奸臣她穿越后被团宠了

奸臣她穿越后被团宠了

芝麻花

古代言情/连载中

78.5万字

更新时间:2022-12-06 20:27:50
当奸臣是有报应的。 一:投胎到忠臣家:格格不入,浑身难受。 二:跟着忠臣去流放:忠臣果然不是人干的事,她当奸臣的时侯都没流放过好不好? 三:被迫保护忠臣一家:老天爷,你故意的吧你? 四:算了,不说了,说多了都是泪! 干吧!

第1章 一出门就干了件大事

东阳县是锦朝最有名的县。

东阳县之所以有名不是因为它有多好,而是因为它出了个大清官,大忠臣。

此人不仅自己清廉,还把儿子、孙子也都培养成了清官。

此人就是锦朝的礼部尚书云德仁云大人。

云家早就举家迁到京城了。

六年前,云家突然送回来一个妾室。

据说,这个妾室犯了错,云老夫人让她回老家反省。

这个妾室回来没几个月就生了个女儿。

人们都说,这孩子八成不是云家的。都说云家人心善,不忍杀生,所以就把她们娘俩送回老家来了。

前两年,那个妾室和那个女娃娃一直躲在云家祖宅不出门。

就在人们快把她们娘俩忘了的时候她们娘俩出门了。

一出门就干了件大事。

云家以前是小地主。

云家迁到京城的时候把老家的地都托付给了云氏一族的族长,让他用那些地里的出息维持村学的开支。要是还有节余就再帮扶帮扶乡邻。

这些年,云族长一直做的很好。

可是,那娘俩一出来就把云家的地从云族长手里收回去了!

大家都替云族长抱不平,都说那娘俩没资格这么做。

可云族长却说那个三岁小女娃是云家的小姐,说那些地本来就该那个小女娃管,说是他主动把那些地还给那个小女娃的。

他都这么说了,别人就不好说什么了。

再加上那娘俩也没有不管村学,不管乡邻。

于是,人们慢慢的也就接受了。

转眼间,三年过去了。

这三年,那娘俩的小日子过的美滋滋的。

这不,云小姐又带着随从去县城玩去了。

村民们已经习惯了。

不过,看到云小姐的随从,村民们还是忍不住议论了起来:

“云小姐胆子真大。”

“是啊。我家狗蛋昨天吵着要吃肉,我一说云小姐的随从来了他就不敢了。”

“我也用这招吓唬我家柱子。你说,凤姨娘从哪找的这俩人?一个像土匪,一个像鬼。”

“应该不是她找的,我看她也有些怕那俩人。”

“那是谁找的?云大人他们也不会用那样的人呀?那俩人一看就不是好人。”

“你说,是不是那个小丫头的亲爹给她找的?”

“亲爹?云族长不是说云小姐是云家的孩子吗?”

“那云家怎么不接她回京城?”

“我婆婆说云小姐长得和云老夫人有些像。”

“我婆婆说不像,说那孩子一看就不是云家人,说云家人身上没那孩子身上那股劲。”

“啥劲?”

“我婆婆也说不上来。反正我婆婆就说那孩子一看就不是云家的孩子。”

“你婆婆这么说是不是因为上次去求凤姨娘凤姨娘没给你们银子?”

“我婆婆才不是那样的人。”

……

大家以为,今天又是平常的一天。

没想到,快中午的时候,云家三少爷云玉祺居然回来了。

云家人都多少年没回来了?

村民们又开始议论了:

“你说,云家三少爷回来干啥来了?”

“是不是回来接凤姨娘来了?凤姨娘好像就是三少爷的小妾。”

“凤姨娘要是走了,云家的那些地是不是就又归云族长管了?”

“这还用问?肯定是呀。”

“这么说,那孩子真是云家的孩子?”

“肯定是。要不然云族长怎么会把那些地还给她?”

……

云家祖宅,凤姨娘一知道云玉祺回来了就慌了!“快!快去把思思叫回来!快!”

父亲来了,叫女儿回来也正常。

下人也没多想。“是,小的这就去把小姐找回来。”

说完,下人就赶紧走了。

他刚走,云玉祺就来了。

凤姨娘紧张的都冒汗了。“您……您来了?您坐,妾……嗯……奴婢给您沏茶。”

云玉祺的表情很不好。“孩子哪?”

“去玩去了。奴婢已经让人去叫去了。您坐,奴婢给您沏茶。”

“不用了,下去吧。”

“是。”凤姨娘麻溜的就下去了。

云玉祺的小厮有些意外。凤姨娘以前不是看到三少爷就舍不得走了吗?这次怎么走的这么快?难道,凤姨娘不喜欢三少爷了?

云玉祺的长随叫墨竹。

墨竹和三少爷都以为凤姨娘说的“去玩去了”是去村里玩去了。

没想到,他们都等了半个时辰了还没把人等回来。

云玉祺的心情本来就不好,这下更不好了。“去问问那孩子怎么还没回来?”

“是。”

墨竹想去找凤姨娘问去,顺便看看凤姨娘是不是不喜欢三少爷了?

结果,凤姨娘居然去给三少爷挖野菜去了!

墨竹只好找其他人问。一问才知道凤姨娘说的“去玩去了”是去县城玩去了。

云玉祺知道了想起身就走,可是……

又过了一个多时辰思思才回来。

思思回来后也不叫人,也不给云玉祺行礼,只是盯着云玉祺看。

云玉祺皱了皱眉头。“我是你父亲。”

他说话了思思才说话。“你来干什么?”

“你怎么这么跟父亲说话?”

思思转身就走。

“……站住。”

思思停下来回头看着云玉祺说道:“有话快说。”

云玉祺:“……”

墨竹:“小姐,你不能这么跟三少爷说话,三少爷是你父亲,三少爷是特意来看你的。”

思思绷着小脸说了两个字。“掌嘴。”

啪!

墨竹还没反应过来就挨了一巴掌。

云玉祺:“……”这什么孩子?怎么动不动就打人!打的还是他的人!

墨竹:“……”这人是从哪冒出来的?怎么跟个鬼似的?

思思看着云玉祺说道:“找我有什么事?”

云玉祺回神了。“你怎么动不动就打人?还有,这人哪来的?”他家不可能有这种人,这种人一看就很阴险。

思思转身就走。

“站住!我来接你和你姨娘回京城。”

思思刚要说“不回”凤姨娘就从旁边冲了出来。“真的吗?!您真的要接我们娘俩回京城?!”

云玉祺指着思思身边的男人说道:“这人哪来的?”

“……”

“你要是不说清楚你们娘俩就继续在这待着吧。”

凤姨娘咬了咬牙。“捡来的。”

云玉祺不信。可他没功夫跟她们耗。“既然是捡来的,那就让他走吧。墨竹,给他十两银子。”

“是。”墨竹掏出来十两银子朝男人递了过去。

男人没接。

云玉祺朝凤姨娘看了过去。

凤姨娘:“……”看我也没用,我可管不了。“我去做饭去了,我做的野菜饼可好吃了。”

说完,凤姨娘就提着篮子走了。

云玉祺:“……”这女人居然敢就这么走了!

墨竹:“……”这男人不会是凤姨娘的相好的吧?

思思把墨竹手里的银子拿了过去。“我娘的野菜饼可不是白吃的。”

说完,思思就带着那个男人走了。

云玉祺:“……”这什么孩子?!

墨竹:“……”野菜饼还要钱?!

过了好一会,墨竹才小声说道:“三少爷,您看?咱们是启程回京还是……”还是留下来吃比肉饼还贵的野菜饼?

“让她们收拾东西,明天启程。”

您不是说她们要是不把那个男人赶走就不带她们回京吗?“是,小的这就去跟凤姨娘说去。”

喜欢这作品的人还喜欢

穿成外室后我不想奋斗了

(书名和简介雷人,请忽略,书还是很好看的) 修真界资深咸鱼余枝穿成大庆朝武安侯三公子的外室,此女肤白貌美,身娇体软,乃三公子外出查案某地方官所献。 余枝弄清楚自身的情况后,心态稳得很。外室就外室吧,包吃包住,工资高,要求少,老板颜值高身材好,出手大方,这样的好工作上哪找去? 余枝这条咸鱼在大庆朝浪得飞起。 苟着苟着,老板看她的眼神日渐炙热。 苟着苟着,老板不顾家族反对非要娶她当老板娘。 不要啊!门不当户不对的婚姻是没未来的,办公室恋情是要不得的,她只想做个混日子的小员工,没想上位。 可面对老板的利诱,咸鱼余枝摸下巴,动心!要不,换幅地图继续苟着? 晴天霹雳,大理寺少卿,武安侯府三公子,居然被个出身低贱的小外室迷了眼,硬要娶她做正室夫人。 大婚那日,京城芳心碎了一地。 齐大非偶,谁都不信一个外室能坐稳闻三夫人的位置,众人坐等余枝被休 可一年两年过去了,余枝不仅没有被休,还被夫君宠得越发娇媚了 三年五年过去了,余枝还是没有被休,儿女双全,被夫君捧在手心 她活成了全京城最羡慕的女人! 没有人知道,余枝是闻九霄用尽手段拼上性命才娶到的女人,他不爱这个世界,可为了她,他愿意善待这个世界。

两边之和·连载中·84.8万字

理科学霸的穿书团宠日常

远在岭南做知府的宋家旁支庶子,不知踩了什么狗屎运,屡次得了皇帝青眼,十几载待在偏远的岭南竟然也混出了名堂,力压宋家嫡支长孙,回京成了大周朝最年轻的阁老。 正值众皇孙选妻,宋阁老家那位岌岌无名,且自打回了京就一直住在庄子上的庶女也不知踩了什么狗屎运,机缘巧合救了被刺杀重伤的肃王府世子,直接被世子以身相许了!京中闺秀圈震惊! 宋清月:MD!她明明是来救男主的啊,怎么会救成反派大boss的? (男主恶人,极限拉扯,饲狼训狗,生活不易。)

鞋底红·连载中·124万字

权臣重生后只想搞事业

赫赫有名的野心家秦鹿穿越成寡妇,膝下还多了个儿子。 公婆不慈,妯娌刁钻,母子俩活的猪狗不如。 面对如此惨状,桀骜如她懒得与这群无赖纠缠,带着儿子麻利分家。 天下格局晦暗,强权欺压不断,对于生活在现代社会的秦鹿来说是一种煎熬。 既然不喜,那就推翻这座腐朽江山,还天下百姓一片朗朗晴空。 ** 镇压朝堂三十年的权臣韩镜一朝重生,还不等他伸展拳脚,就被母亲带着脱离苦海。 自此,想要重临朝堂的韩相,一脚跨进了母亲为他挖的深渊巨坑里。 毕生梦想是封侯拜相的韩镜,在母亲魔鬼般的低语中,朝着至尊之位,连滚带爬停不下来。 ** 君临天下后,娘俩的饭桌上突然多了一个人。 男人长的风流恣意,颠倒众生。 帝王憋着好奇:给我找的后爹? 【穿越娘亲,重生儿子。女主和原主是前世今生。】 【男主不知道有没有,出现的可能会很晚。】 【女主野心家,能造作,不算良善却有底线。】 【金手指粗大,理论上是爽文。】

席妖妖·完结·104万字

科举相公家的地主婆

【科举发家文】 穿越女主经营田庄,成了地主婆,携手土著小夫君,读书科举的荣升路。 * 某日,众夫人谈笑间,论家中夫君喜好。 户部侍郎夫人,我家夫君面冷心热,舍不得我掉眼泪,最喜我做的衣衫,饰物。 吏部侍郎夫人浅笑,我家夫君温和内敛,最最体贴不过,但有所求,一碗甜汤足以。 礼部侍郎夫人唇角轻扬,妾身浅笑间,夫君没有不应的。 常喜望天,我家夫君喜好弹球,一盒不够,那就两盒,实在不好说话,那就斗一局,万事好商量,这能说吗? 略愁!

程嘉喜·连载中·130万字

娘子可能不是人

一场神魔大战,让无数低阶小仙陨落四方。 冬暖身陨之后再睁眼,发现自己穿到一本看过的话本里。 隔壁书生是未来的权臣,而她则是供着权臣读书,活活累死的无名原配! 本体竹子精,天生没有心的冬暖表示:这原配谁爱干谁干,反正她不干! 相比文弱没有心的书生,冬暖更喜欢住在村尾,不爱说话的高壮汉子。 那汉子身高体壮颜好,身上的气息,还可以温养冬暖的魂魄,实属人界佳品。 冬暖:就你了! 壮汉本汉:你别过来啊!!! —————————————— 一对一甜爽风,女主金手指粗。

二谦·完结·139万字

全宗门都重生了

突然有一天,整个宗门都重生了! 除了我! 这是怎样一种感受? 朱茯是无极宗小师妹。不过这个宗门加上宗主凌君千也不过只有区区八人。这也就罢了,可人家修仙界其他宗门世家总有一样本事可以立身。或丹药符篆,或炼器御兽…… 只有无极宗不太一样…… 它以光棍闻名! 无极宗上下师尊弟子共八人,各个光棍! 作为最小的那条光棍,从下魔渊爬出来的朱茯是一头彻头彻尾的野兽。她不识礼义廉耻,不知何为正魔,不懂人情世故。但在师门的照顾教养下,朱茯一日日成长,成为一个真正的“人”,而不是所谓的混血杂种! 但在师门照看下一日日成长的朱茯却突然有一天发现,自己的师尊和师兄师姐们从噩梦中惊醒,脸色大变,看见她就抱头痛哭! 原来他们都重生了! (还是无cp仙侠文噢,请大家多多支持~)

言如许·连载中·189万字

咸鱼一家的穿书生活

闫玉一家穿书后,发现这本古早文的主角正是原身大伯。 他们是扒着大伯喝血,早早被分家,在全文末尾被拉出来遛一遛活的有多惨的陪衬小透明。 此时,剧情正走到堂姐被人坏了名声,大伯上门说理被打伤,地里的麦子再不收就要闹荒,他们不但手里没有一个大子儿,闫老二还欠了二十两的赌债…… 一筹莫展之际,【扶持交易平台】喜从天降。 扶持交易平台:连通多个维度,旨在帮助生存艰难的用户,力克时艰,共渡难关。 呜呜呜!感动!对对,我们贫着呢! 一家三口:等待接受命运安排的分家,自力更生,努力活下去。 却不想,大伯他,重生了!!! 一番思量,决心护住全家,走上一条截然不同的路。 现实:啥?不分了?

宅女日记·连载中·85万字

皇城第一娇

又名:《帝都渣男图鉴》《安澜书院彪悍女子手册》《我在古代拆cp》。 蓝萌穿越成大盛朝定国大将军之女骆君摇,前世为国鞠躬尽瘁,今生决定当个快乐的咸鱼。 虽然原身眼神不好看上了一个渣渣,但只要抛开渣男,骆家二姑娘依然是上雍皇城靠山最硬最炫酷的崽! 然而…… 柳尚书家被抱错的真千金回来了,真假千金大战一触即发。 骆君摇震惊:原来这是个真假千金文? 悦阳侯从边关带回一朵小白花和一双儿女,悦阳侯夫人惨遭婚变。 骆君摇:这是某月格格升级版? 太傅家苏小姐逃婚的未婚夫回来求原谅了。 骆君摇:这是想要追妻火葬场? 长公主驸马婚内出轨,对象竟是糟糠妻? 骆君摇:这是在垃圾堆里捡相公。 出嫁的大姐姐孕期丈夫偷藏外室,还长得肖似大姐姐。 骆君摇震怒:替身梗最恶心了!艹(一种植物),姐妹们,跟我冲! 骆君摇——我们的目标是:渣男必死! 太后娘娘有旨:女子当三从四德,恪守规训 骆君摇:啥? 摄政王:简单,太后薨了即可。 骆君摇:大佬!求抱大腿! 摄政王:抱吧,话说…你觉得我们之间是个什么故事? 骆君摇:大概是……我给前任当母妃? 观看指南:1、男女主年龄差14,岁,介意勿看。2、男主与渣男非亲生父子。

凤轻·连载中·204万字

满级作精穿成对照组

满级作精苏悦灵穿成古代养崽种田文对照组,原主虐待小姑子,陷害小叔子,给丈夫戴绿帽,作得人神共愤。和人美心善辛苦养崽的堂姐苏悦薇形成对比,最后众叛亲离,下场凄惨。 穿过来后,系统表示:“你得比苏悦薇更贤惠,比她更善良,将她比下去后才能改变你恶毒女配的命运。” 苏悦灵将系统屏蔽,作为作精,不作是不可能的。她非绫罗绸缎不穿,非山珍海味不吃,走路都要人抱着。 全村人都等着苏悦灵这作精被休,结果苏悦灵小姑子为她开连锁布庄,因为她嫂子皮肤娇嫩,受不得粗布摩挲。 苏悦灵小叔子成为开疆辟土少将军,因为嫂子嫌弃国家地图形状太丑,伤眼睛。 而苏悦灵的病弱丈夫最后为她权掌天下,他的妻子又娇又作,受不了磕头跪拜。 作着作着,一不小心把自己作成了人生赢家。 苏悦灵扭头问丈夫元随君:“亲爱的,我是不是最贤妻良母的人?” 万人之上的元随君将状告他妻子把甄王妃大冬天丢水池的折子压下,斩钉截铁说道:“是。” 苏悦灵:看!任务完成了! 系统:这也行!!??

月亮喵·连载中·181万字

客户端电脑版

版权所有:上海玄霆娱乐信息科技有限公司

沪公网安备 3101150200865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