掌河山

掌河山

饭团桃子控

古代言情/已完结

94.6万字

完结于2023-09-2217:38:34
新书《谜案追凶》已发布~ 在坟头住了十一载的少女段怡,突然成了王孙公子争相求娶的香饽饽…… 公子:愿意江山为聘! 段怡:江山很好,我要了。你?赠品不要。 * 崔子更冷眼旁观,决定张开虎嘴,等着某个想要扮猪吃虎的姑娘,送上门来。

第一章必死之局

憋气!

仿佛泰山压顶,憋得人喘不过气来。

段怡艰难地捂住了胸口。

她兀地睁开了眼睛,四周漆黑如浓墨,伸手不见五指。

衣衫被汗浸透了,润如丝绸,手触碰之处,凹凸不平的,像是绣了花。

腿蜷缩着,麻嗖嗖的,一动便触碰到了木壁,发出了咚的声音。

段怡心中一惊,整个人都清醒了过来。

木盒子,绸缎衣,眼前黑。

棺材,寿衣,入土。

段怡心中有了不祥的猜测:莫不是她昨儿夜里挑灯画图纸,不幸卒了!

这是哪个杀千刀的抠成了铁公鸡,连棺材板板都不给她买个宽敞点的!腿都伸不直!

段怡想着,深吸了一口气,双手猛推出去,意料之中的阻力并未到来,那压得人喘不过气来的棺材板板,陡然开了。

昏黄的灯光照了进来,一个约莫十二三岁的少年郎,手持着烛台,他看上去颇为削瘦,生得眉清目秀的。

“阿怡,你醒了!咱们已经出了剑南道,便是阿爹发现了你,也不会将你送回去了!”

剑南道?段怡来不及细想,一个猛虎翻身就从里头翻了出来,一屁股落在了地上。

先前的棺材,并非是棺材,而是一个朱红色画着金漆的箱笼。

少年郎像是见怪不怪了似的,伸手将她从地上拽了起来,“你大病初愈,地上凉得很。咱们着急送生辰纲,很快就会到京都了。到时候哥哥陪你一道儿,去问问姑母。”

“段相已经位极人臣,做了太师。作何还要你这孙女住在坟地里,莫非他想做那万古长青的妖邪不成?”

少年郎话中略带怨愤,震得段怡的脑子嗡嗡作响。

话虽短,事很大。

她张了张嘴,正想着从何处相询,就听得楼下传来一声巨响,杯盏酒坛齐落地,狗吠马鸣刀剑撞,紧接着便是一声怒吼,“呔!哪里来的宵小,也敢劫取生辰纲!”

什么鬼!她刚从棺材里出来,这是尚未翻身就又要作古?

少年郎抓着她的手一紧,门口杂乱的脚步声,兵刃交接之声,已越来越近。他快速地将手中的烛台搁在桌子上,复又将箱笼盖上,然后一把拽住段怡的手,就朝着那床底下钻。

这一切动作,那是行云流水一气呵成,显然已经是个中老手。

等段怡回过神来,她人已经在床底。

门轰的一声倒塌,一个人影被击飞了进来,撞在了床榻对面的墙壁上。他穿着一身甲衣,身材五大三粗的,可一张脸却莫名的秀气,同刚才那个举灯的少年,有八分相似。

段怡只觉得手上一痛,抱着她的少年郎手紧得像铁钳,简直要把她的手给掐断了。

吾命休矣!

段怡想着,只要不是傻子,都能够看出眼前的局势。这个被打飞的将军,十有八九便是少年郎口中的父亲,她的舅父。她应该还是姓段名怡,母亲嫁给了当朝段太师的儿子。

只不过她不受宠爱,小小年纪不知何缘故,便要住在坟地里。这回大病初愈,恰逢舅父领着表兄上京送生辰纲,她偷偷藏在了箱笼里,想要小蝌蚪寻娘亲,问个三四五六出来。

可不想才出剑南道,便遇到了贼人!

表兄一阵风能刮起,躲避技能炉火纯青。舅父看着威风凛凛,却是个一捅就破的纸老虎!

段怡脑子转得飞快,却是脊背发凉,手中出汗。贼人凶悍,怎么看他们都进入了必死之局!

那将军在墙上一撞,伤得不轻,一口老血喷了出来,黑乎乎的,还带着一股子腥气。他艰难地躺在地上,恰好同躲在床底下的段怡四目相对……

将军瞳孔猛地一缩,手中的长枪一抬,架住了朝着他劈将过来的长剑,他呸出了一口血,骂道,“无耻之徒!竟然往我们的饭食中下药!若非如此,便是千百个你们来,也不是我顾旭昭的对手!”

“你们杀我兵卒,劫我生辰纲,可是想好要承受我剑南的怒火了!”

他说着,猛地朝前一扑,将围攻他的人,全都推飞了出去!

然后长枪立地,又是一口老血喷了出来,那血喷得极准,劈头盖脸的朝着段怡袭来,浓重的腥气,熏得她眼泪都快要流了下来。

顾旭昭显然是发现了他们躲在床底,着急的朝着门口攻去,想要将那些贼人,全部引离这个屋子。他艰难的扶住了长枪,猛地抬脚,朝着门口刺去……

可没有跑出去几步,就是一声巨响,又直直地撞在了墙壁上。

脸上的血顺着眼皮子流了下来,让段怡的视野,瞬间变得黑红。她的身子颤了颤,却发现身后少年郎的手,不知道何时,已经捂住了她的口鼻。

顾旭昭像是一条咸鱼一样,被一把长剑钉在了墙壁上,鲜血顺着他的身体,哗啦啦的流了下来。因为视野太低,段怡瞧不见他的脸,看不清楚他的表情。

只瞧见他的脚挣扎了几下,便不再动了,血流在了地板上,缓缓地晕了开来,朝着床底蔓延而来,屋子里的血腥味儿,浓重得令人作呕。

“给我搜,顾明睿也一起来了,不要留下一个活口。”

说话人的声音,像是开了低音炮,带着嗡嗡的回音。

段怡眨了眨眼睛,好让自己的视线更加清楚一些,那人一个转身,朝着床榻走了过来。

黑色的靴子越走越近,左右两边用金线绣着的古怪波纹越发清晰。

他的脚步声极轻,每走一步,却像是有人用重锤在段怡的耳膜上敲鼓一般,嗡嗡作响。

她屏住了呼吸,心脏已经跳到嗓子眼来了。

段怡想着,伸手摸了摸,抓起床底下的一块青砖……

先前从“棺材”里翻出来的时候,她便瞧过了,这屋子不大,就是一间寻寻常常的客房,几乎没有什么地方可以藏人。他们被搜出来,那是迟早的事情。

她死不打紧,可若是不拉一个垫背的,那就不是她段怡了!

那靴子越发的靠近,眼瞅着就到了床边,段怡握着青砖的手指发白,她只有一击的机会,待那人弯腰,便暴起爆头!

“嘿嘿,找到你了!”

低音炮在耳边响起。

段怡刚要跃起,就感觉身上一重,身后的少年郎顾明睿从她的身上翻滚而过,手持着一把小匕首,从床底下滚了出去。

喜欢这作品的人还喜欢

美人羸弱不可欺

第一次见面,杜清檀被退婚,暴跳如雷,恶狠狠挥出一记左勾拳,然后弱鸡身体配不上,晕了……独孤不求帮忙叫了个医,报酬是《五种左勾拳的使用方法》。 第二次见面,杜清檀去退婚,楚楚可怜,一言不合就吐血,顺顺利利挣了百两金,独孤不求见者有份抽走五两金。 第三次见面,杜清檀被逼债,悲愤欲绝,哭兮兮拿出一份“祖传食疗秘方”偿债务,独孤不求急公好义带头捐款做保镖,顺便带走了《散打鞭腿之要领》。 第四次见面,杜清檀被逼婚,凶悍绝情,硬生生把男方逼得无地自容、只求速死以谢天下,独孤不求两眼放光毛遂自荐想做入幕之宾。 第五次见面,杜清檀做了官,端庄温婉,以食医人,名动天下,只是得了失忆症,忘了故人,独孤不求弱小无助地爆了杜女官的假面具。

意千重·完结·93.8万字

合喜

一个有点技能的拽巴女×一个总想证明自己不是只适合吃祖荫的凶巴男~ ****** 燕京苏家的大姑娘从田庄养完病回府后,似乎跟从前不一样了,她不仅令顽劣反叛的亲弟弟对其俯首贴耳,还使得京城赫赫有名的纨绔秦三爷甘心为其鞍前马后地跑腿。 与此同时在锁器一行具有霸主地位的苏家却正面临发家以来最严峻的考验:京城突然间冒出一位号称“鬼手”的制锁高手,传说制出的锁器比苏家的锁具更加复杂精密,已令城中大户不惜千金上门求锁,名气已经直逼当年苏家的开山祖师爷! 东林卫镇抚使韩陌有个从小与皇帝同吃同住的父亲,打小就在京城横着走,传说他插手的事情,说好要在三更办,就决不留人到五更,朝野上下莫不谈“韩”色变。 但韩大人最近也霉运缠身,自从被个丫头片子害得当街摔了个嘴啃泥,他丢脸丢大发了,还被反扣了一顶构陷朝臣的帽子。所以当再次遇上那臭丫头时,他怎么舍得不给她点颜色瞧瞧呢? 只是当他得偿所愿之后,前去拜请那位名噪京师、但经三请三顾才终于肯施舍一面的“鬼手”出山相助办案之时,面纱下露出来的那半张脸,看起来怎么有点眼熟??……

青铜穗·完结·95.9万字

掌术

失踪一夜的贺七娘子,从荒林中的小土坑里爬出来,却突然见不得日光了。 安居乡野的百年世族,如同平静的水面上寒风乍起,瞬时掀起了层层涟漪。 慈母、病父、叔婶、手足,接连登场。 精怪、咒术、权势、人心,诡谲惊奇。 然而,掀起风浪的贺七娘子,却正忙着穿针引线,素手翻飞间,歪头缝补自己那已然断了喉管的新皮。 道家说,大道五十,天衍四九,人循其一。 对于如今的贺令姜而言,她眼下要做的,就是拼尽全力,在大道之中,争那一线生机。 —————————— 日出汤谷,落于虞渊,生属郢都,魂归太山。 贺令姜睁开眼,摸摸自己顶着的这幅生机全无的陌生躯壳,仰天长叹: 她想做回自己,还要先做个人才行……

卫拂衣·连载中·130万字

踏枝

新书《燕辞归》已开 --------- 【双强、甜宠、玄学大佬女主VS腹黑太子遗孤】 秦鸾梦见了师父。 师父说,让她下山回京去,救一个人,退一桩亲。 * 我的道姑女主是有些玄学在身上的。 #玄学大佬下山,退婚、救人、夺江山#

玖拾陆·完结·92.8万字

吾家阿囡

男主版简介: 顾砚死亡的时候,看着绿袖在他怀里一点点变冷; 重生醒来的那一刻,他面冷心硬,算无遗策; 直到在江南,再次见到小丫头。 这一世她叫阿囡,背负着全家的希望~对他还有些不假辞色 嗯,很好,本王就喜欢有个性的~ ********************************* 女主版简介: 现代学霸穿成农家少女;家贫却有亲有爱。 阿囡(nan)先去考了个科举,恢复了下家庭元气; 随后动脑经商,鼓捣纺织业,励志成为平江府女首富。 还有这位腹黑王爷千方百计刷存在感~ 平江府女首富vs大齐首席腹黑丞相 正是棋逢对手,火花四射,春光灿烂~

闲听落花·连载中·74.7万字

皇城第一娇

又名:《帝都渣男图鉴》《安澜书院彪悍女子手册》《我在古代拆cp》。 蓝萌穿越成大盛朝定国大将军之女骆君摇,前世为国鞠躬尽瘁,今生决定当个快乐的咸鱼。 虽然原身眼神不好看上了一个渣渣,但只要抛开渣男,骆家二姑娘依然是上雍皇城靠山最硬最炫酷的崽! 然而…… 柳尚书家被抱错的真千金回来了,真假千金大战一触即发。 骆君摇震惊:原来这是个真假千金文? 悦阳侯从边关带回一朵小白花和一双儿女,悦阳侯夫人惨遭婚变。 骆君摇:这是某月格格升级版? 太傅家苏小姐逃婚的未婚夫回来求原谅了。 骆君摇:这是想要追妻火葬场? 长公主驸马婚内出轨,对象竟是糟糠妻? 骆君摇:这是在垃圾堆里捡相公。 出嫁的大姐姐孕期丈夫偷藏外室,还长得肖似大姐姐。 骆君摇震怒:替身梗最恶心了!艹(一种植物),姐妹们,跟我冲! 骆君摇——我们的目标是:渣男必死! 太后娘娘有旨:女子当三从四德,恪守规训 骆君摇:啥? 摄政王:简单,太后薨了即可。 骆君摇:大佬!求抱大腿! 摄政王:抱吧,话说…你觉得我们之间是个什么故事? 骆君摇:大概是……我给前任当母妃? 观看指南:1、男女主年龄差14,岁,介意勿看。2、男主与渣男非亲生父子。

凤轻·连载中·221万字

又逢君

新书《度韶华》发布啦,欢迎新老书友~ #锦衣卫指挥使是我的裙下不二臣# 亲娘病故,亲爹冤死,留下千万家资。 十四岁的冯少君,成了冯府众人眼中的肥肉。一个个摩拳擦掌,想咬下一口。顺便将她许给病怏怏的秦王幼子冲喜,借此攀附权贵。 日后权势滔天的锦衣卫指挥使沈祐,此时还是个寄人篱下的落魄少年。怎么也没料到,刚回京城的冯三姑娘相中了自己……

寻找失落的爱情·完结·128万字

汴京小医娘

【男主版】: 广陵郡王是长公主的独子、天之骄子,京中少女的春闺梦里人。谁料,他的专房独宠竟是一个拖儿带女的“丑医娘”。 其实,傅九衢有苦难言。兄弟死前,将小嫂子托付给他照顾。 只是后来,一不小心照顾到了自己怀里而已。 至于丑么?傅九衢眯起眼,想起她低头捣药时那一截细腰…… * 【女主版】:辛夷身负中医药传承,踏着VR时空而来,竟是一个四面楚歌的开局——婆母不喜,妯娌相欺,丑死丈夫,衣不遮体。 还有一桩怪谈奇案,说她是个杀人的妖姬。 辛夷咬牙,侦查、破案,撸起袖管搞事业,将日子过得风生水起…… * 【CP版】: 一桩水鬼案,她莫名其妙从新寡之妇变成了广陵郡王的专属医官——白天医人,晚上医德 两件无价宝,她无可奈何从恶毒后娘变成了有实无名的郡王外室——白天查案,晚上查寝 【轻松日常、吊诡案件。热血悬疑、甜宠爱情,色香味俱全——制最好的药,嫁最烈的人,做最牛的cp】 * 【注】:作者非专业医生,书中药方和涉及的医学知识,请当成文学创作看待,勿对症入座。 (书友群:36138976)

姒锦·完结·193万字

花千变

【新书《惊鸿楼》已发布】 话说明老太爷在云梦山上修仙十五载,硬生生修出了一个女儿,明家三位老爷看着这个能当自己孙女的小妹子,有点懵。 明大小姐一睁眼,就回到了前世扶灵回乡的路上,那个害她倒霉20年的未婚夫又出现了,明大小姐跺跺脚,退婚!

姚颖怡·完结·136万字

客户端电脑版

版权所有:上海玄霆娱乐信息科技有限公司

沪公网安备 3101150200865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