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闺

香闺

狐天八月

古代言情/已完结

82万字

完结于2015-03-2716:40:18
名门望族、世家嫡女、制香传人。 穿越前来的邬八月集万千宠爱于一身。 然而因为偶然撞见的一场绝不该被人撞见的宫闱私密,她的生活开始颠倒,家族更不惜将她遗弃。 此时方知,人生的历练啊,这才刚刚开始。 顺时,宠辱不惊; 逆时,迎难而上。 人生哲学,理应如此。 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谁能保证,跌落谷底的人,就不会再有重回青云的那一天? 邬八月巧笑嫣然:“夫君,我说的可对?”

第一章噩耗

  八月的燕京城,骄阳似火,酷暑难当。

自乞巧节那日下了连续两日的倾盆大雨后,整个燕京已被笼罩在烦闷的盛夏足有二十余日的光景。

夏日炎炎,炙烤得整个燕京城的百姓都失了声,行动疲懒,喘息连连,多走两步便汗流浃背,更有遇事不顺者,动辄指天唾骂。

不同于市井百姓的烦躁与焦灼,清风园中的贵人们却过得悠闲自得,逍遥无比。

清风园乃是大夏皇亲贵戚、世家勋贵们避暑的胜地,从大夏开朝起便开始营建,历经三朝,如今已规模成熟。山湖,州岛,堤岸,桥梁将清风园的大致分布间隔开来,围绕其中的各所宫殿、苑景美轮美奂,直让人叹为观止。

即使是在这盛夏之季,清风园也如它的名字一般,给人清风拂面,沁人心脾的舒爽感受。

搁了银峭冰盆的致爽斋中,邬八月盘着腿,手捻着西域进贡来的葡萄,吃了一手的紫色酱汁。

身边跪坐着的丫鬟抬起明朗干净的脸细声劝道:“四姑娘,您已经吃了大半串了。二老爷走前提醒过,饮食需节制,要四姑娘即便嘴馋也缓和着吃,当心闹了肚子。”

邬八月吮掉了手上的葡萄汁,伸手摸了摸肚子,将剩下的小半串搁回了嵌银丝儿小冰盆里,又抹了一把冒着冷气的亮湛湛的冰块,笑叹道:“不愧是西域朝贡,快马加鞭送来的,甚是甜香。朝霞,你也揣几颗散落下来了的到兜里去,同暮霭分着吃了,尝尝鲜。”

朝霞身着烟云蝴蝶的青色衣裙,闻言一边笑着替同为邬八月贴身丫鬟的暮霭道了谢,一边起身伺候了邬八月净手擦嘴,方才端着小冰盆退了出去。

听得屋门“嘎吱”一声阖上的声音,邬八月方才松了盘着的腿,躺倒在架子床上。

粗使丫鬟都在外屋守着,且清风园中伺候的人本来就少,邬八月不由自主地放松了些神经,幽幽一叹。

原来是真的啊,她如今,已经不是活在平等自由社会的邬八月了。

眼前的例子,那所谓的西域葡萄,就比现代自己买过的几十块一斤的葡萄要甜得多。

邬陵栀,邬家四姑娘,小名唤八月……

月初时,刚被接到清风园的邬四姑娘邬八月因贪恋湖景,在致爽斋中失足落水,整整病了五六日,几次命悬一线,差点救不过来。所幸的是,吉人自有天相,邬四姑娘到底是承了辅国公府和邬府的福泽,扛过了这一劫。

虽然壳子里换了个芯儿。

邬八月侧了身子,头枕着散发着淡淡草药味的青缎素锦枕,心道,其实如今的日子也不错的。

世家嫡女,父宠母爱,只要她自己不作死,想必这辈子过得就不会太差。

至于婚姻,顺其自然,随遇而安——母亲绝对不会害她就是了。

邬八月想了一会儿,便听见朝霞和暮霭踮着脚尖走了进来。她偷瞄了一眼,见两人穿着一致,暮霭头上却是多簪了两朵绢花,显得活泼灵动。暮霭声音细小,犹带着欢快:“朝霞姐姐,紫葡萄真甜,贡品就是比咱们这儿自己栽的要好吃许多,怪道每年西域都要进贡来呢。”

听得声音近了,邬八月赶紧装作浅眠的模样,将眼睛阖了起来。

朝霞伸头瞧了瞧架子床上侧卧着,明眸微闭、呼吸匀亭的邬八月,伸了食指比在唇间,小声地道:“噤声,四姑娘睡了。”

暮霭点了点头,垫着步子走过去将藕荷色花帐从铜钩上取了下来,轻轻拉动,一层薄薄的纱帘挡住了帘外的低声细语。

“四姑娘自病好之后,感觉似换了个人似的。”暮霭跪坐在帘外软榻上,同朝霞一起叠着邬八月的小衣,“说话细声细气多了,对咱们也不会动不动就娇斥了。连二老爷都说四姑娘变得和气敦厚了许多。”

朝霞低低的“嗯”了一声,道:“做事儿吧,一会儿四姑娘该起了。”

未时三刻,朝霞唤邬八月起了身。暮霭指挥着小丫鬟捧了痰盂、巾帕、漱盂和宝镜进来,同朝霞一起伺候了邬八月穿衣净面。

朝霞轻声道:“四姑娘这会儿该是去给老太太和二太太请安了。”邬八月点了个头,让朝霞给她梳了个简单的垂髻,裹了锦茜红明花抹胸,外罩素白锦绫软烟罗裙,蹬了一双秋香色绣花鞋,带着朝霞出屋乘了小艇,朝致爽斋的正房划游而去。

致爽斋是太后特意在当今宣德帝跟前提了,拨了给祖父邬国梁一家的住处。这处悬在湖上的三进院落可划水而至,往来各院落皆可乘小艇悠然翩往。盛夏时节,推开窗棂,入目便是接天莲叶无穷碧,映日荷花别样红的美景。水光潋滟,莺歌燕舞,江南的风韵扑面而来。

清风园并不是什么达官显贵都能随当今圣上前来避暑的地方,只有皇家亲眷、颇受圣宠的世家勋贵和天子身边的重臣、近臣、宠臣方才有携家眷前来清风园伴驾的资格。天子点谁谁才能跟来,每年盛夏,圣上让近侍魏公公宣诏伴驾臣子名册、下达圣旨时,所有王公贵族无不支了耳朵,满怀期待地盯着魏公公手里的诏书。

得到钦点,那是无上荣耀。得不到钦点,多少都算是件丢人之事。尤其是对世家大族来说。

比如说那与邬府只一墙之隔的辅国公府。

船娘划得很稳,不过半柱香的功夫便将邬八月稳妥地送到了正房旁的耳房中。邬八月搭着朝霞的手上岸,祖母段氏身边的陈嬷嬷已经在这儿等着了。

但与往常不一样的是,陈嬷嬷以往见了她都是一副喜笑颜开的模样,今日却是脸色微白,强作笑颜。

就算是见到邬八月这般喜庆又不失清雅的打扮,陈嬷嬷也没有同以往一样眼露赞赏,夸耀两句。她正待询问出了何事,陈嬷嬷已经蹲身福礼,快速地道:“四姑娘万福,三姑娘这会儿正在屋内啼哭,老太太让老奴请四姑娘去抱厦那儿稍候片刻。”

邬八月微微一想便明白了过来。

原来的邬八月同自己的三姐向来不大对付,姐妹俩凑一起总要耍几句嘴皮子方才痛快。如今也不知道她三姐为什么哭,祖母这是怕她进去瞧见她三姐哭了笑话她三姐,吵闹起来未免使两姐妹失了和气。

如今的邬八月也并不是喜欢跟人吵闹的人,且她向来敬重自己的祖母,连带着对祖母身边的陈嬷嬷也有两分敬意,当然也乐得做个听话的孙女。

邬八月点点头说道:“那我去抱厦那儿等陈嬷嬷来叫我。”

陈嬷嬷忙点头,面色一松——邬八月知道,她这是怕自己不答应,偏要进去瞧呢!

说到这儿,邬八月倒是有了些好奇。

“嬷嬷,三姐姐为什么哭啊?”邬八月偏头问道。

陈嬷嬷脸上顿时一黯,瞧了瞧邬八月,又望了望正房内厅,犹豫了片刻方才小声地道:“四姑娘知道就好,别在三姑娘跟前说……前头传来消息,高家二爷伴驾围猎时摔了马,如今还人事不省呢……二老爷都已经去瞧了,就是不知道……”

邬八月心里顿时“咯噔”一下。

父亲是正四品太医院同知,此次能得了圣恩携妻带女前来清风园伴驾,除了是仗了祖父的脸面,便还因为父亲在骨科一途上颇有建树,除了替人调理身体乃医中翘楚之外,就属在骨伤医治上最为出彩,若有人在夏苗中跌马或为畜生所伤,父亲可以出手救治。

倘若伤势不严重,是万万轮不到父亲出马的。

邬八月抿唇朝着正房内厅看了看,小声问陈嬷嬷道:“还没个信儿,三姐姐哭什么啊?”

陈嬷嬷抿唇,这话她这个做奴婢的,可就不好多嘴了。

邬八月略想了想,忽然就明白了过来。

她正要开口,余光却瞄到湖面上快速驶来一艘小艇。邬八月定睛一看,站在船首的是母亲贺氏身边的丫鬟巧蔓。待小艇停下,巧蔓疾步跨了上来,匆匆忙忙给邬八月行了个礼。

陈嬷嬷赶紧小声地问道:“怎么样了?”

巧蔓摇了摇头,陈嬷嬷倒吸了一口气:“没挺过来?”

巧蔓“呜”地一声哭了,却仍是摇头:“高家二爷摔断了腿,二老爷使出浑身解数,也没能保住……高家二爷的右腿可从此就废了!”

巧蔓说到这儿眼泪当即就止不住,带着哭腔道:“三姑娘可怎么办啊……”

“废、废了?”

从内厅里飞奔而出的邬三姑娘邬陵桃恰好听到了,当即就顺着手扶住的那扇屋门滑坐了下去。

致爽斋正房前顿时一片混乱。

喜欢这作品的人还喜欢

锦绣丹华

本是千金小姐,却遭遇“狸猫换太子”,更意想不到的是,做的是那换太子的“狸猫”! 眼看“狸猫”小命不保,还好有神勇的爹爹带着一家四口去种田。 京城繁花烟云似梦,哪比得上小桥流水幸福农家。 来自21世纪的丹年虽无大智,却也能经营好一家的小日子! —————————— 新书《锦医》,请大家多多支持!

天然宅·完结·79.1万字

重生之填房嫡女

新文,我的前夫是外挂,开撩,欢迎小可爱们来撩哦~~ 舒莫辞重生了,今生她要所有害她、害她母亲、害她孩子的人全部不得好死,然后便青灯古佛了此一生…… 谁知,一溜的人全都跑来凑热闹,繁华落尽后,她才知道原来这世上一切仇恨、荣华都抵不过身边那人温柔一笑……

朱衣公子·完结·64.9万字

小宅门

人来疯的婆婆,暗藏心机的小妾,立场不明的丈夫,还有成天闹事的龙凤胎小叔子小姑子。 这样的人家如何嫁得? 只是兜兜转转,到底还是嫁了。 面对这一家子祖宗,还有拉拉杂杂一堆阔亲戚,立志要做好媳妇好妻子好嫂子的她,心有余,力却总差了那么一点。 母亲:女婿家虽是高门,但你做媳妇的也不能一味任人拿捏。 婆婆:媳妇儿,李家主母可不是这么当的! 金秀玉:还请两位教我。 媳妇不易做,母亲婆婆齐调教,你说你有理,她说她有理,只有媳妇最为难。 小宅门内无需权谋斗争,只要小心机和小手段。 生活,其实挺简单。 新书《辣手胭脂》正在火热连载,欢迎捧场

陶苏·完结·54.1万字

绣庭芳

本以为一切结束,谁知竟重生了……

媚眼空空·完结·80.1万字

拾娘

她,一介孤女,入得富贵人家,步步经营,小丫鬟也能笑傲内宅; 可是,啥?代嫁? 她,代嫁新娘,嫁得多才郎君,惺惺相惜,无盐女也能琴瑟和鸣; 可是,啥?下堂? 接休书,为高门贵女让位?没门! 自请下堂,为丈夫前尘铺路?我傻啊! 面对众生相,拾娘撇撇嘴:只有我不要的,没有我被抢的!

油灯·完结·87.7万字

秀起名门

曾念薇回到了小时候,父亲尚未身亡,姐姐并没受辱,年幼的弟弟顽皮又捣蛋。 一幕一幕,珍贵如斯,所有悲剧都尚未发,曾念薇欣喜若狂。 上一世,她活得太糊涂。 这一世,就让她来补救,守护血脉至亲,一生安好!

群魔轮舞·完结·74万字

庶女谋宠

前世身为伯府庶女的王秀英高调争权夺利,最终却以惨死告终。 再活一世王秀英步步为营,誓要走出一条与众不同的庶女谋宠之路。

隽眷叶子·完结·80.3万字

世家名门

穿越成为最不受待见的京城贵女,老公不疼,婆婆不爱,爹死娘不在,还有小妾在旁边虎视眈眈,最没天理的是,因为是皇帝赐婚还不能和离! 不过没关系,我自有办法过好我的日子! 有完结文《重生之豪门媳妇》即将完结文《阿杏》,坑品有保证!

shisanchun·完结·81.3万字

继室明眸

穿越女遇上纨绔丈夫,夫妻斗,改造! 国公府高门大户,妯娌斗、婆媳斗,放轻松、放大方,别认真!有道是:失之东隅,收之桑榆! 斗心眼?谁说这只是主子们的专利?丫鬟、嬷嬷、小厮们也会!他们也要来参与! 加上朝堂风起云涌,世间人多口杂、利欲熏心,是把这生活演成一出悲喜闹剧呢?还是凝炼成一幅对自己来说赏心悦目的画? -- 在古代,不是每个女子都能遇上最初的美好。 神气威严的父亲振振有词:“如今朝堂动荡,满朝文官武将被摘去了一半的乌纱帽都不止,把女儿嫁去镇国公府才是最明智之选,那是太后的娘家、皇上的外家,可保咱们女儿安稳无事!” 母亲急红了眼睛,如同燃着熊熊烈火,态度坚硬刚强:“不行!我的女儿不能去做续弦!我不同意!”她自己就是继室,明明是嫡女,却嫁做了继室!做了家族的牺牲品、父兄趋炎附势的工具! 父亲扯着面皮冷笑:“不需要你的同意!这件事已经定了!” -- 姻缘是父母之命、媒妁之言,是人定,同时也是天定。 “不好了!是劫匪!可怎么得了…” … “奴婢们是大理寺左少卿钟大人家的家丁,对二位公子和众位的救命之恩感戴不尽!” … “别人每回路见不平拔刀相助,那都是英雄救美!据说还都是娇滴滴的美貌小姐!偏偏小爷我就救了这么一群小厮和丫鬟,领头的还是个老嬷嬷!哼!真是没趣!那马车里会不会还藏着钟家的小姐呢?九叔叔,你说呢?” “别说轻薄话了。钟家正在和咱们家议亲。”语气漫不经心,目光却光明正大地看向那遮得密密实实的马车门帘,但没有丝毫好奇的神色,眼中一片淡然,似乎漠不关心。 “啊!是九婶娘?这可真巧啊…” “嗯。算是有礼数的人家,若是她这会子抛头露面的话,那么这门亲事就只能作罢…”凉凉的语气里带着少许满意。 不是每一个成过亲、要娶续弦的男子都性格成熟稳重,透过马车帘子的缝隙,未央匆匆瞥了一眼,只见鲜衣怒马,一派纨绔之气势! -- 只见罩着袈裟的大耳朵胖和尚掐指一算,然后笑眯眯地说:“此二人八字乃天作之合!是好姻缘也!”于是亲事成了板上钉钉的事,司徒家和钟家的长辈都深信不疑。 -- “司徒九爷前面娶的是一个公主!敌国的公主!两国交战的时候,那公主做了奸细,勾结敌国的探子,被发现了,然后就…就…”丫鬟吞吞吐吐起来,不忍心再说下去了。 八成是被皇家和镇国公府联合处死了吧!钟未央不想追问这个,另问道:“有孩子吗?”语气闲散、淡漠,又若有所思。 “有!有一个嫡出的姑娘!两岁!孩子没受牵连。” 丫鬟口中的这些消息并不是都为外人所知道的,甚至并不是都被证实了的,其中糅合了京城里无数的八卦和猜测。 去年,大月国和邻国大夏国打了轰轰烈烈的一仗,然后大夏国败了,但结果并不是大月国占领大夏国,而是两国握手讲和。但是,从大夏国远嫁而来的镇国公府九夫人紧接着就消失了,没有葬礼,如同飞蛾扑火,无声无息中,被火焰吞噬得干干净净。 再接着,镇国公夫人在宴会上放出消息,要为儿子娶续弦,一呼百应,京城中的文官武将的那颗趋炎附势之心开始疯狂跳动,风头不亚于皇帝选秀女。 想到这里,钟未央的嘴角勾出一抹嘲讽。什么“朝堂动荡”、“明智之选”都是虚假的掩饰借口,攀附权贵才是她父亲的真心吧!明明她才十五岁而已,并不着急着成亲。 那个司徒九爷又有真心吗?他的结发妻子下场如此凄惨,甚至看起来就是个阴谋,他说不定就是阴谋的执行者之一。邻国公主没有嫁给皇上…没有嫁给亲王…却嫁给了太后的娘家侄子…镇国公府虽然显赫,但是这个九爷是国公爷的嫡幼子,并非继承国公府的世子…是不是从一开始,公主来和亲的时候,这个阴谋就布下了呢?皇帝不信任大夏国的诚意,怀疑这个和亲公主是奸细,于是把烫手山芋扔给信任的亲舅舅镇国公,再就是监视公主,等着抓到把柄… 唉!权谋,性命在权谋面前化成了灰烬。她不同情奸细,但是她同情女子,这里的女子。现在,她最头疼的是她自己,她该怎么办? 她的父亲,她的同父异母兄长,这钟府里最引人瞩目的两个人,从身边这两个男人的身上,她看穿了他们的心,这里的男人对女人是没有真心的!他们不爱妻子,甚至不真心爱小妾,也不爱女儿,他们爱的是权势和富贵,是那抹迷惑世人之势利眼的过眼云烟。 她并非这里土生土长的女子,她是从现代穿越来的!她不愿忍气吞声、逆来顺受,她不会做《红楼梦》里的贾迎春。那么,她该怎么办?

夏天水清凉·完结·94.5万字

客户端电脑版

版权所有:上海玄霆娱乐信息科技有限公司

沪公网安备 3101150200865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