宠婢为后

宠婢为后

第十三片月

古代言情/已完结

50.6万字

完结于2022-06-27 11:23:43
【双洁、1V1】姜韫善谋略,识心计,是丽嫔身边得用的大宫女。 从前一心盼着早日出宫。 可人在宫中坐,祸从天上来。 尽心尽力服侍的主子想把她献给老皇帝来换取恩宠…… 姜韫马不停蹄地为自己选好了下家。 谢济是当朝储君,尊贵无比,却摊上了个昏聩无道的爹。 一日在宫中遇见了个胆大包天的小宫女。 遂助一臂之力,欲成人之美。 后来的某夜, 美人呼气如兰:“殿下,奴婢心悦你……” 谢济:我一开始没看上她 姜韫:我一开始看上的也不是他…… #关于我只是想找个大腿却一不小心当了皇后这件事

第一章 楔子

景元三十二年,冬。

昨夜刚下了一场大雪,白皑皑的雪落满了枝头,甬道旁也积了一层厚厚的雪。

这会儿含秋宫的小太监正在扫雪,天色渐明,他们得赶在主子们起身前清扫出一条道来,不然耽误了主子的事儿,少不得吃些瓜落。

长廊上远远行来几个宫女,为首的女子一身紫衣,长发高高束起,只用一根银簪固定,未施粉黛,却已艳丽逼人。

打眼儿瞧着,竟连灰蒙蒙的天都被衬得鲜亮了几分。

门前的小宫女帮着她收了伞,边递过去一张帕子,边压低声音道:“姜韫姐姐,你可算回来了,主子正问起你呢。”

正说着,就听殿内传来一阵噼里啪啦的声音。

女子凄婉的哭声穿过大堂,传进众人的耳朵:“凭什么!贱人!我且看她还能得意多久。”

闻言,姜韫眼尾往后一扫,就见那些小宫女一个个同鹌鹑似的,恨不得自己没生耳朵。

见此,姜韫也不再多说什么,她微垂了眸子,再抬头已经敛下了眼底那抹厌烦。

正欲往里走,里头有人已转过屏风,往外走来。

正是是丽嫔身边的另一个大宫女,文柳。

往日主子跟前体面的大宫女,今儿脸色惨白,衣襟处一片濡湿。在这寒冷的天,光是看着就令人想打个冷颤。

文柳也瞧见了姜韫,她脸色一阵青一阵白,好不容易才压下了不忿,刚想开口讥讽几句。

却听得里头传来一声:“姜韫,进来”。

文柳终是忍不住,冷哼一句转身走远了。

纵使服侍的是同一个主子,关系也不一定就是很好的。

这是姜韫在含秋宫这三年悟出的道理。

她并不是一开始就服侍在丽嫔身边的。

三年前,丽嫔刚刚进宫时,也不过是个小小的选侍。

是姜韫打点了宫正司的姑姑,这才被调到丽嫔身边。

姜韫少时入宫,本该孤苦无依,但别看她生得柔弱,但实则性子十分坚韧。

多年下来,早已深谙宫中的生存之道。

有她在一旁帮忙,丽嫔很快便得了恩宠。

如今不过将将三年,就已经高居嫔位。

前几个月又得幸怀了皇嗣,只等那瓜熟蒂落,便是妃位也是囊中之物。

当今子嗣不丰,眼看就到了知天命之年,膝下育有五位公主,皇子却只有三名,乃元后所出的太子,淑妃所出的楚王并良修仪所出的赵王。

老来得子,总是令人快活的。

是以,丽嫔这一胎可以说是被老皇帝寄予厚望。

阖宫上下都能看得出来他对丽嫔这一胎的看重。

这一胎承载了太多人的希望,含秋宫上上下下皆小心翼翼的护着,眼看过了七个月,众人都不约而同地松了口气。

可凡事总有意外。

半月前,丽嫔白天去了一趟御花园,当天晚上回来就开始肚子疼。

含秋宫的灯亮了一夜。

宫人进进出出不知道端了多少盆血水出去,太医跪了一地。

都说七活八不活,丽嫔这一胎果然是没能保住。

老皇帝的脸色一寸寸沉了,姜韫便知道,这回丽嫔失去的可能不只是龙嗣,更是圣心。

事实也证明了姜韫的猜测是对的。

从丽嫔小产到现在已是半月有余。这期间,圣驾几次路过含秋宫,却未曾有过片刻的停留。

不说各宫妃嫔,就连底下的宫人都嗅到了几分丽嫔失宠的味道。

好在丽嫔受宠三年,积威已久,又有姜韫在一旁看着,虽然底下的人有些小心思,暂时也没弄出什么大乱子。

但总这么下去,却是不行的。

毕竟,三年一过,又有大选。

这不,丽嫔还没出月子呢。她自宫外带来的奶嬷嬷就给她出了个好主意。

好巧不巧,姜韫这日落了东西在正殿,正要回去寻呢,便听到了屏风那头传来的声音。

“姜韫这丫头年轻貌美,有对主子忠心耿耿,是再好不过的人选!”

吴嬷嬷的声音听着有几分急切,她关切地望着榻上的女子,那些子腌臜的坏主意,一个一个地往外蹦。

屋内分明置了许多碳火,可姜韫却觉得如坠冰窟。

喜欢这作品的人还喜欢

姜女贵不可言

众所周知,萧元度是棘原城中一霸。 整日价打围追兔斗鸡走狗、眠花宿柳游船吃酒,更兼烧杀抢掠,总之是无恶不有。 十足十的强梁莽霸王,偏偏有个好老子,没人能奈他何。 听说这莽霸王就要成亲了。 城中百姓日日烧香夜夜拜佛,都盼着能给娶个母夜叉好降降他。 可惜天不从人愿—— 新妇是打南边儿过来的,袅袅娜娜,孱孱弱弱,说话高声一些都恐惊着她。 观者无不扼腕:这样一朵娇花,怕是要折在那霸王手里喽! - 姜佛桑: “当我的手上空空如也,我告诉自己百忍成金,忍一世风平浪静。” “当我的手上握有刀剑,我要的是雪恨雪耻,犯我者必诛之。” “而当生杀予夺尽在掌中时,知道我又是怎么想的吗?” ~~~~~~~~~~~~~~~~~ 【食用须知】 1、朝代背景有参照,但总体架空,私设很多,考据党慎入。 2、女主重生后不以相夫教子为目标、不是传统意义上好女人,介意慎入。 3、对女主要求奇高、喜欢各种角度挑剔的,别入。 4、分不清虚幻现实素质欠缺爱上升攻击的,别入。 5、另有完结文《福运娘子山里汉》。

枝上槑·完结·150万字

贵嫁:继妃今日又在求和离

京里流传一句话,嫁人当嫁晋王爷。 一道懿旨,她嫁了。 王府里,上有势利眼太妃,中有居心叵测的大嫂,下有争风吃醋的妾室。 这福窝,谁爱呆,谁呆。 王爷,能和离不? 和离不成,小女子撸起衣袖,怼大嫂,贬妾室,搅浑王府这潭水。 朝堂之上,晋王爷据理力争,劝君王,斥弄臣,肃清朝纲全为民。 忽有一天,传来消息,王爷造反成功了! “王府地方太小,不够你搅合的,硕大的后宫,足够你施展。” 本文穿越架空,与真实历史无关。 作者偏喜甜宠,偏好虐文的朋友请慎入。

夜纤雪·连载中·65.2万字

和离后,我被太子娇养了

东宫来了一位身娇体弱的下堂妇,刚开始东宫储美没把这位弃妇放在眼里。 谁知她今日偶感风寒,明日抱恙在身,引得太子殿下日夜照顾。 这照顾着照顾着,还把人照顾到榻上去了,气得众美大骂她是臭不要脸的白莲花。 ** 太子萧策清心寡欲半辈子,直到遇上秦昭。 他以为秦昭可怜,离了他活不下去,于是让她暂住东宫,日日夜夜娇养着,这娇着养着,后来就把人占为己有,食髓知味。 后来他登基,每次上朝看到秦昭前夫那张脸,都要对秦昭来次灵魂拷问:“朕可还让昭昭满意?” 【穿书,双洁,甜宠】

一千万·连载中·288万字

太子妃被新帝娇宠了

【专情帝王VS矫情宠妃】双洁 嫁入东宫三年,姜容鹤做了三年的笑话。 太子梁笙与小妾爱的死去活来。 却让她受尽冷落虐待。 直到那一日,首阳城破。 太子拉着她的手说:“容鹤,你愿意为我殉节吗?” 姜容鹤一个耳刮子就扇上去了:“殉你爹,渣渣。” 顶着前朝太子妃的身份,姜容鹤直奔敌营办了年纪轻轻的叛军头头。 倚在叛军头头怀里,她得意张扬,以为自己手段了得,发誓以后做个祸国殃民的妖妃,好好享受一把恃宠生娇。 熟不知,人家对她蓄谋已久,就等着她自投罗网。 人前她矫情做作楚楚可怜,人后张牙舞爪毒舌八卦。 高座帝位的那个男人,只会不分青红皂白的偏心她,把她纵容的无法无天。 前朝后宫都知道,自荐枕席的前朝太子妃是个妖孽,将英明神武的新帝迷的神魂颠倒。 新帝则表示:姜容鹤你尽管演,拆穿你算我输! 【非爽文!非爽文!非爽文!】

拾筝·完结·60.7万字

世子爷他不可能惧内

新书《表姑娘今日立遗嘱了吗》已开,可去隔壁看看。 顾淮之救驾遇刺,死里脱险后染上恶疾。梦中有女子的嗓音怯怯唤着淮郎。 此等魔怔之事愈发频繁。 顾淮之的脸也一天比一天黑。 直到花朝节上,阮家姑娘不慎将墨汁洒在他的外袍上,闯祸后小脸煞白,战战兢兢:“请世子安。” 轻软甜腻的嗓音,与梦境如出一辙。 他神色一怔,夜夜声音带来的烦躁在此刻终于找到突破口,他捏起女子白如玉的下巴,冷淡一笑:“阮姑娘?” ……

温轻·完结·105万字

皇贵妃她持美行凶

她出身名门望族,娇生娇养,十三岁以美貌冠绝上京,国色天香,十五岁嫁新帝为贵妃,无上荣华、贵不可言。 可惜,不过是皇权的棋子罢了。 一碗绝子汤,断了红尘梦,半幅残躯,受尽屈辱,心如死灰,最后还被那无良渣帝推出去挡箭横死,至亲之人却说她死得其所? 滚! 重生一次,她依旧没能改变之前的命运,不过既然活着,总不能继续憋屈,左右一死,何必委屈自己? 从此,祸乱后宫,兴风作浪,结交天下美男,把酒言欢、潇洒恣意。 然而还没等她玩够,身边的人却一个个对她避如蛇蝎。 那个随手捡来的小太监不知何时手握大权、翻手云雨,不但把控朝局,还爬上她的凤榻,步步紧逼…….现在后悔还来得及吗? 总之就是…….很后悔! 娘娘,奴才是你的人! 贵妃娘娘:“……”这跟她理解的意思不一样啊,一时大意,竟然把自己搭进去了!摔! 1V1,爽文,女主狠、飒、毒舌,蛇蝎美人。男主腹黑、心机、痴情,奶狗与狼狗无缝切换,(^-^)V 作者随心之作,不要太考究,希望各位小仙女们喜欢。

妖殊·完结·100万字

美人荣华

傅荣华死在冬天,距离她的二十岁生辰只有一个月。 从万千宠爱于一身,到跌落泥地,她只用了三天。 十五岁进宫开始,得帝王宠爱,三千繁华于一身,宠冠后宫。 到死才知道,自己不过是一颗棋子,帝王为了挡在前朝后宫的棋子。 只因为她没有偌大的家世,没有尊贵的身份,是最合适牵制妃嫔的存在,也是最适合立在台前,让前朝苦恼的棋子, 他需要时,护她周全,给她荣耀,不需要时,便是她身死之日。 她短短的一生,原来不过是一个笑话,可笑她将真心,都给了那位帝王。 哪有什么临死悔悟,她只是不甘心,不甘心成为棋子。 帝王的爱是什么?前世她不知,重生后她懂了,帝王的爱,不过是爱而不得。 她一心爱他时,他弃如敝履,她不爱之时,他爱到疯狂。 何其可笑又荒谬,只是,她懂了,也不再爱了,这一世,她要权利,要荣华富贵,唯独不要他。

季下如瑶·完结·52.2万字

娘娘她不想宫斗

姜蔓:我入宫只为混吃等死,宫斗这种费脑子的事我就不参加了。 永安帝:这恐怕由不得你。 ———————————— 姜蔓入宫四年未曾得见圣颜,就在她以为她能这样安安稳稳过一辈子的时候,永安帝却一脚闯入了玉芙苑。 这本也没什么,后宫美人何其多,想要争宠不容易,想要失宠还不简单,再说她也不算得宠。 但……人算不如天算。 姜蔓看着一天天大起来的肚子欲哭无泪。 永安帝不是子嗣艰难吗? 谁来告诉她,为什么她这么快就有了?

杨阿宅·完结·60.6万字

欢喜宫门

选秀那年,她才十三岁,出身寒微,瘦瘦弱弱,跪在一群秀女中毫不起眼,所有人都嘲笑她穷酸鬼,不自量力,可谁能想到,她居然稀里糊涂入被太后选进来凑数。 入宫之后,她成了最末流的九品采女,吃最差的饭菜,穿最简单的衣裳,住最偏远的宫殿。所有人都说她一辈子都见不到皇上,可偏偏,她头一天就被翻了牌。 第一回侍寝,她紧张又害怕,把嬷嬷教的全都忘完了,还因为偷吃点心被皇上抓了个正着。这次连她自己都觉得死定了,可偏偏皇上没生气,还让人给她做了许多好吃的送回去。 后宫众人:“……” 自此,叶思娴过上了谨小慎微、战战兢兢的深宫奋斗生活。明枪也得躲,暗箭也得防,君宠也得争,娃儿也得生…… 有时候叶思娴也会想,作为一个七品芝麻官的女儿,又这么笨,进宫给皇上当妃子,究竟是幸运,还是不幸?

半枝雪·完结·166万字

客户端电脑版

版权所有:上海玄霆娱乐信息科技有限公司

沪公网安备 3101150200865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