

她走过去。

算命先生一看大清早有了生意,脸上自然堆满笑意。从旁边拖了张凳子过来:“姑娘,坐、坐。想问什么呀?姻缘、学业、财运?”

槿知坐下,安静了几秒钟,说:“是这样,我最近遇到了一件……离奇的事。”

算命先生“哦”了一声。

清风吹得头顶的树叶,沙沙作响。槿知的双手平放在膝盖上,在心中斟酌了一下词句。刚要开口,一抬头,越过算命先生那平庸而微胖的脸,却瞥见刚才那个年轻男人,出现在人群中。

原来院子里的斋膳堂,已经开始供应饭菜了,门口排起了一条长龙。而他双手插在裤兜里,从人群中穿过,正在往外走。周围大多是上了年纪的大叔大妈,吵吵闹闹笑声不断。唯独他身姿挺拔、容颜胜雪,自然十分惹眼。

他走了几步,忽然停下,低头对身边的大妈问了句什么。大妈的嗓门却是极大的,连远处的谢槿知都听到她笑哈哈的嗓音:“小伙子,你问我们在干什么?还能干什么,领斋饭啊!很好吃的,只有宝安寺能够吃到,听说都传了几百年啦,你要不要尝尝?来,排阿姨这儿!”

话音刚落,周围许多人都朝那男人望去。

出乎谢槿知的意料,他竟然点了点头,走到大妈身后。

先前在殿中看到他老成持重的言行举止,听到他关于“佛相”的话语,槿知隐隐感觉他有些高人风范。

而此刻,“高人”目不斜视,负手而立,跟在一群大叔大妈身后排队领斋饭。

槿知唇角微勾,刚要收回目光,他却好像察觉到了什么,忽然转头,朝这边看过来。

“姑娘,姑娘?你到底要问什么啊?”

算命先生的声音插进来。

槿知的目光回到算命先生脸上,又静了几秒钟,答:“事情是这样的。我们单位的大型计算机系统,最近有些不对劲。我觉得……要么撞邪了,要么遇到了很厉害的黑客……”

她的话还没讲完,算命先生身上忽然响起铃声。他歉意地笑笑:“稍等啊我接个电话。”从口袋里掏出个手机,还是iphone5。

槿知就闭了嘴,听他讲电话:“……嗯,摆上摊了。我这儿还有客户呢。对,中午回来吃饭。下午收了摊就去接孩子……”

槿知忽然就有些意兴阑珊。

她觉得问询算命先生的举动,实在幼稚可笑。于是不等他讲完电话,就从口袋里掏出十元钱放在桌上,起身走了。

太阳在天空越爬越高,整间寺院都被照得亮堂堂的,周围弥漫着饭菜的香味。槿知虽然满怀心事,也有点饿了。抬头望去,斋膳堂的饭菜已经发完了。十几张圆桌旁坐满了人,都在大快朵颐。一时倒没见刚才那个男人的身影。

谢槿知眼尖,瞥见几个僧人端着糕点,又从厨房走了出来。她立刻迎了上去。

等她拿着两块晶莹剔透的椰汁绿豆糕,从人群中走出来,就听见身后的僧人扬声道:“糕点已经发完了。”

她低着头往前走,咬了一块在嘴里。当真是入口即化、细腻柔软。她的眉头舒服地展开。

走了几步,眼前忽然出现一双男式黑色休闲鞋,还有两条笔直的长腿。

槿知抬起头。

又遇到他了。

阳光透过树枝照下来,光影斑驳,清风徐徐。周围人来人往,他就这么站在她面前,双手负在身后。那双眼清澈乌黑,蕴着阳光,看不太分明。

他吃完斋饭了?

槿知咽下嘴里的糕点,朝他点了点头。然后迈步想从旁边绕过去。

一只修长而骨节分明的手,拦住了她的去路。

槿知惊讶地抬头看着他。

而他神色平静,手缓缓放下,重新收回身后。他生得本就高挑,此刻站得又近,这样负手注视着她,竟莫名有些迫人的感觉。

这个陌生男人,为什么要拦她?

槿知脑海里闪过他刚才排队领斋饭的画面,瞬间福至心灵,“明白”过来。

否则,还能有什么别的原因?

她低头,看向手里剩下的那块糕点。

然后递到他面前:“吃吧。”

他却没有马上接,看她一眼,目光也落在糕点上。

槿知笑笑:“是很好吃,没关系,给你。”

他又静了几秒钟,眉头还轻蹙了一下。槿知不明白他为什么蹙眉,但也没多想。终于,他伸手接过,放进嘴里。他的手指白皙纤长,吃东西的动作也显得斯文俊雅。

很快他就吃完了。

槿知又冲他笑了笑,再一次迈步想走。却听到他低沉温软的嗓音,不急不徐地响起:“小姐,已经按你的要求吃掉糕点,我想我可以说明来意了?”

啊……

槿知看着他。

“我知道你遇到了可怕的事。”他说。

谢槿知一愣,然后整个人都僵住了。

他重新负手在身后,眉眼温和地凝视着她,阳光在他的鼻翼旁投下淡淡的阴影。

“我可以帮你解决。”

——

作者有话说:

大家,三个月过得真快。我又开新文了。这一次是都市轻科幻言情,都市言情为主,科幻很软很软的,希望大家喜欢。一些没看过科幻的读者,也希望你们多些耐心,先看几章,看是否合口味,毕竟楠竹萌萌哒!而且我没写推理言情前,你们很多人也不是听到推理就没兴趣么~俺不会写你们印象中的那种很涩很硬的东西,这次也不会上外太空和那些暗黑的情节。你们就当是言情小说读好了!

最后,评论收藏推荐票请统统记得走起!一段新的甜蜜故事,一段新的冒险。希望你们喜欢。

明天见!

喜欢这作品的人还喜欢

美人为馅

在外人面前,韩沉这个男人,从来都是英俊冷酷,生人勿近。他似皑皑霜雪般皎洁清冷,又似黑夜流水般沉静动人。是众人眼中难以企及的绝对男神。 只有在白锦曦面前,这位名动天下的一级警司,才会暴露出隐藏很深的流氓本质。 “坐过来一点,我不会吃了你。至少不是现在吃。” “我没碰过别的女人。要验身吗?” “白锦曦,永远不要离开我。年年月月,时时刻刻,分分秒秒。” 他的心中,一直住着个固执的老男人。经年累月、不知疲惫地深爱着她 丁墨的新浪微博:http://weibo.com/jjdingmo,或搜索“丁墨”。已出版《他来了,请闭眼》《如果蜗牛有爱情》《独家占有》《慈悲城》等,当当有售。《你和我的倾城时光》书11月上市

丁墨·完结·61.1万字

乌云遇皎月

她就像个小太阳, 而我是躺在太阳下的旅人。 因她照耀,终于抬头哭了。 —— 硬汉汽车修理工VS二萌女作家的爱情故事。

丁墨·完结·31.1万字

独家占有

某天,华遥收到份意外的礼物——一截雪白阴森恐怖的人骨。 送礼的机器人解释:“这是指挥官的断骨。三年前他在天狼星战役中负伤,换了金属腿骨。” 华遥跑去问某人:“为什么把你的骨头送给我?” 某人平静而威严的注视她:“那是我身体的一部分。”声音低哑下来:“都属于你。” 华遥默默泪流——尼玛好想拒收啊!

丁墨·完结·30.8万字

你和我的倾城时光

【由赵丽颖、金瀚主演的同名电视剧11月12日开播。】 林浅曾经以为,自己想要的男人 应当英俊、强大,在商界翻手为云覆手为雨,令她仰望,无所不能 可真遇到合适的人才发觉 她是这么喜欢他的清冷、沉默、坚毅和忠诚 喜欢到愿意跟他一起,在腥风血雨的商场并肩而立,肆意年华,不问前程

丁墨·完结·37.1万字

江山不悔

她为了他,披荆斩棘、寒光铁衣。 他有他的执念,她有她的贪恋。 江湖、江山与她,他皆不忍负。 那便由她来抉择吧。 待来年春风拂遍江山、尘世重回安宁, 或许一切自会分晓… 她一辈子都记得, 那夜他双眼已盲、遍体鳞伤, 却依旧固执地背着她,在漫天冰霜中发足狂奔。 穷途末路,他反而纵声长笑,声震群山: “天下英雄齐聚于此,却只为玷污她的清白。 在下今日便为她舍了性命,向诸位讨教一二。” 他抱着她,以一敌百,刀意森然如雪。

丁墨·完结·38万字

如果蜗牛有爱情

某天,例行谈完工作,男人话锋一转:“追了你这么久,有什么想法?” 许诩诧异:“你在追我?” 男人忍耐的点了根烟,黑眸紧盯着她:“每天陪你晨练、手把手教你射击、整个警队的人叫你嫂子……你以为我在干什么?” 许诩沉默片刻:“哦……不用追。” 男人心头一沉,语气冷下来:“什么意思?” “我也喜欢你,所以不用追。” “……”

丁墨·完结·26.7万字

莫负寒夏

你终于回来,在我还没孤独终老的时候。 ———— 后来,林莫臣已是坐拥百亿资产的集团董事长,国内商界最年轻的大佬之一。 有人问他:“她究竟有哪里好,让你这么多年也忘不掉?” 林莫臣答:“曾经我也以为,自己值得更好的。可这世上,谁能及我爱的女人好?”

丁墨·完结·32.8万字

挚野

那时候他还很穷,输了比赛心情不好。她偷偷买饭给他吃,还差使他去院子拔草干活。 他蹲在满地野草中,一脸悲壮:“看,寻笙,这都是朕为你打下的江山!” 许寻笙:“白痴。” …… 后来,他走到了千万人面前,江山在他身后。他想问的却只有一句话:“我们能不能继续相爱?” 就像当年,你爱上一无所有的我。

丁墨·完结·48.8万字

他来了,请闭眼

丁墨都市言情推理文第二部。 约会时,他说:“我对这种事没兴趣。不过如果你每十分钟亲我一下,我可以陪你做任何无聊的事。” 吃醋时,他说:“与我相比,这个男人从头到脚写满愚蠢。唯一不蠢的地方,是他也知道你是个好女人。” 爱爱时,他说:“虽然我没有经验,但资质和领悟力超群。顺便提一句,我的观察力也很好。” 求婚时,他说:“言语无法表达。如果一定要概括,那就是——我爱你,以我全部的智慧和生命。

丁墨·完结·34万字

客户端电脑版

版权所有:上海玄霆娱乐信息科技有限公司

沪公网安备 3101150200865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