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婆太娇,傅少得宠着

老婆太娇,傅少得宠着

虾滑滑

现代言情/已完结

102万字

完结于2022-06-0610:24:36
她心态崩了,“有本事,见面谈!”于是,和曾经相恋三年的前男友就这么猝不及防的见面了。他就是个狼崽子,狠戾,却又忠诚。但,狼若回头,不是报恩,就是报仇。起初,他恨不得掐死她。”到后来,她哭了,他心软了。“行了,老子认输。”

第2章你,到底在哪

  傅澈手掌一缩,莫名有种头顶冒绿光的烦心感。

车上,他余光瞥向副驾驶的女人。

一袭精干白色西装,收腰设计衬托身形纤细硕长,全身上下唯余黑色细高跟处露出的脚踝。

两个凸起的小包,仅仅如此,却仍旧是会让所有男人为之心动的惊艳尤物。

“晚上一起吃个饭?”他率先挑开话题。

许知意心绪沉沉,满脑子都是短信的事,他的声音扰了自己。

“不了,我晚上要加班。”

一句话回绝,本就是家族联姻,无情无爱,不想浪费时间逢场作戏。

傅澈暗自嗤了一声,什么也没说。

抵达工作楼,许知意快速开口。

“再见。”

刚下车,她就立刻捧着手机开始敲字。

傅澈墨眸冷淡,不耐地凝着她的背影。

难道……真和那个神秘的前男友联系上了?

他攥紧方向盘,烦躁溢于眉宇。猛踩油门,扬长而去。

许知意给那个号码发了短信。

“我们见一面,地点你定。”

十几秒后,对方回复。

“怎么?未婚夫满足不了你么。”

闭嘴!

她深吸一口气:“单纯谈一谈,无论是钱还是人,我都可以满足你。”

话先这么说,先抓住这个匿名人。

不能再这样下去!

“呵。”

一个字映在手机上,声面皆没有,她竟然感觉到对方的讽刺。

她又连戳几条,围绕见面,结果彻底没了回应。

已经进了公司,她不得不暂且放下这件事。

本想请个假去买套衣服,偏偏临时需要播报一条实时新闻。

许知意用胳膊夹着,姿态有些维诺。

“领导,可以换个人吗?我有点不舒服。”

她现在仍旧真空上阵,怎么敢坐在摄像机前啊。

“就三分钟,你坚持一下。这是稿件,看一眼,立刻上。”

完全不容拒绝的态度。

许知意望着王成,焦灼无比。末了,还是被推了上去。

实时直播,她面对的并不是几个漆黑的机器,而是全城的老百姓!

平日明媚的笑颜此刻扯着僵硬的弧度,一双眸忍不住躲闪。

她耸拉脑袋,降低腰身。

三分钟,度秒如年。

“感谢收听今日的紧急插播,再见。”

说完最后一句台词,她长吐一口气,如释重负。

下一秒,劈头盖脸的埋怨迎面而来。

同行监察的王成一叠文件摔在她面前。

“许知意,你怎么回事?不到五百个字说错两次!还有,你是肩膀疼啊还是哪儿脖子疼啊?一直弯腰驼背的干什么!仪态呢!”

王成一掌拍在她的后背,许知意又一个瑟缩,腰背却更弯了。

“对不起。”她道歉,脸色白得像纸。

王成一副恨铁不成钢的样子,负气离开。

她手心紧紧攥着,指尖嵌入皮肉。

缓了许久,堪堪平复。写了请假条送到人事,正要离开。

刚整理好手包,手机响了。

她现在已经对短信铃声产生了某种本能的恐惧,颤抖点开屏幕。

果不其然,还是他。

“被领导骂了?”

这话像极了嘲笑。

许知意牙根吱吱咬着,一度怀疑他在她身上装了摄像头。

不过此时也不是揪着对方为何神通广大的时候,她觉得既然能给她发短信,是不是又想到怎么让她堵心了?

一切猝不及防。

屏幕上接下来的一排字硬生生刺痛了她的眼。

“告诉你一个小秘密,据说这则紧急通报关乎国外培训资格。”

什么?

她一脸震惊,大脑还没回神,王成的助理来了。

“许小姐,领导说这次国外培训你不用递交竞争报告了,机会给另外一个员工了……”

晴天霹雳,天塌地陷。

助理离开,独留她一人。

一拳锤在桌面上,砰砰作响,手背红了一片。

她连做了半分钟的深呼吸,颤抖地点着屏幕,连连错字,又删除重改。

“你,到底,在哪!”

喜欢这作品的人还喜欢

她是小祖宗呀

传言傅九爷心狠手辣,面目可憎,残酷无情,铁石心肠。姜时念看着黏在自己身边要亲亲的某人:……我们认识的好像不是一个九爷。传闻姜时念寄人篱下,孤苦无依,性格软弱,任人宰割。傅九爷看着把渣渣们踩在脚下的小祖宗:……确定我们认识的是同一个念念?

忆瑾年·完结·102万字

BOSS挚爱甜辣妻

订婚当天迎来未婚夫的背叛,深夜买醉的她,遇见了A市的犀利人物易家三少爷。

辛哒哒·连载中·220万字

先婚后爱:陆先生蓄谋已久

初见,他甩下一张卡“秦小姐,这卡里有五十万足够支付你母亲的医药费了。”“我只有一个要求,签下这张婚前协议。”秦蕴以为他的接近不过是见不得心上人受苦,后来才知……四年前的那个人是他。孩子的父亲是他。把她捧在掌心的也是他。有一种爱叫做“一眼万年”。你眸海温涟,藏山高水远,我的人间。秦小姐,有一句话不知当讲不当讲“其实我……蓄谋已久”。

纳兰提·完结·90.4万字

娇妻惹火,墨太太她被惯坏了

【第五届咪咕杯优胜奖】她叫沈蔷薇,她是整个宁城最大的谈资,无论是美貌,还是运气。从沈小姐到墨太太,无缝连接,她的运气好到开挂。墨先生冷俊清贵,商场上杀伐果断,唯独拿她不知所措。爱不得,恨不得,也舍不得。在这场名为爱情的战役里,沈蔷薇战无不胜。人人都说她命好,但其实,她不过是,极其幸运的,成为了墨先生心尖上的那个人罢了。爱情就像是酒,墨锦棠显然在名为沈蔷薇的这种酒里,贪杯沉醉。

麦冬·完结·137万字

偏执大佬的小祸水可甜了

C大校草时墨偏执冷厉,桀骜不驯,就是一只小狼崽。谁也靠不近,谁也驯不服。许唯一偏不信这个邪。“时同学,我脚痛你背我吧。”“时同学,你好凶哦。”“时同学,你能不对我笑一下。”于是,憋狠了的时墨把人咚在墙上,阴森森的磨牙,“玩我呢?”许唯一乖软的笑,“我是在表白呀,你听不出来么?”

甜茶·完结·128万字

他的掌中娇

秦浅无名无分的跟在陆西衍身边五年,最终换来的是他与别人订婚的消息。她选择默默离开,却没有想到一向清心寡欲的总裁找了她七天七夜。再见面,她惊艳四座,身边亦有人相伴,男人悔不当初,发疯般诉说迟来的爱意。“阿浅,回到我身边,命都给你。”却只得到她轻蔑的笑脸。“可是我不稀罕呢!”她态度疏离,语含讥诮。男人喉结耸动,抬手遮住她冷淡的眸子:“乖,别用这种眼神看我,我受不了……”

西瓜味的猫·连载中·120万字

全世界都知道厉先生在追妻

嫁给暗恋的青梅竹马,林伊然激动万分。婚后三年,厉寒轩的白月光回来了,签字,离婚!这个厉夫人,她不当了!他一改往日冷淡,拒绝签字。“林小姐,别闹了!我没有什么白月光,只有青梅竹马。”“厉先生,难道你玩不起?”这回好了,全世界都知道厉先生在追妻。

可乐不加糖·完结·132万字

江少吻过火

结婚三年,夏栀是江怀城温柔听话的妻子,爱到卑微。直到看到了他的白月光,她才发现自己只是个替身,她跟他提出离婚。他眉眼清冷,一个‘好’字,薄情又不甚在意。可她走了之后,他的心却空了。再次见到夏栀,她一颦一笑似火屠城,灼了众人的眼。曾经高冷桀骜的男人,终是卸下了所有的尊严与骄傲,不顾众人目光单膝下跪,眸底是失控的浓情,嗓音嘶哑,“宝贝,你再看看我,好吗?”[双洁,追妻宠上天,爽文]

醉染·完结·163万字

流年知我深爱你

她,被家族抛弃的落魄千金。他,墨深财团总裁,也是她曾经的美好,现在的噩梦。她以为他们这辈子都不会再相见,然而,他却一次又一次的出现在她的身边。婚前,他将她抵在车门上,在她耳边轻声问:“许深爱,想报仇吗?”“不想。”他对她的回答不以为意,“嫁给我,我就替你报仇,夺回你曾经所失去的一切。”“我坐过牢!”“没关系,我不在乎。”婚后,他步步紧逼,她退无可退,终于有一天,她怒了,“季流年,你到底是想要怎样?”“想你爱我。”“不可能!”“无妨,我会将不可能变成可能。”

雒唯一·完结·104万字

客户端电脑版

版权所有:上海玄霆娱乐信息科技有限公司

沪公网安备 3101150200865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