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婚夜,王爷有读心术后演技爆棚

新婚夜,王爷有读心术后演技爆棚

风舞苏苏

古代言情/连载中

76.2万字

更新时间:2023-01-31 22:21:49
【双洁,甜宠,白切黑,欢喜冤家,1v1】 云染堂堂阁主,医毒蛊武,样样精通,日子快活似神仙,奈何一朝被雷劈,魂穿成尚书府饱受欺凌的大小姐,日子过的狗都不如…… 继妹悔婚,直接命人将她打晕扔上花轿,嫁给那个传闻中集眼疾腿疾隐疾于一身的男人 ****** 新婚夜,南宫墨对她说: “本王眼瞎腿残且命不久矣,不愿误佳人,卿可和离,另觅良人。” 云染深情款款回话:“世人常说,结发为夫妻,恩爱两不疑。你我既已成婚,便该不离不弃,我会陪你到生命最后一刻的。” 然而南宫墨却听到了她的心声: 【和离?为啥要和离?住你的房,花你的钱,等你两眼一闭腿一蹬,我就挖个坑把你埋了,然后继承你的万贯家财良田美眷,岂不美哉?】 南宫墨缓缓咬牙:“呵……甚美!”

001:这是人干的事么?

云染是被晃醒的。

感觉自己像是在一个移动的轿子里。

迷迷糊糊的睁开眼,险些被眼前满目绚烂的红闪了眼!红衣,红毯,红轿帘,连顶都是红的……

云染:???

她在哪儿?要去哪儿?做什么?

她记得,三师兄历时三年终于在北溟寻得了天地至宝九黎玄镜,传信回宗门,于是乎她扮作土匪将他拦在了半道,还没来得及打劫,就听头顶一声惊雷,万丈金光险些闪瞎了她的眼。

然后,就没有然后了……

所以,她这是被雷劈了?

挂了?

还乘上了去阴曹地府的红轿子……

“落——”

“请新娘下轿——”

冷不丁的,一道高音飘然入耳,云染不可置信,新娘?成亲?她?!嫁谁???

然后就有两个五大三粗且打扮的花枝招展的嬷嬷冲进轿子里,捡起掉在地上的红纱粗暴的往云染头上一盖,不由分说的将她架了出去。

若是往日,这俩婆子早被云染拍飞了,然而她这副身体一早被人灌了大量软筋散,头晕腿软,别说打人了,站都站不稳。

云染被那俩婆子一路架到了喜堂,像个提线木偶似的被人摁着脑袋拜了天地,拜了高堂,就在司礼官唱出‘夫妻对拜’之时,云染听到了一声……

“汪——”

没错!就是狗叫声!

云染听声辨位,这狗就在她对面半步之遥。

那位置应该是……

她这是要嫁给一只狗?!

“磨磨蹭蹭的干啥呢!快点拜!”

一个婆子不耐烦的来摁云染的头,云染顺势一歪头,红纱滑落,她清楚的看到了对面的那只……格外漂亮的狗子!

雪白的毛发没有一丝杂色,还透着淡淡的光泽,云染很想摸一把,还有那眼睛,湛蓝如湖水,漂亮极了。

有点像狐狸,又有点像雪狼,简直是一只极品狗!

狗子被一个清秀的少年抱着,一副睥睨天下的姿态斜睨着云染,仿佛在说:狗爷驾到,速来跪拜!

云染回它一个白眼:再看,把你炖汤!

还有,这副身体要嫁的人,秦王南宫墨,居然找来一只狗跟人家姑娘拜堂?这是人干的事么?

云染美眸轻眯,眼风清凉扫过堂中众人,似笑非笑,“和我成亲的不是秦王殿下么?他人呢?变成狗了?”

人群有一瞬间的死寂,静的诡异!

喜婆第一个回神,狠狠地瞪了云染一眼,“呸呸呸!胡说八道什么?王爷好好的,你才变狗了!不得对秦王殿下不敬!”

王府的管家站出来解释,“王妃莫怪!今日我家王爷突发旧疾昏厥,实在无法拜堂行礼。然,良辰吉日不可耽误,无奈之下这才出此下策,还望王妃谅解。”

狗王爷晕了?真的假的?

“谅解,自当谅解,不过……”话锋一转,云染伸手一指被少年抱着的狗子,唇角勾起一抹阴凉的笑,“事后这只狗,能炖汤么?”

狗子:“汪——”你礼貌吗?

管家抬手擦了擦额角的冷汗,“王妃,这只怕不妥。”

喜婆立刻恶狠狠地瞪了云染一眼,“你还想喝狗汤?你居然还想喝狗汤?那是普通的狗吗?啊?那狗可是……”比你都金贵!

云染懒洋洋的打断她,“也对哦,它不是一只普通的狗,它可是秦王……”

“你说什么?”

喜婆怒目圆睁,正要呵斥云染,却见她直接身子一软晕了过去。

人群瞬间有些哗然,众人纷纷看向管家。

“这……这可咋办?”

成个婚,新郎直接昏迷没来,这拜堂到一半新娘子也晕了,这亲成的……

管家抬手按了按眼角,冲着司礼官挥了挥手,司礼官立刻高唱了一声:“婚事已成,送入洞房——”

……

听风苑。

软筋散的药效尚未过去,云染什么也做不了,索性躺在床上梳理脑海中的记忆。

林挽月,年方十七,亲娘早逝,继母恶毒,渣爹对她不闻不问,继妹们对她百般欺凌,名为尚书府大小姐,实则日子过得狗都不如。

继妹林嫣然与秦王早有婚约。秦王征战沙场,年少成名,姿容无双。一年前云山之变,九死一生归来,却从此废了双腿,瞎了双眼,还落下隐疾不能人道。

林嫣然悔婚,推原主替嫁。

林挽月誓死不从,被打晕扔上花轿,为保万无一失,林嫣然还让人给她灌下了大量软筋散。

“真是个人间小苦瓜!”

云染伸手摸了摸头上被人用棍棒打晕时留下的包,幽幽的叹了口气,然后,不知不觉的睡着了。

再醒来时,夜色幽幽,烛火摇曳

云染一睁眼就看到一个白影坐在她床前,一双黑幽幽的眼睛正望着她……

云染:“……”

要感谢她是被雷劈过一次的魂……

“吓着你了?”

男人的声音很好听,像清冽的风拂过塞北的冰雪,桀骜又冷漠,听过一次再难忘记。

云染凝眸看他,男人神色漠然,哪里有半分关心?反而那眉眼间尽是未加掩饰的嫌弃,仿佛她是什么麻烦东西一样……

【这就是那只狗王爷?怎么这会儿不晕了?呵!狗男人!】

南宫墨呼吸一顿,蹙眉看云染,心中惊疑不定:她分明未曾开口,他却听到了她的声音?

错觉么?

【话说,药效还没过,手软腿软浑身软,他不会乱来吧?】

【对了,他有隐疾,不能人道,没法乱来。】

【有一说一,这狗王爷长的倒是人模狗样的!墨发白衣,风华潋滟,清冷矜贵若画中仙,偏那薄唇性感撩人,像魅惑众生的妖邪。就是那眼眸,冷的跟千年寒潭似的,冻煞众生!让人不敢觊觎其美色……】

【狗是狗了点,但……真是个行走的祸水!】

南宫墨:“……”

不是错觉!

他听得到!

她在心里骂他!

还觊觎他的美色!

双眸微眯,南宫墨看着云染,“怎么不说话?哑了?还是傻了?”

云染:“……”

【咱们做侠女的,是不会跟一只狗计较的。】

“并非小女子有意怠慢,实在是王爷光风霁月,姿容绝世,令人一见之下惊为天人,这才一时失神,王爷莫怪。”

“呵……”

【别人夸你你还冷笑?笑你个狗头哇!】

“听说今日,你骂本王是狗?”

寒眸半眯,神色幽幽,语气森然,飘落一地杀气。

云染眨了眨眼睛,一脸无辜,“那都是误会!我当时话没说完呢,我是想说:它是王爷您的替身。并非骂您是狗。”

【就骂你了,咋地?我就不承认,看你能咋办?】

南宫墨勾了勾嘴角,语气幽凉而缓慢,“林小姐是对与狗拜堂一事,有所不满么?”

“怎么会呢?那狗不仅是王爷您的替身,还长的那么好看,我自然是满意的。”

【满你个狗头!找一只狗跟人家姑娘拜堂这是人干的事么?狗都干不出来这事好嘛!简直是狗都不如!】

只见南宫墨深吸一口气,修长的手指用力捏紧了轮椅的扶手,“本王眼瞎腿残,实非良配。”

【咦?狗王爷居然说了句人话耶!稀奇哦!】

“王爷莫要妄自菲薄,您就像那天上的明月一样,光芒万丈,璀璨耀眼。”【然后被天狗给吃了……】

南宫墨:“……”

这个心口不一的死女人!

“本王不仅眼瞎腿残,还身患不治之症时日无多。无意误佳人,卿可和离,另觅良人。”

听起来好像有点惨?

云染歪头看了他一会,寻思片刻,认真道:“世人常说,结发为夫妻,恩爱两不疑。你我既已成婚,我怎能弃你于不顾?”

“怎么?你要跟我一起死?”

“咳……”

那声音冷幽幽冷飕飕的,像一道魔音灌入耳中,惊的云染差点咳出眼泪。

“那啥,我是想说,不管怎样我都会不离不弃,一直陪你到生命最后一刻。”

【和离?为啥要和离?住你的房,花你的钱,睡你的床,等你两眼一闭腿一蹬,我就挖个坑把你埋了,然后继承你的万贯家财良田美眷,岂不美哉?】

“呵……”

的确甚美!

只可惜,若真有那么一天,他定要把她掐死,带走,挖坑,一起埋了!

云染有些狐疑的看了南宫墨一眼,“王爷,您笑什么?”

【是她表现的太明显了么?被他看穿了内心的想法?可他不是看不见么?】

“不离不弃,可是当真?”

“自然当真!小女子虽身无长物,却从不说谎。”

南宫墨看着她娇媚柔美的小脸,嘴角缓缓勾起一抹冷笑,从不说谎?分明是鬼话连篇,没有半句可信!如此睁着眼睛瞎话,早晚被雷劈!

“那本王便拭目以待。”

丢下这句话南宫墨就转着轮椅离开了内殿,刚到门口,耳中就响起了云染的心声:

【到时可得好好寻一块风水宝地,死后旺妻财的那种,然后亲自挖坑把你埋了。话说,烟霞山北麓的梵音谷,那儿风水就极好……】

南宫墨转着轮椅的动作一顿,勾唇冷笑。

财迷心窍的死女人!竟连他埋哪都想好了!

呵!

很好!

就看到时谁埋谁了!

出了院子南宫墨便召来影卫,低声吩咐了几句。

听完交代后的风玄一脸的瞠目结舌,回头看了看听风苑的方向,有些迟疑,“爷,这……这不太好吧?毕竟是个柔柔弱弱的姑娘家,这万一……”

“嗯?”

南宫墨一记淡淡的眼风扫去,风玄立刻正襟危立,“是!属下这就去办。”

话落,提气,身影宛若一道黑色旋风瞬间消失在原地。

喜欢这作品的人还喜欢

娘娘是个娇气包,得宠着!

现代牛逼轰轰的神棍大佬林苏苏,一觉醒来发现自己成了个弃妃,还是有心疾那种,娇气得风吹就倒。 争宠? 不存在的,咸鱼保命才是生存之道! 可偏偏,身边助攻不断! 太后:趁着皇帝神志不清,快快侍寝,怀上龙子,你就是皇后! 林父:皇上受伤,机会难得,闺女快上,侍疾有功,你就是皇后! 只有宫妃们生怕她林苏苏一朝得宠。 于是! 今日宴席,皇上微熏,绝不能让林苏苏去送醒酒汤! 遂,一众妃嫔齐心协力,把林苏苏困在了冷宫。 可谁来告诉她!冷宫那个眼尾泛红的男人是谁啊! 到底是哪个不长眼的,又把皇帝送到了她眼前啊!! (1V1,双洁)

玉楼人醉·连载中·146万字

咸鱼娘娘一心只想翻墙

温念软身为皇上的妃子,拿的是宫斗剧本。 按照套路,要开启宫斗模式? 达咩!她只想猥琐发育。 她最大的梦想是做条能吃能喝能玩能浪的咸鱼。 她只想躺着,不想翻身。 她更不想跟一群女人争一个狗皇帝,她只想独自美丽。 白天,她是弱柳扶风、一步三喘的温妃娘娘,哄得了太后,拿捏得了妃子。 最大爱好,找几个妃子聚众搓麻将。 晚上,她是兴风作浪、偷鸡摸狗的皇宫贼人,爬得了房顶,偷得了御膳房。 最大爱好,带着她的猫儿祸祸御膳房的膳食。 她本想做一条合格的咸鱼,奈何有人拿针戳着她翻身。 太后赶鸭子上架让她争宠:好孩子,你努力努力,皇后的位置非你莫属。 达咩达咩!她不想做皇后,只想做一条不翻身的咸鱼。 渣爹渣娘对她劝慰:好女儿,你要努力博得皇上欢心,这样才能保证我们侯府久盛不衰。 侯府衰不衰干老娘毛事?死开! 渣姐渣男对她PUA:好妹妹,你要努力往上爬,这样我们的宏图霸业才能尽快实现。 想要她当他们的垫脚石?别说门,窗都没有! 温念软本想着就这样舒舒服服做一条晒干的咸鱼,没想到某一天晚上遇到隔壁宫殿的那位皎如明月、皑如白雪的男子。 从此,咸鱼有了人生目标—— 每天都要想着翻墙! 【双洁,咸鱼女主+双面男主】

百里十书·完结·63.7万字

救命!嫁给糙汉将军后被宠野了

沈漓本以为穿越到古代已是此生最大的挑战,看着面前的赐婚圣旨,她两眼一黑,嫁给司炎那个疯批?还是一起毁灭吧! 赐婚的传闻不胫而走,有不少人幸灾乐祸,谁不知道那冷面将军最厌烦娇滴滴的贵女。 然而… 在不久后的宫宴上,众人亲眼看到司炎把小娇妻压在墙角,宠溺满满的摸了摸她的头,并低声诱哄。 “看你刚才跑的挺快,腿不疼了?” 沈漓红着耳根拍掉他的手,嗔他一眼。 “还好意思说,你能不能正常点,没看到刚才那些人看我的眼神多奇怪。” 开口后,沈漓才反应过来自己更像是在撒娇,顿时板起小脸。 “不管不管,你晚上去书房睡。” 被教训一通后,司炎不怒反笑。 “好,书房里的塌正好能睡两个人。” 沈漓皱眉:? 司炎看她表情“啧”了一声:“想我抱你睡?真麻烦,不过也不是不可以。” 众人:我是瞎了还是聋了,这还是那个杀伐果断不苟言笑的司炎? 这大概是一个野狼变忠犬的故事。

蓝西梦西·连载中·47.7万字

陛下,娘娘她又娇又媚

【双洁+男强女强】温凰生得好。 眼波似水,肌肤如雪,眉目含情,又娇又媚。 只可惜……被她爹送进了宫当替死鬼。 她爹是当朝丞相,野心勃勃想篡位。 太后不是吃素的,让相府送嫡女入宫,明面是嫔妃,实则为人质。 温丞相也不是吃素的,转头就把丢在老家那位糟糠之妻所出的女儿温凰给送了去。还声称,这是相府唯一的嫡女。 所有人都等着看温凰是怎么死的。 尤其是那些嫉妒她美貌的妃嫔。 —— 面对龙潭虎穴,强敌环伺,满级大佬.温凰慢悠悠笑眯眯地摆摆手:木事木事!本尊活了六千年,啥没见过?这才哪到哪? —— 太后?后来搂着她叫:母后的小心肝! 妃嫔?通通跪在她面前:皇后娘娘,求带! 她爹?在她娘面前像条狗:夫人,看我一眼吧,就一眼...... 至于皇帝玄珀嘛……温凰不太想提他。 不是因为他长得美,太招人;也不是因为他城府深,手段狠。 而是因为……这小子总馋她,她特么头疼!

夏虫语·连载中·70.3万字

新婚夜被抢!她把战神王爷踢出房

“我怀孕了!” 正要脱衣服的绝色男人,僵住:“……?” “怀的三胞胎!” “!!!”瞳孔地震!盯向她微微鼓起的肚子! “骗你的!”瞬间收腹,一片平坦。 “……呵~刚刚你算是踩爷刀尖儿上了。” 多年后—— 位极人臣的他,深陷朝廷的勾心斗角之中,乐而不疲堪称废寝忘食。 茶园里的她,也忙的披星戴月,餐风饮露。 中秋佳节月圆之夜。 “王妃呢?” “王妃在山上做茶。” “王爷呢?” “王爷在想着弄死谁……” “世子呢?” “上坟……” ********* PS:身心双洁!小仙女们快进坑来瞅瞅喜不喜欢~~

红豆包·连载中·79万字

玄门老祖宗赖在大佬房间不走了

【摆摊算卦玄门老祖宗vs傲娇宠妻商界大佬】 玄门始祖童漓,从末法时代穿越而来。 某个雷雨夜,意外闯入一栋郊外别墅,在咒印支使下,压住一个男人。 这男人生的一幅好皮相,五官立体炫目,一双瑞凤眼勾魂入魄。 修道之人讲究清心寡欲,她从未有过这种难以言喻的感觉...... 男人额角的青筋暴起,怒火翻涌:“快点给我滚下去,你要是敢动我一分,我一定会将你碎尸万段。” 童漓看着喋喋不休的嘴巴,顺从内心,低头亲了下去....... * 裴九胤一位隐形天选之子,亦是商界大佬,做事眼光毒辣,雷厉风行。 某天他指着照片里的女人,咬牙切齿道:“立马把这个女人给我找出来,我要将她挫骨扬灰。” N天后...... “听说你找我?想将我挫骨扬灰?” 裴少高昂头颅不言语,维持自己最后的倔强。 “呵,我看你面色发昏,今晚有皮肉之苦。” 第二天,裴大少眼角眉梢都挂着幸福笑意,在公司手机不离手: “媳妇,你到哪了?” “媳妇,我想你了。” “媳妇,你什么时候回来。” “媳妇....” “对不起,您拨打的电话已关机。”

陌上书钰·完结·107万字

失忆后错把前夫的死对头当老公

(1v1,爽虐前夫,男主上位,不喜勿喷) 滨城人人皆知顾荞爱沈遇白入骨,可三年后顾荞却提出离婚,还在离婚当天车祸失忆了,把前夫的死对头傅凌霄认错成老公。 傅凌霄看着眼前这个顾荞,不断提醒自己这不过是这女人为了帮沈遇白搞垮自己的手段,哼,他绝不可能上当!可是……她竟然搂着自己叫老公唉! 沈遇白以为顾荞就算离婚也不过就是闹一闹,然而却发现她是自己追妻火葬场都追不回的妻。 “荞荞,我知道自己错了,求你,回来。” 顾荞看着沈遇白跪在自己面前满眼悔恨的模样,却只是往傅凌霄怀里凑了凑。 “老公,我不认识他。” 傅凌霄搂紧怀里的小娇妻,当着死对头的面吻了吻她的额头。 “傅太太别怕,老公在呢。” 气的沈遇白差点当场升天。

明金·连载中·122万字

嫁给会读心的摄政王我演技爆棚

玄医大佬萧棠穿书了! 穿成了书中倒霉催的炮灰女配,被迫嫁给书中疯批大反派。 大反派摄政王半年前因战受伤,昏迷不醒。 据说摄政王疯批偏执、残忍无情, 为了活命,萧棠开启了她在王府的戏精生活。 殊不知,狗反派竟有读心术! 嫁入王府第一天: 萧棠盯着床上的疯批反派:【大反派趁他弱,不如了结他,我这炮灰就不会丧命了?】 谁知,刚想完那俊美绝伦的反派,竟睁开了眼! 成亲第二天: 萧棠:“王爷夫君,妾身是您新娶的王妃。妾身一定殚精竭虑、尽心尽力、含辛茹苦地照顾您!” 心底却是:【快啊,大反派,把我休出门!外面世界辣么大,我想去看看!】 岂料,摄政王一口鲜血洒她脸上,再次昏厥。 萧棠:? 成亲第N天: 原本该是悲剧收场的大反派逆转运势,权倾朝野。 萧棠:“夫君好棒棒,夫君好威武,夫君好强悍,我爱死夫君了~” 内心则是:【狗男人,都登基了,剧本都演完了快把我扫地出门啊!】 【小奶狗小狼狗都在等姐姐呢,呜呜呜┭┮﹏┭┮】 男人眯着一双阴鸷凤眸,骨节分明的长指划过她清丽绝伦的小脸, 绯薄唇角微勾:“棠棠,你要乖一点,知道吗?”

灵婉兮·完结·119万字

逃婚五年后,带崽撞王爷怀里了

【病痨子摄政王vs冲喜王妃,五年后携萌宝回归】 手握重兵,权倾朝野,不近女色的天夏国摄政王又又又中毒,这次还快死了。 众人正苦恼王府后继无人的时候,一个和摄政王长得一模一样的小团子被送到了王府门口。 他们这才想起,五年前摄政王第一次中毒的时候,于家庶女被家人绑来给他冲喜。 因为同病相怜,她用心帮他解毒,结果他苏醒那日,她却被皇家人迫害,离奇失踪。 此时某王爷见到小团子,他眸色一沉,“可是你娘对本王旧情难忘,让你认祖归宗来了?” 小团子咬牙道:“不!过几日西楚小侯爷便要迎娶长公主,也就是我娘。我娘让我来看看你死了没有,可别死在她出嫁那日,晦气。” 话音落下,某位病痨子王爷掀被而起,一把把小团子捞起来,大步走出去。 “放心,你娘成亲那日本王可死不了,毕竟……本王还要去抢亲。”

宋一沁·连载中·90.4万字

客户端电脑版

版权所有:上海玄霆娱乐信息科技有限公司

沪公网安备 3101150200865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