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典当游戏

人生典当游戏

尺间萤火

轻小说/连载中

21.7万字

更新时间:2022-05-14 17:59:08
一次意外后,夏秋拥有了操作人体概念的能力。 他能收购别人的“寿命”、“美貌”、“才华”,也能向别人贩卖“运气”、“健康”、“记忆”。 收起自己的“存在”,从物质世界隐身。 给下属添加“忠心”,确保他们不会背叛。 没什么野心壮志,只是想让在意之人过得惬意一些。 . PS:恋爱日常向

第一章、第八号当铺

未能一个人出门撒欢的年纪,夏秋趴在电视前看过这么一部剧,名字叫做《第八号当铺》。

剧中,男主经营一家当铺。当铺典当的不止古玩金银,还有“眼睛”、“寿命”、“爱情”、“学识”……

时过境迁,剧情忘光光,人名忘光光,记忆如同一团松散的灰,一触就四散开了。

但那间能典当一切的神奇当铺,经了十多年的光阴,依然清晰地停留在脑海里。

小时候的夏秋常想,如果自己有那么一间当铺多好。

长大了些,不敢做这么大的梦了,只盼望有机会进入那间当铺,用一两项失去了也无伤大雅的品格,换取一些用得上的东西。

最近两三年光景,当铺的影像渐渐淡去了。

倒不是腻了,忘记了,只是知晓了这间神奇的当铺,最神奇的一点在于它永远不会出现在现实里。

当铺很美好,一切同类的神奇事物都很美好,现实有些烂。

人是生活在现实里的。

高厚厚的现实之墙化作帘子,把当铺的影像盖住了、封存了。

可正如命运总藏在暗处,给奋勇往前的人一记背刺一样,一些意外,一些以为肯定不会到来的事情,总是突如其来。

当铺的影像,穿过了那堵高墙,如同故事里的圣诞老人趁着夜色爬进烟囱,将礼物放在熟睡小孩子的枕边。

没有丝毫预告,夏秋醒来打开圣诞袜一瞧,神奇当铺降临他身边了。

现在想想,预告是真的找不到,但征兆大抵是有的。

五个月前的晚上,夏秋遭遇了一场意外。

他站在岸边,看不知是被月光,还是被远处灯光照亮的河水,突然感到背后一疼,身子往前一扑,整个人摔了下去。

若是摔到河里倒好了,他张开双臂,往上划一划就能划出水面,顺带洗一洗夏夜的燥热。

但他摔在了下面的碎石堆上。

伤得挺重,喜提五个月假期。

躺在病床上的时候,夏秋一遍又一遍回想当时的情景。

就像小时候在家,把仅有的几个碟翻来覆去的往VCD里塞。看腻了剧情就盯着演员看,啊,那演员的眉角下又一点小痣,那演员从头到尾都是死人脸。再看腻了,就看剧里的布景,那茶几上的水果看起来很好吃哦,那辆车瞧起来很贵诶。

这是他在行动受限的情况下,少数的几项娱乐之一。

当然,他也存了说不定可以找到肇事者的想法。

当时是深夜,河堤附近很暗,路灯缺席,监控家里有事,行人倒是有几个,只说看到了一辆自行车黑影,肇事者穿什么衣服、多大年纪、身高体重如何,一问三不知。

母亲打电话来,把他骂了一顿,怪他晚上出去鬼晃,父亲没打电话,不过手术费和营养费给得足足的。

除了不太好动弹,夏秋在医院的两个月过得挺悠闲。后来一称,人居然重了五斤。

剩下三个月换了一张床,不是医院里白惨惨、短窄窄的塑料床,而是家里一米八宽,蓝色法兰绒四件套的木床,枕边还放着依依送的体型挺大的小熊玩偶。

某次无聊,夏秋扭头看这只半米高的小熊玩偶。他想,玩偶的模样是小熊,在玩偶里半米高足以称一声大,所以这个玩偶要是想简称的话,不是要叫做大小熊玩偶?

他把这个无聊的想法说给月姨和依依听,她们笑得七倒八歪。

见到他还有心思搞笑,两人放心多了,之前他说自己没有心情很差啊,没有深夜流泪啊,没有抑郁什么的,两人都只信了一半。

大小熊的笑话,总算把这最后一半补上了。

不怪两人之前不信,夏秋回想自己的性格,无缘无故、无冤无仇地遭了这么大的灾,高三起始就缺席了五个月,他如果说心中没有怨气,那肯定是和你不熟,在客套哩。

事实上,他不光没有埋怨,还存了一些模糊的感谢。

……

“恢复得很好。”

墙壁刷得白白,办公桌书架塞得满满的办公室里,穿着白大褂,四十岁左右,体型壮硕,瞧起来不像是医学生,而像是举重运动员或是拳击手的医生,举着检查报告看了一会儿,嘴唇里开合出这么一句话。

伊月高兴地笑起来。

她照顾了夏秋五个月,夏秋的身体恢复得怎么样她早知道,但得到了医生的肯定,就算这个肯定于事实层面毫无用处——夏秋的身体不会因为这个肯定而得到优化,她依然感到喜悦。

“接下来要注意什么呢?”高兴了一会儿,她又紧张起来,关心起日后的护理。

“哪还要注意什么,都恢复好了,是个正常人了,还要注意什么?”医生用粗壮的手指,将检查报告塞进袋子里。

袋子很薄,就是夏秋也没有把握一下子把报告塞好。他想,毕竟是医生,虽然看起来膀大臂粗,笨重模样,实际比绝大部分人灵活,至少在手上是如此。

想到这里,夏秋在心里笑起来,灵活的手这个短语已经被网友玩坏,一提这个,一定会相视一笑。

“谢谢医生。”伊月接连道谢,喜不自禁。

医生见多了这种场景,懒得说客套话,他看着坐在椅子上的夏秋,眼中闪着惊奇。

“按理说,还要一个月才能恢复,而且一时恢复不到这么完好的。”他的目光灼灼。就像爱车的人见到一辆好车,爱画的人见到一幅好画。

不一会儿,目光从打量中汲取了经验,进化了,从爱好者的程度变成了专业程度。

像生物学家见到六条腿的青蛙,想剖开那水滑滑、油腻腻的皮肤,瞧一瞧它的粉色肌肉、白色骨骼,研究研究它的身体机能。

他凑到夏秋面前,仔细瞧着:“脸上应该留下一道浅疤的,也没有了。”

居然观察得这么仔细!

夏秋有些紧张,他本以为对方不会注意,那疤不伸手去摸了确定了存在,再仔细看的话,很难瞧见。

早知道不图方便,应该把“疤痕”暂时放回来。

“这是好事吗?”伊月忐忑地问。医学是她未知的领域,她不敢乱下定论。

“当然是好事。”医生坐回椅子上,他叹了口气,面前的不是青蛙,不能醉麻麻、剖肚肚、摸骨骨。

这一声叹气像一个钩子,将伊月放下去的心,又勾了上来。

直到检查结束,没有从医生口中听到坏消息,钩子才把心又放下了。

医院里的气氛沉重,她没敢太高兴,等走出来,坐上似乎永远带着烟味的出租车,她才喜悦地去揉夏秋的脑袋。

“好了,这下子彻底没事了!”

“我早说了没事了,你硬要担心。”夏秋说。

我都把身上的“伤病”摘去了,能不健康嘛!

奈何他没有专业认证,伊月更相信有执照和职务的医生。人总是相信“经验”,而非“真理”。

“你还比医生专业是吧?”伊月斜了夏秋一眼,揉他脑袋的手更加用力了。

面对伊月的粗暴,夏秋皱着眉,假装不耐。

伊月是母亲的好友,小时候,父母工作繁忙,他经常被丢给伊月照顾。等他大了些,父母离异,他和伊月的感情更深了。

离婚后,父亲要走了他的抚养权。

刚开始几年,父亲每逢过年回来一趟,踏着爆竹声来,穿过烟花味走。

那段时期的一个暑假,学校发下任务,在一张目录里选一本书写读后感,夏秋选了《我的妈妈是精灵》这本书。读的时候他想,书里陈淼淼的妈妈是精灵,我爸爸也是,而且是爆竹精灵呢!

近几年市政府要环保,禁了烟花爆竹,爆竹精灵跟着不见人影了。某次通电话,夏秋听到那边有人叫“爸爸”,想来爆竹精灵有了新家庭,不知道他们住的那里许不许放爆竹。

母亲每隔半年过来看他一次,时间卡得很准,基本是四月和九月,要不是有一次拖到了10月1号,夏秋差点以为那不是人类,而是执行探望程序的机器人。

每次探望的时间也很固定,保底一个小时,超出多少时间,要看她最近过得顺不顺,不顺的话,就要唠叨许久爆竹精灵的坏话,顺的话,就喝一小时的茶,找来伊月聊最近的流行。

不顺比顺多得多。通过她的口,夏秋虽然没什么爆竹精灵的记忆,却很了解他。嗯,带着偏见的了解。

在夏秋躺在矮瘦瘦、白净净的病床上的时候,母亲来过一次,她一开口,夏秋就知道她最近过得很不称心。医院里不好施展,她没能说得尽兴。

夏秋很疑惑,两人离婚这么久了,母亲怎么还能对父亲念念不忘。每次唠叨的事情都不一样,哪来那么多素材可以说?

在没来的363天,母亲莫不是和他小时候一样,不断往VCD里塞两人短暂婚姻的碟片,用百无聊赖的眼睛,侦探般的敏锐,发掘碟片里的细节?

她大概是爆竹精灵的头号黑粉了。

夏秋不觉得爆竹精灵的话题很有趣,但看在头号黑粉每次拎过来一堆礼物的份上,不介意听她唠叨。

从这些就能看出这对父母多么不靠谱。远了这两个不靠谱的家伙,夏秋现在的生活惬意多了。

离婚后,两夫妻干了唯一一件靠谱的事情——邀伊月照顾他们丢下的儿子。

伊月的丈夫是父亲的下属,那男人与伊月结婚多少带了些“接近上司妻子的闺蜜”的意图。夏秋父母离婚后,男人如同遇上了重大的政治风波,立即与上司的前妻切割,中断了与伊月的结婚协议,坚定地站在上司背后。

伊月有一对儿女,儿子跟了男人,女儿跟了她。

夏秋无聊的时候想,自己这两父母居然没有想想,将自己的儿子丢给一个因自己而家庭破碎的女人,是不是靠谱?

好在他们没有想。

伊月将夏秋视如己出,每次女儿与夏秋争执,她虽不偏帮,但在夏秋争输了之后,都会想办法安慰。

夏秋很感激她,若不是她的细致照顾、尊尊教导,很难想象自己会变成什么样的人。

也许会和很多没了管教的孩子的一样,加入一个街头小团体鬼混吧。这都算好了哩,到底算有个组织。差了的话,就要变成孤魂野鬼似的人儿,单个儿在街道上游荡去了。

心中的温暖,让他不禁扭过头,瞧向这个世上最亲近的人。

似乎是昨晚没睡好,伊月接连打了几个哈欠,注意到夏秋的视线,她有些不好意思。

“今天中午吃什么?”她抛出话题,缓解自己的尴尬。

“你昨天可是说了,今天出去吃火锅的。临时更换我是没什么问题,但是依依依不依,我就不知道了。”

“啊,我都忘了,等依依放学我们就去吧!”

“去满江路那家吧。”

“那个听说很贵。”

“反正他给的钱多,花就行了。不然留着生崽吗?”

这个他,指的是爆竹精灵。

“钱可是很难赚的,要节省一点!而且这顿当然是我来请。”

爆竹精灵和他的头号黑粉每年都有打钱来,爆竹精灵给得多,头号黑粉给得少,这些钱伊月都没有动,统统存在了一张卡里。

她打算等夏秋成家后,把这张卡给他。这件事情她瞒得很好。

若是夏秋知道了,一定会评价这是毫无用处的行为,就和医生的肯定一样。

爆竹精灵虽然人因为政府禁令来不了了,但钱从不缺席。现在夏秋住的房子就挂在自己名下,这就是两三百万的资产了,等到他成家,爆竹精灵早暗示过会打一大笔钱过来。

伊月抠搜搜、算省省存下的钱,在爆竹精灵眼里,怕是还不如他从牙缝里漏的哩。

“好啦好啦,那就去水歌好了。”夏秋换了一家经济实惠的火锅店。

伊月估算了一下时间,说:“我有些来不及,吃一会儿就要走了,吃完让依依送你回去。”

“为什么要依依送我回去啊,正常不是应该我这个哥哥送妹妹去上学的吗?你这样可是要被说是重男轻女的诶。”夏秋吐槽说。

“这不是你刚手术……”说到一半,伊月想起来,距离手术已经过去了五个月,医生刚刚下旨,责令夏秋完美康复。

生起的怒火熄了回去,她没好气地说:“那你吃完赶紧回家。”

“嗯。”

夏秋面上平平,心中酸酸。

伊月说吃一会儿就要走,是赶去工作。

到半个月前,确定夏秋实在在、确真真能在家自由活动了,她重新找了工作,在一家中型餐馆做服务员,工作很辛苦。

这让夏秋很不平,他一直不平。

在他看来,伊月是世上最好的人,比爆竹精灵和头号黑粉好多了。这样一个顶好的人,起早贪黑地工作,而另外两人,却能够过得很惬意。

爆竹精灵不提了,钱多多、路广广,身边还有一只心耿耿的舔狗。头号黑粉虽然总是抱怨自己不顺,但名下也有好几家店,还找了一个大公司管理层的新老公。

如果生活是一条河,那么他们就算不是在岸上,也是在船上,而伊月在水里。在船上的整日晃悠悠,在水里的整日扑腾腾。

如果不出意外,夏秋会得到父母分出的一块船板,他就趴在船板上随浪漂漂,不能晃悠,也不用扑腾。

船板铁定不会大,他不能掰下一块来给伊月,伊月不会要他的板。

就像小时候吃草莓,如果夏秋怀里有满满一篮,他递过去,伊月会尝一个,如果夏秋怀里只有浅少少一盒,伊月就不会伸手。

“不如把工作辞了吧。”夏秋忍不住说。

伊月扭头看他,脸上带着疑惑,隔了一会儿才反应过来夏秋说了什么。

她笑嘻嘻,以为夏秋在说玩笑话:“哪有人能不工作哦!你可千万不能有这个想法。”

不工作的人多了哩!

你就是只想着工作,才落到在水里扑腾的命哦!

你看看头号黑粉,和你差不多的出生,凭着漂亮的样貌,伶俐的口齿,先找了爆竹精灵,又找了个大公司高管,每天就是做美容、追流行、研究VCD!

你年轻的时候可比她漂亮,她在黑爆竹精灵的时候提到你,唇里舌尖全是伪装成惋惜的得意呀!

这些话夏秋没有说出来。

正如再精心的浇灌都不能避免坏苗的出现一样,伊月精心的教导,也不能将夏秋变成和她一样直挺挺的成株。

对这个世界,夏秋有自己的看法。

“我知道啦,等我赚了大钱,请你去耶路撒冷工作。”他说。

伊月笑骂:“皇帝的金锄头是吧!”

车到了楼下,她还是笑盈盈的,等伊依依回来,她一定会把车上的对话讲给女儿听,当作玩笑讲。

她不知道,夏秋说这些不是为了逗她乐。

夏秋感觉这个世界对伊月很不公平,他曾经寄希望于世界的自我调整,现在瞧来,世界病重得很,一时半会儿自我调整不过来。

他只能自己动手,帮世界推一推肌肉,理一理经脉,去一去顽疾。让伊月得到他心中的公平。

就凭他在这次事故后得到的能力。

被他取名为“典当”的,可以操作一切人体所拥有之概念的能力。

喜欢这作品的人还喜欢

本宫竟是个治疗师!

刘宝林素衣披发——被打入冷宫! 齐采女欲与皇帝结发——冷宫安置! 秦选侍一舞倾城——被皇帝打入冷宫! 郑少使一曲高歌——被皇帝打入冷宫! 看着冷宫F4们,岳望舒发动生命光环,一招救活大出血的荣妃、又一招救下染瘟疫的大公主——生生混成了后宫职业治疗师! 老作者尤妮丝坑品有保证,现已有《这只皇帝会读心》《大清良人》《大清贵人》《大清佳人》《大清帝女》《清穿咸鱼攻略》《穿越之败家福晋》《穿越之温僖贵妃》《清宫妾妃》《清宫答应》十部完结作品,请安心阅读。

尤妮丝·完结·49.8万字

我继承了老公的神位

宓八月一手善恶书,一手牵崽崽,表示救世这活谁爱谁去,谁敢来要她们献身,她就让对方先祭天。 穿越半年后的宓八月被管家告丧,并获得从未见过的老公遗产才知道,她一直以为穿的是古代种田,实际上却是神鬼灵异。 养了半年的崽崽还是个未来献身救世的救世主,作为未来救世主的娘,故事一开始就得为爱祭天。 是作为人去死,还是作为神去浪?这还需要考虑吗?

水千澈·连载中·66.2万字

穿书后,我被迫成了假系统

本是带着系统外挂穿越到武者世界,结果开局就被男主捏住了命运的咽喉? 【滴——黄色预警。宿主处于危机状态,被男主杀死几率70%。】 【滴——橙色预警。宿主处于危机状态,被男主杀死的几率80%。】 【滴——红色预警。宿主处于危机状态,被男主杀死的几率90%。】 系统外挂滴滴滴不断报警,贾熙桐即将达成穿书死亡最快成就。 贾熙桐气血上头、极限自救:“尊贵的宿主亲您好,恭喜您绑定成神系统,系统14588竭诚为您服务。” 自此,她走上了系统的路,让系统无路可走 ## 我们的服务宗旨是:做最狗的中介,赚最黑心的钱! 注: 男主前期高冷天之骄子,后期黑化灭世大魔头 女主话痨治愈系赚黑心钱的小天使 1V1,双洁 欢迎阅读完结文: ##《在生存游戏做锦鲤》## ##《反派权臣坑了他的科技宅》## ##《小仙女她总想靠学习致富》##

夏季稻谷香·完结·127万字

论路人甲如何凭吹牛在无限流苟活

路人甲一觉起来,发现被人偷了家。不仅好大儿们被偷,小偷连底裤都不给他剩。他气势汹汹的下山……当了乞丐。顺便找好大儿们。 从此四方镇多了一个茶余饭后的谈资,镇上来了一个长得特好看的小乞丐。每天穿的脏兮兮的。骑着三轮车在街上一边捡塑料瓶,一边播放寻孩启示。 无意中,他进入了鬼蜮。路人甲惊呼:这难道就是传说中无限流,按照这套路,我得是男主呀。 在各个紧张刺激的小世界中,路人甲发现了商机。他卖起了符咒。人家的符咒上是繁杂的咒文。路人甲卖的符咒上,画着奥特曼。 路人甲表示:“带着这只奥特曼,保你平安。这奥特曼开过金光。” 人家念咒语驱动术法,他念么美少女咒语。 然而,最怕路人甲要属各个小世界里的NPC们。 天冷了,丧心病狂杀玩偶掏棉花给自己做衣服。 接了帮小学生写作业的兼职,转头就压榨小世界的恐怖NPC们,没日没夜的帮他写暑假作业。 NPC集体表示,他们虽然不是人,但是路人甲是真的狗。 路人甲则表示,蹭吃蹭喝还包住,这么好事情居然让我给遇上了。无限流好呀!!!

废宅自白·完结·51.9万字

被困无限综艺后咸鱼大佬她杀疯了

【不是无限流!楚门的世界类故事!】 【反杀金丝雀×自我攻略上位者】 * “谁说的我要抛弃他?我要让他为我所用,让他为我叛变阵营,让他自以为还有希望挽回,让他永远活在谎言中。” “那我呢?” “你是谁?” “一个心甘情愿被你利用,随时等着上位的男人。 * (男主顾行则)

九方yu·完结·88.3万字

我在全球游戏植树种田

【全球游戏化+无限流+种田基建+毛茸茸】 胎穿成被扔在森林里的弃婴,被一只小狼人捡到,木萤本以为这是远古兽世,原来是现代世界的森林。 好不容易快成年,全球游戏从天而降。 丧尸居然只是新手怪,各种的异界种族和怪物闻所未闻。 打怪爆装备,副本层出不穷,更有万界试炼。 这是一场全球范围内的现实游戏,机遇与危险并存! 还好她开局捡了块领主令。 别人在打丧尸时,木萤在给树浇水。 别人只能吃黑面包时,木萤的菜园子里瓜果蔬菜样样都有。 有领地的德鲁伊就是这么快乐! * (有男主,存在感不高,大女主文)

忘鱼鱼·连载中·106万字

御兽从零分开始

睁开眼,乔桑发现自己穿成了初中生。 紧接着来了一场模拟考。 985毕业她怕了吗? 她怕了…… 这考的都什么啊! 臭臭鳅的最终进化形态叫什么? 人类已移民的星球都有哪些? …… …… 欢迎来到御兽世界。

给我加葱·连载中·64.5万字

这群虫族不太对劲

全星际人都清楚,虫族是一群没有个体思维能力,无条件听从虫族女皇命令的生物。 ……但是,眼前这群虫族,好像不太对劲啊。 星际背景+第四天灾玩家设定。 文笔不行见谅,进步中。 不谈科学,作者没文化全靠瞎编,你骂我就是你对。 PS:女主无cp文

泉小墨·连载中·68.5万字

小师叔沉迷网络中

龙傲天流男主:这样的人最适合做我的小弟。 玛丽苏女主:他一定会喜欢我。 重生女配:我会想办法接近大师兄。 重生炮灰:……

弹剑听禅·完结·212万字

客户端电脑版

版权所有:上海玄霆娱乐信息科技有限公司

沪公网安备 3101150200865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