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满宫闱

春满宫闱

柳银

古代言情/已完结

47万字

完结于2022-05-31 16:19:41
金碧璀璨的皇宫里,百花争艳,这些花一般的女子或是为了家族利益、或是为了一生富贵相聚于此。她们每个人都有自己的苦衷和来此的理由。可这皇宫之中,向来不是相互谦让之地。身处波谲云诡的后宫争斗中,谁,又是真正的赢家?

第一章 初入宫闱

明聖五年春,因圣上子嗣单薄,为固国之根基,诏令天下诸道州县府,广拔秀女,充实后宫。

大选之日,白鱼赤乌,万里晴光直照入宫门长路,蔚蓝的天空中看不出一丝杂色,宛如一条碧色的玉带。

神武门外,众秀女井然有序排成长列进入。

宫中红墙绿瓦美轮美奂,被暖阳折射得金光璀璨的琉璃顶,贝阙珠宫,引出无限美好遐想。众秀女之中,有一名秀女从后面匆忙地跟到长队后面,接着深深低着头,看上去有些拘谨。

她本是禾兴县县令的次女,其父林逸南多年未得晋升,听得有人送女入宫得圣上垂青,官职连晋,遂眼馋心热,送她入宫。

当林父将消息告诉林清萸时,她惶恐不已。

她甚少远足,更莫说此次要远去京城。

想到此次离家恐无归日,她写信给已出嫁的长姐,希望临别前姐妹再见一面。

当林璇音风尘仆仆地赶到林府时候,林清萸已经在去往京城的路上,林璇音便将林母临终前留给她们二人的嫁妆统统变卖,托人给林清萸送去。

京路上,林清萸收到了一包银子与林璇音所写的书信,里面只廖廖两句:“不求富贵,只求平安。”

只求…平安吗?

她缓缓闭上眸子,深深地吸了一口气,脑海闪过长姐出嫁之前与她一起折桃枝,做香包的日子,她对林母的记忆很少,小时候也总跟在林璇音身后,不见了,她便要哭闹,怎么哄都不好。

林璇音有一次牵着她的手在街上,问她:“清萸,为什么这么喜欢跟着我呀?”

她那时拿着糖葫芦,低头红着脸,声音糯糯地说:“只要长姐在,我就觉得安心。”

可惜时光荏苒,曾经的美好,到如今,不过是奢望罢了。

今日一入宫门,面对如此浩大的阵势,她心中惴惴不安,见着人群便觉有些晕眩,只低头紧跟在长列之后。

众秀女过了顺贞门,一波人被叫去殿选,她则与剩余秀女先到偏阁休息。

忽然,她前面的秀女转身,她兀自往前走着,脚底像踩碎石子般“咔嚓”一声,略疑惑垂眸,缓缓抬足,脚底下竟是方鲜艳的丝绸帕子。

她俯下身将帕子摊开,发现里面竟还放着一只白玉钗,如今已碎成几段。

“啊…!”她登时倒吸了一口凉气,气息微微发颤。

且不说这玉钗,单是这条绣着“荷蕊连莲”样式的丝绸帕,就抵过她身上那包银子不止了。

她声音极轻,但也引得不少秀女驻步回头。

其中一名秀女目光朝这边一聚,口中喃喃着走近:“这是…?”她一把夺过那条包着玉钗的手帕,蹙眉瞪了林清萸一眼,接着拉长了声音朝后喊道:“慕姐姐!慕姐姐——”

林清萸登时慌了神,想着这些东西价值几多,干脆赔钱化事,磕磕绊绊地对着她道:“这、姐姐对不起,我不是有意…”

这秀女有些匪夷所思地转头,眼里满是不屑:“你跟我道歉作什么,你弄坏的是我慕姐姐的东西。”

“这…是……是清萸没看仔细…”她一双手不知如何安放,突然想起什么,摸到袖子里的那袋银子,纠结地将手凝在袖里半天才打定主意般说:“我、我这有银子。”

这话反激了那名秀女怒呵:“我可是沂州协领的女儿,你瞧不起谁呢!”她快步走到林清萸身边,不屑地用眼角余光扫了一遍,仰头尖酸挖苦道:“我常绣茹,可不缺你这点金银!”

“都是清萸不好,虽说我现在的银两不够,但日后必会加倍赔给姐姐们,请姐姐消消气。”林清萸怯怯地低头道着歉,眼眶微红泛着泪珠,连声音都带起轻微的哭腔,显得柔弱可怜。

常绣茹有些不耐烦地冲她一句:“你在这装可怜给谁看呢?”接着将头偏向一方继续唤道:“慕姐姐,你可来了?”

“姐姐,这银子…”林清萸将那包银子小心翼翼地拿出来,见常绣茹看都没看一眼,便默默收了回去。

林清萸觉得周围无数双眼睛就像刀子般锐利地扎到她身体上,后背一跳一跳地麻疼着。

周围的空气仿佛凝住一般,冷的可怕。

“绣茹?你叫我什么事?”这时,一声轻柔的女声打破了这片僵局。

只见一名秀女从开得艳丽的月季花中拨枝而来,身上的白梅碧天云衣与月季花丛相得益彰,她抬手轻扶被花叶拨动的灵蛇玉钗,云髻盘起,显得简洁典雅,黑曜石般的瞳孔在眼眶轻轻跃动,微皱眉头看向那方手帕。

她有些失神地看着那条手帕,良久,才缓缓地摇了摇头道:“罢了,只是件旧物。”

“可这是慕姐姐你最喜欢的那条手帕呢,还有这钗,怎么能这么算了。”她转头见那名秀女依旧一副木讷的模样,气的抓住那秀女的胳膊便往慕氏那边走,“去给慕姐姐赔不是!”

常绣茹的手就像是抓死物般毫不客气,林清萸觉得手腕生疼,挣了几下也是徒然,踉踉跄跄地跟着人向前走了几步,险些摔倒在地上。

有人在旁边私语:“这人可真是倒霉,一下连太傅府的大小姐慕娉婷一并开罪了。”

林清萸一听这话,霎时面如死灰。

常绣茹仍拽着她往前走:“发什么愣,快点,你难道想这么不了了之?”

“绣茹?”慕娉婷微怔,走到两人身边拍掉常绣茹的胳膊,微微欠身向林清萸道:“常妹妹不懂事,我代她向这位妹妹赔不是了。”

常绣茹有些愤愤不平道:“慕姐姐,你何苦对她这样客气!”

慕娉婷心中暗暗想着,今日大选,圣上与太后都极其看中,若将此事闹大触怒龙颜,岂不因小失大。

于是她有些严肃地对上常绣茹的眼神,示意常绣茹不可再说下去。

“慕姐姐,你?”常绣茹见她如此偏向林清萸,也不好再发作,心中虽是不解,也只是向林清萸冷冷地“哼”了一声便走了。

林清萸慌慌地摇了摇头道:“不、不、没事、是我先踩了姐姐的手帕和玉钗。”

慕娉婷将碎掉的玉钗收起,展开那张手帕细细看了眼,随即抬头轻笑道:“应是原就掉在那儿,不知已过多久了,怪不到…妹妹的闺名是?”她视线微转,落到林清萸身上。

“慕姐姐好,我叫林清萸。”林清萸不知何处传来一股白芷香的气味,香气沁入肺腑,甘甜清爽,方才的心慌因此缓解不少。

“清萸,这名字倒雅致。对了,你可以和绣茹一样叫我慕姐姐。”话毕,她又从手上摘下一只略宽的翠玉镯套在林清萸的手腕上,正巧掩去那几条指痕,又道:“这算是替方才之事的赔礼。”

林清萸慌忙要脱去镯子还她,“慕姐姐…清萸怎么好意思收这等贵重的礼。”

慕娉婷只轻轻按下她的手道:“妹妹肤若凝脂,用这翠玉镯才能更显肤色,若非如此,今日春景明媚,妹妹腕上这“红梅白雪”,怕也于殿前有碍。”

林清萸闻言心中感动,红着眼眶连连点头道:“多谢慕姐姐。”垂头时,她发现慕娉婷腰上正系着一只云纹香囊,那股白芷香应该就是从中传出来的。

慕娉婷淡雅一笑:“好了,待会殿选就开始了,妹妹快找处歇一歇,养养精神。”

林清萸找了个角落处待着,拿了杯热茶饮下半盏,这才从刚才的胆战心惊中舒缓过来。

经过这一场风波,林清萸心中起伏未平,自己本已经够小心谨慎,可还是百密一疏出了这等差池,幸得今日遇到的慕娉婷是个好相与的,若都是常绣茹那样的人,日后同为宫嫔,岂不是要处处碰壁。

想到此处,林清萸长长地叹了一口气,想用手帕擦一擦额角的汗,一低头才发现刚刚不知觉捏紧了手里的帕子,手心都被指甲掐的有些淤青了。

林父就是看中她做事谨慎不失分寸,可她太过小心,反而坏了事。

后宫之中虽多是暗处的尔虞我诈,可若真放到明面上,那也是要见得血光的,只怕那时她还未深涉其中便要怕死了。

林清萸站起身回望来时的宫路,红光斜照,旖旎一片,那么远那么长她都走过来了,这时却担心什么将来,自己岂不太懦弱。

对,已经走到这一步,无非也就被留牌撂牌罢了,没什么可担心的。

“长姐…你放心,清萸不会出错的。”她抬眸看向天边,云霞明艳,微光散落到她一双坚定的眼眸中,生出破碎的灿烂。

喜欢这作品的人还喜欢

姑娘今生不行善

盛京人人都说沛国公府的姜莞被三殿下退婚之后变了个人,从前冠绝京华的闺秀典范突然成了人人谈之变色的小恶女,偏在二殿下面前扭捏作态,娇羞紧张。 盛京百姓:懂了,故意气三殿下的。

春梦关情·完结·108万字

春云暖

徐春君开局手握一把烂牌:家道中落、父亲流放,嫡母专横…… 偏偏主事的二哥被人陷害,家族又遭灭顶之灾。 为求得生机,她只身进京寻求门路。 诚毅侯夫人正为侄子的婚事发愁,这个万里挑一的败家子早已名列京城士族“不婚榜”之首,没有人家愿意与之结亲。 看到送上门来的徐春君,侯爷夫人眼前一亮,如意算盘敲得劈啪作响…… 殊不知徐春君的眼睛更亮,小账本笔笔精细…… 京城士族纷纷叫好,大赞这门亲事旗鼓相当。两个家族都气数将尽,正好手牵着手在破落的路上齐头并进。 只是……怎么好像哪里不对? 说好了请大伙儿吃瓜看热闹的,怎么一转眼刁奴就被扫地出门?还开起了偌大的商铺? 怎么出入郡王府如家常便饭?连驾前红人项内史都要奉她为座上宾? 更要命的是,花花公子郑大少居然洗心革面读起了书! 这小庶女究竟有多大本事?能让徐、郑两家起死回生,鲜花着锦。 徐春君微微一笑,这才哪儿到哪儿啊!

只今·完结·133万字

娘娘她一心只想高升

陆菀宁作为忠勇侯府的五姑娘,即便是生的花容月貌,也从没有想过要进宫去争那一份泼天富贵。 可谁成想她那失了孩子,再不能有孕的贵妃堂姐却偏偏看中了她的好相貌,以及没了父亲好拿捏,非要她进宫。 反抗不能,陆菀宁想干脆就随了她们的愿。 不就是进宫吗?她进就是了。 她不但要进宫,她还要一步一步成为宠妃,取堂姐而代之。 终有一天,她会让堂姐为了今日的选择感到后悔。 避雷:宫斗文,非双洁,非1V1,不能接受者请绕道

杨阿宅·连载中·26.4万字

清穿之九爷娇宠侧福晋

时筠穿越了,选秀头天就给犯浑的九爷要回家做格格了。 你说这人混是混了点,奈何他忒有钱啊,时筠的小日子过的那叫一个肆意。 可是日子久了,时筠才发现,九爷这人竟然有预知的能力。 康熙爷要发怒,他会提前躲着点,太子爷被废,他也不会恭维红极一时的直郡王。 天灾时,他能有效的给出瘟疫的预防对策。 时筠顿时心生疑惑,这九爷怕不是穿越或者重生的吧! …… 某一日,小太监火急火燎的找到时筠,上气不接下气的说到 “主子爷受伤了,侧福晋快过去看看!” 时筠一听,心里即是担忧又是着急,撂下手里的小阿哥,叫上太医就去瞧九爷了。 可当看到九爷手上那一条特别不明显的红线时,时筠傻眼了! “妾身和太医再来晚点,爷手上的伤,怕都要愈合了吧。” 太医:…… 九爷心里委屈:…… 人家这不是想要侧福晋多关心关心吗!谁叫你眼里心里都装着那个只会哭的臭小子。

杨家小棉羊·完结·177万字

皇贵妃她持美行凶

她出身名门望族,娇生娇养,十三岁以美貌冠绝上京,国色天香,十五岁嫁新帝为贵妃,无上荣华、贵不可言。 可惜,不过是皇权的棋子罢了。 一碗绝子汤,断了红尘梦,半幅残躯,受尽屈辱,心如死灰,最后还被那无良渣帝推出去挡箭横死,至亲之人却说她死得其所? 滚! 重生一次,她依旧没能改变之前的命运,不过既然活着,总不能继续憋屈,左右一死,何必委屈自己? 从此,祸乱后宫,兴风作浪,结交天下美男,把酒言欢、潇洒恣意。 然而还没等她玩够,身边的人却一个个对她避如蛇蝎。 那个随手捡来的小太监不知何时手握大权、翻手云雨,不但把控朝局,还爬上她的凤榻,步步紧逼…….现在后悔还来得及吗? 总之就是…….很后悔! 娘娘,奴才是你的人! 贵妃娘娘:“……”这跟她理解的意思不一样啊,一时大意,竟然把自己搭进去了!摔! 1V1,爽文,女主狠、飒、毒舌,蛇蝎美人。男主腹黑、心机、痴情,奶狗与狼狗无缝切换,(^-^)V 作者随心之作,不要太考究,希望各位小仙女们喜欢。

妖殊·完结·100万字

宠婢为后

【双洁、1V1】姜韫善谋略,识心计,是丽嫔身边得用的大宫女。 从前一心盼着早日出宫。 可人在宫中坐,祸从天上来。 尽心尽力服侍的主子想把她献给老皇帝来换取恩宠…… 姜韫马不停蹄地为自己选好了下家。 谢济是当朝储君,尊贵无比,却摊上了个昏聩无道的爹。 一日在宫中遇见了个胆大包天的小宫女。 遂助一臂之力,欲成人之美。 后来的某夜, 美人呼气如兰:“殿下,奴婢心悦你……” 谢济:我一开始没看上她 姜韫:我一开始看上的也不是他…… #关于我只是想找个大腿却一不小心当了皇后这件事

第十三片月·完结·50.6万字

首辅掌中娇

唐娇眼盲心瞎,被人算计爱上一个混蛋,最终换了被毁容休弃,活活折磨而死的下场。 人生重来一次,她救回弟弟,保护母亲,撕碎恶毒亲戚的嘴脸,开缂丝织造坊,牢牢把家中生意掌控手中。 生活顺遂,想找个可靠男人嫁了,上一世无甚交集的冒牌哥哥——未来首辅大人,却屡次断她桃花。 主角:唐娇、陈培尧 配角:顾有为(重生,追妻火葬场追不上)

瑜清晚·完结·57.9万字

娘娘她不想宫斗

姜蔓:我入宫只为混吃等死,宫斗这种费脑子的事我就不参加了。 永安帝:这恐怕由不得你。 ———————————— 姜蔓入宫四年未曾得见圣颜,就在她以为她能这样安安稳稳过一辈子的时候,永安帝却一脚闯入了玉芙苑。 这本也没什么,后宫美人何其多,想要争宠不容易,想要失宠还不简单,再说她也不算得宠。 但……人算不如天算。 姜蔓看着一天天大起来的肚子欲哭无泪。 永安帝不是子嗣艰难吗? 谁来告诉她,为什么她这么快就有了?

杨阿宅·完结·60.6万字

重生之锦绣皇子妃

(本文爽文,重生,宅斗,绝对的宠文!) 重生第一天,她脚踩渣男,手撕庶妹,毫不留情。 面对夜王,她笑吟吟道:“娶我可以,你从此只能有我一位夫人。”

云央泽上·完结·89.4万字

客户端电脑版

版权所有:上海玄霆娱乐信息科技有限公司

沪公网安备 3101150200865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