宠婢为后

宠婢为后

第十三片月

古代言情/已完结

50.6万字

完结于2022-06-2711:23:43
【双洁、1V1】姜韫善谋略,识心计,是丽嫔身边得用的大宫女。 从前一心盼着早日出宫。 可人在宫中坐,祸从天上来。 尽心尽力服侍的主子想把她献给老皇帝来换取恩宠…… 姜韫马不停蹄地为自己选好了下家。 谢济是当朝储君,尊贵无比,却摊上了个昏聩无道的爹。 一日在宫中遇见了个胆大包天的小宫女。 遂助一臂之力,欲成人之美。 后来的某夜, 美人呼气如兰:“殿下,奴婢心悦你……” 谢济:我一开始没看上她 姜韫:我一开始看上的也不是他…… #关于我只是想找个大腿却一不小心当了皇后这件事

第一章楔子

景元三十二年,冬。

昨夜刚下了一场大雪,白皑皑的雪落满了枝头,甬道旁也积了一层厚厚的雪。

这会儿含秋宫的小太监正在扫雪,天色渐明,他们得赶在主子们起身前清扫出一条道来,不然耽误了主子的事儿,少不得吃些瓜落。

长廊上远远行来几个宫女,为首的女子一身紫衣,长发高高束起,只用一根银簪固定,未施粉黛,却已艳丽逼人。

打眼儿瞧着,竟连灰蒙蒙的天都被衬得鲜亮了几分。

门前的小宫女帮着她收了伞,边递过去一张帕子,边压低声音道:“姜韫姐姐,你可算回来了,主子正问起你呢。”

正说着,就听殿内传来一阵噼里啪啦的声音。

女子凄婉的哭声穿过大堂,传进众人的耳朵:“凭什么!贱人!我且看她还能得意多久。”

闻言,姜韫眼尾往后一扫,就见那些小宫女一个个同鹌鹑似的,恨不得自己没生耳朵。

见此,姜韫也不再多说什么,她微垂了眸子,再抬头已经敛下了眼底那抹厌烦。

正欲往里走,里头有人已转过屏风,往外走来。

正是是丽嫔身边的另一个大宫女,文柳。

往日主子跟前体面的大宫女,今儿脸色惨白,衣襟处一片濡湿。在这寒冷的天,光是看着就令人想打个冷颤。

文柳也瞧见了姜韫,她脸色一阵青一阵白,好不容易才压下了不忿,刚想开口讥讽几句。

却听得里头传来一声:“姜韫,进来”。

文柳终是忍不住,冷哼一句转身走远了。

纵使服侍的是同一个主子,关系也不一定就是很好的。

这是姜韫在含秋宫这三年悟出的道理。

她并不是一开始就服侍在丽嫔身边的。

三年前,丽嫔刚刚进宫时,也不过是个小小的选侍。

是姜韫打点了宫正司的姑姑,这才被调到丽嫔身边。

姜韫少时入宫,本该孤苦无依,但别看她生得柔弱,但实则性子十分坚韧。

多年下来,早已深谙宫中的生存之道。

有她在一旁帮忙,丽嫔很快便得了恩宠。

如今不过将将三年,就已经高居嫔位。

前几个月又得幸怀了皇嗣,只等那瓜熟蒂落,便是妃位也是囊中之物。

当今子嗣不丰,眼看就到了知天命之年,膝下育有五位公主,皇子却只有三名,乃元后所出的太子,淑妃所出的楚王并良修仪所出的赵王。

老来得子,总是令人快活的。

是以,丽嫔这一胎可以说是被老皇帝寄予厚望。

阖宫上下都能看得出来他对丽嫔这一胎的看重。

这一胎承载了太多人的希望,含秋宫上上下下皆小心翼翼的护着,眼看过了七个月,众人都不约而同地松了口气。

可凡事总有意外。

半月前,丽嫔白天去了一趟御花园,当天晚上回来就开始肚子疼。

含秋宫的灯亮了一夜。

宫人进进出出不知道端了多少盆血水出去,太医跪了一地。

都说七活八不活,丽嫔这一胎果然是没能保住。

老皇帝的脸色一寸寸沉了,姜韫便知道,这回丽嫔失去的可能不只是龙嗣,更是圣心。

事实也证明了姜韫的猜测是对的。

从丽嫔小产到现在已是半月有余。这期间,圣驾几次路过含秋宫,却未曾有过片刻的停留。

不说各宫妃嫔,就连底下的宫人都嗅到了几分丽嫔失宠的味道。

好在丽嫔受宠三年,积威已久,又有姜韫在一旁看着,虽然底下的人有些小心思,暂时也没弄出什么大乱子。

但总这么下去,却是不行的。

毕竟,三年一过,又有大选。

这不,丽嫔还没出月子呢。她自宫外带来的奶嬷嬷就给她出了个好主意。

好巧不巧,姜韫这日落了东西在正殿,正要回去寻呢,便听到了屏风那头传来的声音。

“姜韫这丫头年轻貌美,有对主子忠心耿耿,是再好不过的人选!”

吴嬷嬷的声音听着有几分急切,她关切地望着榻上的女子,那些子腌臜的坏主意,一个一个地往外蹦。

屋内分明置了许多碳火,可姜韫却觉得如坠冰窟。

喜欢这作品的人还喜欢

娇娇一笑,糙汉他为美人折腰

沈千帷在燕州军营里光着屁股蛋子长大,素来是最见不得那三步一腿一软,五步腰肢酸的娇小姐,直到有一天,苏御史家的嫡出四小姐回了汴京,码头上惊鸿一瞥,一眼就望到心里去了。 然而这小丫头瞧着娇滴滴的,实则满肚子坏水儿的小狐狸一只,巧嘴一张,满汴京的闺秀公子,看谁不爽就骂谁,比那带刺儿的玫瑰还厉害几分。 这脾性,哪能一直惯着?可娇娇一笑,糙汉也软了心肠折了腰,一宠便是一辈子。 新书《东宫掌娇》已发布,宫斗非双洁爽文,有兴趣的朋友可移步一观~

画堂绣阁·完结·76.1万字

太子妃被新帝娇宠了

【专情帝王VS矫情宠妃】双洁 嫁入东宫三年,姜容鹤做了三年的笑话。 太子梁笙与小妾爱的死去活来。 却让她受尽冷落虐待。 直到那一日,首阳城破。 太子拉着她的手说:“容鹤,你愿意为我殉节吗?” 姜容鹤一个耳刮子就扇上去了:“殉你爹,渣渣。” 顶着前朝太子妃的身份,姜容鹤直奔敌营办了年纪轻轻的叛军头头。 倚在叛军头头怀里,她得意张扬,以为自己手段了得,发誓以后做个祸国殃民的妖妃,好好享受一把恃宠生娇。 熟不知,人家对她蓄谋已久,就等着她自投罗网。 人前她矫情做作楚楚可怜,人后张牙舞爪毒舌八卦。 高座帝位的那个男人,只会不分青红皂白的偏心她,把她纵容的无法无天。 前朝后宫都知道,自荐枕席的前朝太子妃是个妖孽,将英明神武的新帝迷的神魂颠倒。 新帝则表示:姜容鹤你尽管演,拆穿你算我输! 【非爽文!非爽文!非爽文!】 新文《祸水美人她登基了》已开更!

拾筝·完结·60.7万字

重生后成了皇帝的娇软白月光

(重生1V1)封面人物已授权使用。 @论如何从身份低微的丫鬟,独得帝王宠爱,甚至于让其解散后宫,成为东宫皇后,自此独占帝王几十年,盛宠不衰。 于澜:“给陛下生个孩子就成,若是不行,那就在生一个。” 反正她是已经躺赢了,长公主是她生的,太子是她生的,二皇子也是她生的,等以后儿子继位她就是太后了。 至于孩子爹。 “对了,孩子爹呢?” 庆渊帝:“……” 这是才想起他。 朕不要面子的吗? ———— 于澜身份低微,从没有过攀龙附凤的心,她的想法就是能吃饱穿暖,然后攒够银子赎身回家。 可,她被人打死了,一尸两命那种,虽然那个孩子父亲是谁她也不知道。 好在上天又给了她一次重来的机会。既然身份低微,就只能落得上辈子的下场,那她是否能换个活法。 于澜瞄上了帝都来的那位大人,矜贵俊美,就是冷冰冰的不爱说话。听说他权利很大,于澜想着跟了他也算是有了靠山。 直到她终于坐在了那位大人腿上,被他圈在怀里时。看着那跪了一地高呼万岁的人,眼前一黑晕了。 她只是想找个靠山而已,可也没想着要去靠这天底下最硬的那座山…… 完结文《权臣大佬和我领了个证》《向隔壁许先生撒个娇》 QQ群476963157

绯花·完结·70.3万字

世子爷他不可能惧内

新书《表姑娘今日立遗嘱了吗》已开,可去隔壁看看。 顾淮之救驾遇刺,死里脱险后染上恶疾。梦中有女子的嗓音怯怯唤着淮郎。 此等魔怔之事愈发频繁。 顾淮之的脸也一天比一天黑。 直到花朝节上,阮家姑娘不慎将墨汁洒在他的外袍上,闯祸后小脸煞白,战战兢兢:“请世子安。” 轻软甜腻的嗓音,与梦境如出一辙。 他神色一怔,夜夜声音带来的烦躁在此刻终于找到突破口,他捏起女子白如玉的下巴,冷淡一笑:“阮姑娘?” ……

温轻·完结·105万字

娘娘她一心只想高升

陆菀宁作为忠勇侯府的五姑娘,即便是生的花容月貌,也从没有想过要进宫去争那一份泼天富贵。 可谁成想她那失了孩子,再不能有孕的贵妃堂姐却偏偏看中了她的好相貌,以及没了父亲好拿捏,非要她进宫。 反抗不能,陆菀宁想干脆就随了她们的愿。 不就是进宫吗?她进就是了。 她不但要进宫,她还要一步一步成为宠妃,取堂姐而代之。 终有一天,她会让堂姐为了今日的选择感到后悔。 避雷:宫斗文,非双洁,非1V1,不能接受者请绕道

杨阿宅·完结·67.6万字

美人荣华

傅荣华死在冬天,距离她的二十岁生辰只有一个月。 从万千宠爱于一身,到跌落泥地,她只用了三天。 十五岁进宫开始,得帝王宠爱,三千繁华于一身,宠冠后宫。 到死才知道,自己不过是一颗棋子,帝王为了挡在前朝后宫的棋子。 只因为她没有偌大的家世,没有尊贵的身份,是最合适牵制妃嫔的存在,也是最适合立在台前,让前朝苦恼的棋子, 他需要时,护她周全,给她荣耀,不需要时,便是她身死之日。 她短短的一生,原来不过是一个笑话,可笑她将真心,都给了那位帝王。 哪有什么临死悔悟,她只是不甘心,不甘心成为棋子。 帝王的爱是什么?前世她不知,重生后她懂了,帝王的爱,不过是爱而不得。 她一心爱他时,他弃如敝履,她不爱之时,他爱到疯狂。 何其可笑又荒谬,只是,她懂了,也不再爱了,这一世,她要权利,要荣华富贵,唯独不要他。

季下如瑶·完结·52.2万字

嫡兄万福

秦恬十五岁那年,才知道自己是父亲养在外面的女儿。从前她一直都希望自己可以有兄弟姐妹能相互照应。 如今突然就有了一位嫡兄,才明白并非她想得那般美好。 嫡兄秦大公子秦慎面如冠玉、才华精绝,受世人追捧。只是秦恬的身份,是令嫡母不喜的存在。 他亦与她并无手足情谊,同在一屋檐下却如同末路。 秦恬识情知趣,对这位嫡兄从不麻烦,敬而远之。 她想,等她大一些,就同父亲商议独自搬出去居住,自也不在府里碍眼了。 可秦恬怎么都没有想到,几月之后,新君突发恶疾,先太子旧部举旗造反,朝野动荡至此而始。 纷杂往事纷至沓来,乱世中人身世凌乱。他不再是与她血脉相连嫡兄,她也不是身份尴尬的庶妹...... 只是,当在她被交战的炮火所伤,于熊熊燃烧的院中孤零零等死的时候,有人低吼着冲入火场之中。 男人高挺的身形挡住了火光,他移开压在她身上的断梁,双手发颤地将躺在血泊里的她,团团抱进了怀中。 “恬恬!恬恬......”他唤她乳名。 赤红的血色映在他眸光抖动的眼眸里,秦恬却闭起了眼睛—— 他怎么可能来呢? 他一向不喜欢她这个假妹妹啊。 这定是她死前的胡思乱想了...... 【伪兄妹,无血缘】

南朝寺·完结·47.1万字

娘娘她不想宫斗

姜蔓:我入宫只为混吃等死,宫斗这种费脑子的事我就不参加了。 永安帝:这恐怕由不得你。 ———————————— 姜蔓入宫四年未曾得见圣颜,就在她以为她能这样安安稳稳过一辈子的时候,永安帝却一脚闯入了玉芙苑。 这本也没什么,后宫美人何其多,想要争宠不容易,想要失宠还不简单,再说她也不算得宠。 但……人算不如天算。 姜蔓看着一天天大起来的肚子欲哭无泪。 永安帝不是子嗣艰难吗? 谁来告诉她,为什么她这么快就有了?

杨阿宅·完结·60.6万字

公府娇媳

【缺爱娇贵嘴硬心软千金*成熟稳重直爽腹黑小公爷】 谢知筠出身名门,千金之躯。 一朝联姻,她嫁给了肃国公府的小公爷卫戟。 卫戟出身草芥,但剑眉星目,俊若繁星,又战功赫赫,是一时的佳婿之选。 然而,谢知筠嫌弃卫戟经沙场,如刀戟冷酷,从床闱到日常都毫不体贴。 卫戟觉得她那娇矜样子特别有趣,故意逗她:“把琅嬛第一美人娶回家,不能碰,难道还要供着?” “……滚出去!” 谢知筠做了一场梦。 梦里,这个只会气她的男人死了,再没人替她,替百姓遮风挡雨。 醒来以后,看着身边的高大男人,谢知筠难得没有生气。 只是想要挽救卫戟的性命,似乎只能依靠一场又一场的欢喜事。 她恨得牙痒,张嘴咬了卫戟一口,决定抗争一把。 “狗男人……再这样,我就休夫!”

浅春山·完结·51.8万字

客户端电脑版

版权所有:上海玄霆娱乐信息科技有限公司

沪公网安备 3101150200865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