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朱门

战朱门

芭蕉夜喜雨

古代言情/已完结

202万字

完结于2023-05-2317:19:00
仇要报,饭也要吃。发家致富先从一艘小破船开始。小渔女撑杆立船头:喂,那边那个抠门少爷,听说你喜欢给人套麻袋,要不要一起?

第一章引子

卫朝建文四年六月,燕王大军攻入京师,宫中燃起大火,建文帝自焚而亡。

燕王占领京师后,大肆杀戮。曾为建文帝出谋划策及不肯降附的文臣武将,皆被清算。

翰林院侍讲学士房孝孺被下令起草登位诏书,房孝孺坚拒不受,并言语相激。燕王被激怒,命诛其十族。

京师聚宝门外,刑台上每日诛杀牵连者无数,青石砖地面被鲜血染红,水泼不净。

株连坐死者达八百四十七人。

京郊一庄子。

一容颜清丽的年轻妇人正倚窗望天,衣裳素净,峨眉轻蹙。

面上是化不开的愁绪。

自半年前怀着身孕被送来庄子,到如今诞下孩儿将近一月,传信回府,夫家却未曾有半分音信传回,也未曾派人来看过孩儿。

又想到今日是娘家年迈的父母双亲和家人被流放至川蜀的日子,眼眶又泛了红。

困在这庄子里,未能送至亲一程,妇人心中钝痛。也不知奶娘有没有把东西交到爹娘手里。

庄子外,一辆青布马车悄悄停在门口。车上下来三人,一打扮富贵的中年妇人带着一年轻妇人及一仆妇。

三人进了庄子,立刻挥散了下仆,进入内院。

内院东厢房的大床上,一女童正从酣睡中醒来。在枕头上蹭了蹭,赖着不肯起身。

眯着眼睛软软叫了声:“奶娘……”

无人响应。

女童又赖了赖,这才嘟着嘴从舒适的被窝中翻坐起身。

两只白嫩肉乎的小手在眼睛上揉了揉,大大的杏眼眨了眨,眨去几许困意,略坐了坐,这才完全醒转了过来。

女童翻身下床,一边叫着“奶娘”,一边抓起床边叠得齐整的衣衫套在身上,又套好鞋子,便出了房门。

见院子里静悄悄的,一个下人也不见,女童歪了歪头,有些生气。

哼,这群该死的下人,定是又躲懒去了。

女童生气地跺了跺脚,小跑着去找娘。走到娘亲的房间外,听见里面有说话声,脚步停了下来。

正房内,气氛有些诡异。

年轻妇人愣愣地看着那托盘,满脸不敢置信,双手捏得死紧。她以为今天婆母是收到她诞下男孙的消息,特特赶来看望的,却没想到……

“母亲,您今天的来意……夫君他知道吗?”

中年妇人面色不耐:“这自然是跟文弼商量过了。眼下这已是最好的办法。”

年轻妇人摇着头:“不可能!我李家累世书香,从未有女儿为妾的先例。”

“那你就做这个先例!”

“不可能!李家的女儿只有死了的正妻,没有活着的妾室!”

“那你就去死!”

中年妇人说完,以眼神示意站在身后的仆妇。

那仆妇得到示意,快速拿过托盘里的毒酒,就要给李氏喂下。

李氏怎会甘愿?拼命挣扎。

另一妇人便上前帮忙按压住她……

“娘……唔……”

女童被屋里的一幕震得久久回不过神来。

待一声“娘”还未说出口,就被人从背后捂住了口鼻。

屋内,李氏惊惧不已,拼命挣扎。她不能死,两个孩儿还小,不能没了娘。

中年妇人见她挣扎,咬了咬牙:“灌!”

那二人得了令,一左一右死死压制着李氏,把毒酒往她嘴里灌。李氏咬紧牙根,就是不肯就范。

屋外,女童双目圆瞪,惊惧交加:“唔……”

拼命摇着头,不要!娘!

李氏挣扎的间隙看向屋外,这一看,眼睛瞬间瞪圆了。

囡囡?

囡囡怎么来了?

要是让婆母和吴氏发现囡囡看见了这一幕,囡囡恐怕是活不成了。

李氏大骇,全身都发起颤来,眼睛里沁出泪水,看着房间外想拼命往里冲的女儿,渐渐停止了挣扎。

娘!

女童被捂住口鼻,不能出声,看不见身后的人,小手拼命拍打,两只小腿也不停踢腾。

那人非但不肯放开她,紧紧捂住她的口鼻不说,还强行把她抱走了。

一路把她抱至僻静处:“嘘,姐儿,别说话。”

奶娘?

见是奶娘,女童正准备扑到奶娘怀里大哭。

奶娘又急急捂住了她的口鼻。

“唔……”

奶娘心中悲痛:“姐儿,别说话,也别哭。”

见姐儿安静了下来,又冲自己点了点头,表示会安静不哭,奶娘差点滚下泪来。

忙眨去泪意,小声安抚:“姐儿,你乖,在这等奶娘,奶娘去把你弟弟抱出来。”

“啊,弟弟!”

奶娘拍了拍姐儿的肩膀,安抚好她,便转身悄悄摸进内院。

片刻后便抱着一襁褓急匆匆走了出来。

女童忙小跑过去,踮着脚看向襁褓中的弟弟。见弟弟乖乖的睡着,便拽着奶娘的衣裙,二人脚步匆匆顺着墙根跑出了庄子。

才跑出几里地,就听到后头有了动静:“追!四下里仔细查看!”

“是。”

“姐儿,快跑!”

二人咬牙又跑出几里,眼见后头脚步声越发近了,奶娘急得额上冒出层层细汗。见前方一草丛茂密,忙带着姐儿藏身进去。

把怀中的襁褓塞到女童怀里,急声道:“姐儿,你抱着小少爷在这里等奶娘,奶娘去把他们引开。”

这一大两小是绝跑不掉的。夫人一定是被害了,不能让姐儿和小少爷再遭不测。

“奶娘……”

女童看着奶娘朝相反的方向跑远,而庄子的下人听到动静也齐齐追了过去,死死咬着唇,满心满眼都是恨意。

也不知趴了多久,女童见奶娘久久未至,小心地抬起小身子四下望了望。

又朝庄子的方向望去,见没有动静,咬了咬牙,抱着弟弟从草丛里钻了出来,往庄子相反的地方跑去。

“往那边看看!”

“都细细地搜一遍!”

女童听到动静,两条小短腿跑得飞快,头也不敢回。

一辆马车正不紧不慢笃笃地走在路上,车辕上一左一右坐着两个年轻护卫,此时听到动静,支起身子往动静处望了望。

“少爷,是几个男人在追一孩子。”

车厢内没有应答。

出声的护卫顿了顿,又扬起马鞭,马车继续笃笃地往前。

车厢内,一容颜清峻的少年,正面色淡淡,闭目靠在车壁上。一条腿抻着,一条腿屈起,右手支在膝盖上托着额头。

不知是睡着了还是不愿意搭理。

片刻后,那少年眉头皱了皱,睁开眼睛。目光里一片清冷。

懒懒地抬起手撩开车帘,往外看去。

林子中,一女童紧紧抱着一个襁褓,慌不择路朝前奔逃。

枝枝叶叶划过女童的衣裙,撩乱女童的头发,擦过女童细嫩的脸颊,手臂。女童喘着粗气,脚步越来越慢。

少年又往女童怀中的襁褓看去,似乎能听见细弱的哭声。

少年愣愣地看着,也不知想到什么,眼神忽然变得越来越冷。

“离一,去看看。”少年淡淡开口。

“是!”

叫离一的护卫立刻从车辕上翻下,几个腾挪,瞬间不见了身影。

不一会,离一回来,在车厢外禀报道:“少爷,属下把人引开了。那女童安全了。”

车厢内淡淡应了声:“嗯,走吧。”

“是。”

离一翻坐上车辕,缰绳一甩:“驾”,那拉车的骏马,便小跑了起来。

喜欢这作品的人还喜欢

我在古代当名师

地狱一般的开局! 前世全家不得善终,腹中孩子没保住,长子死于伤寒,丈夫断腿卧床不起,最后她与丈夫死于火海。 得以重生,回来的时机不对,夫家正面临生死存亡,公爹再次以死谋生护他们逃离! 杨兮,“......” 丈夫说:“这一次我会护你周全。” 杨兮,“......” 轮回转世不是她一人? 【达则兼济天下,是真名师也】

三羊泰来·完结·188万字

春云暖

新书《折月》已经发布…… 徐春君开局手握一把烂牌:家道中落、父亲流放,嫡母专横…… 偏偏主事的二哥被人陷害,家族又遭灭顶之灾。 为求得生机,她只身进京寻求门路。 诚毅侯夫人正为侄子的婚事发愁,这个万里挑一的败家子早已名列京城士族“不婚榜”之首,没有人家愿意与之结亲。 看到送上门来的徐春君,侯爷夫人眼前一亮,如意算盘敲得劈啪作响…… 殊不知徐春君的眼睛更亮,小账本笔笔精细…… 京城士族纷纷叫好,大赞这门亲事旗鼓相当。两个家族都气数将尽,正好手牵着手在破落的路上齐头并进。 只是……怎么好像哪里不对? 说好了请大伙儿吃瓜看热闹的,怎么一转眼刁奴就被扫地出门?还开起了偌大的商铺? 怎么出入郡王府如家常便饭?连驾前红人项内史都要奉她为座上宾? 更要命的是,花花公子郑大少居然洗心革面读起了书! 这小庶女究竟有多大本事?能让徐、郑两家起死回生,鲜花着锦。 徐春君微微一笑,这才哪儿到哪儿啊!

只今·完结·133万字

姜六娘发家日常

别人穿越,不是叱咤风云就是笑傲人生,轮到她姜留儿却变成了渡劫。没落的家族,不着调的爹,书呆子小姐姐还有不知道打哪蹦出来的腹黑小哥哥……个个都是她的劫。姜留不憷,用小胖手将劫拧成发家绳,一块过上脱线的幸福日子。 新书《天灾第十年跟姐去种田》已开坑,欢迎大家移步阅读。

南极蓝·完结·262万字

掌河山

新书《谜案追凶》已发布~ 在坟头住了十一载的少女段怡,突然成了王孙公子争相求娶的香饽饽…… 公子:愿意江山为聘! 段怡:江山很好,我要了。你?赠品不要。 * 崔子更冷眼旁观,决定张开虎嘴,等着某个想要扮猪吃虎的姑娘,送上门来。

饭团桃子控·完结·94.6万字

大宋一把刀

常听穿越,一朝穿越,一起穿越的竟然还有个素不相识的老乡? 本来还有些懵逼的张司九一下冷静了下来。 顺手指点了老乡蒙骗之路后,她也去熟悉自己的新身份。 嗯,只有八岁?啥?惊闻噩耗母亲难产命悬一线? 好不容易抢救下来一个,张司九主动扛起了养家的责任。 新生儿没奶吃怎么办?张医生卷起袖子:我来! 一大家子生计艰难怎么办?张医生卷起了袖子。 大宋医疗环境差怎么办?张医生又卷起了袖子。 张司九信心满满:只要我医书背得够快,一切困难它就追不上我。 至于老乡嘛——张司九礼貌询问:请问你愿意为医学而献身吗?

顾婉音·连载中·188万字

茗门世家

一朝穿越,跨国茶企CEO叶雅茗成了江南茶行行首家刚刚及笄的三姑娘。 叶家前世遭人诬陷被抄家流放,原主嫁了个凤凰男被虐待而亡。 今世换成了叶雅茗,叶雅茗表示这都不是事儿。 制茶是她的专业,搞人是她的本行。再有原主前世的记忆,改变叶家和原主的命运真不是难事。 先发行个茶币,解决资金问题;再制个桂花茶,打响叶茶名声;然后融资把蛋糕做大,找几个伙伴靠山;顺手给对方挖个坑,还他一个陷阱礼……叶雅茗拍拍小手:叶家前景无忧。 至于凤凰男,那就更简单了。稍稍放点诱饵,对方就身败名裂。 面对茶类、茶具一片空白的大晋茶市,叶雅茗的事业心大起:她要在这架空大晋,打造属于她的第一茶业!

坐酌泠泠水·完结·75.2万字

寒门大俗人

对于生于末世的双系强者时柳来说,没什么比好好活下去更重要了,所以,当被雷劈到古代边关,成了寒门军户之女李五丫时,她适应良好,很快就入乡随俗当起了古代人。 活着嘛,就得有点追求。 衣:绫罗绸缎、珠宝首饰都要有,不过分吧。 食:每天来点燕窝鱼翅、海参鲍鱼,不过分吧。 住:亭台楼阁、轩榭廊舫,竹林幽幽、鸟语花香,自家就是风景区,不过分吧。 行:香车宝马不可少,不过分吧。 银子花不完,工作不用上,老公孩子热炕头,这日子......完美! 生活不易,必须好好爱自己,时柳决心要将在末世没经历、没享受过的一切都体验一遍。 可惜,现实狠狠给了她一巴掌。 边关苦寒,连年战乱,别说山珍海味,想要吃饱饭都不容易,生命还时常遭受威胁。 得,撸起袖子奋斗吧! 时柳奉行一句话:只要不挡我的路,你好我好大家好,否则!!!! 想要地位稳,做人就得豪横点,人生得意需尽欢,做个肤浅又快乐的俗人吧。

画笔敲敲·完结·150万字

香归

带着记忆的荀香投了个好胎。 母亲是公主,父亲是状元,她天生带有异香。 可刚刚高兴一个月就被调了包,成了乡下孩子丁香。 乡下日子鸡飞狗跳又乐趣多多。 祖父是恶人,三个哥哥个个是人才。 看丁香如何调教老小孩子,带领全家走上人生巅峰。 一切准备就绪,她寻着记忆找到那个家。 假荀香风光正好……

寂寞的清泉·连载中·124万字

大商小渔娘

陆飖歌死了,一箭穿心。 偌大的陆家庄,被一把火给烧的精光,陆家的罪名是通匪。 神他妈的通匪,不就是因为小姑娘陆飖歌有个有钱且善名在外的爹。 据说,官府从陆家粮仓里往外运粮,数百架的牛车,不停歇地运了三天三夜,才堪堪运了不足半数。 彼时,陆飖歌在矮小的窝棚中醒来,怔怔发呆,不知今夕是何夕。 她是谁? 谁又是她? 算了,不想了,挣钱养家才是要紧。 _________ 听说京城某酒楼日进斗金,分店开了九九八十一家,不仅口味好,后台也硬,酒楼的当家人竟还是个玉树临风的少年。 路人猜测,这少年必定出生不凡。 镇国公叫他贤侄,安平侯家的公子和他称兄道弟,就连三皇子都对他礼遇有加。 陆飖歌笑笑:倒也没有这么夸张。 有一日,连三皇子都忍不住问她,你挣那么多钱有什么用,三教九流,由尊至卑,商人不过排在九流的末尾。 陆飖歌冷静思考:好像也是,要不,我出钱给你弄个皇帝当当?

风初袅·完结·97.9万字

客户端电脑版

版权所有:上海玄霆娱乐信息科技有限公司

沪公网安备 3101150200865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