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软在我心上

她软在我心上

酥九何

浪漫青春/连载中

50.3万字

更新时间:2023-01-18 16:39:53
【乖软甜VS痞帅野】 北鹤九中出了名的大佬江从,桀骜难驯,人有多帅路子就有多野。 巧的是,黎星沉转学第一天,就被安排到了这位传闻中不好惹的大佬旁边。 秉持着不惹事上身,安分度日的原则,于是—— 江从说没他的允许不许换座位,好,那就不换... 江从说要在他打篮球时给他送水,好,那就送... 江从还说,让她和别的男生少说话,尤其不能和其他男生单独讲题,奇怪是奇怪,但惹不起啊惹不起,也照做... 总而言之,坐大佬旁边的生存法则就是,能躲就躲,不能躲就哄。 可后来,黎星沉被堵在课桌间,少年将人圈在怀里,嘴角的笑带着坏:“黎星沉,你是不是喜欢我?” 黎星沉:“?” 你...你是不是误会什么了… 后来的后来,江从追着人跑:“祖宗,到底谁哄谁?”

第001章:浅扒一下大佬的裤子

我心绕你许多年,思念泛滥,不止不休,所幸最后的我和你,成了我们。

——文/酥九何 2022.3.7

北鹤市的九月,骄阳似火,恍若盛夏。

黎星沉在宿舍收拾一番,再背着书包走到高二明志楼的时候,额边已经出了一层薄汗。

楼前电子显示屏上醒目的至理名言循环飘过,在这句至理名言的熏陶下,明志楼的嬉笑打闹声冲破云霄。

今天是她转入北鹤九中的第一天,按照下一步的程序,她需要去三楼找她的新班主任。

“天呐!居然有人敢给江大佬表白!”

黎星沉正往里走着,身后突然传来一阵急促的脚步声,伴随着两个女生激动的话语交谈。

“你说会成功吗?估摸起来,一百多条校规校纪里,江从就剩下早恋没犯了吧…”

“我觉着悬,柯漫漫都不行,还指望谁能入江少的眼?赶紧走吧,不然一会儿看不着了!”

这句话落,两个女生冲刺似的掠过黎星沉身旁,掀起一阵闷风。

黎星沉没在意,维持着慢吞的步子,但上了楼梯她才发现,楼上热闹得有点异常。

入目皆是人头,乌压压的一片。

上次见到这种阵仗,还是超市的菜品降价,她也是像现在这样,被大爷大妈们挤在边边上。

凭着经验和身形小巧的优势,她沿着墙边勉强上到二楼。

越靠近事发中心,情势越明了,结合刚刚无意听到的对话,黎星沉大致判断出来这是一个表白现场。

通过人群晃动的缝隙,她看见了两位站在人群正中心的当事人。

女生神态羞赧露怯,手里举着一个粉色的信封,嘴唇蠕动着,周围起哄声和议论声太吵,具体说了什么也听不清。

顺着信封朝向的方向,一道修长挺拔的身影映入黎星沉的眼里。

少年侧身而立,利落硬朗的短寸,容易让人把视觉重心往下移。

下颌骨棱角锋利,延伸出来的线条流畅分明,高挺峭拔的鼻梁和眉骨使他整个侧脸轮廓更显立体,透着种落拓的刚硬。

侧脸都一绝,果然有可以和降价菜品相媲美的号召力。

不过这位男方当事人似乎不怎么走心,眼睫垂着,手插在裤子兜儿里,听着听着干脆懒懒散散地往旁边墙上一靠,掏出手机开始敲。

杨浪两手揣怀站在吃瓜第一线,此时脸上已经出现了惋惜之情,他用肩膀撞了下江从,往女生那边甩了甩脑袋,一脸“我觉得这个真不错”的亲友团表情。

江从从手机里抬头,挑了下眉,也往那边侧了侧脑袋:你行你上。

杨浪:“……”我又不叫江从…

这边在走廊看热闹的还好,黎星沉在楼梯拐角都快要被挤扁了,本来天气就热,这儿人还多,简直跟个蒸笼一样。

所有人都在关心这场表白大戏的走向,只有初来乍到,被夹在人中间,可怜又无助的黎星沉,她只是想上三楼而已。

黎星沉微微蹙着眉,正苦恼着,前面的男生低声吐槽了句没意思,然后贡献出了第一排的VIP位置。

她心下一喜,想也没想就补了上去。

可就在她要拐上三楼,即将脱离苦海的时候,身后有个抱怨的女声响起:“挤什么挤?有什么好挤的?”

接着,没防备地,黎星沉身子被撞了一下,脚一崴,就往事发中心那边倒去。

失重感袭来,惊慌之时,黎星沉下意识地往周围胡乱挥着手,试图寻找能抓住的救命稻草。

现场有不小的惊呼,忽地,黎星沉不知捉到了什么,她也失去了思考那是什么的能力,全凭着不想摔个狗吃屎的本能借力往下拽。

现场的惊呼变成了倒吸凉气。

今天的女同学,怎么一个比一个勇…

黎星沉一只手成功借力,另只手撑住地,这才没摔惨,劫后余生的她呼出一口气,却没有察觉到,周围已经鸦雀无声,就连呼吸都自动减弱。

空气就这么静寂了十几秒。

黎星沉逐渐反应过来不对劲,手里抓的好像是什么布料,她迟缓地看向自己还未来得及松开的手。

这…这是谁的腿?!

凝固般的空气此刻也席卷过来,她整颗心腾地一下悬起来。

可越是这种时候越是忘记作出反应,黎星沉讷讷地抬头,对上一双冰冷且幽深的眼眸。

两秒后,带着空白的大脑,黎星沉呆滞的视线往下移。

橄榄暗绿的工装裤,一侧被拽得低了些,露出一点…藏蓝色的…内内边缘。

不知道别人的视野怎么样,反正黎星沉的这个距离和角度,还能看见上面印的字母logo。

“……”

她扒了别人的裤子。

她扒了表白大戏男主角的裤子。

这两句话像楼下电子屏上的至理名言,平静又机械地在她脑海里循环飘过,黎星沉脸瞬间烧了起来,整个人像被抽了灵魂的木偶,就蹲在那里,保持着僵硬。

一片尴尬又忐忑的静寂中,还是江从先淡定地收回手机,淡定地开口:“你说完了吗?”

又是很长一段的安静,有人推了一下那个表白的女生,她才反应过来江从是在和她说话。

“……”呃…现在这种情况还优先考虑她表白完了没?

要不你先把裤子提一提?

江从稍皱眉,彰显着耐心的消耗,女生见状连忙摇了摇头,可没到一秒又变成了点头,“说…说完了。”

“我拒绝。”江从没有任何犹豫,面无表情地说。

女生:“……”

就是不提裤子也要优先拒绝我吗?他是真的不喜欢我呜呜呜…

这时候被围观的羞愤和窘迫才超过了一时冲动的情愫,女生眼眶有些红,推开人群跑走了,还有同她一起的女生追过去。

女主角走了,杨浪看着江从还在被拽着的裤子愣了两秒后,适时赶人,“好了,都散了散了吧!”

这吆喝拉回黎星沉的感知,但不知是紧张还是怎么,手就是跟粘了胶水一样松不开。

没一会儿,头顶上方响起沉又冷的声音:“你还要拽到什么时候?”

大脑已经彻底紊乱,腿蹲得很麻,黎星沉想站起来,而失去了思考能力的她,甚至还妄图继续借他裤子的力站起来。

腿上的力道不松反紧,江从这下声音是冷透了:“要不我把裤子脱下来给你?”

喜欢这作品的人还喜欢

于他心上撒个野

【乖张凛冽病娇系少年×三分甜七分野酷妹】 和沈嘉喻的初见,大概是温淼人生中最大的社死现场了。 彼时,温淼还在跟朋友嘀咕:“虽然这位沈老板是挺帅的,但看起来不像是直的啊?” 朋友:“这都能看出来?” 温淼:“猜的嘛,腰细腿长屁股翘,男主标配,而且你看他朋友身边都有妹子,就他没有,格格不入地放个玩偶。” 朋友:“有道理。” 温淼:“所以我才说他应该就是小说里写的那种表面上生人勿近,但实际上热情似火的小妖精。不过话说回来,不知道他有没有八块腹肌啊?” “……” 这一番有理有据的分析落下,那位迟迟没有反应的沈老板终于抬起了头来,一双幽凉深邃的眸子盯了她片刻,而后用标准到不能再标准的方言回道:“有,你要看么?” 温淼:“?” 温淼一呆:“啊、啊,你……你听得懂方言啊?” 沈嘉面无表情:“不好意思了,我江州本地人。” 温淼:“……” 大型社会性死亡现场。 1V1|小甜文|海大附中

是uu呀·完结·58.7万字

薄先生突然黏她上瘾

【1V1宠文,天生反骨的暴躁大小姐VS表面道德经的白切黑男主】 江摇窈突然被男友劈腿,小三还是她多年的死对头! 给狗男女一人一巴掌后,江家大小姐当众放出狠话:“她搞我,我就搞她哥!” 半小时后,酒吧走廊昏暗的灯光下,俊美淡漠的男人半眯狭眸,轻吐薄烟,嗓音低磁又撩人:“听说你想要搞我?” 江摇窈紧张到结巴:“我我我……我开玩笑的!” 薄锦阑:“……” #等你分手很久了,没想到你这么怂# 【男主篇】 薄锦阑是帝都第一财阀薄家的长子,外人只道他清冷高贵,端方谦和,不食人间烟火,身边从未有女伴出现,是上流社会最后一个优雅绅士。 直到某日,某八卦微博爆出照片:深夜路边,西装革履的薄锦阑把一个穿红裙的小姑娘按在车门上亲。 整个上流社会都炸了,所有人都没想到向来儒雅斯文的薄锦阑私底下会那么野! 江摇窈:薄先生私下不但很野,他还很sao呢! 【女主篇】 江摇窈暗恋薄锦阑多年,小心翼翼,谨慎藏匿,直到某日在酒店醒来,看到他就躺在自己身边…… 后来她摇身一变成了薄锦阑的未婚妻。 江家没人敢再欺负她,京圈大佬对她都无比尊敬,走到哪儿都有一帮晚辈喊她大嫂,薄先生更是突然黏她上瘾!

苏子欢·完结·175万字

诱他上瘾

新文《她以温柔作饵》已发~ 【先婚后爱】 傲娇爱装乖大小姐VS性感桀骜退役赛车手 宋旎一眼看中了家里安排的相亲对象。 她不喜欢烟味,可她喜欢谈峥抽完烟后身上的味道。 她并不是手控,可她喜欢谈峥手背性感凸出的青筋。 她爱惨了谈峥抽烟喝酒时那一副慵懒随意却性感到爆炸的样子。 谈峥对她来说,总是有着一种莫名的吸引力。 宋旎对闺蜜说: “他抽烟的样子真他妈的帅。” “有机会我一定要好好摸摸他的手。” 谈峥手背凸起的青筋里流的是对她下了蛊的血。 于是她用着那一双勾人的桃花眼,时而在谈峥面前扮着乖巧,时而高傲得像带刺的野玫瑰。 她擅长用那双稍微润点水就楚楚可怜的眼睛,直勾勾地看着男人,表明自己的兴趣,却不明说。 步步为营,请君入瓮。 谈峥觉得这小姑娘是吃不得半点亏的高傲性子,可不娇弱,疼了也不吭声。 他总是能识别出她在装乖,他也总是表现出直男性子,装作看不懂。 可宋旎那一双眼着实勾人,偶尔便如她愿走进她步的圈套。 到最后真真被她套牢,无法抽身。 后来,谈峥说:“你只要看着我,我就想把你摁在怀里。” 宋旎想,能够把谈峥这样的男人给引诱到手,也不妄她装乖撒娇了。

肆媚·完结·73万字

不止沦陷

林姣和顾权恋爱两年,为了他的喜好扮演起乖巧顺从的小白花,甘愿卑微如尘。 她以为,顾权同她一样爱着彼此。 却在一次聚会上,听见他与旁人说:“林姣很好,但始终不是她。” 那时,林姣才知道她的角色有多可笑。 她撇下所有的怨意及执念,在他与心上人缠绵时,黯然退场。 * 后来,心生悔意的顾权找到林姣。 他紧紧抓住她的手,沙哑的嗓音下藏满祈求:“姣姣,原谅我好不好?” 他妄想她跟以前一样,轻易原谅他。 却在某道身影闯入眼帘时,彻底惊慌。 “老婆。”他揽着林姣步步后退,似玩味似挑衅地瞥了顾权一眼。 又俯身浅触她的侧颜:“我们继续?” 【顾权火葬场】 【男二上位】 【双C、小甜饼】 推荐新书:《蛊系美人被大佬碰瓷后》

难赴星河·完结·42.7万字

心动难挡

简介:[小太阳.漫画家女主vs高岭之花.骨科医生男主] 过完年的第二天,进入本命年的年余余仿佛霉神附体,先是在家崴了脚,误挂号成了有医院“一枝花”之称的骨科医生楚宥,没过多久又因为尾椎骨骨裂再次和楚宥相遇,在第三次因为左手骨折入院时,年余余被打上了“高岭之花狂热追求者”的标签。 莫名其妙成了某人狂热追求者的年余余“……” 我不是!我没有!别瞎说! 楚.高岭之花.宥:“哦,我信了!” -- 两人在一起后,年余余心虚不已,强烈要求地下恋情。 楚宥面上一本正经的答应下来,转手朋友圈官宣,恋情得以曝光。 围观群众激动呐喊:“就知道你们早已暗度陈仓!” -- 对于楚宥而言,年余余就像是刺破黑暗的一抹阳光,让他贫瘠的心房中,重新开出嫩芽。 To 年余余:当你出现,我愿意把自己折下来,送到你手中!——By楚宥 -- ps:男女主双c,1v1,5岁年龄差。 就是一个有点搞笑的温馨向小甜饼,欢迎入坑!

素人洋·连载中·76.3万字

心动沦陷

【消防员*菜鸟医学生】 程浅兮初见司硕的时候,她被跟踪,惊慌失措躲进消防站内,被男人圈在怀中。 周围被安全感填满,男人嗓音低沉却富有力量,“别怕,没事了。” 那一刻,他是她最大的希望。 - 少女的初次心动,是细腻执着的。 程浅兮终于鼓起勇气表白,一双清澈的眸眼期待盯着他。 但换来的却是无情的拒绝,“小姑娘,我们不合适。” 那段时间,她的世界阴霾一片,就连画笔下的世界都没了色彩。 而司硕却坐在无边的夜色中,悄悄观察她的状态,反思自己对她的态度。 直到那个女孩再次来到他身边,“都说事不过三,等到被拒绝第三次,我就放弃喜欢你了。” 盯着她无比认真的神情,司硕叹了口气,“你还小,别把心思耗费在我身上。” 程浅兮苦笑,“这算是拒绝我第二次吗?” 司硕没回答,实话说,他动摇了。 最后一次机会,程浅兮显得格外珍惜。 却以最笨拙谨慎的方式,一点一点踏入他的心里。 程浅兮知道,司硕是孤独的。 但好在,从今往后有她在他身边。 *暗恋小甜饼 *七岁年龄差,爹系男主

全熟芝士·完结·63.1万字

蓄意沉迷

【横刀夺爱、he】 【乖戾白切黑小狼狗×温柔猫系女神】 江厉第一次遇见梁舟月,她穿着不舒服的礼服,躲到他的休息室调整衣服。 见他出现,她紧张得拉不上拉链,尴尬窘迫。 那天,江厉罕见动心思,帮她拉了两次拉链。 再次遇见,他是校园贵公子,她是万人迷。 他在操场打球,她长裙摇曳,坐上男友的副驾。 这时的江厉就明白,他要一条路走到黑。 要横刀夺爱,趁虚而入。 姐姐那么漂亮,当然是他的。 * 梁舟月从没想过,会被小五岁的男人喜欢。 他乖戾冷漠,高傲疏离,却唯独对她有求必应。 盛夏日,梁舟月被暴雨拦在教学楼门口,台阶下滚滚污水,污泥横生。 她正愁如何回宿舍,眼前就弯下一道男人硬挺的脊梁。 江厉的语调永远那么慵懒,漫不经心的乱人心弦:“姐姐,怕你害怕,今天特意背你回家。” 那一刻,未曾接近过女生的江厉,于众人面前臣服于她。

十七藤月·完结·45.9万字

蓄意热吻

【已签出版】 男二上位,国民初恋·斯文败类 程微月初见赵寒沉是在父亲的退休宴上。 父亲酒意正酣,拍着男人的肩膀,喊自己小名:“宁宁,这是爸爸最得意的学生。” 赵寒沉闻言轻笑,狭长的眉眼不羁散漫,十八岁的少女心动低头。 后来闹市,天之骄子的男人于昏暗角落掐着美艳的女人,往后者口中渡了一口烟。他余光看见她,咬字轻慢带笑:“宁宁?” 心动避无可避。 可浪子没有回头,分手闹得并不好看。 分手那天,京大校花程微月在众目睽睽下扇了赵公子两个耳光,后者偏过脸半晌没动。 却无人知低调的商务车里,众人口中最端方守礼的周家家主,律政界的传奇周京惟捏着少女小巧的下巴发狠亲吻。 许久,他指腹擦过她眼角的泪水,斯文矜贵的面容,语气温和:“玩够了吗?” … 程微月见过周京惟最温柔的样子。 正月初一的大雪天,泾城灵安寺,鹅雪轻絮的天地间,人头攒动,香火缭绕,她去求和赵寒沉的一纸姻缘。 直到周京惟逆着人流朝自己走来,将姻缘符塞在自己手中,“所愿不一定有所偿。” 他顿了顿,又说:“宁宁,玩够了就回来。” 佛说回头是岸,那一天程微月频频回头,都能看见周京惟站在自己身后,于万千人潮里,目光坚定的看向自己。 佛真的从不诳语。

傅五瑶·完结·100万字

写给江同学的告白书

同学聚会上,昔日同学得知当年风靡全校的校草江淮宁被陆竽拿下了,全都惊掉了下巴。 后来玩起真心话大冒险,陆竽输了,选了真心话,有同学问她:“你和江校草,谁先表白的?” 陆竽看了一眼身边相貌清俊、气质干净的男生,眉目稍稍低敛,红着脸腼腆一笑:“是我。” 同学们互相对视,心中了然,肯定是女追男啊! 另一个当事人神色一愣,笑着戳穿她的谎言:“陆同学,玩真心话怎么能撒谎呢?明明是我先向你表白的!” 众人“哇哦”了一声,兴致勃勃地看着两人,暗道有好戏看了。 陆竽睁大了眼睛,不可置信道:“什么时候?” 江淮宁回忆了一下,说:“你还记得那年的愚人节吗,我说‘我喜欢你’,你祝我愚人节快乐。” 陆竽:“?” 还有这回事? 虽然她完全不记得了,但不妨碍她反击:“照你这么说,我比你更先表白。” 众位同学快笑死了,他们俩这是杠上了吗? 江淮宁也问:“什么时候?” 陆竽:“学校运动会聚餐,玩游戏的时候!” 江淮宁想起来了,是玩“你说我猜”,他和陆竽被分到一组,他抽到的卡片是“我喜欢你”,要引导陆竽说出这句话。 * 年少时的喜欢充满小心翼翼地试探和克制,所幸,千帆过尽,回过头来发现我身边的人依然是你。 【双向暗恋,从校服到婚纱,学霸校草x元气少女】

三月棠墨·连载中·106万字

客户端电脑版

版权所有:上海玄霆娱乐信息科技有限公司

沪公网安备 3101150200865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