理科学霸的穿书团宠日常

理科学霸的穿书团宠日常

鞋底红

古代言情/连载中

124万字

更新时间:2023-02-01 23:58:26
远在岭南做知府的宋家旁支庶子,不知踩了什么狗屎运,屡次得了皇帝青眼,十几载待在偏远的岭南竟然也混出了名堂,力压宋家嫡支长孙,回京成了大周朝最年轻的阁老。 正值众皇孙选妻,宋阁老家那位岌岌无名,且自打回了京就一直住在庄子上的庶女也不知踩了什么狗屎运,机缘巧合救了被刺杀重伤的肃王府世子,直接被世子以身相许了!京中闺秀圈震惊! 宋清月:MD!她明明是来救男主的啊,怎么会救成反派大boss的? (男主恶人,极限拉扯,饲狼训狗,生活不易。)

第一章 小哑巴突然说了话

广州知府宋建鸣的府邸今日张灯结彩,喜气洋洋的,下人们行色匆匆,府门前往来的车辆络绎不绝。

刚出月子的何姨娘坐在铜镜前仔细端详着自己这张脸,担忧地向站在身侧的奶嬷嬷问道:“秦妈妈,我是不是长胖了?”

一边的秦嬷嬷用梳子沾了桂花油,仔细帮她梳着乌黑油亮的头发,满脸笑意道:“哪有!夫人这是福相!十里八乡谁不说夫人福气好!就看老爷为了咱们哥儿姐儿大摆宴席,今日来了多少宾客!春姨娘和秋姨娘生孩子的时候老爷可曾说过什么?还是爷疼您!”

何姨娘闻言甜腻腻地笑起来,也是,府上的三姑娘和五公子都是在广州府出生的,那时候宋四爷刚来广州任知府一年,她那时候还在闺阁呢,连个响动都没听见,今天却为了她的一对龙凤胎大宴宾客,可不就因为爷在意自己么!

秦嬷嬷见自家姑娘露出羞涩的笑意,接着说讨喜的话:“现在咱们府里呀,就属您最大,上无公婆夫人,下无妯娌小姑的,春姨娘和秋姨娘在您面前那可连个大气都不敢喘!您看,这一大早,春姨娘和秋姨娘就巴巴地差人送贺礼来!”

何姨娘哼了一声,不屑地道:“那两个贱婢能送什么东西来?”

秦嬷嬷立刻把两样礼物拿给何姨娘瞧,一件是一只成色极好的翡翠镯,另一件却是绣工一般的婴儿肚兜。

何姨娘嗤了一声,将那肚兜扔在地上,嘴角挂下去,冷声道:“这是谁给的?这是打发叫花子呢!”

一旁的丫头流珠立刻在那肚兜上踩了两脚:“还能是谁,那个整天哭哭啼啼的春姨娘呗!”

“那个糊涂鬼,钱都叫和尚道士骗走了,我看三姐儿就是个没福的,佛祖和天君谁都不想管,她最近又迷上个洋道士,今儿一早就去了那个叫什么……教堂的,改拜洋神仙去了。”另一个丫头紫晶无不讥讽地说道。

何姨娘笑了笑,把手浸在玫瑰水里由着秦嬷嬷给她做按摩,她垂下长长的睫毛,瞥了一眼自己白皙嫩滑的手,叹口气道:“那个三姐儿,我看就是个灾星,爷每年那么多钱都砸在药上,也没见有个响。欸——那丫头定然是昨晚又病了,秦妈妈,等会您帮我送点燕窝去碧翠阁。”

“老奴遵命,咱们夫人就是人美心善。”秦嬷嬷夸赞道。

何姨娘听她称呼自己为夫人,心中顿觉熨帖,她可是何家嫡女,却被父母送来给宋四爷做良妾,好在正头夫人为了三个儿子的学业留在了京城,剩下的两个姨娘都是通房生了孩子抬起来的,卖身契还在京城太太手里捏着,说白了还是奴,怎么能和自己相提并论!

南郊,离白云山妈祖庙一里的地方,有一座荒废的土地庙,原来的土地爷牌位早不知所踪,取而代之的是一个十字架,上头吊着一个半果的男人,看得人面红耳赤的,被迫披了件粗麻布片。附近的村民都不屑过来,简直有辱斯文,不成体统!

那一头卷发的大胡子传教士艾神父穿着一身打了补丁的黑色长袍,带着春姨娘跪在十字架前祷告,祷告完,他还要去院子里种土豆和玉米。

他双颊凹陷,面色蜡黄,看着比渔民还要落魄几分,要不是有这位女信徒在,他这个月真的要断粮了。

他已经来到这里快十五年了,平时用中文交流已经基本没什么障碍,但信徒依旧寥寥无几,隔壁妈祖庙里香火隔着半公里都能飘过来,艾神父也不知道为何这片土地的人就是不相信上帝。

春姨娘跟着洋道士祷告完,眼泪还在吧嗒吧嗒往下落。

艾神父安慰她说一切都是上帝的安排,只要她坚定地相信上帝,坚持每天祷告,她的女儿就一定会被拯救。

春姨娘朝洋道士道谢,又往功德箱里丢了几颗碎银子,就要抱着女儿离开,忽然听见那病得厉害的三岁奶娃娃嘟哝了一句:“什么狗屁!”

啊,小说要人命啊。

她怎么就信了闺蜜的邪,打开了这本重生爽文,现在她自己也爽了,瞧瞧,穿到哪里来了?

这位叫春禾的通房在三年前生下一名女婴。

这女婴因为早产,时常生病。

大夫都说这孩子活不下来,春姨娘大概是得了产后抑郁症,整天以泪洗面,哭哭啼啼,后来就开始搞迷信,用她有限的积蓄到处求神拜佛,现在居然求到这座无人问津的破教堂里来。

那位神父也是个半吊子医生,有一次碰巧把昏迷中的小女婴唤醒了,从此春姨娘便对这位艾神父深信不疑。

半个月前,那小女婴大约是死了,宋清月的灵魂取而代之,接着这个体弱多病的小女婴的躯壳穿越到了这个书中时空里。

这半个月来,宋清月饱受灵魂时不时离体的折磨,多数时间属于无意识状态,直到今天她微微清醒一些,听那神父鬼扯,作为一位无神论者,她就想说一个字:“呸!”

“啊!月儿!月儿!你,你刚才说话了么?你,你说什么?叫娘,叫一声娘好不好?”

“欸。”

奶娃娃老气横秋地叹了口气,只想送这个蠢货娘一双白眼,闭上眼懒得搭理。

这位春姨娘满打满算才十八岁,在她看来还是个青春期少女,这声娘她可实在叫不出口。

但就这一声叹息就把春姨娘高兴坏了,不管怎么样,她的姐儿方才确实说话了!

她立刻跪下给那耶稣雕像重重磕了几个头,额头油皮都磕破了,还把身上的银子一股脑全丢进功德箱里去了。

得得得,宋清月暗自摇头,她就不该睁眼,你瞧瞧,又破财了!

从白云山回到宋府,春姨娘高兴地就要去找宋四爷,告诉她,三姐儿终于会说话了!

前头,宋四爷正在书房会客呢,门口站着一大群带刀侍卫,拦着春姨娘不让她进去。

可春姨娘也不知道发了什么疯,大概是抑郁太久了,脑子已经有点不太正常了,冲着书房院门就开始大喊大叫:“爷!四爷!您快来看看三姐儿啊!她终于开口说话了!是真的!春禾没有骗您!您过来看看三姐儿可好?四爷!”

喜欢这作品的人还喜欢

穿成外室后我不想奋斗了

(书名和简介雷人,请忽略,书还是很好看的) 修真界资深咸鱼余枝穿成大庆朝武安侯三公子的外室,此女肤白貌美,身娇体软,乃三公子外出查案某地方官所献。 余枝弄清楚自身的情况后,心态稳得很。外室就外室吧,包吃包住,工资高,要求少,老板颜值高身材好,出手大方,这样的好工作上哪找去? 余枝这条咸鱼在大庆朝浪得飞起。 苟着苟着,老板看她的眼神日渐炙热。 苟着苟着,老板不顾家族反对非要娶她当老板娘。 不要啊!门不当户不对的婚姻是没未来的,办公室恋情是要不得的,她只想做个混日子的小员工,没想上位。 可面对老板的利诱,咸鱼余枝摸下巴,动心!要不,换幅地图继续苟着? 晴天霹雳,大理寺少卿,武安侯府三公子,居然被个出身低贱的小外室迷了眼,硬要娶她做正室夫人。 大婚那日,京城芳心碎了一地。 齐大非偶,谁都不信一个外室能坐稳闻三夫人的位置,众人坐等余枝被休 可一年两年过去了,余枝不仅没有被休,还被夫君宠得越发娇媚了 三年五年过去了,余枝还是没有被休,儿女双全,被夫君捧在手心 她活成了全京城最羡慕的女人! 没有人知道,余枝是闻九霄用尽手段拼上性命才娶到的女人,他不爱这个世界,可为了她,他愿意善待这个世界。

两边之和·连载中·84.8万字

战朱门

开局一艘小破船,全家蜗居船上,漏风又漏雨。 霍惜半点不慌,卯着劲划着小破船就开始发家致富。一不留神就成了江南巨富。 是时候回京报仇夺回身份了。拿了我的,还回来!吃了我的,吐出来! 某腹黑:一个人未免寂寞,带上我呗? 霍惜杏眼圆瞪:你赶紧交了谢金走人!别耽误我给人套麻袋。 某腹黑:就不走。救命之恩岂敢儿戏?自当以身相许,当牛做马,任凭驱使。 霍惜:哈?一起套麻袋? 某腹黑:走!

芭蕉夜喜雨·连载中·160万字

科举相公家的地主婆

【科举发家文】 穿越女主经营田庄,成了地主婆,携手土著小夫君,读书科举的荣升路。 * 某日,众夫人谈笑间,论家中夫君喜好。 户部侍郎夫人,我家夫君面冷心热,舍不得我掉眼泪,最喜我做的衣衫,饰物。 吏部侍郎夫人浅笑,我家夫君温和内敛,最最体贴不过,但有所求,一碗甜汤足以。 礼部侍郎夫人唇角轻扬,妾身浅笑间,夫君没有不应的。 常喜望天,我家夫君喜好弹球,一盒不够,那就两盒,实在不好说话,那就斗一局,万事好商量,这能说吗? 略愁!

程嘉喜·连载中·130万字

咸鱼一家的穿书生活

闫玉一家穿书后,发现这本古早文的主角正是原身大伯。 他们是扒着大伯喝血,早早被分家,在全文末尾被拉出来遛一遛活的有多惨的陪衬小透明。 此时,剧情正走到堂姐被人坏了名声,大伯上门说理被打伤,地里的麦子再不收就要闹荒,他们不但手里没有一个大子儿,闫老二还欠了二十两的赌债…… 一筹莫展之际,【扶持交易平台】喜从天降。 扶持交易平台:连通多个维度,旨在帮助生存艰难的用户,力克时艰,共渡难关。 呜呜呜!感动!对对,我们贫着呢! 一家三口:等待接受命运安排的分家,自力更生,努力活下去。 却不想,大伯他,重生了!!! 一番思量,决心护住全家,走上一条截然不同的路。 现实:啥?不分了?

宅女日记·连载中·85万字

宋檀记事

一句话简介:从修真界穿越回来后,我回老家种地开直播卖菜了! —— 修成金丹渡劫失败的宋檀回到现代,发现自己身处连环车祸的现场,靠着恩人救命才死里逃生。 苏醒后的仙女宋檀玩着手机:我喜欢这个世界! 对着电脑两眼呆滞搞PPT的社畜宋檀:毁灭吧这个世界! PPT是不可能做的,只能回老家种田这样子。 靠着自己的修仙经验,宋檀打造山水田园,薅野菜,农家饭,掐黄瓜,开直播,卖山珍…… 直到有一天,她看到了自己的救命恩人——在救她时被炸毁半张脸的那个男人。 宋檀看了看对方的宽肩窄腰大长腿,又看了看对方另外半边清俊的脸,想起自己两辈子的单身狗生涯,心想: 听说合欢宗的双修秘法可以滋补容颜,不知道…… [纯种田,真的种田那种] [有男主,戏份不多]

荆棘之歌·连载中·81.9万字

茗门世家

一朝穿越,跨国茶企CEO叶雅茗成了江南茶行行首家刚刚及笄的三姑娘。 叶家前世遭人诬陷被抄家流放,原主嫁了个凤凰男被虐待而亡。 今世换成了叶雅茗,叶雅茗表示这都不是事儿。 制茶是她的专业,搞人是她的本行。再有原主前世的记忆,改变叶家和原主的命运真不是难事。 先发行个茶币,解决资金问题;再制个桂花茶,打响叶茶名声;然后融资把蛋糕做大,找几个伙伴靠山;顺手给对方挖个坑,还他一个陷阱礼……叶雅茗拍拍小手:叶家前景无忧。 至于凤凰男,那就更简单了。稍稍放点诱饵,对方就身败名裂。 面对茶类、茶具一片空白的大晋茶市,叶雅茗的事业心大起:她要在这架空大晋,打造属于她的第一茶业!

坐酌泠泠水·完结·75.2万字

大宋一把刀

常听穿越,一朝穿越,一起穿越的竟然还有个素不相识的老乡? 本来还有些懵逼的张司九一下冷静了下来。 顺手指点了老乡蒙骗之路后,她也去熟悉自己的新身份。 嗯,只有八岁?啥?惊闻噩耗母亲难产命悬一线? 好不容易抢救下来一个,张司九主动扛起了养家的责任。 新生儿没奶吃怎么办?张医生卷起袖子:我来! 一大家子生计艰难怎么办?张医生卷起了袖子。 大宋医疗环境差怎么办?张医生又卷起了袖子。 张司九信心满满:只要我医书背得够快,一切困难它就追不上我。 至于老乡嘛——张司九礼貌询问:请问你愿意为医学而献身吗?

顾婉音·连载中·84.6万字

大理寺小饭堂

午夜梦回,温明棠看到了那个娇养金屋的金雀美人的结局; 梦醒之后,换了个芯子的温明棠决定换条接地气的路走走…… **** 去年年末,京城各部衙门人员变动考评表流出,大理寺公厨以半年换了十二个厨子的佳绩高居榜首。 自此,大理寺公厨一战成名,成了全京城厨子的噩梦。 …… 这日,空缺了半月有余的大理寺公厨新来了一个厨娘……

漫漫步归·连载中·67.1万字

千金有福

神医魏若穿越书中女配,被人丢在乡下十年不闻不问,直到十三岁才被接回来。 众人看她整日就只知道种花种草种粮食,便觉农妇无疑了。 身为真假千金中的女配真千金,魏若既不想跟男主谈恋爱,也不想跟女主争宠,她一门心思地搞钱,搞钱,搞钱! 当假千金还在担心魏若这个真千金的归来会影响到她的地位的时候,魏若已经默默攒下一个小金库了。 当假千金还在想方设法吸引男主注意力的时候,魏若已经做了大财主了。 要钱有钱要粮有粮,铺子开了一间又一间。 后来她哥哥做了首辅,她老爹做了大将军,还有那个坐在龙椅上的,是她夫君。

耳丰虫·连载中·56.3万字

客户端电脑版

版权所有:上海玄霆娱乐信息科技有限公司

沪公网安备 3101150200865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