娇娘医经

娇娘医经

希行

古代言情/已完结

219万字

完结于2014-12-31 11:32:36
程娇娘的痴傻儿病好了 但她总觉得自己是又不是程娇娘 她的脑子里多了一些奇怪的记忆 作为被程家遗弃的女儿 她还是要回程家 不过,她是来找回记忆的 可不是来受白眼欺负的 ************************* 封面,出品~

第一章 诡夜

  梆子敲了三下时,灵堂前的人更少了。

两个丫头往火盆里扔了一把烧料,打了哈欠。

“姐姐,我们也去眯一会儿吧。”其中一个说道。

“这不好,咱们也走了,就没人给少夫人守灵了。”另一个带着几分迟疑说道。

先前那一个丫头撇了撇嘴。

“谁让少夫人早亡,生的姐儿这么小,能哭两声就不错了,更别提孝子孝女伺候了。”她说道,一面再次拉那个丫头,“走啦走啦,一会儿就回来了,连大公子他们都不管,咱们怕什么。”

那丫头便也起身了,二人说着话走出去了。

“所以说什么好都不如自己身子好,早早死了,挣了什么也是给别人的….”

夜风吹进来,林立的丧棒纸扎垂花刷刷响,雪白的灵堂里更加的空寂。

还未上漆的棺材前的火盆里最后一张烧料跳跃几下化作一片灰烬,三炷香也就要烧没了。

一个小小的身影从门外闪进来,小的还没有桌子腿高,看着眼前的棺材得仰着头。

这是一个三四岁的小女孩,有着大大的眼睛,粉嫩的脸蛋,只是身上的袄子穿的歪歪扭扭的,头发也散着。

她怔怔的看着那还没有封口的棺材,慢慢的走过去,扶住架着棺材的条凳,两三次失败后终于站了上去,她的手扒住了棺材板,慢慢的站起来看向棺材内。

灵堂里明亮的白烛照耀下,一个年轻的妇人安静的躺在棺材里。

银盘脸擦了铅粉,越发的白净细腻,高鼻樱唇,阔额长眉,乌发云鬓,上簪九翅衔珠金钗,深蓝的精美刺绣云锦寿衣,项上挂着的彩珍珠足足绕了三圈,在白烛跳跃的光下,发出耀眼的光芒。

小女孩伸出手。

“母亲,母亲,起来,抱抱。”她喃喃说道。

小小的胳膊勉强架在棺材上,别说拉到那里面的人,就是伸进去都困难。

她踮起脚,一次又一次。

一声尖叫划破了灵堂的肃静。

小女孩转过头,看到两个丫头站在灵堂口,惨白的脸,惊恐的看着自己。

“母亲叫我呢。”她说道,伸手指了指棺材,特意给两个丫头解释。

这句话终于击碎了两个丫头的神经,发出一声惨叫瘫软在地上晕死过去。

占据了整条街的张家大院的喧闹瞬时蔓延开来,让初夏朦胧的月光都变得摇曳零碎。

张家大宅的最西边,有两三个小院落不属于张家所有,城中河从这边蜿蜒而过,让这里一年到头都是水渍阴暗,苔藓遍布。

急促的脚步声在街道上响起,打碎了这里的宁静。

脚步声声停在了一个小院落,窄窄的门庭挂着两盏灯,夜色里投下一片柔黄的灯影,照着门前停下的人。

这是一行四人,两男子两妇人,其中一个妇人怀里抱着一个锦绣包被。

似乎是走的太急,他们停下喘息一刻后,才有一个男子上前敲门。

灯下的木门越发显得旧的苍白,男子的手才扶到门上,吱吱呀呀一声响,门自己开了。

夜半里这声响这突然的开门,让原本就紧张的四人同时吓得哆嗦一下,两个妇人还忍不住后退一步,带着几分惊恐看着开了半扇的门。

灯光洒进一半,越发衬得余下的黑暗更加的渗人。

“程家…娘子…”男人牙关微微打缠说道,“晚上…也不关门么…”

说话的声音缓解了大家的恐惧,抱着包被的妇人深吸一口气,迈步上前。

“程家娘子..”她看向门里轻声喊道,“程家娘子…程啊..”

伴着话音陡然变成低呼,大家看到门里的黑暗处飘来一盏灯笼,同时细碎的脚步声响起。

“你们是来求医的么?”一个娇滴滴的女声问道。

灯笼走近,大家便看到其后是一个鹅黄衣衫的豆蔻少女,凤眼高鼻红唇,唇下一点美人痣,灵动鲜活可人。

阴森恐惧一瞬间散去,门外的四人一颗心落地。

“是啊是啊,这么晚叨扰娘子了,我家小娘子有些不好…”抱着包被的妇人忙上前,掀开包被。

一个女童露了出来,趴在妇人的肩头,睡得沉沉。

鹅黄衫少女探身看了眼,点点头。

“好的,请随我来。”她说道。

四人便忙都进门,鹅黄衫少女回头伸手阻止。

“只她一个人带孩子进来就是了。”她说道。

两男人一个妇人便站住脚,看着那妇人抱着孩子进去了,灯笼远去,二人也消失在黑暗里,如同被什么猛兽一口吞噬一般。

昨日下过一场雨,碎石路上有些湿滑,又是临河阴暗位置的宅院,空气里湿潮的气息格外的浓厚。

小小的宅院,也不挂灯笼,两人就靠着那少女手里拎着的灯笼行走,四周的黑暗越发压人。

“叨扰你家娘子这么晚…”抱着孩子的妇人忍不住开口,似乎只有说话这种压抑的感觉才能舒缓。

“无妨。”黄衫少女清脆的答道,带着她穿过穿堂,将灯笼往后移了移,“小心台阶。”

妇人微微踉跄一下,及时的倒步站稳,再抬头便看到眼前黑蒙蒙亮着一盏灯,视线适应后,才看到自己站到了一处房屋前,屋里亮着灯。

少女快步上前,推开门。

门内的灯光倾斜而出,妇人有一瞬间的不适应,她微微侧头一刻之后才再次看向门内。

中厅一盏美人宫灯,其后一张六折云纱花绘屏风,隐隐透出其后侧卧的人影。

这就是那位程娘子吗?

“娘子,有人求医。”少女已经走进门去,轻声说道。

屏风后侧卧的人影缓缓抬起身,借着灯光可以看到乌发如水幕般倾泄而下。

“让病人进来吧。”

略有些木然的女声从屏风后传来。

妇人松口气,抱着孩子就要迈步。

“你站着别动。”鹅黄少女忙说道,自己快步出来,伸出手,“把孩子给我吧。”

妇人迟疑一刻,把怀里的女童递给少女,看着她抱着孩子进去了。

门并没有关上,妇人可以看到少女将女童抱着转到屏风后,灯影映照在屏风,一个女人的侧影投在其上,她似乎穿着宽大的袍子,随着伸手甩出一片阴影。

短短一眼,少女就弯身抱起孩子走出来。

妇人忙伸手接过,看着怀里的孩子依旧如同来时一般面色潮红的沉睡。

“陡然,受惊风邪侵入,所致,已经施针了,无碍,不会再抽搐,**了。”屏风后女声说道。

妇人大惊大喜,惊的是自己什么都没说,这边就知道病情,喜的是仅此一句就足以证明这位程家娘子果然医术了得。

“多谢娘子。”她忙忙的施礼,一面从怀里拿出一个钱袋,“叨扰娘子了。”

她的话音未落,屋子里的女声打断了她。

“这小孩子,倒不算病,你们家有病的,是躺在棺材里的那位呢,你们,真不打算,给她治一治了么?”

什么?

妇人惊愕的抬头,看着屏风后又恢复侧卧的人影,因为手拄着头,身躯呈现出起伏,与暗夜、橘灯、云纱花影交织在一起,呈现出诡异的美感。

棺材里的死人,还能治?

这程家娘子说胡话了么?

五更时分,奶妈小心的掀起帐子,锦被里睡着的女童似是被惊扰,微微的抖了下手,奶妈顿时屏住呼吸紧张起来,但女童只是抖了下依旧安睡。

奶妈便伸手到锦被里摸了摸,女童依旧没有醒来。

奶妈松口气,放下帐子,转过身,看着身后一群花团锦簇的女人们。

“怎么样?”其中一个满头白发的老妇急切的低声问道。

“回老夫人,媛姐儿没有尿,也没有醒,从回来后到现在一直睡着,其间没有惊搐。”奶妈也压低声音说道。

此话一出,屋子里的女人们都如释重负。

老夫人摆摆手,自己先走出去,其他人忙跟出来。

外边天光已经微亮,院子里挂满了白灯笼,来回穿梭的都是穿孝的,看的人心沉重。

“刘道婆来了。”有仆妇疾步而来低声说道。

老夫人面色沉吟一刻。

“让她先候着吧,看看情况再说。”她低声说道。

家里丧事,这时候请来道婆收惊,外人看了还指不定怎么传闲话呢。

真是头疼。

好好的媳妇怎么突然跌了一脚,跌了一脚偏偏就没气了,要命的是,这一脚是在自己屋子里跌的,更要命的是那时候她们婆媳起了争执。

“那程家娘子说..”老夫人想到这里低声询问奶妈。

话音未落,外边忽地传来哭声,在天要亮未亮的时候,尖锐的女人哭声格外的渗人。

在场的人脸色都变了。

“亲家的人来了!”几个仆妇慌张的跑进来说道。

站在灵堂外,亲家大舅爷几乎肝胆欲裂。

突然接到妹妹的死讯,一家子差点惊的炸了锅,老父亲听到消息直接晕了过去,看这架势,说什么也不敢告诉母亲了,鸡飞狗跳人仰马翻的安抚了家人,大舅爷带着兄弟三个并妯娌家院杀了过来。

满目的缟素让他们最后一丝希望破灭,待进了门一眼看到空荡荡的灵堂,悲伤的亲家等人几乎气晕过去。

什么意思?什么意思?别说哭灵的人,灵堂前的香火都断了!

死了都被欺负成这样,生前还不知道如何艰难呢!

慌张迎接出来的妹夫顿时被小舅子们围住,劈头盖脸的打了下去。

“亲家老爷,不是不守着,是闹鬼..”有仆妇们抖着腿喊道,试图解释。

“呸,不做亏心事不怕鬼敲门!你们害死我家妹妹,现在又装什么鬼!”亲家的女人们也扔了往日贵人做派,哭骂着,又指着自己带了的仆妇家丁乱哄哄的赶着这家的下人们打。

灵堂外乱成一锅粥。

看到这一番情形,从后边过来的老夫人等妇人们吓得不敢出来。

但这躲着也不是办法啊。

“老夫人,天就要亮了。”仆妇焦急的提醒道。

家里这般闹腾,街上肯定都听到了,等天亮引来更多围观!

老夫人手脚发颤,耳边听得外边亲家们已经闹着要报官了,这要真是闹到官府,他们家世代的清名可就毁了!

几辈子的清名毁在自己手里,那她死了还怎么见列祖列宗!

作孽啊!

“老夫人,怎么办啊。”媳妇仆妇们纷纷催问。

怎么办?这时候怎么办都没法办!除非人没死!

人没死?

老夫人一个激灵。

“奶妈奶妈!”她转身喊道,“快去请程家娘子!”

------------------------

新书,更新不稳定,建议上架后再开宰。

喜欢这作品的人还喜欢

君九龄

太康三年冬,阳城北留镇宁家来了一个上门认亲的女孩子; 被拒婚之后,女孩子决定在宁氏家门前以死明志; 当死了的女孩子再次睁开眼; 很多人的命运就此翻天覆地。

希行·完结·195万字

美人谋律

且看现代女律师重生为古代女诉师,虽然无钱无权被歧视,好在诡计多端、口吐莲花,伶牙俐齿能发家。 (66的超级群,72189398.入群问题,66任一本书的男配)

柳暗花溟·完结·137万字

卦妃天下

本文已由悦读纪出版,出版名《盛世繁华为君倾》,当当淘宝都可购买。 夜摇光,风水世家传人,一眼看贫贵,一卦晓祸福,一言论生死! 就算穿越成为古代农户小媳妇,她一样可以财源广进,风生水起! 等到谈婚论嫁时,夜摇光问:“钱是我赚的,你是我养大的,小人恶人是我打的,魑魅魍魉是我驱的,权贵豪富欠的情是我的,我要你干嘛?” 某男端着一张长得越来越妖孽的脸凑上前:“夫人负责赚钱养家,扫清天下,为了不失宠,为夫自然要保证永远貌美如花。” 于是,某女就这么嫁了! 权倾天下,不如有你;世间永恒,唯神仙眷侣。

锦凰·完结·598万字

九重紫

《九重紫》典藏纪念版2022年9月11日上市啦!欢迎大家关注! 窦昭觉得自己可能活不长了。 她这些日子总梦见自己回到了小时候,坐在开满了紫藤花的花架子下摆动着两条肥肥的小腿,白白胖胖像馒头似的乳娘正喂她吃饭……可当她真的回到小时候,人生又会有怎样的不同呢? 《九重紫》,讲述一个重生的故事! ※ 如无特殊情况,每晚20点左右更新! 已完结作品《以和为贵》、《好事多磨》、《庶女攻略》、《花开绣锦》,保证坑品,欢迎新老读者阅读点击、收藏、订阅。 O(∩_∩)O~ ※

吱吱·完结·169万字

名门医女

齐悦一脚跌进了陌生时空 梳着妇人头,不见丈夫面 独居别院,冷锅冷灶冷眼 开什么玩笑 既然我是这家中的大妇 自然我说了算 好吃好喝好住大家井水不犯河水 再跟我斗再跟我斗 外科圣手吓死你们 ------------------------------------- 沐水游做的封面!!!手绘的原创的!!! VIP书友群:251668182,需正版订阅验证粉丝值。

希行·完结·146万字

天字嫡一号

平行王朝的公主穿越到大梁 第一件事给家人改善处境 第二件事找个好老公 第三件事当个破案小能手 ——哎哟,天下还有凭权力和脑子办不到的事嘛?

青铜穗·完结·96.8万字

诛砂

说起愿望,可能没人信。 但谢柔惠最大的愿望就是能够说一声不。 从她十二岁那年的夏天开始 如果那时候说一声不 姐姐就不会被水冲走 她不会被家人厌弃 不会舍下自己的孩子 不会被父亲嫁给镇北王为继室 也不会被继孙羞辱 也不会有今日被一条白绫缢死死不瞑目

希行·完结·164万字

大帝姬

穿越的薛青发现自己女扮男装在骗婚。 不仅如此 她还有一个更大的骗局。 -------- 这是一个有很多秘密的人的故事

希行·完结·176万字

掌家娘子

生母被父休逐,继母设计陷害,人生就要这样了结? 对姚婉宁来说这却只是个开始,从今往后不再小心翼翼、克制隐忍,誓将坏人爽虐到底。 现代心理医生来到古代,宅斗、商斗、宫斗都不能少,谁叫她是掌家娘子呢。 PS:还有那个他,任你运筹帷幄,却要一招败落,只因为你不认识我,我可认识你。 呜呜~好不容易爱上一位娘子,就要卖萌、打滚、耍赖,将她娶回去掌家。 *** 云霓的完结书《庶难从命》、《复贵盈门》、《吉时医到》,教主坑品一流,大家放心跳,请大家收藏、点击、留言、砸票,爱死你们了。 教主新书《嫁冠天下》欢迎大家阅读。书号:1011258077

云霓·完结·107万字

客户端电脑版

版权所有:上海玄霆娱乐信息科技有限公司

沪公网安备 3101150200865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