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子夫人有张乌鸦嘴

世子夫人有张乌鸦嘴

梦里雪飞

古代言情/已完结

50.2万字

完结于2022-11-0802:02:11
新书《玄学大佬她又美又甜》 男女主一对一,双洁。 女主带着记忆投胎。 男主没了地府的记忆。 女主可甜可咸,男主可奶可狼。 作者是颜控,男主女主,男二女二,男三女三,都是美女帅哥,宝宝们放心入坑。 顾以沫累死在手术室门口,魂魄却被塞进一本古言小说里。 别人穿书有空间系统金手指。 她穿书后,却得了个伤敌一千,自损八百的乌鸦嘴。 这样的待遇她也就认了,大不了以后能动手的,她绝不动嘴就是了。 可她好不容易找了个短命的成个亲,想着早点变成寡妇好回自己的桃庄去养老。 可成亲后,原本病怏怏的夫君,却他娘的越活越精神了。 大周的战神将军,镇国公唯一的嫡子韩昀璟,因吴胡之战最后一役身受重伤,御医断言他没几年活头了。 满燕京的大家闺秀为此哭得肝肠寸断。 哭归哭,可要她们嫁过去没几年就守活寡,她们又没那个胆子。 伴月山庄庄主楚殇漓,听说那懒丫头在满燕京寻觅短命的郎君做夫婿。 他挑挑眉,决定改变策略,换个身份重新求娶。

第一章累死穿书

“红杏!小姐她什么时候才会醒啊?”

“不知道,小姐的气息很弱。”

“房妈妈!小姐都病成这样了,你干嘛要带她离开丞相府啊?”

顾以沫听着耳边的对话,意识也一点点清晰起来。

她应该是死了的吧!

可耳边这对话是什么情况。

难道是其他鬼在唠嗑。

顾以沫悄咪咪睁开眼,一下就对上一双圆溜溜,很漂亮的杏眼。

呃!

这女鬼长得还挺好看的。

她要不要跟她打声招呼。

“小姐……小姐你醒了。”

没等顾以沫出声打招呼,眼前又凑过来两张焦急中带着喜悦的面孔。

“小姐你渴不渴?要不要喝点水?”

“小姐你感觉身体哪里不舒服,算了……我还是先给你把把脉吧!”

一时间。

有人小心翼翼给她嘴里喂水,有人拉着她的手按在腕间的脉搏上。

她就算再没见识,也感觉出了不对劲。

这三个穿着古装的女人……不对,正确的来说,应该是两个十二三岁的小姑娘,和一个四十多岁的中年女人。

这三个一看就是冒着热乎气儿的活人才对。

可她记得清清楚楚,她是做了一台十二个小时的大手术。

刚脱下白大褂,便心梗猝死在手术室门口的啊!

她可是魔都的外科圣手鬼见愁。

死没死这点还是能判断得清的。

就在顾以沫惊愕的扒拉思绪时,脑子里突然像是放电影一样,挤进来一段长长的视频画面。

顾以沫脑容量受到了挑战,两眼一翻又晕了过去。

三年后。

桃花坞深处凉亭里。

白衣素裹的女子身姿婀娜,眉眼如画,肌肤胜雪。

那挥毫泼墨间的肆意洒脱,宛如九重天外不染尘埃的谪仙。

女子在宣纸上落下最后一笔,一副栩栩如生的桃花树下群蝶嬉戏图,算是彻底完成。

可手握朱笔的顾以沫,也精力耗尽累得够呛。

她很没形象一屁股坐进贵妃榻上,抓起矮几上的桃花酿便往嘴里灌了一大口。

“呼……还要不要人活了,难道炮灰就不配画画啊?”

顾以沫忍住骂人的冲动,仰头对天翻了一个大大的白眼。

想她二十一世纪人称外科圣手鬼见愁。

一把手术刀,不知道从勾魂使者手上抢回了多少条人命。

没成想一朝累死在手术室门口,魂魄会穿进一本古言小说里。

老实讲!

她一点儿不排斥穿书这事儿。

毕竟前世短短二十八年的人生里。

她就没一天轻松快乐的为自己而活过。

从会说话,不对,听她妈念叨。

在她妈怀上她开始,就每天各种胎教的学上了。

出生后。

婴儿房里不是播放唐诗三百首,就是播放英文版的格林童话。

还才牙牙学语呢!

她妈就各种早教班的给安排上了。

幼儿园人家小朋友放学就赖在妈妈怀里撒娇要糖吃。

她却家都没回,赶趟似的上各种兴趣班。

九年义务教育别的同学寒假暑假星期天,只要写完作业就是玩儿。

她不行啊!

她有上不完的补习班,上不完的才艺课。

哪怕她连跳两级十三岁就读完了初中。

她妈也没给她放一个像样的暑假。

后来叛逆期。

她用旷课泡网吧来反抗她妈压榨式的教育。

可惜她妈更狠,差点真的从十楼跳下去死给她看。

嘚!

叛逆期成功败给更年期。

她不得不收起叛逆,乖乖继续没日没夜的学习。

谁让她妈就只有她一个闺女,她爸和真爱小三有俩儿子呢!

数量和性别比不赢人家,那就只能在质量上打败对手了。

接下来高考上大学,读研读博参加工作。

为了她妈的面子里子鞋面子。

她每天把自己累得像条狗。

不对!

她比狗惨多了。

人家狗狗只上夜班,她忙起来了。

那是白班夜班连轴转。

三年前一场十二个小时的大手术过后。

她终于光荣的猝死在手术室外。

当她再次睁开眼。

看见的不是黑白无常,而是红杏绿箩房妈妈。

还没搞清楚状况,脑子里就涌入了一大段陌生的记忆。

丞相府大小姐顾以沫,天生一张乌鸦嘴。

丞相夫人为了隐瞒这个秘密,也为了不让女儿张嘴招祸。

便从小就将女儿教养成端庄大方,善良天真的傻白甜。

可就在她穿书过来的半个月前,十四岁的顾大小姐,亲眼看见身怀六甲的丞相夫人,被曲姨娘身边的丫鬟翠烟给推进了清风院的荷塘里。

母亲过世。

她将翠烟是凶手的事情告诉父亲。

本以为就算动不了曲姨娘,可翠烟这个凶手肯定会给母亲赔命。

可曲姨娘却力证翠烟压根就没出过如意轩,丞相夫人就是踩到荷塘边的青苔,才会自己掉进水里淹死的。

最后不止翠烟没事,她爹还打算扶正曲姨娘做丞相夫人。

十四岁的原主顾以沫。

在她娘的头七当晚,便对着灵位诅咒曲姨娘永远都只能是妾。

然后小姑娘在被诅咒反噬得头晕眼花,浑身疼痛的情况下。

咬着牙,又再次诅咒丫鬟翠烟不得好死。

小姑娘得偿所愿,翠烟当晚莫名其妙淹死在了清风院的湖水里。

而她自己也因为诅咒的反噬彻底晕死过去。

理清这一大段不属于自己的记忆,再看一眼眼前的处境。

她发现自己这是穿进了那本正在看的古言宫斗小说里……

而她会忙里偷闲看这本书,就是因为这个和她同名同姓,连女配都算不上的炮灰。

虽然她不排斥穿书这事。

也不介意这个炮灰的身份。

可让她代替原主享受诅咒后的反噬,就有些过份了啊!

那段时间,她既要承受浑身软得像蛆一样不能自理的生活。

还得想办法对付桃庄里那些豺狼虎豹。

日子过得可谓是生不如死。

半年后那股反噬的劲儿终于消失,可每次她作画后,都必须间隔半年不能动笔。

否则身体就会特别的累。

偏她上辈子被老妈逼着学了十八般才艺,就只对画画特别钟爱。

要她一年就摸两次画笔是不可能的。

所以她常常等不到半年,就忍不住跑到这里来画画。

但这浑身软趴趴的感觉,真特喵的太难受了。

顾以沫虚弱的吐出一口浊气,正在心里问候各路穿越大神的老祖宗。

就听见凉亭外传来丫鬟绿箩喳喳呼呼的嚷嚷声。

“小姐小姐!丞相府真的来人接您回燕京了呢!”

顾以沫闻言,又往嘴里灌了一口桃花酿,才放下酒壶站起身,慢条斯理将画轴卷了起来。

“哦……来的是谁啊?”

她眼也没抬,懒懒散散随口问。

“小姐!来人是三小姐和如意轩的邱管事。”

绿箩一身碧衣欢欢喜喜跑进凉亭,朝自家小姐微微屈膝回答道。

顾以沫闻言,精致小脸上没啥意外表情。

原著里。

就是这俩人来庄子上接的顾以沫。

不过,她们可不是真来接她回燕京给顾老夫人过寿的。

原著里顾以沫在回京的路上被土匪掳走,缺了一条胳膊的绿箩为了保护她,硬生生被几个土匪活活打死。

而原主顾以沫绝望下,利用自己的乌鸦嘴,也和那些土匪同归于尽。

如今她接手了这个炮灰小角色,既没打算搅风搅雨指点江山。

也没想要嫁入高门来一段旷世情缘。

她就想好好留在这里养个老。

所以前面的剧情她一点没改动,从控制了庄子上那几个曲如梅的走狗后。

她还是每三个月,就会让他们给燕京去一封信报平安。

就等着在土匪劫持的时候,走完属于顾以沫的最后剧情。

她就回到这片桃花坞来,过自己悠哉悠哉的养老小日子。

想到马上就可以脱离小说,当一个彻彻底底的路人甲。

说不定那时她画画,就不用有半年的冷冻期了。

顾以沫耷拉的唇角立马漾起开心的浅笑。

主仆二人出了凉亭,一辆外表破旧,内里却十分低调宽敞的马车,就停在桃林下的大路中间。

将自家小姐扶上马车。

绿箩坐上车厢前沿,利落的一甩马鞭,黑色骏马立刻放开蹄子小跑起来。

马车在遮天蔽日的桃花林里跑了小半个时辰。

然后又翻过两座贫瘠的小山坡,才看到那座荒废两年的破旧老院子门前。

此刻正停着两架挂了顾字的大马车。

PS:

宝子们!推荐雪飞的新书,《直播超度,我的粉丝全是三界大佬》

又名《惊!孟婆她罢工了》

地府里,小鬼慌慌张张一脸惊恐地奔走相告:“不好了不好了,孟婆她不见了。”

“啥?孟婆不见了?那我们这鬼日子还要咋过啊?”

一时间,地府里众鬼哀嚎四起。

紧跟着又有消息传出,他们冥王进了轮回道。

“老大您只管放心去追嫂子,地府我们会好好守着的的。”

“对对对!老大您快去吧,不然嫂子都能打酱油了,您还在襁褓里喝奶呢!”

十殿阎罗排成两排,恭恭敬敬的送他们老大去轮回。

蒋子文薄唇紧抿,冷眸里是化不开的冰寒。

“守好家,本王会尽快找到她。”

言罢!他头也不回一脚踏进轮回道。

喜欢这作品的人还喜欢

休了前夫后我成了郡王妃

武安侯爷年仅二十二,是本朝最年轻的侯爷,官拜礼部侍郎,前途无量。 陆宛芝身为武安侯夫人,乃是长安人人羡艳的命妇。 出嫁三年。陆宛芝将侯府上下打理得井井有条,可夫君一心全在外室女身上,不愿踏足她房门半步。 外室生子,夫君还想将外室子记在她的名下。 陆宛芝一纸养外室诉状递到长安府尹,休了武安侯。 长安府衙门前,武安侯恶狠狠地盯着陆宛芝:“和离之后,本侯想娶哪个贵女就能娶,倒是你,怕是只能嫁给老鳏夫做续弦了,还有哪个世家年轻公子愿意娶你?” 陆宛芝一身轻松道:“这就不牢侯爷费心了。” 和离后,长安人人笑话陆宛芝。 “不过就是侯爷疼爱外室而已,这外室终究是外室,这点肚量都没有。” “和离之后可是下堂弃妇,再想要嫁为侯爷做侯夫人可就难了。” “怕是只能嫁给老鳏夫了。” 陆园内,楚小郡王楚楚可怜,“芝芝,你什么时候才能给我一个身份?” 陆宛芝,“等你考上状元的时候。” 素来不学无术的楚小郡王,一心为爱考状元。

五月柚·完结·94.9万字

世子妃她会抓鬼

点苏干走阴干了十年,还是第一次见到招鬼招得这么厉害的人,看着眼前快被鬼气腌入味的公子,她小心翼翼地问:“还活着呢?” 于是从这天开始,点苏不是在救人,就是在救人的路上,而宁渊不是在被鬼抓走,就是在被鬼抓走的路上…… (ps:女强文)

打王者总输·完结·75.8万字

全福夫人要和离

江南第一才女,士族第一家毗陵陆氏女风禾,还未及笄求娶之人已是络绎不绝。 最终陆氏女嫁与本朝唯一异姓王之子,战功赫赫也恶名在外杀人如麻的沈南珣。 不少大家士族痛骂陆家失了士族风骨,丢了大家体面,居然与勋贵做亲,又说二人婚姻必不会美满。 上一世,陆风禾憋着一口气,没一天快活日子过,把自己熬成了名满京城的全福夫人。 这一世,生完女儿的陆风禾第一想做的就是和离,不管世人怎么说,自己快过才重要。 只是,明明要和离的两个人,怎么听说又喜得麟儿千金了。 书友群:169799330欢迎你来唠嗑呀 一六九七九九三三零

抹茶蘸醋·连载中·57.7万字

分家后,小寡妇相公从京城回来了

睁眼闭眼间,漆柒发现自己穿越了,还是一个挺着大肚子正被婆家驱赶的小寡妇。 不完整的记忆预示着肚子里的小家伙身世不简单,果然,生出来一对活泼可爱的龙凤胎, 身为医学院中西医双修的硕士生,还身怀功德系统,一手医术治病救人,行善积德,待到功成名就时,就算是带着两个拖油瓶的小寡妇,也是个炽手可热,让人追捧的俏寡妇。 多年后,两辆豪华马车堵在家门口,走下来两位俊朗非凡,位高权重的优质男,都说是她丈夫…… 呃,那多年之前埋进坟里,她年年带着娃娃前去磕头祭拜的又是哪位? 难道,诈尸了? 但是,一诈还诈出俩来,她实在齁不住…… 怎么办?带着娃娃跑呗。 比起高门大宅的贵妇生活,她还是喜欢恣意策马扬帆,最爱云开雾散。

不变的时光·完结·58.3万字

小王爷他必不可能动心

【双洁,凭借医术搞事业女主X疯批美人抢江山男主】 顾珞穿越成了安平伯府养在庄子上长了15年的二小姐。 二小姐人美心好就是眼睛瞎,从庄子上来了京都,就被郁王府的小王爷迷得七荤八素。 就在顾珞穿越当天,二小姐打算把小王爷生米煮成熟饭...... 一年前。 不算宽敞的马车里,顾珞指了郁宴旁边的位置,“我坐这里?” 郁宴靠着车壁,难以置信的道看着顾珞:“不然呢?你还想坐我腿上?” 顾珞:! 可去你大爷的吧! 一年后。 宽敞的马车里,顾珞指了郁宴旁边的位置,“我坐这里!” 郁宴:...... 呜呜呜呜,是我的腿没有马车舒服吗!

苹果小姐·完结·100万字

世子就喜欢她不上进

花仙云漓受不了加班潜规则,暴揍了玉皇大帝的三儿子,被收了仙法,坠落凡间,成为臾国宁远侯世子众多妾室中的一个。 她吃喝玩乐不争宠,还能借花仙天眼看破人心隐藏的秘密,无限吃瓜。 …… “原来贵妃身边的春公公是假太监?” “忠勇伯世子是个女的?!就为了不丢爵位女扮男装二十年,还被小公主给爱上了!” 云漓一转头,看到英俊绝伦的世子夜丰烨:中毒多年,难怪日夜审案疯狂内卷,真是可惜了这张脸。 什么?! 夜丰烨:你是解药有疗效! 云漓泣不成声:男人亲亲腻腻夺她仙气,严重影响吃瓜速度,她只能抛瓜哄他去破案,没想到还被男人爱上了! 夜丰烨:夺你仙气解毒,把我赔你一生可好? 云漓:不然还能怎么办?肚子都大了……不过朝争影响顺产,宅斗不利胎教,内卷爹自己努力拼皇位,我先带球跑一跑。 …… 几年后,崽崽看着英姿飒爽找上门的夜丰烨:娘,什么叫爱啊?

琴律·完结·62.3万字

我的古代继子训练营

现代高级幼师兼考证达人意外穿越成了古代太傅家为爱殉情而亡的幼女林舒然,打着“为爱守丧”的旗号在外逍遥快活了三年,却一朝被自家亲爹和皇帝“算计”嫁给了当朝新贵大将军许钧泽。 她不愿嫁,他不想娶,新婚当晚他们便分被而眠,成婚两日他就出京剿匪去了,只留给她一屋子顽劣难训的继子们。 刚进门就当娘,让她头疼不已,因为这帮小子也太能惹祸了,不是拔了老御史的心头爱,就是毁了公主的手中宝,还一把火烧了她苦心栽培的高产稻田, 要么是今天打了国公府的公子,要么是明天“调戏”了王爷的爱女,要么是后天准备揍一顿他国皇帝的儿子…… 儿子惹祸也就算了,老子也让人不省心,满朝文武都快被他得罪个遍,皇帝也被他气得三天不早朝。 唉,她这大将军府的当家主母还能怎么办,只得一手教导继子,一手调教夫君,且看她如何将一帮惹是生非桀骜不驯的熊孩子训练成知书达理、进退有度人人称赞的英雄少年郎。 至于那位性情刚直众人畏惧的大将军,早已百炼钢化为绕指柔,看得众人是大跌眼镜,不由地伸出大拇指赞一声:“夫人,你厉害!”

倾情一诺·完结·104万字

大晋女县令

新书《卸甲归田:女战神她回村扶贫攻坚》 又名《女特种兵归田记》已发布! 李沫,一次飞行事故后来到了晋国,成了一名女扮男装的女县令。 从此开始了苦逼的县令生涯。 东家丢了一只羊,来找李沫,李沫咬牙切齿地说:找。 西家夫妻打架,来找李沫。李沫气得把男人痛打了一顿:下次还敢打架吗? 一群混混来县里闹事,李沫带领一帮衙役差点把对方送去见他们的祖宗十八代。 从此无人敢惹这个县令,无人敢在松江县撒野。 未婚的姑娘们发誓要嫁给李沫,不娶就上吊自杀。 李沫:我也想娶呀,可老娘没有那个本事呀。 没有钱搞建设怎么办,要不去打劫?不行,咱是五四好青年,不能干那事,叫地主们自愿掏腰包,支持县城的建设而已。 地主们暗中流泪:我们是被逼的。 众人不服从管理,李沫拿着板砖冲了出去,看看是你的头硬还是板砖硬,有本事来单挑,艹,老娘专治各种不服。 松江县,人穷,地穷,山穷,水穷,总而言之,就是一个字:穷。 要致富,先修路,少生孩子,多种树。 于是李沫带领全县人民开始在奔小康的道路上驰骋,却被某个黑心的王爷看到,非要把她弄到京城当官。 去京城干嘛,在这县城里,老娘就是大爷,在这里逍遥自在不香吗?

空若然·完结·105万字

夫人离家十年后回来了

(新文《权臣家的仵作娘子》已发,欢迎关注~) 【相爷追妻+养娃日常】 俞九清天众奇才,年少称相,是天下人景仰的对象。 谁都没想到,这样一个几乎无所不能的男人会被自己的夫人无情抛弃。 十年来,没人敢在俞九清面前提起他夫人的名字,所有人都觉得他定然恨透了那个狠心的女人。 然而,十年后,那个女人突然回来了…… …… 时空管理局的沈卿回去接受了一个考核,回来后发现世界已是过了十年,自己一不小心就成了抛夫弃子十年不归家的渣女。 面对冷若冰霜的丈夫和正值青春叛逆期的儿子,沈卿欲哭无泪。 欠了的债,总是要还的。

细雨鱼儿出·完结·68.3万字

客户端电脑版

版权所有:上海玄霆娱乐信息科技有限公司

沪公网安备 31011502008658号