诱他上瘾

诱他上瘾

肆媚

现代言情/已完结

73万字

完结于2022-11-09 10:22:27
新文《她以温柔作饵》已发~ 【先婚后爱】 傲娇爱装乖大小姐VS性感桀骜退役赛车手 宋旎一眼看中了家里安排的相亲对象。 她不喜欢烟味,可她喜欢谈峥抽完烟后身上的味道。 她并不是手控,可她喜欢谈峥手背性感凸出的青筋。 她爱惨了谈峥抽烟喝酒时那一副慵懒随意却性感到爆炸的样子。 谈峥对她来说,总是有着一种莫名的吸引力。 宋旎对闺蜜说: “他抽烟的样子真他妈的帅。” “有机会我一定要好好摸摸他的手。” 谈峥手背凸起的青筋里流的是对她下了蛊的血。 于是她用着那一双勾人的桃花眼,时而在谈峥面前扮着乖巧,时而高傲得像带刺的野玫瑰。 她擅长用那双稍微润点水就楚楚可怜的眼睛,直勾勾地看着男人,表明自己的兴趣,却不明说。 步步为营,请君入瓮。 谈峥觉得这小姑娘是吃不得半点亏的高傲性子,可不娇弱,疼了也不吭声。 他总是能识别出她在装乖,他也总是表现出直男性子,装作看不懂。 可宋旎那一双眼着实勾人,偶尔便如她愿走进她步的圈套。 到最后真真被她套牢,无法抽身。 后来,谈峥说:“你只要看着我,我就想把你摁在怀里。” 宋旎想,能够把谈峥这样的男人给引诱到手,也不妄她装乖撒娇了。

第一章 你家老板在吗?

初秋的雨淅淅沥沥,还残留着夏日的热气,又闷又湿。宋旎刚从图书馆出来就接到了家里的电话。

周五,相亲,跟谈家的儿子。

宋旎从小被家里宠大,是捧在掌心都怕会化了的那种宠,宠到星城所有富家子弟都不敢轻易招惹她。而她也不想辜负父母的宠爱,尽心尽力地扮演着乖巧的小公主,事事顺着父母的心。

可要真讲究起来,她还真的没有做过一次自己不乐意的事。

这一通电话,她爸用了前所未有的强硬,甚至不给她撒娇的机会就挂了。爸爸才舍不得这么对她,宋旎不用多想,就知道是宋景从中作祟。

于是宋家大小姐直接打车杀到了宋氏集团楼下。

宋旎很少过来公司这边,前台并不认识。她有一双极好看的眼睛,桃花状的眼形,眸子又黑又亮,看着人的时候那双眼睛像是会说话,明明看不清里面的情绪,却总是让人觉得楚楚可怜。

即便现在心情不愉悦,冷着一张脸,前台也觉得面前的这位小姐乖巧到让人忍不住放软声音。

“小姐,请问您有预约吗?”

宋旎手指轻轻点了点桌面,每一次在努力压住心中的烦躁时她都会做这一个动作。

“我找你们总裁。”

宋旎语气并不太好,眸子里多了些冷意,前台小姐被这样的反差给震住片刻。

“小姐......”

宋旎没有了耐心,正打算掏出手机给宋景打电话,总裁助理刚好走了进来。见到宋旎心里一惊。

“宋小姐,您怎么过来了?”

宋旎瞥了他一眼没有说话,下巴微抬示意他带路。助理连忙弯腰伸手带着宋旎进专梯,他跟总裁这么些年,自然知道宋家大小姐。

被宠在手心里的人,可不能够被怠慢半分。

刚到办公室门口,就见宋景身后跟着几位经理从会议室出来。见到宋旎,宋景丝毫不意外,将手中的文件递给助理,挑眉亲自替宋旎打开门。

“这么快就过来了?”

宋旎不吭声,等进了办公室,宋景关上门的瞬间,她运用腰部核心力量,直接抬腿一记前踢。宋景眉头一动,侧身十分利落地躲避了宋旎的进攻。

“生气了?”

宋景拍了拍衣服,看着宋旎抿直的嘴角,一脸宠溺地上前揉了揉她的头。

宋旎也没有打算继续进攻,她的空手道就是跟着宋景学的,要认真起来,她摸不到宋景半分。

伸手毫不客气地打掉宋景的手。

“我要一个理由。”

宋旎生气归生气,该想到的在来的路上已经想到了。家里不会平白无故地要给她安排相亲,甚至都没有事先告诉她。

桌上放着水果和牛奶,是宋景在十分钟之前特意让秘书准备的,他知道宋旎会过来。

将牛奶递给宋旎,宋景这才坐下。

“你也快24了,这个年纪该考虑婚姻大事了。”

宋旎冷哼一声,像是听到了什么笑话。

“你怎么过了三十想法就跟个老顽固一样?嫂子竟然还没有把你给踢了?”

宋景是家里唯一一个清楚宋旎是一个什么性子的人,她擅长运用外表迷惑,爸妈还有他家的小傻子都以为她乖巧,温软,懂事,可实际上骨子里高傲又倔强。在学校里还好,但出了社会,这样的性子免不了吃亏。

在宋氏会有他护着,可他并不认为宋旎会乖乖地进家里的公司,这也是为什么他在听到父母正在给宋旎物色对象的时候,他不但没有阻止,还推荐了谈家的儿子。

他曾在美国见过一次谈峥,也听过他的一些事情,在圈子里未婚的人里,也就谈峥这么一个人能够对付宋旎的性子。

“妮妮,你是宋家的女儿,你该清楚,你选择的人必定是圈子里的。”

宋旎不说话了。

的确,他们这个圈子的小孩,24这个年纪是该要考虑婚姻大事了。前两年没有任何动静不过是因为她还在读书,现在是她研究生的最后一个年头,该来的还是得来。

宋景到底还是疼宋旎这个妹妹的,取出一个牛皮袋递给宋旎。

“谈峥以前是个赛车手,现在经营赛车俱乐部,你不是老跟我说现在的男人无趣?24的姑娘了还没有谈过正经恋爱,丢不丢人啊?相信你哥,他跟你认识的那些人不一样。”

宋旎眉头一皱,不说话,闷头喝着牛奶,想起谈恋爱这事只觉得好笑。

那些男人打着一见钟情的号角,将情话说得天花乱坠,好像这一辈子就要栽在她身上了,可她还没有发力,不过是让他们发现她不如外表那般好骗就跑得比谁都还快。

没劲。

一杯牛奶喝到底,宋旎终于是接过了那个牛皮袋。

在那些寥寥几页的资料里,宋旎捕捉到了一串熟悉的字眼。

谈峥,六年前拉力赛的冠军得主.......

那个时候她高三,闺蜜秦漾当时特别痴迷赛车,那一年她们逃了考试去看过一场拉力赛。

宋旎微微眯起了眼睛,脑海中闪过一个模糊的身影。

.......

晚上九点,天完全黑了,可在星城,夜晚才是主旋律,恍若白昼。

宋旎穿着白色的过膝裙,一双精致的小高跟,头发随意地披在肩上,绵绵细雨打湿了她的刘海,凌乱又和谐地贴在她的脸上,就连睫毛上都挂着一点小水珠。她身形略有些清瘦,站在路边,犹如一朵即将被风摧毁被雨打碎的小白花。

抬头看着面前的酒吧招牌。

单字:山。

这条街是星城夜晚最热闹最繁华的地方,有着无数的酒吧与各种娱乐场所,也出过不少让人觉得骇然的摩擦事故,是一个迷人又危险的存在。

在其他那些带着点俗气的酒吧的对比下,这一家酒吧单就一个名字就让人觉得与众不同。

这是宋旎第二次来,她没有想到喜欢的这一家特别的酒吧竟然是谈家那个开的。

宋旎抬手随意地弹了弹裙子上的雨珠,将未打开的雨伞放到一旁的安置区,一抬眸便从可以当镜子的门里看到自己的模样。宋旎顿了顿,从包里拿出纸巾擦了擦刘海,见那股子破碎柔弱感出来后,这才满意地挑眉。

她从不做勉强自己的事,还有几天才到周五,她倒要看看让宋景都刮目相看的人是个什么样子。

宋旎这一身穿着以及这一副乖乖女的模样,和酒吧格格不入。好在这里的服务员素质足够高,并未过多打量,这让宋旎舒心了不少。

在吧台坐下,调酒师正好得空,宋旎合理运用自己的外表优势跟调酒师搭上了话。

调酒师递给宋旎一杯酒。

“这酒入口酸甜,度数不高,适合你这样的小女生。”

宋旎笑眯眯地喝了一口,的确入口冰凉酸甜,还带着薄荷刺激的香气,回甘又清冽。

她夸赞了一番,而后勾了勾手指示意他靠过来。

调酒师受不住宋旎这样的眼神,不由自主地靠过来,低头。

宋旎轻呵一声,问

“你家老板在吗?”

喜欢这作品的人还喜欢

薄先生突然黏她上瘾

【1V1宠文,天生反骨的暴躁大小姐VS表面道德经的白切黑男主】 江摇窈突然被男友劈腿,小三还是她多年的死对头! 给狗男女一人一巴掌后,江家大小姐当众放出狠话:“她搞我,我就搞她哥!” 半小时后,酒吧走廊昏暗的灯光下,俊美淡漠的男人半眯狭眸,轻吐薄烟,嗓音低磁又撩人:“听说你想要搞我?” 江摇窈紧张到结巴:“我我我……我开玩笑的!” 薄锦阑:“……” #等你分手很久了,没想到你这么怂# 【男主篇】 薄锦阑是帝都第一财阀薄家的长子,外人只道他清冷高贵,端方谦和,不食人间烟火,身边从未有女伴出现,是上流社会最后一个优雅绅士。 直到某日,某八卦微博爆出照片:深夜路边,西装革履的薄锦阑把一个穿红裙的小姑娘按在车门上亲。 整个上流社会都炸了,所有人都没想到向来儒雅斯文的薄锦阑私底下会那么野! 江摇窈:薄先生私下不但很野,他还很sao呢! 【女主篇】 江摇窈暗恋薄锦阑多年,小心翼翼,谨慎藏匿,直到某日在酒店醒来,看到他就躺在自己身边…… 后来她摇身一变成了薄锦阑的未婚妻。 江家没人敢再欺负她,京圈大佬对她都无比尊敬,走到哪儿都有一帮晚辈喊她大嫂,薄先生更是突然黏她上瘾!

苏子欢·完结·175万字

蓄意攻陷

大美人竟然也会被男人劈腿。 棠意礼有钱有颜,怎能咽下这口气。 棠意礼决定追求前任的好兄弟。 …… 荀朗,世界短池游泳锦标赛,蝶泳冠军,典型的力量型选手,以及,典型的坚毅高冷人格。 棠意礼频频出招,始终没有得手。 直到一次偶然,她发现,高冷男神生活拮据。 棠意礼窃喜,计划用金钱俘虏荀朗。 众人哀嚎:别拿你的臭钱,侮辱我们的男神,男神不会看上你! 棠意礼一意孤行,直到她老爸破产—— 棠意礼红着眼眶,来找荀朗:以后我不能继续追你了,因为……我要嫁给渣男才能挽救公司。 沉默片刻。 荀朗缓缓开口:你嫁给我,也可以救公司。 #和前男友的兄弟好上了是种什么体验 #我的寒门男友什么时候这么有钱的 …… 小剧场: 入了水,荀朗就像变了个人,无论是爆发力,还是耐力,都拉满人类极限。 可,棠意礼是旱鸭子。 她撑着男人肩膀,瑟瑟发抖:不游了吧,我害怕。 荀朗捏住女人水珠滴答的下巴,眸色幽深:这就怕了?拿我当工具人报仇时的胆量呢。 …… 大小姐.棠意礼×运动员.荀朗 表面傲娇实际逗比白富美×冷酷坚毅的泳池王者

拉肚肚·完结·93.5万字

玫瑰在他心尖

刑烛是许多人茶余饭后的谈资笑料。 因她漂亮到了极致,潋滟瑰丽,犹如高贵而又浪漫的红玫瑰。但性格却寡淡乏味如冷水,生涩冰冷。 美人无趣,连刚恋爱的男友都怒甩了她,“刑烛,和你在一起,简直浪费了我十五天的生命!” 事情传出,在众人看好戏时,当事人刑烛淡淡勾唇,意味莫名的反问了一句, “是吗?” 是的,所有人都这样觉得。 直到褚家那位年轻俊朗,手腕决断的年轻掌权人回国。江城大半名媛的目光都粘在了上面,生怕他被人捷足先登。 一场宴会,刑烛黑眸如水,平静的审视不远处众星拱月的男人。四目相对,刑烛错开了视线。 后来的后来,众人口中寡淡无味的女人在后花园里,把那些人眼中可触而不可及的神抵在了墙上,神色勾人缱绻。 “他们都说我无趣。” “你觉得呢…阿尽?” 无趣? 褚尽想,还好,这全世界的人都瞎的差不多了。 - 没人知道那一场雨夜,刑烛在昏暗的灯光下见到褚尽时的感受。 刑烛觉得,褚尽也不知道。 正如她不知道,褚尽早就认识她了一样。 【1v1,类型小众,又名清冷美人儿她勾引反被撩】

乌姜呢·完结·53.2万字

不止沦陷

林姣和顾权恋爱两年,为了他的喜好扮演起乖巧顺从的小白花,甘愿卑微如尘。 她以为,顾权同她一样爱着彼此。 却在一次聚会上,听见他与旁人说:“林姣很好,但始终不是她。” 那时,林姣才知道她的角色有多可笑。 她撇下所有的怨意及执念,在他与心上人缠绵时,黯然退场。 * 后来,心生悔意的顾权找到林姣。 他紧紧抓住她的手,沙哑的嗓音下藏满祈求:“姣姣,原谅我好不好?” 他妄想她跟以前一样,轻易原谅他。 却在某道身影闯入眼帘时,彻底惊慌。 “老婆。”他揽着林姣步步后退,似玩味似挑衅地瞥了顾权一眼。 又俯身浅触她的侧颜:“我们继续?” 【顾权火葬场】 【男二上位】 【双C、小甜饼】 推荐新书:《蛊系美人被大佬碰瓷后》

难赴星河·完结·42.7万字

致命热恋

安桐遭逢家庭剧变,罹患情感障碍,且时常出现严重的情感剥离现象。 容慎,名满香江且富可敌国的神秘家族继承人。 一场乌龙,安桐错把容慎当成心理治疗师,自此开启了为期数月的疏导治疗。 不久后,两人一拍即合,协议结婚了。 * 婚后某天,属下汇报:“容爷,夫人又在直播写代码了。” 男人缓缓抬眸,语调慵懒:“别忘了给她刷礼物。” 属下默默递出一张纸,“容爷,夫人写的这几行代码,和我们高价聘请的幕后工程师写的一模一样……” 容慎看着代码陷入了良久的沉默:“……” * 某天午后,夫妻俩吃完街边串串香偶然路过某顶尖科技大楼。 几名职员捧着文件鱼贯而出,对着容慎毕恭毕敬地颔首:“执行长,可算是遇到您了。这几份文件需要您尽快签署,不能再耽误了。” 安桐面无表情地看向了身边的男人:“?” #我贪图免费治疗嫁了个心理医生结果他是个商界执行长?# #我以为我娶了个缺钱的情感患者结果她是个高级工程师?# 【伪·心理治疗师VS真·心理疾病患者】

漫西·完结·55.5万字

独占偏宠

叶奚不拍吻戏,在圈内已不是秘密。 一次颁奖典礼上,刚提名最佳女主角的叶奚突然被主持人cue到。 “叶女神快三年没拍过吻戏了,今天必须得给我们个交代。” 面对现场追问,叶奚眼神温凉:“以前被疯狗咬过,怕传染给男演员。” 众人听后不禁莞尔。 镜头一转来到前排,主持人故作委屈地问:“秦导,你信吗?” 向来高冷寡言的男人,笑的漫不经心:“女神说什么,那就是什么吧。” *人美歌甜顶流女神VS才华横溢深情导演。 *本文又名《返场热恋》,破镜重圆梗,男女主互为初恋。 *年龄差五岁。 *男主导演界颜值天花板,不接受反驳。

匪匪有意·完结·60.5万字

野性攻陷

「京圈太子暴徒小疯狗vs温柔腹黑大魔王」艺术界新秀画家沈周懿,突然线上表白了。 她@了一个没有任何个人简介的微博用户,高调示爱:「可以跟我接吻吗?」 身为近期获得美术界世界级金奖的黑马画家。 惊才艳艳之余,过人的美貌更是圈粉无数。 可她却以惊人的言论登顶热搜第一。 无数粉丝梦碎深夜。 * 而身为话题主人公裴谨行,在沈周懿眼里,不老实、不好泡、不服软、让人着迷又抓狂。 别人的弟弟要么小奶狗,要么小狼狗。 而他——小疯狗。 总是用最懒淡颓痞的语气说着最欠最让人心火焚烧的话。 ——姐姐,你好会占便宜。 ——姐姐,你这么馋我? ——姐姐,接吻可以给我算时薪么? 沈周懿耐心耗尽,这个磨人的小疯狗爱嚯嚯谁嚯嚯谁去。 她不泡了。 再后来。 她身陷囹圄时,曾经那懒淡颓狂的男人,却在法庭上大杀四方,为她清理一切障碍。 傲慢的来到被告席,隔着桌子宛若情人的捏捏她的后颈,笑的颓唐又放肆:“姐姐,你怎么落魄的样子都……好正啊。” 一众庭审傻眼:? 沈周懿:……说他疯,真不亏他。 这是该调情的时候? 事实证明他就是这么个目无法纪的暴徒,无人能及左右,唯独她,他甘愿撕裂世间规则,成为她的信徒。 「双大佬、非善男信女、前期男主伪装系」

匪弋·完结·92.2万字

蓄意热吻

【已签出版】 男二上位,国民初恋·斯文败类 程微月初见赵寒沉是在父亲的退休宴上。 父亲酒意正酣,拍着男人的肩膀,喊自己小名:“宁宁,这是爸爸最得意的学生。” 赵寒沉闻言轻笑,狭长的眉眼不羁散漫,十八岁的少女心动低头。 后来闹市,天之骄子的男人于昏暗角落掐着美艳的女人,往后者口中渡了一口烟。他余光看见她,咬字轻慢带笑:“宁宁?” 心动避无可避。 可浪子没有回头,分手闹得并不好看。 分手那天,京大校花程微月在众目睽睽下扇了赵公子两个耳光,后者偏过脸半晌没动。 却无人知低调的商务车里,众人口中最端方守礼的周家家主,律政界的传奇周京惟捏着少女小巧的下巴发狠亲吻。 许久,他指腹擦过她眼角的泪水,斯文矜贵的面容,语气温和:“玩够了吗?” … 程微月见过周京惟最温柔的样子。 正月初一的大雪天,泾城灵安寺,鹅雪轻絮的天地间,人头攒动,香火缭绕,她去求和赵寒沉的一纸姻缘。 直到周京惟逆着人流朝自己走来,将姻缘符塞在自己手中,“所愿不一定有所偿。” 他顿了顿,又说:“宁宁,玩够了就回来。” 佛说回头是岸,那一天程微月频频回头,都能看见周京惟站在自己身后,于万千人潮里,目光坚定的看向自己。 佛真的从不诳语。

傅五瑶·完结·100万字

蓄意沉迷

【横刀夺爱、he】 【乖戾白切黑小狼狗×温柔猫系女神】 江厉第一次遇见梁舟月,她穿着不舒服的礼服,躲到他的休息室调整衣服。 见他出现,她紧张得拉不上拉链,尴尬窘迫。 那天,江厉罕见动心思,帮她拉了两次拉链。 再次遇见,他是校园贵公子,她是万人迷。 他在操场打球,她长裙摇曳,坐上男友的副驾。 这时的江厉就明白,他要一条路走到黑。 要横刀夺爱,趁虚而入。 姐姐那么漂亮,当然是他的。 * 梁舟月从没想过,会被小五岁的男人喜欢。 他乖戾冷漠,高傲疏离,却唯独对她有求必应。 盛夏日,梁舟月被暴雨拦在教学楼门口,台阶下滚滚污水,污泥横生。 她正愁如何回宿舍,眼前就弯下一道男人硬挺的脊梁。 江厉的语调永远那么慵懒,漫不经心的乱人心弦:“姐姐,怕你害怕,今天特意背你回家。” 那一刻,未曾接近过女生的江厉,于众人面前臣服于她。

十七藤月·完结·45.9万字

客户端电脑版

版权所有:上海玄霆娱乐信息科技有限公司

沪公网安备 3101150200865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