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金令:嫡欢

千金令:嫡欢

叶阳岚

古代言情/已完结

193万字

完结于2022-11-0216:25:11
上有病“弱”生母一枚,下有“小可怜”幼弟一只, 亲爹不成器,祖父不靠谱,还附赠一家子牛鬼蛇神内斗不断, 最可怕的是,庶妹居然还是个敢和女主抢男人的妖艳贱货!!! 穿成重生文里被脑残女配虐的弱鸡配,祁欢表示很悲催, 女主携恨归来,正准备大杀四方, 照这个剧情走下去,这一家子是妥妥要团灭的节奏! 和女主杠,只有死路一条,祁欢只想解决一下内部矛盾保平安, 然后既来之则安之的谈个恋爱遛遛狗,悠闲过过小日子, 她发誓自己一直都是遛墙根躲着女主走的,可是走着走着猛回头—— 却发现她把男女主给遛没了…… * 纯情儒雅的假老成世子爷X貌美心黑的真淡定大小姐 排雷:穿书文,黑原女主,但女主有自己的故事线,主业不是和原女主掰头。

第001章姑娘,你坐到我伤口了!

祁欢梦见自己感冒发烧,撑着力气睁开眼想找退烧药吃,却发现环境不对。

雕花床,铜镜梳妆台,一屋子老掉牙的陈设。

嗯,原来是做梦。

她捂着干得发疼的喉咙坐在床上,正发呆,冷不丁房门被人从外面撞开,一个身材高大的男人闯了进来,然后反手一把关上了门。

他转头的一瞬间,祁欢看见了他的脸。

十分年轻英俊的一张脸。

因为是在梦里,她脑子里空洞洞的,各种感官好像都迟钝了。

开门声落在耳朵里,像是隔了一层膜,这时候看见他的脸,一下子却没记住五官。

而那男人一转身,和她茫然的视线对上,却是瞬间皱了眉头,随即一个箭步上前,一道掌风,把桌上唯一的蜡烛掀灭。

祁欢眼前一黑,正在缓慢的反应呢,紧跟着下一刻,眼前一阵风迎面扑来,一只大手覆在了她唇上。

同时,有男人低沉的声音在她耳边飞快的说道:“你别叫,我不是坏人。”

说话间,隔着窗纸,就看见外面好像是隔了一段距离有火光闪烁。

借着明灭不定的光,祁欢再次对上他的视线。

男人面部的线条紧绷,用来掩饰内心的尴尬,本以为她肯定会惊吓挣扎的,这才扑上来捂她的嘴,这时候却发现她眸子水盈盈的,看着自己的眼神却有些呆滞……

这姑娘莫不是个傻的?

但是他慌不择路闯了人家姑娘的闺房,总是过意不去,所以不管她听得懂听不懂,他还是压着声音飞快的解释:“有人在追杀我,让我躲一下,打发了他们我马上走?”

祁欢也不知道她是因为梦见发烧还是只是因为在做梦,反正就是脑子的反应比平时慢了好几拍,缓慢的消化完对方的话,外面刚好又有火光一闪,她再次看清对方的脸……

男神级别的颜值,而且都送上门来了,没理由不顺手一撩啊!

反正是做梦,管他好人坏人,就冲着这张脸,就算随后被他一刀捅死也不吃亏,就当做了个噩梦呗!

“好!”祁欢回过神来,蹭的跳下床。

那男人不知是没想到她居然不傻还是没想到她会这么痛快的答应帮忙,反正是愣了一下,等反应过来,祁欢已经一把将他推床上,然后手脚麻利的三两下就将他靴子脱掉,一边命令:“脱衣服!”

靴子挺脏的,而且不知道是外面下雨了还是他涉过水,沾了些泥。

祁欢想了下,顺手将那靴子塞到了床底下。

再爬起来,床上那男人还愣着。

祁欢觉得她现在可能像极了一个见色起意的女流氓,略一失神,外面已经有人举着火把冲进了院子里。

有人在嚷嚷:“刚才看着他往这边来了,应该走不远。”

“搜屋子!”另一个声音果断的命令。

“你们干什么啊?”随后一个女孩子的声音响起,伴随着瓷器落地的声音,女孩子的叫嚷声很激动,“你们是什么人?为什么大半夜闯进我家庄子,我们是官眷,何况我们主子已经歇了,出去!快出去!”

外面似乎是争执了起来,因为这房间挺大,声音传进来已经听得不是很清楚了。

但随后,那女孩子可能是被捂住嘴拖出去了,没了声息。

火光迅速占据了院子。

祁欢心里揪了一下,连忙跳上床,拉了被子就往两人身上掩,一边飞快的催促:“躺下,装睡!”

这时候那男人也像是突然开了窍,脱衣服已经来不及了,于是就飞快的将外袍的上半身扒下来,同时挨着祁欢顺势躺下。

祁欢的一颗心砰砰乱跳。

虽然在梦中,真实感不那么强,但毕竟算是个险境,她也是真的有点怕。

那男人躺下之后,想了下,又似乎觉得不太对,于是手臂往她腰间一缠,搂着她翻了个身。

等祁欢反应过来,她已经被他挪到了床榻的里侧。

他重新拉了被子将两人盖好,只露出雪白中衣的领口。

他侧身朝里,祁欢侧身朝外。

外面的帐子垂下来,雕花木框的阴影打下来,刚好落在他脸上,祁欢就看不清他的脸了。

然后下一刻,房门就被人从外面推开。

动静不算大,但也不算小。

祁欢觉得这样还装死,很容易被人识破,于是就掀开那人压在她腰上的胳膊试着爬起来,一边声音含糊的道:“吵什么……”

做好了先发制人,扒开帐子往外看的准备,紧跟着腰上又是一紧。

那男人又将她拖回来,同样是用含混不清的声音嘟囔道:“别动……大冷天的……睡觉……”

祁欢被他重新塞回被窝里,仓促间一抬眼,就看见有个人影逼近床前。

她一颗心瞬间提到嗓子眼,情急之下也想不得别的了,连忙闭上眼。

男人的手臂将她紧紧的圈在怀里,顺手将她脑袋往下一压,将她的脸按在了自己的颈窝里,祁欢眯起眼睛,能看见他微微凸起的喉结。

两个人身上的气息混淆,她感觉到自己喷在他颈间的呼吸很热。

走过来的那人似是很有些防备,过了一会儿才缓慢的将床帐撩开了一点,看了眼床上披头散发交颈而卧的一双男女。

那男人似乎是略有些要被吵醒的架势,突然在被底下动了动身子,睡梦中往怀里的女人额上碾了一个吻。

后面有随从递了火折子上来。

男人的脸因为背光,又被头发遮了一些,看的不是很真切。

但是睡在他怀里的女子却是眉目清晰,肤如凝脂,睫毛很长,脸颊透着红润,十五六岁的年纪,一看就是娇养着长大的富贵人家的女孩子。

这附近的庄子有十几座,据说全是官户所有。

而且这房间不小,布置的东西也都极为精致贵气,一看就是哪家主子贵眷的住处。

京城这地方,大街上的一块牌匾砸下来,都能碰到三五个皇亲国戚家的家奴,可谓贵人遍地都是,各家的关系盘根错节,本来他们为了追捕贸然闯进这庄子里来,已经十分的唐突。

那人的眸子眯了眯,眼底幽暗的一丝冷色瞬间转为戏谑,后就撤手放下被掀起一角的床帐,转身,大步流星的走了出去。

他的随从接了火折子,揣入袖中,也匆忙的跟了出去。

然后——

略重的一声,房门又被合上了。

这个动静……

祁欢不确定他是不是故意的,可是这样程度的声响,只要不是个死人,都不可能完全不被惊动。

于是,她一骨碌就掀被子爬起来,冲外面叫嚷了一声:“是谁?”

刚走到门口的男人,脚步顿住,就那么背对着门口,负手站在了台阶上,略一挥手。

院子里的十几个劲装汉子立刻举着火把鱼贯而出,以最快的速度撤离了出去。

屋子里,祁欢是做戏做全套的,手脚并用的从被窝里爬出来,就要从躺在她外侧的男人身上翻过去,作势要下地查看。

不想,刚翻到一半,就被那男人的一双大手直接卡住了腰身,又给限制住了。

他顺势翻了个身,朝上仰躺,同时仍是很配合的哑着声音道:“做什么去?”

“外面好像有人……”祁欢也配合着回了一句,她半跪在他上方,总觉这个坐姿忒尴尬了,就试着挣脱了一下。

不想,力度没控制好,身子一个不稳就一屁股蹲在他腰上了。

那男人当场闷哼了一声。

她一愣,骤一抬头,就见朦胧的光线之下,他眉头紧蹙,似是面有痛苦之色。

祁欢有点茫然,脱口道:“怎么了?”

“没事儿……”男人轻笑了一声,伸手一压她后背就将她压入了怀中,一边语气散漫道:“大冷天的,别乱动了。”

祁欢一只张开四肢的王八一样趴在他上方,脑袋枕在他颈边,觉得他这似笑非笑的浅雅声线灌入耳中,酥酥麻麻挺挠心肝儿的……

“呃……”难道她真是思春了?美救英雄之后这是要接着上演以身相许?

这节奏也忒紧凑点了吧?

脑子里正在乱糟糟心猿意马的时候,就听耳畔还是那个声音怅惘的一声叹息:“抱歉,我腰上刚被人戳了一刀,有点疼。”

“噗……”

祁欢觉得好笑,噗嗤一声就笑了出来。

那男人大约也是觉得尴尬,反倒被她这一笑化解,也跟着闷声笑了起来。

门外台阶上的男人身姿笔直的站着,负手听着屋子里的动静和男女隐约的调笑声,终是不再逗留,抬脚大步流星的走出了院子。

他的近卫亦步亦趋的追着他,等出了院子才试探着揣测:“这庄子的防卫不算严,各处门路四通八达,应该是只翻墙借了个道而已,已经走了吧?”

男人未置可否,背影挺拔干练,很快融入了夜色中……

屋子里,祁欢已经不记得这茬了,只是她这一笑身上方才紧绷的神经就瞬间整个松懈下来。

本来就发烧烧得头重脚轻,脑子不够使,方才一番惊险,更是冷汗水洗一般,中衣都紧贴在皮肤上了。

骤然松懈下来,她也没力气再用心经营这难得的梦中艳遇。

于是,缓了一会儿,等有点力气了,就从那男人身上翻下来,拉被子把自己蒙了,吐着气挥挥手道:“我不行了,反正这地方我也不很熟,你自己随意吧……”

浑身冷汗虚脱,眼皮沉重。

后面的事她就完全没有印象了。

只是昏昏沉沉的又再一觉睡过去,等到朦朦胧胧又有了些意识的时候,还是觉得口干舌燥嗓子疼。

这会儿感觉真实多了,原来她是真的感冒了。

“又得吃药了……”她嘟囔了一句,睁开眼,登时吓了一跳。

擦,这环境也太诡异了吧,隐约间好像梦里见过?这是依旧没睡醒还是她中邪了?

祁欢蹭的一下弹坐起来,正想抽自己一巴掌看看疼不疼,就见外间的房门吱的一声开了,一个十三四岁的小姑娘领着个穿长衫蓄胡须的中年人进来:“大夫,实在是麻烦您了,就在这里,您请进……”

祁欢:……

这到底是个什么情况?谁能解释一下?

喜欢这作品的人还喜欢

姑娘今生不行善

盛京人人都说沛国公府的姜莞被三殿下退婚之后变了个人,从前冠绝京华的闺秀典范突然成了人人谈之变色的小恶女,偏在二殿下面前扭捏作态,娇羞紧张。 盛京百姓:懂了,故意气三殿下的。

春梦关情·完结·108万字

闺门荣婿

陆明薇重生回被退婚当天。 祸害了她一辈子的渣男正当着她的面侃侃而谈:“薇薇,我知道我一表人才,可你也不能吊死在一棵树上。” “我们虽然无缘,你也不会再遇上比我更好的人,但你总归要好好的过日子,不要自轻自贱才是。” 上一辈子虚伪惯了的陆明薇睁开眼的第一件事便是朝着这个臭男人呸了一口:“我夸你,是因为我这个人特别虚伪,不是因为你真的牛逼,请你照照镜子,对自己有个清醒的认知,谢谢!” ...... 崔明楼挑了挑眉,他从前只觉得陆明薇除了虚伪之外,还有眼瞎的毛病,这回两个毛病都一起治好了。 陆明薇上辈子孤老终生,是盛京圈子里出了名的老姑婆。 重生一世,她决定痛改前非,男人算什么?她只想独自美丽。 可是不知道怎么的,她的路越走越不对了。 多金纨绔小王爷,潇洒风流帅将军,年少有为酷首辅,都对她另眼相待。

秦兮·连载中·147万字

春云暖

新书《折月》已经发布…… 徐春君开局手握一把烂牌:家道中落、父亲流放,嫡母专横…… 偏偏主事的二哥被人陷害,家族又遭灭顶之灾。 为求得生机,她只身进京寻求门路。 诚毅侯夫人正为侄子的婚事发愁,这个万里挑一的败家子早已名列京城士族“不婚榜”之首,没有人家愿意与之结亲。 看到送上门来的徐春君,侯爷夫人眼前一亮,如意算盘敲得劈啪作响…… 殊不知徐春君的眼睛更亮,小账本笔笔精细…… 京城士族纷纷叫好,大赞这门亲事旗鼓相当。两个家族都气数将尽,正好手牵着手在破落的路上齐头并进。 只是……怎么好像哪里不对? 说好了请大伙儿吃瓜看热闹的,怎么一转眼刁奴就被扫地出门?还开起了偌大的商铺? 怎么出入郡王府如家常便饭?连驾前红人项内史都要奉她为座上宾? 更要命的是,花花公子郑大少居然洗心革面读起了书! 这小庶女究竟有多大本事?能让徐、郑两家起死回生,鲜花着锦。 徐春君微微一笑,这才哪儿到哪儿啊!

只今·完结·133万字

娘子且留步

新书《惊鸿楼》开坑啦! 新书《花千变》开坑了! 颜雪怀睁开眼睛的时候,她看到有人在为她拼命,她很欣慰,这一世终于能安安静静做一朵含苞待放的小白花了,可是手里的这一把烂牌是怎么回事? 颜雪怀:娘啊,我来了,打架带上我! 某少年:我也...... 李绮娘:离婚了就别来烦我,闺女归我! 某大叔:我也……

姚颖怡·完结·156万字

红妆伐谋

医学生云九安莫名到了个好地方,发现这个地方的人们很有意思,所有人似乎都非常善于表演。 有的明明自私狠毒,却扮着贤妻的角色;有的明明薄情,却是情深不寿的多情郎;有的明明卓智又心黑,别人却以为是个怂逼。 云九安以最丑的面目示人,既低调又高调的做着每一件事,就为摆脱多情郎的算计,为自己谋个好营生。 听说德昌侯府家宋二公子是个怂货,长着张无人能及的脸,说着最怂的话,干最怂的事——有心人给他设了一个陷阱,他就被逼着不得不娶了长得实在不乍地的云九安。 宋二公子做梦都笑醒,这个陷阱他喜欢,别人不识此小女子的真面目,他识得。她想跟别人跑路,偏就有好心人把她抓来送上了他的枕席——他喜欢被人当猎物的感觉,猎人往往是以猎物的形式出现,就算躺平也能得尝所愿。 他以为他已经够不动声色了,焉知有一人隐忍经年,一直都在谋算着把他的心头好诓走…… 这只是一个深闺女子一步步强大搅动风云的故事。

十三嫣·完结·68.1万字

将门伪千金是朵黑心莲

上辈子,谢初婉临死的时候才知道自己不是谢家人,是个弃子。 重来一世,谢初婉只想改变命运、远离风光霁月的某人,然后查清楚自己的不知道的事,有仇报仇有怨报怨。 只不过她不知道,上辈子好不容易追上的那个男人也和她一样重生了! 看着将谢家搅得一团乱的女人,某人表示心很累。 重生后夫人只搞事业不要他了怎么办! 不过,再难也得追,毕竟…… “婉婉,生生世世,你只能是我的妻子。”那位风光霁月的男人说。 第无数次挣扎失败的谢初婉觉得再挣扎一下,或许还能跑呢? 【黑心女主vs深情偏执男主】 【双重生甜文】

小笨月·完结·118万字

战朱门

仇要报,饭也要吃。发家致富先从一艘小破船开始。小渔女撑杆立船头:喂,那边那个抠门少爷,听说你喜欢给人套麻袋,要不要一起?

芭蕉夜喜雨·完结·202万字

医术助我拿下狂傲夫君

现代大龄剩女穿越为永宁伯府五姑娘,身材高挑,杏眼乌黑幽亮,长得也好看…… 就是名声不大好。 胸无点墨、自不量力,说的都是她。 在现代社会摸爬滚打练出来的于佳惠表示:只要她不尴尬,尴尬的就是别人。 好不容易重活一世,她现在的目标:挣最多的银子,干最轻松的活,捡回丢掉的脸,甩不学无术的锅。 本文不虐恋,轻松,逆袭,打脸爽文,放心入坑,桃子坑品绝对保证。

淳汐澜·完结·103万字

皇城第一娇

又名:《帝都渣男图鉴》《安澜书院彪悍女子手册》《我在古代拆cp》。 蓝萌穿越成大盛朝定国大将军之女骆君摇,前世为国鞠躬尽瘁,今生决定当个快乐的咸鱼。 虽然原身眼神不好看上了一个渣渣,但只要抛开渣男,骆家二姑娘依然是上雍皇城靠山最硬最炫酷的崽! 然而…… 柳尚书家被抱错的真千金回来了,真假千金大战一触即发。 骆君摇震惊:原来这是个真假千金文? 悦阳侯从边关带回一朵小白花和一双儿女,悦阳侯夫人惨遭婚变。 骆君摇:这是某月格格升级版? 太傅家苏小姐逃婚的未婚夫回来求原谅了。 骆君摇:这是想要追妻火葬场? 长公主驸马婚内出轨,对象竟是糟糠妻? 骆君摇:这是在垃圾堆里捡相公。 出嫁的大姐姐孕期丈夫偷藏外室,还长得肖似大姐姐。 骆君摇震怒:替身梗最恶心了!艹(一种植物),姐妹们,跟我冲! 骆君摇——我们的目标是:渣男必死! 太后娘娘有旨:女子当三从四德,恪守规训 骆君摇:啥? 摄政王:简单,太后薨了即可。 骆君摇:大佬!求抱大腿! 摄政王:抱吧,话说…你觉得我们之间是个什么故事? 骆君摇:大概是……我给前任当母妃? 观看指南:1、男女主年龄差14,岁,介意勿看。2、男主与渣男非亲生父子。

凤轻·连载中·224万字

客户端电脑版

版权所有:上海玄霆娱乐信息科技有限公司

沪公网安备 3101150200865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