卿本风流

卿本风流

林家成

古代言情/已完结

84.5万字

完结于2015-12-2409:14:11
她助他得到富贵,却在他权势滔天时,被活活逼死。 重生回到当初,她将步步为营,借那倾城男子之势,为自己谋一个富贵悠闲。 ————淡淡一笑闲袖手,转眼翻覆世间云。 ## 满朝凤华的作者孤钵携新书《保护皇上》卷土重来,书页下面有直通车,大伙去看看吧。

第一章不是梦

“主母,到了。”

一个恭敬的声音传来。也许是因为夜色正浓,月光太浅,那走在前面,恰好处于寺院檐角与树影交织处的娇小身子,这时刻看起来很显阴森。

冯宛心不在焉地应了一声,她蹙眉问道:“弗儿,夫主呢?快带我去见夫主。咦,这里好生安静。”

那与她相处了三年,一直忠心耿耿的婢女弗儿听出了她语气中的不安,咬唇张望了一会,突然指着左侧方向欢叫道:“啊,那里有灯火,郎主必是在那里。”

冯宛心下着急着,闻言也不多想,提起裙套急急地冲了过去。一踏入殿堂,她便清声唤道:“夫主?夫主?”

连唤了两声,殿中依稀传来男子痛楚的喘息声。冯宛心下一紧,伸手推开殿门,踏了进去。

殿堂很大,泥塑的神像高大巍峨,牛油灯下正悲悯中透着阴森地俯视着两女。冯宛一眼便看到神像下,躺着一个身形依稀相识的年青男子。她急急跑去,冲到男子面前扑通跪下,伸手抚向男子的脸,声音仓惶地唤道:“夫主,夫主?”

就在她伸出的手,刚刚抚上男人的脸时,极为突然的,蜷缩成一团的男人,突然翻身向上,双手闪电般地一伸,同时扣紧了她的双臂。

他把她重重一扯,在令得冯宛身不由已地扑倒在他怀中时。只见男人右手扯上她的玉带,便这么重重一扯一撕。“滋——”的一声布帛碎裂的声音传来,转眼间,冯宛腰带脱落,外袍扯破,腰间细嫩晶莹的肌肤,在牛油灯下散发出诱人的光泽。

不等冯宛反应过来。那男人已是双手齐动,连连几下撕扯。

只是一个转眼,冯宛已是外袍碎裂,红色的亵衣系带脱落。

这一下变故极为突然,冯宛尖叫一声,嘶叫道:“你,你不是夫主。”堪堪叫出这几字,她的嘴便被人从后面捂住。她最为信任的婢女弗儿的声音从身后清楚地传来,“别摸了,快点办事。”

身上的男人淫笑道:“你急什么?”他啧啧叹道:“好肌肤,好身段!啧啧,怪不得,实在怪不得。”

他连赞几声,双手把冯宛一推一拉,便翻身坐到了她的身上。右手定住冯宛胡乱挣扎的双手,他双手齐动,三不两下便把她剩下的衣袍扯了个稀烂。

这时刻,冯宛双手被抓,双脚被压,嘴里的嘶叫求饶,也被实实捂住。她胡乱挣扎着,奈何体薄力小,哪里挣扎得动?只一下功夫,便是气喘吁吁,满头青丝凌乱不堪。

就在这时,紧捂着冯宛嘴唇的婢女双手一松,急急闪入神像后面。冯宛的呼救声还来不及出口,只听得“砰——”的一声沉响,禅房的门被数人重重撞开。五六人一涌而入。

所有的人,都被这一幕惊呆了。

直过了一会,一个女子才疯冲而上,她拳打脚踢地把冯宛身上的男人踢开,一把脱下外袍给冯宛胡乱披上,然后抓起冯宛的长发,惊怒地喝骂道:“赵夫人,你好不要脸!”

这个尖喝声打破了平静,另一个雍容中透着愤怒的年青女子声音传来,“赵夫人,你家夫君如此看重于你,你竟然在这寺院当中,神像之下行此苟且之事?你就不怕菩萨降祸吗?”

一个威严的中年男子厌恶地别过眼,右手一挥,喝道:“还愣着干什么?把这不知羞耻,亵渎神灵的贱妇拖起来!”

两人应了一声,刚走出一步,那中年男子又喘着气恨不成声地喝道:“把那奸夫拖出去砍了!”

几乎是他的声音一落地,“刷——”地一声佩剑出鞘,寒光闪动,那男人急急惊叫道:“且慢,你答。。。。。。”不等他把话说完,剑光已至。只听得“卟”地一声,男人的叫声戛然而止。

直是摇晃了好一会,瞪大双眼,死不瞑目的男人的尸身,才砰然倒地。

浓烈的血腥中,冯宛转动木然的双眼,她回头盯向众人。

目光一一在房中众人的脸上划过,冯宛定定地盯上了五步开外,那个雍容美丽的少女。盯着她,冯宛凄然一笑,吐出的话,嘶哑,却平静,“赵郎知道否?”

她盯着那少女,向前跨出一步,也许是她的表情太平静,也许是她的笑容让人毛骨耸然,那少女不由向后退出了三步。

冯宛直直地盯着她,嘶哑地再次问道:“今晚之事,赵郎知情否?”

少女一连退出几步,直到身躯抵上墙壁,无路可退这才停下。她朝四下望了一眼,见到己方人多势多这才心下大定。

回过头来,她瞪着冯宛,尖声叫道:“你胡说什么?你这贱妇不要脸,在这里私会汉子,还敢胡说八道?来人,把这贱妇砍了!”

少女的身后,一个二十来岁,长相精明刻薄的少妇尖叫道:“在神像面前做了这等丑事,岂能便宜了她?得脱光她的衣服游街!”

少妇的声音一落,那威严的中年人眉头一皱,他沉痛地望着冯宛,喝道:“不要说了!”咬着牙,他的声音中充满了无力,“阿宛。。。。。。这贱妇虽然行此无耻无羞之事。然而这些年,她为了俊儿,也是吃了苦助了力的。”

他转向冯宛,低哑地劝道:“还是把她交给俊儿吧。”他转过身去,这可是寺院重地,若是让那些秃子发现了这里的丑事,只怕会翻了天去。还是速速离开的好。

中年男人的声音一落,冯宛已是冷冷笑出声来。她目光转向杀机毕露的雍容少女,转向几个提着剑,一步一步向自己走近的护卫。那中年人蒙在鼓里,她却是明白的:这一次,她是必死无疑!那女人绝对不会允许自己踏出这个禅房的。

冯宛右手一伸,从一个靠近而来的护卫手中拿过他的佩剑。

那护卫看了对面的雍容少女一眼,任由冯宛把那剑拿走。

冯宛右手一反,把剑架在自己的颈子上。她昂着头,一瞬不瞬地盯着那少女,咧开雪白的牙齿森森一笑,冯宛嘶哑缓慢地说道:“陈雅,别得意,不出五载,你必死无葬身之地!”

说到这里,她仰头哈哈一笑,右手在颈上一勒,瞬时,鲜血如花,在牛油灯下纷落如雨。

砰地一声,冯宛尸身倒地。昏暗的灯火下,明明应该死不瞑目的她,却偏偏嘴角含笑。

这样的夜晚,这样的诡异笑容,令得那雍容少女陈雅不由打了一个寒颤。她急急向后退出,连声说道:“快走快走。”

中年人的叹息声中,几个护卫抬起冯宛和那男人的尸身朝外走去。

那长相精明刻薄的少妇追上了陈雅,她小心地打量着陈雅的表情,不安地说道:“阿雅,那冯宛向来聪慧,手段颇多,料事极准。她最后的话,不会是有什么。。。。。。”

不等她说完,陈雅已尖声叫道:“什么都不会有!”她右手一挥,打断了那少妇的话,瞪来的目光中愤恨中夹着掩不去的惧意。

陈雅尖叫道:“她死了!她已经死了,你没有看到吗?她已经死了!”

夜风飘荡,那一声又一声的‘死了’,如寺中禅香一般,袅袅不绝,久久不尽。

。。。。。。。

“夫人,夫人。”

连连地摇晃中,冯宛尖叫一声,直直地翻身坐起。

烛光中,她直直瞪来的目光实在可怖,婢女吓得向后退出几步,才挤出一个笑容,哆嗦着说道:“夫人,你又做噩梦了。”

“又做噩梦了?”

冯宛声音嘶哑,有点颤抖地问道。

“是啊,夫人你怎么啦,这几晚老这样做着噩梦?”

冯宛没有回答,她转过头,静静地打量着房间。看她这陌生的样子,仿佛这地方已是许多年许多年不曾见过一般。

婢女瞅着她,不安地想道:夫人这是怎么了?好几晚被噩梦惊醒,都是这个模样。

她正寻思际,冯宛已走下了床塌。婢女连忙上前,把外袍披在她的背上。

冯宛神思恍惚的在塌上坐下,再次朝四下张望了一眼,她低声说道:“前天,凤儿的娘真的过逝了?”

这两天,夫人对这事已重复问了五遍了。婢女抿了抿唇,最终还是恭敬地应道:“是。过逝了。”

“是被凤儿的大嫂毒死的?”

“是的,夫人。”

婢女回答到这里,又朝冯宛小心地看去。见到她双眼直直地盯着前方,依然一副神思恍惚的模样,不由暗中叹了一口气,琢磨着:夫人莫不真是中邪了?郎主明日回来后得跟他提提此事。

冯宛又对着房中的布置,细细地打量了一遍后,慢慢站起。

她低下头,任由青丝披下脸颊,望着地板上自己的倒影,她的声音恢复了平和和沉稳,“郎主明日回来吧?”

“是。”

“我做噩梦的事,休跟他提。”

婢女一怔,好一会才应道:“是。”

冯宛抬起头来。

这一刻,她的眼神恢复了惯常的宁静和深邃。一直以来,冯宛的眼神都有一种让人心灵平静的力量,此刻也不例外。望着恢复正常的夫人,婢女暗暗松了一口气的同时,隐隐感觉到,夫人似是有些变了。

对上婢女关切的眼神,冯宛挥了挥手,低声说道:“出去吧。我没事的。”

“是。夫人。”

“吱呀”一声,房门被婢女轻轻掩上。直到她的脚步声远去,冯宛才抬起头来。

她静静地看着那房门,好一会,嘴角噙起了一抹微笑,吐出的声音,更是轻软如呢喃,“菩萨也知道我心中不甘么,因此许我再生?”

一连几晚,直到今晚她才梦到自己的死因,也才完全相信,梦中之事便是将来之事。

冯宛又对着房中的布置,细细地打量了一遍后,慢慢站起。

她低下头,任由青丝披下脸颊,望着地板上自己的倒影,她的声音恢复了平和和沉稳,“郎主明日回来吧?”

“是。”

“我做噩梦的事,休跟他提。”

婢女一怔,好一会才应道:“是。”

冯宛抬起头来。

这一刻,她的眼神恢复了惯常的宁静和深邃。一直以来,冯宛的眼神都有一种让人心灵平静的力量,此刻也不例外。望着恢复正常的夫人,婢女暗暗松了一口气的同时,隐隐感觉到,夫人似是有些变了。

对上婢女关切的眼神,冯宛挥了挥手,低声说道:“出去吧。我没事的。”

“是。夫人。”

“吱呀”一声,房门被婢女轻轻掩上。直到她的脚步声远去,冯宛才抬起头来。

她静静地看着那房门,好一会,嘴角噙起了一抹微笑,吐出的声音,更是轻软如呢喃,“菩萨也知道我心中不甘么,因此许我再生?”

一连几晚,直到今晚她才梦到自己的死因,也才完全相信,梦中之事便是将来之事。

喜欢这作品的人还喜欢

世婚

世代为婚,不问情爱,只合二姓之好。 春花般凋谢,又得重生。 一样的际遇,迥异的人生,她知道过程,却猜不到结局。 重生,并不只是为了报复。 重生,并不只是给了她一人机会。 重生,原是为了避免悲剧,让更多的人得到更多的幸福。 ——*——*—— 男主:愿得一人心,白首不相离。 女主:嗯,这话好听。不过夫君,金银田产都交给我管理吧? ps:坑品有保证,但是跳坑需谨慎,男主简介里说得很清楚,不喜莫入!

意千重·完结·151万字

美人凶猛

死后重生,她决意要么终生不嫁,要么招婿入赘。 而且为了对抗害死她的前夫,保住家产,她参与了家族锦绣绫罗的买卖, 并用曾经从他那里学到的一切,来对付他! . . 已有四本完结书,填坑有保证,欢迎往下跳^^ Q群:243917571欢迎喜欢本书的同学进来卖萌~

沐水游·完结·98.9万字

越姬

这是乱世,这里有最灿烂的风华,也有血和毒。一切,只取决你够不够强大! 她来到这里,成了被未婚夫劫杀的越女。为了摆脱身为礼物的命运,她绞尽脑汁,准备凭借智慧和剑术求取从容人生。

林家成·完结·105万字

诛砂

说起愿望,可能没人信。 但谢柔惠最大的愿望就是能够说一声不。 从她十二岁那年的夏天开始 如果那时候说一声不 姐姐就不会被水冲走 她不会被家人厌弃 不会舍下自己的孩子 不会被父亲嫁给镇北王为继室 也不会被继孙羞辱 也不会有今日被一条白绫缢死死不瞑目

希行·完结·164万字

金风玉露

宅门里,夫人吵小妾闹,小小家丁可笑可笑。 朝堂上,你也争他也抢,叫声王爷提防提防。 某女:(得意洋洋)学了一身泡妞的本事! 某王:(长眉微挑)如何? 某女:(垂头丧气)自已是个妞…… 某王:(不怒自威)还不给我过来! 某女:(双手抱胸)干吗?我不要! *话说很久很久以前,某女假扮男装,卖身王府,从最低等的家丁做起……

柳暗花溟·完结·109万字

国色芳华

这是一个奢靡开放的朝代, 世人皆爱牡丹,一掷千金。 她叫牡丹,人如其名,更有一手培育稀世牡丹的技能,只可惜被人当做了草。 幸亏她经得风吹经得雨打,经得严寒酷暑。 于是,她的人生注定艳丽风流。 ——*——*——*——*—— 已有四本VIP《花影重重》《剩女不淑》《天衣多媚》《喜盈门》,坑品有保障,请放心跳坑。

意千重·完结·134万字

媚公卿

她执意要嫁给他,最终自焚而死。 重生后,在这个讲究门第风骨的魏晋时代,她起于卑暗,胸怀机谋。。。。。。

林家成·完结·84.9万字

凤月无边

身后传来卢文的声音,“我会用竹叶吹《凤求凰》,阿芦愿意一听么?” 这声音,低而沉,清而彻,如冰玉相击,如山间流泉,如月出深涧,如风过竹林……它是如此动听,如此优雅,如此多情,又是如此隐晦的明示着…… 微微蹙了蹙眉,刘疆缓步踱开几步。朝着郭允也不回头,便这么淡淡地问道:“她这是在玩什么把戏?” 郭允低声禀道:“卢文说,她为了嫁主公你正努力着呢。主公你竟敢背着她勾三搭四的,因此她非常恼火,非常不高兴,非常气恨,非常想凑热闹。”

林家成·完结·117万字

南朝春色

在经历了几十年的动乱后,南朝陈国文帝继位,南北两地,同时出现了少有的繁华安定。 有着极美的容颜,还有着不堪又混乱的前一世记忆的女主,重生在这个繁华世间。她想,这一世,她不会是妖孽,她一定要在这外表靡华,实质却是荆棘遍地的世道,求一个最高贵最优秀的天之骄子也不敢求的:现世安稳,岁月静好。

林家成·完结·78.8万字

客户端电脑版

版权所有:上海玄霆娱乐信息科技有限公司

沪公网安备 3101150200865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