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岁小奶团:探案娘亲拽翻了

四岁小奶团:探案娘亲拽翻了

绝尘烟客

古代言情/已完结

191万字

完结于2022-12-28 20:47:52
国际刑警楚南栀穿越到大禾帝国末年,成为十里八乡厌恶的恶妇和四个小不点的恶毒娘亲。 而穿越过来第一天就遇到灭门之灾,她利用前世所长帮助原主丈夫洗脱罪名,救了自己也救了四个小不点。 回到家中,林锦骁和四个小不点仍憎恶她,处处提防着她。 看着卧病在床的林锦骁和幼小的四个小不点,楚南栀不想落人口实,决定等到林锦骁伤好以后,与他和离,并承诺暂时照顾小不点们。 因得到县令和大户们的器重,楚南栀趁着这段时间成为了一名探案能手,以探案养家,协助县令破获了不少案件,渐渐改变了乡邻对她的态度。 后来楚南栀提出与林锦骁和离,四个小不点首先不答应。 她外出办案,四个小不点怕她一去不返,屁颠屁颠的跟在后面追:“阿娘,我们要和你一起去,” 她入京见驾,县令郎君拉着她的手不肯放:“你已经是四个孩子的娘。” 等到有一天,林锦骁做了皇帝,他搂着楚南栀说:“你审了这么多年的案,以后就留在宫里好好审审朕吧,朕有冤情!”

第01章:开局遇灾祸

“这水性杨花的妇人,竟然狠心撇下这群幼小的娃想要独自逃跑,还卷走细软,真是猪狗不如。”

“阿爹,这坏女人我们死也不要和她死在一起,我们把她抬到外面去。”

楚南栀缓缓醒转过来,尚未睁眼,就听到耳边响起悠悠不绝的叫骂声。

她猛地睁开眼睛,整个人还有些轻微的不适,胃酸翻滚,叫人十分难受。

抬眼望去,只见面前站了几个小家伙,正满腹幽怨的注视着她。

见她醒来,那几个小家伙吓得跟没了魂似的一下子四散开去,躲到了一个男人身后。

“阿爹,她没死。”

“她不要我们,我们也不要她了。”

楚南栀望着面前眼神奇怪的男人和那群小家伙,又打量了眼四周。

已是夜幕降临,昏暗的烛光下,唯能看清这陈旧的木质房屋结构和屋内一些简陋的陈设。

看得出来,这里并不是什么富裕人家。

不过,她不是应该死了吗?

作为一名国际刑警,她记得自己在抓捕犯人时被人偷袭,不幸中弹而亡。

楚南栀忍着头痛轻轻的皱了皱眉,一段不属于她的记忆翻江倒海般立时涌上来,强势插入脑中,快速流转着。

原来她穿越了,穿越成了大禾帝国芦堰港彩凤乡安邻村,落魄皇族后裔林锦骁的妻子楚南栀。

只因当初是被家里人强行嫁到了林家,所以原主对婚后的生活格外不满,打骂自己的丈夫和四个龙凤胎子女不说,这两年还与县里来的一位眉清目秀的小道士勾勾搭搭,传出了不少闲话。

三日前,林锦骁替县令押送税银去郡府路上被劫,县令命他三日内抓捕劫犯,否则就要以私通海匪的罪名论处。

眼看着林锦骁没了活路,原主怕被牵连,刚刚卷了家中细软,准备独自潜逃,却被人发觉,追捕之下撞倒在一块巨石上撞死了,被人硬生生提了回来。

而她就这样穿越了过来。

看着旁边桌上黑布包裹里露出的几锭白花花的银子,楚南栀还未做任何反应,就见几个小家伙里个头最大的一把将包袱抢过去紧紧抱在怀中,夹着哭腔喊道:“这是我们家最后的银子了,我们要留着替阿爹赎罪,你不许拿走。”

声音有些颤抖。

楚南栀瞧着他满是惧怕的眼神,无语的摇了摇头,心道:“你爹丢失的可是两万两黄金,区区几两纹银顶个屁用。”

她记起这个朝代的一些律法,林锦骁渎职丢失税银,除了本人问斩,家中男丁皆要发配边塞,而女子也要被发卖。

想到此处,她也觉得原主太过狠心了些,即便不愿带着孩子们一起逃跑,也该留下这点钱财让他们有个傍身的。

正迟疑着,肚子里却不听使唤的呱呱乱叫了起来。

记着原主出逃前正在假惺惺的做饭,她冲着几个小家伙没心没肺的笑了笑:“老娘不拿你们的银子,老娘饿了,老娘要吃饭。”

谁知她刚爬起身,就听身后响起了男人粗犷的责骂声:“你这恶妇真是没脸没皮,都这个节骨眼上了还只想着吃。”

“人是铁饭是钢,一顿不吃饿得慌。”

做刑警这些年,她早已养成冷静从容的习惯,遇上天大的事也该先填饱肚子再说。

瞥了眼那壮汉,倒没意识到身后还有人,她记起这是方才将她提回来的,名叫李策,以前和林锦骁同为县里的门下游徼(乡官),又是乡邻,关系交好,如今是被县里派来监视她们一家的。

她饿得没心思再去理会此人,自顾自走到厨屋里,见锅里还冒着热气,揭开锅盖,果见里面剩了半锅白粥。

她寻来碗筷盛了碗粥,又夹了些剩菜,走回客堂里,却见一群人都闷着声不说话。

而看她的眼神怕是生吞活剥了她的心都有。

楚南栀狼吞虎咽的刨了几口粥,不经意的看见几个小家伙正恶狠狠的瞪着她,吓得她一个哆嗦险些将碗脱落出去。

她故作镇定的轻咳了声,漫不经心的将碗筷放到桌上,温眸相望着最小的女娃,古灵精怪的说道:“宝贝儿,要是你肯求姐姐,说不定等姐姐吃饱了,能想法子救救你阿爹。”

不等孩童答话,他们身旁的男人终于开了声:“楚南栀,你今日又得了什么失心疯,在自己孩子面前这般没羞没臊。”

脸色阴气沉沉的,眸子里透出的光泽俨然对她已经憎恶到了极点。

楚南栀不经意的朝那男人看去,这一看竟然看入了神。

那男人身形虽然清瘦,可模样倒是俊俏得很,一副不食人间烟火的儒雅气质,和身后骂她的汉子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只是他前几日在运税银的途中腿上受了伤,手里还握着拐杖,行动有些不便,唯有坐在凳子上干骂,否则凭着原主今日的作为,恐怕是要和她拼命。

林锦骁目光阴鸷的瞪了眼她,再度厌恶的开口道:“你要滚就赶紧滚,我绝不拦你,可别在这里脏了我和孩子们的眼睛,这些银子......”

顿了顿,他凝视了眼儿子手里的包裹,有些哽咽道:“你要真狠得下来这份心你拿走便是,横竖你也是不会管他们的死活。”

说罢,从儿子手里抢过包袱气鼓鼓的扔到了楚南栀面前。

看着散落在地上的几锭银子和两件银饰,楚南栀忽然感到有些错愕。

刚穿越过来,又是做人娘亲又是被发卖的,还真叫人应付不过来。

目光洒落在那几个可爱的小家伙身上,想着他们这么小的年岁,发配的发配,发卖的发卖,她心里不觉涌出一股莫名的心酸。

即便不为他们着想,也该想想自己的后路。

她既不想被发卖,也不想逃跑,穿越一回,活得自在体面些才是正理。

刚想解释些什么,可话还未出口,门外就响起了一阵急匆匆的脚步声。

人未现身,犀利的谩骂声已率先入了耳畔:

“你这不要脸的贱妇,将我儿子害到这个地步,如今他落了难,你还想自个儿逃,你的良心都被狗吃了。”

闻声望去,楚南栀见是位中年妇人闯了进来。

沉吟许久的李策见此情景,连忙向林锦骁拱了拱手:“锦骁兄,你有家事尚要处理,小弟就不在此叨扰了,只是不到最后关头,你一定不要轻言放弃。”

随后,眨眼间的功夫就没了影。

楚南栀见那妇人一进门就弯下身去捡地上的银子和首饰,当下便记起这人是林锦骁的后母陈氏。

林锦骁父亲本是芦堰港县令,十余年前死于任上,陈氏怕背负恶母名声,只得将林锦骁暂时养在家中。

可日子一久她终是没了耐性,又贪恋原主家给的银子,林锦骁才刚满十八岁便急急的逼他定下与原主的亲事。

为了逼林锦骁接受这门亲事,陈氏还和原主母亲窜通一气,让他净身出户,不给他留有任何幻想的余地。

如今住的这栋小院还是原主家中花钱修建的。

两年前,林锦骁丢了县衙工曹小吏的差事,没了收入,这妇人可是没来看过她们一家老小一眼,全靠着原主家人接济才勉强维持。

眼下倒是想着来关切了。

眼看着陈氏将包裹整理好爱不释手的抱入怀中,楚南栀一把将包裹夺回了手里,厉声说道:“这些银子是留给那几个小家伙的,你不能拿。”

“我不拿走,难道还让你拿去将来给那小白脸花。”

陈氏眉头紧锁着,看向林锦骁:“明日天一亮,县衙就要来人了,大郎你犯下这等事怕是回天无力了,这些银子还是让为娘替你保管着,要是你获了罪,孩子们的去处也要不少银子张罗。”

说着,她又瞥了眼楚南栀手中的包裹,有些恋恋不舍:“我听说你岳母是送了十五两银子过来,怎么才三两日的工夫就只剩下了一半。”

林锦骁显然已有些颓丧,不想管这些破事,默不作声的低下头去。

楚南栀知道陈氏是听说原主卷跑了银子才肯过来,否则若真是有心早该在三天前来探望了。

林锦骁被打伤抬回那日,原主就去请过陈氏,可这妇人装病不露面,也借故不肯拿银钱替儿子治伤,还叫人将她赶了出门,原主只好去找自己母亲求了点银子回来。

什么为孩子张罗,一个妇道人家难道还能在发配的路上将人抢了回来。

楚南栀对这妇人也不客气,直言顶撞道:

“你人不在这屋里,倒是耳聪目明,我母亲送来的银子是给人花的,可不是供菩萨的,林大郎治伤、一家人开销哪样不需要花银子,这么久第一次过来,不问儿子伤势,就只惦记着那点银子,没有后母容人的气度,你摆什么母亲的谱。”

“你......你这贱妇,这种话你还有资格拿来说我?”

陈氏气不打一处来,指着她,整张脸都憋得通红:“你不就是喜欢出去勾搭小白脸吗,大郎尚未定罪,你就抛夫弃子的急不可耐了,等你发卖到妓馆里往后有的是机会与人勾三搭四。”

“啪。”

楚南栀没忍住,一记耳光拍了上去。

可作为一个文化人,她实在不喜欢口吐芬芳。

也不想再和这妇人理论,时间紧迫,她不能眼睁睁看着这一家人真被送进了大牢,便赶紧打发道:

“为老不尊,我能说什么话你就不用操心了,总之以后这一家人的死活都与你没什么关系,你也别在这里假惺惺的恶心人了,收起你的花花肠子,出去、赶紧出去,林大郎将你当娘,我可不会找罪受。”

陈氏气得怒目圆睁,捂着脸大骂道:“你......你这......”

“够了。”

可不容陈氏继续争辩,林锦骁已然听不下去,冲着二人吼了句,又对陈氏冷声说道:“天色不早了,母亲还是早些回去吧。”

四个小家伙看着二人争得面红耳赤的,也不担心,一脸幸灾乐祸的反而很开心。

在他们眼里,祖母和母亲都不是什么好鸟,争个你死我活才最好。

等着林锦骁说完话,四个小家伙一起麻溜的搀扶着他赶紧朝卧室里面行了进去。

喜欢这作品的人还喜欢

农门悍妻:黑心莲夫君求抱抱

秦逍遥一朝穿越,成了下水村破落户宋家刚进门的新媳妇。 这个家,婆婆身子骨不好,小姑子和小叔子年纪小。貌美的便宜夫君受了伤,连床都下不来。 一家人住的是破茅草屋,吃的是稀得几乎瞧不见米粒的米汤。 而宋家之所以会惨到这个份儿上,还是因为她。 只因她这屠夫家的幺女,看上了宋家那貌美如花的读书郎,让她爹以债逼婚。 可好不容易如愿以偿的跟宋阙成了亲,她又受不住清贫,作妖把自己作死了。 看了一眼自己这膀大腰圆的肥硕身子,秦逍遥感叹,还真是癞蛤蟆吃上了天鹅肉啊。 而她好巧不巧,现在成了那只癞蛤蟆~~ 女主:末世女,剽悍的力量系异能者,颜控,聪明。 男主:重生者,心黑手毒黑莲花。 爆笑风,女强男强,欢迎亲亲们入坑。 推荐完结文《农门辣妻:买个相公好种田》,谢谢亲们支持! 本文设定一文钱等于21世纪一块钱,一两银子等于一千文。一斤等于十两重。

切个闹·连载中·89.4万字

糙汉的神医小娇妻是朵黑莲花

刚睁眼,就做了一场惊心动魄的剖腹产手术。 看着怀里嗷嗷待哺的小弟小妹,骨瘦如柴的二妹三妹,柔柔弱弱的娇娘亲。 花酒酒决定远离极品亲戚,再发家致富。 断亲出去后,村里人都说: 家里没粮食,会被饿死的。 哦,空间有好几亩地的粮食,等着她去割。 家里没银子,会活不下去。 哦,一手医术,活死人肉白骨,为了一个医治名额,王公贵族都抢破了脑袋。 家里没男人,会被欺负的。 哦,额,这...... 花酒酒蹬蹬蹬的跑去后山破草屋,将某男逼到墙角。 “男人,入赘给我!” 原本以为可以和和美美的过着乡间生活。 却不想,某一天,这个男人摇身一变,成了威震天下的战神王爷。 花酒酒瑟瑟发抖的躲在角落。 男人一把将她捞进怀中,满眼的宠溺。 “娘子,晚上想要为夫如何服侍你?”

雨天意境·完结·102万字

农门辣妻:买个相公好种田

末世女林晓月穿越到了古代农家傻女的身体里。 新身体的主人爹爹刚去世,一家三口被亲奶奶赶到了村边的破落房子里。望着懦弱娘和小萝卜头儿惨不拉几的模样,林晓月决定要带着一大一小好好活下去。 好在,她的空间戒指和精神异能也跟着来了,有精神影响傍身,她撕极品轻松又惬意。 嗯,家里没个大男人老有人不开眼要上门欺负?她买一个回来不就成了!结果奴隶场一挑,就发现了前世她暗恋的队长大大! 啊,她太喜欢这古代了!没有战争,不用饿肚子,还有亲人,有爱人!她要快乐的活下去! 这是一个末世小炮灰在古代活得风生水起的故事。本文男强女强,没有圣母(包括女主娘)。 本文设定:1两银子=1000文,1文=21世纪1元钱,1斤=10两。架空,无士农工商阶层划分。 新书《农门悍妻:黑心莲相公求抱抱》已发文,求宝贝们支持!

切个闹·完结·96万字

空间超市:农家哑女超旺夫

【穿越+空间+种田+甜宠】胡星儿穿越了,穿成痴傻农家哑女不说,还被亲爹卖给十里八村闻风丧胆的糙汉猎户。 只是这个八尺高的大丑男买她回来不是当娘子,而是当奶妈? 胡星儿牙关一咬:只要不退回那个拿她不当人的娘家,养个奶娃娃有什么! 没有奶水?不要紧,随身空间超市奶粉管够,家徒四壁怎么办?一手带娃,一手致富,从此,过上不愁吃穿的幸福生活! 好不容易,胡星儿等来了一个逃离的机会,却被奶娃娃的一声“娘亲”绊住了脚步…… 大丑男也摇身一变成了当朝威名赫赫的大将军,不但身份不单纯,心思也不单纯,抱着她超狗腿:“你一个人抚养孩子太累,我帮你一起养!当然,再多生上几个一起养更好~“

一颗糖Y·完结·63.9万字

启禀王爷,王妃她又穷疯了

试问这天底下谁敢要一个皇子来给自己的闺女冲喜? 东天枢大将军文书勉是也! 众人惋惜:堂堂皇子被迫冲喜,这究竟是道德的沦丧还是皇权的没落?! ---------------------------------------- 文绵绵,悲催社畜一枚,一睁眼却成了大将军的闺女,还捞到个俊美又多金的安南王殿下作未婚夫,本以为从此过上了金山银山、福海无边的小日子。 岂料...... 府中上下不善理财,已经到变卖家财度日的地步...... 人美心善的王爷一脸疼惜,“本王府中的金银满库房,王妃随便花。” 文绵绵双目放光,“来人啊,装银票!” 从此... “王爷,王妃花钱如流水,今日又是十万两。” “无妨,本王底子厚,王妃尽管花。” “王爷,王妃花钱无节制,您的金库快见了底了!” “无妨,本王还能赚!” “王爷,王妃连夜清空了您的金库!” “什么!” 富可敌国的安南王殿下即将裂开。 文绵绵款步走来,“王爷别着急,我来送你一条会下金蛋的街!” ---------------------------------------- 【社畜王妃VS冲喜王爷】 文绵绵:一时花钱一时爽,一直花钱一直爽!

冬月暖·连载中·188万字

穿书后我成了四个反派的恶毒后娘

一朝穿越,竟然成了四个反派的后娘,唐宁恨不得再死一次。 丈夫从军,顾家老宅欺辱他们孤儿寡母,几个孩子都被养成了书中的大反派,个个心狠手辣。 罢了,她唐宁来了。 看着一贫如洗的茅屋。 唐宁宁撸起袖子加油干。 温柔善良教导四个长歪的反派。 在卖卤味,做美食,靠着空间发家致富。 在村里盖起了中式大庭院,镇上打造一体美食街,做起了古代人的外卖,自家几个反派长大之后,从军从武从商从政,个个鼎鼎有名。一步又一步的活成了人生赢家。 谁知道,四个反派的爹突然回来了。 美食向温馨种田文,女主脚踏实地带着四个孩子发家致富,极品少,美食+种田,简介无能,请移步正文。

风章柳·完结·89.9万字

被迫嫁给山野糙汉后,她被团宠了

逃命的安定侯嫡长女,被人一板砖拍的脑震荡,等醒来,成了农家小媳妇。 外面危机重重,怕小命不保,席杳觉得,马甲不能掉,死也不能掉…… 为了不被赶走,努力的席杳一不小心就成了周家的团宠,个个都护着她。 从小定亲却没看过新娘子的周戎被老丈人勒索,连赶考的银子都被剥削了,娶了个病怏怏的媳妇,想着一定要人家知道,他不想娶的,所以,好是不能好的,绝对不可能好。 为了表示自己的立场,周戎冷言冷语,冷酷无情,然后发现,自家小媳妇,对家里奶娃娃都比对他好…… 觉得小媳妇挺好的他,想着自己还可以努力努力……

懒玫瑰·完结·129万字

天家小农女又谜又飒

年轻貌美的科研大佬,一朝穿越成了父不详,娘又疯的野种,家里穷得响铛铛,还有不明势力打压? 她撸起袖子智斗极品和恶势力,凭借着专业知识在古代发家致富,一不小心成了各路大佬,身份尊贵,无人能及! 只是,某人的金珠总是自己跑到她衣兜是怎么回事? ~ 听说太子的掌心宝是个爹不详,娘又傻,家又穷,人人唾弃的野种!又黑又丑又穷又没才华! 大家纷纷跑去围观! 然后有人说:“今天书院来了一个倾国倾城的代院长长得有点像她。” “昨天我爹请了一个特别厉害,又特特特……别漂亮姐姐帮忙破案,长得和她一模一样。” “上次我听见钱庄掌柜说,他家钱庄的存银有一半是她的。” “我还听见某国某皇子称呼她为皇妹!!!” 众人:“……” 这叫又黑又丑又穷又没才华的野种?

渐进淡出·完结·78.6万字

空间农女:疯批相公娇弱可欺

【空间+美食+穿越】 定国将军府唯一的女儿在出生那年走失,众人都以为她凶多吉少,谁知十几年后,他们竟将人找了回来。 京城各家公子小姐议论纷纷,说这流落农户的将军府小姐肯定又蠢又穷又丑还没人要。 听闻此言—— 新科状元冷笑出声:“他们说谁蠢?” 江南首富满面揶揄:“他们说谁穷?” 玉面神医语气嘲讽:“他们说谁丑?” 禁军统领简直费解:“他们说谁没人要?” 这几人哪个都是叫大夏女子魂牵梦绕的良人,奈何见了那山野女子,全都中了蛊似的瞧不见旁人,就在众口纷纭猜测她最终花落谁家时,一身染血面容清冷的皇子提着佩剑,笑出满面寒凉:“你要选谁啊,未婚妻?”

糖醋百骨·完结·84.7万字

客户端电脑版

版权所有:上海玄霆娱乐信息科技有限公司

沪公网安备 3101150200865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