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动热吻

心动热吻

沐沐硒

浪漫青春/已完结

76.1万字

完结于2022-11-3019:01:00
苏云岫在大一的时候喜欢上一个人,对方主动追求,俩人大二确定关系在一起,从大学毕业默默在一起四年,渐渐磨平了她的温柔和耐性。 面对流言蜚语,苏云岫心甘情愿的承受。 生日聚会上,苏云岫站在半掩的房门口,听着里面的嬉笑,才知道他们在一起从一开始便是他的计划,她不过是他们之间的赌注而已。 真相来临的那一刻,她删光了男人的联系方式,主动收拾东西腾出位置离开。 —— 分手后的苏云岫开始专心搞事业,一心只想搞钱,望着女孩儿越来越出众,许慕心痒痒的想追回,满心欢喜堵在她下班路上,苏云岫冷笑:“这位先生,好狗不挡道,你挡住路了”。 许慕:“......” 身后有位气质出众,风度翩翩的男人戴着口罩,缓缓来到她身边,亲密且带着占有欲的搂住女孩儿,嗓音低沉悦耳:“岫岫,我们该回家了”。 少女从他身边擦肩而过,连个眼神都没给他。 留在原地的许少爷眼圈微红成了笑话。 认识余温辞之前她的世界灰暗无光,认识他之后,这男人倾尽一世温柔彻底清除她心底的不安,任由她在他的世界里肆意欢笑。 他曾说:“小姑娘,怎么每次见面你都这么狼狈?” “好了,别装了,想哭就哭,又不会嘲笑你,端着做什么?” 双洁!!!!每天晚上七点左右双更

第01章相册里的女生

最近洛城的天气说变就变。

上午还是大晴天,这会儿便已经是风雨交加,苏云岫哪怕是站在屋檐下裙摆都被雨水沾湿。

站在舞蹈室门口,不少同事都已经下班了,唯独她一人撑着伞还站在门口,一袭白色长裙随风舞动。

女孩儿五官精致,面容由平静渐渐变得有些焦虑,尤其是这雨越下越大,丝毫也没有停止的征兆,握着手机一遍又一遍的拨通男友的电话,直到第五次就在她准备放弃当得时候,电话被人接通。

“喂,岫岫,抱歉,我刚出公司,这就来接你,再等我十分钟,十分钟左右可以到”。

从他公司到这边确实只要十几分钟就可以到,苏云岫耐着性子应下:“好”。

“嗯,乖,我现在已经到地下车库了”。

“好,路上小心”。她如往常一样细心嘱咐。

“知道了,那我先挂了”。

许慕挂断电话后,发动车子离开。

苏云岫站在门口,湿掉的裙摆贴合在肌肤上带着凉意有些不舒服。

这才刚入夏,风吹来还是有些冷,她收起伞想了想还是重新回了舞蹈机构坐在大厅的休息区。

“哥哥,她长得好像你手机相册里的那女生”。

周围本就安静,这一句话被苏云岫原封不动的听进了耳中。

小鹿般的眼眸,望向声音来源,男人温柔清冷的面容映入眼帘,轮廓线条流畅,不看脸这高挺的身姿就足以引人注意,他的手牵着一名女孩儿,五官细看有些相似,大眼睛天真无邪带着探究的看着她。

男人似乎也没想到女孩儿会这么说,微微一怔,下意识顺着女孩儿指着的方向看过去。

四目相对的那一瞬间,苏云岫认出了他。

大学时期的风云人物余温辞,只要是他的出现必定会吸引无数少女目光。

他待人温和有力有度,面对告白者他不留余地的拒绝不给对方留有念想的机会,也不知道这样的高岭之花会被什么样的女生给收服。

熟人见面,以至于苏云岫都忘记了刚才那女孩儿说了什么话,大脑一时间有些短路,明明没做什么亏心事儿,被人这么盯着尴尬得不知道说什么。

“好久不见”。余温辞温和一笑,淡定地打招呼。

苏云岫没想到这位大佬还认识自己,毕竟俩人只合作过几次学校晚会的主持活动,其余时候压根没什么见面的机会,只有在图书馆的时候偶遇过几次也不是特别熟悉。

“好久不见,余学长”。

毕业以后,就再也没有见过,没想到今天会在这里碰见,男人变化不大,随着时间的沉淀,浑身上下看起来比大学时更加成熟稳重。

看他样子应该是妹妹在这边学习兴趣班,所以他来接人。

“没想到你还认识我”。他似乎有些意外,眉梢微扬:“外面雨下这么大,没开车吗?”

她摇头:“没有,所以在等我男朋友”。

大学时,余温辞和苏云岫凭借高颜值在再加上几次的合作,成功收获了一批颜值CP粉,大家都以为这俩人有戏,没想到半路杀出个许慕将小姑娘给拿下,心中CP破灭,当时有不少人都觉得可惜。

好好的白菜就这么被人给摘下了。

余温辞心中一颤,旁边的余梓桐却下意识倒吸一口凉气,怒瞪他:“哥哥!你能别捏我这么用力吗?”

她也不明白为什么刚刚还好好的人,突然这么用力捏她手。

“好痛,哥手下留情,我的骨头要捏碎了!”

她迫切的想要把手解救出来,甩着手动作有些滑稽,也不知道做错啥了,她这位亲哥突然这么用力的捏自己。

苏云岫憋住不笑。

余温辞说了声对不起,刚才他没控制好情绪,向来风轻云淡的人,这会儿心里有些恼怒。

许慕这人居然让她一个人在这里等,他不知道女孩儿在这里等了多久,看她强颜欢笑的模样,心想估计也等得有一会儿了。

这样的男朋友有啥用?

余温辞眼底情绪复杂,克制住眼底翻腾的情绪。

“对不起没有用,你看都红了,我要喝奶茶,只有这个才能安慰我受伤的心灵”。

“好”。他伸手揉着她的头发,颇有点顺毛的感觉。

“耶!那我们赶紧回家吧,至于奶茶等天气好的时候,哥哥补给我”。

余梓桐拉着他想回家,练了一下午的钢琴,她只想回去瘫在沙发上休息。

“嗯”。余温辞应下。

余梓桐之所以这么着急走是因为心里有些好奇,想拉着哥哥赶紧到没人的地方问清楚。

对着漂亮姐姐露出灿烂的笑容,挥手道别:“姐姐那我们先走了”。

苏云岫和他们挥手告别,完全没注意刚才男人一闪而过的情绪。

余梓桐大大咧咧,藏不住事儿,走的时候也缠着余温辞问东问西,隐约中又听到了几个字眼。

什么相册?照片里的姐姐?

声音渐行渐远,苏云岫也没听清楚。

算了。

人家大佬的事情她还是少好奇吧。

外面的雨由大转小,苏云岫看了一眼时间,已经远远过了十分钟,半个小时过去,外面车来车往,始终不见熟悉的那辆。

给他打电话没人接,苏云岫泄气般的继续趴在桌子上,指尖微动点开游戏。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女孩儿已经不记得自己玩了几局消消乐了,脸上没了笑容,正想着自己是不是可以再开一局农药时,门口停下一辆黑色的车子。

许慕撑着伞从车上下来,她的视力很好,透过半截车窗好像还看到了后座有个人影。

“岫岫,我来了”。

“怎么这么久?”苏云岫收起手机随口一问,压下情绪,声音里夹裹着疲倦:“是路上发生事情了吗?”

按时间推算,不可能这么久才来,蜗牛爬都能爬到更别提他还开着车。

没想到这话听在许慕耳中就变了味道。

再看她紧绷的脸上没有往日的笑容,也没有扑过来抱住他,更加确信她这是生气了。

“出了点状况,接到荣阿姨的电话,说宋允在银泰百货商场没法回去让我接,你也知道我们两家是世交,不好拂了她的面子”。

苏云岫心底情绪低到了谷底,垂着头看着脚尖的位置有些闷闷不乐:“所以你是先丢下我,去接她了?”

宋允和她明明她更近一点,完全可以先来接她,在一起去接宋允,可偏偏许慕先选择了宋允,苏云岫垂下眼眸,鼻尖一阵酸涩感来袭,心底浮现出失望和难受。

他们是青梅竹马,家庭背景旗鼓相当,这段感情横在中间像是一条鸿沟,再加上许慕妈妈一直想撮合他们在一起,好歹是自己男朋友,苏云岫要说完全不在意那肯定是假的。

许慕知道是自己不对,揉着她脑袋,柔声安慰:“好啦!别生气了,这段时间我一直在忙,都没好好陪你,等手头的工作快要结束了,挑个你我都有空的一天,你想去哪里玩都陪你去”。

苏云岫抬头认真的看着他眼神中有着期待,却又无法确定他说的这句话是真是假。

之前有几次也是如此,约会进行到一半一个电话就把他喊走了。

她也不过是小姑娘,也会期待一些浪漫的约会,许慕工作忙她可以理解,却不代表心底就没有期望落空的失落感。

许慕似乎是想起了之前也是这么信誓旦旦保证,可是结果呢?

摸了摸鼻子,掩饰尴尬。

“不相信我?要不我发个誓?”

苏云岫赶紧摇头:“没有,还不至于发誓”。

心里隐隐中又有了期盼。

有些事情多说无意,只有做到了才能证明,许慕也清楚这个道理。

他接过包将伞撑开,搂着她的肩膀:“走吧”。

苏云岫跟在旁边,打开副驾驶的门进去,后座的宋允笑着对她打了声招呼。

苏云岫不冷不淡的点头,算是回应。

也许是因为许慕在,宋允今天有所收敛,她表露出人畜无害的模样和她聊包包首饰之类的东西,说的品牌都是耳熟能详的大牌。

话里话外仿佛都在暗示她,这段感情上,她和许慕之间的差距太大,她配不上许慕。

苏云岫已经很累了强撑着意志,许慕还在旁边,她时不时的还得回应这位大小姐的话,他们好歹是从小到大的朋友,她不想让许慕夹在中间为难。

宋允说累了,也没得到她多余的反应,也有些不满。

这人怎么跟个木头一样无趣。

在看她今天的穿着,虽然好看但都是平价为主的牌子,哪里比得上她,灰姑娘想变成白天鹅也得看自己配不配。

宋允从圈子里好朋友的嘴里知道许慕和苏云岫在一起是为了什么,所以她才能这么淡定和无所谓,反正到头来许慕身边只会是她,这么多年都过来了,何必在意这么一朝一夕。

她在心里揣摩着,哪里知道苏云岫并不是没反应,不过就是懒得搭理她而已。

她可没忘记之前单独相处的时候,她对自己说过的话,此刻能心平气和的和她交谈也不过也是因为许慕在而已。

面对宋允这样有小公主脾气的人,苏云岫没太多精力应付,越是这样的人,就越应该无视,不然对方都能在头上蹦迪了。

喜欢这作品的人还喜欢

甜爆!和沈先生相亲结婚后

庆功宴上,宋绯意趁着醉意强吻了一向霁月风清的沈霁影。 那晚明月清辉,月光晃呀晃,惹得沈霁影整宿整宿的睡不着觉。他想,他和宋绯意将来的孩子应该叫什么名字,会是男孩还是女孩呢? 可接吻不到一个星期,宋绯意就不怕死的跟他说分手。他清冷着眉目问她是真的吗? 宋绯意点头:“是,你吻技太差了,我们分手吧!” 沈霁影的脸一阵青白,这辈子都没有受过这样的屈辱。 - 可十年后,二十八岁没有嫁出去的宋绯意被迫走上相亲之路,看到坐在她对面风姿卓卓、英俊帅气的沈霁影,她惊掉了下巴。 宋绯意:“这些年,你怎么混的这么差?” 以他这条件,应该用不着在村里相亲吧? 沈霁影坐在她对面,薄凉冷澈的目光要把她看穿一个洞来:“怎么,还要试试我的吻技?” - 一周前,宋绯意听说某某人相亲到订婚只花了十天,她一脸愤慨,痛惜一生的幸福怎么能如此儿戏! 但,她和沈霁影从相亲到结婚,只花了七天?! 结婚后的某天,有记者采访到宋绯意。 记者:“听说你和沈导儿是通过相亲认识闪婚的,沈导儿身上哪一点让您觉得可靠、能够作为一生的选择呢?” 宋绯意憋红了脸,想了半天说出一句:“因为他吻技好”就躲到了男人的怀里。

多财财·完结·41.1万字

不止沦陷

林姣和顾权恋爱两年,为了他的喜好扮演起乖巧顺从的小白花,甘愿卑微如尘。 她以为,顾权同她一样爱着彼此。 却在一次聚会上,听见他与旁人说:“林姣很好,但始终不是她。” 那时,林姣才知道她的角色有多可笑。 她撇下所有的怨意及执念,在他与心上人缠绵时,黯然退场。 * 后来,心生悔意的顾权找到林姣。 他紧紧抓住她的手,沙哑的嗓音下藏满祈求:“姣姣,原谅我好不好?” 他妄想她跟以前一样,轻易原谅他。 却在某道身影闯入眼帘时,彻底惊慌。 “老婆。”他揽着林姣步步后退,似玩味似挑衅地瞥了顾权一眼。 又俯身浅触她的侧颜:“我们继续?” 【顾权火葬场】 【男二上位】 【双C、小甜饼】

难赴星河·完结·42.7万字

玫瑰在他心尖

刑烛是许多人茶余饭后的谈资笑料。 因她漂亮到了极致,潋滟瑰丽,犹如高贵而又浪漫的红玫瑰。但性格却寡淡乏味如冷水,生涩冰冷。 美人无趣,连刚恋爱的男友都怒甩了她,“刑烛,和你在一起,简直浪费了我十五天的生命!” 事情传出,在众人看好戏时,当事人刑烛淡淡勾唇,意味莫名的反问了一句,“是吗?” 是的,所有人都这样觉得。 直到褚家那位年轻俊朗,手腕决断的年轻掌权人回国。江城大半名媛的目光都粘在了上面,生怕他被人捷足先登。 一场宴会,刑烛黑眸如水,平静的审视不远处众星拱月的男人。四目相对,刑烛错开了视线。 后来的后来,众人口中寡淡无味的女人在后花园里,把那些人眼中可触而不可及的神抵在了墙上,神色勾人缱绻。 “他们都说我无趣。” “你觉得呢…阿尽?” 无趣? 褚尽想,还好,这全世界的人都瞎的差不多了。 - 没人知道那一场雨夜,刑烛在昏暗的灯光下见到褚尽时的感受。 刑烛觉得,褚尽也不知道。 正如她不知道,褚尽早就认识她了一样。 【1v1,类型小众,又名清冷美人儿她勾引反被撩】

乌姜呢·完结·53.2万字

心动难挡

简介:新书《俯首诱桃》已开,欢迎阅读~ [小太阳.漫画家女主vs高岭之花.骨科医生男主] 过完年的第二天,进入本命年的年余余仿佛霉神附体,先是在家崴了脚,误挂号成了有医院“一枝花”之称的骨科医生楚宥,没过多久又因为尾椎骨骨裂再次和楚宥相遇,在第三次因为左手骨折入院时,年余余被打上了“高岭之花狂热追求者”的标签。 莫名其妙成了某人狂热追求者的年余余“……” 我不是!我没有!别瞎说! 楚.高岭之花.宥:“哦,我信了!” -- 两人在一起后,年余余心虚不已,强烈要求地下恋情。 楚宥面上一本正经的答应下来,转手朋友圈官宣,恋情得以曝光。 围观群众激动呐喊:“就知道你们早已暗度陈仓!” -- 对于楚宥而言,年余余就像是刺破黑暗的一抹阳光,让他贫瘠的心房中,重新开出嫩芽。 To年余余:当你出现,我愿意把自己折下来,送到你手中!——By楚宥 -- ps:男女主双c,1v1,5岁年龄差。 就是一个有点搞笑的温馨向小甜饼,欢迎入坑!

素人洋·完结·126万字

心动沦陷

【消防员*菜鸟医学生】 程浅兮初见司硕的时候,她被跟踪,惊慌失措躲进消防站内,被男人圈在怀中。 周围被安全感填满,男人嗓音低沉却富有力量,“别怕,没事了。” 那一刻,他是她最大的希望。 - 少女的初次心动,是细腻执着的。 程浅兮终于鼓起勇气表白,一双清澈的眸眼期待盯着他。 但换来的却是无情的拒绝,“小姑娘,我们不合适。” 那段时间,她的世界阴霾一片,就连画笔下的世界都没了色彩。 而司硕却坐在无边的夜色中,悄悄观察她的状态,反思自己对她的态度。 直到那个女孩再次来到他身边,“都说事不过三,等到被拒绝第三次,我就放弃喜欢你了。” 盯着她无比认真的神情,司硕叹了口气,“你还小,别把心思耗费在我身上。” 程浅兮苦笑,“这算是拒绝我第二次吗?” 司硕没回答,实话说,他动摇了。 最后一次机会,程浅兮显得格外珍惜。 却以最笨拙谨慎的方式,一点一点踏入他的心里。 程浅兮知道,司硕是孤独的。 但好在,从今往后有她在他身边。 *暗恋小甜饼 *七岁年龄差,爹系男主

全熟芝士·完结·63.1万字

独占偏宠

叶奚不拍吻戏,在圈内已不是秘密。 一次颁奖典礼上,刚提名最佳女主角的叶奚突然被主持人cue到。 “叶女神快三年没拍过吻戏了,今天必须得给我们个交代。” 面对现场追问,叶奚眼神温凉:“以前被疯狗咬过,怕传染给男演员。” 众人听后不禁莞尔。 镜头一转来到前排,主持人故作委屈地问:“秦导,你信吗?” 向来高冷寡言的男人,笑的漫不经心:“女神说什么,那就是什么吧。” *人美歌甜顶流女神VS才华横溢深情导演。 *本文又名《返场热恋》,破镜重圆梗,男女主互为初恋。 *年龄差五岁。 *男主导演界颜值天花板,不接受反驳。

匪匪有意·完结·60.5万字

蓄意热吻

【已签出版】 男二上位,国民初恋·斯文败类 程微月初见赵寒沉是在父亲的退休宴上。 父亲酒意正酣,拍着男人的肩膀,喊自己小名:“宁宁,这是爸爸最得意的学生。” 赵寒沉闻言轻笑,狭长的眉眼不羁散漫,十八岁的少女心动低头。 后来闹市,天之骄子的男人于昏暗角落掐着美艳的女人,往后者口中渡了一口烟。他余光看见她,咬字轻慢带笑:“宁宁?” 心动避无可避。 可浪子没有回头,分手闹得并不好看。 分手那天,京大校花程微月在众目睽睽下扇了赵公子两个耳光,后者偏过脸半晌没动。 却无人知低调的商务车里,众人口中最端方守礼的周家家主,律政界的传奇周京惟捏着少女小巧的下巴发狠亲吻。 许久,他指腹擦过她眼角的泪水,斯文矜贵的面容,语气温和:“玩够了吗?” … 程微月见过周京惟最温柔的样子。 正月初一的大雪天,泾城灵安寺,鹅雪轻絮的天地间,人头攒动,香火缭绕,她去求和赵寒沉的一纸姻缘。 直到周京惟逆着人流朝自己走来,将姻缘符塞在自己手中,“所愿不一定有所偿。” 他顿了顿,又说:“宁宁,玩够了就回来。” 佛说回头是岸,那一天程微月频频回头,都能看见周京惟站在自己身后,于万千人潮里,目光坚定的看向自己。 佛真的从不诳语。

傅五瑶·完结·100万字

蓄意沉迷

【横刀夺爱、he】 【乖戾白切黑小狼狗×温柔猫系女神】 江厉第一次遇见梁舟月,她穿着不舒服的礼服,躲到他的休息室调整衣服。 见他出现,她紧张得拉不上拉链,尴尬窘迫。 那天,江厉罕见动心思,帮她拉了两次拉链。 再次遇见,他是校园贵公子,她是万人迷。 他在操场打球,她长裙摇曳,坐上男友的副驾。 这时的江厉就明白,他要一条路走到黑。 要横刀夺爱,趁虚而入。 姐姐那么漂亮,当然是他的。 * 梁舟月从没想过,会被小五岁的男人喜欢。 他乖戾冷漠,高傲疏离,却唯独对她有求必应。 盛夏日,梁舟月被暴雨拦在教学楼门口,台阶下滚滚污水,污泥横生。 她正愁如何回宿舍,眼前就弯下一道男人硬挺的脊梁。 江厉的语调永远那么慵懒,漫不经心的乱人心弦:“姐姐,怕你害怕,今天特意背你回家。” 那一刻,未曾接近过女生的江厉,于众人面前臣服于她。

十七藤月·完结·45.9万字

偷吻月光

【医学生VS神经外科医生】 云糯在二十岁这年喜欢上了周崇月。两人年龄、辈分和阅历的差距,让她一次次望而却步,以至于在一起后,迫于各方压力,她强烈要求地下恋。 面对女孩的坚持,男人嘴上答应,实则明里暗里,无时无刻不在宣示自己的主权。 某次团建,科室新来的实习生云糯抽到真心话。 同事问:“在场所有男性中,有没有你喜欢的类型?” 云糯说:“没有。” 同事点头正准备继续,坐于角落的周医生却淡声打断:“刚刚那个问题,让她重新答。” 众人:?? 团建结束后,云糯路过洗手间时,被同科室的一名规培生师兄拦住表白。她不知所措愣在原地,还没开口,旁边男厕就走出来一人。 周崇月一边洗着手一边警告:“最好死了这条心,她家长不许。” “她家长?” “我。” 云糯:…… 众人眼中的周崇月:医术高超,为人正派且自律。 云糯眼中的周崇月:年纪大,会疼人,就是心眼小。 但无论哪一面,云糯觉得,有些人从一出生起,就注定要成为她的英雄。 *大叔和少女,年龄差12岁。 *双C,无虐,暗搓搓的甜。

匪匪有意·完结·50.4万字

客户端电脑版

版权所有:上海玄霆娱乐信息科技有限公司

沪公网安备 3101150200865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