茗门世家

茗门世家

坐酌泠泠水

古代言情/已完结

75.2万字

完结于2022-09-3008:02:00
一朝穿越,跨国茶企CEO叶雅茗成了江南茶行行首家刚刚及笄的三姑娘。 叶家前世遭人诬陷被抄家流放,原主嫁了个凤凰男被虐待而亡。 今世换成了叶雅茗,叶雅茗表示这都不是事儿。 制茶是她的专业,搞人是她的本行。再有原主前世的记忆,改变叶家和原主的命运真不是难事。 先发行个茶币,解决资金问题;再制个桂花茶,打响叶茶名声;然后融资把蛋糕做大,找几个伙伴靠山;顺手给对方挖个坑,还他一个陷阱礼……叶雅茗拍拍小手:叶家前景无忧。 至于凤凰男,那就更简单了。稍稍放点诱饵,对方就身败名裂。 面对茶类、茶具一片空白的大晋茶市,叶雅茗的事业心大起:她要在这架空大晋,打造属于她的第一茶业!

第一章穿越

“……我自知能力不足,就算有重生的机会,也改变不了太多。正好在奈何桥上遇见你,咱俩灵魂契合。连名字都相同,这是怎样的缘份?我想你能带着记忆再活一世,也是愿意的吧?所以请你帮帮我,改变我,以及我们叶家的命运……”

梦里,容貌昳丽的红衣女子曲下身去,殷殷朝叶雅茗一拜。

叶雅茗蓦地睁开了眼。

绿树婆娑,庭院深深,前院起翘的飞檐在半空中钩起了一个好看的弧度。初秋的阳光透过树叶的缝隙照过来,有些刺眼。

望着看了几天已经熟悉的风景,叶雅茗忡怔了好半晌,方才长长地吐了一口气。

她在奈何桥上跟原主分别好几天了,原以为原主已去投胎,没想到今天却梦到了她。

这是不放心她,又来殷殷叮嘱么?

叶雅茗抬起头来,望着现代早已看不到的湛蓝的天,默默对原主道:“放心投胎去吧,我一定会改变你和叶家的命运的。”

不过是一个痴情女子被凤凰男辜负的故事。上一世原主身在局中,以至于身陷囚笼不能自拔;重来一次,她一定不会再走前世的路,改变命运不是难事。

她之所以不愿意再活,把重生的机会让给叶雅茗,大概是被渣男伤透了心,了无生趣;同时也对改变家族命运没有信心吧?

而对于把茶卖到全世界,三十一岁就执掌一个上市公司的叶雅茗来说,改变叶家命运并不是难事。

“我定不负所托。”她又默默在心里道。

“姑娘,您要不回屋里睡吧?”白蕊担忧地看着叶雅茗。

自打前阵子姑娘发了一场高烧病愈,精神似乎就不怎么好。

叶雅茗摆摆手,坐直身体,问道:“我睡多久了?”

“就打了个小盹儿。”白蕊道。

叶雅茗转过头来看向烧水丫鬟:“水烧好了吗?”

绿萼连忙提了壶子过来,放到桌上:“烧好了,姑娘,已经晾了一会儿,温度应该刚刚合适。”

叶雅茗伸手摸摸烧水壶的温度,点了点头,掀开面前的小白瓷茶壶,将水冲进去。

升腾的水雾带着茶香,瞬间在空气中氲氤开来。

看着碧绿的茶叶在水中沉浮,慢慢舒展开来,渐渐沉到壸底,叶雅茗的心情也犹如这茶叶,舒展,沉静,心底渐渐安静下来。

刚才因梦而引起的些许心悸,再也不复存在。

把握着出茶点,依着经验估摸着这是茶味最好的时刻,叶雅茗快速把白瓷壸里的茶汤倒进了浅绿的瓷壸里。

倾尽最后一滴茶汤,她把壸子放下,又提起绿壸倒了一些茶水到小盏中,这才将茶盏递到口鼻间,先闻了闻茶香,看了看清澈的汤色,朱唇微张,轻啜一口。

让茶水在舌尖停留,再让其漫过舌面与下腭流入喉咙,徐徐咽下,茶的鲜爽,以及略略的苦涩便在嘴里弥漫开来,口舌生津,舌头上泛起了回甘。

闭着眼睛细细品评,再睁开眼,叶雅茗心底一片宁谧。

“姑娘,姑娘……”一个扎着双丫髻的小丫鬟飞快地跑进院子,嘴里嚷嚷道,“不好了,大少爷……大少爷惊马受伤了。”

叶雅茗“腾”地一声站了起来。

来了。

她快步走了出去。

白蕊瞪了紫鸢一眼:“毛毛躁躁。”赶紧跟上了叶雅茗。

出了院子,又过了两道拱门,叶雅茗刚要跨进叶家正院,路边就闪出一个婆子来,对叶雅茗笑道:“三姑娘,大厅有男客。放心,大少爷只是受了点轻伤,不打紧,已派人去请郎中了。”

大晋对女子的束缚并不严苛,且叶家不过是地主乡绅兼商贾人家,并不迂腐,没规定家中女子不能见男客。

婆子此话,不过是提醒一声:不愿意见男客的话,等外客走后,叶雅茗再去看望大少爷也不迟。

“无妨。”叶雅茗道,脚下未停,直奔厅堂。

要不是有这个男客,她还没这么急着过来。

说是轻伤,厅堂里却还是一片兵慌马乱。

大少奶奶关氏看到丈夫衣服上渗出来的血迹,差点吓晕过去,倒是大少爷叶嘉兴反过来出言安慰妻子;二堂姐叶雅清正站在旁边抹眼泪。一群下人来来去去的打水的打水,递帕子的递帕子,一片繁忙。

厅堂的另一边,叶老太爷叶崇明正满脸笑意地朝一个年轻人道谢。

叶雅茗站在门口,隔着人群冷眼打量着那个年轻人。

孟呈炜,京中皇商,手段狠辣。大晋茶榷制度实行了上百年,近来边关走私严重,孟家想通过叶家渗透掌控江南茶叶,从中牟取暴利。

上辈子叶家没能看清楚他的真面目,被他蛊惑,频频与之交易,还帮他与同乡牵线,让其在江南如鱼得水。孟家只拿出一些茶引,就让叶家对其感恩戴德。

可后来私茶案发,叶家就是现成的替罪羊。孟家毫发无伤,叶家却被抄家流放,客死他乡。

孟呈炜,就是一匹披着羊皮的狼。叶雅茗深切怀疑,大少爷叶嘉兴惊马受伤就是他的手笔。否则怎么那么巧,正好惊马就被他遇上,还亲自送了回来?

不光此事,便是后来叶家所遭遇的几件大事,估计也是跟他有关。

只是原主被家人保护得太好,心中只有小情小爱,就算活过一世,对于家中的事情也不大清楚。这一切也只是叶雅茗的猜测。到底如何,还需证实。

孟呈炜许是敏锐地察觉到了叶雅茗打量的目光,他抬目朝门口看来,正好对上一双秋水剪瞳。

叶雅茗站在门口是背着光的。可孟呈炜逆着光,也能看出门口站着的是个美人,五官精致,一双眼眸盈盈如水,极为漂亮;此女身材窈窕,气质温文柔弱,看样子应该是典型的江南水乡的温柔女子,也是孟呈炜最喜欢的那一款。

果然不枉他费这么一番苦心,以这样的方式出现在叶家。

早在孟呈炜抬眼的时候,叶雅茗就收回了目光,快步朝叶嘉兴走去,关切地问道:“大哥,你怎么样?”

喜欢这作品的人还喜欢

我在古代当名师

地狱一般的开局! 前世全家不得善终,腹中孩子没保住,长子死于伤寒,丈夫断腿卧床不起,最后她与丈夫死于火海。 得以重生,回来的时机不对,夫家正面临生死存亡,公爹再次以死谋生护他们逃离! 杨兮,“......” 丈夫说:“这一次我会护你周全。” 杨兮,“......” 轮回转世不是她一人? 【达则兼济天下,是真名师也】

三羊泰来·完结·188万字

春云暖

新书《折月》已经发布…… 徐春君开局手握一把烂牌:家道中落、父亲流放,嫡母专横…… 偏偏主事的二哥被人陷害,家族又遭灭顶之灾。 为求得生机,她只身进京寻求门路。 诚毅侯夫人正为侄子的婚事发愁,这个万里挑一的败家子早已名列京城士族“不婚榜”之首,没有人家愿意与之结亲。 看到送上门来的徐春君,侯爷夫人眼前一亮,如意算盘敲得劈啪作响…… 殊不知徐春君的眼睛更亮,小账本笔笔精细…… 京城士族纷纷叫好,大赞这门亲事旗鼓相当。两个家族都气数将尽,正好手牵着手在破落的路上齐头并进。 只是……怎么好像哪里不对? 说好了请大伙儿吃瓜看热闹的,怎么一转眼刁奴就被扫地出门?还开起了偌大的商铺? 怎么出入郡王府如家常便饭?连驾前红人项内史都要奉她为座上宾? 更要命的是,花花公子郑大少居然洗心革面读起了书! 这小庶女究竟有多大本事?能让徐、郑两家起死回生,鲜花着锦。 徐春君微微一笑,这才哪儿到哪儿啊!

只今·完结·133万字

理科学霸的穿书团宠日常

远在岭南做知府的宋家旁支庶子,不知踩了什么狗屎运,屡次得了皇帝青眼,十几载待在偏远的岭南竟然也混出了名堂,力压宋家嫡支长孙,回京成了大周朝最年轻的阁老。 正值众皇孙选妻,宋阁老家那位岌岌无名,且自打回了京就一直住在庄子上的庶女也不知踩了什么狗屎运,机缘巧合救了被刺杀重伤的肃王府世子,直接被世子以身相许了!京中闺秀圈震惊! 宋清月:MD!她明明是来救男主的啊,怎么会救成反派大boss的? (男主恶人,极限拉扯,饲狼训狗,生活不易。)

鞋底红·连载中·178万字

战朱门

仇要报,饭也要吃。发家致富先从一艘小破船开始。小渔女撑杆立船头:喂,那边那个抠门少爷,听说你喜欢给人套麻袋,要不要一起?

芭蕉夜喜雨·完结·202万字

掌河山

新书《谜案追凶》已发布~ 在坟头住了十一载的少女段怡,突然成了王孙公子争相求娶的香饽饽…… 公子:愿意江山为聘! 段怡:江山很好,我要了。你?赠品不要。 * 崔子更冷眼旁观,决定张开虎嘴,等着某个想要扮猪吃虎的姑娘,送上门来。

饭团桃子控·完结·94.6万字

又逢君

新书《度韶华》发布啦,欢迎新老书友~ #锦衣卫指挥使是我的裙下不二臣# 亲娘病故,亲爹冤死,留下千万家资。 十四岁的冯少君,成了冯府众人眼中的肥肉。一个个摩拳擦掌,想咬下一口。顺便将她许给病怏怏的秦王幼子冲喜,借此攀附权贵。 日后权势滔天的锦衣卫指挥使沈祐,此时还是个寄人篱下的落魄少年。怎么也没料到,刚回京城的冯三姑娘相中了自己……

寻找失落的爱情·完结·128万字

寒门逆袭,科举路上她美又飒

安初夏一个天生拥有超强记忆力,却只想过悠闲生活的人。 无缘无故穿越到一个古代王朝,想着古代山青水秀,空气清新,过安逸舒适的养老生活正好。 哪成想自己穿的这个古代,好像是个假的。 这里女子竟然也可以通过科举当官,于是安初夏悲剧了。 时常被一心望妹成材的便宜哥哥,盯着努力学习,从此后她的日子过得别提多酸爽了…… ———————— 东陵国一个相对男女平等的王朝。 因为开国皇帝元太祖毕生膝下只有一个皇嗣,还是位皇女。 为了自己费尽千辛万苦打下来的江山,不至于拱手送人。 元太祖在巩固皇权后,强势通过了一道律法!只要是东陵国的子民无论男女都可以通过科举入仕为官。 东陵皇室诸君也是无论皇子,皇女,只要能力够都可以继承皇位。 这样朝堂之上有了女子官员,他唯一的子嗣在继承皇位后,才不会被满朝男性官员孤立。

会散·完结·75.8万字

大商小渔娘

陆飖歌死了,一箭穿心。 偌大的陆家庄,被一把火给烧的精光,陆家的罪名是通匪。 神他妈的通匪,不就是因为小姑娘陆飖歌有个有钱且善名在外的爹。 据说,官府从陆家粮仓里往外运粮,数百架的牛车,不停歇地运了三天三夜,才堪堪运了不足半数。 彼时,陆飖歌在矮小的窝棚中醒来,怔怔发呆,不知今夕是何夕。 她是谁? 谁又是她? 算了,不想了,挣钱养家才是要紧。 _________ 听说京城某酒楼日进斗金,分店开了九九八十一家,不仅口味好,后台也硬,酒楼的当家人竟还是个玉树临风的少年。 路人猜测,这少年必定出生不凡。 镇国公叫他贤侄,安平侯家的公子和他称兄道弟,就连三皇子都对他礼遇有加。 陆飖歌笑笑:倒也没有这么夸张。 有一日,连三皇子都忍不住问她,你挣那么多钱有什么用,三教九流,由尊至卑,商人不过排在九流的末尾。 陆飖歌冷静思考:好像也是,要不,我出钱给你弄个皇帝当当?

风初袅·完结·97.9万字

千金有福

神医魏若穿越书中女配,被人丢在乡下十年不闻不问,直到十三岁才被接回来。 众人看她整日就只知道种花种草种粮食,便觉农妇无疑了。 身为真假千金中的女配真千金,魏若既不想跟男主谈恋爱,也不想跟女主争宠,她一门心思地搞钱,搞钱,搞钱! 当假千金还在担心魏若这个真千金的归来会影响到她的地位的时候,魏若已经默默攒下一个小金库了。 当假千金还在想方设法吸引男主注意力的时候,魏若已经做了大财主了。 要钱有钱要粮有粮,铺子开了一间又一间。 后来她哥哥做了首辅,她老爹做了大将军,还有那个坐在龙椅上的,是她夫君。

耳丰虫·完结·126万字

客户端电脑版

版权所有:上海玄霆娱乐信息科技有限公司

沪公网安备 3101150200865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