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怪我入戏太深

都怪我入戏太深

三月棠墨

现代言情/已完结

21万字

完结于2022-04-18 19:06:25
安初虞的颜值被称为娱乐圈天花板,每次走红毯必艳压各方,跟她同框的女星压力很大。 颜值top就算了,演技也被各大导演拎出来夸,电影资源好得不行,让无数圈内人士眼红,是行走的热搜话题。曾有人戏言,营销号随便报道一个关于安初虞的料都能顶上半年业绩。 安初虞畅想自己会在演艺事业上更上一层楼,捧到更多的奖杯,谁知世事难料,她一个转身就踏入婚姻殿堂。 家族联姻,没有任何感情基础,甚至不了解对方,只见过一面就领了证。仅有的一次见面还是在双方律师的陪同下,进行财产公证以及签订婚前协议,以防将来离婚出现纠纷,可谓做好了随时一拍两散的准备。 安初虞有一个要求:隐婚。 席筝:真行,刚结婚就被打入冷宫:) * 本以为这场婚姻有名无实,各玩各的,没成想二人在浪漫之都巴黎偶遇,天雷勾动地火,一发不可收拾。 回国后,安初虞川剧变脸似的,翻脸不认人,继续征战娱乐圈。席筝却念念不忘,隔三差五撩她。 …… 后来,安初虞被拍到在化妆间与一男子姿态亲昵。经证实,此人正是悦庭的掌权人席筝。 #安初虞金主曝光#火速窜上热搜第一。 粉丝惊了,黑粉活跃了,死对头纷纷发通稿碾压。 席筝没忍住,偷偷登上公司官博亲自辟谣:我与安初虞已婚,且育有一子,感谢关心。

第1章 她是我老婆

秀场后台热火朝天,充斥着凌乱的脚步声以及各国的语言,与室外的凄风冷雨恍若两个世界。

安初虞站在镶满灯泡的化妆镜前,由造型师做最后的整理——她已经换上了走秀穿的裙子,为了避免裙身出现褶皱,影响美观,不能坐下上妆。

前面T台伴奏的音乐声隐隐约约传来,祝翠西靠近她,小声提醒一句:“姐,到最后一组了。”

她提起安初虞堆在脚边的裙摆,方便她行走。

造型师退到一边,端详起自己给安初虞做的妆造,点了点头,表示非常完美。

安初虞踩着十公分的高跟鞋,朝T台入口处走去。

她不是专业的模特,今晚这场奢侈品牌时装秀她会上台,只因她是该品牌的全球代言人。通告半年前就敲定下来了,当时这场秀的设计师还特意飞去中国,亲自为她量身。

“姐,你紧张吗?”祝翠西看着她在灯光下毫无瑕疵的漂亮脸蛋,“紧张的话,你就当T台下坐的是一筐萝卜。”

安初虞竖起食指比了个噤声的手势,让她别多话。

祝翠西吐了吐舌,不说了。

安初虞前几个月忙着拍电影,飞来巴黎前还在跟模特老师训练台步。她走过的红毯不少,走秀却是第一次。两者是有区别的。

耳边的音乐变了节奏,安初虞深吸口气,在设计师的指引下,稳稳地踏上台阶,直走两米,稍一转身,出现在众人的视线里,沿着长长的T台往前走。

不断有模特迎面而来,从她身侧经过。

安初虞身上那条压轴的烟紫色礼服裙名叫“誓约”,抹胸的设计,胸前堆叠着层层褶皱轻纱,裙摆曳地,用金色丝线刺绣希腊文。在亮如白昼的光线下,飘逸的裙纱上浮动的希腊文如同粼粼波光。若是有人能看懂,便能明白为什么叫它“誓约”,那上面的一字一句都是爱情的宣言。

为了最大程度展现这条礼服裙,安初虞的长卷发被全数盘起,用不规则的巴洛克珍珠固定在脑后。

只要走到最前端,再定点摆个pose就能折回去了。

安初虞心里这么想,不料意外就发生在一瞬间,往回走的一个模特,在与她擦肩而过时,高跟鞋踩到她的裙摆。

抹胸的礼服裙陡然往下一坠,台下响起几道不明显的抽气声。眼看着就要出糗,安初虞反应迅速,一只手叉腰,手指骨节用力,死死地按住胸侧,阻止了裙子往下掉的趋势。

余光扫了眼那位模特,她心底发冷。

不是乔绿霏还能是谁?

安初虞定了定神,以单手叉在腰间的姿势走完剩下的一小段,从始至终,脸上没露出半分慌乱无措的神色。

坐在台下第一排的席筝目睹全程,搁在膝上的一只手蜷起,事故发生的那一瞬,他都为她捏了一把汗。

侧后方的许烨倾身靠前,声音压得很低:“我总算知道席总为什么百忙之中抽空来看这场时装秀了。”

席筝反倒问起他:“为什么?”

许烨说:“根据收集到的资料显示,麦德伦的太太是安初虞的影迷。如果能邀请到安初虞参加麦德伦太太的生日宴,对我们拿下这次合作一定有帮助……”

“她是我老婆。”席筝打断他。

许烨脑子没转过弯来:“谁?”

席筝回答:“安初虞。”

许烨蒙了一秒,眼底浮上来一抹惊讶之色。席总难道也是安初虞的影迷?以前没听说过啊。而且,他竟然是安初虞的老婆粉,真看不出来席总追星这么痴迷。

席筝望着安初虞的背影,陷入沉思。

——

跟随设计师完成谢幕仪式,安初虞拖着累赘的礼服裙,交代祝翠西一声,径直往换衣室走去。

乔绿霏在里面,没有其他人,正好方便她问话。

安初虞没掩饰怒意,开门见山问道:“你是故意的?”

祝翠西身为助理,理所当然维护自家人,到底是在不熟悉的地方,她有点担心,守在换衣室外,做贼一般左顾右盼,时刻注意周围的情况。

乔绿霏是同个奢饰品牌的中国区代言人,与安初虞的权限等级不同,这次会同台走秀实属意外。

有个模特临时出事,乔绿霏正好在巴黎拍杂志封面,空出来的那条礼服恰恰与她名字相同,叫做“绿霏”。

天时地利占尽了,品牌方打电话叫她过来救场。

乔绿霏低头理了理薄荷绿色的裙纱,语调不疾不徐:“你有什么证据证明我是故意的?你的裙摆太长,我不小心踩到而已。T台上这样的小意外多了去了,你不要被害妄想症发作就甩锅给我。”

安初虞笑了,笑意不达眼底:“电影资源竞争不过,开始动歪脑筋耍小伎俩,你的路也就只能走到这里了。”

乔绿霏一顿,像被针刺到,猛地抬头看向她,眼中燃烧着怒火。

安初虞还是那副要笑不笑的样子:“被我说中了?《黎明乍现》都杀青了,你到现在还在耿耿于怀是我没想到的。”

乔绿霏:“安初虞,你少得意!你敢说你没有私底下找江导?”

“不好意思,是江导主动找的我。”安初虞朝她走近一步,居高临下俯视她,“自己技不如人,恐怕以后少不了被人抢资源。再说,我也不是从你手里抢的,合同没签,角色就不算你的。入行这么多年,乔绿霏,你不至于连这点规则都不懂。”

两人的相貌都是偏英气明媚的类型,走的路线相似,打擂台是常有的事,两家粉丝也是稍有不对付就掐架。

相比安初虞在影坛成名已久,近年才转型大荧幕的乔绿霏就显得根基不稳,急于做出成绩。

错失江广陵导演时隔六年的出山之作,已经让乔绿霏悔恨不已,品牌代言又被安初虞压了一头。在T台上遇到她,所谓仇人见面分外眼红,乔绿霏一时气愤上头,只想让她在公众面前出丑。

正失神,一只微凉的手搭在乔绿霏肩上,激得她猛然回魂。

安初虞对她微微一笑:“你或许不知道,我这个人并不如表面看上去的那样好相处,我很记仇。今天是我运气好,没有在镜头前走光,但这笔账,我还是得算到你头上。”

乔绿霏生出一股不安的情绪,眼眸闪了一下。

“你……要做什么?”她话音稍顿,显得底气不足。

安初虞扬起右手,乔绿霏眼睛一眯,下意识想偏过身躲开,然而自己的肩膀被安初虞扣住,她的手劲很大,一时竟没能挣开。

巴掌没有如乔绿霏预想中的那般落下来,换衣室的门被推开,有人闯了进来。

祝翠西站在门口,急急地说:“姐,这位先生硬要闯进来,我拦不住!”

安初虞悬在半空的那只手被一只宽大的手掌握住。她的视线转移,落在那只手上,修长白皙的手指,无名指上戴了枚婚戒。

席筝拉着她往旁边走了两步。

安初虞瞥了眼手的主人,那张脸有几分眼熟,她蹙了蹙眉,怎么都想不起来,于是冷声冷气地问他:“你是谁?女士的换衣室是能随随便便闯进来的吗?”

席筝一愣,不知她是因为有外人在场假装不认识自己,还是真没记住他的脸,不管是前者还是后者,他都够心堵的。

席筝没回答她的问题,用只有两个人能听到的声音说:“跟我出来,我有点事跟你说。”

他没有继续纠缠安初虞,说完就松开她的手,率先走出换衣室。

躲过一劫的乔绿霏脸色由苍白慢慢恢复血色,心脏仍然跳得很快。

安初虞感到莫名其妙,原本不想理会那个男人的话,可是下一秒,脑中闪过一个画面,使得她愣在了原地。

她想起来了。

那个男人是半年前跟她领了证的丈夫。

喜欢这作品的人还喜欢

和沈大佬订婚以后

沈、明两大顶级豪门联姻了。 作为联姻对象的明教授沉迷于搞科研教育搞心理建设不能自拔,跟大魔王沈听澜实在是木得感情! 两人连逢场作戏都懒得演,明千夜更是无时无刻不想着被大魔王解除婚约! 然而,凭着双方过高的神仙颜值,才华能力,CP粉不请自来,天天盼他们互动,求狗粮求合体,努力地寻找他们相爱的证据…… 明教授终于有些受不了地发消息跟大魔王摊牌—— 【学长,我其实就是想跟你谈个假恋爱!】 大魔王:【叫老公,我就跟你谈个真恋爱。】 明教授瞪蹙眉:【我不想谈恋爱!】 大魔王直接一个电话打过来:“怎么?实验室、教学楼刚捐出去,昨晚还说我表现好,第二天就翻脸不认人了?学会骗财骗色了?” 明教授大惊:“我没有,我……正在参加节目……” 紧接着‘嘟嘟……’ 那头电话挂断了! 直播间的观众炸了: 【刚才那话是从清隽出尘的沈大佬口中说出来的吗?】 【沈大魔王昨晚怎么表现了?是我想的那种颜色吗?】 【能描述一下细节吗?我们不缺这点流量啊!!!】

北川云上锦·完结·165万字

不止沦陷

林姣和顾权恋爱两年,为了他的喜好扮演起乖巧顺从的小白花,甘愿卑微如尘。 她以为,顾权同她一样爱着彼此。 却在一次聚会上,听见他与旁人说:“林姣很好,但始终不是她。” 那时,林姣才知道她的角色有多可笑。 她撇下所有的怨意及执念,在他与心上人缠绵时,黯然退场。 * 后来,心生悔意的顾权找到林姣。 他紧紧抓住她的手,沙哑的嗓音下藏满祈求:“姣姣,原谅我好不好?” 他妄想她跟以前一样,轻易原谅他。 却在某道身影闯入眼帘时,彻底惊慌。 “老婆。”他揽着林姣步步后退,似玩味似挑衅地瞥了顾权一眼。 又俯身浅触她的侧颜:“我们继续?” 【顾权火葬场】 【男二上位】 【双C、小甜饼】 推荐新书:《蛊系美人被大佬碰瓷后》

难赴星河·完结·42.7万字

他比火光撩人

【沉默寡言消防员×妖艳霸气女明星】 二十三岁那年,苏遇遇到了陆子年。 路灯下那张摘掉消防帽后朝气蓬勃的脸,一下烙印在她心里,怎么也抹不去了。 如果用什么话来形容当时的场景,苏遇暂时只能想到一个词—— 经年难遇。 * 苏遇暂退娱乐圈了。 那个美的人神共愤; 成团出道仅两年就成为圈内顶流; 解体后影视歌三栖迅速崛起的娱乐圈紫微星苏遇—— 竟然宣布暂退娱乐圈了! … 网友A:苏大美女一定是压力太大,出去散心了。 网友B:苏大佬近年确实太忙,好好休息,静等回归! 网友C:该不是这两年没怎么接电视剧,演技倒退混不下去了吧? 网友D:楼上就是嫉妒,人家再混不下去也比你强… … 就在网友们众说纷纭,哭诉苏遇保重身体时,当事人正兴致勃勃地跟在某名消防员身后搭讪。 “哥哥,载你一程?” “我知道你叫陆子年了。我叫苏遇,加个微信吧?” “哥哥,真没有微信?要不,你把手机号码给我,我帮你申请一个?” 陆子年:“……” ** 几个月后,苏遇凭借一档消防员综艺重回娱乐圈。 综艺里有位消防员长相甚好,引发女网友热议。 然而综艺一结束,苏遇就在微博上公开了两人亲密合照。 苏遇:带男朋友献丑了@年 女网友们:???

落跑糖心·完结·44.1万字

心动难挡

简介:[小太阳.漫画家女主vs高岭之花.骨科医生男主] 过完年的第二天,进入本命年的年余余仿佛霉神附体,先是在家崴了脚,误挂号成了有医院“一枝花”之称的骨科医生楚宥,没过多久又因为尾椎骨骨裂再次和楚宥相遇,在第三次因为左手骨折入院时,年余余被打上了“高岭之花狂热追求者”的标签。 莫名其妙成了某人狂热追求者的年余余“……” 我不是!我没有!别瞎说! 楚.高岭之花.宥:“哦,我信了!” -- 两人在一起后,年余余心虚不已,强烈要求地下恋情。 楚宥面上一本正经的答应下来,转手朋友圈官宣,恋情得以曝光。 围观群众激动呐喊:“就知道你们早已暗度陈仓!” -- 对于楚宥而言,年余余就像是刺破黑暗的一抹阳光,让他贫瘠的心房中,重新开出嫩芽。 To 年余余:当你出现,我愿意把自己折下来,送到你手中!——By楚宥 -- ps:男女主双c,1v1,5岁年龄差。 就是一个有点搞笑的温馨向小甜饼,欢迎入坑!

素人洋·连载中·77.2万字

热吻野玫瑰

《碎冰月季》新书已发,欢迎收藏 【嗲人精×痞子】 林晚看上江易辰的时候,朋友和她说:“他不适合你。” 她不信,卯足了劲儿非要追。 奈何江易辰这人天生放荡不羁,游戏人间,众星捧月惯了。 说白了就是不服管,告白后她果然被拒绝了。 他漫不经心的模样绝情又凉薄:“你管不住我,算了吧。” . 后来 千帆过尽,历尘跌宕,星光璀璨不过尔尔一时。 再次重逢,沉沦这场情意的不再只是她一人。 林晚挑眉:“你当初说我管不住你。” 他笑,眼底一片悔意:“我现在求着你管,行不行?” . 粉丝的眼里,林晚是个高冷女神,江易辰眼里,“林晚就是个嗲人精”。 --- 他重新站上舞台,那是她记忆中的少年,像是杂草丛生,野蛮生长,肆意又勃发。 “人潮汹涌,有虔诚的信徒,也有尔尔一时的追捧,我曾见过他最落寞的惨相,也见过他众星捧月的模样”。———林晚 PS: 男主有前女友 姐弟恋,一岁差 女追男

S酸糖·完结·29.8万字

拒绝娇嗔

新书《卸下喜欢》已开,欢迎转场看看~ 贵公子vs人间尤物 【HE】 【浪子回头+狗男人追妻火葬场】 江家大少爷喜欢什么样儿的,京都世家圈子里无人不晓。 要长的漂亮,身材还好,最重要是会玩。 阮馥媚眼如丝,尤其是腿长腰细放的开,跟江观澜这种浪荡的公子哥堪称绝配。 一开始,阮家大小姐受邀去江家,听到江大少对他母亲说:“阮馥?我跟她就是玩玩。” 所以阮馥凉了心,不想玩,她选择放手。 江观澜:“真要分手?你别后悔。” 阮馥:“不后悔。” 后来,大家都看见纠缠的人从阮馥变成了江观澜。 有人问江观澜怎么回事。 江观澜:“她因为逼婚没成功,在跟我闹脾气呢。” 几个月过去,阮馥发现她的救命恩人不是江观澜。 阮馥:“我跟他彻底完了。” 江观澜双眼猩红:“你敢走!!” 江大少爷:我逼婚我自己。 【每天要么中午十二点要么晚上九点更新,经常不准时,看作者心情】 双c 排雷:男主有很多前女友

向风偏笑·完结·33.8万字

致命热恋

安桐遭逢家庭剧变,罹患情感障碍,且时常出现严重的情感剥离现象。 容慎,名满香江且富可敌国的神秘家族继承人。 一场乌龙,安桐错把容慎当成心理治疗师,自此开启了为期数月的疏导治疗。 不久后,两人一拍即合,协议结婚了。 * 婚后某天,属下汇报:“容爷,夫人又在直播写代码了。” 男人缓缓抬眸,语调慵懒:“别忘了给她刷礼物。” 属下默默递出一张纸,“容爷,夫人写的这几行代码,和我们高价聘请的幕后工程师写的一模一样……” 容慎看着代码陷入了良久的沉默:“……” * 某天午后,夫妻俩吃完街边串串香偶然路过某顶尖科技大楼。 几名职员捧着文件鱼贯而出,对着容慎毕恭毕敬地颔首:“执行长,可算是遇到您了。这几份文件需要您尽快签署,不能再耽误了。” 安桐面无表情地看向了身边的男人:“?” #我贪图免费治疗嫁了个心理医生结果他是个商界执行长?# #我以为我娶了个缺钱的情感患者结果她是个高级工程师?# 【伪·心理治疗师VS真·心理疾病患者】

漫西·完结·55.5万字

独占偏宠

叶奚不拍吻戏,在圈内已不是秘密。 一次颁奖典礼上,刚提名最佳女主角的叶奚突然被主持人cue到。 “叶女神快三年没拍过吻戏了,今天必须得给我们个交代。” 面对现场追问,叶奚眼神温凉:“以前被疯狗咬过,怕传染给男演员。” 众人听后不禁莞尔。 镜头一转来到前排,主持人故作委屈地问:“秦导,你信吗?” 向来高冷寡言的男人,笑的漫不经心:“女神说什么,那就是什么吧。” *人美歌甜顶流女神VS才华横溢深情导演。 *本文又名《返场热恋》,破镜重圆梗,男女主互为初恋。 *年龄差五岁。 *男主导演界颜值天花板,不接受反驳。

匪匪有意·完结·60.5万字

蓄意热吻

【已签出版】 男二上位,国民初恋·斯文败类 程微月初见赵寒沉是在父亲的退休宴上。 父亲酒意正酣,拍着男人的肩膀,喊自己小名:“宁宁,这是爸爸最得意的学生。” 赵寒沉闻言轻笑,狭长的眉眼不羁散漫,十八岁的少女心动低头。 后来闹市,天之骄子的男人于昏暗角落掐着美艳的女人,往后者口中渡了一口烟。他余光看见她,咬字轻慢带笑:“宁宁?” 心动避无可避。 可浪子没有回头,分手闹得并不好看。 分手那天,京大校花程微月在众目睽睽下扇了赵公子两个耳光,后者偏过脸半晌没动。 却无人知低调的商务车里,众人口中最端方守礼的周家家主,律政界的传奇周京惟捏着少女小巧的下巴发狠亲吻。 许久,他指腹擦过她眼角的泪水,斯文矜贵的面容,语气温和:“玩够了吗?” … 程微月见过周京惟最温柔的样子。 正月初一的大雪天,泾城灵安寺,鹅雪轻絮的天地间,人头攒动,香火缭绕,她去求和赵寒沉的一纸姻缘。 直到周京惟逆着人流朝自己走来,将姻缘符塞在自己手中,“所愿不一定有所偿。” 他顿了顿,又说:“宁宁,玩够了就回来。” 佛说回头是岸,那一天程微月频频回头,都能看见周京惟站在自己身后,于万千人潮里,目光坚定的看向自己。 佛真的从不诳语。

傅五瑶·完结·100万字

客户端电脑版

版权所有:上海玄霆娱乐信息科技有限公司

沪公网安备 3101150200865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