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门闺秀穿到民国后

高门闺秀穿到民国后

早春花开

现代言情/连载中

189万字

更新时间:2024-05-2303:23:00
明朝高官闺秀绍瞒姑被追杀重生,回到了绍家老宅,只可惜变换了时空,成了邵家的嫡出长女邵韵诗,小名瞒姑。 就此,在异时空的乱世,邵瞒姑继续了她的挣扎求生。 斗渣爹,斗恶奶,斗小妾,斗庶妹,这些都是小事。 本以为只要尽力在家中生存下去的邵瞒姑,最后还得斗外敌。 幸而一路有人陪伴,总是能否极泰来。

第1章前言

一九三二年,扬城的冬日,银装素裹。

邵家园林式的宅子,被这冷冬,装扮的煞是好看。

院子中,一位妙龄女子更是精致妍丽,半点不逊色于这座古典的园子。

只见她,手中挚着药方,一边看,还一边嗅着刚刚研磨出来的药粉。

大概是药粉不对,她轻叹了声,“唉,又失败了,难道是药方有问题?”

她这轻蹙眉头的模样,惹人又怜又爱,可惜,此处只她一个。

少女也不是旁个,正是这座宅院的嫡出大小姐,邵韵诗,小名瞒姑。

大概是再看不出药方中的问题,邵大小姐无奈地又叹了声,“难道是我记忆出了问题?”

她呢喃出这句,人不由地又有些怔愣起来。

想起了自己的前世,那是充满了离乱和心酸。

明末扬城时,她作为巡抚家的嫡长女,城破后,再睁眼已然是近代的邵家嫡出长女,邵韵诗。

这女孩子命不好,落水身亡后成就了明末而来的她。

好在,当时只有五岁的原身是没有什么记忆的。

且,因着小女孩有个和离的娘,性子有些孤拐,倒也没叫她露了馅。

这么一换,她一路磕磕绊绊下来,日子也过了十几年。

如今,已然是民二十一年了。

自打五岁落水,差点身亡后,她就时常被接到苏州的老姑奶奶跟前教养。

被老人家细心慈爱的对待后,她的性子渐渐倒是放开了些。

甚至,前世那些乱而压抑的画面,也淡忘了不少。

不过,自从知道这个时代,也是离乱频发的时期,她一下子收起了懵懂,专研起了一切能保命的手段。

研磨药方就是其中一项。

‘吱嘎’一声响,打断了邵大小姐的思绪,炼药室的门被从外面推开了。

邵大小姐微侧了头,见着来人,问道:“东西送去了,可见着了人?”

回话的是她的伴当小师妹,杨晓冬。

只见,晓冬微有些沮丧地道:“没见着正主,只守门的庚叔在,东西已经叫他收好了。”

邵大小姐放下手中的药方,顺手将茶盏推到晓冬跟前,道:“庚叔可知道,罗大哥几时能回来?”

罗大哥,罗丛柏是大明寺济圆和尚的俗家弟子。

因邵老爷子和济圆和尚交好,遂,罗丛柏和邵大小姐也算是自幼相识,颇有些青梅竹马的意思。

“庚叔没说罗大哥几时能回来。”晓冬想起今儿在街面上听来的消息,眼眸一转,“对了,师姐,你说罗大哥会不会也去沪上了?”

“嗯?你这是什么话?”邵韵诗索性认真地看向,一脸我有证据的晓冬。

晓冬见师姐看过来,忙坐正了身体,压着声音道:“一早我出去,就听卖报的报童喊什么,沪上各界爱心人士纷纷解囊,以资抗挣,等等。”

“你帮我买了今日早报了吗?”听的这话,邵韵诗忙看向晓冬的手上。

晓冬听了脸一红,讪笑道:“我急着听消息,将这事忘了。”

“你……”

眼见着师姐要训,晓冬忙道:“唉,也不能说忘了,今早买报纸的人忒多,我就迟了一会,那报纸就卖完了。”

邵韵诗听的这话,很是无奈地瞪了晓冬一眼,早知道就叫喜妹出去买了。

前世,她就时常随着父亲爷爷哥哥们看朝廷的邸报,也常听长辈们给她分析朝政大势。

到了这世,比之以往更加便捷,不仅官府才有邸报,街面上随处就有报童卖报。

看报已经成了她每日必做的事,今儿没有,还真有些不习惯。

晓冬知道,自己今儿算是办砸了事,忙讨好地道:“要不然,我去印书馆看一看,说不定还有打板的底稿在。”

邵韵诗摇头,“不必了,这些日子的报纸,大多内容差不多,也没什么新闻。”

这?晓冬有些不好意思地道:“可师姐不是一直收集报纸吗,若是断了一天,怕是不好吧?”

邵韵诗每日看报,都将有用的信息留下,以便分析如今的态势。

还别说,不论是邵家还是苏州老姑姑闫家,甚至青岛的外祖陆家,都因为她这个好习惯,避开过几次祸事。

邵韵诗瞧着晓冬结巴的样,摆手,“如今沪上态势已成,打已然是势在必行了。”

“这?”晓冬心头鼓跳,“师姐,要不还是买张报纸来吧,再不济,我去捡人家看过的。”

邵韵诗摇头,“不用了,这仗如何打,普通的报纸是不会刊出的。如此,缺一天报纸,也没什么不行的。”

听着师姐的分析,晓冬也就放下了,转脸道:“罗大哥前些时候,急订了那么多的外伤药,肯定就是送往沪上的。”

这丫头今儿还真是追根究底了。

邵韵诗无奈地点了点她的脑袋,道:“你罗大哥的事,你还是少问为妙。”

晓冬心虚,吐了吐舌头,“我这不是在家同你说嘛。”

“这也不行。”邵韵诗白了晓冬一眼,“你在外头,若是遇上你罗大哥,也不可贸然相认。”

晓冬时常随师姐,看报纸,读一些先进的书籍,对来去神秘的罗大哥到底在做什么,多少有些底。

“师姐放心,我省的。”想了想,她忙又压着声音道:“我今儿上街,还听人说什么,又有人被抓了。”

邵韵诗沉着脸,叹道:“外辱当前,这些人还只想着自己,这还有救吗?”

想起前世父兄抗清时遇到的各种掣肘,邵韵诗只觉得一口气堵的难受。

晓冬瞧着师姐难受,心里也是憋屈。

她时常接触最底层的平民们,更知生活的甘苦。

遂,她当即道:“如今,大家活的就够苦了,若是,万一叫那倭打了进来,那日子可怎生是好。”

可不是这话,邵韵诗想起前世扬城破,清兵的作恶,不觉胆寒。

虽说,那时候父亲早一步被调往了别处,可惨状还是透过人们的悲伤,传了过来。

想到此,邵韵诗眉心紧皱,一时心烦意乱,扬城离沪上并不远。

晓冬一时又想起庚叔的事,忙道:“对了,庚叔说,庚婶的身体已经有了起色,想问师姐,可有时间去复诊?”

喜欢这作品的人还喜欢

带着写文系统名扬天下

言情天后林绵绵穿成了种田文里的炮灰路人甲。 不是主角就算了,偏偏她还穷困潦倒,家里穷的米都快吃不起了! 亲娘计划着把她卖了换钱买粮食。 好在林绵绵绑定了写文系统,只要完成任务就能获得奖励。 为了生存林绵绵决定重操旧业拿起笔杆子写小说。 坊间流传着林绵绵颇多传奇有人说她是隐士大能有人说她貌丑无颜甚至有人说她背后藏着一堆人写书。 林绵绵从幕后走到台前举办了一场古代版签售会以此来证明真身。 却不料又有人说她的文章都是些淫词艳调看了只会让人玩物丧志! 林绵绵背起行囊走进了科举考场成为大晋开国以来第一个三元榜首。 众人望着大街上高头马上的林绵绵默默逼上了嘴巴! 从小泡在现代儒学大师自家爷爷书房的林绵绵:既然质疑我的知识面那就考一个状元来玩玩好了! —— 人人都道北静王面冷心冷是那高不可攀的角色,却不想北静王抱着新得来的话本子一双眼睛温柔的快滴出来水来紧紧盯着眼前的少女:“绵绵,你已经一天没有更新了!” 一不小心她就写出了一本与众不同不落俗套的畅销作品,小说供不因求因此她也赚的盆满钵满。

芒果不是汁·连载中·20.9万字

穿成老妇后,收获养成系权臣

姜美君一朝传书,既不是风姿绰约的未婚女,也不是风韵犹存的少妇,竟然成了个干瘪老太太。 还有三个不争气的败家儿子,以及前世因为重男轻女苛待的儿媳妇跟孙女。 最后眼瞧着三个儿子好运来袭,这个恶毒老太太要跟着去城里享清福,结果谁知被三个对她积怨已久的儿媳妇一剂毒药送归西。 一想到结局,姜美君感觉脖子一凉。 为了改变自己的悲惨结局,儿媳妇那还要好好对待的,外孙女是要宠的。 宠着宠着,姜美君发现自己这个干瘪老太太,竟然混出了自己的人生副本,还意外捡到个眉清目秀的中年糙汉? 这是……养成系游戏吗?

元筱言·连载中·14.6万字

京城第一绿茶

兰音,为了改变命运,不惜冒名顶替卫国公府表小姐的身份,投入京城富贵之地。寿辰宴上一舞倾城,瑶池园内指点江山,乖巧温顺下是城府算计,温柔小意中是步步心机。她将京城权贵玩弄于鼓掌之中,踩着他们的鲜血与真心达成自己的目的。当一个个精心编织的谎言被戳破,这场由她开始的权力游戏,却由不得她来喊停。

山有扶苏·完结·144万字

清穿之康熙柔妃

沁柔穿到清朝,于康熙十年入宫,那年她十六岁。 嫔位、妃位、贵妃位,她一步步地爬了上去。

长相亿·连载中·58万字

脱封后,黑心莲疯批了

一朝脱封,星烛黑切白,假装自己身娇体弱,需人怜惜。 可是…… 青梅竹马嫌她丢人,眼睁睁看着她被欺负。 口口声声说爱她,非她不可的人,转身就捅了她刀子。 花大代价救回来的人要拉她一起下地狱。 小心呵护长大的少年,暗地里冲她露出獠牙。 …… 星烛:毁灭吧! 晴天小兔举爪子捂眼:别介,偶而黑化一下就好。

舒长歌·连载中·14.9万字

青山巍巍

皇权之争,苏家被牵连,一朝覆灭,阿笙一日之内成了孤女。从前的矜贵不再她并不在意,她所想的只有如何能够还那个爱民如子的父亲一个清白。 而后她遇到了贵比天家的裴氏之子。阿笙想,苏家之案无人敢查,但与太祖共平天下的裴氏敢。 于是她经年小心耕耘,步步为营,在这个拿女子作装点的世道中谱写出属于自己的笙歌漫漫。 女子虽身弱,但亦可为那俊秀青山,巍巍不倒。

一两春风穿堂·连载中·14万字

她又宠冠六宫了

人人都道云予微命好,慧眼识珠救了当时还是容王的恒昌帝,从此一介平民医女翻身成贵人。 容王登基,所有人都以为云予微要一飞冲天了,却有谣言四起,原来当初救了恒昌帝的人另有其人,君不见,那传说中的白月光都要封后了吗? 那个云予微就要倒霉了! 幸灾乐祸的人们摩拳擦掌,准备随时上去踩一脚。 结果等来等去,等等!这人怎么宠冠六宫了?!

一筐滚滚·完结·68.9万字

重生之不想热血

多年社畜一朝穿越,成了刚穿上军装的小新兵,在这里她重新找回了当年的梦想,找回了自己的热血。

姜小群·连载中·7.5万字

穿书之贵女不得不打怪升级

21世纪的女研究生一不留神穿书了,穿的还是本没怎么看过的小说,还穿成了排不上前位次的女配,那也没有办法,也不兴讨价还价,冀鋆将带着她的女主堂妹冀忞开启一段全新的生活!寄居在淮安候府,想踩着我们姐妹当垫脚石向上爬?好吧,开始宅斗!怎么?堂妹身上还有秘密?竟然与争夺储君之位扯上了关系?唉!怎么办,怎么办,冀鋆一个头两个大,深感自己在不停地打怪升级,好累啊!还好,还好,打怪途中,遇到知音,知音还是个帅哥,帅哥说,一起打怪吧,多大能力要承担多大责任,一起造福百姓,然后携手天涯,潇洒自在!

松江水暖·连载中·141万字

客户端电脑版

版权所有:上海玄霆娱乐信息科技有限公司

沪公网安备 3101150200865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