嫁时衣

嫁时衣

卫风

古代言情/已完结

69.9万字

完结于2011-11-2511:17:23
不是说重生到古代总是有着与众不同的前卫思想和丰富的想象力创造力吗?古代的人不都是连烤肉和火锅都没吃过,听到“床前明月光”和“明月几时有”就痛哭流涕感动不已吗?美少年美青年美中年们不是应该哭着喊着扑上来求成亲吗? >_<~~都是骗人的…… 重生了之后一样要起早贪黑的上学,一样要学这学那,一样有复杂的人际关系,一样要为将来嫁什么人而犯愁—— 既来之,则安之吧。 她没有胡思乱想的功夫,她要认认真真的,给自己缝好一件嫁时衣。

第一章从死亡开始

  半夜里小冬被人摇醒,屋子里乱糟糟的,丫鬟们忙成一团,乳娘胡氏给她一件一件套上衣裳。

她眼睛通红,嘴唇在微微颤抖。

她低下头去给小冬穿鞋的时候,小冬伸出手,摸了一下她的脸。

“胡妈妈?怎么了?”

胡氏胡乱抹了一下脸,用斗篷把她裹了起来,飞快地在她耳边轻声说:“我们去看你娘。”

外面天很黑,风也很大。胡氏抱着她,她们后面跟着好多大大小小丫鬟,一个个缩头缩脑,呆滞而畏缩,象是被大雨淋得不知该往哪个地方钻的鹌鹑们。

小冬伏在胡妈妈的肩膀上。

母亲——母亲的病,怎么样了呢?

母亲……对她来说,很陌生遥远。小冬只见过她几次,每次屋子里都很暗,门窗紧闭,那个女子半躺着,朝她吃力地微笑,伸出来的手腕是苍白细瘦的,皮包骨头,青筋浮凸。

“小冬,来,到娘这里来……”

她有些畏怯,每次都是胡氏牵着着她过去,把她的小手放在病人的手中。

“她这些天,好吗?”

胡氏回话:“好,小郡主听话得很,也不挑食,也不吵闹。”

那个女人点点头。

屋子里很闷,床前点着炭盆,热烘烘的浊气升腾着,弥漫着,就算屏着气,那气息也无孔不入,牢牢沾附在头发里衣裳里皮肤里,从那屋里出来好久,小冬都还觉得那股气味儿在自己身边缭绕不去。

她的手往枕下摸,一时没有摸到,身子欠起来一些,继续摸索。

然后她终于摸出来东西,放到小冬的手心里头。

“来,这个给你……”她喘了口气,显然这样说话对她来说也很难以支持。

小冬低下头去看,那是一只雪白温润的玉兔,有个大杏子一样大小,兔子眼睛嵌着红宝石,活灵活现的。

“喜欢吗?”

小冬点点头。

她欣慰地笑笑:“跟胡妈妈出去玩儿吧……”

小冬看着她,没移动脚步。

“带她出去吧,别过了病气……”

女人突然抓起枕边的帕子掩住口鼻,头扭向床里,剧烈的咳嗽起来。

胡氏忙抓着她退了几步,说了告退的话,便抱着她从那屋里出来了。

除了那一次,后来小冬又被带过去两次,一次她在昏睡,另一次连话也说不了,只能看着她,神情悲戚而疲倦,眼角干涩。

胡氏脚步匆忙,在上台阶时还绊了一下,险些摔倒。

她本能地将怀里的小冬抱得更紧。

大风象鞭子一样抽在人的脸上,灰尘迷进了眼睛。胡氏停在那里,紧紧的闭了一下眼又睁开。

门帘被挑了起来,胡氏深吸了一口气,抱着小冬走了进去。

从外面忽然进到明亮的屋里,小冬有那么短短的瞬间眼前什么也没看见。

这屋里点了许多蜡烛,好象从来都没有这么亮过。

胡氏把小冬小心翼翼放在地上,打开外面包的斗篷,轻轻推了她一下:“去跟娘说说话吧,去吧。”

没人对小冬说什么。

可是她自己心里,明白。

她的母亲……快要死了。

短短的一个月时间,小冬迎接了两次死亡。

上一次,是她自己的。

死亡带给她的不是一个永久的结束,而是一个陌生的开始,她变成了三岁的女孩儿赵小冬。

睁开眼发现这一切的时候,她并没有惊骇莫名。

连死亡都经历过了,还有什么可惊可怕的呢?

但是,原来的小冬呢?幼小的,三岁的小女孩儿的身体里原来的灵魂哪儿去了呢?

她不知道,一切发生得毫无预兆,她就这么醒了来。

很巧,同她前一世的名字一样。韩小冬?赵小冬?

究竟哪一个小冬才是真实的?

女人换了衣裳,梳了头发,还化了一点淡妆,靠在床头边,象小冬第一次见她时那样,朝她伸出手来,轻声说:“小冬,过来。”

明明……明明对她没有多深的感情,可是小冬解释不了,现在胸口那种巨大的恐慌和疼痛……

她慢慢地走过去,女人轻轻握住她的小手。

“小冬……小冬……”

她用目光一寸一寸温柔的抚摸着女儿,以此来代替拥抱和真正的抚摸,仿佛要把她的样子牢牢刻在心中,永不忘记。

小冬第一次能这样清晰的,近距离的打量她的母亲。

她是个美人,尽管已经瘦得脱了形,仍然能看出她的秀丽脱俗。她的头发完全看不出因为生病而干枯稀疏,大概用了很多发油,梳成一个光亮整洁的螺髻,上头别着赤金花簪,脸上还淡淡地扫了胭脂,看上去仿佛是健康人才有的红晕。

她的眼睛也不象小冬曾经见她时那样混浊黯淡,清澈明朗。

可是小冬一点儿没觉得欢喜。

她已经想到了回光返照这个词。

屋里其他人也不会不明白。丫鬟们站在身周,虽然有这么些人,可是屋里静得没有半点杂乱的声音。

“以后要好好听你父亲和哥哥的话。”

小冬呆呆地看着她,不点头也不摇头。

她的小手紧紧抓住母亲的手指。虽然看上去仿佛光鲜健康,可是触感是骗不了人的。她的皮肤毫无弹性,象又涩又干的桑皮纸。松软的皮肤下面就是骨头,生硬硌手,又显得那样细脆,好象再稍稍用一点力气,就能将她的骨头折断一样。

这一刻小冬觉得自己象是站在一架摇摇欲坠的悬空的桥上。她身后是遥远的未来,她面前是不可测的过去。

后无归路,前途渺茫。

而眼前的这个人,她这一世的母亲,她的亲人,就要离她而去了。

小冬觉得难受。

不是想哭,只是觉得……喘不上气来,有什么东西塞在胸口,象铅一样沉重。那种无能为力的感觉,死亡的气息就在身周弥漫。

没人能够抗拒死亡的到来。

母亲没有再说话,只是那样静静地看着她,目光无限爱怜。

她自己也知道自己时间不多了。

身后的门忽然被推开了,小冬缓慢地转过头去看。

一个穿着黑斗篷的男人从外面走了进来,他的步伐那样快,把外面的冷风都带了进来。

屋里的丫鬟仆妇们一起屈膝:“王爷。”

有人迎上去替他把斗篷解下来,小冬怔了下。

这个人……就是她父亲吗?

还是位王爷?

他看起来年少英俊,气度不凡,就算面色焦虑气喘急促,也不失翩翩美男子的风范。

这人一点也不象个已经成家立室有了孩子的父亲。

他大步走过来,在床前站住,喊了一声:“青媛。”

胡氏把小冬抱了起来退到一边,将床前的位置让出来。

“青媛,我来了。”

青媛是她的名字吗?真好听。

她朝他微微笑,说:“你来了。”

小冬被胡氏抱了出来,到了一间暖洋洋的屋里,胡氏给她倒了热热的茶,还有人端了小点心来。

胡氏问她:“小冬饿不饿呀?吃一点好不好?”

小冬摇了摇头。

胡氏把一块点心放到她手里。

点心软糯,小冬哆嗦了一下。

胡氏问:“冷吗?”

不是冷。

她只是想到刚才握着的那只手,那是一只枯瘦的,毫无生机的手。

门帘被人掀起来,有个孩子的声音问:“胡妈妈,妹妹在不在这里?”

胡氏忙站了起来:“世子爷也来了?小郡主在屋里呢。”

小冬好奇地抬起头来。

有个男孩子,六七岁大,站在门边。

他的眼睛黑白分明,象玉石一样,皮肤象凝固的乳脂,真是个漂亮的过份的孩子。

“小冬妹妹。”

小冬瞅着他,没吭声。

胡氏问:“世子爷是和王爷一起来的吗?”

“嗯,”他转头往正屋看了一眼,神情黯然,不过很快又转过头来:“父亲说让我来陪妹妹。”

是不想让孩子看着母亲过世吧?

胡氏转过头,飞快地用袖子拭了下眼:“从京城一路到这儿可不近呢,世子爷饿不饿?我让人拿些吃的来。”

他说:“我不饿,我来陪妹妹。”

他拿起盘子里一块点心递给小冬:“妹妹,这个给你吃。”

胡氏问他:“都是谁跟世子爷来的?替换衣服可带了么?”

“刘妈妈他们没来,就我跟父亲来的。”他把手里的点心一个劲儿朝小冬嘴边递:“妹妹吃。”

小冬手里也有块点心,一直没吃,都快攥出汗了。

胡氏替他把外面的袍子和鞋子都脱了,他也坐上炕。小冬手里的点心扔也不是,又不想吃,干脆递给他。

男孩子眼睛一亮:“妹妹这是要给我吃吗?”

他还真就接过去吃起来了,吃得快,有点噎,胡氏忙端了热腾腾的一碗甜羹汤过来。

“世子爷慢些。”

他拍拍胸口,有些不好意思:“从中午起就没吃饭,在路上也就啃了点干粮点心。”

小冬开口了,小声问:“哥哥?”

“对对,我是哥哥。”男孩子很惊喜:“我还以为这么长时间没见,你把我忘了呢。”

胡氏说:“哪能呢,不过世子和郡主也有半年多功夫没见了,小郡主许是觉得生,一会儿就好了。”

“嗯。”他牵着小冬的手:“等我多和妹妹说说话,妹妹就不觉得生了。对了,今年从开春我就进集贤堂读书了。”

集贤堂?是什么?学馆?听名字不象私塾。

胡氏坐在一旁看着两个孩子,脸上微微露出笑容:“一转眼世子爷都到了读书的年纪了,日子过得真快。”

男孩子还是孩子,但是谈吐间在努力把自己当大人。说起读书来眉飞色舞的,小冬听着不太懂,人又小,眯着眼睛,半睡半醒地听他说话。

忽然间她听到有人在哭。似远似近,似真似幻。

小冬悚然一惊,抬起头睁开眼来。

没有听错,是哭声。

起先只是孤零零的一声,然后许多人都跟着哭起来。

胡氏探过身来,关切地看着她。

“妹妹,妹妹,不怕……”

男孩子把她抱起来,将她的头按在自己胸前,声音颤抖不稳:“妹妹不怕……不怕……”

小冬的眼泪一下子就流了出来,然后迅速被男孩子的衣裳吸走了。软厚的料子贴在脸上,有一种潮湿的暖。

++++++++

新坑开挖,请大家多多支持。

这会是一个很平和,很温暖的故事。

喜欢这作品的人还喜欢

千香百媚

"仙音飘渺,人心难测,天道难寻。 作为一个清音柔腰姿容好的软妹纸,修真不光是修仙,还要修身。 其次长的好看不是我的错!!! 论最美修真女仙的慢慢修真路!"

十四郎·完结·71.7万字

世族庶女

顾婉清只是一个小小的庶女,嫡母佛口蛇心,嘴甜心苦,手段阴狠毒辣,她差一点就被虐死在庵堂里。 庶姐奸诈阴险,嫡妹骄横霸道,风刀霜剑,无处不在,她在这世家大族里过得如履薄冰,如临深渊,小心翼翼。 好在她聪明睿智,懂得韬光养晦,尽力在复杂的家世里下求得最大的生存空间。 嫡母算计她,她就算计回去,庶姐抢婚事,好吧,那样的人家我也不要,你要便拿去就是的。 可是,再如何智机百出,聪慧过人,又怎么敌得过封建家长制的婚姻,她不得不代替嫡妹嫁给一个病弱的侯门世子冲喜。 却不知,原来所嫁的那个人,却是为了得到她,费尽心机,那一切,不过是他设下的局。 新婚之夜,盖头揭开那一瞬她怔住了,她的相公不是应该病得要死了么?怎么那双眼睛如此灿亮如星,就像雪山上的冰凌那般剔透晶莹。

不游泳的小鱼·完结·98.6万字

美人凶猛

死后重生,她决意要么终生不嫁,要么招婿入赘。 而且为了对抗害死她的前夫,保住家产,她参与了家族锦绣绫罗的买卖, 并用曾经从他那里学到的一切,来对付他! . . 已有四本完结书,填坑有保证,欢迎往下跳^^ Q群:243917571欢迎喜欢本书的同学进来卖萌~

沐水游·完结·98.9万字

粉黛未央

夏千翡这辈子就是个笑话 辛辛苦苦赚钱养家,夫君却让旁人貌美如花 最后让偷养在外的外室失手误杀 噩梦醒来,仍旧二八年华 风华正茂,又何必急着谈婚论嫁 只是,撕开端庄贤淑的面具,竟然还能惹草沾花? “行行行,你好看你先说。” “日后赚的银子都给你花。” “……成交!”

微漫·完结·76.1万字

将门娇

大盛朝边疆狼烟起,镇国一家五子慨然赴阵,随时都可能为国捐躯, 临行前,老太君泪求圣旨,要替五郎求娶传说中特好生养的安定伯府崔氏女。 安定伯府有女儿的,不是装病就是玩消失,只有崔翎觉得这是门好亲—— 门第高,没人欺;贼有钱,生活水平低不了;又是小儿媳,不担责任日子好混; 没有三年五载回不来,乐得清净;要是丈夫不幸了,那就是遗孀,享受国家补贴的! 这对勾心斗角了一辈子,今生只想安安稳稳过养老日子的她来说,诱惑太!大!了! 一片混乱中,崔翎淡定开口,“我嫁!”

卫幽·完结·71.1万字

花开春暖

重生成古代美貌姑娘,和年迈的奶娘相依为命。 虽是自幼失怙寄人篱下,可闲看小桥流水的生活依旧幸福。 青梅竹马可守得住?砸在头上的富贵麻烦要怎么办? 哼!见招拆招谁怕谁! .......................... 新书:锦桐,也很好看啊!

闲听落花·完结·107万字

嫡策

死去活来重生之后,对于前世,若要问贺行昭最舍不得什么,她大概会说舍不得女儿惠姐儿,早夭的儿子欢哥儿,还有那个敢爱敢恨的自己。 *********************************************** 一言简之,讲的就是一个侯门千金前世死乞白赖嫁给某人,这一世看透了心宽了,好好活下去的故事~

董无渊·完结·93.4万字

兰香缘

她是首辅的孙女,家族卷入夺嫡风波获罪。 与新婚丈夫双双死在发配途中。 她带着记忆重来,成为江南望族林家的家生丫鬟陈香兰。 这一生,香兰有四朵桃花。 一朵不能要, 一朵她不要, 一朵还没开好就谢了 还有一朵......唉,不省心啊...... 这是一个小丫鬟想脱离宅门而不得的故事

禾晏山·完结·115万字

静芳年

护国公府满门忠烈,却因上元节的一次意外,几乎覆灭。 一朝身死,护国公的侄女周秦回到了四年前。 这一世,打死她也绝不坐上魏国公主的马车。 她所求不多,只愿在波诡的权力更迭间保住家人平安。 *** 隔壁的旧文宋行真的真的是练手之作,跪求大家不要去翻阅!

须弥普普·完结·51.1万字

客户端电脑版

版权所有:上海玄霆娱乐信息科技有限公司

沪公网安备 3101150200865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