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九零甜心崽

重生九零甜心崽

橙子澄澄

现代言情/已完结

119万字

完结于2022-12-29 16:04:23
小乞儿七七重生了。 回到四岁半这年,被打成傻子前夕,包袱一卷,带着她的嚣张系统“蛋蛋”,开始了苟富贵之旅。 自从七七来了后,方圆十里最穷的桃溪村,贫瘠的土地变肥了,庄稼大丰收了,村民们病痛都少了。 眼见着桃溪村盖起一栋栋小洋房,昔日爸妈找上门来,要把七七接回去。 赖在七七家蹭吃蹭喝不走的女企业家,横眉冷笑:“当初偷了我女儿的账还没找你们清算,现在又敢跑上门来,找死!” 在七七家死缠烂打的豪门掌权人,寒眸如刃:“想跟我女儿攀关系?你们也配!” * 京圈太子爷萧吏桀骜乖戾,凶名赫赫无人敢惹,一场车祸让他频频噩梦,梦里他变成了个劳什子鬼系统! 萧吏在线暴躁了。 后来,京城顶级豪门燕家晚宴,无数人亲眼看到患有厌女症的太子爷,将燕家那个娇娇软软的小公主一把揽进怀里,眼眸猩红,“原来你在这里。” 小公主结结巴巴,“你、你是、蛋蛋?” 男子僵了下,咬牙阴森森笑开,“我、是、你、男人!” (又名《绝世美惨弱小可怜X绝世反派备胎太子爷的翻身之路》)

第一章 开局就地狱模式?

一九九二年。

农历十二月,冬。

惠城发生了两件轰动全城的大事。

豪门燕家长子早逝。

泰丰地产老总宋月凉车祸。

事情牵扯到上流圈子两大知名人物,各大小报社、新闻媒体争相报道。

消息在短短时间就传得沸沸扬扬,满城皆知。

给临近年关的城市添上了一丝诡异色彩。

城北旧工业区,一道小小身影吃力的拖着个脏兮兮的蛇皮袋,从巷子里艰难走出来。

惠城的这个冬天很冷,下了十年来最大的一场雪。

整个城市银装素裹,白皑皑一片。

因为袋子太重,雪地上留下一条长长的拖拽痕迹。

临近年关,市里大小工厂、企业机关开始放年假,到处是赶着采买年货的人。

小孩子们跟在爸爸妈妈身边,欢呼雀跃,小脸上满是对过年的兴奋和期待。

这样热闹的场景,显得巷口孤单站着的小娃儿格格不入。

小娃儿呆站片刻后,才低着头,继续用吃奶的力气拖着袋子走,因为要使劲儿,小脸憋出一片不自然的红。

“……昨天的报纸你们看了没有?顶级豪门燕家,多有钱啊!没想到他们家儿子年纪那么轻就病死了,才二十九岁吧?”

“有再多钱又有什么用?也买不通阎王爷。可俊的一个后生了,连年都没能过完就走了,真是可惜。”

“有什么可不可惜的?要论年轻,泰丰地产老总不更年轻?一场车祸,人就这么没了。”

“你说宋月凉?那可是个狠人!我家有亲戚在派出所上班,说她开着车往宋氏集团老总的车上撞!奔着同归于尽去的!宋家车上三口人呢,现在全躺在医院里生死不知!”

“嘶,什么深仇大恨要撞死人全家啊?宋月凉可真够狠的!”

“可不是吗?她在那个圈子里有个名号,叫夜叉,出了名的又狠又疯!”

迎面几个妇人挎着提篮,带着孩子边唠嗑边往这边走。

小娃儿下意识把蛇皮袋子往走道边上拖,害怕会挡了别人的路。

然而还是稍慢了些,蛇皮袋子一角蹭到了走到近前的小男孩鞋边儿。

“作死啊你个小叫花!走路不长眼睛?!”烫着时髦卷发的妇女立刻抱起小男孩,骂骂咧咧一脚把蛇皮袋踢开。

小娃儿小手还用力拽着袋口,被这股力道带偏,踉跄不稳摔倒在雪地上,只穿了单裤的膝盖传来火辣辣的疼。

蛇皮袋口子也松开了,有瓶瓶罐罐从里面滚出来,袋身破洞处还露出一些叠放好的旧报纸、废纸皮。

“我儿子这双鞋可是新买的,三十块钱呢!弄脏了你赔得起吗你!”

小娃娃反应似乎有些慢,好一会后才爬起来,顾不得膝盖上的疼,慌慌张张看向小男孩的脚。

一双很漂亮的鞋子,很新很干净,只有鞋底边沾了一些泥巴。

“没、没有弄脏……”小娃娃怯怯开口,声音糯糯软软的。

她看着只有五岁多六岁大小,身上穿着件破旧单薄的花袄子,袄子已经短了,只能堪堪盖过肚子。

下半身只穿了一条灰色单裤,脚上是一双断了带子又反复粘起来继续穿的凉鞋。

小娃娃被冻得脸唇发紫,怯生生站在那里,手里拖着的蛇皮袋比她人儿还要高。

因为小脸太瘦,使得本就圆溜的眼睛看起来更大,乌溜溜的,懵懵懂懂,却极澄澈干净。

那是一双看了就让人心软的眼睛。

有同行妇人开口求情,“算了算了,别跟个小娃儿计较。咱们不是还要赶去粮油店买油吗?那边排队的人可多,去晚了怕买不到了。”

想到还要赶着去买东西,卷发妇人瞪了小娃娃一眼,走的时候又朝地上蛇皮袋狠狠踩了一脚,“临过年碰上叫花子,真晦气!”

“行了行了,走快点吧!”

小娃娃站在原地,呆呆看着被卷发妇人抱在怀里的小男孩,眼里闪过羡慕,过了好一会才转身蹲下,心疼的把地上的空塑料瓶跟玻璃罐子装进蛇皮袋里。

这些东西她捡了好多天才捡到的,可以跟废品站的阿伯换钱。

等她把这些卖了,今天就能吃上馒头了。

不会又饿肚子了。

废品站有点远,小娃儿拖着袋子在雪地上蹒跚而行,没有肉的脸颊上,不自然的红晕越来越深,头也晕晕的。

没有力气的感觉越来越重,小娃娃撑不住了,在路边电线杆旁蹲了下来。

担心蛇皮袋子妨碍到别人,她又用最后的力气把袋子拢到自己面前。

小小身子软软的靠在电线杆上,她轻轻闭上了眼睛,小手习惯性握住脖子上吊着的黑色小石头。

天色一点点变暗。

天空又飘起雪来。

街上依旧热闹,到处张灯结彩,喜气洋洋。

一阵寒风呼啸而过,不知道从哪里吹来的报纸打在小娃儿脚上。

朝上的版面两则新闻并列,报导的正是豪门燕家及泰丰地产老总的轶闻。

男人俊美尔雅,女人张扬明艳。

小娃儿没有动。

她蜷缩在电线杆下,小小身子早已僵硬冰冷。

小娃娃,也死在了惠城这个寒冷的冬天。

……

虚空中,一道机械音响起。

【嘀——宿主重生,十方系统激活,绑定成功——】

……

一九九零年,六月。

正午的太阳又毒又辣,刺得人晃眼。

小娃儿脑袋昏昏沉沉,不知自己身在何方,只觉胳膊被什么人拽着,扯得生疼。

她费力睁开眼睛,视野里出现一个背影。

女人身形壮硕,穿一身崭新的确良碎花衬衣,的确良长裤,脑后绑低马尾。

对方正拖着她往山上走。

小娃儿眼睛猛地睁大,眼里弥出恐惧。

哪怕时隔久远,她还是一眼认出了面前的人是谁。

“妈、妈妈?”过于惊惶之下,小娃儿喃喃出声,叫出了那个陌生的称呼。

女人脚步一顿,回过头来。

阳光穿透山上茂密树植洒落下来,细碎光影打在女人脸上,照出她长脸高颧骨面容,也照出她眼底凶恶阴冷。

她看着小娃儿,缓缓露出笑容,“大丫儿,那边有朵花很漂亮,妈妈很喜欢,你去帮我摘过来。”

小娃儿顺着她手指看去,不远处峭石上,开着一朵不知名的花儿,笼在骄阳中迎风摇曳。

似曾相识的画面让她定住脚步没有动弹,恐惧在心头密密麻麻滋生蔓延。

灼热六月里,小娃儿浑身泛冷。

“我叫你去给我摘花!”女人声音陡然一厉,拎起小娃儿就往峭石方向用力扔了过去。

小娃儿似断线风筝,单薄瘦小身子被扔过峭石,直坠后方悬崖。

她眼睛瞪得极大,视线所及,上方是女人得逞后阴冷的笑脸。

同一时间,她脑子里突然有声音响起。

少年音质暴躁至极——

【开局就地狱模式?!我日尼玛!】

喜欢这作品的人还喜欢

重回年代:团宠福妻她超凶哒

「新书《被骂丧门星,全村哭唧唧求我带飞》已发,求支持~」 本书又名《重生年代:带着系统签到致富》 【武力值爆表女主vs毒舌爱记仇雅痞男主】 实验室爆炸,林棠重回那个贫瘠的年代,并绑定了一个签到系统。 还没来得及抽取新手礼包,定亲对象仰着脖子,来退亲了。 原因是他马上要端上铁饭碗了。 林棠看着那个普通又自信的男人,微启红唇,“……退!” 没过一个月,前未婚夫因故被开除。 林棠去县里晃悠一圈,成了棉纺织厂广播站的干事。 前未婚夫内心OS:现在求复合,还来得及吗? - 这个年代,苦煞辽! 虽然被三个哥哥和爹娘宠成掌心娇,可吃饭要粮票,买布要布票,买肉要肉票,甚至连买块肥皂都要票…… 即使勒紧裤带过日子,也还是惨兮兮。 看着碗里的黑糊糊,林棠默了,“……” 幸好她有个系统! 想要啥?签到就有。 - 多年后。 某俊美男人看着弱不禁风、小脸白嫩的妻子,努力面不改色,“听说你当年可是邦邦两拳一头野猪?” 林棠眼神轻闪,指尖微微一用力,手里的搪瓷缸变形了,义正辞严道:“哪有?你别听那些人胡说八道,咱们都是文化人,哪能那么野蛮!”

南飞一客·完结·153万字

小福包在年代文里被宠翻了

老苏家五代终于出了一个大胖闺女。 从那以后,“哎哟!苏师傅家这是在吃鱼啊?这年头就是有鱼票也买不到鱼,您这鱼是哪弄的?” “湖里头钓的。” 众人钓了半天:鱼个锤锤,连鱼苗苗都见不到一条。 又过了几天,“苏师傅家这是在吃鸡蛋?我可有两年没见过蛋了,这蛋哪来的?” “窗户外飞来两只野鸡,生了一窝鸡蛋。” 众人把家里窗子全打开:…… 再之后,苏家门槛被踩断了,一堆人想攀亲家。 苏爸爸抱着自己小闺女,“滚滚滚,我女儿出生在新社会,才不定什么娃娃亲,她要自由恋爱!” 等他闺女长大了,苏爸爸把追他闺女的男孩子打得满街跑,“自由恋爱个屁,都给老子滚!” 哪成想…… 他千防万防,他宝贝闺女早就被打小在他眼皮子底下长大的臭小子勾搭走了。

深巷喵喵·完结·173万字

警告!团宠小奶包她糖分超标!

【反派爸爸认不出我是他亲闺女系列!】上辈子因亲爸得罪恶毒男配。 橙橙成了恶毒男配复仇的棋子。 先是亲子鉴定被造假,从双胞胎千金变养女。 再被恶毒男配绑架,父女三个一起丧生海底。 直到重来一世,橙橙想告诉亲爸真相,却意外穿成九个月大的奶团子? 身份依旧是池家领养的小孤儿?? 九个月大的橙橙一脸郁闷,咬着奶嘴暗暗发誓,这辈子一定要让亲爸相信我是他亲闺女!!! 于是回池家第一天,橙橙顶着奶呼呼的小啾啾抱着池温庭小腿不放,企图让爸爸父爱泛滥。 但年轻版的臭爸爸却一脸嫌弃踢了踢她的尿不湿,“想拉屎?本少爷可不会给你擦,臭死了。” 九个月大的橙橙…谁想拉屎啊,人家是想亲近你! 但张嘴却是,“啊哒哒哒!”小肉脸奶凶奶凶,要咬人似的。 池温庭看着她的两颗小乳牙,坏痞的威胁“再凶就把你的奶倒掉!” 说着拿起橙橙的奶瓶,滴在手上还偷偷尝了一下,“啧,小孤儿的东西就是难喝。” 橙橙…说我小孤儿你会后悔的。 池温庭中却二少年似的扒拉她头上的小啾啾“怎么,不服气?” “不服气你咬我啊。” 橙橙…万万没想到年轻时的爸爸这么幼稚? 这下要怎么让臭爸爸相信我是他闺女??

颜蔓蔓·连载中·113万字

被八零糙汉子偏宠,她娇软又旺夫

(闷骚宠妻无底线的糙汉子x外表娇软内心凶残的俏知青) 【1v1双洁+甜宠+空间+重生+打脸不隔夜】 逃亡之际,顾安安一跃跳下悬崖。 不曾想再次睁开眼醒来时,她来到了华夏国的八十年代。 穿成了一名有了后娘便有了后爹的受气包小透明,一来就被迫让出未婚夫不说,还被继母继姐弄去偏远的地方当知青,幸好她的空间跟来了。 顾安安:下乡?行呀,那在走之前,搅得顾家翻天覆地,让渣爹和后娘,还有两个继姐齐齐倒大霉,并带走家里的所有钱财和房契,留个空壳给后娘,让她苦哈哈的嘚瑟去吧! 至于渣爹?不要也罢! 然后顾安安毫不留念的下乡了。 来到乡下,看到对方的容颜和眼中的漫不经心时,她的脸瞬间红得似那天上的火烧云一样,一片通红。 顾安安欲哭无泪,呜呜~好阔帕!她能逃吗? 事实证明,她根本就逃不掉。 赵明宇初见这个娇知青的时候,只觉得她好生奇怪,明明只是一个眼神,就开始脸红心跳,这莫非是,心动? 自此,从新来的娇知青来了村里以后,做“好心先生”已成他的习惯。 于他来说,宠着就对了,即是对方高不可攀,也只能扒拉到他的窝里来。 撩拔篇 不久后-- 就在顾安安终于适应了下乡生活的时候,某天,好心先生突然将她低在了树干上,开启撩拔模式。 “来都来了,还想走?” 顾安安小脸一红,“跟,跟你有什么关系?” 赵明宇脸色僵了下,咧嘴一笑,“那关系可大了,偷了我的心,就要负责,跟我回家见公婆去。” 顾安安傻眼,“你你你......臭不要脸!” 赵明宇,“要脸干哈,要媳妇就够了!”说完,就拽着小媳妇回家见爹娘了。 自此以后,顾安安过上了丈夫宠,公婆宠的团宠生活!!! 特别说明:本文是架空文,脑洞自开,文内一切内容皆是架空,勿代入历史,莫考据!

倾听夏凉·连载中·88.7万字

团宠年代:锦鲤崽崽三岁半

【甜宠+锦鲤+萌宝】 魔王揣在怀里捂了三千年的小魔蛋,破壳之际却突然消失! 一睁眼,粑粑不见了,而崽崽居然来到了八零年代的清水村,香香的躺在麻麻的怀里? 虽然没有粑粑,但是崽崽有疼她的麻麻和一大家子人呢,她还突然从以前被喊打喊杀的灾星变成了小锦鲤? 崽崽也并不太懂姥姥她们说什么祖坟冒青烟、自己是锦鲤的话到底是什么,明明她是一只小脑斧嘛,但是家里好像越变越好了哇~ 妈妈升职、姥姥开店、舅舅发财、就连粑粑都能时不时的托梦来看看蛋蛋呢,真幸福~ 做锦鲤真好呀,比以前做小魔蛋幸福多了,她一定要努力做锦鲤多捡点东西,争取早日把粑粑捡回家叭!

骑着狗蛋游世界·连载中·208万字

重回九零做学霸

前世活的稀里糊涂,只恨没有慧眼,看清楚亲戚的丑恶嘴脸,害的父母悲惨离世。 重回到1996年,她参加考试的前夕,没有被恶毒亲戚篡改志愿的前一天,一切都来得及,真好。 学霸光环加身,她变得杀伐果断,步步为营,将顶替自己父亲工作的二叔,亲手送进大牢。 纵使重生,该相遇的人还会相遇,她绝对牢牢抓紧,不能再伤他的心。

五月十八日·完结·135万字

团宠福宝有空间

穿越女为抢机缘,将四岁的阿玉丢进暴雪后的深山。 幸而好心人收留。 王家穷得叮当响,病的病、残的残,还欠着巨债,偏偏从上至下,都把她宠得如珠如宝。 大家都说,王家人捡了个赔钱货,迟早一起玩完! 可没想到,这个团宠娃娃真是个小福宝。 小阿玉掏着小兜兜,笑得很甜:随身空间、极品灵泉、测灵宝鼠,你们想要什么阿玉都有喔! 有仇报仇,有恩报恩。 这个福宝不得了,既是种田小达人,又是生意小能手,还能开书院、通海贸、创立贵族幼儿园,凭本事挣来全员盛宠! 看团宠福宝逆转翻盘,带一家人走上人生巅峰! 穿越女和一众反派傻眼了:原来他们才是错过金手指的人!

笋不损·连载中·129万字

年代福宝:在炮灰家当团宠

软萌小龙女下凡历劫,穿到书中小世界。 刚出生就被偷换,意外被炮灰一家收养,父母双亡,屋破人穷。 姐姐力大如牛,是村里嫁不出去的鬼见愁,大哥瘸了腿被退了亲,二哥体弱三哥顽皮,人人都说他们是拖油瓶,现在又养了个赔钱货,只等着一家人去讨饭。 小龙女挥挥衣袖,表示万丈高楼平地起,辉煌只能靠日子。 村里人惊讶地发现这家人的日子竟然越过越好,不但顿顿有鱼有肉,家里几个孩子也有了大出息。 走南闯北的著名企业家大姐:“敢动我妹妹试试,把你打扁再搓圆。” 为了让妹妹吃饱成为农业专家的大哥:“只要有妹妹一口饭吃,就有我一只碗刷。” 天才科学家二哥:“国家养我,我养妹妹。” 在大荧幕被万众瞩目的三哥:“看到这么可爱的小团子了吗?我哒!” 亲生父母终于找来时,本以为会见到在乡下唯唯诺诺的小村姑,却发现闺女掉进了福窝窝,一家全成了大佬。 小龙女:说起来我不是历劫的吗?劫呢? 看似小狼狗,实则小奶狗的某人探出脑袋,“打劫!只劫人!”

数几只蘑菇·完结·180万字

年代空间:被糙汉老公宠上天

沈曼怎么也没想到,自己会因为出去进货而狗带了,而后成了平行世界的同名人。 家里条件不好,姐姐又是个不省心的,又怕被人发现不是原装的。 这可怎么办? 心一横直接打包行李下乡! 不管怎么样有金手指还怕去下乡? 只不过沈曼怎么都没有想到,一向独来独往的自己,却被糙汉子偷了心。 某糙汉:偷心?我还要人!

我尽力了·完结·93.7万字

客户端电脑版

版权所有:上海玄霆娱乐信息科技有限公司

沪公网安备 3101150200865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