殿上欢

殿上欢

沐非

古代言情/已完结

60.3万字

完结于2012-08-1311:27:50
一个心机女术师与倒霉皇帝的爆笑惊险故事。 “你对朕温柔体贴,就是为了得到……真命天子的龙气?!”这是狂怒暴起的昭元帝。 “那是当然,比起你来,我家麻将皮毛软和,又会撒娇,这才是极品。”这是怀抱肥猫“麻将”,外表懒宅脑抽,内里腹黑扭曲的女主丹离。 术者与帝王,是依存却又敌对的奇特关系。 面对手握天道,欲改天命的清韵斋,丹离要如何保住她每日饱吸的天子龙气?她的水晶莲花钗,到底藏有怎样的秘密? 旧梦成空,挚爱新至,昭元帝将会作出怎样的抉择? 天机宗主野心勃勃,她的真实身份究竟是……? 本书历史年代架空,宫斗有,术法有,悬疑惊悚有,抽风搞笑与暗黑阴谋交杂。作者已完结三本,记录良好,请放心跳坑。

第一章想得玉楼瑶殿影

  长夜过半,雪花飘飘洒洒落下,将整个金陵城盖成银白一片。

寒气沁入骨髓,残破城墙已成一座巨大死兽。城砖中间露出一处处刀箭戳就的窟窿,凝冰融雪,凝合着嫣红的鲜血。

城门已然大开,身着玄黑甲胄的大军正长驱直入,目标直指,正是长街尽头,遥遥相望的巍峨宫阙。

奉先殿中,最后一丝银炭的温暖气息已然消散,一身缟素,簪环尽去的长公主丹嘉长跪于地,对着牌位默然一拜,终于站起身来,绝丽姿容上闪过死灰一般的决断之色。

“终于,攻进金陵城来了吗?”

她的声调无波无澜,好似那燃尽了的炭火一般。

“我唐国三百八十二年的基业啊……”

长公主轻声一叹,对着牌位凝视了最后一眼,随即唤道“来人。”

无视庭中传来的模糊惊哭声,她贴身的女官侍从齐齐站在跟前,恭谨听从她的吩咐。

“把各殿主子都唤来这里吧……”

长公主低声说道,传入各人耳中,其中的不祥意味,终于撕裂了他们脸上的平静。

“何姑姑,你去看看几位公主,让她们也准备好。”

何姑姑答应一声,却再也忍耐不住,眼中滴下泪来,转身踉跄而去。

所有人默默离去,一片空寂之中,衣摆摩挲的声音清晰可闻。

长公主站直了脊梁,对着历代先王的牌位,默然垂下了头。

她的袖中,死死攥了一张小笺,微微耸动的香肩,显示出她心中激烈的矛盾挣扎。

“是宁为玉碎,还是……该等他的回复?”

寒风吹熄了殿内烛火,阴黑一片中,她手中的笺纸,却被她更加珍视的握入掌中,仿佛要揉进血肉。

****

何姑姑一路而行,留在身后的便是公主们惨烈的哭嚎声,她不忍再听,继续而去。

仿佛整个宫廷在瞬间爆燃而起,所有人宛如被滚水泼了的虫蚁,有的乱哭乱跑,有的卑微的瘫软在地,再无一丝生机。

再往西去,宫道越显荒芜冷僻,显示平时也少人经过。

怀云宫……她看向右侧那寂静局促的宫室一角,眉角略微皱起了不以为然的厌烦意味。

怀云宫住的,乃是排行第五的一位公主,她是早亡的玉妃娘娘所出,名唤丹离。

这位公主小时还好,大了却是行为荒诞语言无状,宫人们冷眼瞧着,竟是连话都囫囵说不清楚。甚至有人暗中道,丹离公主是个傻的。

何姑姑自忖规矩有度,倒不至于势利欺主,但她有一次偶然见到,这位丹离公主,小小年纪居然搂着个酒瓮,蜷在湖边喝了个人事不知,何姑姑在一旁站了半天,她却睡得正酣,让宫女们都挤眉浓弄眼的窃笑不停。

这样的公主,哪有半分金枝玉叶的气度?

如此腹诽感叹着,她终究走向那处陈旧冷清的宫室。

由大门而入,照壁,正殿,侧厢,配殿……竟是空无一人,大概宫女们听到噩耗,已然逃了个精光。

何姑姑举起灯来,打量着眼前一切,只见处处多是灰尘残旧,玉架檀椅上显是多日不见打扫,廊柱上剥落的明漆已看不出原先颜色,窗纱旧幔也随着夜风而动,在暗夜中好似鬼魅起舞。

人呢?

风吹动门扉,吱呀一声被风雪掀了开去,何姑姑的眼角余光,却配见后苑角落的配殿方向,隐约有熹微灯光。

她心中狐疑,又有些害怕,脚下却不由自主的走进了后苑。

刚下台阶,只觉得头颈一冷,却是飞屋上的雪一块落了下来,连她撑着的宫绘纸伞都没能挡住。

冰凉凉麻酥酥,直透骨髓,她手一抖,提着的宫灯落地,很快便被雪水洇湿,熄灭。

眼前顿时一暗,只有雪光反射出的幽微光芒,略微看见四下里石阶与花圃的轮廓。

万籁俱静,唯有单调的风雪声从耳边刮过。

残旧的宫室在暗黑中仿佛一只蛰伏的妖物,四周树影摇曳,投射下来好似一张张狰狞的鬼脸。

何姑姑眼看四周,却惊骇的发觉,自己在前殿遥望到的灯光,此时竟丝毫不见!

她心中萌生惊慌,有些想后退,蓦然——

一道白影从眼前飞过,模糊而尖利的声音宛如婴啼哭!

何姑姑惊得面色煞白,浑身寒毛都竖了起来!

她想要大喊,想要夺路而逃,却发觉自己已经瘫软在地。

“咪……喵。”

白影缓缓在她身前晃动,方才尖利的声音逐渐变为糯软的喵声,借着雪光,何姑姑清楚的看见,竟是一只猫!

猫踱着步,来到了她跟前,这是一只浑身雪白的猫,圆硕得快成一只大雪团,唯有脊背上有一道墨痕,一双绿瞳滴溜溜直转,看得何姑姑浑身不自在。

“该死的小畜生!”

何姑姑狠狠骂道,整个人几欲虚脱,整个人正要松懈下来,双眼一瞥之下,却是一声低促惊呼。

不远处的配殿门缝里,竟然又出现了微微光芒!

那光芒略见闪烁,看着并不象灯烛,仔细看时,竟隐约从玄金二色转为幽蓝,再揉眼时,好似又是寻常的微黄灯色。

这绝不是什么灯光!

何姑姑的心,没来由跳得很快。

她直起身,呆呆望着那怪异的光芒,冥冥中,仿佛觉察到这是极为可怕的什么事物。

恐惧之下,仍有好奇心泛起,她等了半天,不见有什么可怕之事发生,便站起身来,战战兢兢得走到了门缝跟前。

那光芒近处看来,不算昏暗,竟隐约有璀璨之色,何姑姑睁大了眼,朝着缝隙偷偷张望——

“啊——!!”

下一瞬,她撕心裂肺的尖叫起来,整张脸都扭曲得不成样子,好似看到了这一生中最可怕的东西!

她随即昏倒在地,人事不知,最后一眼看到的,是那门缝中,幽蓝之色大盛,好似要遮蔽眼前的一切。

****

苏幕扫视了一眼门扉开缝处,纸扇轻挥之下,顿时蓝光更盛,霸道得好似要充斥整个内殿。

他微微一笑,“不过是个偷窥的无知蠢妇而已。”

他一瞥之下,再不愿投射任何视线——方才的幻术,已经让偷窥者脑海中受到恐怖惊吓,就算没死,也要变成痴呆。

幽蓝光芒飞为九条,宛如凤羽一般美丽轻盈,若是仔细看时,便会发觉这是由篆咒结成的细密光符。

九道咒文肆意飞舞之下,大半个内殿变为幽蓝,只余下三分之一的玄金二色。

苏幕微微眯眼,幽蓝光纹映照出他俊魅近乎天人的容颜。一双桃花眼中闪过犀利光芒,蕴含着他本人也不清楚的复杂幽色。

他视线所及处,便是那玄金二色的中心处,那盘膝趺坐的女子。

玄金二色旋如阴阳双鱼,周而复始运转之下,似蕴涵天地混沌之理,虽被蓝色咒纹逼至一角,却仍不显绝境。

“败象已现,你……还不死心,欲要做困兽之斗吗?”

苏幕轻摇折扇,雪色纸扇上绘就的冷雨芍药图,乌木扇柄下坠一面蓝玉鬼雕,国色天香中更添几分邪魅。

他一身雪衣,腰间束以苍蓝天蚕冰绦,浓若点漆的双眸微微冷笑——冷笑的憎怒之下,却也隐含着别的灼热怜意。

幽蓝篆纹光影闪烁,玄金二色熹微婆娑,照得那女子面庞明灭不定,模糊一片。

虽是趺坐,她却是姿态歪斜,整个人懒得好似没有骨头,恨不能躺靠在背后的软榻上。她身上的淡紫衣料半旧不新,满布着皱褶,卷草纹银绣丝毫不见矜贵,换乱在腰间打了个结,比起宫中人的华衣丽服,简直可说是邋遢随意了。

灼热的目光随着冷笑投射在她身上,她却好似一点也不觉察到,仍是半眯着眼,双瞳百无聊赖的渺散着,整个人仿佛下一瞬就要入睡似的。

“你还不束手就擒吗?”

低沉带怒的声音响起,她略略涨开眼,漆黑眼珠有些茫然的转了一轮,耸动一下肩骨,随后雪颈微转,朝着窗外张望了一眼。

“你不用看了,外面正是宫破人亡,这里就算闹得怎么个天翻地覆,也不会有人有救你的!”

苏幕乌眸深不见底,冷然轻笑,却好似在宣告着最绝望的噩耗。

他满以为,至少能见到她面色惨变,却不料,她缓缓回转过头来,双眸呆呆的看定了她,竟是突兀的说了一句——

“我的蟹酿橙……”

什么?!

这没头没脑的一句,即便是智计狡诈如苏幕,一时也反应不过来。

“我的蟹酿橙还在厨下蒸着呢……”

……!!!

初始的惊愕过后,苏幕心中便掀起无边的冷怒巨浪,面对他有若实质的眼刃,她仍似懵懂不觉,继续张望了一眼,甚至还轻嗅了一下,“好象也没闻到香味。”

她黑眸惺忪地闪了下,却仍不是对着他说,而似自言自语,“大概已经落到麻将的肚子里了?”

“什么麻将?”

苏幕刚问出口,变暗骂自己愚蠢——依着她那天马行空的个性,肯定不是什么好东西,自己居然笨到主动相问?

果然,她仍是那般半睡半醒的瞥了他一眼,“麻将是我养的那只猫。”

仿佛在应和她的话,窗外好什么挠得沙沙响,有微弱的“喵呜”一声。

喜欢这作品的人还喜欢

绮梦璇玑

腹黑大魔王与乌龟软妹纸大PK。傻白甜的古言宠文。【全文完结】 美女,身为一代腹黑大BOSS的王爷赵见慎见得多了,没见过谢璇玑这么难搞定的…… 利诱没有成效,虽然这个女人爱钱,却从不肯白占便宜。 送她胭脂花粉首饰珠宝,拿去换钱逃跑。 甚至许以王妃身份她都不屑一顾。 对她温柔,她怀疑他有阴谋。对她冷淡,她全无所谓。 对她刁难,基本上都无功而返,任何问题到了这个女人面前都会以出人意料的方式解决。 这个女人对他的回应就是一句:“除了金银古董,别人用过的东西我都不要!” ◆本文出版更名为《满朝欢》,共有完结出版作品7部,点上方【作者信息】可见。

峨嵋·完结·68.5万字

凤倾天阑

冷峻,睥睨,狂傲,永远俯视众生——别以为这是男主,这是她。 美貌,妖孽,腹黑,生如明月珠辉——别以为这是女主,这是他。 横贯长空,惊艳初遇,四面楚歌,破刀而出——这回对了,还是穿越。 破碎皇权,阴谋诡诈,倾灭天下,步步艰危——听起来有点狗血。 横贯长空骂老天,惊艳初遇砸你脸,四面楚歌我高歌,破刀而出戍荒边; 破碎皇权我复原,阴谋诡诈你太闲,倾灭天下掌间刺,步步艰危上云巅。 “上风?我去,想死?你先!”

天下归元·完结·216万字

极品店小二

她是一个惫懒的家伙,女扮男装,混水摸鱼,在酒楼中当个店小二。 酒楼的主人是个神秘的贵公子,与咱天生的八字不合,奈何无冤不成家,有仇才凑对! 迎来送往,呸呸呸!客来云集中,各方高人闪亮登场。别看个个混得风生水起,咱照样戏得他们浪里白条。 ******

林家成·完结·48.8万字

燕倾天下

新书《凤倾天阑》http://www.xxsy.net/info/490166.html 那时节,天下倾,那时节,星霜变,那时节,血染金銮断红绡,那时节,锦瑟华年醉明月,转瞬间,燕过也,一帘深秋,悲歌未彻。 ----------------------------------------------------- 如果这一生,遇见你,是因为那年的春风忘记遮掩了彼此的气息,以致于在茫茫人海里,我不能不转身,对上你若有所悟的回眸。 那么让我记得你,从总角黄髫至白发耄耋,每一个昨日都比今日更为分明,如同就那端砚徽墨,宣纸湖笔,铺开紫檀案几锦绣长卷,每一落笔,都白纸黑字,淋漓鲜明。 这一生与你一起的日子,是欢歌,是清词,是杨柳碧波间抚琴一曲,一个音符一朵桃花。 而与你别后,草成的新赋,句句,悲凉在骨。 从此后,谁伴我,遥寄耿耿星河,年年钟鼓。 -------------------------------------------- 靖难之役,谁于其后运筹帷幄?乱世英杰,深颦浅笑痴心谁付?皇室恩怨,孝义情仇谁能两全?爱恨难明,是耶非耶谁共明月?这浩荡长风,锦绣天下,江湖跌宕,宫闱妖火,一遭遭走过,最终,抵不过心爱之人,倾城一笑。 且看烽烟红尘里历史的面纱背后,大明无名公主,一生夭矫绝艳。 --------------------------------------------- 因不喜急躁行文,此文开篇铺陈略多,但文展开后将渐趋虐心,又因生性迟钝,写不来浓艳风月,喜欢暧昧隐忍的情感,细水长流的温存,故无床上滚来滚去情节,即使有,也必以唯美春秋笔法雕饰,请读者大人们谅解,若侥幸合了您的口味,还请多多支持,您的关注,是我写作的最大动力,谢谢! ---------------------------------------------- ---------------------------------------------- 宣传我的新文,原名《沧海长歌》,因为某些令我郁闷的原因,现名《帝凰》,哭泣,诸位如不喜欢,当没看见这名字吧。 http:/ead.xxsy.net/info/181561.html 感谢妮卡的辛劳,某爱你。 宣传阿涩的新坑,阿涩的文,情节跌宕描写到位,特此推荐: http:/ead.xxsy.net/info/177502.html

天下归元·完结·75.7万字

金风玉露

宅门里,夫人吵小妾闹,小小家丁可笑可笑。 朝堂上,你也争他也抢,叫声王爷提防提防。 某女:(得意洋洋)学了一身泡妞的本事! 某王:(长眉微挑)如何? 某女:(垂头丧气)自已是个妞…… 某王:(不怒自威)还不给我过来! 某女:(双手抱胸)干吗?我不要! *话说很久很久以前,某女假扮男装,卖身王府,从最低等的家丁做起……

柳暗花溟·完结·109万字

帝台娇

新书《殿上欢》,书号1709869,一个心机女术师与倒霉皇帝的天雷地火故事。 一滴金枝血,洞穿真相,十年倾恋的人中龙凤反目成仇。她沦落贱役,蒙半面黥纹,却引来少年王侯的倾心爱恋。

沐非·完结·50.9万字

女帝本色

东方有泽,名大荒。 传言里,愚昧、贫穷、落后、蛮荒。 ——扯蛋。 大荒女王,冷如霜。 由国师扶立,和国师金童玉女,恩爱情深,一对绝色,鸾俦无双。 ——扯蛋。 女王暴毙,国师哀恸,依天命指示,跋涉千里,终寻回转世爱人,从此王子和公主,幸福地生活在城堡里… ——扯蛋! ——我是真相和杯具的分割线—— 她说:“人艰不拆!老娘一点也不想做这个女王!转世,转你妹的世啊,老娘上辈子是研究僧!天定风华研究所,听过没?” 他说:“我定下那么苛刻的女王转世条件,你竟然合了。这是天意,天意让你砸碎命盘,落于我手,我怎么能违天而行?” 她说:“累觉不爱!莫装×,装X被雷劈!明明是前头那个女王和别人勾搭成奸,给你戴了绿帽子,你气不过把她给宰了,准备自己做皇帝。结果天上掉下个美貌景横波,占了位置。你看见我就想起她,各种郁闷!你现在很想宰我,很想!” 他说:“好好做你的女王罢,记住裙子不许那么短。” 她说:“明天再去裁掉三公分。” 他说:“明天你宫中美男统统送我宫中。” 她说:“…我擦你不就是恨我抢你位置了吗?我赔你,我赔你还不成么?” 他说:“嗯?” 她说:“嗯…小胤胤,别生气了,我把我自己赔给你,好不好?” ———————————————————— 做我王夫好吗? 不要。 我身上香不香?好不好闻? 狐臭。 …… 这么久,我们分过,合过,分分合合过,好过,掰过,好好坏坏过,现在我累了,我想你也累了。现在我问你最后一次,要不要我?!……你又不理我!我就知道你还是不会理我!好吧,就这样吧…… ———————————————————— 神们语录: “你抛媚眼的时候,左眼上移半寸,右眼下移半寸,脸部肌理移动七块导致嘴角歪斜,我总是有点很担心你会瞬间中风。” “尊敬的陛下,你领口散了,赶紧替微臣束起来好吗?” “你送我的这瓶指甲油,我决定忍痛拿出来做给你的聘礼。” ———————————————————— 友情提醒:情节或有调整,简介仅供参考。

天下归元·完结·284万字

江山美人谋

本书出版实体书有两个版本,如想收藏,请购买《江山美人谋》典藏版,分为上下两部,共四册。另外一个版本未出完,大家不要买错了。 **** 谋士,运筹帷帐之中,决胜千里之外。 她非美人,美人是她手中的棋子,她非权贵,英雄竞为折腰。

袖唐·完结·96.5万字

媚公卿

她执意要嫁给他,最终自焚而死。 重生后,在这个讲究门第风骨的魏晋时代,她起于卑暗,胸怀机谋。。。。。。

林家成·完结·84.9万字

客户端电脑版

版权所有:上海玄霆娱乐信息科技有限公司

沪公网安备 3101150200865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